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洛瑾兰严子夜小说-意乱情迷:新婚老婆请回

发布时间:2018-12-06 11:09

洛瑾兰严子夜小说

意乱情迷:新婚老婆请回房全文阅读

  意乱情迷:新婚老婆请回房是由作者如花公子1所著的一本总裁小说,洛瑾兰、严子夜是此书的主角。小说全文讲述了洛瑾兰是一个刚出道的小记者,为了挖到重大新闻不惜以身犯险。。昏暗的房间里,她举着相机嘴角划过一丝得意的邪笑:“这回看我怎么收拾你。”话音未落,身后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将她抱起。“我的地盘怎么多了一只野猫,看来我得把它放到水里好好泡一下,洗一洗才行……”
  洛槿兰偷偷的捂住嘴巴小声的说着:“以前有个男人用了我表姐这个药之后,他老婆生了七胞胎,比猪还厉害……不过也有一个血气风刚的男人用了之后变得不举了,因为超过了药效还没有洞房……”
  “那现在怎么办,你给解药我,我给你钱,多少都行。”
  严子夜感觉全身真的燥热的不行了,他没有去怀疑这个女人说的话!他的宝贝可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资本,若是不举了岂不是会被别人笑话!
  “那你保证不会找我的麻烦才行。”
  洛槿兰说着转身走过去快速的写上了一张证明,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印章盒。

第1章 她的慌乱不已

  是夜,喧闹的酒吧里……

  色彩斑斓的灯光在闪烁不停,迷离的眼色在舞步中迷失。

  吧台上摆放的酒杯不停被倒满,然后清空再倒满,杯子交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空调不停的吹着冷风,空气中环绕着各种不知名的酒味。

  这让来酒吧次数不多的洛瑾兰有些紧张,甚至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

  想着前几天在领导面前夸下的海口,脸上传来一阵的潮热,她只是一个刚刚到杂志社报道的小妹,没有点爆炸新闻衬托自己能力的话,能不能熬过三个月试用期还是一个问题呢。

  生活如此艰苦,她得努力向上,不由捏起拳头,吞咽了一下口水,假装是一个对酒吧很熟悉的常客,拿起镜子快速补下妆。

  这位A市有名的总裁大人今晚在这里谈生意,她还是费尽心机从同事那里得来的消息,好好把握住。

  脑子快速闪过着之前设计好的各种方案,快速判断目前状况属于那种。

  很快,洛瑾兰做了几个深呼吸后开始行动。

  一个性感美女在吧台边坐了下来,摆出一副诱人的姿势,唇瓣还涂抹了那种有妖艳的黑色唇膏,全身穿着一件深红色的比基尼,格外的吸引眼球。

  对着眼前的酒保勾了勾手指,示意让他把头给伸过来,一只手快速的抚摸着他脸,声音有些娇柔的说道:“那边的那个人是严总裁吗?”

  “是的。”

  酒保回答着,双脸羞涩的红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性感妖艳的女人,胸前那些简陋的衣服,不断吞咽着口水,掩饰着全身的紧绷……

  美女把手伸到酒保的头发里问:“那你肯帮忙吗?我想过去那里帮忙倒酒。”

  “恐怕不行!”酒保有些惊恐说:“除了这个其他的我都可以帮你?”

  酒保拒绝着,但是目光更是暧昧的看着她那裸-露的后背,双眼不断冒着炙热的气息,整个人都有些喘气起来。

  这个女人无疑是一个致命的诱惑,因为她的出现已经成功的吸引了酒吧很多男人的视线,纷纷打了着这个女人那性感火爆的身躯。

  只不过在A市里,谁不知道这个年轻的总裁,但脾气非常的火爆,虽然很多人对着他有大意见,但是都是敢怒不敢言,因为那些敢出声反抗的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不然就是有合作了。

  所以作为刚刚从大学毕业出来做实习记者的洛槿兰来说无疑是一次彰显的机会,如果她能成功制造绯闻将A市这个负面新闻颇多的总裁再次炒上头条版报,那么她的前途就一片光明了。

