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透视邪医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小

发布时间:2018-12-06 11:06

全能透视邪医叶飞

全能透视邪医全文阅读

  全能透视邪医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小说,由网络作者羽痕所著,叶飞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全能透视邪医叶飞小说讲述的是三年的军旅生涯,让叶飞立下了无数战功,但为了抓捕一命罪犯,他犯了错,被判监禁半年并且开除军籍!但是也是因为那一次战役,叶飞获得了一个常人没有的异能!
  丁芸芸的身-子很性感,三年军旅生涯,半年牢狱之灾,叶飞都没有碰过女人。但,此刻看到丁芸芸的身-体时,他居然没有丝毫的冲动念头。
  甚至,叶飞还有点面带嫌弃,他觉得自己为丁芸芸的付出,很不值!
  只听叶飞继续道:“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丁芸芸胸口上有三颗痣,左边有两颗,右边有一颗……而且,算了,剩下的还是不说了,以免打扰老哥你日后的兴致!”
  “妈的!”闻言,那男人一下暴怒了,扭头怒视丁芸芸。
  当初他就是看丁芸芸样子清纯,才花了大把的钞票对其追求,后来哄到床上后也见了血,加上丁芸芸也懂得讨男人坏心,所以他就一直在物质上满足着丁芸芸。
  这时候听叶飞如此一说,男人只觉愤怒无比,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烂货,当初见你出血了,老子还以为你是第一次!妈的,肯定是弄了个人工骗老子!”男人暴怒吼着,反手给了丁芸芸一巴掌。
  啪!巴掌声清脆无比,丁芸芸当即就被打懵了,都来不及解释,男人恶狠狠的看了丁芸芸一眼,怒道:“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第1章 三年的感情

  云海市,滨海公园。

  “三年了,我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叶飞站在湖边,身穿发旧迷彩服,手里拉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他在等人……三年的军旅生涯,让叶飞立下了无数战功,甚至在世界级特种兵演习中,他曾创下以一人之力歼灭敌方三十名狙击手的记录!

  半年前,一个间谍暴露身份后想要逃离华国。

  为了搜捕这个间谍,华国直接派出最强的龙牙特种作战部队,叶飞也是执行任务中的一人。

  在搜捕过程中,对方花重金请了国外雇佣军,那一战,是精英和精英的对决,双方都伤亡惨重,为了防止国家机密被窃取,叶飞强行跨越国界线击毙了那名间谍。

  很快,他就被告上了军事法庭……

  如果不是身上的赫赫战功,他恐怕要在牢里待一辈子,半年的拘禁,时间不算长!

  在那一战的时,他获得了常人没有的异能!

  “提前离开部队也挺好,芸芸等了我三年,一个女人又有多少个三年可以等?更何况……她还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叶飞站在湖边自言自语道。

  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了旁边。

  冷飞下意识的就瞧了一眼,只见一直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小脚从车里伸出来踩在地上,然后就是一双穿着丝袜的美腿。

  车门挡着半个身躯,车窗上贴了黑色的车膜,让人只能看见车门下的靓丽高跟鞋以及半截小腿。但这样的遮掩,反而使人更想一窥全豹!

  半秒后,高跟鞋的主人走下车了,那是一个身穿黑色包臀裙的靓丽女人,身材曼妙,一双修长的细腿上裹着黑色的渔网袜,手夸名牌包包,头发烫着精致的波浪卷,脸蛋也很漂亮。

  唯一让叶飞觉得不舒服的是,她的妆容太过艳丽。

  “芸芸,你来了。”叶飞松开行李箱,开心一笑。

  “恩”丁芸芸冷漠的看着叶飞,道:“叶飞,我们分手吧。”

  “分手?”叶飞一怔,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

  因为此时,从路虎车的主驾驶座位处又走下来一名男人,这男人很年轻,约莫二十六七岁打的样子,虽然一副西装革履的打扮,但神色却是轻佻无比。

  叶飞入伍时,丁芸芸才是一个小公司的实习生,一别三年,她已经穿金戴银一身名牌了。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叶飞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着平静。

  “半年多了。”丁芸芸神色冷漠,继续道:“你本来有大好前途的,但你违反军纪,甚至还坐了牢!现在被勒令退伍,我跟着你还有什么盼头?你现在还有什么前途?退伍后当个保安?一月赚两千多块钱,连一个名牌包包都买不起!”

  在叶飞被送上军事法庭前,丁芸芸的表现一直都很不错,知书达理,温婉大方,而现在……叶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保持着最后的风度!

