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是齐琅姜媞的小说-男女主是齐琅姜媞

发布时间:2018-12-06 14:00

小说名字叫做《罪臣之妻》的小说,是一本由作者斐妩所著作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的男主是齐琅,女主是姜媞,小说剧情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罪臣之妻第17章惩戒:朱绣见状向齐琅微微一福,两眼通红道:“大人,奴婢今日还被姜氏打了一耳光,奴婢本以为她讨厌奴婢,可现在看来,奴婢只怕她针对的人并非奴婢一人,而是我们家姑娘。”

罪臣之妻

推荐指数:8分

《罪臣之妻》在线阅读全文

罪臣之妻第17章惩戒

“大人,您回来了。”

管家将齐琅迎到内院,朝南边望了一眼。

“怎么了?”齐琅问他。

管家摇头,“媛姑娘病了。”

“请了大夫没有?”齐琅问道。

“请了,大夫正在那边看着,只是媛姑娘一直在哭……说是您一回来就请您过去。”管家说道。

齐琅微微颔首,道:“知道了。”

随即他便进了内室着下人更换成常服。

邵玉媛坐在床沿边上哭得直发颤。

“朱绣,我的脸……我的脸真的要坏了……”

朱绣忙躬身安慰她道:“姑娘,若不逼真一些,旁人又如何会信,您放心吧,待过几日便消下去了。”

邵玉媛微微颔首,“我知道了,我只是太害怕了。”

“大人回来了。”外面一个小丫鬟跑来通传。

朱绣忙站到一旁。

邵玉媛正想迎上去,却想到自己的脸,当即又坐了回去,埋头嘤嘤哭泣。

“小姐这病没来由的,我也是看不出来……”那大夫进来屋内,神情讪然,对自己学艺不精甚为惭愧。

齐琅抬眸看向帐后,朱绣道:“我们姑娘这几日染了风寒,吃饭也无甚胃口,只是今天喝了一碗药,结果才变成了这般情况……”

“照你这么说,你家姑娘会不会是吃错药了?”大夫问朱绣。

朱绣道:“怎能呢,这可是弄花阁那位熬的药,她也是伤寒之症。”

大夫抚着胡须沉思了片刻又不言语。

“大人,或我命人去叫她过来……”管家在齐琅身边低声问道。

“去吧。”齐琅说道。

“大人,寻常伤寒之药是不会引起毁容作用的,除非药中还加了旁的成分。”大夫接着便道。

邵玉媛紧张地攥着手帕,道:“表哥,我今日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吃,只……只喝过那药。”

齐琅不言。

朱绣见状向齐琅微微一福,两眼通红道:“大人,奴婢今日还被姜氏打了一耳光,奴婢本以为她讨厌奴婢,可现在看来,奴婢只怕她针对的人并非奴婢一人,而是我们家姑娘。”

她脸侧赫然一个巴掌印,与她所说的完全对得上号。

那大夫顿时做出恍然状,对这后宅里头的阴私亦是讳莫如深。

姜媞在上房被人告知此事时候还略怔愣。

“您的脸倒是好好的呢,不似那位,脸上每一处好地,可吓人了。”来告知的丫鬟说道。

姜媞心中思量着,随那丫鬟过去。

二人只一到门口便听见里面少女的哭泣声。

姜媞进屋去,屋里好些人都看向她。

“你们瞧,她脸上干干净净的,若不是她下了药害我们姑娘,又该是谁?”朱绣哭道。

齐琅看向姜媞。

“玉媛是否喝过你熬的药?”

姜媞扫了朱绣一眼,道:“我不知她是否喝过,只是朱绣曾在我这里端过一碗。”

朱绣道:“哪里会有这样巧的事情,我家姑娘伤风寒,你也伤了风寒,府中药材都耗尽了,分明是你故意而为,好在那药中做手脚害人。”

“我与你家姑娘无冤无仇,为何要害她?”姜媞说道。

“是不是你害的你心里不清楚吗?”

邵玉媛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朱绣霎时就住了口。

里面一阵窸窣的声音,帘子被人猛地扯开,邵玉媛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原先白嫩的脸上如今竟有大大小小的红疱,甚是吓人,若是脸真的就此毁了,恐怕要被人耻笑一辈子,恨不能一根白绫了断残生。

敢问哪个女子敢对自己这么狠心?

“你说我害你,你又有何凭证?”姜媞问她。

邵玉媛走到齐琅身前对齐琅,声音微颤道:“表哥,你信不信我?”

齐琅不说信也不说不信,只问她道:“她为何要加害于你?”

邵玉媛止住抽泣,道:“因为她妒忌我,前几日她在你身边照顾的时候听见你喊我的名字,所以她便生出了害人的心思来……”

姜媞错愕。

邵玉媛的名字?

她看向齐琅,而齐琅面上并无任何表情。

他喊得是鸢鸢……还是媛媛?

