年少轻狂小说的主要人物是王二毛李秀娥,

发布时间:2018-12-06 14:06

年少轻狂王二毛李秀娥

王二毛李秀娥全文阅读

  年少轻狂小说的主要人物是王二毛李秀娥,这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王二毛那天对嫂子李秀娥犯下了后悔一辈子的罪…从此不可自拔。他们之间究竟会发生怎样精彩的暧昧故事呢?
  “好大!”
  王二毛看着李秀娥前面,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如果仅仅只是大,那还没什么,主要是这个女人长的还特别漂亮,身材也好,虽然穿的是一件宽松的花褂子,依旧被撑的高高的……
  还有那修长雪白的大腿,无一不刺激着王二毛的每一根神经。
  “二毛,真的要脱吗?”李秀娥白皙的小脸上染上一抹秀红,有些难为情的问道。
  “是的,秀娥姐,催奶一定要脱衣服,要不然效果会不好。”

第一章 情不自禁

  “好大!”

  王二毛看着李秀娥前面,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如果仅仅只是大,那还没什么,主要是这个女人长的还特别漂亮,身材也好,虽然穿的是一件宽松的花褂子,依旧被撑的高高的……

  还有那修长雪白的大腿,无一不刺激着王二毛的每一根神经。

  “二毛,真的要脱吗?”李秀娥白皙的小脸上染上一抹秀红,有些难为情的问道。

  “是的,秀娥姐,催奶一定要脱衣服,要不然效果会不好。”

  王二毛很肯定得点了点头,心里一惊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李秀娥的衣服脱了之后,里面将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壮观景象。

  “可是……”李秀娥听到肯定得答案,俏脸变得更加的通红,双手有些局促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摆,低下头不敢看王二毛。

  “秀娥姐,我知道你在想啥,作为一个医生,我建议你不要有其他的顾虑,然后也要为你自己的儿子想想。”

  王二毛很体贴的劝道。

  为了劝李秀娥答应做催奶,他可是没少费口舌,自然不可能就这样放弃。

  “那,好吧……”

  李秀娥愣了愣,想到自己的儿子,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她刚刚生完娃,奶水不足,家里条件又不好,买不起奶粉,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王二毛身上。

  “那行,嫂子你脱了之后就躺在这里吧。”

  王二毛强忍着心里的激动,指着旁边那张破旧的小木床说道。

  李秀娥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不好意思的别过头,抓着衣服的下摆,慢慢往上掀。

  王二毛的眼睛这一刻好像被磁铁吸住了一般,一动不动的盯着李秀娥。

  当她脱下衣服一瞬间,王二毛发现她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随着她脱衣服的动作,那两团雪白上下一阵晃动,就像一阵波浪,打在了王二毛的心头。

  还没等他从这种刺激中回过神来,李秀娥已经侧着头,静静的躺在了小床上。

  “秀娥姐,那我开始了。”

  王二毛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表现的平静一些,然后朝着李秀娥前面伸出了手……

  接触到的一瞬间,指尖传来的触感让王二毛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裤子也撑了起来。

  难怪男人都喜欢胸大的女人,这感觉确实爽。

  如果能睡她一次,那感觉肯定更爽吧。

  王二毛的双手一边有节奏的揉动着,一边暗暗想到。

  对于未经人事的他来说,李秀娥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如果只是摸一摸,真的太不过瘾了。

  过了几分钟,在王二毛的努力下,她发现李秀娥不仅脸色变得更红了,呼吸声也变得越来越粗重。

  即使是她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还是会断断续续发生“嗯”“嗯”的喘息声。

  王二毛心里一阵暗喜,李秀娥现在明显是被按出感觉来了,只要他再努力努力,睡她将会变成水到渠成的事……

  2

  “二毛,好了吗?”喘息之余,李秀娥睁开有些迷离的双眼,有气无力的问道。

  。

  她丈夫已经去世快一年了,她这么久一直没被男人滋润过。

  她没想到没想到王二毛手法这么好,按的她好舒服,让她忍不住发出了让她觉得有些难为情的声音。

  她怕再按下去,自己会把持不住,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

  “秀娥姐,马上就好了。”