  “再见!……哦,不,以后还是不要再见了。”见叶飞沉默了,丁芸芸骂转身抱住男人的胳膊,娇声娇气的道:“风哥,我们一起去逛街吧,我昨天看中了一个包包好喜欢哦!”

  “包包可以买,那你今晚可要……嘿嘿嘿!”被称为风哥的男人淫笑着,虽然话没有说完,但其中的寓意已经很明显了。

  “讨厌,今晚人家会好好伺候你的。”丁芸芸丝毫不忌讳叶飞就在面前,那股妩媚劲丝毫没有遮掩。

  男人闻言,有些炫耀似的看了叶飞一眼,满脸都是胜利者的自傲和喜悦。

  这一刻,看着丁芸芸妩媚的模样,叶飞彻底失望了,他眼睛里的痛苦慢慢的变成了嫌弃之色,三年来,他战功赫赫,部队里发的奖金和补贴也有很多钱!

  这些钱除了寄给父母之外,有一半叶飞都将寄给了丁芸芸,因为叶飞觉得她一个女人在这个城市里过的很辛苦。

  结果,丁芸芸居然丝毫不念旧情,甚至还当面恶心自己,单凭这一点,叶飞不能再忍了。

  “丁芸芸,你那点花样连我都伺候不好,还敢大言不惭的说今晚好好伺候这位兄弟?”叶飞眉毛一扬,忽然开口道。

  被称为风哥的男人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怒道:“你说什么?”

  “没听清楚?那你可听好了!”叶飞看着男人,一字一句道:“丁芸芸跟我好了四五年,也睡了四五年,她所有的姿势都是我教的,你听明白了?”

  “你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跟你睡过?叶飞,你简直是在做白日梦!”丁芸芸皮口大骂道。

  而男人的脸上却闪过一抹怀疑,他一把揪住叶飞的衣服,怒道:“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不信?”叶飞淡淡笑了下,开始使用透视异能。

  在那场搜捕间谍的任务中,叶飞也是身受重伤,等身-体康复之后,他就获得用科学无法解释的异能,透视只是其中的能力之一。

  丁芸芸的身-子很性感,三年军旅生涯,半年牢狱之灾,叶飞都没有碰过女人。但,此刻看到丁芸芸的身-体时,他居然没有丝毫的冲动念头。

  甚至,叶飞还有点面带嫌弃,他觉得自己为丁芸芸的付出,很不值!

  只听叶飞继续道:“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丁芸芸胸口上有三颗痣,左边有两颗,右边有一颗……而且,算了,剩下的还是不说了,以免打扰老哥你日后的兴致!”

  “妈的!”闻言,那男人一下暴怒了,扭头怒视丁芸芸。

  当初他就是看丁芸芸样子清纯,才花了大把的钞票对其追求,后来哄到床上后也见了血,加上丁芸芸也懂得讨男人坏心,所以他就一直在物质上满足着丁芸芸。

  这时候听叶飞如此一说,男人只觉愤怒无比,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烂货,当初见你出血了,老子还以为你是第一次!妈的,肯定是弄了个人工骗老子!”男人暴怒吼着,反手给了丁芸芸一巴掌。

  啪!

  巴掌声清脆无比,丁芸芸当即就被打懵了,都来不及解释,男人恶狠狠的看了丁芸芸一眼,怒道:“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风哥,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陪他睡过,你相信我!”丁芸芸无力的解释着。

  男人没有理他,直接冷冷的驾车离去,只剩丁芸芸一人坐在地上。

  她捂着脸站起来,愤怒的看着叶飞,怒道:“你居然诬陷我,叶飞,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第2章 异能救人

  说完,丁芸芸指着捂着脸跑开了。

  叶飞长叹一声,便准备回家。

  而云海市有三条街很出名,文玩街,赌石街,酒吧街。

  叶飞的家就在古玩街最东边的一个四合院巷子中,从滨海公园就有公交车直达,重新拉上行李箱,叶飞直接投币上车就出发了。

  公交车上很拥挤,叶飞上车后就站在一个少女旁边,那少女身穿一身白色的的蕾丝连衣裙,身材高挑而诱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着,因为车厢里炎热的原因,她的小脸有些红扑扑的煞是诱人。

  叶飞静静的站着,忽然发现少女的呼吸有些不对劲!

