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商臻封行焱大结局-豪门婚宠老婆乖乖入

发布时间:2018-12-06 13:43

商臻封行焱大结局

豪门婚宠老婆乖乖入怀全文阅读

  《豪门婚宠老婆乖乖入怀》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风与自然所写,主角商臻封行焱。这本小说又名《豪门宠婚老婆乖乖入局》,全文讲述了前世商臻识人不清,落入了奸人的圈套,最后害的自己惨死,重活一世,她定要报仇雪恨,还有那个霸道的封行焱,她会如何对他呢?
  若是以前的商臻听到封家会不高兴,绝对会选择息事宁人。
  但现在,她若不在众人面前说清楚,明天流言蜚语还不知会传成什么样子!
  商臻看着众人,忍着体内一阵阵虚弱感,冷冷一笑。
  “我也不高兴,封家设宴,却有人要杀我!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被你意有所指的污蔑,好妹妹,你可真关心我。”
  商清清闻言无措的抬头,而一个“杀”字,令全场哗然!
  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非常惜命,若不是出于对封家的信任和自身教养,只怕现在大厅都要乱了!
  这时,商百齐才猛地回过神来,匆匆走近,急切的问道,“什么?有人要杀你?谁?!”
  而他身边一个打扮贵气的女人皱了皱眉,上前一步笑着说,“百齐,你别听臻臻瞎说,她肯定是贪玩去了,现在是法治社会,这又是封家的地盘,谁敢杀人?”

第一章 惨死

  四级病毒研究院,密封特护病房内。

  病床上,商臻浑身插满针管,病痛将她折磨得面目全非,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她死死的盯着坐在病床前的女人,鬼爪般的手紧紧揪着床单!

  “别人感染克吉特病毒,一个月就死了,你不仅没死,还不会传染,真是完美的实验活体,这三年来,苟且偷生的滋味不错吧?”

  来人笑颜如花,说出的却是最恶毒的话语。别人是来探病,可她商清清,是来索命的。

  她说着,拿出一支注射器来,里面有淡黄色的注射液,看上去十分清透。

  “喏,这就是他们昨天才成功研发出来的抗毒血清,你坚持到现在,不就是为了这个么?他们顾念你这三年来辛苦了,这不,一研发出来就给你准备了一支,只要注射下去,你就能好了!姐,你想要么?”

  想!很想!

  商臻闭上眼,掩去眼底的绝望!

  她当然想要,但血清到了她的好妹妹手里,只怕今天就是她的死期!因为她会染上K病毒,就是商清清害的!

  不止是病毒,她一生都在被商清清压榨!商清清一个医学白痴,能成为现在炽手可热的美女医学天才,都是靠偷了她的东西才换来的!

  每每想到她是怎么一步步沦为商清清的垫脚石,她就恨得想死!但她不能死,她还没有报仇!

  那些研究员见她求生意志强,还说她大义,愿意为了全世界牺牲自己。

  去他妈的大义!!

  她只是为了他们能尽快研制出抗毒血清,所以饱受三年折磨也不放弃。

  终于,就在昨天!血清研制成功,但这个据说能救她命的东西,此时却被商清清拿着把玩逗弄……让人窒息的恨意翻涌!懦弱如她,原来也会这么恨?!

  商清清见她闭眼不听,终于说自己出来这的目的。

  “姐姐,我知道你不想死,如今我也不怕你翻身,因为没人会信你了,这样吧,只要你告诉我你实验室的保险密码,我就给你注射血清,然后送你去国外,如何?”

  商臻闻言,睁开眼气息不稳的说了第一句话。

  “我第一次……知道……人能这么无耻!”

  榨取了她一生还不够,杀她之前,还想骗走她最后一点价值!做梦!

  “你不肯?”