  想到这里洛槿兰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更让酒保着迷,不断用手揉着眼睛,想让自己看着的更加清楚一点那些若隐若现的春光。

  洛槿兰将手放在唇边落下了一个吻,随即对着酒保伸了过去,酒保竟然非常的着迷的亲吻了起来,这让酒吧里的人目光都变得更加的惊愕,不过又对着这样的性感妖挠的女人感到了一阵热血沸腾,都在想象着等下怎么把她狠狠的压-在身下是什么样子的感觉。

  洛槿兰轻轻的收回自己的手,对着那个陷入情欲中的酒保轻声说道:“如果你今晚帮了我的忙,我绝对不会亏待你,我很清楚你想要什么。”说着还眨了眨那双大大的眼睛,显得特别清澈单纯,内心却忍不住狠狠地鄙视自己,为了以后的生活能好起来,似乎别无选择。

  今天晚上她必须要制造出特别的新闻,不然她是不会出名的。

  这也是她酝酿很久的事情,只不过这样的大人物经常都是神出鬼没的,今天才有机会来行动。

  酒保对着洛槿兰陷入了极度迷恋中,快速的走进吧台,拿出一瓶酒递给她。

  只不过她刚刚的出现就引起了他的注意,看着那个装作放-荡的女人,那双清澈的眼眸下的惊慌失措却彻底的暴露了她的一切伪装,只是她还在自欺欺人。

  严子夜性感的薄唇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随即拿起桌上的酒大口的喝完了,他知道刚刚那个女人的眼神,他也很清楚自己已经成为了她的目标,不过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小女人为什么接近他。

  或许他这段时间铲除的反动派太多了,总是有着一些人按耐不住想来给他制造麻烦,但是他却非常的期待接下来这个女人带给她的表演……

  很快,洛槿兰从酒保那里接了一瓶酒,正要走向她的目标处,看着那张精致的脸,还有胸前没有扣好的那件衬衫暴露而出结实肌肉,长相够英俊,身材够结实。

  这个男人很完美,无论是脸,还是身材都属女孩子心中的梦中情人,这也是他为什么多次受到众多女人追捧的原因。

  不过今晚……

  想到这里,洛槿兰嘴角勾起了一抹坏坏的笑。

  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小姐,我们主子在谈公事,不方便进来,把酒交给我吧。”说着正要拿走她手里的酒。

  只是洛槿兰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眼看目标就在前面了,她怎么可以这样的失败了,快速的对着不远处的男人抛着媚眼,还故意扭动了一下她的性感水蛇腰,吸引眼球。

  只是那个男人虽然看着她,但是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特别那双深邃的眼睛闪烁着那些奇怪的神色让她很不解。

  “小姐,既然人家不领情,不如过来陪我喝两杯?”

  不远处的一个酒桌上的刀疤男人粗鲁的叫喊着,双眼色迷迷的盯着洛槿兰的身体打量着……

  她这辈子最讨厌这种粗鲁的男人了,而且她的目标就在眼前,她怎么可能会错失这样的良机?

  脸色随即变换了一下,快速改变了一下方案,不去勾引总裁了。

  她打算从他身边的男人下手,只要她能走进那一桌,还怕没有机会?

  她早做好准备了,天天模仿电视的那些妓女抛媚眼,摆弄着那些撩人的姿势,全部都是为了今晚。

第2章 她只需要爆炸新闻

  如果不能把这个总裁大人给制服了,她这些天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

  洛槿兰推开了眼前的那个男人,拿起手里的那瓶酒给打开,全部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时间大家都非常好奇着她的做法,目光全部锁定到了她的身上!

