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唐音宁席修大结局-恋妻忠犬免费阅读 by颜

发布时间:2018-12-06 11:36

唐音宁席修大结局

恋妻忠犬全文阅读

  唐音宁席修小说目录是什么?唐音宁席修结局免费哪里有?唐音宁席修小说的名字是《恋妻忠犬》,又名《乱我相思意》、《婚久方知情深》,由网络作者颜辞所著。恋妻忠犬小说讲述的是唐音宁在结婚纪念日的当天抓到丈夫出轨现场,愤怒的她决定以牙报牙,她也要去找牛郎!
  席修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此刻却是红了,欲望的躁动,让他从被动变成了主动,尽情掠夺唐音宁的甜美。
  唐音宁喘着粗气,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帅啊,忍不住说道,“还有这么帅的牛郎!”
  “你叫我什么?”席修眉心一皱,开口问道。唐音宁咧嘴一笑,红唇更显妖娆,“陪我睡!”
  “你确定?”席修不免觉得好笑。唐音宁坚决的点点头,虽然有些醉熏了,咬唇轻声道,“我确定,陪我睡!”
  既然陈泊君都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自己也不介意来一场离婚前的狂欢,还给他一顶。
  “好!”席修此刻伸出手来,一把扯下自己的墨色领带,顺便解开了自己白色衬衣的纽扣,看着躺在床上的唐音宁,只觉得燥热不堪。
  他把唐音宁不安分的小手禁锢在她的头顶,伸出手指拉开唐音宁的裙子拉链……他的气息变得更加急促,剩下的炙热感觉快要喷薄而出。
  席修的侵入,让唐音宁的眉头微蹙。不过片刻,神色便已恢复了欢愉。房间里旖旎一片,喘息声渐渐谱成了夜的曲章。

第1章 捉奸在床

  七月酷暑,毒辣的太阳烘烤着油柏路,街边葱葱郁郁的梧桐树都没有了精神。

  唐音宁面带笑意,手上拿着礼盒,里面是她送给陈泊君结婚三周年的礼物,劳力士Sky-Dweller手表。

  价值五万的手表的确不错,外围钢圈由白金铸造而成,里面的指针更是精确到毫秒,花了唐音宁花店小半年的收益,但是她觉得值。

  为了给自己的花店进货,唐音宁亲自飞了一趟江宜市的鲜花苗圃,昏天黑地忙碌快一周。

  但想要陈泊君一个惊喜,她仍旧赶最早的飞机回来,就是想要陪他过这个属于两人的节日。

  她满心欢喜,穿着一件米白色的连衣裙,走进小区上了电梯,幸福到觉得自己周围都在冒粉色的小泡泡。

  唐音宁一手抱着礼盒,一手拿着钥匙,“哒”,轻轻一声,房门就被她推开了。

  客厅里面没有人,但是却有一股陌生的香水味,这让她不由的警惕起来,来不及换拖鞋,把礼盒放在茶几上,就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脚步刚挺在书房门口,就听见斜对面的卧室里面传出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

  “老公,我都在你家住两三天了,心里怪不安的,咱们还是回我的房子里去吧。“女子的声音很是温柔,带着一丝的稚嫩。

  “等两天,那黄脸婆反正过几天才回来呢,我已经让秘书给你买房子了。”陈泊君一手揽过女子的细腰,在她的小嘴上轻啄一口,这才笑着说道,声音也是一水儿的温柔。

  唐音宁呆呆的站在那儿,一双手此刻不知如何安放,眼中的泪水早就如同决堤。

  黄脸婆?是说自己吗?

  屋子里面的两人丝毫没有察觉到外面有人,交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老公,你要给我买房子啦,你真好,我倒是觉得这个房子还挺不错的,装修风格我蛮喜欢的呢!”

