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界娇媳小说又名《鬼王的驱邪小娇妻》,

发布时间:2018-12-06 12:04

鬼界娇媳贺兰易唐恬

鬼界娇媳全文阅读

  鬼界娇媳小说又名《鬼王的驱邪小娇妻》,这是由网络作者我家小宠物创作的一本现代灵异言情小说,非常的好看,贺兰易唐恬是小说的主要人物。鬼界娇媳小说讲述的是唐恬是个驱邪师,却没想到当自己嫁给儿时的娃娃亲时,躺在身边的竟是一个男鬼,男鬼还威胁她“要么爱要么死!”,她能怎么办呢?
  我不敢再看她,靠在门上闭着眼睛,要求自己冷静下来,我奶奶是驱邪师,她教过我很多这方面的东西的,所以我也算半个驱邪师,驱邪师怎么能怕这些呢,我安慰着自己,然后大胆的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
  没猜错这应该就是她死的时候的样子吧,确实太惨了。“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害你??”我艰难的问道。
  “她要抢我的陈峰,就跟她打起来了,结果她就开车撞死了我!”
  听了她的话,看着她那恐怖的面容,我能想象那个画面,简直惨不忍睹。
  “陈芬很花心的,我那么爱他,他居然还找女人,你不知道在你之前他有好几个结婚对象,不过都被我搞定了,哈哈哈,只有你,居然还能和他走上殿堂。”
  “你爱他,可是你已经死了你知道吗?”我有些害怕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她脸上的坏笑立刻变成了那副恐怖,还不停的摇着头,耷拉在脖子上的眼睛也跟着摇动,像是不愿相信我的话,使劲抓了抓头发咆哮起来,“不,不…我不爱他,你居然敢说我爱他,我要你死!”

第一章 新婚

  寒假年初,我和小时候的玩伴陈峰打算结婚了,曾经他和我是一个村的,但后来他上了高中后,就搬到了城里,从此我们就没再联系了,只是没想到如今还会有交集。

  我本是F大的一个大三学生,生活也是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可没想到一个寒假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家在农村,而且只有奶奶一个人,所以一放假我就回去了,毕竟她上了岁数,我也想多陪陪她,可是一到家,奶奶就告诉我,说陈峰他们家来提亲了。

  我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你答应了?”

  奶奶点了点头看着我,一脸的慈爱。

  其实我很无奈,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突然结婚,好像还挺尴尬的。

  只是奶奶连彩礼都收了,我也不想让她太为难,所以就这样,我就莫名其妙的就成了这门婚事的女主角。

  不过想想小时候,陈峰在我眼里确实是如白马王子一般,只是后来长大了,自己有了自己的生活后,对他就没有什么幻想了。

  但说来也巧,陈峰家住在F城,而我的学校也在F城,所以不知道这算不算也是缘分。

  “唐恬,这么多年不见,你越长越漂亮了。”陈峰看着我笑脸相迎着。

  “你也越来越帅了呀。”我礼貌的回道,眼睛却没在他身上,这是我第一次来他家,不得不说,有钱真好,这装修,简直不要太豪华。

  不过如今的他已是个小有名气的老板,房子住的气派点也是正常的。

  “恬恬啊,要不咱们找个日子把婚礼办了吧!”陈峰的母亲看着我,一脸的期待。

  “……”听她这么说,我一脸的惊讶,心想这也太快了吧,我和陈峰这才见第二次,他那么急吗?

  我转头看向陈峰,他好像并没有很急的样子,反而像是无所谓。

  “恬恬,反正马上都要过年了,要不就在正月初七吧,正好那天情人节!”陈峰的母亲继续说着。

  “初七啊,这样会不会太急了?”我问道。

  “不会的!”看她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在说什么,很明显这日子他们家早就查清楚定好了。

  就这样决定后,正月初七那天,阳历情人节,我被陈峰家的婚车接到了婚礼现场。

  我坐在车里,心里挺忐忑的,别人大三都还谈恋爱呢,她却稀里糊涂的准备结婚了,不过看着一旁的陈峰,英俊帅气,又觉得我一点都不亏。

  下车后,奶奶拉着我的手,抚摸了一遍又一遍:“恬恬,你从此以后就是他们陈家的人了,可要经常回去看奶奶!”奶奶的话刺激着我的每一个细胞,我突然好想哭。

  婚礼在一个五星级的酒店举行的,我和陈峰站在门口迎接着客人,等到都来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我们的婚礼正式开始了。

  “陈峰先生,在你面前的是端庄美丽、温柔娴淑的唐恬小姐,请你拉起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你愿意牵着她的手走一辈子吗?”司仪庄重的看着陈峰问道。

  陈峰听了司仪的话,照做着,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愿意。”

  看着陈峰那帅脸这样认真的看着我,其实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问完陈峰,现在该问我了,我心里悄悄的练习着,我要怎么回答,可就在这时,我突然莫名感到侧面人群中好像有一双仇恨的目光正盯着我。

  然后我就斜眼看了一下,只是这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死,那是一个面目有些狰狑的女人,人很瘦,脸色特别苍白,特别是那是双无神且空洞的眼睛,没有眼白。

  我不敢再多看她,假装镇定的听着司仪的话,最后说道,“我,不愿意!”

  我一说完我自己都傻了,怎么说了不愿意,我看着在场的所有人,瞬间鸦雀无声,一脸茫然,赶紧说道,“开玩笑的,我当然愿意!”

