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最狂素女小村民顾佳小说-最狂素女小村民

发布时间:2018-12-06 11:09

最狂素女小村民顾佳小说

最狂素女小村民全文阅读

  顾佳王六巧是都市小说《最狂素女小村民》中的主角,此书又名《狂野小村医》,是一本由网络作家碧影为大家带来的男频完结之作。顾佳原本只是东平村的一名闲散医生,可自从他获得了上古医书拥有了超凡医术之后,各大美女便都向他投怀送抱,这些人中有貌美如花的小寡妇、也有冷若冰霜的女总裁。
  顾佳说着,不敢多停留,出门离开了院子。王六巧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一丝的失落,脸上还是滚烫的。
  “再待一会,我的小伙伴就要热血沸腾了呀,得赶紧走了。”顾佳在门口嘀咕了两句,转身往山上走去。
  山是三清山,老头告诉过顾佳,这是道教三清修行羽化的地方,而当老头的灵气混入了山顶云雾以后,现在那里是一片茫然缭绕,而且道路崎岖难行,很少有人能上去了。
  顾佳的房子,在山脚下,他一边走着,一边抬头望着山上,想着书上说的,要吸纳灵气,提升自己的能力。于是暗中打定主意,改日一定用素女望气术上去看看。
  来到一棵大树旁边,顾佳突然站住,他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小姐,就在这里吧,我帮你看着外面。”“那好吧,白雪,你千万别让外人靠近这里呀。”
  居然是两个女人的声音,顾佳停了下来,不由得抖着耳朵倾听下去。心想真是奇怪,这怎么晚了,山上怎么会有两个女人,而且听这声音甜美悦耳,还是两个年轻姑娘。

第一章 素女望气术

  “把外套脱了,站到前面去。”

  “抬头,挺胸,看着镜头,不要乱动。”

  医院放射科的门口,顾佳对刚进放射间的王六巧说着。

  过了一会,看见王六巧还是有些扭捏,顾佳走到前面,笑着说道:“没事的,巧姐。咱们村里人第一次见这个放射机器,都有些害怕,不过拍两次就好了,就跟照相一样的。”

  眼前的王六巧,却是低着头,揉着衣角,有些害羞的样子。

  “照相我知道,可是,这来拍这个,怎么还要脱衣服呀,你还要抬头,挺……挺那个。”

  “巧姐,这个拍片子,是用穿透性的,你穿的太多,或者外套有金属啥的,它是看不透你的。让你抬头挺胸,也是为了片子拍得更好。我是村里唯一的医生,你要相信我。”

  王六巧知道顾佳说的没错,顾佳大学毕业后就主动回了村子里,成了唯一的医生,这两年在村子的口碑也很好。如此想着,王六巧就把外套脱了,挂到旁边衣架。

  操作两下,拍好了片子,顾佳喊了一声“好了”,才抬起头来。

  透过窗户往里面一看,顾佳一下子惊呆了。

  “我的天,这饱满,这圆润的曲线,真是没有注意,原来巧姐的身材居然这么好呢。”

  春天的东平村,天气温和,偶尔会倒春寒,村里百姓遵循着“春捂秋冻”的说法,穿的还是厚了些。王六巧是朴实本分的村里女人,今天来看病,也是穿了米黄厚外套,里面搭了件白色薄毛衣。她听到顾佳说好了,就起身去拿自己的外套。

  这一走一扭之间,王六巧丰满的身材,就被顾佳看个正着。那玲珑有致的曲线,尽情显出乡村女人的别样成熟风味。

  王六巧刚拿到外套,随意一扫,瞧见了顾佳瞪着眼睛的样子。她连忙转身,背对着顾佳穿衣服。

  “没想到,巧姐还挺羞涩的吗,那么饱满的身材,要是能多看一会就好了。”

  顾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往放射间里走去。推门一看,王六巧背对着自己,那紧翘的臀部也是朝着自己。

  “顾佳,你怎么进来了?”

  王六巧很快穿好外套,转身奇怪问道。

  “哦,我进来检查一下机器,每次拍片子完了,我都要检查一下的。”

  顾佳连忙找了一个理由,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东平村属于城郊的村子,经济状况一般,村里的人都是几辈的百姓,只有一家医院。

  说是医院,其实也和卫生所差不多,里面只有一台放射设备,所以顾佳特别小心,每次用完都会检查一下。

  “嗯,那我明天过来拿片子和报告吧,我先走了。”

  王六巧和顾佳说着,一扭身出了门口。

  “这小蛮腰扭的,简直是像一根草藤,要把人紧紧缠住。”顾佳盯着出门的王六巧,小声嘀咕着。

  ……

  收拾完东西,顾佳看天色不早了,就带着吃的东西往家里方向走去。他的家就在三清山的山脚处,到了家门口的时候,顾佳却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往山上走去。

  他要先去看自己的师父。

  顾佳的师父,是他小时候在山中迷路时认识的,那个家伙自称三清道人,不过顾佳更喜欢叫他三清老头。三清老头教会了顾佳很多医道的知识,也吃了顾佳很多饭。

  “老头,我给你三鲜茯苓鸡汤了,是三鲜哦,可不是三清呢。”

  没有人回应,顾佳自己推开木门,进了山顶的一个屋子。屋子里面空荡荡的,冷冷清清,似乎根本没有人住过。顾佳把鸡汤放到地上,往里屋走去。

  一个老头躺在床上,气息奄奄的,看上去只有一口气了。

  “老头,你怎么了,不会要死了吧。”

  床上的老头目露微光,点头表示顾佳你说得很对,我就是要死了。顾佳一看这架势,连忙跑到前面,抓着老头的手,一脸都是悲伤逆流成河的样子。

  三清老头心中很是安慰,心想自己这些年没有白教这个徒弟。

  “老头啊,你先别死呀,你还没有把五十年功力传给我呢。”