  只见她的小手紧紧的抓着栏杆,本来就初具规模的胸部因为呼吸太急促而急剧欺负着,红扑扑的小脸也越来越红,一团团火热的香气从鼻息里喷出来,正好喷在叶飞的脖颈上。

  “姑娘,你没事吧?”叶飞问道。

  少女红唇微张,正要回答,忽然身-子一软,居然直接倒在了叶飞的怀里……“喂?”叶飞微微一愣,用手晃了晃少女。

  少女美眸紧闭,身-体仍在不停的颤抖,这一下吓的全车人都乱了锅。

  “司机,司机快停车,有人中暑晕过去!”

  “什么中暑啊?没没看见人姑娘一直在抽搐吗?是病发了啊!”

  “怎么办?直接让司机调头去医院吗?”

  “搞什么啊,我还要去上班,这月再迟到一次我可是要扣工资的……”

  乘客们开始议论纷纷,一时间司机也没了主意,不知该继续行驶还是直接调头将少女送到医院。

  “让我来看看吧,我是医生。”忽然,一个声音从车厢后方响起。

  闻言,大家将闪出一条道路,只见开口的是一名三十岁出头的戴眼镜男子,高高瘦瘦的,穿着一身休闲西服,文质彬彬的样子。

  叶飞刚才已经决定要出手,见有医生走过来后,便将灵气又收回了体内。

  那男子走过来后,直接用手掀开女生的眼皮端详许久,接着又检查了好几处,这才顿时面色一变,急道:“是先天性急性哮喘啊,快拿急救药?”

  闻言,叶飞直接打开了少女的手提包,结果里面只有一个空空的药瓶。

  “你们谁又哮喘急救药?”那医生大声喊道。

  “哮喘急救药?”

  “咱们又没有哮喘,哪儿会有哮喘急救药啊?”

  顿时,一伙乘客又开始议论纷纷。

  医生也表现出无能为力的样子,道:“哮喘病没急救药根本没法医治,我虽然是医生,但现在什么工具都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快送医院吧,不然这少女会死的。”男子道。

  叶飞见这医生也没办法,只好摇着头叹了一口气,继而就调动体内的灵气凝聚到指尖,另一只手解开少女连衣裙后的纽扣,直接将手伸了进去。

  “喂,你在干什么?”那医生一见叶飞的举动,顿时怒了。

  旁边也有乘客道:“哪儿来的流氓啊,都小姑娘都晕过去了,你还去解人家的衣服占便宜!”

  “报警,报警,要告他一个猥-亵罪才行!”

  “这人仪表堂堂的,居然能赶出这么恶心的事情,人家小姑娘这么漂亮……不行,必须得报警啊!”

  “踏马的,简直禽兽不如!”

  一伙人开始谩骂起来。

  占便宜?叶飞身怀透视异能,要占便宜早就不动声色的偷窥了,还需要这么麻烦?他也不理旁人的谩骂,手指按到少女的穴道后,一股微弱的灵力缓缓的渡了过去。

  “唔!”少女轻轻紧蹙的黛眉忽然舒缓一些,好像有苏醒的迹象一般。

  叶飞见状,心里暗道自己得到了传承果然厉害,同时继续将灵力源源不断的渡了过去。

  大约十几秒后,少女的眼眸慢慢的睁开了……

  “这!!!”那医生顿时愣住了。

  众人去全部愣住了,瞠目结舌,这可是哮喘病啊,连医生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都不敢胡乱一只的哮喘病,竟然被这个小伙子摸了几下就治好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那医生也在犹豫要不要开口询问一下,可正在这个时,那少女的睫毛微微颤抖,眼眸缓缓的睁开了。

  少女醒来后,感到自己的粉背被一个火热的手掌贴着,心里一慌,赶紧起身逃离。

  “你干什么摸我?我,我报警抓你呀!”少女十分警惕道。

  叶飞也不与她计较,只是淡淡道:“你刚才哮喘病犯了,是我帮你医治的。”

  “什么?”少女一惊,开始回忆晕倒之前的画面。

  好像自己的确倒在了他的怀里……

  少女想着,就扭头向其他人看去,见众人都是一副肯定的目光后,这才红着脸小声道:“对不起啊,刚才误会了你……”

  “没事。”

  “那个,你是怎么做到的呀?”少女看着叶飞,漂亮的大眼睛轻轻一眨,道:“我今天出门太匆忙,上车后才发现包里没药了,你是怎么救的我呀?”

