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温暖宫廷冶小说-你给我的一束晴天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2-06 11:36

温暖宫廷冶小说

你给我的一束晴天全文阅读

  温暖宫廷冶小说目录是什么?男主角叫宫廷冶女主角叫温暖的小说名字是《你给我的一束晴天》,又名《密爱燃情:总裁的影子恋人》,小说的作者是烛兮果子。你给我的一束晴天小说讲述的是温暖爱宫廷冶,可他最后的结婚对象却是自己的闺蜜。温暖想要离开,可宫廷冶不给她爱情,却又不给她自由!
  宫廷冶的表情极为的严肃,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中清晰闪烁着火花,深沉而又悲伤。我怔住。
  是啊,这些话与其是说给宫廷冶说,不如是说个自己听,伤害他的同时,最难过的还是我。“我知道你在怨我。”
  宫廷冶再次开口,一双宽大的手掌缓缓地朝着我的肚子伸了过去。“啪!”我直接打断了他的手,不留情面。
  “宫廷冶,这是我的孩子!只是我的孩子!”我的脑海里全是宫廷冶白日说的话。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有多么狠的心,想要拿掉我们的孩子。
  是害怕被苏玥言发现?还是说只是因为我是孩子的母亲?我不敢想,可却又不由自主的想。“暖暖,对不起。”
  宫廷冶抽回了他的手,微微颔首沉声说。我再次愣住,想要开口的话尽数憋了回去。
  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听宫廷冶和人说对不起,骄傲如他,对不起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眼眶瞬间被泪水氤氲,滴滴答答悄无声息的低落下来。我的手在颤抖,想要去触碰宫廷冶,终是胆怯的缩了回来。
  “如果觉得对不起我,就放我走吧!”许久,我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定的说道。

第一章 他们的婚礼

  铺红的地毯,火红的花瓣漫天飞舞,刺耳的婚礼进行曲都在警告我这一切都在真是的发生着。

  我叫温暖,眼前那个穿着洁白的婚纱微笑的女人是我的苏玥言——苏玥言,她旁边站着的男人是我曾经的爱人。

  没错,我的男朋友娶了我最好的姐妹,更可笑的是我是他们的伴娘!

  我和苏玥言相伴二十年,虽说她是父亲收养的孩子,可我却把她当成亲姐姐,我们的关系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一场玩笑,可这一切都在真实发生着。

  “苏玥言女士,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神父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的目光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我愿意!”

  苏玥言微笑着说,我清楚的看见她的眸子中闪烁着激动和幸福。

  这一天,她也盼了很久了。

  “宫廷冶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看到宫廷冶眸子中的跳跃的火花,他睨了我一眼,似笑非笑。

  “我愿意!”

  他的话一出口,我的心冷到了极点。

  我从未想过那个和我在一起两年的男人真的会娶了别人,而那个别人是我的亲苏玥言,明明一个小时前我们还抵死的缠绵着。

  思绪如婚礼进行曲一般,在我的脑海中乱串。

  一个小时前,带着绝望和期待我推开了宫廷冶所在更衣室的门。

  “宫廷冶……”

  我小声的呼喊着,可能过了今天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他。

  我四处搜寻着他的身影,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门落锁的声音,我心惊忙转过头去看那个我思念的男人。

  “宫……廷冶……”

  我看着那熟悉的面容,心一冷沉声道。

  宫廷冶变了脸,迅速的走到我的面前,一双宽大的手掌擒住我的下巴,沉声问,“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我,是想要抢婚吗?”

  “抢婚?我为什么要抢婚?shang了我,现在还要上我的好姐妹?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明明被抛弃的人是我,明明我才是那个被背叛的人,为什么他现在能这样理直气壮的质问我?难道错的是我吗?

  我很委屈,之前那股子紧张消失不见,也来了脾气。

  “我不会碰她!”

