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程清瑶莫离免费阅读-暗夜深宠:老公,早上好

发布时间:2018-12-06 12:02

程清瑶莫离免费阅读

暗夜深宠:老公,早上好全文阅读

  豪门总裁小说《暗夜深宠:老公,早上好》又名《金主大人温柔点》、《暗夜深宠:老公,用力爱》,此书为网络作家之妖得意之作,程清瑶和莫离是书中的主人公。程清瑶和莫离的关系非常的扑朔迷离,因为这个莫离曾是她上司的男友,可现在他却跑来追求她,而她还是一个神秘大佬的情妇。
  赵母特别喜欢她,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笑得合不拢嘴:“瑶瑶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打第一眼见到她就格外的喜欢,也格外支持斌斌追求她。我们赵家啊,能娶到这种体面的儿媳妇,是我们几辈子修来的福。”
  赵父对程清瑶的印象也是十分好,笑着应和:“我家斌斌孩子气,死心眼,有什么事我们说他都说不通。他就听瑶瑶的,瑶瑶的一句话就跟圣旨似的,管用的很。以后有瑶瑶照顾他,说句实在话,我感觉我甩了包袱。”
  “哪里哪里,我家瑶瑶不爱说话,看着高冷,其实心里是热的……”
  程清瑶好心痛,又无能力为,合上门把他们的声音关在里面,再也听不到半句。她知道赵父赵母喜欢她,他们也没有把她当成儿媳妇,而是当成闺女一样对待着。新款的衣服,好用的润肤品,从来都没有给她少买,有什么好吃的也会第一个想到她让赵斌送过来。
  可是,她真的无力回报!她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了?
  埋头在水里不停地洗洗洗,洗净了脸,却洗不净身体的污浊。已经脏了,已经卖了,已经没有修补的退路,现在每往前走一步,对赵斌的伤害就会加深一层。

第1章 禽兽不如的父亲

  拔掉衣服。

  一丝不挂。

  程清瑶被推进房间,无路可逃,她抱住赤裸的身体紧张地站着,黑色的眼睛惶恐不安的环视四周。

  四周没有男人。

  男人坐在镜墙的后面。

  镜墙不是普通的镜墙,是双面镜。

  男人坐在后面能透过镜子看见她,她却只能看见自己,瑟瑟发抖,孤立无援。

  这里不是别处,就是A市有名的风月场所——美人馆。

  “嘟嘟嘟嘟……”墙上的信号灯忽的响起,表示镜后的男人对她十分满意,要选她陪睡觉。

  她吓得花容失色,手足无措,一步一步地往后退:“不,不,不……”

  她不要陪睡觉!

  她不是那种女人!

  身后的门打开,推她进来的人往她身上搭了一件披风又把她推进另一间房。

  这间房不同于刚才那间,这间是公寓的造型,卧室的结构,有法式阳台,日式浴室,床上的枕头到被子到床单都是清一色的白。

  “程先生卖的是你的初夜,金主买的也是你的初夜,既然是初夜交易,那你今晚就必须见红。”

  “明早这份床单我们会收走交上去验收。”

  “验收成功,余下的款额会立即到达程先生的帐户。”

  “验收失败,程先生拿走的卖身款要十倍退还,你也将永远留在美人馆为妓为娼。”

  “听明白了吗?”

  程清瑶一阵阵的发抖,抖得牙齿磕磕作响,她好害怕,怕的不会回答,更不敢想一会儿要发生的事情。

  “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请回答!”她们异口同声的叱责她。

  她吓得一个激灵,瑟瑟缩缩地点头:“听,听明白了。”不能反抗,不能逃跑,她要认命地接受这一切。

  只有接受,才能保证母亲的平安!

  禽兽不如的父亲吃喝嫖赌,欠下一屁股巨债没能力偿还,就拿捏着妈妈的性命逼她出来卖。这些年她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忍辱偷生活到今天也都是为了她。禽兽不如的父亲其实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他当年强暴母亲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母亲的肚子里。

  母亲说,这个秘密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一定会对她做出更加龌龊不堪的事情!

  “来美人馆的男人都是金主。”

  “金主来这里花钱,是来寻求快活的。”

  “你可以欲擒故纵、欲求不满、欲仙欲死、欲拒还迎……可以用尽一切手段来魅惑金主。”

  “但是,你不能装腔做势,不能摆出一副贞节牌坊的样子来扫金主的兴头。”

  “扫了金主的兴头,让金主投诉你服务不好,那你所要承担的后果注定会很残酷。”

  “搞不好你还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

  她们一人一句又说了一大堆,程清瑶瑟瑟地点头,她知道这里的规矩,也知道今晚的合作会比挣扎反抗来得更有利。她就是害怕,惶恐不安的视线移到训话人的身上:“这,这,这里有酒吗?我能喝一点酒吗?”