  随着我的话音一落,司仪马上说道,“唐恬小姐可真是幽默,祝福两对新人。”

  司仪的话音落下,身后一群起哄的声音响起来,全都是陈峰的那些朋友。

  “交换戒指。”司仪再次说道。

  其实这一刻,我没了之前对结婚的憧憬,而是一股恐惧在心里缓缓升起,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害怕,那个女人是谁,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那股寒冷好些刺骨。

  我沉思着,一边按司仪说的照做着。

  “亲一个,亲一个…”台下的朋友起哄道。

  听他们这样闹,我现在哪有心情,而且那双眼睛一直盯着我,弄得我现在脸上的假笑都快变僵硬了,只好低下头,装做不好意思的样子。

  不过在朋友的起哄下,陈峰还是低头吻向了我,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感觉想被触电了一样,仿佛有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

  我想反抗,但身体却根本不受我控制,我知道,肯定是刚才那个女人,不,或许她根本就不是人。

  怎么办,我心里想着,就在这时奶奶突然走了过来,,拉着她向人少的地方走去,估计只有她发现了我的不对吧。

  “恬恬,你身体不舒服,去里面休息下吧。”说完她递给了我一块八卦镜,我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艰难的来到厕所,把门关上,把奶奶给我的镜子对着自己,咬破中指,用血在镜子上画了一个符号,然后嘴里念着以前奶奶教我驱邪的那个咒语。

  就这样,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慢慢的模糊起来,出现了另一个女人的脸,那是在观众席一直盯着我的那个女人。

  我继续念着,突然一个身影从我身体里飞了出来,我顿时一身轻松,看着那个面容憔悴的女人问道,“你想干嘛?为什么要上我身?”

  “他是我老公,我不允许他亲别的女人。”那个女人龇牙咧嘴的说着,看的我很是渗人。

  “别的女人?我是她的老婆,你才是别的女人吧!”我愤愤的说着,她明媒正娶,怎么还成别的女人了。

  “我才是他老婆!”那个女人突然咆哮起来,“你是个第三者!”

  ……我靠,居然说我是第三者,还有比我更冤的吗?我这婚都结的莫名其妙,现在就更莫名其妙了。

  不过她说她是陈峰的老婆?意思是在她之前陈峰就已经结过婚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看着那个女人问道。

  “我是陈峰的老婆,我们很恩爱,是那个女人,是她抢走了我的陈峰还把我害死了,不过我死了她也没活成,哈哈哈,要不让你看看我死的有多惨!”说着那女人凄惨的声音在我周围环绕,听得我毛骨悚然,然后就见摇身一变。

  变成了一个手脚断裂,脑浆四溢,眼珠耷拉在脖子上,鼻子和嘴巴都错裂到的一边样子,要不是那被血浆凝固的长发,这根本看不出来是个女人。

  看着她,吓得我大叫了一声,连连后退,想要拉门逃跑,可是这时门却像被锁上了一样,怎么都打不开。

  我不敢再看她,靠在门上闭着眼睛,要求自己冷静下来,我奶奶是驱邪师,她教过我很多这方面的东西的,所以我也算半个驱邪师,驱邪师怎么能怕这些呢,我安慰着自己,然后大胆的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

  没猜错这应该就是她死的时候的样子吧,确实太惨了。

  “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害你??”我艰难的问道。

  “她要抢我的陈峰,就跟她打起来了,结果她就开车撞死了我!”

  听了她的话,看着她那恐怖的面容,我能想象那个画面,简直惨不忍睹。

  “陈芬很花心的,我那么爱他,他居然还找女人,你不知道在你之前他有好几个结婚对象,不过都被我搞定了,哈哈哈,只有你,居然还能和他走上殿堂。”

  “你爱他,可是你已经死了你知道吗?”我有些害怕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她脸上的坏笑立刻变成了那副恐怖,还不停的摇着头,耷拉在脖子上的眼睛也跟着摇动,像是不愿相信我的话,使劲抓了抓头发咆哮起来,“不,不…我不爱他,你居然敢说我爱他,我要你死!”

  说完她向我扑过来,一下掐住了我的脖子,“所有跟他结婚的女人都得死,你也一样!”

  我挣扎着,想要挣脱她那血淋淋的鬼爪,可是我现在穿的婚纱,身上没有任何可以用的家伙事,看着面前这张恐怖的脸,我心里泛着恶心。

  突然我想起了八卦镜,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唐恬?你在里面吗?”是陈峰的声音。

  我想要回答,可是我的脖子被那个女鬼给死死的掐着,发不出任何声音,我就用手打着门回应了一下。

  真是想不到我唐恬一生没做什么坏事,却在结婚遇到了鬼,也真是够奇葩的了。

  不过陈峰像是感觉到了我出事了一样,用力的撞开门,跑了进来,看着靠在墙角的我,然后把我抱起来就像外面跑去。

  那时我已经失去了意识,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差不多已经黑了,而我正躺在陈峰他们家床上,不知道这场婚礼怎么样了,反正我挺希望是搞砸了的。

  

第二章 快停车

  知道了陈峰的事,我也差不多明白了他们家为什么会突然来跟我提亲了。

  本来我还想不通他一个大城市的人,而且现在如此富有,怎么会记得曾今那门不起眼的婚事,原来是已经没有像我这种不怕死的女人跟着他了。

  爱情在他陈峰那里可能根本不算什么吧,但在那个女人那里,却是影响了两个世界的人。

  只是可惜了我一个大三的学生,贱命的摊上了这么一门亲事,难道这就是命吗,我无奈的感叹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清远,你说这个儿媳妇会不会也像之前那几个一样啊?”我走出房间,还没来到客厅就听到陈峰他母亲和他爸说着话。

  “不会的,我都找人算过了,唐恬那丫头命硬,而且八字全阴,应该会包住峰儿的!”陈峰的爸爸陈清远说道。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一头雾水,难道我对于他们来说还有别的目的?