  听到这话,三清老头恨不得翻上一个白眼,立马就死过去。这个顾佳,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在惦记自己苦修多年的功力。

  “咳咳,顾佳呀,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可没办法把功力传给你,因为我死后火化,我的灵气会重新回到三清山中,布满山谷。不过,我这里有素女医道一书,现在就就给你了,希望你以后多加苦修,成就大道。”

  说完,老头闭上眼睛,没了呼吸。

  顾佳也闭上了眼睛,不过他还有呼吸,只是呼吸有些沉重压抑。

  将老头火化之后,一团白色灵气慢慢往山中散去。顾佳知道,这是三清老头的三清灵气,等到遍布山谷的时候,山中就会起大雾,自己就不好出去了。于是,顾佳来不及翻看老头留下的,那本素女医道一书,就匆忙地下山,回到了家中。

  匆匆吃了饭,顾佳又伤心又激动地翻开书,打算看个究竟。

  “咦,素女望气术,这是什么东西……哦,原来是望闻问切的上古医术呀……哇,修炼成了,居然可以看穿事物的气脉流动。”

  顾佳开心得不行,想着已经化为雾气的三清老头,顿时把悲愤化成了力量,开始照着医书修炼起来。因为从小就受过老头的教导,这第一页顾佳很快修炼完了。

  双眼一睁,顾佳看向了手里的医书,慢慢的,书上的字在自己眼前虚化消失不见,一些长短不一,缓缓流动的线条出现在了自己眼角膜上。

  自己居然透过现象,看到了事物的本质。看来唯物主义的理论果然是强大,作为一个革命事业的接班人,顾佳感觉到自己现在充满了正能量。

  顾佳激动地再去看旁边地桌子,通过素女望气术,自己看到了桌子的脸色和脉搏,似乎桌子的肺部有一个黑乎乎的小洞。

  为了验证,顾佳从厨房拿来了菜刀,一把将桌子给劈开,果然在桌子的一角发现了一个小洞。顾佳心里暗喜,这一定是爷爷生前抽烟熏出来的。

  没有想到这素女望气术如此神奇,实在是上古医术的瑰宝,有了它,自己以后诊断看病采药,都会如华南虎添美图一般,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顾佳急忙拿来书,想翻开第二页继续看,却发现第二页怎么也翻不开。顾佳有些奇怪,手上用力一扯,体内的灵气忽地一跳,自己就迷迷糊糊地晕倒了。

  倒下去的时候,顾佳侧着头看见地上的桌子碎片,心里想着,明天一定要去买个新的。

第二章 居然也是粉红色

  “顾佳哥哥,你怎么了,快醒过来呀,你别吓我哈。”

  当顾佳再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是躺在了床上,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巧姐,你快看,顾佳哥哥他动了,他是不是要醒过来了。”

  顾佳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稚气犹存,眨着大眼睛的面孔。

  “杨春,是你呀,我这是怎么了?”

  顾佳口里说着,挣扎着要坐起来。手臂一动,却发觉碰到了一团软软的东西,不由得伸手捏了捏,掌心顿时传来一股细腻酥软的感觉。

  面前的杨春,却是一下子红了脸,像受惊的小绵羊一样,退开两步。

  “讨厌鬼,顾佳哥哥真坏,刚醒来就欺负人家。”

  说着一低头,杨春抿着嘴往外面跑去。

  顾佳瞧见她的模样,才知道刚才离得近了,自己是不小心碰到小妮子的大白兔了。想到这,顾佳脸上笑着,手指微微一动,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感觉。

  “顾佳,你醒过来就好了,你知道吗,你都昏迷一天了呢。”旁边的王六巧,瞧见顾佳微笑的样子,有些后怕地捂着饱满的胸脯说着。

  “啊,我居然昏迷了一天,什么情况?”

  顾佳有些惊讶地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正是躺在卫生所的病床里。他记得昨天自己是昏倒在家里,看来一定是早上杨春来找自己,让人把自己送到医院的。

  “对了,我的书呢?”

  “是这本书吗,我看昨天在你的手里,就给你拿过来了。”

  王六巧把一本书给递了过来,顾佳接过一看,正是那本素女医道。他拿着书,翻开第一页,想看看前天是发生了什么。

  书的页眉上有一行小字,顾佳没有注意过,此时急忙认真看着:“素女医道,每一页均蕴含天地灵气,世人体内灵气不足,不能往下翻看,强行翻看会灵气逆行,导致晕厥。”

  顾佳心中大骂了两句,想着自己真是倒霉,之前大意激动居然没有看到。不过,自己学会了素女望气术,以后分辨吸纳灵气都方便多了,可以慢慢再看这书。

  把书收起来放好,顾佳闭上眼睛,运用素女望气术,往自己体内望去,这内视之法还是三清老头子教的。没过一会,顾佳看到自己体内微弱的灵气,运行正常。

  “顾医生,你没事吧。”旁边的王六巧看他奇怪的样子,走了过来。

  “没事,我只是在做保健操而已。”顾佳摆摆手说道,又一睁眼,就看到王六巧弯腰在自己面前。

  一股成熟女人的气息,扑面而来。那胸前的饱满,已经快要贴到自己脸上了。

  要是能看到里面就好了,不知道是三十四还是三十六的,顾佳下意识地想着。

  就在他这样猥琐想着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发烫起来,眼前王六巧穿着的雪白毛衣,竟然慢慢消失了,随后渐渐的,她整个人都消失了,展现在顾佳眼前的,是如同水中游鱼一样的气息流动。

  顾佳不由得呆住了,没有想到素女望气术如此厉害,连人体都能看穿,简直就是一个X光线扫描仪呀。

  通过对衣服颜色散发不同的频率分析,运用麦克斯韦方程和哈勃漂移假说,顾佳知道那罩罩是粉红色的,然后根据眼前山谷山峰周长和面积的测算,顾佳得出了想要的结论。

  “好大,这有三十六吧。”顾佳喃喃自语着,自己的物理学得如此谨慎,一定不会错的。

  “嗯?什么好白好大,啥三十六?”