  “我打算主动献酒,谁想要我……去倒酒……”

  那些佯装娇弱的声音响起了,周边的男人都热烈的欢呼着。

  “小姐,我出50万,陪我今晚。”

  那个刀疤男嘴角勾起了一抹淫-荡的笑容,目光更加暧昧的扫视着那件原本单薄的上衣湿透后景象。

  “我出100万。”

  坐在严子夜身边的男人忍不住出声,因为他刚刚看到那个女人故意给他送了一个媚眼,一直混迹在花丛中的他,竟然有点害怕这种主动送上门的单纯小妹落入别人的怀里,他早知道这个女人明明内心已经慌乱不已,却还要逞强作势。

  那个刀疤男脸色一僵,正要抽起桌下的手枪起身,一边的下属赶紧拉住了他,小声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结果脸色变得有些惊恐下来,快速的带着下属离开了酒吧……

  洛槿兰看着这样的景象嘴角的那抹笑意更加的幽深了,不错,里面的男人背景够强大,看来她今晚绝对能跑出爆炸性的新闻。

  “难道没有人在出价了吗?”

  洛槿兰对着酒吧里那群虎视眈眈的男人说着,只是没有一个人敢在出声,全部都是只敢看,却不敢开价。

  不过她还是很满意这样的答案。

  “一百万你会赚到的。”

  洛槿兰对着那个出价的男人送上一记媚眼,随即正要走到那张桌前。

  只是那个恼人的下属依旧拦着她的去路,无奈她只好打算离开,再次想办法……

  后面却突然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让她进来。”

  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快速的在上面写下了一百万,用力撕下放在桌上,拿起一个酒杯压好。

  “小姑娘,过来坐坐。”

  李凌青出声说着,双眼更是暧昧的打量着洛槿兰那火辣辣的身躯。

  洛槿兰看着那张一百万的支票,眼睛闪过一丝精光,虽然很心动,但是不能解决她以后的生活,所以还是把目标放向某总裁。

  她只需要跑出爆炸性的头条新闻就可以,还没需要下作的把自己给卖了。

  洛槿兰走过去正要坐下去,严子夜脸色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怒,他看上的女人岂能让别人抢占先机?

  “我才一百万零一毛,过来陪我。”

  严子夜说着拿出雪茄叼在嘴上,一边的下属立即上前帮忙点燃,袅袅的轻烟不断在漂浮着。

  整个脸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过多的表情,目光望向酒吧那些嘲杂的地方。

  洛槿兰嘴角的笑意明显僵硬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尴尬的笑了一笑,随即说道:“价高者得,抱歉了,先生。”

  只是她没有想到堂堂一个有钱的总裁居然会那么抠门,只加一毛钱!今天晚上她花了那么多时间去打扮,还提前去买了一直都不敢穿的衣服!

  不过她忍,为了今天晚上她豁出去了!

  “二哥,难道你也对着这个女人感兴趣了?”

  李凌青声音有些僵硬,不过他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跟这样出死入生的兄弟闹翻的,但心里还是很不爽这样的叫价。

  “这个女人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严子夜说出这句话,大家都不可置信的望向他,一向在外浪迹风尘的他,现在也会说喜欢一个女人?

  这句话有谁会相信呢,只不过听着他的口气又不像在开玩笑。

  “你的支票呢?”

  洛槿兰温柔的说着,随即在他的身边坐了下去,拿起桌上的酒不断帮他满上。

  严子夜对着身后的下属勾了勾手指,随即支票本立即递了过来,拿起胸前携带的笔,快速的画上了一个一百万零一毛的数字。

  “怎么?那么缺钱?”

  说话间一只粗大的手掌抬起了她的下颚,仔细审视着那张涂抹着厚厚浓妆的洛槿兰,只是那双清澈的大眼他却格外的喜欢,好像能看穿人的心扉……

  洛槿兰也不甘这样被打,双手快速的搂住了他的肩膀,趴在他的耳根边轻声说道:“你真抠门,不过我喜欢……”说完还在他的脸上印上了一个显眼的香吻。

  只是她却不知道这个男人从来不允许任何的女人吻他,今晚她却破例了,不过主角却好像没有责怪着她的意思。

  “现在才知道吗?不过这些钱要看你今晚的表现才给的,你确定你行吗?”

