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苏小月男主刘鹏飞的小说名字是《我的

发布时间:2018-12-06 12:04

刘鹏飞苏莹苏小月小说

我的阿姨真漂亮全文阅读

  女主苏小月男主刘鹏飞的小说名字是《我的阿姨真漂亮》,此书为网络作家老八作品,小说又名《温柔的妻子》,是一本剧情非常不错的都市小说,我的阿姨真漂亮刘鹏飞苏莹苏小月是书中的几位重要人物。此书主要讲述的是刘鹏飞原本只是想与女友苏小月亲密,可谁知他却误把床上的丈母娘苏莹当成了苏小月,这...可该如何是好?
  “我进来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倩影,刘鹏飞心情激动不已,心想今天自己一定要强势一点拿下苏小月,甩掉自己处级干部的身份。 蹑手蹑脚来到床前,刘鹏飞慢慢躺到了床上,紧挨着床上的人,然后凑过去嗅。 床上的人儿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让刘鹏飞着迷,他下半身的大蟒直接挺立了起来,顶得生疼。 按捺不住了,隔着一条单薄的裤衩,刘鹏飞找准位置后贴上去轻轻挺了几下,顿时感觉自己被一团柔软给包裹住了,舒服得让他欲罢不能,于是更深的挤了进去。 床上的人在沉睡中惊醒,感觉自己胯间多了条滚烫的巨物后哆嗦了一下,提臀想躲,却又被追了过来紧紧顶着,让她又羞又急,一时间竟忘了喊叫。
  刘鹏飞觉得挺好玩的,他以为是苏小月在不知道是自己的情况下害怕了,于是开口说:“小月,别紧张,是我。” 刘鹏飞说着把手探进被窝里,摸着苏小月光滑的大腿,一点点接近大腿根内侧,感觉苏小月身子一哆嗦然后拼命夹腿,他心里暗笑,手用力一挤就摸到了苏小月的内裤底部,感觉那里好像湿了。
  幻想着苏小月粉嫩的泉眼儿正潺潺冒着水,刘鹏飞不由得有些得意,另一只手控制住苏小月有些反应过激的手,手指一勾就滑进了内裤里面,然后轻轻爱抚。
  苏小月的反应有些奇怪,明知道是他了竟然还在挣扎,也不说话,粗重的呼吸娇吟声听在刘鹏飞耳里却尽是诱惑。
  她那里的嫩肉手感太好了,尤其是在被浸湿的情况下,滑腻滑腻的,只是芳草过盛,一时间竟不得其门而入。 刘鹏飞也不着急,他觉得还不够火候,于是继续抚弄,竭力压制苏小月不断弓挺想要翻转过来的身子,这

第1章 意外

  “我进来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倩影,刘鹏飞心情激动不已,心想今天自己一定要强势一点拿下苏小月,甩掉自己处级干部的身份。 蹑手蹑脚来到床前,刘鹏飞慢慢躺到了床上,紧挨着床上的人,然后凑过去嗅。 床上的人儿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让刘鹏飞着迷,他下半身的大蟒直接挺立了起来,顶得生疼。 按捺不住了,隔着一条单薄的裤衩,刘鹏飞找准位置后贴上去轻轻挺了几下,顿时感觉自己被一团柔软给包裹住了,舒服得让他欲罢不能,于是更深的挤了进去。 床上的人在沉睡中惊醒,感觉自己胯间多了条滚烫的巨物后哆嗦了一下,提臀想躲,却又被追了过来紧紧顶着,让她又羞又急,一时间竟忘了喊叫。

  刘鹏飞觉得挺好玩的,他以为是苏小月在不知道是自己的情况下害怕了,于是开口说:“小月,别紧张,是我。” 刘鹏飞说着把手探进被窝里,摸着苏小月光滑的大腿,一点点接近大腿根内侧,感觉苏小月身子一哆嗦然后拼命夹腿,他心里暗笑,手用力一挤就摸到了苏小月的内裤底部,感觉那里好像湿了。