  想着我又回到了房间,没有去客厅,可是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陈峰已经在里面了。我刚才没看见他进来啊。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就刚才!”说完陈峰走过来一把搂过我,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嘴唇就压了下来。

  怎么突然那么那么热情了?我瞪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难道他喝醉了?可他身上并没有酒味啊,我正疑惑着。

  这时陈峰突然停了下来,一脸邪魅的看着我,然后一把把我抱起转身放在床上,吓得我赶紧用手推着他,

  “陈峰,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说着我从床上坐了起来。

  心想,你倒是经历过这些的人了,可我呢?什么情况都没弄明白,就要我跟你上床,我才不干呢,而且刚才听他妈说,他之前都好几个老婆了,我这样太亏了。

  “是脖子不舒服吗?”陈峰看着我,还是一脸的邪魅,让我感觉很是陌生。

  “没事。”说着我摸了摸脖子,都是今天那个女鬼给掐的。

  “还疼吗?”

  我摇了摇头。

  “早点休息吧!”说完陈峰就躺下了,没在理我。

  看着他都睡下了,我也没在坐着,静静的躺到了一边,这是我第一次和男人睡在一起,其实心里还挺紧张的。

  就这样,很快我就睡着了,只是到了半夜的时候,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一样,而且还堵住了我的嘴,让我有些喘不过气。

  不过我想他应该是陈峰吧,在那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我想要推开他,可是奈何我力气没有他大,也只能任由他摆布。

  只是没想到的是,我的第一次居然是在半夜我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没的,而且还疼的要死。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旁边的陈峰已经不见了,难道他那么早就出去了?

  想着我看了一眼窗外,初春的早上天还不是很亮,我正寻思着陈峰会去哪了,却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我赶紧起床来到门口,轻轻的打开门望了出去,外面黑漆漆的,也没有开灯,难道是进贼了吗?可是不对啊,这声音怎么听都不像是偷东西的声音。

  然后我就鼓起勇气找到了那个声音,只是当我找到的时候,眼前这一幕惊的我话都说不出来。

  我看见陈峰正赤着身体靠在墙上,身体抽动着?而他身下居然有个女人,不对,应该是女鬼,就是昨天想掐死我那个。

  看着这一幕,我赶紧回到了房间,找到了我平时随身携带的包包,里面都是些家伙事,拿着我就来到刚才这间房前,打开门抓起一把奶奶用黑狗血泡过的糯米,就向陈峰身下的女鬼扔去。

  随后就听到她惨叫了一声,碰到糯米的地方冒起了黒烟,正“吱吱”想着。

  我袭击了那个女鬼,她回头看了看我,摇身一变从陈峰身下转了出来,她现在不是昨天那副惨死时候的面容,是她生前的样子,但看着依然渗人。

  不过我想她肯定是只厉鬼,而且死的时间肯定都两年以上了,不然一个普通的女鬼是无法改变自己死时的面容的。

  “多管闲事的女人!”说着她又伸出那双血淋淋的鬼爪,准备抓我。

  我赶紧拿出一道符,剑指一指,向女鬼贴去,然后抓起一把糯米就在她周围画了个八卦阵,这样的厉鬼,我打不过,困她一会还是可以的,毕竟天马上亮了。

  我动作还是比较快,一会就把女鬼给困在八卦阵中间了,她动弹不得,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我把陈峰从地上扶起来,准备向我住的那个房间走去。

  走到门口时,我又停了下来,转身对着那个女鬼说道,“你既然爱他,可是你这样会害死他的!”

  听到我的话,女鬼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更暴躁了,看着她我想我真是蠢,居然想给鬼讲道理。

  我无奈的把陈峰扶回了房间后,把他平躺的趴在床上,然后拿出一把糯米洒在了他身上,先驱驱邪,然后我再用白酒倒在他身上,用力的揉搓着,很快就看陈峰的脸色渐渐的恢复过来。

  看他快醒了,我假装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的躺在了旁边。

  “我怎么在这?”陈峰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问他怎么在这?

  他还好意思问,我一脸的无奈,真是够了,睡了我不够还要去睡个鬼,他也到不怕死,不过他看起来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所发生了什么一样。

  “你从昨晚就一直在这啊!”我也装着不知情的样子说道。

  “不对,昨晚我在另一个房间睡的。”说着陈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裤子呢?”

  ……我去,居然忘了给他穿裤子,不对,他昨晚完事后就没穿裤子啊,怎么?他难道昨晚上的事都不记得了?听他这么说,我也懵了。

  “你不记得昨晚上的事了吗?”我看着陈峰问道。

  “记得啊,昨晚上我喝多了,回来的时候你还没醒,所以我在另一个房间睡的。”陈峰一脸认真的看着我,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谎。

  听完陈峰说的话,我现在更茫然了,那昨天在我房间的是谁,还有半夜和我……,难道不是他陈峰?我想着,会不会他忘了,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着陈峰也一脸的茫然,突然我觉得他脸上少了些什么,一下子也想不起来。

  “可能是你喝多了,半夜又跑回来了吧,昨晚上你半夜过来的。”我胡编乱造的说着,说的我自己都没底气。

  看我这么说,陈峰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我说怎么在这边呢,还腰酸背痛的,肯定是过来的时候磕着碰着了。”

  “……”看着自己给自己打圆场的陈峰,我没有说话,觉得昨晚跟我睡的那个人有可能不是他,但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好了,快起来吧,待会还得给爸妈敬茶呢。”说着陈峰看了一眼我的脖子,“你的脖子没事了吧?”