  严子夜眼神变得更加的暧昧着,看来这个女人胃口不小,胆子更不小,居然敢这样主动送上门来,还说他抠门,有趣,有趣。

  严子夜开始对着这个女人产生一点点兴趣了,也许是最近那些特意出现在他面前引诱的女人并没有眼前这个那个假装主动,内心却很抗拒吧。

  他快速的将她按到在那个宽大的沙发上。

  洛槿兰一时乱了阵脚,眼神暴露的她的惊慌,不断在想着办法……

  “怎么,你在发抖吗?要不要我在用力的抱紧一下?”

  严子夜看着这个女人的目光更加的幽深了,明明是一个青涩的小丫头,居然还想扮演资深的小姐,这个骗的了别人,但骗不了他……

  洛槿兰双眼看着不远处的吧台,脑子闪过一丝灵光,佯装着害羞的说道:“这么多人,我们还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吧。”

  严子夜嘴角的那抹笑意更加的幽深了,随即将支票自己撕开,捏成一个圆圆的纸棒直接放进了洛槿兰的那件简陋的上衣里面,一双大手有力的将她给横抱起来。

  “大哥,这里是公共场合,当心有狗仔偷拍。”

  李凌青轻声说着,但是目光还是忍不住望向那个妖挠的小女人,但凡有着一丝机会他都不想去放过……

  严子夜完全无视着他的话,对着下属点点头。

  不一会,酒店的经理快速的走了过来,礼貌的说着:“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房间,请跟我来吧。”

第3章 卖艺不卖心

  严子夜大步抱着怀里的女人离开了,只是洛槿兰还是忍不住对着坐在那里挫败的男人抛了一个媚眼,想起包包里早就准备好的道具。

  看来今晚的新闻绝对劲爆,这个总裁居然还和A市有名的黑帮老大李凌青有关系,怪不得那么的张狂,想着嘴角再次露出了一抹坏坏的笑,只是头顶却传来阴冷的声音……

  “在我的怀里还敢勾引别的男人?”

  严子夜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能自控,看着属于他的猎物还敢对着别的男人抛媚眼,他的心情就很不爽。

  不过他最近比较喜欢玩一种游戏,就是让一个女人慢慢的沦陷在他的那些温柔的陷阱里,再给她一次致命的打击。

  每一次看到那种难过,伤心的神情,他的心情就格外的舒畅,或许是他的心里还是忘不掉那个下-贱的女人吧,每一次只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她的身影,为什么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忘记。

  “没办法,我的心没有在你那里。”洛槿兰说着很无辜的眨着那双清澈的眼睛。

  只是她根本没有想到她的计划能那么成功的进行了,不过好戏还在后头。

  “可是我很想得到你的心,怎么办?”

  严子夜也装出一副深情缓缓的样子看着洛槿兰,整个人显得无比认真起来。

  “做我们这行的卖身不卖心。”洛槿兰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达到酒店的房间门口。

  经理快速的拿出房卡将门打开,并礼貌的递给了严子夜。

  “请问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严子夜没有在说话,只是把洛槿兰抱进了房间里,一脚将门给踢着关上,大步的向那张大床走去。

  “你很急的想要我吗?”

  洛槿兰说着更加娇羞的把头埋在那个男的怀里,一只手快速的捏着手里的小包包,看着里面的东西还在不在。

  “那你说呢。”

  严子夜将怀里的小女人直接往床上丢,站在床边就这样看着,他倒是想知道这个女人想玩什么花样。

  “你不觉得做那种事情太单调了?不如我们来玩下特别的吧。”

  洛槿兰说着还用手去拉扯了一下自己的那件湿透的上衣,在床上摆出了一个诱人的姿势。

  严子夜目光变化了一下,干笑了几声,说道:“难道你还想玩情趣吗?不过我也想玩玩。”

  看来这个青涩的小女人玩心也很大,估计可以做一个长期的宠物,不错,他真是越来越喜欢。

  “你先洗澡吧,剩下的交给我来做。”