  另一边,那医生也竖起了耳朵,他刚才就很好奇叶飞是怎么做到的。

  “按摩几个穴道罢了。”叶飞淡淡道。

  “只是按摩就行了?”医生快速插花道,他显然还在怀疑叶飞的话。

  “恩。”叶飞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也不是简单的按摩,我家里是开中医馆的,这是祖传手法。”

  闻言,男医生只得按住好奇心不再继续问了。

  “啊?”那少女一惊,漂亮的大眼睛又眨巴了几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忙道:“对了……我叫楚幼微,请,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叶飞!”叶飞淡淡答道。

  楚幼微见他挺好接触的,心中再次一喜,试着询问道:“我能不能求你帮个忙?有报酬……”

  她怕叶飞会拒绝,所以说话是小心翼翼的。

  “我还有事情要忙。”叶飞说完,便直接下车了,三年没回家了,他想早点见到父母。

  楚幼微站在车上犹豫两秒,随后玉齿一咬漂亮的樱唇,快速的朝着叶飞追去。

  “叶先生,我可以等您忙完的,您要是能帮我的忙,我可以给您一大笔报酬。”楚幼微跟在叶飞身后,小心翼翼道,她生怕叶飞会拒绝。

  一大笔报酬?

  修炼需要大笔的财富,闻言,叶飞心中微微一动,但也没有急着答应。

  叶飞点点头,继续走着,可对于四处的环境开始陌生起来,三年的时间不长不短,但足以令一个地方完全变样。

  破旧的赌石街已经不在了,这里已经变成开发区,风格还是延续以往的中式建筑街,而叶飞家的四合院已经变成了一间赌石店。

  赌石,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叶飞皱着眉头直接走了进去。

  这间店看起来咋装修很棒,里面空间挺大的,楚幼微紧紧的跟在叶飞身后,样子可爱而乖巧,看上去就好像是他的小媳妇一般。

  赌石厅里的人很多,叶飞一进去后就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丁芸芸!

  丁芸芸已经换了一身紫色的长跑,脖子上还多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大链子,正无比风-骚的搂着一个光头男的胳膊,嗲嗲的道:“火哥,这石头里真的有翡翠吗?”

  这么快就换了男人?

  勾-引一个男人是需要时间的,莫非丁芸芸一开始就是脚踩两只船?

  叶飞眉头一皱,眼里的嫌弃之色更浓。

  “开了才知道。”火哥没有理会丁芸芸,贪婪的看着那一块原石。

  一个小时前,这个女人主动联系他,并在酒店的大床上用了很多姿势伺候他!但是,这个女人太风-骚太拜金,火哥根本没准备真心待她。

  玩玩而已!

  丁芸芸被无视后,就无聊的四处扫了扫,结果一下就看到了叶飞。

  她见叶飞身后跟着一个身穿白色蕾丝长裙少女,少女五官精致,气质不凡,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要比自己高出很多倍。

  刚刚才分手,他就找到了新女朋友?还这么漂亮!!!

  丁芸芸一下恼怒了。

  “不对,别人不知道叶飞的底细,难道我还不知道吗?他就是一个穷光蛋,那漂亮女生肯定是被他骗了,哼,还来带人家来赌石?真以为自己是内行人?”

  丁芸芸想着,便扭着屁股朝叶飞走去,出言鄙夷道:“哎呦,这不是叶飞吗?是今天被我甩了后想钱想疯了吗?居然跑到这里来看赌石?这里的任何一块石头你买得起吗!”

  她说的声音很大,此言一出,大厅里的目光全部齐刷刷的朝着叶飞看了过来!!!

第3章 赌

  赌石,叶飞并不懂,但他却会透视。

  面对丁芸芸的无理挑衅,以及众人齐刷刷看过来的嘲讽目光,他忽然冷冷一笑。

  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面对这样的挑衅和嘲讽,他都会动怒!更别提叶飞了,他退伍之前可是龙牙特种兵里兵王级别的存在,怎么能忍受丁芸芸如此嘲讽?

  “谁说我买不起这里的石头?我不止能买起,还能赚到你这辈子陪睡都赚不到的数目!”叶飞道。

  闻言,丁芸芸脸上直接一阵青一阵白,她气的大喊;“少吹牛了,你一个穷光蛋哪里会赌石?还想赚钱,小心把你那几千块钱家底都给赔光了!”

  听到丁芸芸的话,众人又开始议论:

  “呵呵,这穷小子在做梦吧?一个看起来什么都不懂的穷小子,还想指望赌石暴富?”

  “我估计他是见过别人暴富,于是起了眼红心里吧?”

  “可能是,他只知道赌石能暴富,却没见过一些人因为赌石倾家荡产的主,多少人因为赌石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哼哼!”

  “所以,赌石不是他这样的穷人可以玩的,尤其,这里可是玉福堂!”