  王二毛随口应了一声,手上加重了几分力道。

  他看到李秀娥已经一脸媚态,而且能明显感觉到她前面的弹性越来越足了,再按一下就差不多了。

  李秀娥听到王二毛说马上就好了,暗自松了口气,一脸难为情的催促道,“那你快点吧……”

  “秀娥姐,好了,你看看。”

  过了片刻,就在李秀娥身体都情不自禁扭动起来的时候,王二毛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李秀娥抬起头一看,发现真有奶流出来了。

  “二毛,太谢谢你了……”李秀娥激动的说道,有了奶,她儿子就不用挨饿了。

  说完她就伸手准备把流出来的奶擦干净,然后穿衣服回去给儿子喂奶。

  “姐,你等下了!”王二毛突然出声。

  “咋了?”李秀娥以为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马上变得紧张起来。

  “是这样的,姐,我刚刚观察了一下,你奶水本来就不多,里面好像还有些东西给堵塞了,所以需要疏通,把里面的东西弄出来。”

  王二毛一本正经的说道。

  虽然名义上是给李秀娥催奶,但是他现在全身的火都已经被撩起来了,怎么可能就这样让李秀娥回去。

  “这咋弄出来啊?严重不?”

  李秀娥听到自己身体里面有东西堵塞,一下就担心起来了。

  “不严重,用嘴吸出来。”王二毛解释道。

  “行,那我回去让我娃儿多吸几下。”李秀娥松了口气,说完又准备起来。

  “小孩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呀,而且这也是有技巧的,需要医生来。”王二毛赶紧说道。

  “啊?”

  李秀娥哪还能不明白王二毛的意思,是让他用嘴来帮自己。

  但是这哪成呀。

  之前脱了衣服让王二毛帮她催奶,她已经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了。

  现在还要用嘴,她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正纠结的时候,李秀娥突然看到了王二毛盯着自己的那种炽热的目光,心里不由得狐疑起来。

  “我说二毛,你该不会是想占姐的便宜吧?”李秀娥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王二毛问道。

  王二毛没想到李秀娥会这样问,愣了一下之后赶紧把目光从她身上收了回来,一脸诚恳的说道:“姐,这你可就误会我了,医者父母心。我这纯粹是在帮你,你如果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回去,我也不会拦你。”

  “行吧。”

  李秀娥想了想之后,还是咬牙答应了。

  反正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而且王二毛也算是帮自己解决了奶水问题,也不差再让他占点便宜。

第二章 王二毛是想睡她

  听到李秀娥答应下来,王二毛可激动了。

  但是他表面上却装作很镇定,让李秀娥再次躺好之后,迫不及待的弯下腰,把头凑了过去。

  一股淡淡的体香和奶香混合在一起,扑鼻而来,让王二毛的身体马上变得燥热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张嘴,只是轻轻的哈了一口气。

  可能是长时间没被男人滋润过,李秀娥的身体变得特别敏感,此时被王二毛一哈气,身体不由得绷紧了,还有点难耐。

  “二哈,你在干啥?快点开始呀。”李秀娥怕自己受不了,赶紧催促道。

  “姐,不急,我现在是在帮你放松。”

  王二毛不急不缓的回道。

  说完,他换一边哈了几口气,接着又把李秀娥前面所有的地方都哈了个遍,最后才张嘴喊住山顶的突起。

  在他舌头和牙齿的攻势下,李秀娥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身体也开始轻微的扭动。

  王二毛的手也没有闲下来,用指腹轻轻的从李秀娥的肚子向上划动,然后又反过来,用指甲往下滑。

  这样反反复复,把李秀娥前面都滑了个遍。

  虽然她有点反应,但是反应不是特别大。

  王二毛知道,她身体敏感的地方不在前面,所以他把嘴松开了。

  李秀娥以为完事儿了,心里暗自松了口气,一直绷着的身体也放松下来。

  当她慢慢睁开眼,准备问王二毛是不是好了,王二毛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姐,已经好了。”

  随之而来的温热气息喷进她耳朵,让她感觉被电击了一般,身体一下就挺直了,嘴里不受控制的发生了“嗯”“嗯”的声音。

  “姐,舒服吗?”