  洛槿兰说着快速的起身将房间里面的灯给打开了,据说这样豪华的酒吧里面有一个柜子是专门用来放那些玩具的……

  严子夜知道她想找什么,随即淡淡的说着:“小宝贝,上面的第三格就是,这可是我最喜欢的酒店,等下你想怎么玩都行。”

  说完转身走进了浴室里面。

  洛槿兰看着他关上门,忍不住傻笑着,看来今天晚上她需要把这个总裁给炒的更加牛逼哄哄才行,想着头条下面的还写着,爆料人是她的名字,顿时在媒体界无人不晓,以后事业达到巅峰时刻。

  快速打开了那个柜子,可是她当时就吓傻了,整整一个衣柜都是啊……

  “手扣,皮鞭,蜡烛,绳子……”衣服就更加的不用说了……

  洛槿兰非常不满意她现在的装扮,随即拿出一套小护士的衣服穿好,也给那个男人精心准备了一套……

  快速的拿出包包里面的东西,拿起床头的电话对着一边服务员说着,脸唰唰的红起来:“我男朋友好像那里不怎么了,你能帮我送两杯饮料来702房间吗?”

  服务员很会意的满足了洛槿兰的要求,不一会两杯饮料杯快速的送到了门口,而且还悄悄的告诉了她,哪里是加强版的和普通版的。

  洛槿兰将那两杯饮料放在了床头,把包包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藏好,就剩下一颗限量版的XX药,再次放进了那杯加强版的饮料里,轻轻搅拌了一下,这可是她在表姐开的路边小店拿到的,平时都要花了10块钱买的呢。

  如果明天的报纸头条是“严总裁在酒吧强行调戏良家妇女导致情绪过激而不举”那会是什么样子的情况呢?

  想着想着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再次傻笑着,却不知道身后的男人早就出来了,头发上还有着未干的水珠不断往下流淌着。

  “小宝贝,笑什么呢?”

  严子夜走过来,在她的身边坐了下去,伸出那结实有力的手臂将她搂紧在了怀里,俯身到她的颈间呼吸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些淡淡的清香。

  “亲爱的,你看到我精心为你准备的东西木有?”

  洛槿兰轻轻推开他的手臂,目光看向床上摆着的那些东西。

  “宝贝,原来你的玩心那么大呀,不过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一起玩。”严子夜倒想看看这个女人能玩出什么样子的情趣出来,快速的扯出了那件蓬松的浴袍,拿起穿上那件保守的情趣军装……

  洛槿兰快速的转身过去,不是她不想看,其实她不敢看,害怕流鼻血啊,作为一名资深的腐女,一向对着这样的猛男无力招架的,只不过还是生活重要一点。

  “小宝贝,你在害羞吗?”

  严子夜说着用力的将她扯过来,面向着他……

  只是洛槿兰快速的用手捂住了眼睛,不敢去看着那个男人,她当心自己控制不住的想将他扑倒……

  “难道你不喜欢我这套衣服?不过我也觉得太保守了一点。”说着正要解开,洛槿兰快速的松开自己捂住眼睛的手,拦住了他的动作。

  “亲爱的,其实我很喜欢这套衣服的。”

  洛槿兰不想在浪费时间了,随即拿起床头的那两杯饮料,自己拿了一杯自顾的喝了起来。

  “为什么你喝的是橙汁,而我的是牛奶?”

