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顾瑾寒叶幽幽最新章节-寒少的宠妻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2-06 11:09

顾瑾寒叶幽幽最新章节

寒少的宠妻全文阅读

  顾瑾寒叶幽幽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顾瑾寒叶幽幽大结局是什么?寒少的宠妻是由网络作家君某某所著,是一本豪门总裁文。该小说讲述了叶幽幽没想到自己在刚回国的那天晚上,就意外与暗恋了十六年的男神顾瑾寒共度了一夜春宵。后来,她通过死缠烂打,终于如愿以偿的跟他结婚了。
  第二天一早,叶幽幽是被疼醒的。
  天知道,她有多怕疼!
  天知道,昨晚她又有多疼!
  叶幽幽刚一动,撕心的痛就从某个敏、感的地方蔓延开来,让她冷吸一口气。
  太疼了!
  一夜疯狂,被撕烂的衣物散乱地丢在地上,满室暧、昧气息。

第1章 你太看得你自己了

  “哐当!”

  手起,瓶碎,人倒……

  叶幽幽拍了拍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肠肥脑满的老男人,不屑地撩了撩头发。

  哼!敢对她动手动脚,有够闲自己命长的。

  摸出手机,叶幽幽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拨通了父亲叶宏升的电话。

  前天叶幽幽接到家里电话,说是父亲重病,于是她连夜从M国赶了回来,谁知道下午刚落地,就接到父亲的信息让她来滨江酒店910房间。

  她来了,但是却没见到家里任何一个人。

  等在这里的就是此刻被她敲晕了躺在地上的老男人。

  难道是走错房间了?

  “喂,你……”电话接通,叶幽幽刚想问怎么回事,就被叶宏升打断了。

  “幽幽啊,我知道你这几年一个人在国外过得艰苦,爸爸心里也不好受,你要体谅爸爸,爸爸真的不是不爱你,这不,我亲自给你物色了这门亲事,虽说王总年纪大了点,但是年纪大也有年纪大的好处啊,会心疼人,你嫁给王总,将来再生个一男半女的,你的下半辈子也不用愁了。”

  叶幽幽浑身一怔,死死地盯着地上不省人事的男人,刚才,这个老男人确实自我介绍说他姓王。

  “所以……你根本没有生病?”

  叶幽幽不是傻子,叶宏升一开口她就听出他的声音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他骗她回国,就是为了……让她嫁给这个……年纪大到可以做他爷爷的老男人?!

  “叶宏升。”叶幽幽一字一顿地叫他,指甲死死地捏着裙摆,满脸的愤怒、失望、痛心……

  电话那头,叶宏升并没有因为叶幽幽直呼自己的名字而生气,反而放缓了声音:

  “幽幽,你不是一直想回叶家吗?只要你能让王总高兴,让他答应出资和叶氏合作,我就承认你的身份,宣布你的是我叶宏升的女儿。”

  感情,叶宏升这是在卖女求荣啊。

  叶幽幽冷冷地勾起唇角,要不怎么说知女莫若父,他还真是了解她,知道用她在意的事情来诱惑她。

  如果是在六年前,叶幽幽听到这样的话说不定还会动摇一下,现在嘛……

  呵呵……

  “叶宏升,你太看得你自己了!”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叶幽幽说完,不等那边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特么的,我真是脑子被驴踢了,居然还会相信叶家人的鬼话!”

  真不知道她这么火烧火燎地跑回来干什么,存心找气受。

  叶幽幽将手机揣进兜里,满腔的怒火在心底燃烧,毫不留情踹了一脚老男人的肚子,冷哼一声。

  拖箱走人!

  刚走出房间不远,就听见身后传来几个男人的喊叫:

  “老爷出事了!”

  “抓住刚才那个女的,别让她跑了!”

  “快!”

  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叶幽幽赶紧拖着行李箱跑进了电梯,随意按下一个数字。

  虽然她不怕那些人,但是刚回国,叶幽幽觉得自己还是低调一点好,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电梯到达顶楼缓缓打开门,叶幽幽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走廊,拖着箱子走了出去。

  滨江酒店这样的五星级酒店,顶楼一般都是留给大人物住的,估计那些人也不敢随便上来找人。

第2章 苦逼,阴沟里翻船

  叶幽幽打了个呵欠,困死了,刚回国她时差还没倒过来。

  正想着要不要先找一间房来将就一晚上,就看见一间房门虚掩着没有关紧。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叶幽幽想也没想,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朝里面看了看。

  似乎没人……

  正当她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门突然从里面拉开,叶幽幽下意识地退后,却被一只温度极高的手抓住了手臂。

  “你!”