  幻想着苏小月粉嫩的泉眼儿正潺潺冒着水,刘鹏飞不由得有些得意,另一只手控制住苏小月有些反应过激的手,手指一勾就滑进了内裤里面,然后轻轻爱抚。

  苏小月的反应有些奇怪,明知道是他了竟然还在挣扎,也不说话,粗重的呼吸娇吟声听在刘鹏飞耳里却尽是诱惑。

  她那里的嫩肉手感太好了,尤其是在被浸湿的情况下,滑腻滑腻的,只是芳草过盛,一时间竟不得其门而入。 刘鹏飞也不着急,他觉得还不够火候,于是继续抚弄,竭力压制苏小月不断弓挺想要翻转过来的身子,这让他有种墙爆的刺激,他觉得苏小月是故意的。

  随着刘鹏飞手指的动作不断加大,苏小月紧夹的双腿终于酥软松了开来,再不挣扎,由得刘鹏飞施为。

  可能是疲了,也可能是汹涌的快感淹没了她的意志,只剩身体不停哆嗦。

  她开始享受,偶而迎合,偶尔退让,说不上是拒绝还是想要。

  苏小月身体的反应让刘鹏飞兴奋不已,大蟒再次行动,挤在两瓣肥臀里进进出出,那紧密包裹的触感让他欲仙欲死。 苏小月被他弄得娇喘不已,“啊”声不断。

  他有些忍耐不住,于是伸出舌头舔弄了几下子苏小月娇嫩的耳垂,然后猛的含着吸允轻咬,又引来一番浪叫。

  他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挤进了苏小月胸罩的缝隙,攀上高峰揉捏,苏小月峰顶的凸起被他爱抚得坚硬翘挺,山峰更是涨大了不少,上面似乎布满了细密的鸡皮疙瘩,摸着弹性十足。

  “才几天没摸,小月好像又发育了,好大!”刘鹏飞摸得很过瘾,心里暗爽。  “啊!不要!”

  就在刘鹏飞的手指找到门户,正要破门而入的时候,一直紧闭樱唇的苏小月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喊,刘鹏飞听着一愣。 这个声音,似乎哪儿不太对? 刘鹏飞也就那么一想,很快觉得自己想多了,于是继续动作,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毕竟,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咦,怎么门没锁?” 刘鹏飞正要拉下裤头进入下一步,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刘鹏飞听着一震,心说:“怎么那么像小月的声音?不对,外面的人就是小月。那床上的女人是谁?” 只一瞬间刘鹏飞就意识到自己闯祸了,难怪他觉得床上的“苏小月”胸比之前大,而且声音也不对。 刘鹏飞惊悚的抽出两只作怪的手,也顾不得其中一只手上满是水渍,跳下床想跑又不知道跑哪去。

  这时,外面的苏小月又说话了。 “妈,你睡觉怎么不锁门?卧室的门不锁厅门也要锁啊!要不然进贼怎么办?” 刘鹏飞终于知道床上的女人是谁了,他脑袋嗡一下,心说:“完了,我把未来丈母娘给搞了。”

  他知道苏小月出身在单亲家庭,家里有个单身多年的母亲苏莹。 往床上一看,一双清亮的眸子正冷冷盯着他瞧,在暗夜里似乎发着光。

第2章 被子里的风情

  就着微弱的月光,他能看出苏莹长得不错,甚至可以说是长得非常好看。

  那是一张十分美丽又带着些许成熟韵味的女人面孔,能生出苏小月那么漂亮的女儿的女人又怎么会丑?

  只是她现在显得有些狼狈,衣服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坐起只能拿被子紧紧裹在身上,一双修长的美腿从被下探出来,诱得刘鹏飞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想到之前的旖旎,有点可惜没开着灯搞,反正都这样了,还不如开着灯爽一把痛快的。 听见苏莹一声冷哼,刘鹏飞悚然回过神来,赶忙抬头,跟苏莹对视一眼后不敢再看,低着头,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阿……阿姨,我……我……我是刘鹏飞,你……你好!” 说完暗骂自己一句:“好什么好呀!都这样了还好,不是应该先道个歉吗?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刘鹏飞是谁,小月有跟她说过我吗?”