  严子夜有些好奇问着,放到嘴边轻轻嗅了一下,很明显这杯牛奶杯下了这里的药,不过那种药对着他没有什么影响,出入这种地方,他随身有带解药,只不过他不知道里面还被下了另外一种特制加强版……

第4章 哪里来的疯女人

  “牛奶多好,可以给你好好增加营养,你知道这种事情男人比较费力的。”

  洛槿兰依旧很无辜的眨着眼睛,目光一直盯着那杯牛奶,示意让这个男人喝下去,然后她的计划可以顺利实施。

  “宝贝,你真体贴。”

  严子夜没有顾虑着,更何况他自己经常来这个地方的,当然有随身带着解药,直接将牛奶喝完,显得很干脆,更何况这个青涩的小女人这样的着急让他失去了思考,也没有想过会败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喝完的瞬间,洛槿兰快速的将那个男人推倒在床-上,小小的身体快速的坐在他的胸前。

  “亲爱的,今晚你花的一百万绝对超值,喔,不对,是一百万零一毛。”

  严子夜没有说话,只是双眼迷离的看着这个女人,既然她想玩,而且还担心着他那里不行了,那么他怎么能不奉陪到底呢?

  洛槿兰没有错过任何的一分钟,快速的将床-上的男人的手和脚给扣住了,而还在大腿间加了一个一个牛皮绳,在她确定绑的很稳的时候,快速的起身了。

  “亲爱的总裁大人,对不起,人家想让你小小的帮一个忙啦。”

  洛槿兰装作很可怜的说着,快速的拿出了她刚刚藏好的小包包,把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部倒在了桌子上,拿起那台微型照相机。

  嘴角忍不住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声,头一次那么顺利的实施了她的色诱计划。

  “你想干什么?”严子夜的声音随即阴冷了下来,他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只是他居然被这个青涩的小丫头给骗了!

  全身不断传来了燥热,他上次有过误食这里的药,只是药性根本不会发作那么快的,而且他感觉到很不对劲!

  身体开始向着火一样的猛烈,用力的挣扎着,却发现全身有好多处地方是被绳子绑着的,根本无法松开!

  “亲爱的总裁大人,我只是一个很可怜的实习记者,我只想借你的几个照片来找下发财路,我真的很可怜的。”洛槿兰依旧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只是那台微型相机的闪灯不断在房间里面闪着,回响着咔擦声……

  “死女人,你最好马上给我停下来。”

  严子夜双拳紧握着,努力的想挣脱那些手扣和绳子,只是却那样的徒劳无功,目光阴冷的瞪着洛槿兰。

  “从一开始的遇上就注定我们会有所牺牲,你看我为了财路,不惜来亲身诱惑你,你好歹也要付出一点吧,起码我都被你抱过几下了,不多拍点,对的起我自己吗?”

  洛槿兰越说越激动,照相机不断在拍着,看到某些地方有反应了,脸上表情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看来她表姐送给她的那些大力丸果然有效,只需10元搞定一切,整个人又坏坏的笑起来。

  “说的倒是很好听,如果你现在把相机交给我,并且把我解开,或许我会放你一马,不然我让你在A市完全没有立足之地。”

  严子夜咬牙切齿的说着,可是全身传来那些一波一波的温热让他整个人都无力招架了!这个可恶的疯女人到底从哪里来的,让他堂堂严子夜吃了那么大的哑巴亏。

  “你把我当做傻瓜了吗?放开你,不就代表我会被吃掉了吗?我以后还是打算要嫁给高富帅的。”

  洛槿兰说着突然觉得自己拍照太普通了,那件军装看起来不太明显,随即摇摇头。

  拿出放在一边的蜡烛,对着床上的男人邪恶的笑了起来,她刚刚可是看了很久的说明书才知道这个蜡烛的作用,只不过她不得不感叹着现在科技的发展强大,以前照明用的蜡烛也能成为那么牛的工具。

  立即上前粗鲁的扯开了某总裁的上身衣服。

  “死女人,你想干什么,我劝你最好马上停下来,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严子夜紧咬着牙关,他的身体快不能承受了,看着眼前这样的一个妖挠的小女人,那件特别的小护士套装……

  这些无时无刻都在刺激着他的感官,想得到她……

  “淡定,淡定,我只是拍几个照片就好了,不过忘记告诉你了,最好不要打扰我工作,因为我刚刚给你吃了,我表姐热卖中大力丸,如果2个小时内找不到发泄点,那么你彻底变挫男了,到时候不要来找我。”

  “你表姐是做什么的!!!”