  我摇了摇头,“没事了。”说是这么说,之前照镜子的时候,上面还是乌青乌青的呢。

  说完陈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能帮我拿下衣服吗?”

  听他这话,我脸瞬间就红了,然后点了点头起身向衣柜走去。

  “拿什么衣服?”

  “拿件浴袍吧,我去洗个澡,感觉身上一股浓郁的酒味。”

  陈峰低头说着,像在想什么一样,难道他也发觉昨晚上的不对了?

  我拿过浴袍递给他,然后转过身去,现在我可以肯定昨晚上的人不是陈峰了,因为刚才陈峰伸手来拿浴袍的时候,手上带有昨天交换的戒指,而昨晚那个人,手上好像并没有东西,不然他碰我,我不可能感觉不到,

  想明白了后,我没有再纠结这件事,因为今晚,我一定要把那个人抓住,不然我这第一次给了谁我都不知道。

  等陈峰洗完澡出来后,我也穿好了衣服,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准备去给公公婆婆敬茶,可是下楼后,他们一个人也没有,当时我和陈峰都特别惊讶。

  “人呢?怎么一个都没有?”陈峰看着我,一脸的恐惧,我想他可能经历过前几个的事,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吧。

  不过我也挺害怕的,我唐恬虽然算半个驱邪师,可是之前一直都没有遇到什么鬼祟,可自从昨天跟他结婚举行婚礼,就没遇到好事,先来就遇到个惨死的厉鬼,还差点掐死我,到了晚上还不知道是被谁给睡了。

  这时,突然陈峰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上面说,“你爸妈在公司天台上,准备跳楼。”

  看着上面的字,陈峰着急的看了看我,“去公司!”说完就像车库跑去。

  看他去了,我也追了出去,我才不要一个人就在这里。

  跟着陈峰上了车后,他飞快的奔驰在马路上,快的都要把我吓哭了,那车速起码都到一百七八了,而且路上还有很多的车,有几次都差点撞上去了。

  当时我有一种想要下车的冲动,而就在这时,我看着右面一辆大货车开了过来,吓得我赶紧喊道,“停车,快停车!”

  

第三章 夏淑华

  听到我的喊话,陈峰也注意到了那辆大货车,赶紧踩了刹车,可是这一切都晚了,陈峰把车向右打了个方向盘后,我们的车还是跟那个大货车撞在了一起。

  当时我以为我要死了,想着我还那么年轻,哇的就哭了出来,可是等过了一会,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并没有死掉,因为我坐的副驾驶,所以当车撞在一起的时候,是左边,陈峰那边。

  “陈峰?”我艰难的伸出手摇了摇把头偏向我的陈峰,结果却发现他满身的血,吓的我立马又哭了,伸手去感受了下他还有没有呼吸,不过幸好还有。

  “陈峰,你坚持住,我这就叫救护车!”说着我摸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救护车就来了。

  看来应该是路过的好心人帮我们打的,很快警车也来了,我赶紧下车让他们快点就陈峰。

  “小姐,你没事吧?”一位护士小姐过来看着我。

  “没事,没事,快去救他,救他!”我哭着喊着,其实我知道我现在头上也流着血,但问题不大。

  “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救他的,但你的伤口还是让我先给你处理一下吧,不然流血过多……”

  “我没事的,赶紧救他吧!”我打断那个故事小姐,满脸泪水混着血一起向下流。

  看我这样,护士小姐摇了摇头,拉着我坐到了一边,从箱子里拿出消毒水给我额头流血处消毒,然后开始包扎。

  我看着身体还没从车里出来的陈峰,医护人员就已经在里面给他处理伤口了,一边警察和交警在想办法把他身体给弄出来。

  看着他们,我越哭越厉害,陈峰他为了救我,才在那一刻突然转动方向盘的,如果他要是死了,我不知道还怎么办。

  “担架!”陈峰的身体出来了,一个医生对着外面喊道。

  我赶紧起身不顾身边护士小姐的阻拦,跑了过去,“他怎么样了?”

  “伤势有点重,必须回医院抢救。”说完医生没在理我,跟着就上车了,突然我看到车的一边,是早上那个女鬼,是她把压着陈峰的座椅给搬开的。

  “小姐,你快上车去,我们得赶回去抢救那位先生。”说完转身向救护车上跑去。

  我看了一眼她,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鬼,也跟着上了车。

  这时车子准备出发了,突然一股寒气袭来,我知道是那个女鬼跟上来了。

  “怎么突然那么冷?”一个男医生说道,“把暖气开大一点!”

  我看着车上所有人都一副特别冷的样子,看了看一旁一直看着担架上陈峰的女鬼,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一旁的护士小姐看了我一眼,“我吗?”