  “喜欢就好,以后我让设计师给咱们的新房也这样装修。”

  “最爱老公了~~~啵~~~”

  听着里面两个人一口一个老公的,唐音宁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那扇卧室门,你叫他老公,那我是什么?这对狗男女都要都要买房同居了,自己居然还被蒙在鼓里。

  不过是半开半掩的一扇门,在唐音宁的心里却是根本没有勇气去推开。

  里面更是传出两人嬉闹的情话,一句更比一句露骨,唐音宁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颤抖着双手,从包里拿出手机,想要拍下这一幕。

  陈泊君居然这样恶心自己,那自己也不能让他好过,难为她此情此景居然还能尚存一丝理智和冷静,或者是多年注会的工作修养。

  纪浅偎依在陈泊君的怀里,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取悦身边的这个男人。

  “等我毕业了就去你的公司上班好不好?我给你当秘书!”纪浅娇滴滴问道。

  陈泊君被取悦,闭上眼睛含糊的应了一声,“好。”

  纪浅得了陈泊君这话,更加卖力讨好。

  唐音宁再也忍不住了,她调好手机的摄像功能,一把推开门对着床上那对恶心男女拍了几张照片。

  刺眼的闪光灯伴随着拍照时手机发出来的“咔擦”声,让陈泊君一下子反应过来,伸手拿着床边的枕头就朝着唐音宁的身上砸去。

  枕头砸在了唐音宁的身上,手机也摔落在地上,屏幕碎成一片。

  “音宁,你这是干什么?”陈泊君看清床边站着的人,这才怒吼道,眼中的羞愤根本挡不住。

  即便他不爱她了,可是并不代表他想在她的面前如此狼狈。

  “你有本事偷情没本事让我看吗?”唐音宁的眼泪簌簌落下,声音颤抖哽咽,情绪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你在胡说什么?”陈泊君顺手扯过浴袍裹在身上,这才从床上下来,走上前伸手想要去拉唐音宁的胳膊。

  唐音宁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立马弹跳开,用鄙夷的眼神望着陈泊君,这才说道,“别碰我,恶心!”

  陈泊君抬起的手,就这么停在了空气,气氛一时间变得很是尴尬。

  “唐姐姐,我和泊君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吧。”纪浅娇滴滴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沉静,她已经穿上了唐音宁的真丝睡袍,将自己曼妙的身材包裹的曼妙玲珑。

  唐音宁看着自己的睡袍穿在纪浅的身上,再看看自己最大的床也被这对狗男女睡过了,地上还有用完的避孕套,这一切让她恶心。

  胃里翻江倒海,却是吐不出来什么东西。

  这个陌生的女人,的确长得很漂亮,身上带着一种勾人的狐媚劲儿,但这不是她勾引别人老公的理由。

  “穿我穿过的衣服,睡我睡过的男人,小姑娘还感觉挺美的吧?”唐音宁忍住恶心,目光直直的落在了纪浅的身上,眼泪早就停住了,为了这样的男人,真是不值得。

  “音宁,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陈泊君有些慌乱了,唐音宁这个冷静的样子很是可怕。

  陈泊君宁愿看她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的把戏。

  “不用给我解释,给婆婆解释吧,开门之前我已经给她发了短信。”

  唐音宁冷眼看着陈泊君,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才继续说道,“给你们十分钟收拾好去客厅,我去拟离婚合同。”

  说完这话,唐音宁头也不回的摔门走了出去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她在双腿发软的靠在墙上大口呼吸,只觉得再多呆一秒,自己就要窒息。

  她脚步轻浮,一点一点的走到客厅去,瘫坐在沙发上,看着那精美包装的礼盒,此刻就像是个笑话。

  唐音宁拿起礼盒还没有来得及扔到地上,就听见开门的锁声,她赶紧慌乱的拿着胳膊蹭掉眼泪,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转身对门口走进来的陈兰喊了一声,“婆婆,您来了!”

第2章 我要离婚

  陈兰的身上穿着一件红配绿的旗袍,手上戴着一只金镯子,这暴发户的气质配上那只豹纹的小皮包,堪称一绝。

  她脸上挂着僵硬虚伪的笑意,点了点头,“音宁啊,怎么了?你不是说泊君出事了吗?泊君人呢?”