  商清清眼里闪过恶毒的光,手里掂量着注射器威胁道,“东西哪有命重要?你坚持到现在,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商臻冷笑,不再理会。

  见对方油盐不进,商清清不甘,故意抛出杀手锏。

  “你还不知道吧,封少今天订婚了,对象就是那个青梅竹马岳梦茹!那个贱人!当初和我联手对付你,没少给你下黑手,你难道不想活着,报复回去么?”

  “封少”两个字,终于深深的刺激到了商臻!

  许久不曾听见这个姓,再一次听时,仍旧像一柄利剑,一下搅入那不会愈合的伤口!

  她听得出商清清在后悔,因为商清清做梦都想嫁给封少,最后却被岳梦茹钻了空子。

  她也后悔,日日夜夜后悔!

  如果她早一点洞察先机,早一点看清商清清的真面目,她不会这么惨。

  如果她没有爱上那个男人,不顾一切也要抓着他们的婚约不放,就不会被接二连三的迫害,失心失身之后还差点被人轮!

  噩梦再次浮现,悔、恨,翻涌到极致就是绝望!

  爱一个人有错么?善良有错么!为何她要落到如此地步?!

  “动手吧……骗子!我知道针管里……是毒液!”商臻就好像被刺激过度,疯魔般说道!

  从商清清踏进这个门开始,她就已经不再侥幸,因为对方只会骗她,压榨她的价值,然后让她死!

  见商臻宁死也不说出密码,商清清面容扭曲,怒火开始翻涌!

  最近真是诸事不顺,她一个风光大小姐,被岳梦茹那个贱人抢了男人就算了,一个被她从小虐到大的废物也敢跟她呛声?

  “既然你要死,那就去死吧!没了你,我商清清还活不了了不成?”

  说着,她两步上前,将注射器朝商臻刺下去!只要注射了这个,只要十秒钟商臻就会“虚弱”而死!

  她双眼满是阴狠!只要商臻死了,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人能拆穿她了!却没注意到,床上虚弱的女人眼中闪过的幽光!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原本半死不活的商臻突然暴起!

  就好像回光返照一般,她不顾手臂上吊命的针头被扯掉!用力抓着商清清的手,反手将注射器刺入商清清的肩膀!

  “不!”

  商清清惶恐的睁大了眼睛!但这个瞬间,淡黄色的液体已经空了!她想呼救,却浑身发软,往后退了好几步……怎么可能……商臻,商臻明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病人针头被拔掉,整个病房都在报警!

  商臻毫不在乎,她终于报仇了!

  看着商清清掐着脖子倒地,最后死不瞑目,那惊恐的瞳仁里还倒映着她满手鲜血的样子,这就是报应!

  难以言喻的快意充斥着病弱的身体!商臻笑容越咧越大,看上去竟有几分狰狞!

  感谢爷爷从小就逼着她练功!让她能在身体如此羸弱的状态下还能爆发一次——手刃了仇人!

  原来反抗也没有那么难,她竟然才知道!

  头越来越晕,警笛刺耳,商臻再一次倒在了床上……快来人救她吧!她想活下去,想重新开始!不再这么窝囊!不再这么懦弱!张扬自我的活一次!

  迷糊中,她似乎听到有人慌慌张张的跑来……

  若是能活下来,她再也不会被那可笑的亲情束缚了,也不会再爱那个男人,她只想爱自己!

  若是能活下来,就好了……

第二章 重生到噩梦发生时

  封家次宅,商臻是被雷电吵醒的。

  大雨倾盆的夜,白色飘窗鼓动,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凌乱的大床,和她赤裸的身体。

  门外依稀传来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她身体滚烫,难受的动了一下……突然,她一愣!

  她不是……死了么?

  她比所有人都清楚,拔掉针头后她不可能还能活下来。

  而且瘫痪了三年,为什么现在却能动了?

  商臻下意识想去摸自己的腿,结果抬起手,发现左手拇指上竟带着一个翡翠扳指!

  这是封家给她的定亲信物……但在她十八岁那年就被夺走了!

  太多的震惊,让她越来越清醒。

  大雨、豪宅,中了药的身体,门外的男人……

  莫非,她死了,又重生了?然后回到噩梦发生的那一夜?!