  “砰——”

  耳边响起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叶幽幽只是短暂的一愣,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扛在了肩上。

  什么情况?

  “放我下……啊!”

  身体被扔在绵、软的大床上,下一刻,一具带着强烈男性荷尔蒙的躯体压了下来。

  叶幽幽抬腿就是一脚踹去,却被男人灵巧地避开,顺势抓住她的一只脚,分、开,双手也被男人一只手握住举在头顶……

  感觉男人某个的部位紧紧地抵在自己身下,叶幽幽又气又急,“混蛋!”

  特么的,她是出门没看黄历吗?刚才被老男人非礼,现在又被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压了。

  苦逼!竟然在阴沟里翻船了!

  “别动!”男人清冷沙哑的声音响起,抬起她的下巴,猛地吻了下去。

  叶幽幽浑身一僵,眼眸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连反抗都忘记了……

  刚才因为吃惊和挣扎,叶幽幽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样子,这会儿定睛一看,她彻底呆住了……

  男人的五官堪称完美,比世界上任何的艺术品都要来的精致,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性、感的薄唇正紧密地吻住她的唇,火、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似乎要将她融化。

  叶幽幽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这张脸,曾经无数次在她的梦里出现过。

  而这个人,是她这么多年心里一直牵挂着的那个人!

  是他!

  真的是他!

  顾瑾寒!

  这次她回国,其实有一半的原因是回来找他的。

  叶幽幽激动地想要尖叫,没有任何接吻经验的她一张嘴就意外地咬上了男人的……

  “唔……”男人闷、哼一声。

  “对……”

  “嘶——!”

  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耳边就传来了衣服被……的声音……

  “你……别……别这样……”叶幽幽脸红地像是要滴血。

  “给我……”

  男人低沉魅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幽幽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他这句话抽去了一样,缓缓地,深情地……

  抬起下巴,主动地吻上了男人的唇!

  “该死!”一声低叱,男人放开她的手转而揽住她纤细的腰肢。

  “唔……”

  门外。

  裴影看着门口的粉色行李箱,又看看紧闭的房门,正准备抬手敲门就听见里面传出一阵令人脸红心跳,血、脉膨、胀。

  “不是吧!”裴影吓得退后三步,吞了吞口水,赶紧摸出手机打电话。

  “那啥,逸少,您不用带医生过来了……寒少……应该已经不需要了……”

第3章 不错,她居然认识他

  第二天一早,叶幽幽是被疼醒的。

  天知道,她有多怕疼!

  天知道,昨晚她又有多疼!

  叶幽幽刚一动,撕心的痛就从某个敏、感的地方蔓延开来,让她冷吸一口气。

  太疼了!

  一夜疯狂,被撕烂的衣物散乱地丢在地上,满室暧、昧气息。

  昨晚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在脑海里闪过,对x生活一片空白的叶幽幽忍不住又红了脸,她知道,顾瑾寒昨晚肯定是被人下了药才会那么疯狂的。

  该死!要是让她知道是谁给他下的药,她非得废了他!

  不过,叶幽幽又十分庆幸,还好,昨晚是她遇见了他,要是是别的女人,叶幽幽觉得自己肯定会气得吐血。

  此时,浴、室传来开门音,一双精瘦修长的腿迈了出来。

  “醒了?”

  男人的声音冷到极致。

  顾瑾寒冷眼看着半倚在床上的女孩儿,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锐利的冷漠。

  她慢慢地支起身子坐起来,巴掌大的小脸上一片绯红,一双眼睛格外明亮,如海藻般的长发披在肩上,隐约可以看见她脖子、肩膀上的痕、迹。

  昨晚有多疯狂,顾瑾寒不会忘记,甚至到了后面药效过了,他竟然还意犹未尽地又压着她做了……

  他从来没有这么失控过!

