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喻楚楚沈牧谦全文免费阅读-情深诱爱:妻

发布时间:2018-12-06 11:36

喻楚楚沈牧谦全文免费阅读

情深诱爱:妻不可逃全文阅读

  喻楚楚沈牧谦目录是什么?喻楚楚沈牧谦小说的名字是《情深诱爱:妻不可逃》,又名《闲妻不可欺》、《情善不悔》,是网络作者棠之依依创作的一本现代总裁文。全文讲述的是喻楚楚和沈牧谦结婚半年,夫妻俩却一直形同陌路,直到她把孩子打了,沈牧谦才记起自己还有一个妻子···
  一个挽着她男人手的女人,会来好心关心她好不好?猫哭耗子假慈悲!不管这个男人她是爱或者不爱,她对她都没好感。
  被喻楚楚无视,尤碧晴面子挂不住,脸上有点僵硬。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继而转头沈牧谦,笑语嫣然的道,“牧谦等会你先去开车,我去拿药就好了。你不用担心,医生说,只要好好调理一下,就可以有孩子了。”
  话说完后尤碧晴还羞涩低头,好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一样。唯有眉梢那一抹挑衅的笑意出卖了她的真实意图,与其是说她是在和沈牧谦聊天,还不如说是在向喻楚楚炫耀。
  沈牧谦神情依然冰冷,没有任何的反应。喻楚楚脸色愈加的惨白淡漠,也没有太多表情。
  一个多小时之前的,她给沈牧谦打电话征求要不要孩子的时候,沈牧谦说的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了尤碧晴能怀上孩子陪着她来看医生?
  喻楚楚想起刚才自己肚里面被流掉的孩子,突然觉得无比讽刺。之前觉得的遗憾荡然无存,如果孩子长大后看到自己的爹地和其他的女人相亲相爱,得多受伤?

第1章 孩子,不要!

  博雅妇幼医院。

  冰冷的手术室内,灯光惨白得晃眼,没有一丝温度的手术刀在耳边发出清脆又寒凉的声音。

  “准备好了吗?”

  “好了。”躺在手术台上的喻楚楚点了点头,她双手冰冷,下 身一丝不挂,被分开的双腿的踩在手术的踏板上颤颤发抖。

  “其实不用害怕。就十来分钟而已。”一个医生温和的和她安慰道。

  “这么简单的小手术,我们医院每天都会处理几十个。”另外一个医生附和,看着病床上长相清秀、脸色惨白的喻楚楚,接着又有点遗憾和惋惜的道,“哎,女生要学会爱惜自己。不然只能一个人偷偷来这里。”

  现在太多小女生偷吃禁果,为了不被别人发现,一个人来医院做人流。喻楚楚长着一张欺骗大众的娃娃脸,如果不给人看身份证,别人都以为她还没成年。医生看到她的时候,就直接把她归类成了不良少女。

  喻楚楚把头一偏,不想和医生解释多说话。她是一个人,但她不是不良少女。她是有老公的人!

  只是她的老公……呵!喻楚楚内心讥讽的笑了一声。

  她和沈牧谦结婚半年,彼此相安无事,你过你的风流日子,我过我的清闲日子。一个半月狂风暴雨肆虐的晚上,他喝酒之后发疯了一般回了别墅,接着就对她一顿没有任何来由的暴虐。她想拒绝,可当时两个人力量悬殊太大,喻楚楚没一点优势。

  完事之后,喻楚楚立刻服用了一颗紧急避孕药。

  月事一个半月来没,喻楚楚心生不安,拿着验孕棒一验,两条鲜红的红杠杠,宣布她荣耀中奖。一年一次,一次中奖。好运得让喻楚楚觉得自己可以去买彩票。

  她心中却没有半点喜悦!她和沈牧谦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这个意外的产物让喻楚楚左右为难中。没有爱情的婚姻,没有温馨的家庭,孩子生下来之后也不会幸福。与其孩子以后都无法幸福的长大,还不如不要他来到世界上。

  为了尊重沈牧谦的意见也为了让自己过得安心点,喻楚楚在进手术的时候的,特地给沈牧谦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事?”接到电话的沈牧谦,声音一如既往的凉薄。

  “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有什么事你自己做决定就好,不需要问我。”沈牧谦了冰冷的道,“好了,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

  “……”喻楚楚。

  电话那头传来了嘟嘟的声音,沈牧谦已经挂了电话。

  这半年她只给他打了这一通电话,可他却连一分钟时间都不愿意给她。

  喻楚楚仅有的一丝犹豫被他冷漠薄凉的态度浇灭得一干二净。

  这样也好!