  “婆婆,您先坐吧,泊君在卧室,一会儿就出来了。”唐音宁看着陈兰,面无表情的说着,目光正好落在玄关处拜访的水晶相框上,里面是自己和陈泊君的结婚照,两个人的笑容很灿烂,幸福感好像都要从里面溢出来。

  现如今,看这一切,都极为讽刺。

  陈兰点点头坐在沙发上,看着唐音宁这欲言又止的模样,没忍住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要和泊君离婚。”唐音宁的语气很是平静,一点儿也听不出来她是什么情绪。

  “什么?”陈兰一愣,声音拔高了几分,立马激动的问道,“为什么啊?”

  唐音宁真是很不耻说出出轨两个字,犹豫间,陈泊君已经和纪浅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陈兰也是过来人,立马就明白了什么意思,狠狠的瞪了一眼陈泊君,这才转过头给唐音宁赔笑说道,“音宁啊,这事情咱们好好商量,泊君也不是故意的。”

  “妈,我不离婚。”陈泊君看着陈兰这才说道,但是这话,却是说给唐音宁听的。

  “就是,就算你同意我都不同意,音宁这么好的儿媳妇,我是打着灯笼都不好找的。”

  陈兰忙不迭点头附和道,这才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上前去作势在陈泊君的身上拍打了几下,“音宁,你看,妈帮你出气!”

  唐音宁看着这对母子演戏,心里不免觉得可笑,他们不是舍不得自己这个儿媳妇,而是舍不得公司的股份。

  想当初,陈泊君创业,是唐爸爸卖了家里的房子入股二百万,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才有了开公司的启动资金。

  现在唐爸唐妈移民去了国外,这股份自然就成了唐音宁的,唐音宁嫁给陈家,也就算是陈家的。

  如果两人离婚,唐音宁分走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对陈泊君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够了,我说了离婚,就只要离婚。”唐音宁双手抱臂,冷眼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陈泊君见她如此紧紧相逼,不免怒道,“唐音宁,你别得理不饶人,结婚两年了,你给我们陈家传宗接代没有?就算是个母鸡两年也该下蛋了!我现在还不是为了能有个孩子!”

  这话,一下子就刺痛了唐音宁的心。

  她的脸色立马难看了几分,这是她不愿提及的痛楚,从小身体不好的她长大后更是,每个月的痛经更是让她痛不欲生,宫寒自然会降低怀孕的概率。

  纪浅听了这话,心头里面一阵狂喜,她颤颤巍巍伸手扯了扯陈泊君的衣角,这才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故作惊讶的说道,“泊君,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陈泊君一愣,转头诧异的看着纪浅,不可置信问道,“你怀孕了?”

  “嗯!”纪浅激动的点了点头,“上周去查的,一直想要找个合适的机会给你说。”

  “怀孕了?我们陈家有后了!”陈兰本来眉头紧皱,可是听见了纪浅的话,立马就笑了起来,拉过纪浅的手,笑眯眯问道,“小姑娘哪里人啊?多大啦?跟着我们家泊君多久了?”

  “伯母,我叫纪浅。”纪浅羞答答的回道。

  “妈!”陈泊君自然也晓得陈兰这样不好,忍不住喊了一声。

  陈兰瞪他一眼,这才生气的说道,“你也是的,这小纪都怀孕了,你们还乱来,不就是离婚吗?离就是了,现如今,天大地大都没有我的孙子大!”

  唐音宁看见陈兰这变换的嘴脸,不免冷笑起来,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两个都是一样的货色,手上戴着自己送她的金镯子,这会儿已经迫不及待叫别人儿媳妇了。

  “好,过几天我让律师送离婚协议过来。”唐音宁站起身来,目光很是淡漠。

  “我不同意离婚!”陈泊君依旧挣扎着。

  唐音宁才不理会,她走进卧室,走进卧室捡起地上碎屏的手机,又从自己的梳妆台下打开一个暗格,里面放着家里的存折和银行卡,装进自己的包里,从衣柜里面取出两条裙子。

  陈泊君看她拿着衣服,不免质问道,“你要做什么?”