  苏莹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心里百味参杂。

  她没想到自己竟会被女儿的男朋友侵犯。

  她知道刘鹏飞的,她女儿有跟她说过,她也猜到了把自己当成她女儿弄的男人就是刘鹏飞。

  一开始她被弄醒的时候吓一跳,还以为家里来贼了。

  后来听见身后紧抱着她的男人喊出女儿的名字,她就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

  她原想反抗的,无奈刘鹏飞力气太大,然后她就被摸软了,想反抗都没了力气。单身多年,身体的空虚也让她有些迷恋那种感觉,就放弃了抵抗。

  她羞得不行,原以为自己默默忍受一下就过去了,谁知刘鹏飞越摸越过份,她才忍不住发声,结果还是没用,直到女儿回来才逃出刘鹏飞的魔爪。 想到自己竟然被女儿的男朋友给摸了那么久!苏莹又羞又怒,想打人却又不得不先想办法渡过眼前的难关。 “好个屁。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躲起来。”苏莹压着嗓子骂人,难得爆一次粗口,有些羞涩,于是将脸撇在一边。 刘鹏飞慌张四处看,一脸懵逼,学她压着声音说:“我……我躲哪儿?” 卧室里的床是榻榻米,没床底可以躲,衣柜也是开放式的,根本无处藏身。 “哒哒哒……” 外面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苏莹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心里的怒火与羞涩,掀开被子跟刘鹏飞说:“进来吧。”也唯有躲被窝里了。

  只是她掀开被子后,见刘鹏飞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胸部,不由得恼怒,忙把胸罩整理好,狠狠瞪他一眼。 刘鹏飞脸一红,身手不慢,一跃就跳到床上,撩起被子钻了进去。

  他身体挨着苏莹,一股难言的快感在心里澎湃,鼻端尽是女人香,更是让他情难自禁,不由得再挨紧苏莹一些,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苏莹察觉到了刘鹏飞的行为,脸上一红,想了想,不得不跟刘鹏飞说:“不行,你不能跟我并排躺着,那样太明显了。你得到我前面去,要不然就到后面。”

  刘鹏飞到她后面试了下,说:“你挡不住我,我还是到前面吧。”说着钻了进去,调整了几下位置后,推开苏莹的腿伏在了苏莹的两腿间,低下头去。

  他这一低头,顿时觉得一股浓郁异常的女人味涌了过来,知道底下的东西不能碰,却还是忍不住低头埋了进去,整张脸都贴在了苏莹的私处上。虽然还隔着条内裤,姿势还是让人浮想联翩。

  “啊!你干嘛?”苏莹的敏感部位被刘鹏飞的嘴巴压着,羞得只想把刘鹏飞揪出来打一顿。

  就在这时,门开,灯亮,她女儿苏小月诧异看着她说:“没干嘛啊,我进来看看你睡了没。” 苏莹只觉得被刘鹏飞压着的地方酥酥痒痒的,有心捶刘鹏飞一顿,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也不能跟女儿说不是跟她说话,还得挤出笑脸说:“我就睡了,小月,你赶紧去洗澡吧,早点睡。”

  “哦!”苏小月奇怪的看她一眼,转身出去,突然又回头说:“妈,你以后睡觉记得锁门,別让小偷进来了。”

  苏莹刚松一口气,又被她回头吓一跳,拍着胸口不耐烦的说:“知道了。你洗完澡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刘鹏飞虽然躲在被窝底下,还是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觉得有些好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居然恶作剧的伸出舌头在她的私密处舔了一下。

  “啊!”苏莹两手一紧,抓着被子,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

第3章 被子里的风情(续)

  苏小月刚扭转头,又被她吓到,倏然回头,皱着眉头问她说:“怎么了?妈,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她过来要摸苏莹的额头,却被慌张的苏莹拍开了手,说:“没什么,我刚刚以为看见蟑螂了,原来不是。” 说着她隐秘的狠狠拧了刘鹏飞的手臂一下。 刘鹏飞疼得呲牙咧嘴的,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痛楚让他清醒过来,顿时不敢再冒犯。 “有蟑螂吗?哪呢?”苏小月话没听清楚,还以为真有蟑螂,竟拿着只鞋找了起来。她胆子比一般女孩大,这是单亲家庭培养出来的。

  苏莹瞧见苏小月手里拿的鞋,顿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那里,因为那鞋是刘鹏飞的,只是苏小月似乎没意识到那问题。

  她又是担心,又是害怕,气不打一处来,恼刘鹏飞作怪整出这幺蛾子,又想拧刘鹏飞,谁知原来的地方肌肉绷得紧紧的捏不起肉。

  她怒了,手往別处去,誓要出一口气,谁知摸到了一根巨大而滚烫的物事,还一跳一跳的继续膨胀。

  她脸一红,知道摸错地方了,还是生气的一把握住,原想揪一下出气,谁知那物事太大了,她一只手握不过来,居然扯脱手了,不由得一阵心悸,心想着刘鹏飞那话儿那么大,女儿怎么受得了,换作自己还差不多。

  一想到这儿,她下面顿时泛滥成灾,忙想夹腿,无奈刘鹏飞就在她的两腿间趴着,把她的腿顶得开开的,根本夹不住,只好留着汩汩溪流随意肆虐,脸热得就像烈火焚烧的锅底。

  刘鹏飞的嘴就贴在那儿,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冲击,不由得诧异,心想着难道刚刚未来丈母娘不是想收拾自己,而只是想要了?