  李秀娥还没缓过神来,耳边又传来王二毛的声音,而且还有一根手指滑进了她的裤头……

  “不要……”李秀娥下意识的就想伸手阻止,但是她的耳朵突然被什么温热的东西包住了,让她身体一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嘴里也因为舒适,“啊”的叫出了声。

  “二毛,不能这样……”李秀娥嘴里发生呢喃般的声音。

  她以为王二毛的那根手指会侵入她最隐秘的地方,但是到了边缘地带的时候,那根手指突然停住了。

  虽然嘴上说不能这样,李秀娥的心里却是有那么几分想要,所以当王二毛的手指突然停止,她却突然感觉有些失落……

  这种失落,让她心被猫抓了一般,痒痒的……

  而且王二毛好像故意的一样,这样反复了很多次,一直在那个地带的边缘游走,李秀娥被勾的两条腿并的紧紧的,还不由自主的开始摩擦起来。

  看到李秀娥已经一副难以忍耐的样子,而且已经开始发潮,王二毛知道差不多了,再次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秀娥姐,你缺奶的主要原因是阴阳失调,想要根治的话,需要‘打针’。”

  李秀娥听到打针两个字,直接愣住了。

  王二毛刚刚明显就是在占自己的便宜,难道这么快就完了,想起要帮她解决奶水问题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居然有些失落。

  “行,那开始打针吧。”李秀娥慢慢睁开了眼,眼神已经有些朦胧。

  此时她脑子已经清醒了一些,对自己刚刚的反应和想法突然有些羞愧。

  “好的,我这‘针’有点大,不过保证会让姐你很舒服。”

  王二毛站着了身体,把裤子高高撑起的地方往李秀娥脸上凑了凑。

  “你……”李秀娥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王二毛说的“打针”,指的是打“肉针”!

  王二毛是想睡她!

第三章 只有一个想法

  “不行!”

  李秀娥闻到王二毛裤子里传来的强烈的男人气息,虽然心里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

  这事要传出去了,她以后还咋做人?

  王二毛有些无语了,他以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前戏,接下来的事应该水到渠成,没想到还是被拒绝了。

  他只是想试试女人的味道,咋就这么难呢?

  此时的李秀娥双脸娇红,眼神迷离妩媚,再加上毫无遮掩的上半身,看的王二毛口干舌燥。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这样放弃。

  “秀娥姐,我说的都是实话,大柱哥去世也大半年了,你这段时间应该都没被滋润过,这就是你奶水不够的主要原因。所以想解决的话,今天这‘针’一定得打。”王二毛继续劝说道。

  “二毛,你肚子里想的啥,姐很清楚。如果姐还没结婚,今天就随你折腾了,但是姐现在嫁了人,真不能这……”

  李秀娥叹了口气,但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站在她旁边的王二毛突然把裤子拉了下来,一个小孩拳头般大小的东西直接从裤子里弹了出来,差点打到了她脸上。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一跳一跳的东西,李秀娥感觉有一股热气在旁边一扑一扑的,看的她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话也忘记说了。

  “秀娥姐,只要我们不说,其他人肯定不会知道。你这么久都没有过男人,难道秀就不怀念高潮的那种滋味?”

  王二毛一边说着,一边用一根手指头慢慢的往李秀娥肚子下面划去,“现在给你打针好不好?”