  王六巧奇怪地看着顾佳,然后发现他在盯着什么,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哎呀,你个臭小子,怎么这么没有正经的。小小年纪的,就知道和村里的那些流氓一样,不学好呢。”

  王六巧嗔怒着,脸色羞红低下头,然后她打了顾佳两下,往后退了几步。

  “好了,顾佳,你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改天我再来拿片子。”

  门被推开,王六巧刚刚走出去,外面就闯进来一个人。

  正是刚才红着脸跑出去的小妮子,杨春。这小妮子穿着粉红色的护士制服,是东平村卫生所的护士,也是顾佳的帮手。

  她拎着一个饭盒走了进来。

  “咦,居然也是粉红色的!”

  杨春扎着单马尾,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似乎会发光,短裙下露出的一截小腿,显得白皙光滑。随便一动,杨春浑身就洋溢着青春活泼的气息。

  “什么粉红色的,顾佳哥哥你在说什么?”

  杨春眨着眼睛,走上前来,把饭盒放到床头桌子上。

  顾佳收回吃惊的眼神,心里一阵飘忽着。他刚才不知怎么的,用素女望气术,看破了王六巧的胸前,正当王六巧离开的时候,杨春又进来了。

  当时,顾佳正不舍地看过去,就顺便也看破了杨春的胸前。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然后自己的灵气不足,视力就恢复如常了。但是,他还是清楚地看到,杨春这小妮子,戴的也是粉红色的文胸,上面还有米妮的卡通图案。

  “啊,没什么,我说你的制服是粉红色。”

  顾佳嘴上随意说着,心中却在想改天一定要去上山,好好苦修一番。然后学习到更多的医术,造福一方的父老乡亲,为家乡的美好建设,献出一份力。

  当然,能够顺便和妹子亲近亲近,也是可以勉强接受的。

  杨春看到顾佳奇怪的样子,小嘴一撅,哼了两声。

  “不对,你刚才说也是粉红色,就算我的制服是,那还有什么是粉红色的?”

  顾佳一脸的茫然,心想这小妮子怎么如此细心了。

  “快说,顾佳哥哥,你是不是刚才单独相处的时候,对巧姐做了什么。巧姐出去的时候,我看到她脸都红了。”杨春瞪着眼睛追问道。

  “怎么会,我可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好青年,怎么会做非分的事。”顾佳下意识地解释着。

  “切,我才不信呢,顾佳哥哥,你初中时候还偷偷拿过我的内衣,可别忘了。”

  杨春红着脸说道,转头去打开了饭盒。

  “额,那,那都是好奇,意外…哈哈…”顾佳觉得自己是一脸黑线,这个小妮子在人前温柔体贴,在自己面前就调皮没个正形。

  “来吃饭吧,顾佳哥哥,你都昏迷一天了,肯定是饿坏了吧。”

  耳边传来杨春亲切的声音,顾佳侧头看去,就见杨春端着一碗鸡汤,递到了自己面前。

  吃了两口,顾佳心里顿时一阵感动。这个小妮子,自己没有从小白疼她。顾佳和杨春是邻居,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也算是青梅竹马了。

  “顾佳哥哥,你自己端着喝吧,我这样喂你吃饭,被别人看到了不好呢。”杨春脸上红红的,有些害羞地说着。

  “唉呀,我的手好酸,抬不起来呀。”

  顾佳假装出疼痛的样子,嘶嘶地叫了两声。他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好不容易让杨春照顾自己一回,而且她喂自己喝汤时,还偶尔会碰到自己,那胸前的柔软,真是……

  正当顾佳享受着,突然外面一阵叫喊声传来。

  “快来人呀,李家大婶晕倒了,顾医生,快过来看看呐。”

第三章 有钱没地方花去

  顾佳一听,就知道情况不好,这个李家大婶是村里有钱人,有个做老板的丈夫李甲,和留学国外的儿子,平日里她一个人在家,就会胡吃海塞的,搞坏了身子,晕倒过好几次。

  “顾佳哥哥,我去看看吧,你身子不好,不要……”

  杨春的话音未落,顾佳已经翻身从床上下来,取来衣服边穿边往外走着。

  “走,小春,带上东西,去看看病人。”

  说这话的时候,顾佳是一脸的认真和严肃。身后的杨春惊讶地看着他,心里暗暗点头,自己的顾佳哥哥果然是有责任心的人。

  两人来到大堂,就看几个人抬着担架匆匆赶来,上面躺着的李家大婶紧闭双眼,脸色很是苍白。

  顾佳两步上前,就要查看李家大婶的病情。

  “你是谁呀,不要乱动我妈,你们这最好的医生呢?”

  一个穿着指环王西装,踩着新百伦鞋子的白脸青年拦住了顾佳,青年四处打量着,大声叫道:“医生呢,快让这所有的医生都过来,给我妈看病。”

  瞄了一眼这年轻人,顾佳伸手扶了扶眼镜。

  虽然他并没有眼镜,但他见过电视里那些老医生,都是这样的,显得人成熟稳重一点。

  “咳咳,我就是医生,请让一下,我要给病人看病。”

  “什么,你,你是医生?”白脸青年一脸不信地看着顾佳。

  “怎么你不信,我可是燕川市高等专科医学院毕业的。”

  顾佳说着,不去看那青年,使出一招伸手不见五指,众人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他的手指已经搭在了李家大嫂的脉搏上。

  “哇,好厉害,顾医生真的是好厉害。”

  “是呀,不愧是高等……什么专科学校毕业的,果然是出手不凡。”

