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是徐磊蒋欣的小说-男女主是徐磊蒋

发布时间:2018-12-06 12:04

小编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由阴先生著写的《我的美丽娇妻》,在他构写的故事中,徐磊和蒋欣之间会产生怎样的情感,两人又能否直面自己的感情。我的美丽娇妻第14章 伸向娇妻的黑手。我此时真是有苦说不出,难怪老爸对我说那些奇怪的话,原来他们都认为是我在外面乱来。

我的美丽娇妻

推荐指数:8分

《我的美丽娇妻》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美丽娇妻第14章 伸向娇妻的黑手

不过抛开其它的不谈,妻子确实是个好儿媳,我们结婚以来,她和我家人的相处就十分融洽,她对我爸妈很孝敬,每个周末都要去看望老人,帮着做家务,逢年过节还会带他们出去旅游。妻子的身上一点也没有富家独生女常有的那种娇惯任性,反而很懂得照顾尊长,我妈一直对她十分满意,从没有说过她哪一点不好,妻子也从没有向我抱怨过我爸妈。

父母对妻子的感情这么好,也让我心里很难受,我真怕爸妈知道了妻子的出轨开放,会接受不了事实。

“妈,其实不关天的事,是我的问题……”妻子低着头轻声说。

“璇璇,你不用帮他说好话,妈知道你是好孩子,你有什么委屈就给妈说,妈给你作主。小天,我问你,这段时间你跑哪去了?天天夜不归宿,我每次给家里打电话你都不在,把璇璇一个人丢家里。”老妈越说越气愤,几乎要指着我鼻子骂了。

“妈,你别冤枉他,真是我的错,是我……”妻子咬着下唇说。

“好了,爸、妈,我知道错了,一定注意改正,你们别气着身体……”

我匆忙打断了妻子的话,瞪了她一眼,生怕她就要说出实情,妻子也适时地住了口,脸色羞愧的低下头。

晚上从爸妈家出来,妻子默默地跟在我身后,我妈执意要留下丫头陪他们过周末,我知道他们真正的用意其实是想制造我和妻子独处的机会。

“我送你回家吧!”上了车我对妻子说,妻子点了点头。

一路无话,汽车很快到了我家楼下,妻子却没有下车的意思,低着头思考着什么,我们之间又陷入了那种尴尬的沉默。

这时空中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是林子祥和叶倩文那首著名的《选择》,也不知是楼里那一家播放的:“希望你能爱我到地老到天荒,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就算一切从来我也不会改变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我一定会爱你到地久到天长,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就算回到从前,这仍是我唯一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这是我们的选择……”

我和妻子都发着愣,这首歌对我们是那样的熟悉,我们恋爱时,它是我和妻子最喜爱也是点唱最多的歌曲,里面的歌词也曾是我们无数的誓言之一。

我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从前和妻子在一起点点滴滴,那时她就是我的女神,我迷恋她高雅的气质、迷恋她如兰的气息、迷恋她动人的身体,迷恋她的一切,她的一颦一笑都能影响我的情绪,让我患得患失。

我转头看了看妻子,她似乎也沉浸在回忆里,闭着眼却是泪流满面。

“很晚了,回去休息吧!”我不忍的说。

“今晚别走了,好吗?”妻子擦了擦脸上的泪,很小声地请求我。

看着妻子梨花带雨般的美丽脸庞,我心里一软,再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轻轻的点头答应了。

我随着妻子上楼,打开门后她细心的帮我脱衣换鞋,家里的一切没有丝毫改变,仍然是那么整洁,有一种我熟悉的温馨味道。

妻子放好了浴缸里的热水,递给我睡衣。我泡在温暖沁人的热水里,纷乱的思绪平静了许多,想到爸妈今天的谈话,想到女儿的作文,甚至想到和妻子恋爱时的往事,我突然发觉放弃并不是那么容易,有些回忆也不是想忘就能忘的。

我洗浴完躺在卧室的床上,床单被褥妻子都换了全新的。没一会儿,妻子也从浴室里出来了,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湿漉漉地垂散在背后,把她穿的睡裙也浸湿了一片。

她一进来就先脱掉了睡衣,全身只着两件性感的紫色内衣,那两条蕾丝花边的胸罩和底裤的布料少得惊人,胸罩只能堪堪遮住重点的位置,妻子雪白丰满的美肉大部分裸露在外,底下的丁字裤更是若隐若现。

妻子在我身旁躺下,一股熟悉的淡淡体香传入我的鼻中,在柔和的灯光照映下,妻子白皙丰腴、修长匀称的身体充满了吸引力,雪白柔嫩的肌肤泛着浴后的红晕,饱满坚挺的玉碗、纤细平坦的腰腹、浑圆挺翘的蜜桃勾勒出一副动人心魄的女体曲线美,一双雪白圆润的美腿惊人的修长,腿型秀美匀称,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我不由在心里感叹,妻子尽管已年过三十,并且有过生育,但她的胴体仍是那样窈窕动人,而且相比她的少女时代,更多出了几分性感的成熟韵味,能把这样的大美女骑到下面肆意玩弄,对每个男人来说应该都是求之不得的吧!

“我已经交了调职的申请,希望转到其它支行,总行下个月就会回复。”妻子在我身旁轻声说。

妻子前几天假满,已经回去上班了,我知道她告诉我申请调职的事,是想向我表明态度,她会和徐磊断绝关系;至于那份协议书,我和妻子很默契的都没有提起。

妻子见我没有回应,小心翼翼的又往我身边挨近了一点,弯曲身体为我服务。

我连着深呼吸了几下,妻子的功夫确实不错,我记得刚结婚时,妻子的技术非常笨拙,好几次还不小心咬痛了我,她什么时候技术这么棒了?好像也是近半年的事吧!我不由恶意地想:这些东西是否也是那个徐磊教给她的?

一想到徐磊,我心里面便有一种暴虐的情绪开始涌动,我伸手抓着妻子的身体,狠狠抓揉起来。

“嗯……啊嗯……”妻子发出含糊的哼声,我看见她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不太适应我对她的凌虐。

我冷冷一笑,又伸出另一只手,双手使劲掐,狠狠地又拧又拉。

“啊……好痛……”妻子终于忍不住了,痛苦地吟叫起来。

我抓起妻子散乱汗湿的头发,低头在她耳边低语道:“是你先要勾引我的,你可不要后悔。”

我说完走到房间的另一边,从我的裤子上抽出皮带,折在一起拿在手上,再转身向妻子走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