  “酒量多少?”

  “啤酒,一瓶晕,两瓶醉,三瓶倒。”

  “给她拿一瓶红酒。”

第2章 被狠狠地撕裂

  程清瑶抱着酒瓶咕咚咕咚的往下咽,她需要酒精壮胆,需要酒精迷醉自己,醉了就能逃避清醒的伤害。

  “滴答”一声响,紧闭的房门再一次推开,她知道来者是谁,抱着酒瓶起身迎接。脚步有点摇晃,视线有点模糊,她凑到他面前瞪圆眼睛使劲的瞧,也没瞧清什么。

  打了一个酒嗝,醉醉的笑道:“谢谢您今晚选我……我一定会好好地侍候您……这酒好喝,我喝多了几口,不过,不要紧,我知道我今晚要怎么做……我要先脱了我的衣服,再脱您的衣服,然后我抱着您……哎呦……”

  酒量太浅,二两的酒撒了二斤的酒疯不算,还两腿一软跌坐地上。

  那样子说不出的狼狈!

  也顾不上狼狈,抱着酒瓶抱着他的腿又从冰冷的地上爬出来,继续一脸醉意的残笑:“我想起来了,嗝……我没有衣服,衣服被她们脱掉了……没关系,没关系,我帮您脱……我有洪荒之力,很多很多的洪荒之力,我们可以滚来滚去,不死不休,嗝……”

  他一动不动,脸上戴着冰冷的白色面具,遮住了全部的五官,眼睛鼻子嘴巴统统看不见。

  她又忽的想起,来美人馆玩的金主玩归玩,身份都会隐藏好,万不能让陪睡的女郎在外面认出他们或者有机会纠缠上他们。可她还是想看看,想知道夺走她初夜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

  “我会好好侍候您的……我会让您满意的……”借醉撒疯,她伸手触摸他的面具。

  只是,手刚刚碰到,她的身体就腾空飞起。

  她被直线摔落大床。

  五脏庙震得移位,酒精在胃中翻腾,她疼,疼得恶心,恶心的天眩地转,手脚麻木,整个人像飘在云间般找不到落脚的根。

  紧接着,冰冷的身体重重的压上来。

  巨大的冲力毫无预兆地闯入,她被狠狠的撕裂。

  痛得撕心裂肺,伸手推他,又被他按住双手在头顶,狠狠地撞击,一下两下三四下……

  粗重的喘息声在耳边弥漫,她痛得找不到自己,慢慢地消散,如同细胞分子散落在空中,再也无法组建曾经那个完整的她。

  好痛!

  让她痛的男人是谁?

  到底是谁?

  睁眼想看看他的脸,伸手想揭开他的面具……到最后,她只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在她的上方起伏,撞击,冲刺,无休无止地讨要……

  再醒来的时候,阳光透过玻璃铺满整张大床,出了“车祸”的身体酸痛到散架,两腿之间火辣辣的烧灼,痛得合不拢腿,而金主已经离开,白色的面具放在床边的桌上。

  “哎,都是真的。”真的就这样发生了,她心好累,强撑着酸痛的身体坐起来,又看见面具下面压着一张纯金打造的金卡,细细一看是房卡,上面写着一长串号码。

  MRGSWW009!

  这是什么东东?有什么用?留在这里是给她的?还是……

  “这是美人馆的VIP金卡,很少有人能拿到,你是馆里拿到金卡的第九人。”

  “009是你的代号,009号房间是你以后的专用房间。”

  “金主对你的服务很满意,他要包睡你一年。”

  “这一年,你要无条件的侍候金主,就在009号房间里面。”

  “金主有需求的时候会跟我们联系,我们会电话再通知你,你要保证随叫随到。”

  没有见人,墙上的音箱忽的传来声音,程清瑶完全听傻,手中的金卡也有如烫手的山芋,想丢掉:“我,我卖的是初夜,怎么还要陪睡一年?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音箱又传来声音,轻蔑的语气:“金主有生理需求,程先生有金钱需求,两个有不同需求的人一拍即合。”

  “初夜是程先生卖的,包养一年也是程先生签的合同,钱已经转到了程先生的帐户。”

  “请记住你以后的身份,美人馆009号睡美人。”

  “手机要24小时开机,你如果让我们找不到人,我们就会让你从地球上消失。”

  ……

第3章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程清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耳畔一直盘旋她们的声音:“金主包养你一年……你要随叫随到……每一次的侍候都要让金主满意,金主没插够,你就要躺好让他插个够……别想法躲我们,我们总有办法找到你……”

  “瑶瑶!”