  旁边的一群百姓看到了,不禁出口称赞道,其中小学毕业的阿姨,只会连连说着厉害厉害好厉害,听起来像到了故宫喊皇上一样。不过,旁边一个上过初中的大叔,则是说出了出手不凡这四个字的成语,引起了众人一阵惊呼。

  “切,这算什么。”

  白脸青年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举在空中。

  “看到没有,我可是咱们村唯一的留学大学生,李天二。就你那什么屌丝学校,也好意思拿出来说,我在法兰西读耶基圣诞大学的时候,你还在破专科活泥巴呢。”

  一群百姓听到这话,都是瞪大了眼睛,一时说不出话来。

  场间很是安静,只能听到李家大婶的脉搏声。

  过一会,才有人怯生生地说着:“难道,他就是李甲的儿子,李天二。”

  “我的王母娘娘呀,那可是出国上学的人呀,怪不得他看上去这么体面呢,你看那衣服,上面一根毛都没有,肯定值好几百块吧。”

  “是呀,在国外上学,也就是说……给他妈打电话漫游费很贵吧。”

  听了众人的议论,李天二毫不在意的样子,冷笑了两声,昂头说道:“我这套指环王限量版衣服,可是花了六千块钱,在意大利买的。”

  “六千块,我的王母娘娘……啊……”

  “不好了,不好了,张大爷他抽过去了,顾大夫你快来看看。”

  顾佳听了,一阵头疼,这个张大爷可是有名的守财奴,一辈子没有大把花钱过,这下听人说一套衣服,花了他三年的饭钱,顿时急火攻心,就昏倒了过去。

  顾佳连忙从杨春手里拿过一根银针,来到张大爷的身前。

  弯腰对着人中穴,抬手就是一针。

  张大爷缓缓睁开了眼睛,呼着粗气。

  那枚银针,也是随着他的粗气不停晃动着。

  “张四叔,把大爷送回去吧,这边待会有人吹牛皮,我怕牛皮炸了,会蹦到大爷。”

  顾佳吩咐了两句,面色淡然的回到了担架旁。

  李天二生气地望着他,脸上发白,指着顾佳说道:“你这个乡野村医,不知是哪个山里跑来的郎中,快点让开,让其他最好的医生过来,给我妈看病。”

  顾佳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对李天二说着:“不好意思,这东平村偏僻,方圆五十里只有我一个医生,而且,我就是最好的医生。”

  “我有的是钱,你去打电话,让市医院派车来接我妈,我要找最好的医生,给我妈治病,不能让她在这瞎折腾。”

  顾佳给李家大婶把好脉,收回手来,眉头一皱。

  “来不及了,你妈的病这次很严重,一小时内不治疗的话,就会有性命危险。你现在还要找车转院,那才是瞎折腾。”

  李天二走上前来,惊恐地望着顾佳:“你说什么,我妈有危险,怎么可能呢,我妈就是吃了一顿我带回来的饭,就有危险了。你这个庸医,你在胡说。”

  李天二说着,就要上前去揪顾佳的衣服,却听到担架上有声音传来。

  “二呀,我的儿呀,妈要不行了。”

  原来是担架上的李家大婶,仿佛回光返照一般,张嘴说着话。李天二听了,连忙弯腰下去,耳朵凑到母亲的嘴边,仔细听着。

  “二呀,妈和你说,你带回来的饭很好吃,妈要是死了,每年清明,你都要给妈妈烧点过来。还有,妈妈这些年攒的钱,都放在了,放在了……”

  “放哪了,妈,你快说呀。”

  李天二着急地看过去,就见他妈已经闭上嘴巴,歪头一动不动了。李天二顿时伤心难过万分,一下子跪在了担架旁边,拍打着担架哭了起来。

  “妈呀,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呀,我还没有好好孝顺你呢。我给你带的金拱门大餐,你还没有吃完呢,那个双层烤肉酱香汉堡,你才吃了两口呀。新出的深海鲟鱼海带汤,你还没有趁热喝一碗呢。”

  瞧着李天二这哀嚎痛哭的样子,旁边的百姓不禁心头夸着,真是个孝子呀。

  两个抬担架的小伙子瞧见了,转头对顾佳说着:“那个,顾大夫我们可以放下担架了吗,这个他哭一下拍两下担架的,我们实在是抬不动了。”

  顾佳摆摆手,示意两人将担架放下。

  看着两个小伙舒了一口气,准备缓缓放下担架的时候,顾佳忽然脑海里灵光一闪。他连忙上前,喊住了两个小伙。

  “等一下,你们先别放。听我的,你们先把担架举起来,举过头顶,然后不用慢慢放,直接松手就好了。”

  两个小伙听了顾佳的话,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想着反正人死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就照着他的话,把担架举了起来。

  李天二刚哭了三声,准备去拍担架,这下子拍了个空,只听得扑通一声,他自己趴到了地上,痛叫了两声。

  两个小伙子在半空,直接把手松开了,担架忽的就掉落下来。

  杨春看见了,惊讶地张开了小嘴,都能放下一个鹌鹑蛋了。

  眼见着担架要落下,顾佳眼疾手快,腿更快,使出了一招神龙摆尾,一脚把地上的李天二,踢到了对面的墙角处。

  “咣当”了两下,担架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上面的李家大嫂,突然咳咳咳地,发出了一阵声音。然后大家就看到她的嘴里,往外吐出了一块什么东西,人也睁开了眼睛。

  顾佳低头一看,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李家大婶是吃了难以消化的食物,噎住了嗓子才昏迷过去的。顾佳这让人猛地震她一下,顿时把她口中的东西给吐了出来,正是一块七成熟的金拱门牛肉。