  严子夜气结,不要等他挣脱开,否则他一定不放过这个死女人和她的表姐!

  “开成人用品店的,她都是卖外贸货的,虽然说外贸很多东西都很便宜,不过质量绝对没有问题的,今晚你就好好享受我给你带来的快感!”

  洛槿兰回答的非常风起云淡,没有在装可怜了,因为她只要一想起,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被她狠狠的给调教了一遍过,那种兴奋的感觉总是那样的激动。

  “…………”

  严子夜气得发狂,这个女人给他下的药是超过他的预想的强烈的,一定是水货,看来他需要好好提倡一下打假才行!

  洛槿兰快速的在房间里面找出一个打火机将蜡烛点燃,看着那些蜡油这样的滴落在地上快速的形成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她觉得很好玩,正要走到床-边……

  “死女人,你找死吗?要是敢滴上来我灭你全家!”

  严子夜看着那个蜡烛的火光,心里居然有着一点点的害怕起来,这个女人真的想玩死他!

  “哦,这样啊,我父母去世的早,你还是想办法怎么去尝试一下这种兴奋的滋味吧。”

  洛槿兰突然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左手拿起蜡烛轻轻的滴了一下在自己的手臂上……

  “啊………”条件反射的大叫了一声,快速的将手上的蜡烛给扔掉,伸手将那个蜡烛油给抹掉,上面很快就印出了一个红色的印子,小脸紧紧的皱了起来。

  “好痛哦……不过很刺激唉!!”

  洛槿兰那双大眼突然看着床-上那个男人的那些结实的肌肉,快速低身下来把地上的蜡烛给捡起来。

第5章 不是美艳的村姑吗

  嘴角的那些笑容变得更加的猥琐加邪恶,那么刺激的感觉怎么能少掉这个男人来尝试呢。

  “死女人,你最好不要这样做……否则……唔……”

  严子夜说话间,嘴巴快速把塞上一块毛巾,这些都是在那个柜子里找出来的。

  “你觉得我滴一个爱心怎么样?我想配合拍照耶。”洛槿兰有些疑惑的看着床-上的那个男人,拿着那根蜡烛不断在他的眼前摇晃着……

  此时的严子夜失控的不得了,他这辈子不怕刀枪就是怕打针,现在这种滴蜡的游戏已经让他感到害怕了……

  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对着这个女人猛烈的摇着头,不过心里却憋着一肚子的火,外加身下传来的紧绷。

  这个死女人,是第一个敢这样折磨他的,这辈子他都不会忘记的!

  等他能离开这里之后,必须要狠狠的惩罚她!要用同样的方法把她给虐一遍过!

  “你想说话吗?好吧,你等下。”

  洛槿兰说着拿起桌上的笔记本一边写一边说着:“总裁大人喜欢玩情趣,但是对着滴蜡有着非常激动的情绪,好像很喜欢,今天由美丽的爆料记者洛槿兰跟大家报道,上流社会的总裁大人是如何对待滴蜡问题的一些解答。”

  “唔……唔……”严子夜不断在挣扎着,他不喜欢滴蜡这个游戏!非常的不喜欢啊!!

  苍天,他堂堂A市有名的总裁大人,居然给一个小女人在酒店狠狠的虐了,传出去他还有面子吗?

  洛槿兰发觉那个男人挣扎的那么厉害,单纯的她选择放下了手里的笔,快速的扯开了捂着他嘴巴的毛巾。

  “你想说什么?不要着急嘛,我一会在给你滴蜡,乖……”说着还用摸狗头式手法不断蹂蹑着这个男人的短发!

  “放开我,我讨厌……”滴蜡……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又被堵上了……

  严子夜怒视着这个死女人!到底是谁给她那么大的胆子,敢这样的对待他!他简直要气疯了!!