  李秀娥感受到脸旁边那个庞然大物散发出来的雄性气息,瞬间感觉心里所有的欲望都被挑了起来。

  “二毛,真的不能……”李秀娥脑子里仅剩的一丝理智让她想要拒绝,但是话还没说完,她突然感觉有一根手指伸进了她裤子里,然后按着她两腿中间的某个点,开始快速的抖动起来。

  “啊……”李秀娥想要拒绝的话瞬间变成了一个舒适的叫声,身体也直接拱了起来。

  所有的理智在这一刻已经消失无踪,李秀娥好像出于本能反应一般,直接抓住了那还在一跃一跃的东西。

  第一次被女人抓住自己,王二毛舒适的差点叫了出来。

  不过,最让他激动的是李秀娥似乎已经彻底沦陷了!

  终于可以尝尝女人的滋味了!

  “秀娥姐,咱们现在开始好不好?”王二毛低下头轻声问道。

  “恩……”李秀娥不敢看王二毛,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要!

第四章 娇羞的模样

  李秀娥娇羞的模样,特别是那红艳艳的嘴唇,让王二毛看得呆住了,心里也有了另外一个想法。

  他身体向前挺了挺,跟李秀娥打起商量来:“姐,这是我此一次打针,我们先做点准备工作吧?”

  李秀娥其实等急了,听了王二毛的话,不由得睁开眼睛。

  看到眼前晃来晃去的东西,她自然明白王二毛的意思,难为情的把头撇了过去。

  她以前和自己老公都没这样做过,让她替王二毛这样,她接受不了。

  王二毛知道李秀娥不是那种很放得开的女人,对方不愿意,他也不好强求。

  他的手慢慢往下拉,打算解除李秀娥身上最后的武装,一睹那里的真容的时候,诊所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秀娥,你在诊所吧?小宝饿了,哭的厉害,赶紧给他喂点奶!”

  李秀娥听到是自己公公赵富贵的声音,吓了一跳。

  特别是儿子的哭声,母性迅速冲淡了她心中的欲望,赶紧起身穿衣服。

  她来之前为了不让公公乱想,只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来找二毛看看,没想到对方找过来了。

  现在冷静下来之后,想到刚刚差点就和王二毛做了苟且之事,李秀娥心里七上八下,特别难为情。

  她害怕王二毛说漏嘴,有些急切的叮嘱道:“二毛,你千万不要跟我公公说我是来催奶的,还有……我们的事,也要保密。”

  王二毛连忙点头,低声说道:“姐,你就放心吧,我哪会那么傻说出去?不过,今天这针没打成,你明天得再过来。”

  李秀娥的心脏猛跳了起来,根本没有时间理会王二毛,径直向诊所外面走去。

  王二毛穿好了裤子,看李秀娥扭着翘臀风情万种走出去的样子,心里痒得不行。

  他心里直接把赵富贵骂成狗。

  这老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子要办成事的时候来,太特么操淡了。

  王二毛深呼吸了几下,总算让裤裆平了。

  赵富贵一见李秀娥出来,立即把孩子递给她,“秀娥,你到底看的啥病?怎么要这么久?”

  李秀娥经不住问,接了孩子,脸上一阵绯红,支支唔唔,说道:“我……公公,你问二毛好了。”

  李秀娥的表情,让赵富贵心里起疑,暗自咯噔一下,难道她被王二毛欺负了?

  他当即眼神凶狠地向王二毛看过去。

  赵富贵的眼神,王二毛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这老家伙是起疑心了。

  王二毛也不慌,一本正经说道:“富贵叔,秀娥姐的病啊,是女人常见的病,说了你也不懂,她的病还挺严重的,刚才我是给她针灸来着,到时候还得复诊,不然这病不能断根。”

  “是吗?二毛,你是咱们村的神医,我家秀娥的病就麻烦你多上点心,你也该知道,小宝不能没了娘!”

  赵富贵担心王二毛说的是真的,也不好再胡乱猜测,语气里透出几分讨好。

  听着公公关心的话,想到刚刚差点做了对不起赵大柱的事情来,李秀娥心里又是一阵自责和羞愧。

  还有,明天要不要再到王二毛的诊所来?