“姜氏,你敢说你没有听到?”邵玉媛指责她道。

姜媞抽了口气,低声道:“我听见了……”

“大人,还请您为我们姑娘做主。”朱绣趁机跪在齐琅面前道。

姜媞抬头,见齐琅正看着她。

“当务之急是不是应该将玉媛小姐的脸治好?”姜媞忽然问道。

朱绣一愣,不明白她忽然提起这话是何解。

“既然毒是我下的,我自然有办法解,对不对?”姜媞唇角似上扬,对齐琅说道。

齐琅竟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她。

“表哥,你可不能听她的。”邵玉媛当即便吓坏了。

“玉媛。”齐琅唤她的名字,邵玉媛抬首疑惑地望着他。

“你不想脸快些好吗?”齐琅问她。

邵玉媛周身霎时一僵。

“表哥……”

齐琅拨开她的手,道:“待她将你的脸治好再说罢。”

他的态度远没有达到邵玉媛想象中的那般愤怒。

至少连关心都没有。

姜媞坐在圆凳上,将那药碗拿起来查看了一番,随即吩咐道:“找两只蜈蚣,三只蝎子和五只蝙蝠,捣碎了熬成汤。”

邵玉媛脸色霎时惨白。

“你胡说!”

“玉媛姑娘不知这毒的厉害,若非如此,不能解毒,若是过了时辰,恐怕也没什么用了。”姜媞说道。

“我……”邵玉媛捂住脸,语塞无言。

她该怎么开口。

难道要说出来这毒根本不是姜媞下的毒,而是她们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可姜媞为何要承认?

她看向姜媞那张淡然的脸,无措地抓住朱绣。

“姑娘,别怕……”朱绣也未曾料想会是这样的结果。

姜媞方才所说的三样东西并不难找,下人很快捣成烂泥加了碗水烧开便端来。

一碗散发着恶心气味的褐色汤药几乎令人作呕。

“还请玉媛姑娘趁热。”姜媞说道。

“我不喝!”邵玉媛咬唇道。

朱绣挡在她面前,道:“谁知道你这是□□还是解药,若是你害一次还嫌不够,再想害我们姑娘第二次怎么办?”

“那也简单得很。”姜媞扬唇。“为了你家小姐的身体着想,那就劳烦朱绣姑娘试一下药了。”

此话一出,朱绣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劳烦你们帮忙按住她了。”姜媞对此间的粗使婆子说道。

那两个婆子便立马将朱绣一左一右按住。

“姑娘救我……”朱绣惨叫。

“你们放开她!”邵玉媛抽泣不止。

“二位莫怪我不提醒,若是放开了,玉媛姑娘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便是你们的责任了。”姜媞说道。

那两个婆子也不是傻的,当即便固定了朱绣将她嘴巴打开捏住,让她动弹不得。

姜媞端着拿碗药缓步走近了。

朱绣的眼睛瞪着她,几乎要冒出火来。

那碗药随即便倒了进去。

连呛带灌,至少大半都进了她的肚子里。

朱绣被人放开,整个人坐在地上身躯微颤。

“你现在总该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吗?”

姜媞蹲在她面前,将空碗塞到她手中。

邵玉媛看着狼狈傻了的朱绣震惊不已。

她万万没有想到,齐琅竟然半点也不信她。

齐琅在想什么她不清楚,姜媞却能猜透几分。

对方此举不过是想借她之手来对这主仆二人敲打一番。

至于他口中所喊的名字,她也从不怀疑。

纵使他真的喜欢上了邵玉媛,也绝不会用同样的发音来喊对方。

只因他恨姜媞,又如何会用这样的名字来喊心爱之人。

姜媞抬步欲走,邵玉媛却忽地开口:“姜氏,你不过是仗着你的色貌来引诱表哥,可你别忘了,你也会年老色衰,你如今德行败坏,只怕你日后不得好死!”

邵玉媛从未受过如此欺辱,哪里能忍受姜媞这般大摇大摆地欺负。

姜媞驻足,她正欲走向邵玉媛,管家便拦在她身前。

“您还是请回吧。”管家笑说,丝毫感受不到这屋里剑拔弩张的气氛。

姜媞想说的话如数咽下。

她自然也清楚,齐琅并不想她伤了这位表妹,便是眼前这位管家都生怕她伤了对方。

她露出抹嘲意,抬脚离开。

姜媞走后没有多久,屋里便进来了两个陌生的嬷嬷。

“把这个丫鬟带走吧。”

其中一个嬷嬷指着地上的朱绣说道。

“你们要干嘛,朱绣是我的丫鬟,轮不到你们来动!”邵玉媛激动道。

“姑娘请恕老奴无礼了,这是大人的吩咐,咱们不敢不从。”嬷嬷说罢便将地上的朱绣拎起来。

“等等。”邵玉媛迟疑道:“表哥要怎么处置她?”

嬷嬷闻言露出一抹不屑的神情来,道:“像这种丫鬟府上一般都是打死了事,但大人念在她伺候过您一场的份上,便只将她发卖出去而已,至于是被楼馆的人买去调/教还是被泥腿子买去做媳妇这也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说完这话她们便迅速离开。

邵玉媛一人在屋内,登时哭倒在铺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