  我尴尬的笑了笑,忘了她们都看不见那个女鬼了,轻轻的点了点头。

  “叫我小雨就行!”说着还笑了笑。

  不过那个女鬼知道我问的是她,抬起那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假脸,用那没有眼白的假眸看着我说道,“夏淑华。”

  虽然这张脸没有她那死的时候那副样子吓人,但现在这张脸也挺恐怖的,黑眼圈黑的跟个熊猫一样。

  “是你把他弄出来的?”我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问着那个叫夏淑华的女鬼。

  她点了点头,

  我看着她,虽然她是个厉鬼,但还挺有人性的,起码她刚才在那些警察都还没有办法的时候,把压着陈峰的东西给弄开了。

  来到医院,陈峰被推进了抢救室,我在门口给他爸妈打着电话。

  我本来以为打不通的,结果居然却通了,我听着对面说话,好一阵才缓过来,“阿姨,不对,陈峰出事了,现在在医院,你们赶紧过来吧!”我本来想叫妈,可是好像有点叫不出口。

  听到我的话,陈峰的妈妈跟他爸一说,挂了电话就赶了过来。

  一到医院就问我她儿子怎么样了,我看她那快要哭的样子,就如实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真不知道是得罪了谁,要这样害我们一家人,我们只不过是去公司处理一点事情而已。”陈峰他妈妈难过又无可奈何的说道。

  “这里怎么这么冷?”突然陈峰的爸爸陈清远看着我问道。

  我被他这一问,心里惊了一下,难道他知道我看的见?

  “恬恬,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这里?”陈清远四周环顾了一下,轻声的问道。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夏淑华,摇了摇头。

  就这样,我们在哪里差不多等了两个多小时,抢救室的门才推开,一个医生走了出来,问道谁家属,陈峰的爸妈就赶紧跑了过去。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手术比较成功,就是还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听医生这么说,我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起码还活着,活着就好,要是刚跟我结婚就死了,那我可不招人嫌弃。

  “你被缠上了,今天这一切都是他谋划的!”夏淑华见陈峰还活着,飘过我身旁的时候说了这一句话。

  我正想问什么意思,就见她已经走了,她口中说的他是谁?我疑惑着。

  “恬恬,峰儿出来了,快过来!”陈峰的妈妈看我在那里愣着,对我喊道。

  听她叫我,我也没在多想就跑了过去,跟着把陈峰推进了住院部的病房。

  看着全身都被包裹起来的陈峰,这都看不出来是他了,跟他以往那帅帅的样子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晚上,我回到陈峰家里,躺在他床上,想着白天夏淑华跟我说的话,这一切都是他谋划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想着想着我又睡着了,等到半夜的时候,我感觉有东西压着我,不过这种感觉很熟悉,跟昨天晚上的一样。

  我努力想要睁开眼睛,突然发现,我眼睛睁不开,手也动不了,什么情况?

  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鬼压床!

  只有鬼压床才出现这种动不了的情况,想着,我集中精力,用意念控制着身体意识。

  然后我猛的睁开眼睛,借着外面的光看着面前那张陌生的脸,本来我以为鬼长得都不好看,但我错了,没想到的是,面前这张脸太帅了简直。

  “你,你是谁?”我有些结巴的问道。

  “你男人!”那帅脸对着我邪魅的说道。

  ……我男人,要不要那么直接,不过这表情,我记得,跟那晚陈峰脸上的一样,难道他们是一个人?

  “我是问你名字?”看着他,我脸居然烫了起来。

  “贺兰易!”

  贺兰易,我心里默念着,我记下这个名字了,“你姓贺?”

  “姓贺兰!”他说道,不过我怎么感觉他有一丝无奈。

  “哦,你能不能先下来,你这样压着我很尴尬!”我扭过头去,这才想起这家伙还在我身上呢。

  说着贺兰易一个翻身睡到了一旁,帅脸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像是在欣赏什么一样。

  被他这么看,我真心觉得很尴尬,“你为什么要变成陈峰来骗我?”

  “因为你是我要的女人!”

  说的我居然无言以对,“怎么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自己答应过我的事?忘了?”贺兰易收起了脸上的邪魅,变得严肃起来。

  看着他那帅气的剑眉,还有那绿悠悠的眼眸,笔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我吞了吞口水,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不真气。

  不过他说,我答应他的事?是什么事?我这人记性不太好,一时间还真想不起。

  “什么事?你提醒我一下呗!”看着他,我大胆的提出要求,人家明明是鬼啊,我这不但不害怕,反而还用一种调戏的口吻跟他说话,我也是服了我自己。

  都怪他,鬼都没有一点鬼的样子,还长那么好看。

  “要么爱,要么死!”看着我,贺兰易张开那薄唇一字一顿的说道,脸上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缠上我了呗?“可是我都跟别人结婚了!”

  “那就得死!”说着贺兰易伸出双手就准备掐住我的脖子。

  鬼都喜欢用这招是不?被夏淑华掐的现在都还没好,贺兰易又来。

  我无奈的拿下他的手,“别闹,我脖子上还有伤呢!”要不是看他长得帅,我真想用我那绑鬼绳把他给捆起来,慢慢收拾。

  说道这,我自己都想笑,我现在是这么想,可到后来我才知道,他厉害着呢,我一个半吊子驱邪师,他让我两只手,我都不是他对手,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以后再慢慢说。

  “你是不是还没和他领证?”贺兰易收回他那双修长的手,认真的看着我,“没领证是不是就不算真正的结婚。”

  说到这个,好像是的,毕竟现在也是春节期间,民政局好像在放假,所以没去领就只是先把婚礼给办了。

  “你一个鬼知道的还挺多的嘛!”我看着他笑道。

  “你的胸也挺大的嘛!”说着他眼皮都不抬一下,直直的盯着我的胸。

  “……流氓!”说着我低头看了一下我的胸前,原来睡衣的一颗扣子开了,胸前露出了一片,我赶紧用手捂着,“别看了,色鬼!”