  像是解释,宫廷冶的声音没有之前那般的强硬,漆黑的眸子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我看不懂,也不想看懂。

  “呵呵,不碰她?”我讽刺的笑了一下,直接越过皮带将手伸进他的ku子里,“它同意吗?”

  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受到了刺激,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明显感觉到宫廷冶的身子一紧,手上的东西开始有了变化,我忘记了慌张,只希望宫廷冶能给我一个答案。

  “温暖,你在惹火!”

  宫廷冶的声音极为的低沉,像是在隐忍着身份。

  “惹火?宫廷冶你觉得我还在乎吗?我最爱的男人要娶了苏玥言,你要成为我的好姐妹的丈夫,我该怎么控制我自己?你是否该给我个解释?给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一个解释?”

  我冷声质问道。

  我清楚的看到宫廷冶的眸子中闪过异样,未带我反应过来宫廷冶便伸出手挑起我的下巴,直接吻住了我的唇。

  那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度,我的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我偏过头避开他的唇,我想要沉沦,却无法沉沦,宫廷冶不在是以前的宫廷冶,而我们也不在是以前的我们。

  宫廷冶宽厚的手掌紧紧的按住我的头,加深了那个吻。

  他的情绪显得十分的激动,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啃食。

  我想抽回他ku子里的手,却被他按住。

  “继续!”

  继续?他还有脸说继续?

  我的心在一次冷到了极点,和他在一起两年多我竟没有看透他是什么样的男人。

  一边要和苏玥言结婚,一边要和我做着这样的事儿,真是滥情!真是个渣男!

  “啪!”

  我扬起手,直接一巴掌打在宫廷冶的脸上。

  “人渣!”

  我咬牙切齿的说道,仿佛是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

  “人渣也好,渣男也罢!温暖你这辈子只能是我人,除非我不要你,否则你这辈子都逃不开!”

  宫廷冶一个用力将我代入他的怀中,一双宽大的手掌大力的撕扯着我的衣衫。

  “滚!放开我!”

  我挣扎着,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我们这样算什么?

  情人?恋人?还是在tou情?

  上一次宫廷冶这个样子的时候,应该是我和他说分手的时候吧?那个时候他也跟疯了似的,让我足足三天下不来床。

  宫廷冶的动作在继续,疯狂而又绝望。

  “温暖,你是我宫廷冶的女人,生也是,死也是!”

  宫廷冶低沉而又坚定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淌下来,一滴滴掉落在地板上。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的放纵!

  “扔给我!扔给我!”

  一阵尖叫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抬起手拭去眼角的泪水,余光却触碰到宫廷冶那深邃的眸光。

  “今天这个捧花大家都不要抢了,我要把她送给我的好姐妹,陪伴了二十几年的好姐妹——温暖!”

  苏玥言的声音依旧那么温柔,笑容也依旧那么甜美,看向我的目光带着继续柔和。

  “唉!”

  众人一阵唏嘘。

  宫廷冶的目光始终落在我的身上,我故意躲开,视而不见。

  我微笑着对苏玥言点了点头,心痛到了极点。

  我接了捧花,我爱的男人婚礼的捧花。

  身后的掌声一阵阵响起,我却像是什么都听不到一般,天在旋转,人在旋转。

  “温暖!温暖!”

  失去意识时,我只听到一阵急切而又熟悉的呼唤声。

  是宫廷冶!

  他是担心和在乎我的吧?

  想到这里,我的唇角勾起一丝弧度,这也是我失去意识之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我的晕倒,搅黄了即将结束的婚礼。

  昏倒之后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但从顾浅浅后来的描述中我知道是宫廷冶在人群中将我抱起送到医院。

  顾浅浅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和宫廷冶感情的见证者。

第二章 谁的孩子

  “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不管是谁的,都给我打掉!”

  “她没有男朋友,怎么就能未婚先孕呢?”

  “等她醒来我一定要好好问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温家的脸让她丢尽了!”