  他想再舔一下试试看是不是那回事,结果被苏莹察觉到了,死死的按着他的头,他想张开嘴都做不到,只觉得嘴巴就像陷在了泥潭里,整个儿都是湿的,鼻端骚味纵横,差点喘不过气来,更不明白未来丈母娘想干嘛了。 苏莹竟像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趁女儿还在找蟑螂,快速把另一只手也收到被子里,一巴掌就煽到了刘鹏飞的脸上。

  虽然不疼,刘鹏飞还是知道未来丈母娘这是生气了。

  他后悔不已,心想着苏莹肯定是把自己当作坏男人了,那岂不是说自己跟苏小月彻底要完了? 如果之前是误会的话,那这次就是赤果果的冒犯呀!

  刘鹏飞在懊恼悔恨,苏莹心中也是百感交集,觉得自己对女儿不住,居然跟女儿的男朋友弄成这样,以后可怎么见人。

  她气这一切都是刘鹏造成的,一怒之下又抓住了刘鹏飞的大蟒,疯了似的想折磨刘鹏飞。

  谁知正中下怀,刘鹏飞让她撸得欲仙欲死的,没多一会儿居然撑不住泄了,精华从裤子里头浸出来涂了她一手。

  苏莹一愣,很快又羞恼起来,尽数抹到了刘鹏飞的衣服上。 “妈,没有蟑螂啊!你看走眼了,赶紧睡吧,我去洗澡了。” 苏小月随手把鞋子扔在地上,拍拍手出去了。

  门才关上,苏莹呼一下就把被子给掀了,跳下床指着刘鹏飞的鼻子想骂,却又担心女儿听到,一张脸憋得通红,气得浑身发抖。 “妈,我……我……我……我……”刘鹏飞站在床边不知所措,像是鹌鹑一样,低着头不敢说话。 “谁是你妈!” 苏莹压着嗓子吼他一句,跑去反锁了门,本来满腔怒火,想抽他几巴掌出气,临要抽上才停手,看着他那可怜的样儿,终是下不了手。

  想深一层,觉得这事貌似也怪不得人孩子,要是自己早在被吓醒的时候就表明身份的话,那就没有后来的事了。

  怪就怪自己单身太久了,居然没舍得打断他的侵犯。

  刘鹏飞要长得丑一点,可能苏莹就不会这么想了。

  关键是刘鹏飞不仅长得帅,而且超过一米八的个儿,体型健美,气质又好,装起小绵羊来可怜兮兮的,再强硬的女人看了都会爱心泛滥,心生怜悯。

  苏莹没看清他的脸时怒火中烧,等看到了他的脸,又哪里生得起气来。

  她叹了口气,把手掌甩下,强迫自己冷起脸来问刘鹏飞说:“说吧,你怎么进来的?你有我们家钥匙?” “嗯!”刘鹏飞低着头说:“是小月给我的,本来说好了白天来看她的,但突然有点急事,就来晚了……我……我不知道您也在。” 苏莹气不打一处来:“死丫头,居然把家里的钥匙给别人。你这么晚过来是想干嘛?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她说着脸红了。

第4章 不信你检查

  刘鹏飞赶忙抬起头来,紧张的握着苏莹的手说:“阿姨,都是我不好,您不要怪小月,是我逼她把钥匙给我的。我们……我们……我们还什么都没做过,我过来只是想她了,想跟她呆一会儿。” 这时灯光大亮,刘鹏飞看清了自己未来丈母娘的样貌,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他以前只在照片上看过苏莹,真人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直接亮瞎了他的狗眼,心说:“这特么是快四十的女人吗?说二十五都有人信吧?”