  “昨天晚上不是已经看过了吗?”说着贺兰易脸上又扬起了那抹邪魅。

  “你……,果然是你!”想到我这个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第四章  今天是不是你想害死我

  陈峰他一个普通人被鬼给睡了,我能理解,我他妈一个驱邪师还被鬼睡了算哪门子事,而且还一点先兆都没有。

  “对了,今天是不是你想害死我?”我坐起身,有些愤怒的问道。

  “是!”

  ……他大爷,这么直接,我还真是没想到,好歹也解释一下吧,呸,我期待他个鬼给我解释个毛线啊。

  “你为什么要害我?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我问道。

  “我说了,你是我的女人,要么爱要么死!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那就得死!”说完他比我还严肃。

  我靠,什么逻辑?莫名其妙,不过幸好陈峰当时转了下方向盘,不然我就真死了。

  想着我又躺下了,转过身,背对着贺兰易,“你走吧,我要睡了,别碰我!”

  说完很久都没有动静,我以为他走了,结果我正准备翻身,它来了句,“恬恬!”

  瞬间我就僵住了,这叫的我身体都麻了,被一个鬼这么叫,我好像是不能回头的哈。

  “答应我,不要和那个陈峰结婚。”

  “……他人都被你害的躺病床上了,还怎么结?”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他刚才那语气,我还挺不忍心的。

  “那我就让他一辈子都醒不来!”

  “不可以!”听他这么说,我赶紧转过身拉住他,“让他醒,别害他了,我不想任何人因为我收伤害。”

  “你还是那么善良。”说着他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孤独,“我走了,你快休息吧!”

  “你要去哪?”见他起身,我赶紧问道,我怕他去找陈峰。

  “放心吧,我不去医院!”说完贺兰易白玉长袍加身,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我床前,简直不要太帅。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记得想我!”说完低头在我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看他走了,我的心跳依然很快的起伏着,怎么有种要恋爱了的感觉,突然,我想到他刚才承认他是想害死我的话,赶紧摇了摇头,恋爱个毛线啊!他是鬼好吗?又没有感情。

  早上,我早早的起了床赶到医院,去接替陈峰的母亲,昨晚是她照顾陈峰,今天白天由我照顾。

  说来他也挺倒霉的,本身被一个女鬼给缠着,现在因为我又躺倒了病床上,不知何时能醒。

  来到病房门口,准备敲门,突然听到里面的对话,“清远,你不是说峰儿娶了恬恬就没事了吗?怎么还更严重了呢!”

  “对啊,当时封大师是这么给我说的,说峰儿要保命就得娶曾经最初订婚的女子,最初的不就是唐家的唐恬吗?”

  我听着里面的对话,那个封大师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可现在峰儿不照样躺在病床上了吗?你快让那个封大师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说着陈峰的母亲语气里都带着哭腔。

  “好好好,待会我给他打电话。”陈清远安慰着陈峰的母亲。

  过了一会听他们没在讨论了,我推开门喊道,“阿姨,叔叔,你们回去休息吧,我来照顾他。”来到病房里面,我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

  “嗯!”陈峰的母亲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含着泪看了看陈峰,转身走了出去。

  看他们都走后,我看着坐在一旁的夏淑华,“你怎么又来了?”

  夏淑华看了我一眼,“他是我老公,我当然应该在这!”

  “……”我竟无言以对。

  “你知道封大师是谁吗?”趁着夏淑华在这,我想她应该知道。

  “阴阳术大家封氏的人。”

  说到这,我想起来了,封氏阴阳术,C城最出名的阴阳师家族。

  可是我不明白,陈清远请封家的人给陈峰算卦,为什么会说娶了我就没事了,不应该啊,陈峰之前屡屡出事都是因为夏淑华给他带来的霉运。

  而跟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还有以封家的实力,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夏淑华的存在,而且我是招阴体质,要陈峰跟我在一起,他不是更危险吗?

  想到这,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像有一场阴谋在把我算计一样,可是源头到底是什么,我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到。

  就这样时间过得还算快,一上午过去了,陈峰依然没醒,我和夏淑华这一人一鬼的就这样待着,也还算和谐。

  就在这时,临近中午的这会,陈峰的爸妈带着那个封大师过来了,“封大师,这就是唐恬!”

  陈峰的母亲看着我介绍着。

  我看着他们一头的雾水,跟着叫了一声,“封大师,你好。”

  “你好。”封大师看着我愣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陈峰。

  “陈先生,陈夫人,您们可否出去一下,我有话对这位唐小姐说。”封大师恭敬的对着陈清远他们说道。

  一看这个封大师有话要跟我说,他们也没多说什么,转身出去还把门关上了。

  “你养鬼是吗?”封大师看他们一出去,立马严肃的问着我。

  “……什么意思?”我被他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身上的鬼气很重,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鬼。”封大师直言不讳的看着我说道。

  真是够了,夏淑华在这,能没有鬼气吗?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大师,我连我自己都养不起,还养鬼,您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封大师看着我,揶揄的笑了一下,“看来真是没找错人!”说完转身就开门让陈峰的爸妈进来。

  “陈先生,陈夫人,之前我所说的那门婚事不是这位小姐,我刚问了她的生辰八字,完全和陈少爷的不合。”封大师一脸认真的说着。

  看得我是一脸的疑惑,他刚才没有问我的生辰八字啊,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那大师,您说的到底是谁啊?你告诉我们,我们好去找她啊!”陈峰的母亲听他这么一说,眼泪婆娑的哀求着。