  这么一想,她第一反应不是狂喜,而是惊恐!

  若真回到了那一天……那门外说话的那两个人,不就是想要强了她的那两个畜生?!

  上一世,她中了药仍拼命反抗,用手机砸破了其中一个人的额头,然后被对方打晕了,后来,她是被他们折磨醒的,而一切重来,她提前醒了!

  商臻心砰砰跳!若一切无误,她马上就要被商清清带人“捉奸”了。

  上一世她就是因此而名声扫地,又毁了婚约,如今重来一次,她一定要保全自己!

  她要求救!

  可她刚下床,便摔在了地上,三年瘫痪生涯,让她几乎忘了怎么走路。

  这一摔,门外说话声一顿!

  “等等,房里有声音,莫非她醒了?”

  这噩梦般的声音让商臻呼吸一滞,随即她抓起衣服,用力爬了起来!

  没有关窗,冰冷的雨点直接打在她身上,她脸色难看起来,因为这里是二楼!

  封家次宅离主宅很远,今日封家设宴,现在所有佣人都在主宅帮忙,大雨倾盆,她只怕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听见。

  而身后一门之隔,男人已经快步走到了门口,正在转动手柄开门!

  走投无路,商臻没时间犹豫。

  她忍着身体酸软,手脚并用的爬上窗台,不顾四米的高度,纵身跳了下去!

  一落地,她便用卸力的方式往前滚了一圈,但落地时那一瞬间的震痛,还是让她咬牙,浑身如散架一般疼痛!

  “糟了!她跑了!”

  听到声音,商臻忍痛又往前滚了一圈,径直滚到了灌木丛下,浑身紧绷的趴在地上!

  雨声中,她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

  一个男人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却没看到人,他气急败坏的对另一个人吼道。

  “快去找!该死,她一定没跑远!”

  话音未落,他们便直奔楼梯去了。

  争分夺秒的情况下,商臻中了药,不能硬敌,只有逃跑了。

  好在疼痛刺激着身体多了几分力气,她将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然后猛地钻进灌木丛深处。

  借着植物和大雨遮掩,她准备一路爬去主宅!

  那两个男人不肯罢休,在园子里找来找去,好几次,他们都走到了附近,拿棍子抽打枝叶,距离最近时,商臻可以看到对方的皮鞋。

  他们的动作越急切,商臻的大脑越冷静。

  她没时间想她为什么会回到这一天,她只知道她不能再重蹈覆辙,哪怕这是一场梦也不行!

  通红的双眼透过叶片缝隙,看向灯火通明的主宅。

  不一样了,只要进去,这辈子就不一样了!

  大雨中,占地五千米的封家主宅气势恢宏。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宴会已接近尾声。

  来的人不多,却都是各行各界的翘楚,可谓龙凤云集。

  而商家能来封家赴宴,还是看在两家定了娃娃亲的份上。

  所以商百齐身处其中十分尴尬,恨不得早点结束了回去,倒是他的继妻小女为人八面玲珑,不管什么样的地方都能混得开。

  这时,大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了!

  众人动作一顿,惊异的看向门口,人群中,商百齐忍不住惊呼一声!

  “臻臻?!”

  雷鸣闪电在她身后炸开!

  商臻一身泥污伤痕的出现在大厅门口,湿发赤足,就好像雨夜伏出的厉鬼!

  她因为有封家女主人才有的扳指,所以能够顺利进门,但是以前,她只怕死也不愿让封家人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模样。

  可是现在……

  商臻冷笑,双眼如电,飞快一扫,最后落在商清清身上时,瞳孔骤然一缩!

  那一刻,她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

  商清清被她看得一颤,什么时候她这个废物姐姐竟然有如此可怕的眼神?

  还有,许哲和周耀文到底做什么去了?白送上门的女人,竟然让她跑了!

