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罪臣之妻免费阅读章节-罪臣之妻小说

发布时间:2018-12-06 14:00

小说名字叫做罪臣之妻的都市爱情小说,是作者斐妩所写的,主要讲述了齐琅、姜媞之间的故事,小说中的每个人物刻画传神,内容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罪臣之妻第19章沦落:姜媞怔愣许久,明翼又对她道:“我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只要你答应了我,我便只要求你留在我身边一年,若是一年之内你都无法接受我,我便放你自由如何?”

罪臣之妻

推荐指数:8分

《罪臣之妻》在线阅读全文

罪臣之妻第19章沦落

“阿媞,我还想问你一句,你有没有改变主意?”明翼没有半点委婉的意思。

姜媞道:“殿下问这些话做什么,我身不由己,又哪里来的主意?”

明翼扬唇,道:“若我说李孝广在我手上呢,你是不是还会那么身不由己?”

姜媞乍然听到李孝广的名字险些就被茶水呛到。

她放下手中的杯子看向对方,颇不敢置信。

李孝广的行踪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更遑论是将他抓住。

明翼何敢说出如此大话?

“你不信?”

她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于明显,明翼甚至都不必揣测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殿下若是抓到了李孝广会让我见他?”姜媞问他。

“你若是想见,我自然会安排,只是我从不做空手买卖。”明翼替她杯中茶水续满。

“殿下想要什么?”姜媞并不意外,他既然能提出这样的话来,自然是有备而来。

“我要你离开齐琅,到我身边来。”明翼说道。

姜媞面上渐紧绷。

“你不必那样紧张……我又不会强买强卖。”明翼无奈一笑。

姜媞摇了摇头,道:“殿下的要求没什么问题,只是殿下说得可是真话?”

在明翼重复了这个话以后,姜媞才敢有点相信,李孝广真的被人找到了。

明翼笑而不语,只从身上掏出一张字条。

姜媞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迹登时将字条夺了过来。

“你真的找到李孝广?”她问道他。

明翼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我又没有骗过你,为何你却这般不信我?”

姜媞怔愣许久,明翼又对她道:“我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只要你答应了我,我便只要求你留在我身边一年,若是一年之内你都无法接受我,我便放你自由如何?”

这个条件可以说是十分宽宥了。

“殿下说得都是真话,我自然不会怀疑。”姜媞迟疑道:“只是我还想回去再想一想。”

她不能确定自己当下做出的决定会不会有漏洞,在这件事情上,她不敢有半分疏忽。

“这是自然,只是也不要太久,毕竟我也不知李孝广能活多久,又或是他再逃走,我也很难再想抓住他了。”

明翼将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完之后便很痛快的放人离开了。

姜媞心不在焉地上了轿子,脑子里装满了这件事情。

事实上方才她就想立马答应了对方,可这种冲动愈发强烈她就愈发不敢随意开口。

她揉了揉额际,心中一团乱麻。

正当此时轿子忽然停了下来。

姜媞掀开轿帘,看到外面抬轿的大汉都站着不动。

待他们转过身来,姜媞才愕然注意到这几人根本就不是齐府的下人!

只是她知道的太迟了。

脑后一痛,她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

“殿下,那姜氏被人劫了送入了娼馆。”一个侍卫对明翼回禀道。

明翼站在窗口看着远处,道:“劫了便劫了,省得她瞻前顾后,考虑太多。”

他的神情怡然自得,丝毫没有担心的神色。

等姜媞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绮纱软帐深处。

她慌忙从床上起来,推开门,门口正好有人要进来。

对方是个年约四十岁的女人,面上涂着厚厚的脂粉,面相颇为刻薄。

“醒了呀,也省得我去叫人拿水泼你了。”

“这是哪里?”姜媞问她。

那女人捏着团扇微微一笑,道:“每个姑娘醒过来的时候都会问这是什么地方,这个时候我就会告诉她们,这里是她们的新家,欢迎她们来到新家,可是你不一样……”

她笑得十分古怪,走进屋里寻了个凳子坐下,复又看向姜媞道:“李夫人,你可没忘记自己被抄家以后该去哪里吧?”

姜媞听了这话颇为震惊,心中隐隐有了模糊的想法。

“罢了罢了,瞧你紧张的模样,我便告诉你吧,这里是簪花楼,我是这里的主事,旁人都叫我一声梅姨,这下你全都清楚了吧。”梅姨笑说。

随着梅姨进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

那女子垂着脑袋,模样甚是清秀,甚至和姜媞长得有几分相似。

“媞儿,抬起头来。”梅姨对那女子说道。

那女子闻言便极为缓慢的抬头,一双眸子水润无辜。

“李夫人,你瞧瞧,这就是你在咱们这里的替身,外人都以为你真的在这里呢,我都怕瞒不下去了,现在倒好,您自个儿就回来了。”梅姨掩唇笑说。

姜媞攥紧了手指,掌心都出了层汗,“是谁把我送到这里来的?”

她才知道,原来知道她在齐琅府中的人竟然只是少数的人。

而绝大部分的人竟都以为她在簪花楼中。

“这我可不能说,各行各业都有各自的规矩。”梅姨说道,“你该知道的事情也都大概知道了,旁的就等我回头派人来教你吧,好好休息吧。”

梅姨说罢便离开了房间,让人看守。

待她走到外面,一个侍卫在等着她。

梅姨脸色顿时变得柔和起来。

“大人,该说的话我都说了,不知殿下可还有旁的吩咐?”

就算当下明翼提出要求让她将姜媞当祖宗一样供着,她都不会挑一下眉头。

那侍卫道:“殿下说了,只需将她与平常的姑娘一样调/教,待过几日将她高价卖出,必然有你赚的。”

便是姜媞的替身来了花楼里这样久都还没有接客。

只是没想到真身一来,反倒有人催着她给这女子开堂接客了。

侍卫说罢还丢了个荷包给她,那梅姨一颠重量,顿时眉开眼笑什么难事都没有了。

“好说好说,她本就是罪妇,这是她该的。”梅姨说道。

姜媞在屋内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可她推开门便知道自己逃走的希望有多渺茫。

只放眼望去她屋子外面是二楼,正好能将楼下莺歌燕语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女子多为体态暴露,姜媞只看了一眼便不想再看第二眼。

守在姜媞房间门前的大汉肌肉虬结,姜媞连半个步子都不敢跨过去。

她探头探脑看着外面,脑中顿时便想到了齐琅。

她被人劫走了,齐琅一定会知道。

然后呢……

他会不会又以为是她自己逃走了?

姜媞叹了口气,一时竟也没有办法。

待她正想转身回去,过道上一个讶异的声音响起。

“姜媞?!”

那人无比惊讶,停在这屋子门口看了老半天,才确认眼前的人是真的姜媞。

这人姜媞亦是认识。

“二嫂……”

姜媞下意识唤出了对方的称呼。

只是这二字让对方顿时想起自己当下的身份,对方面上一阵尴尬,随即强笑道:“真是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你最后还是落到了这个地步。”

姜媞亲眼见她一身风尘味,心中暗自震惊,道:“李孝婵难道没有想要来救你们的心思吗?”

二嫂闻言低笑不止。

“她?连她最要好的姊妹都也没有去救,旁的人她又怎会去救,她们或是成了富人小妾,或是成了贫民的妻子,最后留在这楼里的只有我了。”她说得甚为凄凉,只是不待姜媞生出情绪,她便迅速道:“我也不怕,横竖我日后也有你陪了。”

她轻蔑地笑了一声,便独自离开。

姜媞看她的背影,心中浸透了凉意。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