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晴沈暮年小说免费阅读哪里有?辛晴沈暮

发布时间:2018-12-06 11:05

辛晴沈暮年全文免费阅读

锦年星辰全文阅读

  辛晴沈暮年小说免费阅读哪里有?辛晴沈暮年结局是什么?主人公是辛晴沈暮年的小说名字是《锦年星辰》,又名《来生不再爱你》、《渡情难续五湖中》,由网络作者飞花短歌所著。辛晴和沈暮年结婚四年,都没有得到他的心,反而得到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的消息。就在这时,她得知小三柯以柔怀孕了···
  沈暮年闻言狠狠逼视着她,语调成冰,“你要是敢对她做什么,我一定让你百倍千倍的偿还!”
  他早就恨透了她这幅清冷自持的样子,好像任何时候都不能撼动她分毫,明明心思恶毒,装什么清雅脱俗的白莲花?
  这样的她,他分分钟都恨不得把她撕碎!
  辛晴幽幽望着他,虽然心中抽痛,却没有对他的威胁作出半分回应,而是说:“我上班快迟到了,要一起去公司看看吗?”
  就像一拳砸在棉花上,沈暮年窝火不已。
  他掐住她肩膀的手一再收紧,辛晴觉得,兴许他再使出一分力道,她的骨头就会碎掉,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开了她,将她狠狠一推,嫌恶的道:“没兴趣!”
  话落转身欲走。辛晴却道:“今早老爷子突然问起我们的情况,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回答?”沈暮年回头死死盯着她,“你什么意思?”
  辛晴轻笑,“演戏演足,既然你答应陪我一年,那就跟我做一对恩爱夫妻,也省得老爷子成天疑心你和柯以柔,你也知道老爷子的脾气,要是让他知道柯以柔怀孕……”

第1章 她的丈夫却让别的女人怀孕了

  中心医院。

  辛晴脸色煞白的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双腿一度发软。

  “沈太太,很不幸你患了胃癌,建议尽快手术,但我们不得不告诉你,手术成功几率只有一半。”

  “如果不做手术呢?”

  “乐观估计,一年左右。”

  回想医生职业而冰冷的一番话,辛晴背靠在走廊墙壁上,感觉整个人都透不过气来。

  她抖抖索索的摸出手机,打给沈暮年,然而出现在不远处的一对男女,却让她愣住了。

  那个扶着柯以柔的男人,不是沈暮年又是谁?可笑的是,她的丈夫竟带着别的女人去看妇产科!

  这时,一对护士从她面前走过。

  “沈太太真是好福气,才怀孕一个多月,沈先生就陪着来医院看了好几次了!”

  “就是,你看沈先生对她多紧张……”

  沈太太?

  听着她们的议论,辛晴望着那边浓情蜜意的两个人,作为正牌妻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柯以柔竟然怀孕了!

  多讽刺,原配的妻子结婚四年一无所出,而在她患上胃癌、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之时,她的丈夫却让别的女人怀孕了!

  电话响了很久,沈暮年都没有接,最后居然连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挂掉了。

  辛晴握着电话的手垂下。

  沈暮年从不接她电话,她怎么给忘了?

  鼻间涌上一股酸涩,辛晴咬咬牙强咽下去。

  随后,她换了个号码,重新打给沈暮年。

  这一次,电话很快接通,听出是辛晴的声音,他语气便陡然冷了下去。

  “拿老爷子的号码打给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用这个号码,她还能联系得到他吗?

  辛晴用力握着手机,压下了一肚子心酸,才说:“我有正事找你谈。”

  “正事?”沈暮年冷笑,“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辛晴只觉眼眶酸涩难忍,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心狠手辣的女人。

  没错,当年是她主动找到沈老才嫁给了他,可她也是想帮他!而且结婚之后她才知道,他的心里只有柯以柔,甚至从不肯碰她……

  她本以为就这样守着他也心满意足了,谁知没多久,柯以柔却被人强暴,导致精神错乱,沈暮年查了一圈,便认定是她找人做的,要不是沈老,他差点就要了她的命。

  从那以后,他大部分时间都陪着柯以柔,俨然把那里当成了他的家。

  而她一肩挑起沈氏和辛家,终于被连续不断的工作应酬压垮了身体……

  辛晴从回忆中抽回神,胸口憋得难受,她深吸了口气才说:“只说几句话,耽误不了你太多时间。”

  “没空。”

  辛晴一阵心寒,咬牙道:“如果我说离婚呢?”