  “我知道你讨厌等待,我懂,好吧,你也来尝尝这种感觉吧……”

  洛槿兰说着正要再次将那只蜡烛拿到严子夜的身上。

  “唔……唔……”

  严子夜能做的就是不断在床上扭动着,双手和双腿完全使不出一点力气,看着那种韧性极强的牛皮绳,他当场就挫败了,今晚就是他在怎么挣扎,也挣脱不开!

  “你怎么那么多话呢?一个大男人都婆婆妈妈的,亏你还是总裁,怎么处理大的事情啊!”

  洛槿兰打算忍他,再次将堵着的毛巾拿开了!

  “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你要多少都行,只要你开口……”

  严子夜只能改变方案来进行,不然他要被这个女人给折磨致死的!

  全身都在急切的紧绷着,他快受不了这种感觉了,全身跟着火一样,他需要去发泄!

  “难道你想潜我吗?不过我不想被潜规则,我还想嫁给高富帅。”

  洛槿兰说着眼角又冒出了憧憬,整个人又傻笑起来,想象着白马王子的到来……

  “难道我不是高富帅吗?”

  某总裁气结,整个A市的大多企业都归他管了,谁比他有钱,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傻妞,他怎么就被这样的一个迷糊妞给拐来这里了呢?

  “你皮肤偏黝黄,身材强壮,顶多是一个中年大叔罢了,人家高富帅是有钱皮肤又白又帅,而且还得是小鲜肉。”

  洛槿兰说着还送给他一记白眼,不知道是不是她对着高富帅的理解含义出错了,但是她真心不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像她心里的高富帅!

  严子夜的脸色更加黑了下来,他简直无法跟这个女人沟通了,他想离开了,他认输了……

  “好,好,那我认输了,你怎么样才放过我呢?”

  这是他第一次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认输了,而且输的一败涂地,几乎没有一点面子,他发誓等他逃出去了之后一定得杀了她。

  “总裁大人,你认输了?我的新闻资料好像还没有达到那种火爆级别耶,不知道换做“严总裁深夜调戏良家妇女因情绪太过于激动导致不举,并承诺对涉事妇女道歉,赔偿五个亿”这个题材怎么样呢,总裁大人给点意见吧……”

  洛槿兰拿起桌上的蜡烛紧紧的握住在手里,不得不说她上课的时候总是喜欢睡觉,不过出来实习又想给自己争取一点面子,不然一直都被鄙视……

  “请问,你说的良家妇女是你自己吗?”

  严子夜嘴角抽搐了几下,但是看着那根蜡烛还是忍不住的胆颤着!

  这个死女人估计是故意要这样玩-弄他的,看来他今晚也的确被整死!

  “那你觉得这里还有别人吗?难道我长的不像美艳的村姑吗?然后遇到了风流龌龊外加下流的总裁……”洛槿兰一脸认真的看着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却发现他已经傻了眼了……

  “其实我觉得你说你是村姑这个我完全赞成,但是不要加美艳上去,你会侮辱这几个字的,还有你要是真的要写的稿子发到报社的话,应该这样写:一个淫-荡的村姑偶然碰上了一个英俊潇洒外加玉树凌风的总裁,然后村姑想尽办法来占总裁的便宜……”

  严子夜忍不住耐心的教导着这个小妹妹,看着她这个迷糊的样子,他还真担心他的这些丑闻会被爆出来!

  “呵呵,说的不错,完全赞同,明天等着我的特别稿子吧。”

  洛槿兰又不傻,刚刚只不过她觉得这个男人很好玩,打算逗逗他,不过现在她的稿子也酝酿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该闪了,毕竟今晚她招惹了一个这样的大人物,这几天还是好好的避避风头在出来!

  “请问可以放我走了吗?”

  严子夜一脸讨好的说着,脸上的笑容特别的僵硬,他快要憋死在这里了,这样下去真的会出事……

  “其实我想跟你说的是,你明天一定不举了,你知道我下了多大的药效吗?”

  洛槿兰偷偷的俯身到严子夜的耳边说着……

  “多大的药效……”严子夜的冷汗不断在额头布满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