  ………

  门外的一阵比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清晰的传到我的耳朵。

  我微微蹙眉,抬起手揉了揉自己发胀的脑袋,满是疑惑的睁开眼睛。

  触目着陌生的房间,回忆如开了闸的洪水一般疯狂的涌进我的脑子里。

  我不是在宫廷冶的婚礼现场吗?怎么会在医院?

  昏倒前的场景在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宫廷冶那满是担忧的声音一遍一遍回荡在我的脑海里。

  我冷笑着。

  这算什么?他在担心我?他的心里还有我?

  可若是有我,为什么会娶了苏玥言?

  一系列的疑问在我的脑海里乱成了浆糊,我烦躁的将目光转向门口的窗户,触目的便是他那高大熟悉的身子。

  我一愣,迅速的转过头,不想再看他。

  “来个家属取温暖的医药单子。”

  护士的声音也清晰的传了进来。

  “我去吧!”

  宫廷冶低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更加的烦躁,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叔叔,阿姨,暖暖醒了!”

  这一幕,恰好被同样站在门口的苏玥言看见。

  “进去,我要问个清楚!”

  温彦海低沉的声音中是隐匿不住的怒气,他伸手推开门传来一阵哐当的声音。

  我一愣,面带疑惑的看向我的父亲轻声道,“爸……”

  我的话还未说完,温彦海便直接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用尽了力道。

  我条件反射的捂住自己发疼的脸颊,更加疑惑的看向我的父亲,同时也看到跟在他身后的苏玥言,还有我的母亲——向芸。

  宫廷冶不知道去了哪里,这让我更加的疑惑。

  “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

  温彦海是个暴脾气,那双猩红的眸子仿佛随时要喷出火来。

  我感到十分的诧异,眸子中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恐惧。

  难道父亲知道我和宫廷冶之间的关系了?还是知道了我们在婚礼之前做的那些事情?

  我将目光向温彦海的身后投去,不解的看向他们。

  “暖暖,你乖乖的告诉叔叔和阿姨你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儿?”

  苏玥言越过温彦海和向芸走到我的床边,握住我的手轻声的问道,眸光极为的柔和。

  孩子?什么孩子?

  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苏玥言的话对我而言犹如晴天霹雳。

  我怔怔的看着前方,不知所措。

  而此时,宫廷冶拿着一沓医药单子也走进了病房。

  我清楚的看见他高大的身子顿在那里,漆黑的眸子中闪烁着火花,我瞪瞪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却又无法看清楚。

  过去的二十几年里,宫廷冶是我唯一爱的男人,也只有他碰过我,这个孩子只能是他的!

  真是可笑!

  他今天刚和我的好姐妹结婚,我就怀了他的孩子,若是孩子出生,是叫他叔叔还是爸爸?还是说这个孩子根本就没有出生的机会?

  “说,你说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温彦海的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暴怒,也将我的视线从宫廷冶的身上抽了回来。

  我低着头,依靠在长边,一颗心猛烈的跳动着。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面前站着的都是我的亲人,我无法说出口这个孩子是宫廷冶的。

  可若是不说,依照温彦海的脾气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说?”

  温彦海伸出手捏着我的下巴强制抬起我的脑袋,那充满仇恨的眸光,仿佛我不是他的女儿。

  我的脸很疼,但我的心更疼。

  我不敢去看宫廷冶,害怕他们从我的目光中看出什么端倪。

  “你说不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你父亲都丢光了脸?”

  向芸的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愤怒,眸子中的嫌弃不言而喻。

  我怔住,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我最尊敬的母亲的嘴里说出来的,那一瞬间我很想哭。

  “不说也好,现在立刻安排手术打掉她!”

  温彦海颤抖着指着我,那愤恨的表情仿佛随时要将我撕碎。

  “不!”