  李天二看到母亲醒了,也不顾着生气,赶忙跑过来,拉着顾佳的手,激动地说道:“哎呀,顾医生不愧是高等专科毕业的,高材生就是厉害。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这些钱,就算我给你的谢礼,你一定要收下呀。”

  顾佳看了一眼那花花绿绿的法郎,苦笑了一下,伸手推辞着。

  “你这是哪里话,我是一个医生,救死扶伤乃是我的本分。咱们都是东平村的乡里乡亲,我怎么能够收你这钱呢。你去交两百块手术费就好了,哈哈。”

  顾佳一脸正气地笑嘻嘻说着,心里却在摸摸屁地骂道。

  “尼玛,有了这钱,我也没地方花去呀。”

第四章 我觉得不小了呀

  给李家大婶治好了病,顾佳收拾了一下,回到了休息室。

  杨春在后面跟着进来了,气呼呼地坐到了床上。

  “顾佳哥哥,你真讨厌,明明都好了,还假装有事,让我喂你吃饭。哼,不理你了。”

  瞧见杨春撅嘴翻脸的模样,顾佳忍不住上去捏了她小脸两下。

  “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好,你看我本来是觉得很疼的,就是吃了你给我喂的饭以后,才慢慢好的。然后一听到有病人,这不就立马好了,都怪我太有责任心了。”

  “哼,我才不信呢。”

  杨春说着,起身到桌子上拿过来一个袋子,递给了顾佳。

  “这是巧姐的片子和报告,我刚去拿过来的,顾佳哥哥,你回家的时候给她带过去吧。”

  顾佳伸手接了过来,点头答应了。

  杨春却悄悄地凑了过来,小声地在顾佳耳边说着:“顾佳哥哥,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看到了巧姐的什么春光,才说我的制服也是粉红色的。”

  耳边的一阵温热,让顾佳心神恍惚。

  “哪有,我说的也是粉红色,是,是因为我的衣服是粉红色。”

  “你一个男孩子,哪有衣服是粉红色的,骗人吧。”

  杨春满脸不信地看着顾佳,眼里都是怀疑。

  顾佳嘴角一弯,微微笑着,也凑到杨春的耳边,轻声说道:“真的,我今年是本命年,所以打算买一套大红色的内衣,没想到街上商店里没有大红的内裤,我就买了一件粉红色的。怎么样,小春妹妹,你要是不信的话,我给你看看。”

  感觉到耳边男子气息,听到这样调戏的话语,杨春的脸颊一下子就红了。

  “你,顾佳哥哥你太坏了,谁要看你的……你的那个呀”

  杨春别过脸,不去理顾佳,眼睛却忽闪忽闪的。

  “怎么不能看了,你不是说长大了会嫁给我的嘛,现在看看怎么了。你要是怕我吃亏,那你也给我看下,这样就扯平了,我就勉强当做奉献了。”

  顾佳一边说着,一边打眼盯着杨春胸前。

  杨春的护士制服本来就是合身的,并不宽松,她这坐着一扭头,上衣随着紧绷了起来,那胸前的美好画面,简直呼之欲出。

  “人家是说了长大要嫁给你,可是,人家这不是还小着的嘛,还要等两年呢。”杨春仿佛回想起了什么事,脸上又是娇羞,又是露出甜蜜笑容。

  “小吗?我觉得不小了呀,蛮大了,刚好。”

  顾佳盯着那对粉红色晃动,有些呆呆地说道。

  “什么不小……”杨春回过头来看向顾佳,发现了他在看自己胸前,顿时羞红了脸,起身用一只手护住胸前,另外一只手去打顾佳。

  “讨厌死了,我不理你了,我回家了。”

  拿了自己的背包,杨春低着头害羞的跑出了房门。顾佳看着她短裙下的白皙长腿,不禁心神荡漾起来。

  “这个小妮子,要是再长大一点,那还不迷死人呀。”

  休息了一会,顾佳看时间差不多,也起身出门下班。

  他拿上那个袋子,顺路朝王六巧的家中走去。他家靠着三清山,就在王六巧的后面一排,也算离得很近。

  来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有洗衣服的声音。

  “巧姐,我给你送片子和报告来了。”

  顾佳说着,走进院子,就看到王六巧坐在里屋门口,弯腰洗着衣服。她穿着一件家居的简单棉布上衣,很是宽松,这弯腰搓洗衣服的时候,脖子下露出了一片雪白的颈子。

  看得入神,顾佳不由得向前走了两步,从上低头一瞅,更是瞅见了两抹粉红的柔软。

  “巧姐原来是少女心呀,都是粉红色的。”顾佳心中暗道。

  “顾佳,你来了呀,怎么样,我有没有什么大病。”王六巧抬头,撩了一下头发说道。

  顾佳赶忙移开眼神,往两边打量着,找了个凳子坐下,然后拿出拍好的片子和报告,一边看着,一边说着:“巧姐,你这报告上显示,你的心肺肝脾都很正常,没有什么问题。肠胃的功能也健全……咦,这里有……”

  顾佳盯着报告,又看了一眼片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

  “怎么了,顾佳,是不是姐身上有什么毛病呀。”王六巧瞧着顾佳的神情,有点紧张起来。

  “是有一点,只是,只是我不知道怎么说。”顾佳伸手挠了挠头,嘻嘻笑着。

  “有啥不好意思说的,姐这就我一个人,什么事你尽管说好了。”

  顾佳回头看了门口,大门已经被自己带上了,然后他转头对王六巧小声问道:“巧姐,你那个是不是,有时会感觉到胀痛呀。”

  看着顾佳伸手指的方向,王六巧低头一看,正是自己的胸前。这才明白顾佳说的是什么,她顿时羞红了脸,搓着手含糊地说着:“你这个坏小子,你怎么知道的?”