  婴儿的哭声,让李秀娥来不及多想别的,对赵富贵说道:“阿爹,小宝饿了,我先回家给他喂奶。”

  等到李秀娥走远,赵富贵掏出钱袋子,眼睛瞄向药柜,“二毛,我想买点药。”

  王二毛挑起眉头来:“富贵叔,你想买啥药呢?”

  “就是那种女人吃了之后很想要男人的药。”赵富贵往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

  王二毛震惊了,赵富贵一个老头子,媳妇也死了很多年了,买这种药干啥?

  该不会是在打他儿媳妇李秀娥的主意吧?

  对于赵富贵这老家伙,王二毛清楚得很,年轻的时候在村里的名声就不好,吃喝嫖赌样样齐全。

  现在连儿媳妇的主意都敢打?

  发现王二毛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样了,赵富贵挺不自在,“二毛,你干嘛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富贵叔,你不会是色心动了,要对秀娥姐下手了吧?”王二毛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他也不担心对方责怪。

  “二毛,你胡说啥呢!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不是为自己买的,而是帮朋友买的,你这里到底有没有?”

  赵富贵有些气急的说道。

第五章 任人宰割

  “不是就不是,急啥啊?富贵叔,我可告诉你,我这里不卖这种害人的东西!”王二毛晃了晃脑袋,眼睛却没有离开过赵富贵的脸。

  “没有就直接说没有,啰哩啰嗦的!”赵富贵板着脸说完就走了。

  看着他离开,王二毛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这老不死的,还会不会去其他地方买?

  如果让他买到的话,李秀娥就危险了,王二毛根本就不相信他是帮别人买药。

  就算再贞烈的女人,被下了这种药,那就成了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诊所这会儿正好也没病人,王二毛干脆就一直在门口盯着。

  没过多久,他果然看到赵富贵骑着电动车往镇上的方向去了。

  “这老不死的,难道跑镇上买去了?”

  王二毛心里寻思道。

  这时,一道香风拂进王二毛的鼻子。

  他抬起头来一看,是村里的少妇秦莲香来了。

  秦莲香二十六七岁的年纪,长的也很漂亮,穿着一件只能堪堪遮住大腿根的白色短旗袍,头发烫成了卷的,打扮的一点都不像乡下人。

  最惹眼的是她完满的s型身材,走路的时候一扭一扭的,散发出一种似乎是与身俱来的骚劲,让村里很多男人都对她垂涎三尺。

  “莲香嫂子,哪里不舒服吗?”

  王二毛热情的打着招呼,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巴不得自己长矮一点,说不定那样就可以透过她旗袍的下摆,看到里面的风景了。

  “难道嫂子一定要身体不舒服才能来你这里?”秦莲香风情万种的眼睛微微一眨,嗔怪了瞥了王二毛一眼。

  “当然不是,嫂子你要想来随时都可以来。”王二毛乐呵呵的说道。

  “那还差不多。”

  秦莲香嫣然一笑,然后走到王二毛看病的桌子旁靠了上去,两条雪白的美腿叠在一起,欲言又止的说道:“二毛,嫂子今天来找你是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嫂子,你有啥事就直接说吧,我能帮的一定帮。”

  王二毛信誓旦旦的说道,眼睛却一直在她两条腿上流连。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只要她再稍微张开一点,他就能看到他梦寐以求想看到的地方了。

  “嫂子家里最近有点事儿,想找你借一千块钱,你看成不?”

  秦香莲巴眨着眼睛,让人心生怜意。

  “嫂子,要是别的事我还能想办法,钱我是真没有,前几天进药材用光了。”

  王二毛一脸为难的说道,这也是实话。

  “对了,我听人说你最近经常出去打牌,你该不会是输钱了吧?”

  王二毛有些不解,凭她老公在外面打工赚的钱,肯定够她花的,为什么突然要借钱呢?

  “没有,真的是家里有点事。”秦香莲突然往前走了两步,含情脉脉看着王二毛说道:“二毛,只要你答应借给嫂子,嫂子让你摸一摸,行不?”