  我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温彦海的话。

  这个孩子是我和宫廷冶爱情的结晶,我已经失去了宫廷冶,我不能在失去我们的孩子。

  这个孩子权当是纪念我无法忘记的过去。

  “啪!”

  又是一个巴掌,直接摔在了我的脸上。

  我惊恐的抬起头看向始作俑者,“妈……”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向芸嫌弃的睨了我一眼,那冰冷的声音如寒冰一般。

  “叔叔阿姨,你们不要逼暖暖,她还是个孩子!”

  苏玥言赶忙走到我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搂住我的肩膀。

  我捂着脸,轻轻地依靠在苏玥言的肩膀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这样的场景,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肚子里的孩子,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仿佛是上天和我开的一个玩笑。

  “她要是如你万分之一,我什么都不说!本就无所事事,现在又无缘无故的怀了孩子,这叫我们温家的脸往哪里搁?”

  向芸红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

  “对不起……”

  我小声的呢喃着,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对不起有用吗?我现在就去安排人流手术,我们温家绝不能容忍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

  温彦海一直压抑自己的怒气,那冷漠的眼神仿佛是要将我吞噬。

  宫廷冶一直站在他们的身后,那拿着药单的手掌紧握成拳。

  “叔叔阿姨,你们先回去,这里交给我和玥言吧!”

  隐忍了许久,宫廷冶走上前来说道。

  我愣住,心里有一些紧张,害怕宫廷冶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到底是刚刚进门的新女婿,在加上宫廷冶在明城无人能敌挡的位置,温彦海犹豫了一下。

  向芸想要说话,但却被温彦海拉住了胳膊。

  “我们去安排人流手术,你们好好问问这个孩子是谁的!”

  说完,温彦海冷漠的望了我一眼拉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向芸离开。

第三章 打掉孩子

  “廷冶,谢谢你!”

  苏玥言抬起头微笑着对宫廷冶说道,那柔和的声音仿佛能捏出水来。

  我的心如窒息一般的疼痛。

  曾经我以为我爱的那个男人可以无时无刻的在我身边保护我,可刚刚的那个场景可真是讽刺!

  “嘿,谢谢你!”

  我顾不上脸颊上的疼痛,咬紧牙关似笑非笑的说道。

  宫廷冶的脸一阵惨白,漆黑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伤痛。

  “你想要这个孩子吗?”

  苏玥言低下头,凝视我的脸严肃的说道。

  我的笑容凝固在脸颊上,眸子中的泪花一瞬间消失殆尽。

  要吗?我也不知道。

  可他已经在我的肚子里,若真的丧命在哪冰冷的手术刀下,我舍不得,更何况这个孩子是宫廷冶的。

  我沉思,没有回答苏玥言的话,也不敢抬头去看宫廷冶的表情。

  “能告诉我这个孩子是谁的吗?”

  见我不说话,苏玥言在此开口问道。

  我依旧是沉默,泪水一滴一滴滴落在我宽大的病号服上,以至于我没有看到苏玥言眸子中闪过一抹精锐。

  “玥言,你去看看叔叔阿姨那边在做什么,我去不合适。”

  我能听得出宫廷冶是想支开苏玥言。

  苏玥言看了看我,沉思了一秒钟,转而起身对宫廷冶说道,“帮我照顾好她。”

  宫廷冶点点头。

  苏玥言走了出去,顷刻间偌大的病房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现在你满意了吗?”

  我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水,猛地抬起头沉声道。

  从得知他和苏玥言的婚事开始,我便一直怨恨着他。

  “孩子你想怎么办?”

  宫廷冶像是听不到我说的话,视线越过我的脸看向我的肚子,眸光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我想怎么办和你有关系吗?”

  我咬咬牙讽刺着说道,伸手护住自己的肚子想要挡住宫廷冶的视线。

  “我的孩子,怎么没关系?”

  宫廷冶向前迈动步子,附在我的耳畔低声道。

  我怔住,他难道想管这个孩子?可他现在是我好姐妹的丈夫,怎么管?