  “出去住,这个屋子都让我恶心。”唐音宁此刻不再恼怒,她本以为陈兰的到来会为自己主持公道,现如今看来,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目光落在沙发上的劳力士礼盒上,唐音宁拿着盒子就走出了陈家的大门。

  陈泊君还愣在原地,想要去追,却是听见陈兰恼怒道,“你敢!一个不下蛋的母鸡,你要她做什么?”

  “妈,她身上还有圣阳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呢!”陈泊君皱眉说道,语气里面带着几分担忧。

  “怕啥,你还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啊,这公司是你一手支撑起来的!就算打官司,咱们也不怕。”

  陈兰拉着纪浅的小手,是越看越喜欢,见陈泊君还愣在那里,这才不悦的说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带着小纪去医院检查一下,今天这么闹腾,肯定吓坏了。”

  “伯母,你就像我亲妈一样。”纪浅很会看脸色,立马上前挽着陈兰的胳膊,这才甜腻撒娇道。

  唐音宁的行李箱被送去了闺蜜杜若水的家里,为了着急回来见陈泊君,下了杜若水的车她连句谢谢都来不及,飞奔着跑进了小区。

  这会儿,她抱着裙子和礼盒,走在大街上,看着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心中万分悲凉。

  怎么会不伤心不难过呢,刚才的坚强也不过都是装的罢了。

  这会儿,唐音宁无处可去,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心里的痛苦让她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杜若水。

  “师傅,去椰社!”唐音宁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

  司机一愣,重复问道,“夜色?”见唐音宁并不回答,又看她神色恍惚,只当是要买醉,一脚油门,朝着夜色酒会去了。

第3章 陪我睡

  唐音宁站在夜色酒会的门口,有些发傻,自己明明是要去杜若水的工作室椰社,为什么变成了酒会?

  便是大白天,这门迎也是相当的热情。

  几个鲜肉小帅哥拥簇着唐音宁朝着里面走去,看见她手上的礼盒袋印着劳力士标识,更加肯定是个富婆出来找乐子的。

  其中一个模样不错,身材高挑的男子走在唐音宁的左边,一脸谄媚笑容,“姐,您这是第一回来咱们夜色吧,您想要什么样的服务,给弟弟说,保准让你找到满意的。”

  “给我一个包厢,上酒。”唐音宁想自己来都来了,又看旁边的小鲜肉,一口一个姐,心里更是难受,老娘才二十四岁而已啊,反正来都来了,倒不如一醉方休再说。

  小鲜肉听了唐音宁的话,立马坏坏一笑,“姐一看就是有经验的,那成,我先给您找个包厢,慢慢玩儿!”

  唐音宁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推进了包厢,五颜六色绚丽灯光在屋子里面旋转,空气中满是奢靡的气息。

  唐音宁坐在那真皮沙发上,眼前的玻璃茶几上摆满了啤酒红酒,她嘴唇勾起一抹笑意,拿着一瓶红酒倒入高脚杯,自斟自饮起来。

  酒的滋味最能消愁,一瓶接着一瓶,喝到最后,唐音宁也不晓得自己喝的是红酒还是啤酒。

  胃里的翻江倒海终于让唐音宁趴在卫生间里面吐了个昏天黑地,漱漱口,看着镜子中妆容精致的女子,除了一丝狼狈,到底哪里像黄脸婆了?

  她走出卫生间,看着桌子上酒瓶东倒西歪,她咧嘴一笑,上前去抱着自己的裙子和礼盒,推门要往出走。

  还没走远呢,就被刚才那个眼熟的小鲜肉给拦住了,“姐,您还没给买单呢!”

  “买单?买什么单?”唐音宁有些醉醺醺的,看着面前的人都有了重影。

  小鲜肉一愣,不由的暗自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难不成是逃单的?”