  她暗中给许哲打了个电话,然后一脸惊讶的跑了过去。

  “姐!你不是喝醉了在次宅休息么?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莫非有人对你不轨?”

  她开口就是一盆污水, 而且故意带偏众人的关注点。

  原本宾客还没这么想,但听了商清清的话,瞬间就想歪了。

  此时商臻脸上那不正常的潮红,还有歪歪扭扭套在身上的衣服,可不就像被人强了一样么?

  突然有人低呼一声,若是没记错的话,她是封少的未婚妻吧!

  在封家的家宴上,封少的未婚妻居然搞得如此狼狈,还真是令人深思。

  这一下,所有人都关注过来,看着商臻窃窃私语。

  见众人惊讶,商清清仿佛急了,替她解释一样说道。

  “姐,你不是力气很大么?寻常几个保安都不是你对手……还是你因为喝多了酒,所以……”

  所以无力反抗?所以酒后乱性?

  商清清欲言又止的话让众人恶意揣摩起来,看着商臻的眼神越发刺探。

  听到议论声更大,商清清急得满脸通红,最后干脆大声说道。

  “哎!总之,姐你别怕!封伯伯一点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商臻简直被她的演技折服了,几句话左右舆论,这手段,难怪她最后死的那么惨!

  商臻终于开口,她声音沙哑,带着几分冷硬。

  “你刚刚那几句话的意思……是暗示我被人非礼了?”

  她虽然一身狼狈,却一脸坦然,让人感觉这只是一场误会。

  反倒是那个哭哭啼啼的“妹妹”,一开口就是一盆污水,看来有好戏看了……商臻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商清清一惊,随即一脸委屈的说道。

  “姐!我没那个意思……你看你一身伤,别逞强了,先去休息吧,现在这么多人,你这样封伯伯看到会不高兴的!”

第三章 再见仇人

  若是以前的商臻听到封家会不高兴,绝对会选择息事宁人。

  但现在,她若不在众人面前说清楚,明天流言蜚语还不知会传成什么样子!

  商臻看着众人,忍着体内一阵阵虚弱感,冷冷一笑。

  “我也不高兴,封家设宴,却有人要杀我!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被你意有所指的污蔑,好妹妹,你可真关心我。”

  商清清闻言无措的抬头,而一个“杀”字,令全场哗然!

  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非常惜命,若不是出于对封家的信任和自身教养,只怕现在大厅都要乱了!

  这时,商百齐才猛地回过神来,匆匆走近,急切的问道,“什么?有人要杀你?谁?!”

  而他身边一个打扮贵气的女人皱了皱眉,上前一步笑着说,“百齐,你别听臻臻瞎说,她肯定是贪玩去了,现在是法治社会,这又是封家的地盘,谁敢杀人?”

  言下之意就是商臻自己“玩”成了这幅模样,为了遮丑,故意说有人要杀她!

  她一说话,商臻冰冷的眼神就落在了她身上,林雪涵,她的继母。

  真好啊……居然又见面了。

  林雪涵被商臻的眼神摄住,继续抹黑的话全部都噎在了嗓子里,真是见鬼!商臻这死丫头一向懦弱,今天这眼神怎么感觉渗得慌?

  “妈,话不能乱说,今天,是我未婚夫家的好日子,你这样抹黑我,是想让封家难做么?”

  一句“让封家难做”,便让林雪涵惊慌起来,她连忙说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妈只是关心你!怕你贪玩,丢了封家的人,你瞧瞧你现在这样,谁知道又怎么疯了!”

  说的好像她经常疯玩,不服管教一样。

  天知道,她从小在后妈手底下长大,后妈的阴狠早就给她造成心理阴影,所以等她长大了,有能力了,也不敢有任何忤逆她的念头,以至于性格越来越懦弱,到最后谁都可以踩她一脚。

  但厉鬼重生,她还怕什么?