  “这不是你的孩子,我怎么会和我的好姐妹的丈夫有了孩子?”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惨白的脸上是佯装的淡定。

  若是在一个月前,我定会抱住宫廷冶,分享我的喜悦!可现在什么都变了,在和苏玥言结婚的那一刻,他只能是我好姐妹的丈夫。

  宫廷冶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

  “温暖,打掉他,你现在不适合要孩子!”

  这样的话听在我的耳朵里,犹如晴天霹雳。

  他竟要我打掉我们的孩子!

  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肆无忌惮的掉落下来,我的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肚子,生怕下一秒钟我会失去我的孩子。

  “你滚!你滚!”

  宫廷冶走到我的床边,为我盖上被子,沉声道,“好好休息,什么都会过去的!”

  “啪!”

  我扬起手一巴掌打在宫廷冶的脸上,大脑瞬间空白。

  宫廷冶怔住,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起身走出门外。

  偌大的病房只剩下我一个人,悲伤和绝望一次又一次的袭来,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死。

  床头上是宫廷冶放下的医药单,我伸出手颤抖着拿起。

  B超单子上清晰映出孩子的身影,我呼吸一窒。

  这是我的孩子!

  那一瞬间留下他的念头十分的强烈,我拿起枕边的手机拍下了照片发给顾明一。

  “救我!”

  除了顾明一,我真的想不到谁能帮我。

  不知道他们是在外面商议怎么处理我,还是商议怎么处理我肚子里的孩子,在顾明一来到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在我的病房。

  我躲在被子里,承受着无尽的悲伤。

  顾明一来到病房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窝在被子里。

  “暖暖,你怎么了?”

  顾明一担忧的走到我的面前,眸子中是不加掩饰的担忧。

  我微微抬起头,触目到他熟悉的面庞,泪流满面。

  顾明一是我的好朋友,从高中到现在,无论我发生什么他都无条件的守护在我的身边。

  我很感激也很庆幸,这个时候我的身边还有他。

  “我怀孕了。”

  顾明一有呆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我,许久才缓过神来。

  “你发的照片就是你肚子里的……”

  我点了点头。

  “是他的?”

  我在此点了点头。

  “他和苏玥言结婚了,那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顾明一的话。

  若是有一丁点的办法,我也不会让顾明一来医院。

  顾明一显然和我一样,毫无办法。

  他在病房里来回渡步,两只手交织在一起,眸子中是不加掩饰的紧张。

  “你想要吗?”

  顾明一停下脚步,看向我的肚子,疑惑的问道。

  我有些迟疑,脑海中浮现B超单子上的宝宝的影子。

  许久,我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孩子,他也是个生命,我没有权利放弃他。

  “我带你跑!跑到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顾明一走到我的身边,严肃而又认真的说道。

  跑?能跑到哪里?

  温家的势力在明城不容小觑,我前脚走,后脚温彦海就能把我抓住。

  “难道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顾明一见我迟疑,继续开口道。

  “想!”

  “快走!”

  到底是顾明一的脑子清醒些,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赶忙起身,想要跟着顾明一走,但还未走出病房却听到一阵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

  “想跑?”

  面前的温彦海满脸怒气,他的身后是满脸鄙夷的向芸。

  我的身子下意识的向后靠去,却撞到一个坚硬的胸膛。

  宫廷冶条件反射的握住我的胳膊,防止我摔倒。

  他身上的气息我再熟悉不过,在他要触碰我的那一瞬间,直接跳到了顾明一的怀里。

  “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怀了个野种不说,还要跟野男人跑,真是不知廉耻!我们温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向芸讽刺着说道。

  过去的二十几年中,向芸对我很好,但却从未像今天这般刻薄,她的表现都着实令我很意外,有那么一瞬间我在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

  “你说谁野男人呢?你说谁野男人呢?”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