  这时,电梯口缓缓打开,从里面走来一个男人,身上的西装剪裁得体,身后跟着夜色的老板林洛。

  男人英俊的面孔就像是雕刻版,深邃眸子中却是露出一丝寒意,迈着笔直修长的腿朝着唐音宁这边走来。

  不过,这场面的确不雅,唐音宁被三四个男人围了起来,其中两个还得扶着她免得摔倒。

  “小凯,这是什么情况?”

  林洛走上前来,不悦的问道,二十七八的年纪看起来也是一表人才,经营这么大一家酒会想必也有些本事,但与他旁边的男人比起来,就相形见绌了。

  这位叫小凯的就是喊唐音宁的小鲜肉,他转过头委屈说道,“林总,这女的吃霸王餐!”

  小凯转过身,男人的目光正好落在了唐音宁的脸上,原本冰冷的黑眸立马急剧紧缩,脸色难得有了一丝动容。

  “妈的,居然有人在老子的地盘上吃霸王餐,女的怎么了?给我打!”

  林洛气的够呛,自己好不容易劝说这位席大总裁来自己的酒会赏光,一进门就遇见这么糟心的事情。

  “慢着。”眼瞅着小凯就要招呼人在唐音宁的身上落下拳头,席修终于开了口,声音清冽带着一丝寒意。

  小凯为难的转过头看着林洛,“老板……”

  “停停停。”林洛挥挥手,这才看着席修笑眯眯问道,“席总裁,怎么了?您要是觉得碍眼,我让他们拖下去收拾,这一年到头来总有几个不要命的。”

  席修并未言语,走上前来,伸出长臂将被围起来的唐音宁拉扯进自己的怀中搂着,这才对林洛开口说道,“她欠的记在我账上,人我带走了。”

  林洛傻了眼,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却是看见席修把那个烂醉的女人打横一包,进了电梯,“这,这他妈叫什么事儿?”

  唐音宁感觉到一个人微暖的怀抱,小猫儿似的往席修的怀里钻了钻,这才安心的咂咂嘴,迷迷糊糊呢喃喊了一声,“老公。”

  席修颀长的身材停住了脚,看着怀中的女子,好看的薄唇竟是弯出一道弧度来,“终于又再见了。”

  ***

  夜幕降临,黑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了金辉酒店门口,席修抱着唐音宁上了22楼的总统房。

  他刚将唐音宁放下床上,还未撒手,怀里的小人儿却是睁开了眼睛,不过那眸子中带着雾气,倒有几分楚楚可人。

  席修好看的喉结不由动了动,只觉得有些燥热,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拉扯了一下领带,没来得及站起,就被唐音宁的双手环上脖子,肆意亲吻上他冰凉的嘴唇。

  席修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此刻却是红了,欲望的躁动,让他从被动变成了主动,尽情掠夺唐音宁的甜美。

  唐音宁喘着粗气,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帅啊,忍不住说道,“还有这么帅的牛郎!”

  “你叫我什么?”席修眉心一皱,开口问道。

  唐音宁咧嘴一笑,红唇更显妖娆,“陪我睡!”

  “你确定?”席修不免觉得好笑。

  唐音宁坚决的点点头,虽然有些醉熏了,咬唇轻声道,“我确定,陪我睡!”

  既然陈泊君都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自己也不介意来一场离婚前的狂欢,还给他一顶。

  “好!”席修此刻伸出手来,一把扯下自己的墨色领带,顺便解开了自己白色衬衣的纽扣,看着躺在床上的唐音宁,只觉得燥热不堪。

  他把唐音宁不安分的小手禁锢在她的头顶,伸出手指拉开唐音宁的裙子拉链……他的气息变得更加急促,剩下的炙热感觉快要喷薄而出。

  席修的侵入,让唐音宁的眉头微蹙。

  不过片刻,神色便已恢复了欢愉。

  房间里旖旎一片,喘息声渐渐谱成了夜的曲章。

第4章 我不会白睡的

  次日,唐音宁揉了揉惺忪睡眼,挣扎着床上坐起来,可是眼前的一切,让她陌生又有一丝熟悉。

  胸前一阵清凉,她的头皮瞬间有些发麻,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艰难的转过头,看着睡在一旁的是个男人,唐音宁再也忍不住,抱着被子翻身摔到了床下,“咚”的一声巨响。