  她在做个决定的时候,就不再有任何的遗憾了。

第2章 冤家路窄

  谁说无痛人流不痛,当冰冷的仪器进入她的体内一阵搅乱之后,喻楚楚在手术台上心肝犹如被撕裂了一般的痛。

  每一秒钟都是煎熬,医生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她的身心倍受摧残。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医生的声音终于响起。

  “好了。手术结束了。”

  “你要看看吗?”

  看看流下来的孩子?

  在冰冷的手术工具离开她身体那一刻,喻楚楚眼泪落下来,她摇了摇头,“不看了。”

  看或者不看,她都对不起这个孩子!

  “在休息室休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如果没有什么反应,就可以回家了。”医生不紧不慢的叮嘱道。

  喻楚楚独自一人回到休息室的病床上。她压根就睡不着,茫然又失落的看着天花板,肚子依然还有点疼痛,一波又一波的隐痛,好像是在无休止的告诉她,肚子里面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喻楚楚在病床上休息了很久,血好像没有流了。肚子有点点痛,但已经好很多了。

  她从病床起来,准备回家。

  进入电梯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来,喻楚楚觉得很冷,用力的裹紧衣服。还好,她今天有准备,穿的都是长衣长裤。

  今天过后,孩子这件事情就会变成她一个人的秘密永远沉入记忆的汪洋中。

  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时候,门再次打开。

  进来一对男女。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挺拔,深邃的眼眸犹如黑曜石,鼻梁高挺,脸庞俊朗;女的穿着鹅黄色的裙子,黑色的靴子,五官清秀,亭亭玉立。

  喻楚楚苍白失落的脸骤然间变得清冷。

  眼前羡煞旁人、登对的一对璧人,刚好是她的丈夫沈牧谦和他的女朋友尤碧晴。

  真是冤家路窄。早知道她出门就要先看个黄历!

  沈牧谦也有点错愕,没有想到在这里看到的妻子。不过他和尤碧晴并没有打算要回避喻楚楚。

  沈牧谦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看着喻楚楚惨白的脸,声音没一点温度的淡问,“你来医院做什么?”

  和他们两个有说有笑、饱满的神情比起来,喻楚楚就显得愈加淡薄和的孤独。喻楚楚冷眸扫了他们一眼,脊背挺直,淡漠回答,“做个妇科检查。”

  她肯定不会告诉他,她来做人流。而他,也没资格知道这个孩子曾经存在过!

  沈牧谦按的也是向下的电梯,不过他是去负一楼,而她去是一楼。

  尤碧晴挽着沈牧谦的手,笑盈盈的看了喻楚楚一眼,就像是面对最好的朋友一样,关心的道,“楚楚,你还好吗?”

  喻楚楚下巴微抬,清冷的撇了一眼尤碧晴,傲然别开眼睛的视线,根本就不理会尤碧晴。

  一个挽着她男人手的女人,会来好心关心她好不好?

  猫哭耗子假慈悲!

  不管这个男人她是爱或者不爱,她对她都没好感。

  被喻楚楚无视,尤碧晴面子挂不住,脸上有点僵硬。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继而转头沈牧谦,笑语嫣然的道,“牧谦等会你先去开车,我去拿药就好了。你不用担心,医生说,只要好好调理一下,就可以有孩子了。”

  话说完后尤碧晴还羞涩低头,好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一样。唯有眉梢那一抹挑衅的笑意出卖了她的真实意图,与其是说她是在和沈牧谦聊天,还不如说是在向喻楚楚炫耀。

  沈牧谦神情依然冰冷,没有任何的反应。

  喻楚楚脸色愈加的惨白淡漠,也没有太多表情。

  一个多小时之前的,她给沈牧谦打电话征求要不要孩子的时候,沈牧谦说的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了尤碧晴能怀上孩子陪着她来看医生?