第2章 你敢威胁我

  “离婚?”

  沈暮年在电话那端差点以为自己听岔了,那个费尽心机,甚至不惜动用辛家全部流动资金注资沈氏,也只为嫁给他的女人,竟然会主动提出离婚?

  呵,她以为他会信?

  “辛晴,不管你又在打什么算盘,我劝你最好收起那些心思,否则,我绝不让你好过!”

  一番冷酷绝情的警告之后,沈暮年正准备挂断电话,却听辛晴说:“柯以柔的死活,你也不管了吗?”

  沈暮年挂电话的动作一顿。

  柯以柔就是他的命门,辛晴知道自己掐得很准,可越是如此,她的心里就越发难受,什么没空,只是不在乎而已。

  “想要解药,晚上八点,慢时光见。”

  她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当年沈老爷子为了让沈暮年回归家庭,给柯以柔用药,结果这笔帐,他却一并算在了辛晴头上。

  在他眼里,她向来毒如蛇蝎,那她何不索性做到底?

  晚上,慢时光餐厅。

  辛晴包下全场,点了一桌子沈暮年喜欢的菜,静静等候。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当年就是在这里,辛晴对还是翩翩少年的沈暮年一见倾心,那时候她就在想,要是能嫁给他,一辈子和他在一起就好了。

  谁知道一眨眼,她已经命不久矣,果真是世事难料。

  骄傲如辛晴,也曾想过,要是能忘了他停止爱他就好了,可她再怎么样,也左右不了自己的心。

  辛晴回忆着过往,沈暮年便走了进来,长身玉立,气度不凡,比起当年更为叫人着迷。

  这是他最准时的一次,却是为了别的女人。

  他,从未把她放在心上。

  “解药在你手里?”

  冷冰冰的声音,将辛晴的思绪拉回现实,她望着他,点头说:“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再谈。”

  说着去给他盛汤,可下一秒,沈暮年抬手就掀了饭桌,滚烫的汤汁溅了辛晴一手,瞬间就红了一大片。

  辛晴缩回手,一声都没吭,就像不知道痛。

  其实不是不知道痛,而是最痛的地方在心里……

  沈暮年目光一顿,随即匆匆从那片红肿上掠过,寒声道:“我没时间在这里陪你演戏,把药交出来,否则……”

  “否则怎么样?”辛晴直直望着他,抢白道。

  沈暮年抬手一把掐住她下巴,一字一顿的警告:“否则,后果你承受不起!”

  闻言,辛晴胸口一窒,但表面却若无其事的说:“如果你不想让柯以柔活命,随便。”

  “你敢威胁我?”

  沈暮年死死盯着她,手上的力道大得,像是恨不得把她捏碎。

  可即使下巴上痛得受不住,表面上辛晴却依旧维持着那份淡然,“我只是想你陪我吃顿饭。”

  仅此而已。

  僵持许久,沈暮年最终放开了她,坐下来之前仍不忘出言警告,“敢再耍什么花样,你死定了!”

  辛晴揉着下巴没吭声,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是死定了。

  服务生很快重新将菜品上齐。

  辛晴又给沈暮年盛了汤,但他没接,只胡乱动了几筷子,便不耐烦的道:“饭也吃了,把解药给我!”

  辛晴轻轻放下汤碗,“好。”

  说完打开手袋,从里面拿出一只小瓶子递过去。

  沈暮年一把夺过,人已经离开了座位。

  他冷冷看着辛晴,寒声道:“这药如果有问题,你知道后果。”

  辛晴撤回僵在半空的手,慢条斯理的道:“药自然没有问题,不过……”她话语一顿,眼含深意的望着沈暮年。

第3章 我死了,她也活不成

  沈暮年嗅出一丝端倪,随即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揪了起来,“不过什么?”

  辛晴拿出手机点开一张图片,不急不躁的摆在他眼前,沈暮年只看了一眼,眼中便噬满杀意,他抓着她怒不可遏的问:“毒妇,你把柔柔怎么样了?”