  叶幽幽抬起头,目光紧紧地锁定在了男人身上。

  刚沐浴完,男人身上披着一件浴袍,领口敞开露出蜜色的肌肤,上面还沾着晶莹的水珠,隐隐约约能看见下面的腹肌,说不出的诱、惑。

  她回想起昨晚的场景,男人的身材似乎很好,八块腹肌,一块不少。

  “咕咚。”这么想着,叶幽幽听见自己吞口水的声音了。

  她连忙擦了擦嘴,幸好,没流口水,弱弱地道:“嗯,醒了。”

  六年不见,这个男人还是那么的高冷。

  叶幽幽舔了舔嘴唇,有些口渴。

  这个动作却让男人喉咙一紧,身体某个地方又有了反应。

  该死!顾瑾寒低咒一声。

  想起刚才起身时看见床单上那朵血色的“玫瑰”,顾瑾寒眯了眯眼,从一边的外套里摸出一张支票,丢到床上。

  “给你三分钟,滚出去!”

  叶幽幽:“……”

  几个意思?

  等看清他丢给自己的是一张支票后,叶幽幽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三百万。

  他把她当什么什么!

  “顾瑾寒!你……你……”叶幽幽咬着被子,一只手颤巍巍地指着顾瑾寒,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顾瑾寒挑眉,不错,她居然认识他?

  “嫌少?”顾瑾寒冷嗤了一声,以为她是嫌少,“你只值这个价。”

  叶幽幽气得不轻,真想扑上去咬死这个混蛋,深吸两口气,故作嫌弃地暼了一眼。

  “呵,先不说我值不值这个价,就说寒少你,怎么说昨晚也是我救了你,你的一条命就只值区区三百万?!哼,堂堂顾家大少爷,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传出去也不嫌丢人。”

  这下该轮到顾瑾寒变脸了,还没有那个女人敢在他面前这样放肆。

  一步一步走到床边,顾瑾寒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一双凌冽的眼眸直直地射向她。

  “你……你干什么?”

第4章 要不,你,以身相许

  叶幽幽弱弱地抱着被子往后缩了缩,这些年虽然她人在国外,但却一直关注着他的动向。

  帝*都顾家大少爷,传言冷酷无情嗜血残暴,只要他跺一跺脚,地都要抖三抖,整个华夏没有几个人敢惹他不痛快。

  他想要让一个人死,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叶幽幽缩着小肩膀,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在这个时候却打起了退堂鼓。

  顾瑾寒捏住叶幽幽的下巴,力气大的吓人,“那你说,该怎么办?嗯?”

  “我……我……”

  叶幽幽紧紧着攥着挡在胸前的被子,盯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目光从刚才的胆怯一点点转变成了痴迷。

  十六年零三个月。

  她喜欢他十六年零三个月了。

  顾瑾寒看着发呆的女孩儿,她的眼眸似乎有光,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多看几眼。

  盯着他看了半天,叶幽幽舔了舔嘴唇,壮着胆子弱弱地说:“要不……你,以身相许?”

  男人一双好看的眼眸微微眯起,寒光四射,如同狮子盯着猎物一样紧紧地盯着她。

  叶幽幽深吸一口气,突然抓住顾瑾寒的衣领,寂静的房间,响起她响亮的声音。

  “娶我!”

  等了几秒,顾瑾寒还是没有反应,叶幽幽急了,直接抱住顾瑾寒的脖子,扯着嗓子大喊,“我不管,你得对我负责!”

  喊完了还不够,似乎是想要证明自己没有开玩笑,叶幽幽猛地咬上了顾瑾寒冰凉的唇……

  时间仿佛静止,顾瑾寒眼底的冷意慢慢释放出来……

  “寒少,您……”

  裴影拿着正在响铃的手机推门而入,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天呐,他看见了什么?!

  寒少一向不近女色,除了那位徐小姐以外连话都不会对其他女人多说一句,昨晚的事情可以理解为一个意外,因为被下了药,所以寒少不得已和一个女人滚了床单。

  按照他对寒少的了解,药效过了,对那个女人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可是……

  现在两人竟然……

  顾瑾寒被叶幽幽笨拙的接、吻技、巧撩得……刚想夺回主动权就听见裴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啊!”叶幽幽惊叫一声,一把推开顾瑾寒,将脑袋缩进被子里……

  呜呜,没脸见人了……

  顾瑾寒紧紧地捏着拳头,回过头去,“说!”