  喻楚楚想起刚才自己肚里面被流掉的孩子,突然觉得无比讽刺。之前觉得的遗憾荡然无存,如果孩子长大后看到自己的爹地和其他的女人相亲相爱,得多受伤?

  明明是想悟透了不少的事情,心中却依然有点伤。让她有点措手不及的是,突然之间血就像是崩了一样从下面流出来,肚子剧痛,喻楚楚惨白的额头上细汗珠如泉水一样涌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沈牧谦和她没感情,但是沈牧谦会因为尤碧晴要孩子而陪她来医院,就代表着沈牧谦心中还是渴望一个孩子的。

  如果他知道她打掉了孩子,一定会找她麻烦!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喻楚楚告诉自己,不能在沈牧谦面前出现任何状况!等到出了电梯她就再去诊室检查一下。

  一直往下的电梯没有任何预兆的猛烈抖动了几下下,电梯里面的灯“噗通”炸掉,一片黑暗。

  “啊!”尤碧晴尖叫猛抱着沈牧谦。

  痛得浑身都是冷汗的喻楚楚一惊,好死不死,在她完全支撑不住的时候,电梯坏了。

第3章 沈牧谦人呢

  “牧谦,电梯坏了。这怎么办?”尤碧晴害怕的娇问。

  “突发性事故而已。这种事情医院很快就会来处理。”黑暗中沈牧谦的声音不缓不慢,一点都不着急,从容淡然的道。

  “牧谦,我好害怕!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你和我聊天好不好?”尤碧晴用力的抱着沈牧谦。

  “你想聊什么?”

  “中午我们去吃农家菜?”

  “看看吧。”

  “等我从国外回来,就去度假?”

  “在看看吧。”

  尤碧晴不断的问,沈牧谦简单的答。

  最后问得沈牧谦皱了眉,和尤碧晴的聒噪比起来,喻楚楚就显得太安静了,她那么大的人就像是隐身就完全不存在一样,一点声息都没有。

  过了好一会儿,“啪!”的一声灯亮了。电梯恢复了正常。

  灯亮的一瞬间,沈牧谦和尤碧晴同时看到了倒在地面上的喻楚楚。

  沈牧谦的眸子清冷,难怪这个女人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原因竟是这样的。

  尤碧晴神情阴郁,生气的盯着喻楚楚,她竟然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那刚才她和沈牧谦一唱一和的秀恩爱,那等于是白整了!

  “碧晴,你先回去,下午还要赶飞机。我带她去看一下医生。”沈牧谦和尤碧晴道。

  不管怎么样,喻楚楚都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她有事,他不能不管。

  “好吧……”尤碧晴有点不乐意,但是看沈牧谦带着命令的眼神,她又不敢,只能说,“我先走了。”

  沈牧谦抱起轻盈的喻楚楚,按了向上的电梯,直接诊室。

  “你们年轻人不要总是图一时快活,干什么事情都要做好保险措施。真以为这是在考验身体素质?”医生一边让沈牧谦把喻楚楚放在病床上,一边不客气的和他道。

  “楞着作什么?赶紧把病房放下来。叫她要过一个小时再走的,一个小时还没到就走了。看着情况,多半是小产后大出血!”

  沈牧谦现在才发现自己手上都是血,连白色的衬衫袖子上都是血渍,妖娆又腥红,素来冷静的眼眸写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沉声问,“你说什么?小产?”

  “刚做人流,不是小产是什么?!麻烦你先让开,我们推她进手术室!”

  沈牧谦大脑一片空白,喻楚楚怀孕了!喻楚楚还擅自打胎了!这个消息把让他有点难以消化。

  **

  喻楚楚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白色的病房内,五月的太阳很温暖,可她却浑身酸痛,身体还有点凉凉的感觉,原来流产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这哪里叫做无痛人流?统统都是骗人的!