  “阿姨,……”看她这样求这个骗子,我打算把这个封大师揭穿,可是我话还没说完,坐在一旁安静的夏淑华立马飘到了我面前,捂住了我的嘴。

  “陈夫人,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您儿子肯定知道,不过他现在还没醒,所以我也无能为力,不过您放心,他现在这样也挺安全的。”说完就准备要离开。

  然后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塞给了我一张纸条,我瞄了一眼,像是他的电话,然后随手放进了包里。

  他走后,陈清远他们就出去送他了,这是夏淑华才把我松开。

  “你跟那个封大师是一伙的?”我看着依旧坐在陈峰身边的夏淑华。

  她没有回答我,我想她就是默认了。

  “你这样帮他,他给了你什么好处?”我继续问着。

  “他能让我继续留在陈峰身边。”

  ……还真是人鬼情未了,“可……”

  我本来还想说可你已经死了,但还没说出口,这时陈峰的父母就回来了。

  “恬恬,真是辛苦你了!”陈峰的妈妈走过来拉起我的手。

  “没事!”我知道她接下来想要说什么,无非就是离开陈峰而已。

  “……恬恬,对不起,你看既然你和峰儿八字不合,也没领证,那不如……”

  看着陈峰他妈妈那副很抱歉样子,我赶紧打断道,“阿姨,我知道,没事的!”

  “恬恬你不要怪阿姨,我就这一个儿子!”说着她拉着我又哭泣起来。

  看得陈清远也不知所措,我拍了拍她的背,“没事的,我过几天就把聘礼给你们退回来。”。

  “不用了,恬恬,就当是我们陈家给你赔不是了。”

  就这样,从举行婚礼到又是两家人,紧紧只用了三天时间。

  我回到陈家把东西收拾了起来,打算回学校去,毕竟这个样子,我也不好回去跟奶奶说,所以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她那么大年纪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理解这样的事。

  回到学校,看着空荡荡的宿舍,我把我自己的床铺收拾了出来。

  然后就这样躺了上去,想想我也够倒霉的,说结婚的是他们,说不结婚的也是他们,现在搞得我只能躲到学校来。

  “恬恬!”

  许久我被一个好听的声音给叫醒。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是贺兰易,“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贺兰易挥了挥他的白玉长袍,坐到了我的床前。

  “找我干嘛?”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

  “你被陈家赶出来了吗?”贺兰易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赶出来?他这样说我就不爽了,“我不是被赶出来的!”

  “好好好,来把这个带上!”说着贺兰易拿出一个如镯子一样的东西,准备给我戴在手上。

  

第五章  嫁给我!

  “什么呀?”看他要给我戴上,我赶紧把手伸了回来。

  “镯子啊,免得你一走,我又要到处找你,带上这个就方便多了。”说着贺兰易满心期待的看着我,像是很希望我把它戴上一样。

  可是他一个鬼,送我手镯会不会太暧昧了,虽然他那个手镯还挺好看的,但我不能要,“我不要,你一个鬼,没事找我干嘛?我害怕。”

  ……,贺兰易看着我,感觉有些无奈,轻叹了一声,“恬恬,戴上吧,我不在的时候,它能保护你。”

  “能保护我?真的假的?”我仰起头看着贺兰易。

  他低眸,轻轻的点了下头,然后拉过我的手,把手镯给我戴上了,“不要随便摘下来,也不要给任何人。”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我点了点头,然后把弄着手镯,这么漂亮的东西,我怎么可能随便给别人。

  “恬恬,帮我个忙行吗?”贺兰易用那好听的声音问道

  “……噗!”听到这话,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前面铺垫这么多,就为了这句话,瞬间我就有种想把手镯摘下来还给他的冲动,这跟鬼打交道,能有人什么好处。

  不过抬起头看着他那温柔的眼神,“什么忙?”

  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太经不起美色的诱惑了。

  “嫁给我!”

  “……”靠,我最近是怎么了,有人让我嫁就算了,现在鬼也来,而且这婚求的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这个忙,我帮不了,你不知道人鬼殊途吗?”我如实的回答着。

  “是人鬼殊途,但你可以。”说着贺兰易站起身,“其实你不用回答我,因为不管你同意不同意,都是我的女人!”说完他得意的看了下我手上的镯子。

  他这一看,我现在才明白,这个镯子根本就不是什么他方便找我才给我的,而是他的定情信物。

  我居然被他刚才那副柔情是水的样子给骗了,想着我赶紧拿住那个手镯,想要摘下来。

  可是现在哪还摘的下来,除非把手砍了,“贺兰易,你居然骗我!”

  “唐恬!是你当初说要照顾我,要嫁给我的!”贺兰易俯下身子,用他那修长的手指抬起我的下巴,绿眸一闪一闪的。

  我当初说过这种话?我怎么不记得了?看着眼前的贺兰易,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造化弄人啊,怎么我就不能平平淡淡的活着呢。

  “怎么?难道你觉得我配不上你?”贺兰易一副傲慢的样子,甚是自信。

  他现在这副模样,确实是特别英俊帅气,可是,“我怎么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是真是假?再说你这身打扮,也不是现代人,有代沟!”

  说到这,我想起了那天夏淑华的真实模样,惨不忍睹的,吓死人了都。

  “……,我现在的样子当然是真的!”贺兰易说的很是肯定,不过看他那样子,好像有些气愤,也是,像他一个对自己长相那么自信的人,肯定不接受别人怀疑他。

  “是真的最好,我巴不得,免得以后在一起的时候,变样了,我认不出来还吓一跳。”

  咦!我为什么要说以后在一起?呸呸,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今晚就睡这里吗?”贺兰易不想在和我讨论他长相的问题。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不得不说这家伙,长得真的是帅,他要是人的话,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女生。

  “太小了,我们两个怎么睡?”