  “啊?”王二毛听了她的要求,有点懵了。

  加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以及扑面而来的温热气息,让他的心跳在不停的加速。

  他确实对她有想法,但是真让他对她做点什么,他有点不敢。

  秦香莲可不比李秀娥,她刚结婚那会儿,村里一个男的只是多看了她几眼,结果被她呆头呆脑,又壮的跟牛一样的老公狠狠的揍了一顿,几天都下不了床。

  如果他真摸了秦香莲被她老公知道了,自己非被打死不可。

  “嫂子,我真……”

  王二毛正想忍痛割爱拒绝,秦香莲的小手突然抓着他的手,往她前面按。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王二毛还没反应过来,秦香莲突然凑到他耳边说道。

  他想想也是,这是秦香莲自己主动的,她不可能自己说出去。

  心里没了顾忌,王二毛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手上开始发力。

  比如李秀娥,秦香莲的大了不少,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

  “嗯……啊……”

  好像是为了故意配合王二毛,秦香莲在王二毛耳边发出享受般的声音,让王二毛一下就有了反应,顶在了她肚子上。

  秦香莲不仅没有躲让,反而动了动身体,摩擦了两下,然后在王二毛耳边轻笑道:“这么容易就起来了,二毛,你该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王二毛这才知道秦香莲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骚,是骨子里本身就这么骚。

  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两只手都开始动起来,然后小声说道:“我是不是第一次,嫂子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嫂子怕你吃不消呀。”

  秦香莲咯咯一笑,然后把正在享受的王二毛给推开了,委屈巴巴的说道:“二毛,嫂子真的急用钱,你就借点给嫂子呗。”

  王二毛也不忍心再拒绝,打开抽屉,把看病收的零钱都拿出来数了一下,“嫂子,就这么多了,你要的话就先拿去吧,不过你得告诉我啥时候还我。”

  有些事必须先说清楚,他可不想秦香莲认为这些钱是因为摸了她才给她的,要不然他不会摸,这对他来说不值。

  他王二毛虽然想女人,但是这种亏本买卖可不做。

  “放心吧,过几天就给你。”秦香莲喜笑颜开的把钱接了过去。

  “行,你可别骗我。”王二毛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我知道你想啥,到时候如果嫂子还不上,让你睡一次总行了吧?”

  秦香莲妩媚如丝的看了王二毛一眼,然后一扭一扭的走了。

  王二毛听完不由得愣了一下。

  花五百块钱睡她一次?

  好像有点不值啊。

  听村里其他男人说,到镇上花个几十块就可以找女人玩一次。

  虽然秦香莲条件比这些女人要好很多,但是有二百也应该够了吧?

  不行,如果她到时候还不上,得跟她说最少睡两次才行。

  王二毛心里暗暗打算着。

  到了傍晚的时候,王二毛看到赵富贵骑着电动车又回来了,看他的神色还微微有些兴奋。

  这个老不死的买到这种药了?

  王二毛一边想着,一边往家里走,才到家门口就闻到一阵扑鼻香味。

  一个年轻女孩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二毛,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这是王二毛的表嫂,身材姣好,穿着得体的黑长裤花衬衫,一头秀发盘在头上,一张瓜子脸,眉目清秀,仿如仕女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

  看到表嫂,王二毛露出笑脸:“表嫂,诊所里没人来看病,我就赶紧回来了。”

  王二毛的,比王二毛只大了两岁,本来生活条件优越,因为三年前地震,很多亲人丧生,导致她无家可归,加上身体有病,所以才被迫到水田村来和王二毛一块儿生活。

  别看她此时说话温柔无比,她这样子只是王二毛独享。

  她面对别人都是泼辣无比,搞得现在许多想泡她的男人都给吓跑了。

  王二毛不止一次打趣,说如果表嫂最后找不到男人,他养表嫂一辈子算了。

  每当这个时候,他表嫂就会给他白眼。

  这表嫂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做得一手好菜,可让王二毛美着呐。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