  她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做完手术之后就离开了休息室,然后在电梯里面遇到了沈牧谦和尤碧晴,后来电梯坏了。

  好像她就昏倒了。

  最后是怎么样?是医院的人把她带回来的?还是……?

  喻楚楚心突然有点虚,不断的打鼓,沈牧谦有没有知道她擅自把孩子打掉的事情?

  这个病房和一般的病房很不一样,独立的病房,房间里面的布置很豪华,如果是医务人员把她扶回来的,一定不会给她安排在豪华病房,那就说这一定是沈牧谦给她安排的。

  可病房里面冷冷清清,除了她以外,没有一个人。

  沈牧谦人呢?

第4章 给我解释清楚!

  “咚咚咚咚……”病房门响起了敲门声。

  喻楚楚以为是沈牧谦回来了。病房门一推开,进来的人并不是沈牧谦。

  她妹妹喻甜甜抱着一束鲜花带着她的干妈许敏佳进来了,后面还跟着曲言。

  许敏佳50开外,却保养得极好,穿着丝绸带着的素花的旗袍裙,雍容华贵,她是喻甜甜的干妈,也是的喻楚楚的婆婆。本来许敏佳一直想要喻甜甜做她儿媳妇的,可最后阴差阳错喻楚楚做了她的儿媳妇,她对这个儿媳妇,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能接受的原因也就是因为喻家的家族势力。

  曲言玉树临风站在他们的身边,他是喻家的养子,深的喻家爷爷的喜欢,同时他也是喻甜甜喜欢的人。

  在这之前,她一个人都冷冷清清生活了大半年了。这住个院,周边瞬间变热闹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出个事情人人都盯着。

  “楚楚,你好点没?”最先走到喻楚楚身边、关心她的人是曲言。

  曲言一走到她身边,喻楚楚就清楚的感受到了喻甜甜锋利的眼神中带着对她浓浓的敌意。

  “言哥哥,姐姐现在肯定不好!”喻楚楚还没开口,喻甜甜就把曲言拉开,在曲言的耳边轻轻的道,“言哥哥,我干妈也在,你注意一点影响。”

  曲言有点不甘,可念及喻楚楚的婆婆许敏佳在这里,表现太亲密,会让喻楚楚在沈家的日子更加不好不过,他还是退到了一边。

  许敏佳眸中带刺,她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儿媳,可她也不喜欢其他的男人对自己的儿媳太过于亲密。“楚楚,你好点了没?哪里出了问题,还住院来了?”

  许敏佳脸上挂着微笑,眼眸却落在了她的病床上,这病床上竟然没有病人的挂诊卡!她是听到和她一起逛街的喻甜甜说她这儿媳妇住院了的,而且还是妇科。既然是妇科,那就关系到子嗣的重大问题,她就必须来看一下。

  她是在笑,可这笑意太冷,如果她说她是因为打掉了孩子来住院的,估计许敏佳会扒了她的皮。

  喻楚楚牵动嘴角,有点心虚的道,“妈,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

  “姐,这花我先放在花瓶里了。”喻甜甜笑了笑,把她手上那束鲜花放进了喻楚楚床头柜的花瓶中,然后关心的道,“姐姐,你不舒服的话我们就叫医生来。毕竟打胎不是一件小事!你看你,还说没事,都住医院了。如果不保养好,以后不能生孩子可是大事!”

  喻楚楚打胎这件事情,她是通过在她在妇科实习的铁杆姐妹张燕说的,喻楚楚打胎之后,引起子宫大出血,所以才住院的。

  喻楚楚杏眸带怒的冷瞥喻甜甜,喻甜甜说完之后没事一样的继续拨弄她的那些鲜花,笑容格外无辜。

  这个喻甜甜真不愧是落井下石的高手。

  喻楚楚手握拳头,真的很想揍这个喻甜甜一顿!奈何她现在失血过多,现在动不了手。

  “甜甜,你和我说清楚一点!你姐姐打胎?楚楚是因为打胎之后才住院的?”许敏佳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沉着眼眸怒问道。

  子嗣对于他们来说,尤为重要。现在她就只有沈牧谦一个孩子,在沈家人少势力薄!多一个孩子,就多一个继承人,多一份力量,多一份关注,也就会多一份影响。可她一来,听到的消息竟然是喻楚楚流产的事!!