  不知从哪里钻出一个男人,挡在面前,拦住去路,她的思绪被打断,凝目看去。男人身材矮小,骨瘦猥琐,满嘴的黄牙大小不一高低不平,嘴里还嚼着一根青色的草,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像个地痞流氓。

  然而,这地痞流氓模样的男人就是她的禽兽父亲,程东昆!

  程清瑶紧握拳头,恨他咬牙切齿,如果这世上杀人不犯法,她一定会将他杀死千万遍:“程东昆,你怎么还不去死?你可以去死了,你死了,这地球的空气都能少点人渣味!”

  程东昆吐出嘴里的草,走到她身侧,凑着她耳旁,嘿嘿的邪笑:“我要死了,谁去给你找这么爽的机会?昨晚爽到爆脾气吧!”

  “你滚……”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跟你妈一个样,骨子里全都是骚劲。也只有这股骚劲才能勾得住男人,一年包睡,完全没有想到嘛!乖女儿,谢谢哈,谢谢你给老爹又赚了一笔意外之财。”

  程清瑶两眼喷火,有刀在身边,她一定会砍了他。

  他却笑得更加的邪恶:“亲闺女就是亲闺女,天天见面还看老爹看不够。闺女啊,老爹对你还是很不错的,昨晚那个男人戴着面具看不到脸,但从身材来看还是很帅气,那身高至少有一米八,小西服往身上那么一穿,腰板挺直一点赘肉都没有。闺女啊,你看着是亏了,其实是赚了,那么好的男人被你白睡,你还拿走他那么多钱。等他反应过来,估计要气得吐血。”

  程清瑶想打人,握紧的拳头在半空颤抖。

  他识趣的往旁边移了移:“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我亏得比较多。卖个初夜赚三万。卖一年赚十万。初夜睡一晚,一年睡365天,就算他体力不济睡你180天。那180天又是多少个一天?是多少个三万?”

  程清瑶拳头挥了出去,妈的,十三万,她守了二十四年的清白就值十三万?还想来算计她,当她是什么?

  程东昆轻轻一握,握住她的拳头,将她狠狠一推:“想打我,过几年再说。”

  “啊……”她浑身酸痛,哪里抵得住他的大力,后退数步,跌坐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程东昆洋洋得意,晃着膀胱走到她身边,微微地弯下腰,又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乖女儿,十三万不够用,高利贷要还十五万,我的小情人要买五万的首饰,还要五万出国旅游经费。乖女儿,我刚才问了馆里的负责人,他们说金主包下来的睡美人,可以服务馆里其它金主,只要不和他们睡就行。可以给他们卖卖酒,再打打飞……”

  “呸!”程清瑶吐了他一脸唾沫,也从地上爬起来,冷视他:“你不要得寸进尺,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第4章 叫人操死你妈

  程东昆抹了一把脸,不生气也没把她放在眼里:“我不怕兔子,我就怕没钱,你若不去,我现在就去你公司,告诉他们谁是美人馆009号睡美人?”

  “好,去告,告了正好,钱退回去,鱼死网破。以前我害怕我妈被你弄死,现在我想明白了,与其这么屈辱的活一辈子,还不如一死了之来得干净。我倒要看看人,你怕不怕死舍不舍得死。”程清瑶扛着心理战线,绝不退让,再退让她就真的成了千人推万人倒的妓女,侍候一个男人换生命可以,侍候一堆男人……呵,那就一起死吧!

  她不干,绝对不干!

  酸痛的身体撞开他,腰板挺直的往前走,程东昆没少见她这样,也知道这条路逼不了她,于是又换上笑脸,呵呵地追上前:“我刚才只是一个小小的提议,你说不行就不行呗,何必把脸撕破弄得大家一家人不像一家人。这样吧,东边不来钱,我们就去西边找点钱,你现在打电话给赵斌,约他们一家今晚出来见面商量聘礼和婚事。”

  程清瑶有如五雷轰顶:“什么?你说什么?”

  程东昆假装没看见,继续厚颜无耻的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赵斌又追了你那么多年,是时候让他把你领回去了。我养你这么大,又是供吃又是供读书,不容易,我要他二十万聘礼不算过份。”

  “你供过我吃?你供过我读书?”

  “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说得跟外人似的,多不好看。再说,我真的挺亏,一夜加一年,就有十三万。赵斌娶你回家,那是多少个一夜加一年?二十万,我真心是亏了老本便宜他。”

  “程东昆,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你到底还是不是人?”程清瑶忍无可忍,涨红着脸朝他嘶哑的吼:“你把害成这样还不够,还想让我去害赵斌?我连身子都没了,我还怎么嫁他?”

  程东昆不以为然地呵呵笑:“他那么爱你,你若不嫁给他,他死的心都有。再说,身子是什么?身子不就是你那具身体吗?找个流血的夜陪他睡,他知道你不是第一次?”