  席修早就醒来了,他灼灼目光把唐音宁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见她睫毛微动,这才假睡在一旁。

  可是听到那声巨响,他有些忍不住了,支撑着胳膊一脸玩味看着摔在地上的唐音宁,这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他倒是不担心她摔疼,更何况还裹着这么厚的被子。

  “你,你丫的是谁啊?”唐音宁的声音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帅的让人合不拢腿。

  自己这赤条条的胴体是不是证明已经和他啪啪过了?

  这样的想法,更是犹如当头棒喝,一下子让唐音宁想了起来,昨儿陈泊君出轨,自己去找了鸭子!

  “你是鸭!”想到这会儿,不等席修开口,唐音宁伸手指着他,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席修带着笑意的俊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声音如同寒潭水般,低声道,“你叫我什么?”

  唐音宁也发现了席修的脸色变化,立马尴尬的笑了笑,顺手把床上的内衣和裙子扯到地上,裹着被子往身上套,这才挤出一个干瘪的笑意,“啊,现在是不是流行叫牛郎,你不用不好意思的,这,这出门做生意嘛!”

  席修顺手扯着浴巾围在下身,精壮的胸膛肌肉很是匀称,阳光肤色的八块腹肌分外扎眼。

  他的脚踩在地毯上,一步一步朝着唐音宁走去,眼瞅着马上就要自己面前了,唐音宁顺手呲溜一声拉上自己的裙子拉链,站了起来,跳了三尺远,这才一脸戒备的说道,“我,我不会白睡的!”

  紧急的瞅了瞅,一眼就看见了落在床边的礼盒和自己的裙子,咬了咬牙,她小跑着过去拿着劳力士礼递给席修,“这表价值五万,不用找了。”

  说完这话,她见席修未动,把礼盒扔在床上扯着自己的包落荒而逃,连那两条裙子都没来得及拿上。

  席修看着她全程自言自语演完这出大戏,忍不住摇了摇头,目光落在礼盒上。

  劳力士的手表,还是男士的,赫雷霆那小子送来的资料上面,可是没写她有这样的收入。

  唐音宁坐着电梯一路小跑着离开了酒店,站在不远处的路口看着这金碧辉煌的酒店,不免有些诧异,自己未免有些太奢侈了吧。

  睡个鸭子居然还带他来这么好的地方?算了算了,睡都睡了!

  她慌乱的从包里拿出手机想要给杜若水打电话,可是拿出来一看,屏幕早就成了豆腐渣,没辙!亲自去找她吧。

  ***

  这一次坐在出租车上,唐音宁再也不敢出神了,目光紧紧盯着前方,帮着司机指路。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椰社门口,唐音宁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跳,她从小到大都是那种规规矩矩的乖女孩子,就连初恋都是大学才谈的,更别说这一夜情了,生平第一次,绝对也是最后一次。

  为了报复陈泊君那个渣男,把自己赔进去,那可是十二分的不划算啊。

  唐音宁急促的敲响了椰社的铁门,杜若水从床上爬起来,取掉耳塞,拉起眼罩,揉了揉自己的熊猫眼,踩着拖鞋这才去开门。

  “我说您哪位啊?这么早!”杜若水惺忪睡眠,并未看清门口的热呢,语气有些不耐烦的抱怨道。

  为了在月末前准时交稿,自己凌晨五点才睡,现在顶破天也才七八点的样子,送快递也没这么早的啊。

  唐音宁才不管她,直接越过杜若水走进屋里,轻车熟路的换了鞋子,跑到茶几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灌下,这才喘着粗气说道,“小水,陈泊君出轨了!”

  杜若水还有些愣怔,反应过来,这才骂道,“卧槽,你说什么?出轨?”

  这样爆炸性的消息一下子就驱散了杜若水不少睡意,她眨了眨眼睛,这才冲到唐音宁面前,不可置信重复问道,“出轨?”