  姣好的容颜,白皙粉嫩的肌肤,身材玲珑有致,体态丰盈饱满,睡衣领口里头的两座雪白大山深不见底,看的刘鹏飞眼睛都直了,刚刚吐过的大蟒又竖了起来,把裤裆顶得高高的。 刘鹏飞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想挡住下面的帐篷却怎么也遮不住。 刘鹏飞的小动作苏莹尽收眼底,心肝儿不争气的怦怦直跳,早前的咄咄逼人瞬间烟消云散,无他,只因为她骄傲了。

  她今年都三十八了,没想到还有小年轻一看到她就揭杆而起,这对一个老女人来说,绝对是值得骄傲的事。之前刘鹏飞对她的冒犯,也显得不那么严重了。 她态度缓和了一些,还是忍不住说:“別扯其他的,你老实跟我说,你跟小月到底发展道哪一步了?回答我。” 刘鹏飞知道不坦白不行了,只好支支吾吾的说:“就……就……摸摸捏捏啊!我们已经是男女朋友了,摸一下不过份吧?” “过不过份我说了算。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半夜跑到別人家里来,还做出那样的事,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刘鹏飞急了:“阿姨,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叫小月给你看,她那个还好好的呢,我前几天才看过,我平时也就在外面摸摸,不进去的。”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又怎么解释刚才的事呢?”苏莹面若寒霜。刘鹏飞的话太露骨了,她不太适应。

  刘鹏飞顿时哑口无言,半晌才羞愧的说:“阿姨,我承认我想弄小月,可是我会负责任的,我可以向您发誓。我跟她谈恋爱是冲着结婚去的,这一点毋容置疑。”

  “弄弄弄,你说话能不能文明点?”白刘鹏飞一眼,苏莹的脸色缓和下来了:“发誓就不用了,我可以相信你说的话,但是你可不可以答应我,在结婚之前你都不能跟小月做那个?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很难忍,但一天你们没结婚,我就不敢让女儿彻彻底底把自己交给你。我是过来人,我知道那个对女人很重要,你能做到吗?”

  刘鹏飞一下子就给愣住了。

  尽管早知道苏小月有那样的家教,他还是不敢相信今时今日还有人恪守这样的婚姻观。

  啪啪啪而已,又不会掉块肉,真有那么重要吗?现在也没多少人要求自己老婆是处了吧?破了就破了,只要人好,长得漂亮,找下家有什么难的?

  相比起找下家,他觉得忍着不做更困难。

  他今年不过二十四岁,就算是十年前才开始想女人,憋十年他就已经受不了了,一找到女朋友就天天想着啪啪啪,苏小月饿了他一年了,他忍到今天才对苏小月下手,已经很难得了。

  苏小月今年二十,年龄已经不是问题,关键是她跟刘鹏飞说过,说她妈妈辛苦了那么多年才把她跟她妹妹抚养大,她不想那么早结婚离开她妈妈,起码得事业有成,赚的钱够给她妈妈养老才行,那得等到何年何月呀?

  苏小月现在虽然是个化妆品店的店长,但工资也才三千多,平时再省都省不了几个钱,除非她突然爆发当地区总经理什么的,一个月赚个几万块,要不然,按她说的,岂不是三十岁都结不了婚?再憋十年会死人的!

  刘鹏飞不想答应苏莹,可是如果他敢那样说,苏莹下一句话肯定是叫他跟苏小月分手。

  刘鹏飞很喜欢苏小月,他哪里舍得,思量再三后只好硬着头皮说:“好,我答应你。”心里想着,大不了老子拼命一点,快点出人头地,缩短跟小月结婚的时间。

  想是那么想了,还是觉得很蛋疼。

  “你确定能做到?不是骗我的吧?”

  刘鹏飞一咬牙说:“确定。”

  “那好,我可以很明白的跟你说,以后每个月我都会检查一次,要是让我看到你弄破小月那个东西的话,哼!”苏莹眼睛往刘鹏飞下面一扫,刘鹏飞只觉得下面拔凉拔凉的,可神奇的是那大蟒还是很坚强的挺着。

第5章 失控

  尽管答应了,他还是腹诽,觉得说,如果实在忍不住的话就破了苏小月,大不了破一次找医生补一次……要不然就开后门?总得找个方式快乐吧?要不然熬不过去。 一想到这儿,他被刺激到了,偷瞄一眼未来丈母娘的大肥臀,下面顿时顶的生疼,感觉都要把裤子给撑爆了。 刘鹏飞自以为偷窥得很隐秘了,苏莹却还是发现他在偷看自己的屁股。