  喻甜甜无辜的盯着许敏佳,有点结巴的故意问道,“干,干妈,这事你不知道?”

  “我知道就不会问你了!”许敏佳严厉的盯着喻楚楚,生气的质问,“喻楚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喻楚楚心烦气躁的闭上眼睛。

  本来是一件极为隐瞒的事情,现在被喻甜甜搞得人尽皆知。

  许敏佳现在看她就像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人一样,想把她生剥活吞!而她也却是没办法狡辩,她不说话,等会许敏佳去医生那里拿到她的病例之后,就会知道她确实是把孩子打掉了。

  “喻楚楚,你给我说话!”许敏佳见喻楚楚索性闭上了眼睛,更加上火。

第5章 你们给我马上离婚

  “沈太太,现在楚楚累了,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晚点在说。”曲言看不下去了,为喻楚楚说话道。

  许敏佳更加的生气,冷声道,“曲言,这是我们沈家的家事,你少掺和!”

  喻甜甜像朵解语花一样,在许敏佳和曲言之间穿梭,再次拉开曲言,“言哥哥,这是姐姐他们家的事,你少说两句。”

  和曲言说完,她接着安慰许敏佳,“干妈,你先冷静一下。姐姐说不定有什么难言之瘾,所以不好说。”

  “她能有什么难言之隐?”许敏佳怒火难平,整个病房里面一片安静。

  喻甜甜低头垂眉,一副欲言欲止的模样。

  “甜甜,你有什么话就和干妈说!”

  喻甜甜胆怯看了一眼喻楚楚,然后轻声、又怯怯的道,“干妈,其实你知道的。姐夫常年不回家,也许姐姐觉得这个孩子不好交代,所以才把孩子拿掉……可能是这样……”

  喻楚楚被沈牧谦冷落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喻楚楚突然之间怀孕,然后又偷偷摸摸的把孩子拿掉,这里面能想象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怀着是沈牧谦的孩子,喻楚楚怎么可能不要这个孩子,那就是有另外一种可能,孩子不是沈牧谦的!

  “喻甜甜,你胡说什么?”最先反映过来的人是曲言,他怒斥喻甜甜,“没凭没据的你乱说什么?”

  喻甜甜被曲言这样训斥,瞬间就觉得委屈了,“言哥哥,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许敏佳一愣,眉头越蹙越深,总算是明白了喻甜甜的话了,“喻楚楚,你说!是不是甜甜说的这样,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牧谦的,所以你才偷偷的把孩子拿掉?!”

  喻楚楚发白的手指气得颤抖。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是喻楚楚想到最坏的结果,孩子已经不存在了,居心不良的人可以胡乱的猜测这个孩子的来由!她和沈牧谦的关系疏远到比陌生人还不如,如果不是那一个晚上,她和他没有任何的交集。偏偏那天晚上沈牧谦还喝醉了酒,事情做完之后就走了,他可能根本就不记得他和她做过夫妻之间的事。

  自己说不清,沈牧谦又无法给她证明。她现在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被许敏佳知道流产这件事,她已经要吃不了兜着走;现在还被许敏佳误会她怀不是的沈牧谦的孩子,这后果更严重。

  “妈,不是这样的……”虽然说不清,但是这个时候还是要说解释一下,哪怕解释起来和她的脸色一样苍白无力。

  “不是这样,那是哪样?我想你会很差劲,但我也没想到你如此不知廉耻!”许敏佳气得胸口起伏不平,拿起电话就打,“你这样的女人还继续留在我们沈家,只会继续败坏门风。我要给牧谦打电话,离婚!你们给我马上离婚!”

  “妈,离什么婚?”许敏佳电话还没打出去,病房门再次被推开,一记平稳低沉的男声响起。

  沈牧谦来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