  “嘻嘻,我是医生呀,当然是靠着一双慧眼看出来的。巧姐,你现在是我的病人,我问你的,你可要说实话呀。”

  “我,我这里晚上是会感觉到胀痛,不过我觉得是羞人的事,就没敢去说。”

  顾佳闻言,又想到了什么,凑上前问着:“巧姐,以前王哥在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鱼水之欢呀。”

  王六巧听了这话,却是一脸的娇羞,又带着藏不住的忧伤。

  “你知道的,顾佳,我和他,还没有做过一天真正的夫妻。”

  原来,这王六巧是一个童养媳,从小被人贩子拐卖来的东平村,卖给了王家。这王家只有两个老人和一个儿子王宇,却是有些遗传性的家族疾病。王宇的父亲早年死了,母亲逃走改嫁了,剩下的两个老人想给王宇娶个媳妇冲喜。结果,这喜还没来得及冲成,王宇就死了,两个老人一难过,也相继离开了人世。

  院子里只留下一个王六巧,她是贤惠本分的一个女人,在家里人把她卖了之后,也没有想着回去,就干脆留了下来,靠着王家的一些存款和几亩山田,操劳着一个人生活。

  顾佳听了,心里想着原来如此,巧姐打小操劳干活,发育得又太好,没有受过男人的滋润,这才使得乳房偶尔会胀痛。

  “巧姐,你这个病也不是什么大病,要是家里有男人,一般都没事。只是要一开始不管不问的话,可能会影响以后生孩子的。”顾佳认真的说道。

  “这,这可怎么办,我现在是个寡妇,总不能现在去嫁人吧。”

  王六巧说着,害羞的看了顾佳一眼,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眉清目秀的,面容干净,双眼有神,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巧姐,我倒是有种按摩方法,可以教你,以后你照着按摩几次就没事了。只是……”

  “只是什么,那你教我好了。”

  “只是这第一次按摩,我要亲自动手,给你示范一下。”

第五章 那我委屈一下好了

  听到这句话,王六巧低下头,犹豫了一会,才悠悠地说道:“那,那你要好好教我,可不许占我的便宜。”

  顾佳心里高兴坏了,连忙起身和王六巧来到了屋子里。

  来到卧房里,王六巧坐在床边,有些羞涩,手里不住地捏着被单。

  “巧姐,你把上衣脱了,躺下来吧。”顾佳嘴上说着,心里想着一定要淡定,可还是有些激动地牙齿打颤。

  犹豫了一会,王六巧拖去了棉布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清凉的短袖衬衫。那衬衫只到小腹,王六巧往床上一躺,衣服顿时收紧了,露出了一片光滑。

  顾佳吸了一口凉气,伸手放到她身上上,掌心瞬间传来触电般的感觉,躺着的王六巧也是身子颤抖了起来,嘴里发出轻轻的嘤咛一声。

  顾佳的手掌开始动了起来,只见他先是慢慢划动,随后掌心收拢,轻轻揉了揉,然后又用温热的手指抚摸推按。如此来回,三次之后,顾佳觉得掌心下竟然更加挺拔起来。

  “嗯,啊……好舒服。”

  王六巧在床上躺着,更是浑身酥麻难耐,忍不住呻吟出声。这妩媚的声音入耳,顾佳听了不禁小腹一热,觉得下身一股暖流涌了上来。

  咳了两下,顾佳收回手掌,侧身说着:“巧姐,现在你舒服多了吧,以后就照着我刚才的手法,每周按摩两次,就不会有胀痛的感觉了。”

  “嗯嗯,舒服……谢谢你了,顾佳。”

  王六巧说着舒服两字,想着刚才自己忍不住的呻吟声,顿时红了脸,满是娇羞地低着头,不敢去看顾佳。

  “那就好,巧姐,天色不早了,我就回家吃饭了,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就好了。”

  顾佳说着,不敢多停留,出门离开了院子。

  王六巧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一丝的失落,脸上还是滚烫的。

  “再待一会,我的小伙伴就要热血沸腾了呀,得赶紧走了。”顾佳在门口嘀咕了两句,转身往山上走去。

  山是三清山,老头告诉过顾佳,这是道教三清修行羽化的地方,而当老头的灵气混入了山顶云雾以后,现在那里是一片茫然缭绕,而且道路崎岖难行,很少有人能上去了。

  顾佳的房子,在山脚下,他一边走着,一边抬头望着山上,想着书上说的,要吸纳灵气,提升自己的能力。于是暗中打定主意,改日一定用素女望气术上去看看。

  来到一棵大树旁边,顾佳突然站住,他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小姐,就在这里吧,我帮你看着外面。”

  “那好吧,白雪,你千万别让外人靠近这里呀。”

  居然是两个女人的声音,顾佳停了下来,不由得抖着耳朵倾听下去。心想真是奇怪,这怎么晚了,山上怎么会有两个女人,而且听这声音甜美悦耳,还是两个年轻姑娘。

  “嘶嘶嘶……”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像是谁家的水龙头打开了,在这寂静的黄昏山上,更加显得响亮起来。

  “我去,这个姑娘原来是在嘘嘘呀。”

  顾佳放松了起来,听着那绵柔而悠长的声响,不禁失笑了一声。

  “是谁,谁在那里?”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随即脚步声动了起来,顾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个女孩站在了自己身前。

  那女孩一身白色制服,扎着马尾,脸上冷冰冰地盯着顾佳,手上的拳头握紧,摆出了一副对付敌人的样子。

  “别动手,我不是坏人。”顾佳连忙举手示意,脸上笑嘻嘻地说道。

  “哼,不是坏人也是流氓,不然怎么会这里偷听。”白衣姑娘瞪着眼睛。

  “偷听,我偷听什么了?我这是回家,每天都会经过这里的。我看,是你在半路埋伏,想打我的注意吧。”顾佳看着白衣姑娘笑着。

  大树后面,慢慢走出了另外一个姑娘。

  她穿着大红的连衣裙,身材高挑曼妙,面容精致犹如仙女下凡一般,本是俗气的大红色穿在她身上,却是显得典雅高贵了起来。

  红衣女子迈着修长结实的双腿,走了两步,开口说道:“白雪,怎么回事?”