  “什么?你要和我睡?”我一脸惊恐的看着贺兰易,就我这一米宽的床他还要来跟我挤?

  “那么惊讶干什么?又不是没睡过!”说着贺兰易一脸邪魅的看着我,又是这个表情。

  “你不要这么这么看我!”我别过脸去,不敢再看他。

  可谁知他伸出他那双大手,扭过我的脑袋,逼着我与他对视,“床是小了点,但可以叠着睡啊!”

  “流氓!”我一把拿开他的手,从床上跳了下来,羞的我脸滚烫滚烫的,结果他在哪里不知耻的大笑着。

  等到他笑够了,飘到我面前,把我拉倒他怀里,一脸温柔的看着我,“恬恬害羞的样子真可爱!”

  能不能不要那么暧昧,我可爱人人皆知好吗?我不要脸的想着。

  “我饿了,我要出去吃饭了。”说着我从贺兰易怀里挣脱了出来,拿着包就准备出去。

  “这么晚了我陪你去!”说着贺兰易跟着我飘了出来。

  “你又不吃东西,你去干嘛?”

  “谁说我不吃东西了!”贺兰易看着我说道。

  “好吧。”就这样我俩就出了学校。

  因为这时还算是春节期间,学校周围的餐厅因为学校没什么人都回家过节去了,一条路过去几乎没几家开门做生意的。

  “你们学校真偏僻,周围都没什么人。”贺兰易看着这黑漆漆的道路,大摇大摆的飘着。

  这家伙明明有脚不走,偏要飘着,然而这时,前面突然一个黑影快速的飘过,吓得身体僵了一下,看向贺兰易。

  他这时已经追了出去,留下我一个人,看着这周围人都没有一个,黑灯瞎火的,而且还是晚上十点左右,我感觉我头快都快立起来了,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种感觉,反正当时就是特别害怕。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开学期间的话,这外面十一二点都挺热闹的,但这时所有人都回家过年了,真的特别安静。

  而这时,我看到前面有一个人,我心里激动了一下,然后我向她走去,可是当我走了一会后,发现我根本走不近她,而她离我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远,突然我感觉不好。

  我看了一下周围,心想完了,一片白雾,连刚才的路都看不到了,而刚才我看到的那个人也消失了,抬头看了一眼,居然连路边那昏黄的路灯都没有了。

  我向前走了几步,突然那个人又出现了,这时我才发现,她那里是人,是一个披头散发完全看不到脸的鬼,她抬起手指着我,慢慢的抬起头,然后一步一步的向我靠近。

  吓得我用手捂着眼睛,蹲了下去,我知道这时候跑,我是跑不出去的,就在这时我正着急的想着办法,突然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吓得我汗毛都立起来了。

  不过好像那声音越来越远了,我有些惊讶的打开手指,看着我手上的镯子正散发着绿光,难道是这个手镯救了我?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手镯上渐渐暗下去的光芒,刚才多亏有它了,不过刚才那是什么鬼?为什么要来害我?

  想着我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三个字,道路鬼!

  渐渐的我冷静下来,怎么说我也算半个驱邪师,区区一个道路鬼就能把我给吓到了,传出去多丢人。

  我看了一下周围,还是白雾茫茫,鬼是走了,幻境还没有消失,想着我咬破中指,挤出一点血,然后在空中甩着。

  可是甩了一会,白雾也不见得消失,我还是看不见路,这下我心里又开始慌起来,正在我着急之时,一个救命般的声音想起。

  “唐恬,你是猪吗?给你一个这么好的东西,你居然不会使用。”说话的正是贺兰易,他穿着白玉长袍出现在了我面前。

  他一出现,周围的白雾立即烟消云散,看着他,我都快哭了,“你去哪了?怎么才来!”我有些责备的问道。

  被我我这么一问,贺兰易一把把我拉入怀里,温柔的说道,“对不起,让你害怕了!”

  听他给我道歉,心里突然有些不好受,明明是自己没用,却把错误指向他。

  “刚才你说什么这么好的东西?”我抬起头看着一脸关怀的贺兰易。

  “你手上那个白玉手镯!”

  “这叫白玉手镯吗?刚才我看它散发出了绿光,然后那个女鬼就惨叫的跑了。”我抬头看着贺兰易,完全忘了我现在还被他抱在怀里。

  “嗯,它的威力远远不止这一点,刚才那个不是道路鬼,你咬什么手指。”贺兰易一副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亏你还是个驱邪师。”

  说着他拿起我的手,直接就往他嘴里送,吓得我想要缩回,却被他拉住,“别动,反正都流出来了,别浪费了。”说着贺兰易用舌头轻轻在我手指上舔了几下。

  弄的我痒痒的,身体都跟着颤抖了一下,看得贺兰易瞬间就变得邪魅起来,“连手指都这么敏感。”

  “好啦,回去啦。”说着我拉过自己的手,转就要走。

  “不吃饭了?”

  “吓都吓饱了!”我低头说着,其实还是有点想吃东西的,但这外面现在太吓人了,我还是老实回宿舍待着吧。

  回到宿舍,我有些累的瘫倒在床上,想想这几天发生太多事情,比我一年遇到的都多。

  “对了,贺兰易,你刚才去追的那个黑影是什么啊?”

  “我也不清楚,让他跑了。”贺兰易坐在我床边看着我说道,感觉他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