  玉福堂可是赌石一条街里数一数二的大店面,能与之媲美的也只有刀二爷玉麒麟赌石店了,这两间店在赌石街最为闻名。

  一般手里没几个人钱的人都会选择一个小些的地方,买一些几百到几千块钱的原石去赌一把,而玉福堂和玉麒麟这两家大店,里面很少有三千块以下的原石,动辄就是成千数万,更有甚至一块原石都能卖出百万的价格。

  想来这里暴富,你得有资本才行!

  众人议论着,却见叶飞信誓旦旦道:“倘若我赢了钱呢?”

  “做梦,你要能赢钱,猪都会上书了!”丁芸芸白眼一翻,直接嘲讽道。

  叶飞眉头一皱,这女人真是恶习。

  他自小没有打女人的习惯,加上之前两个人的关系,叶飞本不想让她那么难看,现下也不禁微怒道:“我若能赢了钱,你就趴在这赌石厅内学三声狗叫!”

  丁芸芸也被激起了怒火,早上若不是叶飞从中作梗,她早就跟着李港风坐在路虎上去买名牌包包了,届时再买几身名牌衣服,化妆品,生活是多么的美妙!

  可就是因为叶飞的污蔑,风哥弃他而去,最后只能选择了一个粗鲁的火哥!

  这位光头火哥虽然也有钱,但跟李港风比起来却差远了,中午陪他在床上风流之后,这家伙一心沉迷赌石,到现在居然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一切都一切,都怪叶飞!丁芸芸想着,咬牙切齿道:“你若输了呢?”

  “我若输了,就跪在地上学三十声狗叫,顺便在向你磕三个响头,如何?”叶飞道。

  “好,一言为定。”丁芸芸说着,有害怕叶飞会耍赖,急忙就把火哥拉了过来,娇嗲嗲的道:“火哥,你可要为人家作证啊,还有在做的各位,你们都要当个见证人!”

  火哥刚才看好的那块原石已经切了,屁都没出一个,两万块钱直接打了水漂,本来就有些不爽,见有人在跟丁芸芸打赌,就抱着好好戏的心态,道:“好,他要是敢赖账,老子就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

  “那各位,愿意帮我们当证人吗?”丁芸芸讨好般的笑道。

  人,本来都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格,此刻见丁芸芸跟叶飞直接拿尊严来读,不禁也来了兴趣。

  “好,我们帮你当证人。”

  “有意思,我们不妨看看热闹”

  “赌的无聊,停下来看个好戏也不错。”

  他们不停的议论着,叶飞却跟个没事人一样,扭头道:“幼微,那个,赌石……什么石头值钱啊?”

  “啊?”楚幼微一下愣住了。

  她刚才见叶飞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仿佛对赌石很精通似的,加上在公交车上的的事情,楚幼微就以为叶飞是个世外高人,说不定真的很会赌石呢?

  所以,她方才一言未发,全程躲在叶飞身后,而此刻听他这么一问,不禁愣住了。

  众人也是哗然,说了大半天,你特么连什么料子值钱都不知道吧?那还赌个屁,直接跪地上磕头学狗叫吧!

  丁芸芸也是捂着肚子笑了起来,那样子就好像看见了世上最好像的笑话一般,果然如她所料,叶飞是真的什么也不懂。

  “我看,你还是直接跪下学狗叫吧!咯咯咯!”丁芸芸娇笑着。

  火哥这一刻才注意到,叶飞的身后居然有个气质绝佳的美女,嘶,这小女生可真嫩啊,简直嫩的要出水,脸蛋绝美,明眸皓齿,就连身材也是极品。

  相比起来,身边的丁芸芸可就不能看了。

  这样一个极品美女,跟了一个臭屌丝,可真是可惜,让老子把他抢过来再说。

  火哥思忖着,决定先把叶飞的自尊心给践踏了再说,他就不信等叶飞跪在地上学狗叫的时候,这个小美女还会跟着叶飞!

  “赌不赢就跪下学狗叫,不然,哼哼哼,有你好受的!”火哥捏着把拳头捏的噼里啪啦响,一副叶飞不下跪学狗叫,就要动手打残他的样子。

  “可笑,我还没有赌,你们叫嚣个什么劲?小心叫的越大声,一会儿打脸越厉害!”叶飞还是那副自信的样子。

  “不见棺材不落泪,哼,那你尽管去赌,赢一毛钱也算你赢,我看你怎么死!”丁芸芸不屑道。

  叶飞也懒得理她,再次问:“幼微,你懂什么石头值钱吗?”