  “齐总……雨云小姐,刚才你在方便的时候,这个人在大树后面偷听。”白雪指着顾佳,恶狠狠地说着。

  齐雨云转过脸看向顾佳,虽然眼神没有白雪那么冰冷,却是透着一股漠然的寒意。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偷听,我只是要回家,路过这里。我叫顾佳,是村里卫生所的医生,你们看,那后面的房子就是我的家。”

  顾佳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前面的两层小楼房。然后又伸手扯了扯自己的白大褂。

  “你是医生?可怎么看着也不像呀,就是个毛头小子吧。”白雪慢慢放下了拳头,不屑地望着顾佳说道。

  “这位姑娘是叫齐雨云,对吧。看你面色红润,气息平稳,不过眉毛里有两颗轻微的痘痘,应该是上火导致的。而且,听你刚才的尿意,清脆悠长中带有一丝淅淅沥沥,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腥味,应该是虚火上浮,内经不调。”

  “由此可见,你们是在山上呆了至少有两天了,没有好好吃饭,也没有适当喝水。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顾佳说完,一脸得意地看着两人。

  齐雨云一脸惊讶,她没有想到这个顾佳,就是简单看了她一眼,就把自己的身体不适说了出来,而且还看出来,自己在山上呆了有两天。

  白雪却是一下子冲了上来,揪住了顾佳的衣领,凶恶地说着:“好呀,还说你没有偷听,你没有偷听,怎么说得如此清楚。你说,该怎么办?”

  顾佳被白雪抓着,心头暗道自己真笨,一时激动说漏了嘴。他看着白雪,假装害怕的样子,调笑着说道:

  “怎么办,难道你们就因为我不小心听到了,你嘘嘘的声音,就要赖着嫁给我吧。虽然我知道,我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的,但是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你,你胡说什么……”白雪哼了一声,扬起了雪白的拳头。

  “好了,好了,你别打我,我答应你就是了。虽然你们长得一般,但是身材还算可以,那我就委屈一下,从了你们吧。”

  顾佳叹了口气,摇头说着,好像自己真是下了多大狠心,受了天大的委屈是的。

  “你这个混蛋,就你,你还想娶我们齐总,我看你就是个蚯蚓,连癞蛤蟆的肉都吃不到,还想着天鹅呢。你可知道我们齐总,她是……”

  “等一下,齐雨云你别动,你的大腿上有黑影虫。”

  顾佳突然出声打断了白雪,看向齐雨云的连衣裙下,那里一只黑色细小的虫子,正沿着齐雨云大腿内侧,慢慢爬了上去。

第六章 我真的是医生

  望着慢慢上移的黑影虫,顾佳心想这下遭了,黑影虫可不是一般的虫子,而是含有丰富毒素的剧毒虫,活着还好,一旦受到伤害便会释放出毒素,可是这黑影虫偏偏已经爬上了大腿。

  顾佳虽然平时不正经,但是为人医者,正经的医德还是有的。于是走向了齐雨云道:“千万不要动,如果伤害到了黑影虫,你可就完了。”

  齐雨云哪知道什么黑影虫,对她来说都是虫子都已经到了大腿了还不赶紧将虫子弄下去。

  “我再跟你说一次不要动,这黑影虫含有大量毒素,如果稍有不慎伤害到了它,严重了你有可能会死。”看到齐雨云有想要抖落黑影虫的意思,顾佳再次严肃的说道。

  白雪却攥紧拳头对准了顾佳,“哪来的你这个流氓说话的份?我们齐总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关你什么事!”

  说罢便想要冲过去,但是被齐雨云拦住了。

  顾佳见齐雨云还是明事理的,但是想了想自己与她们两人还是初次见面,有些事情不能点破,想到这,顾佳欲言又止。

  齐雨云皱了皱眉头急了,“你倒是说啊!”

  “这个……对于这种情况我的确有一个办法,但是……”顾佳望了望齐雨云腿上的黑影虫早已不见了踪影,一咬牙,抱着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心态便将手伸向了齐雨云的大腿,但此时齐雨云却看顾佳来者不善,下意识将腿往后挪了挪,“真不愧是流氓,这么直接就想占我便宜,下流!”

  白雪再也忍不住了,“你真的是无耻至极,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就敢把你的脏手伸向我们齐总,你知道齐总是谁吗?!真的是人贱了什么都干得出来!”说罢便要动手教育教育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江湖骗子”。

  顾佳连忙在心里大骂自己操之过急,这下被人家抓住了把柄岂不是自己的企图……不,齐雨云的生命要完?

  想到这顾佳立刻说:“各位姐姐们,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真的只是为了治疗你呀!那只黑影虫有剧毒,一旦毒素释放出来你的命真的会没有的!相信我,我绝对不是只是为了占便宜!”

  “还说不是你自己都说漏了!”白雪这样说道,一把掌便扇在了男主的脸上。

  顾佳再次在心里暗暗的骂道自己真丢人,居然给说漏了自己的心思,但是眼下的情况首先要对方相信自己。

  “姐姐们,我真的是医生!我是燕川市高等专科医学院毕业的,现在是这里的唯一医生也是这里最好的大夫,如果我敢对你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到时候你们把我打死也是我的过错,但是眼下不是争论这些事情的时候。”

  齐雨云和白雪,你看看我,我看看,心里还是不放心眼前的这个“江湖骗子”。

  “怎么样,到底要不要相信他。”白雪看着齐雨云说道,眼里满是质疑。齐雨云此时也是十分的郁闷,如果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医生那倒还好说,但是万一只是想占自己便宜的话那可不就亏大了,况且长这么大头一次听说什么黑影虫,内心的纠结体现在了脸上。

  白雪也不管那么多了,上去便把顾佳按到在了地上大喊道:“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一个臭流氓还敢冒充医生!你穿个白大褂就是医生,那我穿身紧身衣是不是就能说自己是敢死队了?”