  裴影打来个寒颤,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向自己袭来。

  “您的电话,顾爷打来的。”

  叶幽幽偷偷地露出半个脑袋,见顾瑾寒接过手机站在床边接通了电话。

  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些什么,顾瑾寒全程没有说一句话,直到最后,冷笑着说了句“我知道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感觉到他的视线向自己看过来,叶幽幽很没骨气地又缩进了被子里。

  顾瑾寒目光深邃地盯着躲在被子下的人,半晌,把手机扔给裴影。

  扫了一眼地上被撕烂的衣服,“去找一套女装过来。”

  “是。”裴影应声走出了房间。

  “起来!”

  叶幽幽露出半个脑袋,可怜巴巴地看着顾瑾寒,他该不会是想杀她灭口吧。

  顾瑾寒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名字?”

  叶幽幽楞了一下,明白过来他这是在问她叫什么名字。

  他果然不记得她了,加上昨晚,他们一共见面三次,而她救了他两次,她居然完全不记得她了。

  “叶幽幽。”叶幽幽嘴一撇,满脸的委屈。

  “给你十分钟,起床洗漱。”

  “干……干什么?”

  “满、足你的要求,民政局,结婚!”

第5章 玄幻,这就领证了

  黑色的迈巴赫内,顾瑾寒面无表情地看着手里的文件。

  叶幽幽,叶家不被承认的大小姐,十五岁被流放到国外,昨天下午刚回国就被骗到酒店相亲,然后打伤了人……

  听说,叶家前段时间在生意场上吃了大亏,现在正缺资金周转。

  看来是把主意打到了这个可有可无的女儿身上了。

  呵,怪不得这么着急着想把自己嫁出去。

  和他结婚总好过被逼着嫁给一个七老八十男人,反正,各取所需,她也不算吃亏。

  车门被拉开,裴影站在门外,朝身后的叶幽幽做了个请的手势,“叶小姐,请。”

  叶幽幽看了一眼坐在车里的男人,咬了咬唇,坐了进去。

  车子发动,叶幽幽低着头,手指不停地打着结,好半晌才抬起头,紧张地问:“顾瑾寒,你……你真的要娶我?”

  顾瑾寒斜了她一眼,“怎么,后悔了?”

  “不后悔。”叶幽幽几乎是想也没想地摇头。

  她怎么可能会后悔,自从五岁那年他往她嘴里噻了一颗糖,他就已经住进了她的心。

  所以,这么多年,不管过得有多艰辛,只要想到他,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她做梦都想成为他的新娘。

  叶幽幽眼神放光地盯着顾瑾寒,扑上去就是一个熊抱,不害臊地大喊,“嗷~~顾瑾寒,我爱你,我爱你,我爱死你了。”

  顾瑾寒脸黑地像个锅底,用力地推开她,一脸嫌弃,“不想被扔下车就给我坐过去!”

  叶幽幽翻了个白眼,什么嘛,人家在向他告白耶,就不能不板着一张脸。

  不过一想到即将成为他的妻子,叶幽幽的此时心情就像车外的阳光,明媚得不得了。

  副驾驶的裴影抽了抽嘴角,现在的小姑娘都怎么不矜持吗?

  还有,他家的寒少居然要娶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人?

  难道是被徐小姐刺激到了?

  还是说,他家禁、欲多年的寒少在尝了一顿荤腥后终于想开了?

  裴影想不通,也不敢去揣测他的心思,偷摸着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的叶幽幽。

  寒少的眼光真心不错,这颜值比徐小姐高出了不止一点。

  很快,车子停在了民政局。

  叶幽幽下了车就跟在顾瑾寒的身后,大气都不管喘一下,生怕得罪了他,他一翻脸又不认账了。

  签字,拍照,盖章……

  短短十几分钟,叶幽幽觉得比她这二十一年还要过得长久。

  终于,看着手里的红本本,叶幽幽激动得差点跳起来了。

  他们,这就结婚了……

  叶幽幽和顾瑾寒结婚了!

  顾瑾寒看着叶幽幽像对待心肝宝贝一样捧着那本结婚证,笑得像个二傻子,目光紧紧地盯着结婚证上两人的照片,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有这么高兴吗?

  也对,放眼全国,想嫁给他的女人数不胜数,如今她做了顾少夫人,的确是该高兴。

  “哎,你干嘛?”手里的结婚证突然被抽走,叶幽幽张牙舞爪地瞪着顾瑾寒。

  “这个我保管。”晃了晃手里的红本本,顾瑾寒转头看向一边的裴影,“送她回去。”

  “是,寒少。”

  “回……哪里?”她现在根本就是无家可归好不好。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