  楚幼微眨巴了眼睛,道:“我不会赌石,但里面什么料子值钱,也是懂一些的。”

  她本就出自富裕家庭,虽然没有玩过赌石,但也懂得这些原始里出什么样的翡翠值钱,于是耐心解释道:“这些原始里,通透无杂色的玻璃种帝王绿最值钱,当然,冰种的帝王绿也很值钱,上等的翡翠能给人一种苍翠欲滴的感觉,次品则是一些色泽呆板,黯淡无光泽的料子。”

  叶飞这才放心一些,当兵这几年,他就连执行任务都是为了对付一些逃犯,毒枭等,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特种部队里做强化训练,别说赌石,就算直接放两块翡翠在他面前,她也难以断定带花纹的贵一些,还是通透的绿翡翠贵一些!

  现在听了楚幼微的解释,叶飞就更有信心了,开玩笑,老子有透视眼,还不是想开什么开什么?

  “很简单啊!”叶飞恍然大悟道。

  简单?楚幼微很是担心的苦笑一声,道:“不过,十赌九骗,对于新手来说,赢的可能性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呢!”

  不管怎么说,叶飞都是他的救命恩人,她实在不想看叶飞出丑!

第4章 外行

  “十赌九骗么?嘿嘿,就算是十赌十骗,我也能找到帝王绿,放心好了。”叶飞自信道。

  见他这么自信,楚幼微也不好再劝,但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如果眼前这个光头大汉及其他人要敢为难叶飞的话,她就把自己的靠山搬出来!

  打定主意,楚幼微便乖巧的跟在叶飞身后,轻声道:“叶先生,这店里都有强光手电,可以照一照石头里面的东西,虽然很难看出来,但偶尔也能看到一些窍门。”

  “不用手电,哦对了,你喊我名字就行,什么先生不先生的,听着好别扭!”叶飞继续扫视着店里的石头,这次出门,他只带了六百多块钱,加上银行卡里的钱也才四千多块钱,一些大石头是不能选的,买不起。

  “恩……叶,叶飞!”楚幼微红着小脸喊了一声。

  叶飞也没当回事,开始在一堆拳头大小的原石里挑选,他神念一动,透视异能已经开启。

  “果真是个穷光蛋,只能选一些较小的原石,那边的原石出绿的几率很低,几乎买一块赔一块!”火哥在一旁很是不屑的哼道。

  丁芸芸也赶紧道:“可不是嘛,不过那小子也只能买得起小石头了。”

  “一会看他怎么学狗叫,嘿。”火哥咧嘴一笑,眼光开始在楚幼微身上打量,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那样子,简直是恨不得将楚幼微吃下去。

  丁芸芸看在眼里,也是敢怒不敢言,于是心里更加记恨叶飞。

  旁人见叶飞在一堆小石头里挑选原石之后,心里对这场堵住的结果就更不关心了,现在他们就是抱着好奇的心理在看戏,他们想知道,叶飞到底会不会叫够三十声狗叫声。

  叶飞也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左右挑右好一会儿之后,发现这堆石头里面只有三块是含玉的。

  将三块原石仔细对比一下,叶飞还真的发现了一快鸡蛋大小的完整玻璃种,于是就开口问道;“幼微,是馒头大小的冰种跟鸡蛋大小的玻璃种帝王绿,哪一个值钱?”

  方才楚幼微只说玻璃种帝王绿很值钱,但大小不一样的情况下,叶飞是要问清楚的,毕竟这些原石都是他花钱买的,多赚一点是一点。

  “当然是玻璃种帝王绿,越透越值钱!”楚幼微道。

  “好,那就选这个了。”叶飞将那块原石拿了起来,喊道:“老板,这块石头多少钱?”

  一个伙计快速跑过来,然后道:“这块原石么?两千三百块!”

  “我要了。”叶飞阔气的拿出银行卡一甩,道“刷卡!”

  “瞧他那装13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刷了二十万呢,区区两千块钱,看把他给嘚瑟的,小心一会儿裤衩子都赔进去了。”火哥在一旁嘲讽道。

  丁芸芸也赶紧附和道:“可不是,他一月的工资估计也就是两千,呸,穷光蛋!”

  “你们闭嘴!”终于,楚幼微有些忍不住了,她鼓起勇气拉住叶飞的大手,红着脸道:“叶飞,我们走吧,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赌的,别降了自己身份!”

  在楚幼微眼里,叶飞如此坚持,完全就想为他自己争一口气!但,他是真的不懂赌石,甚至连什么料子值钱都搞不清楚,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赌赢?

  所以,为了避免叶飞一会儿出丑,楚幼微第一次拉住了异性的大手,她想带叶飞离开。

  轻轻一拉,叶飞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只见他站在原地淡然一笑,道;“放心吧,今天自降身份的人不是我,而是他们!”