  “姐姐我真的没骗你们,我要怎么做你们才肯相信我呀!大晚上的在这小树林里两女一男成何体统啊!还不如早点完事了大家都好解脱。”顾佳被按倒在了地上连忙求饶,暗想这妹子怎么手劲这么大,怎么都挣脱不了。

  “你还敢说!你在一旁偷听,现在还想占我们齐总的便宜,就你这样还想让我们相信你是医生?你知不知道医生有多么神圣,你知道吗!”白雪实在是气的不轻,暗想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大腿?

  顾佳见白雪气急败坏的样子自己是哭笑不得,自言自语了一句,“那大不了你就穿着紧身衣我就说你是敢死队不就好了。”

  但是他这句小小的吐槽迎来的却是钻心的痛,只见白雪正反锁住他的双手掰他手指,“继续啊,你不是医生吗,那我把你手指废了你给我接上证明给我看!”

  都说十指连心,这下他顾佳是真的体会到了。连忙求饶道:“姐姐别啊,你要这样的话我就算是医生手指断了我也没法接起来啊!要不这样吧,我可以明天把证明给你们,先放开我行吗……哎!女侠别继续了真的要断了!”

  一旁看了许久的齐雨云早已笑的直不起腰了,看着地上趴着的顾佳与坐在他身上的白雪喘着气说道:“放开他吧,毕竟他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目前为止吧。”

  听到齐雨云下令,白雪手上再次使了点劲这才放开了顾佳,顾佳被一下涌上来的疼痛感憋的说不出话来,许久后爬了起来对齐雨云道:“谢谢齐总相救,不然的话我就要被这个泼妇给弄成残疾!”说罢看了看白雪,见她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一直瞪着他,一阵寒意使得他打了一个冷颤,再次说道:“那你们信我不?”

  齐雨云再次看了看眼前这个人,觉得似乎有一定的可信度,毕竟在那种情况下还坚持自己是医生的观点,但是万一那也只是流氓计划的其中一环呢?

  想到这里齐雨云问道:“你刚才说你是哪里毕业的?”

  “燕川市高等专科医学院。”顾佳不敢再对两人开玩笑了,如果再继续下去可能自己真的要废了。

  “那你为什么会来这种小村子?”齐雨云再次问道。

  “这里是我的家,我为了给我村的人看病专门回来的。”顾佳也老实回答着,心里却一直暗暗想着刚才要是早来一点晚来一点都不至于是这种情况。

  后悔着自己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过来,还偏偏碰到两个女人在这上厕所?难道是自己脸黑?

  “那为什么你一个医生大晚上的要来这种地方?”白雪也接上了话。

  顾佳真的有些怀疑她的智商了,“我刚才就说了我家就在前面我是正常下班正常路过,倒是你们在人家家门口上厕所也不嫌丢人!”

  话一出口顾佳就后悔了,刚才才挨了打怎么就又忘了。看了看两个女人似乎都没太放心上他继续说道“一直问我大晚上在这干嘛,你们又在这干嘛?我作为这个地方的常住居民可以告你们私闯民宅!”

  “行了!”话刚说完齐雨云又接上了话,示意他停下,自己却又一次质疑了自己的观点,难道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医生?

  想到这齐雨云拉过了白雪走到一边,问道:“你对他什么看法,你相信他吗?”

  “当然不会!”白雪回头望了望站在那的顾佳继续说道:“齐总……雨云小姐你看,为什么我们之前就没有见过他呢?正巧在我们上厕所时他就冒了出来,还一直想趁机揩油,这就是个流氓罢了,让我去好好教训一下他。”

  语罢白雪瞪着顾佳就要走过去,但是很快又被齐雨云拉了回去,“可是我感觉他好像说的每句话都很在理,包括他之前看出了我们在这两天了这种事。”

  “雨云小姐你千万不能被他给骗了,我觉得他会知道我们在这两天这种事情应该是他已经跟踪了我们两天了,不愧是流氓还是个变态跟踪狂!”

  “可是你不也是靠猜的吗,况且他现在还什么都没做。”齐雨云看着顾佳说道。

  “雨云小姐,你不会是糊涂了吧,有我在他敢做什么?他敢动一下我就废了他的腿!”

  “还是先观察一下吧。”说罢齐雨云便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顾佳这边。

  顾佳早已看两个女人在那里讨论多时了,只看见白雪一往自己这边走,齐雨云就把她拉了回去,而且还不止一次两次了,想到这顾佳便暗自笑了起来,难不成这齐雨云对自己有意思?

  经过了长时间的讨论齐雨云和白雪还是没能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头一回便看见了顾佳在偷笑,一致认为顾佳是因为刚才的流氓行为得逞了所以才开心成那样,齐雨云立刻让白雪前去放倒了顾佳又是刚才的姿势,顾佳这时才从自己的意淫梦里醒过来,“姑奶奶啊,我又做错了什么啊你一定要这样对我……”

  白雪一听到他的声音便气不打一处来,“还问!你居然还敢笑?我现在就让你笑不出来,让你这辈子也笑不出来!”

  顾佳望着齐雨云投去了求救的眼神,可是齐雨云看到顾佳猥琐的眼神直接避开了。这让刚才还处于意淫世界的顾佳梦想成空。

  突然间,顾佳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暗自大喊不妙,白雪也察觉到了顾佳反抗的力气变小了,就在疑惑到底为什么的时候顾佳喊了出来,“黑影虫啊!齐雨云你可能完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