  “谢谢您的关心。”

  商臻低头看了看自己,冷讽一笑。

  初春的天气寒冷,她浑身湿透,脏乱不堪,但是她们却打着关心的口号,第一时间抹黑她。

  “原来关心是这样的啊,见我一身狼狈无动于衷,反而口口声声将我被人追杀的事实扭曲,帮着妹妹一起往我身上泼脏水,您的关心让我有点害怕。”

  她的话可谓毫不留情,一句句,让林雪涵和商清清都变了脸色。

  “你这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

  林雪涵双眼一瞪,一时没忍住,便暴露了本性。

  商清清一惊,及时喊住了她,“妈!”

  她有些急切的说道,“妈,我知道您是关心姐,但您也别心急啊!”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她的话让林雪涵骤然清醒,封家可不是她能撒野的地方。

  商清清又看向商臻,心里微微一凝,今晚她这个废物姐姐就好像吃错药了一样,什么话都敢说!

  但她要忍住,许哲已经过来了,到时候,看商臻还怎么牙尖嘴利!

  不过面上,她还是一脸委屈的说,“姐!你是不是受刺激了?妈也是无心的,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妈妈对你那么好,你这样会被别人笑话的!”

  一听到会被笑话,商百齐如梦初醒,见众人都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们,他连忙急切说道,“清清说得对,臻臻,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快跟你妈道歉!”

  商臻忍不住笑了。

  是不是因为她从小逆来顺受,从不抱怨,所以,她爸爸便以为她是铁打的?一发生什么,就要她认错?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而她这样天生懂事沉闷的,活该上一世被这母女俩压榨到死!

  但这一世,她不忍了。

  “爸,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不问一声就罢了,妈妈和妹妹污蔑我你也不管,我反驳一句,你却要我道歉?丢人的是我么?若是妹妹一开始不乱说话,反而帮我报警,我会在这让人看笑话?”

  商臻几句话让商百齐一愣!他这才发现造成现在这样的,是他的小女和妻子,而不是大女儿。

  但他还是皱了皱眉,大女儿一向听话,平时就算吃点亏也会顾全大局,怎么今天一点都不懂事了?

  这时,管家匆匆跑来,因为今天是小宴,先生不在,夫人方才送客去了,不想这么一会竟然闹出这些事来!

  一看到商臻,他吓了一跳!

  “商小姐,您没事吧?我带您去上药梳洗一下?”

  商臻看到他,心中一轻。

  “管家爷爷,我没事,有两个人想杀我,请管家爷爷帮我报警抓走他们!”

  “什么?”管家立马严肃起来,“竟然有这种事?是我们失职,商小姐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还请诸位贵客不必担心,封家一定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众人闻言只是笑笑,直说没关系,他们早就看出来了,今晚这闹剧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听到封家管家这么说,并正在呼叫警卫,商清清脸色一沉。

  许哲怎么还不来?若是许哲他们先一步被警察抓走,商臻今晚岂不是就糊弄过去了?而且警察看在封家的面上肯定不会手软,到时候那两个人再把她供出来就糟了!

  不行!今晚必须要把商臻搞臭!这样别人只会关注封家未来少夫人有多放荡,而不会在意背后有什么阴谋。

  或许老天听到了她的心声,她还没开口,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便传来。

  “原来商小姐跑这里来了,方才不是还很快活么?怎么突然就跑了,还弄得这么狼狈?”

  许哲带着周耀文走了进来,不同许哲的嚣张,周耀文面对那么多人,因为心虚而显得畏畏缩缩。

  在场人都认出了这两个人,圈内有名的浪荡子,仗着家里有钱,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听他们话里的意思,方才竟然是他们和封家未来少夫人在一起?

  商臻看到他们,冷冷说道,“管家爷爷,就是他们想杀我!”

  管家还未说话,许哲便故作诧异的扬声说道。

  “这就没意思了,方才在床上你还一口一个好哥哥的叫着,不过因为有人经过,你怕被发现就这样倒打一耙?你空口白牙说说没事,被你这么一诬陷,我们可是要坐牢的!而且,我比你有钱有势,为什么要杀你?撒谎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