  看着叶飞自信的样子,旁人不禁有些愣住了,心道,莫非他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都市高手?

  然而,一秒之后,叶飞忽然想到,自己有透视眼,但别人没有啊!就下意识的问;“对了,你们怎么确定里面有没有翡翠!”

  “日!”

  “果然特么的是外行啊,这小子什么也不懂!”

  “何止是不懂,简直是一窍不通啊!”

  本来,大家都有点儿相信叶飞的自信了,但听他这么一说,众人再次觉得这次打赌,叶飞输定了,就连楚幼微也是俏脸一红,好一会儿才细声解释道:“确定之后,交给切割师父来切开这石头,位置由你或者专业的师傅画线,除了切割之外,如果外面包裹的原石比较薄的话,也可以选择磨!”

  “哦,懂了。”叶飞恍然大悟,同时暗骂自己笨蛋,怎么一不小心问了这么一个蠢问题?

  刷过卡,叶飞直接道切割师傅那边拿了一根笔,围着原石四周画好线之后将原石递了过去,道:“按照这个切!”

  “好。”切割师傅也不墨迹,直接将原石放在机器上就开始切割。

  轰!

  机器启动,很快一块原石就被切了下来,只见切割面上认识石头的颜色,一点儿透亮的地方都没有。

  “呵呵,居然选了一个纯石头,还玻璃种帝王绿呢,我看出个冰种垃圾都很难了!”丁芸芸在一旁捂着小嘴笑道。

  火哥笑而不语,正在思考着一会儿羞辱完叶飞后,怎么把楚幼微给哄到床上。

  “还切吗?”见里面没料子后,切割师傅便问。

  “切啊,你按照我画的线全部切了再说。”叶飞道。

  闻言,切割师傅只好继续耐心切割,他做这一行的时间很久了,耐心也足够,按照叶飞的要求将原石切成八公分左右的立方体后,也不禁苦笑一声:“垮了,里面什么也没有。”

  “现在可以学狗叫了吗?”丁芸芸双手抱胸,冷冷的嘲讽道。

  “急什么,好戏还在后头呢!”叶飞嘴角一扬,道:“师傅,帮我磨吧,大约半公分厚度就能磨磨出来玉!”

  “嘴硬,都切成这么一点儿了,还能磨出来个鸟啊!”虎哥大声道。

  “我看他就是在拖延时间,明明已经输了,却故意找借口!”

  “可不睡嘛,还说半公分就能出玉,这话连赌石大师也不敢说吧?真当自己有透视眼啊?”

  “快认输,不要浪费大家时间了!”

  “认输,认输,大男人一口吐沫一个钉,早点儿学三十声狗叫,让大爷看个乐子!”

  听着众人不断叫喧,楚幼微不禁有些生气,这都是什么人啊,明明是丁芸芸跟火哥挑衅在先,为什么大家还这么喜欢看叶飞出丑?

  楚幼微越想越生气,忍不住拿出了手机,准备给自己的姐姐打过去,让她来帮忙……

第5章 学狗叫

  “等等!”忽然,切割师父喊道。

  只见那被切割成八公分左右的原石忽然露出一抹绿色,虽然只是露出了一些,可那通透的模样,不是玻璃种帝王绿又是什么?

  “真的出绿了?”顿时,人群哗然。

  楚幼微也急忙手机了手机,扭头一看,只见那块小原石上只是出了一个指甲盖般大小的绿色翡翠。

  “什么?”丁芸芸也是一惊。

  火哥也忍不住往前凑了过去,等他瞧见那块绿色之后,脸色也是忍不住一变,哼道:“指甲盖般大小罢了,就算是帝王绿也不值钱,这点儿的玉能打磨什么东西?还是赔钱货!”

  “对,我们的赌约只你能不能赚钱,又不是赌你能不能开出玉来!”丁芸芸也道。

  “无妨,师傅你慢慢磨。”叶飞一副稳日胜券的模样。

  这时,已经开始有几个人不敢小看叶飞了,即使那块帝王绿很小,但能在一堆不值钱的原石中挑到一个有料子的原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觉得叶飞只是误打误撞,瞎猫碰见死耗子罢了。

  只见切割师傅一边用切割机磨,一边瞪大眼睛不可思道:“真的不薄不厚之后半公分,出玉了,出玉了……”

  他之所以这么惊讶,并不是处的玉有多之前,这位师父做切割这么久以来,见过不少人一夜暴富,有的人花几十万买一块原石,切完之后直接暴富千万,也有人一夜之间砸进去数百万,输的倾家荡产!