  辛晴目光清冷的望着他,“你放心,我只是给她换了个地方养胎而已。”

  “辛晴,你找死!”

  沈暮年一手扼住她纤细的脖子,手背上青筋暴起,似乎他只需再稍稍一个用力,就能将她的喉咙掐断……

  濒临窒息中,辛晴却仍旧强硬的道:“我死了,她也活不成,你想她一尸两命尽管动手!”

  沈暮年盯着她,眼神像刀子一样锋利。

  僵持许久,他将她重重甩开,惯性之下,辛晴后背撞在桌角,发出“嘭”的一声闷响,最终,摔倒在地……

  辛晴疼得脸色煞白,伏在地上剧烈喘息,但这并不能平息沈暮年的怒气,如果不是顾及柯以柔,他发誓一定要掐死这个毒妇!

  他指着她,“好,很好……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辛晴扶着闷痛不止的后腰,咬咬牙道:“一年,我要你一年!”

  “什么?”沈暮年目光森然,再度把她从地上揪了起来,“辛晴,我劝你不要得寸进尺,你信不信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把人交出来。”

  她信!

  外人都道沈暮年是浪荡无用的公子哥,只有她清楚,背地他早已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他若是耍起手段来,只怕她根本无力招架。

  只是,谁叫她抓住了柯以柔这张王牌呢?

  “如果你一定要弄得两败俱伤,那我只能奉陪,到时吃苦头的只会是她,但你若肯答应陪我一年,我可以用这条命担保,她和她肚子里的,都能平安回到你身边。”

  反正,到最后她都会死……

  沈暮年盯着她清冷沉着的面容,一声冷嗤,“你凭什么就认定,吃苦头的不会是你?”

  辛晴同样不甘示弱,冷冷指出,“那你认为,老爷子要是知道她怀孕,她会有什么下场?”

  “你敢!”

  沈暮年手指攥得咔咔响,简直恨不得生剥了她。

  辛晴后背一阵僵直,却故作平静的坦诚,“所以别逼我。”

  她只想在死前完成自己最大的心愿,并不想把事情做绝。

  沈暮年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许久,却是怎么也看不穿。

  最终,他将她重重放开,“我一定会让你为自己今天做的一切后悔!”

  “不会。”辛晴扶着椅背站稳,肯定的道。

  不论怎样,起码也算真正拥有过,这就够了。

  沈暮年冷哼一声走了出去,辛晴深吸了口气跟上。

  ……

  岚溪别墅的夜,一如往日般静谧深沉,只是今晚的气氛,却因为多了一个人而变得微妙。

  大红的真丝床品,暧/昧的灯光,身着一条吊带睡裙的辛晴侧躺在那里,柔媚娇俏,活/色/生香。

  沈暮年从浴室出来,便看见这么一番景象。

  目光微微一顿,旋即面无表情的走过去。

  他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伸手挑起她尖巧的下巴,“沈太太真是好本事,连勾/引男人都这么炉火纯青,难怪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这般嘲讽,辛晴又怎么会听不懂。

  可她没有争辩,而是伸手端起床头的杯子递到他面前,像一个普通的妻子那样柔声道:“喝点牛奶,有助睡眠。”

  沈暮年看着那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冷笑,“怎么,勾/引不成就用药?”

第4章 一起下地狱

  辛晴没吭声,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白费心机!”沈暮年不屑的道,随即收回手,转身向外走去。

  只是人还没门口,身上便是明显的一阵燥热,伴随着一种难耐的感觉,让他整个人瞬间便像着了火。

  沈暮年回头,几乎是咆哮,“辛晴,你这个该死的溅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辛晴瞟了眼床头那盏熏香,答案不言而喻。

  她缓缓起身走上前,蛇一样的缠上他,在他耳畔轻声呢喃,“我们是夫妻,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若有似无的气息,不经意的触碰,沈暮年浑身热的简直要爆炸,辛晴贴得越紧,他便越发难以自控……

  “啊!”