  想到之前在床上的时候被他顶着屁股蹭,再想到自己握过他那可怕的巨物,苏莹顿时面红耳赤,不太敢看,却还是偷瞄他下面,心里有些发憷,幻想着要是被进入,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撑爆。如果能含得住,肯定会很爽的吧! 越想苏莹越是觉得浑身燥热,两腿之间忍禁不住分泌出了一股热流,羞得她偷偷夹腿,同时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知道了,我会信守承诺的。”刘鹏飞嘴上答应,眼睛还在看,已经不满足于只看一个地方。

  夏天的夜,苏莹几乎透明的睡裙下面,酥胸高耸挺立,修长笔直的长腿紧紧并着,不用想都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她一咽唾沫刘鹏飞就注意到了,见她脸上跟染了霞光似得,刘鹏飞看着顿时感觉亿万精兵冲上头脑。

  这未来丈母娘很不老实呀!嘴上说要女儿守身如玉,自己却馋成这样,我要是现在扑过去,她会是什么反应呢?

  刘鹏飞突然很好奇这个,于是嘴贱撩苏莹说:“阿姨,你长得真漂亮。”他说着刻意舔了下嘴唇。 “你瞎说什么呢?”苏莹还在装高冷,她羞涩了,想走去开门看女儿在不在门外好赶刘鹏飞出去,谁知洪水来得太猛,她脚早软了,被床脚一拌,她一声惊呼,往前摔了出去。

  刘鹏飞一见机会来了,赶忙冲上去,假装去扶却脚下不稳,直接把苏莹扑到了床上压着。

  他还觉得不过瘾,嘴对准了就印到苏莹的唇上。

  火星撞地球,苏莹整个人都傻了,刘鹏飞趁她发愣的时候,试探的伸出了舌头。

  他都吻了一圈了苏莹才反应过来,用力推他说:“你干嘛呢?放开我,还不快点起来,你这样成什么样子。唔唔!”

  刘鹏飞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吻上瘾了,假装已经意乱情迷,强行压制苏莹说:“阿姨,你让我再亲一下,你太漂亮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说着他继续强吻,手也伸到了苏莹下面,往底下一掏,苏莹顿时软了,媚眼如丝,美眸似乎要溢出水来,哦哦作声,哀求他说:“刘鹏飞,你快放开我,哦~~咱们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我是你女朋友的妈妈。”

  刘鹏飞哪还听得进去,他摸到苏莹下面湿得一塌糊涂之后,这下是真的失控了,玩火烧身的他嘴里像野兽一样低吼着:“我不管,你要给我。你不让我弄小月,那你就要补偿我,要不然我会憋死的。”说着他隔着胸罩咬起了苏莹的大胸,也不知道咬没咬中小樱桃。脚也不甘寂寞,一下子就顶开了苏莹紧闭的双腿压下去,要不是裤子没脱,他就进去了。 感受到刘鹏飞强有力的侵犯,苏莹慌了,她想喊女儿救命,又怕被发现坏了母女间的情分,她心情无比复杂。 有过那么一瞬间她想过要不就遂了刘鹏飞的愿算了,反正自己也想要。可最终她还是克服不了心理障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在刘鹏飞把她的内裤扒到一边,放出凶物就要登堂入室的时候,她奋起一膝撞在了刘鹏飞胯下。

  “嗷!”刘鹏飞就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发出一声嘶吼,滚到了一边,捂着裆翻滚。

  苏莹一看,顿时慌了,顾不得自己内裤没拉好,扶着刘鹏飞就问:“刘鹏飞,你怎么了?很痛吗?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阻止你。”她都要哭了。

  房间里突然这么大动静,幸运的是苏小月还在洗澡间里洗澡,水声很大,掩盖了外面隐隐传来的声音。她胯间覆着一层泡泡在轻揉搓洗,几根俏皮的线头钻出来,显得有些稀疏,完全没有她母亲那么浓密。

  苏小月在哼歌,要是刘鹏飞听到歌词的内容的话,只怕会抓狂。

  她即兴编的小曲儿,在骂刘鹏飞不守信用,白天没过来找她,晚上打电话也关机,诅咒刘鹏飞啪啪啪坚持不了十分钟,自己却又后悔了,脸红红的改了说坚持不了十分钟的意思就是能坚持一个小时,她要吸干刘鹏飞。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