  喝了几口水,这干燥口腔可算是舒服了点,唐音宁放下玻璃杯这才道,“嗯,出轨,小三都怀孕了。”

  “陈泊君这个渣男,垃圾!我以为他只会晨勃,现在有出息了,还会找小三了!”杜若水立马愤慨不已吐槽道,这写小说的人就是有文化,骂人还带拐弯的。

  听见晨勃这两个字,唐音宁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小水,过分了,我这正伤心了,你还逗我笑。”

  杜若水见她没有哭天喊地,反而还能笑出来,不免伸手扶着唐音宁的肩膀,这才语重心长的说道,“宁宁,你是不是已经悲痛欲绝了,在我面前你不用故作坚强的,你想哭就哭吧。”

  “我不想哭。”唐音宁见她这样郑重其事,也一本正经的回道。

  “宁宁,我还不了解你吗?你特么这辈子最爱的人除了我就是那个晨勃了!你怎么可能不伤心啊!“杜若水伸手摇晃了着唐音宁的声音。

  “再摇就要吐了,真的不伤心。”唐音宁勾唇一笑,昨天那场宿醉,已经把自己四年的感情就已经画上了句号。

  杜若水见她不像是说假话,这才松开手,叹了口气,“哎,没事没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这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今天姐姐出血,带你去夜店嗨一嗨!”

  “不要!”听到夜店这两个字,唐音宁立马就想起了那个帅掉渣的牛郎。

  见她拒绝的这么快,杜若水无奈道,“他都出轨了,你还要当贤妻良母啊?”

  “不是,小水,你帮我找个律师,我要离婚。”唐音宁拉着杜若水在沙发上坐下来,这才说道。

  杜若水一愣,反应过来后立马咧嘴一笑,“好,离婚!咱们宁宁终于想通了啊,你看你这肤白貌美大长腿,为什么偏要拴在陈泊君那个歪脖子树上呢!”

第5章 你查我

  是啊,自己并不差,为什么偏偏就喜欢上了陈泊君呢?

  或许是因为早读室热乎乎的早餐,因为下雨天的一把伞,又或者是痛经时候的暖宝宝,甚至自己毕业答辩结束后他那一抹赞许的微笑。

  “我有点累,想洗澡休息一下。”昨晚的事情,唐音宁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一想到自己居然和一个牛郎啪啪,她的第一反应不是觉得恶心,就是说不上来的情绪。

  就像胸口堵着一股气,不上不下的怪难受。

  杜若水以为她是心情不好影响了睡眠,立马帮着她准备换洗睡衣。

  是真的没睡好,昨儿自己迷迷糊糊的,也不晓得那个人来了几次,今天浑身就像是散架一下,现在牛郎的业务水平真厉害。

  唐音宁身心疲惫,洗了澡就没心没肺的睡下,杜若水差不多熬夜通宵,收拾了一下也回了卧室。

  ***

  席修坐在床边,拿着礼盒,沉思片刻,这才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让人送衣服过来,给你十分钟。”

  麻利的挂掉电话,他才伸手去拆开那个礼盒,表不错,但是自己随便一只表都是它的几倍。

  席修并未扔掉这只表,因为这是那个人给他的,定要好好珍藏才是,就算是个五十块钱的表也会珍惜。

  赫雷霆接了席修的电话,马不停蹄的让人直接送了一套高定西服去金辉酒店,连内裤都是崭新的!

  席修洗漱完毕换上衣服,秘书宋辉早已经抱着一摞文件在门口等候了。

  “席总,这是高晶公司拟好的合同,需要您签字。”

  “这是雅丽公司的合作意向书,我已经做了摘录。”

  “元康和百亚的报价表,其余高出标准的我已经退回了。”

  席修的手指在文件上翻阅着,一目十行。

  “这份报价不行,回绝!”