  “你去死!”程清瑶不想再理他,再多说一句她都想找刀杀了他。甩开他,她跨步往前走。

  程东昆慌了,追到她身后,继续纠缠:“我为什么要去死?这件事情,是你,金主,和赵斌三个人的事情,和我没有半点毛线关系。”

  “……”程清瑶胸脯剧烈起伏。

  “再说,现在这种社会,哪个女人结婚前不交几个男朋友?不和几个男人睡睡睡?你睡出十三万当失恋,再睡二十万当聘礼,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等我没钱用的时候,你再和赵斌离婚,再和别人结婚,这又有什么不可以?”

  “……”程清瑶脸色铁青,加快步伐。

  “瑶瑶,我已经让了你一步,你现在必须让回我一步,否则我不弄死你妈,也会叫人操死你妈。”程东昆放出最致命的狠话,不信她能一路绝情到底。

  果然,程清瑶的脚步嘎然而止,妈妈就是她的死穴,这种缺德的安排程东昆也是一定能做得出来。她刚毕业的那一年,再次地拒绝赵斌的追求后,想要赵家钱财的他就把妈妈丢进男人堆。若不是她及时赶到,妈妈怕是……

  这样的悲剧和惊吓出现一次就好,万不能再出现第二次!

  程清瑶退让了,忍着屈辱拿出手机当着他的面约赵斌:“中午有空吗?我爸想约伯父伯母出来吃饭,谈一谈我俩结婚的事情……”

第5章 偶遇上司的男朋友

  赵斌很爱她,大学追了她四年,被拒绝无数次,还是不肯死心。最后还执着的追到家里,被程东昆发现。

  赵斌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不算大富,也算小康,家里有三套房,两辆别克轿车,还有一个长年在家做家事的阿姨。重点是,赵斌是独生子。

  程东昆了解这一切情况之后,就一直逼她同意赵斌的追求,不同意他就拿妈妈下手。

  她的家境惨烈,和谁谈恋爱就是害谁。她不肯接受赵斌,也是在保护赵斌不被程东昆伤害。

  可是,命运就是这样搞笑,越不想伤害,就越要被伤害的体无完肤。

  心痛!

  痛得难受,满桌子的美味佳肴也勾不起她的食欲,她什么都吃不下,不想吃。

  “瑶瑶,难得周末休息,你就好好地放松放松,工作嘛哪有做得完的时候。来,你尝尝这个,这个味道很好,是你爱吃的口味。早在以前,我就想带你过来这里尝尝,你一直都没空。”赵斌坐在她旁边,见她一身的高冷,又舔着脸小心翼翼地过来照顾。

  她心里更难受,赵斌对她的喜爱和了解,真的是已经深到了骨子里。

  而她对赵斌,连最基本的保护都做不到。

  赵斌,对不起!

  对不起!

  低下头,她忍着心痛尝了两口,又真真是吃不下去。她放下筷子,强笑道:“你和伯父伯母陪我爸慢慢聊,我去趟洗手间,一会儿回来你告诉我结果。”

  说完,又对着赵父赵母微微地鞠了鞠躬,表达她所能做到的礼貌和尊重。

  赵母特别喜欢她,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笑得合不拢嘴:“瑶瑶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我打第一眼见到她就格外的喜欢,也格外支持斌斌追求她。我们赵家啊,能娶到这种体面的儿媳妇,是我们几辈子修来的福。”

  赵父对程清瑶的印象也是十分好,笑着应和:“我家斌斌孩子气,死心眼,有什么事我们说他都说不通。他就听瑶瑶的,瑶瑶的一句话就跟圣旨似的,管用的很。以后有瑶瑶照顾他,说句实在话,我感觉我甩了包袱。”

  “哪里哪里,我家瑶瑶不爱说话,看着高冷,其实心里是热的……”

  程清瑶好心痛,又无能力为,合上门把他们的声音关在里面,再也听不到半句。她知道赵父赵母喜欢她,他们也没有把她当成儿媳妇,而是当成闺女一样对待着。新款的衣服,好用的润肤品,从来都没有给她少买,有什么好吃的也会第一个想到她让赵斌送过来。

  可是,她真的无力回报!

  她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了?

  埋头在水里不停地洗洗洗,洗净了脸,却洗不净身体的污浊。已经脏了,已经卖了,已经没有修补的退路,现在每往前走一步,对赵斌的伤害就会加深一层。

  怎么办?

  怎么办?

  心烦的走出去,走到门口,眼神怔了怔,对面的男洗手间走出一个男人,一米八五的身量,身材挺拔,衣冠楚楚,五官妖孽俊美,有如上天精心雕刻的神笔杰作。

  “莫医生?!”程清瑶有点意外,既然能在这里遇到他,他不是别人,就是她上司艾绾绾的男朋友,莫离,莫医生。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