  所以,在切割师傅眼里,出玉不出玉已经无法波动他的内心了,他惊讶的是,叶飞居然能把玉的位置算的这么准,这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那原石在气割机的磨损下,很快展露了真面目,大约十分钟后,一个鸡蛋大小的玻璃种帝王绿出现了。

  “这……”顿时,丁芸芸愣住了,火哥也愣住了。

  众人痴痴的看着切割师傅手里的那块翡翠,一个个忍不住叹道;“真的出绿了,还是鸡蛋般大小,跟那小哥刚才估算的一模一样啊!”

  “这成色,青翠欲滴,虽然不够大,但卖十一二万足够了!”

  “差不多是这个价位,这大小已经可以雕刻造型了,雕刻玉牌的话能雕刻三个,玉珠的话,三石多颗应该不在话下!”

  “钱不多,但问题是……他是怎么赌这么准的?”

  “是有技巧,还是瞎猫碰见死耗子?”

  众人不停的议论着,叶飞却已经将玉石收回,付给切割师父工费后,便看着丁芸芸,道:“现在,该是你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你!!!”顿时,丁芸芸面色惨白,学狗叫,那怎么可能?这赌石厅里这么多人,如果有人拿手机录下来发道网上,那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你什么?刚才是谁拉着大家来做证人的?想反悔?”叶飞说着,又将目光转向了火哥,道:“我说火哥,你刚才不是一副正义凌然的样子么?现在可是你的女人输了?你给大家一个交代吧!”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有看向了火哥。

  本来,他让丁芸芸下跪也不是件难事,但叶飞一口说出丁芸芸是他的女人,他再让丁芸芸下跪学狗叫,这不是也在打自己的脸吗?

  火哥皱着眉头,怒道:“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有点绅士风度对你还是有好处的!”

  说完,火哥的目光也增加了几分寒意,一副你要不识相的话,我分分钟修理你的样子。

  “输不起么?你要是心疼你的女人,就跪下来替她学狗叫,也就五声而已,不丢人。”叶飞咄咄逼人道。

  刚才,这两个人对他百般刁难,若果叶飞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今天还不被他们给玩死了?等到这个时候,叶飞可不相信对方会好心饶他一命!

  只听叶飞冷冷道:“人无信而不立,要么你学,要么她学!”

  “好,你够狠!小子,你给我等着!”火哥冷哼一声,然后瞪了一眼丁芸芸。

  这一刻,丁芸芸如何还能受得了?她敢惹叶飞,但却不敢惹火哥,当下心里一酸,就要逃走。

  “想跑么?呵呵。”叶飞忽然挡在了她身前。

  “叶飞,你不好欺人太甚!”丁芸芸攥着双拳,身-体都气的发抖了。

  叶飞看着她的样子,忽然间也是觉得甚是无趣,索性道:“是谁欺人太甚?好,拉不下脸么?那就给我道歉,我念在以前的感情上,不和你计较。”

  “你做梦!”丁芸芸咬着牙,娇躯颤抖。

  围拢人的越来越多,大家都开始指指点点了,刚才叶飞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穷小子,赌石的时候又异常自信,所以大家都下意识的以为这小子在吹牛,太狂妄了,是以才会风头一边倒。

  此刻叶飞忽然逆袭,大家惊叹之余又觉得丁芸芸之前的挑衅实在太过分,而叶飞,是有真本事的。

  “出来混的,早晚要还,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我看着女人也是为了钱才跟火哥在一起的,谁不知道火哥出了名的见一个爱一个?”

  “赶紧跪下吧,刚才那副嚣张的样子简直恶心人,现在又来装可怜么?”

  “跪下,跪下!学狗叫!”

  “跪下,学狗叫!”

  “学狗叫,学狗叫!”

  众人已经围城了一个圈子,不停的在喊着,外面有人听见声音,于是也进来看热闹,不到几分钟,赌石厅里已经围满了人。

  火哥也觉得脸色火辣辣的,他想离开,但却被众人堵的水泄不通,压根就没办法离开这地方。

  人越来越多,丁芸芸也越来越绝望,火哥咬着牙,整张脸都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还没人敢这样打他的脸!

  “小子,你给我等着!”火哥拳头一捏,指着丁芸芸,怒吼道:“贱女人,都是你惹得麻烦,还不快点儿跪下学狗叫,想让我陪你一起丢人么?”

  这话一出,丁芸芸便知道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她绝望的闭上眼睛,颤抖着双腿慢慢跪了下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