  “雅丽公司规模太小,没有必要合作。”

  从下楼到坐上车,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席修已经看完来了宋辉递过来的五六份文件,还很果决的做出了决定。

  “还有吗?”席修坐在车里,揉了揉太阳穴,这才疲累的问道。

  宋辉很少看见BOSS怎么劳累的状态,愣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圣阳公司的总经理陈先生,希望这周可以预约一下时间,拜访您。”

  “不见!”席修想也没想的就回绝了,片刻,不等宋辉反应过来,问道,“你说圣阳?”

  “是的,圣阳的陈先生。”宋辉拿着笔还未划掉手上行程表的选项,怕席修改变主意,立马停顿下来。

  “好,就安排在明天下午吧。”席修的冰块脸,此刻透出几分兴趣,冰冷的黑眸就像是一只猎豹,等着送上门来的美食。

  宋辉点点头,在行程表上画上一个勾,写上了“PM2:00”

  兰博基尼一路畅行,转眼已经停在了华云大厦楼下,席修的皮鞋踩在纤尘不染的大理石板上,发出了声响。

  过了安检门,宋辉赶紧上前去刷工作卡,席修走进专用电梯里,这才开口道,“打电话让赫雷霆给我过来。”

  “是。”宋辉点头应下,下意识伸手已经去拿了手机,除了电梯门,自然有助理上前来服务。

  席修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宋辉这才拨打了赫雷霆的电话。

  “嘟——-嘟——-嘟——大早上的,什么事啊?”赫雷霆很不耐烦的吼道。

  站在电话这端的宋辉都感觉到那凶悍的怒气,咽了咽口水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赫总,席总让您这会儿来华云。”

  “好的我知道了,我,什么?这会儿让我去华云?”赫雷霆的语调从不耐烦变成了诧异,最后直接变成了谄媚,“小辉辉,你家席总找我干什么?我不是准备让人给他送了衣服?连裤衩都是新的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宋辉听着赫雷霆这话,忍住了笑意,故意板着脸这才回道。

  “好,我马上过来!”赫雷霆自然晓得席修的脾气,忙不迭应下就挂了电话。

  席修坐在电脑前,修长的手指滑动着鼠标,屏幕里是一份很细致的资料,而这个资料的主人公,就是把席修当做鸭子的唐音宁。

  “音宁。”席修喃喃的念了一声唐音宁的名字,这温柔的语气就算是清泉流水般沁人心脾。

  不过半个小时,赫雷霆红色拉风的玛萨拉蒂就停在华云大厦的楼下,他一边朝里面走去,一边收拾自己的衣服,身后跟着美女秘书Lisa,曼妙身材被黑色工作服包裹着,却更显风情万种。

  赫雷霆没有敲门,就直接走进来席修的办公室,穿着骚粉色西服大咧咧在会客沙发上一趟,这才不情不愿的说道,“席大总裁,你不和你的妞睡觉,这么早把我叫过来干什么?”

  “你查我?”席修按下息屏,这才望着赫雷霆不悦道。

  “哪敢啊,我才没那个闲情查你呢,您老人家一去金辉,那前台的电话直接打到老板那里去了,张文州那老头,大半夜赶紧给我打了个电话。”赫雷霆说起这事儿就来气,大晚上八九点的,自己刚和泡到手的美女共度春宵,一个电话,差点吓着自己阳痿。

  “嗯。”席修听了这才,才冷漠回道。

  既然说到这事儿了,赫雷霆的八卦之火立马熊熊燃烧了起来,他一头跃起,走到席修对面,这才好奇的问道,“那个妞是什么人啊?你不是不近女色吗?怎么一回国就带着人家妞去开房了?”

  “你别管。”席修听见这句评价,不免思虑,自己不近女色吗?现如今看起来,倒是不尽然,昨晚那个小妖精,可是让自己大饱口福呢。

  赫雷霆撇撇嘴,不情愿道,“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我眼巴巴跑过来,你什么都不说。”

  “我之前让你查的唐音宁她男朋友是圣阳的陈泊君,这个人怎么样?人品,性格,能力,给我说说。”席修的那份资料上只有唐音宁的详细消息,就连喜好也在上面,不过至于别的人嘛,大多都是一概而过。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