  终于,他爆吼一声,挥手狠狠将她推开。

  “嘭”的一声,辛晴撞上床头,随后重重摔倒在地。

  好痛!就像骨头碎了,后背更是火辣辣一片。

  她紧咬牙关望着双目猩红的沈暮年,自嘲般轻笑,没想到连这都不能让他就范,她也实在是可悲。

  可就在她以为沈暮年要摔门离去,正泄气之时,他却突然折返,将她狠狠压在地板上,一把撕了她的睡衣……

  她的第一次,没有亲吻,没有前戏,只有撕裂般的疼痛,和无止境的摧残。

  也许是因为药物,也许是发泄心中愤恨,他疯了一样的冲撞着她,那种尖锐的疼痛,她想是一辈子都不能忘记。

  最后是怎么晕过去的,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在她头顶上一遍遍的咆哮着,“辛晴,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会的,她会死,所以自私也罢,犯贱也好,就再给她一年,没办法,谁叫他是她此生最大的执念呢?

  ……

  沈暮年这一觉,睡得出奇的好。

  晨风微凉,他下意识伸手捞向一侧,却只摸到一片冰凉。

  俊眉微蹙,随即翻身坐起,床单上那抹鲜红提醒他昨夜发生的种种。

  沈暮年一拳捶在床上,辛晴,你给我等着!

  楼下。

  辛晴刚刚将早餐端上桌,就见沈暮年气急败坏的冲了下来。

  她盛了碗粥放在他面前,柔声道:“醒了,我做了你喜欢的鸡丝粥。”

  “啪!”

  沈暮年手一扬,滚烫的热粥便摔在地上,连带洒了她一手。

  辛晴缩回手,昨晚被烫到的手背这下更红了,也更痛,火辣辣的。

  沈暮年瞧见她手背上的红肿,瞳孔微微一缩,心头随之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哼!”他冷哼一声,有意忽略掉心头不适,冷冷的道:“一大早,又准备给我下什么药?”

  辛晴蹲下身拾起地上的碎片,一脸沉静的反问:“你觉得还有必要吗?”

  该发生的,昨晚已经全都发生了,她也终于不再是徒有虚名的沈太太。

  但她同样清楚,自己这么做,是将沈暮年男人的尊严踩在了脚下。

  可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沈暮年咬牙切齿的指着她,“好,你厉害!”

  敢算计他,他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

  他掏出手机大步朝外走去,辛晴站起身朝着他离开的方向,“你还没吃早餐。”

  沈暮年不耐烦的声音远远飘来,“你做的,倒胃口!”

  心口像被针狠狠扎了一下,辛晴拿着碎片的手一抖,手指间立即有鲜红的血珠沁出,可她却像不知道痛,木然的站在那里,很久很久……

第5章 恩爱夫妻

  出了别墅,沈暮年打电话给助理。

  “给我去查辛晴最近都跟什么人接触过,包括她的私人助理。”

  他就不信,辛晴能把人藏得滴水不漏。

  沈暮年刚刚挂断电话,手机便再度响了起来。

  一个陌生号码。

  他皱了皱眉接通,是柯以柔的声音:

  “暮年,是我,辛晴要害我,你快想办法救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听着她无助的哭求,沈暮年一颗心顿时揪紧,急切的问:“以柔,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他们……她威胁我,不听话就杀了我,暮年,我好害怕,他们把我关在黑漆漆的房子里,我什么都不能做,我好害怕,暮年,我该怎么办……”

  柯以柔说着嘤嘤的哭了起来,那无助的哭声就像在割沈暮年的心。

  他用力握着手机,语气却是极尽温柔,“别怕,有我在,她不敢对你怎么样。”

  柯以柔暂时停止了哭泣,期期艾艾的说:“暮年,辛晴她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取代她的位置,我只是,只是太爱你了,她想对我怎么样都可以,可宝宝是无辜的……”

  听言,沈暮年一拳砸在方向盘上,真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辛晴那个毒妇!

  眼下,他对着电话柔声安抚,“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和孩子平平安安的接回来。”

  沈暮年刚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吱呀一声开门声,电话也同时被掐断了。

  沈暮年握着手机默了默,随即转身返回别墅……

  辛晴刚刚将一地碎片收拾好,就见沈暮年脸色阴翳的走了进来。

  能让他去而复返的原因,必定是柯以柔。

  果不其然,他一把掐住她肩膀,寒声质问:“你到底把以柔关在了什么地方?”

  辛晴看着他淡淡的道:“一个她见不到你,却又能让她安分守己的地方。”

  沈暮年闻言狠狠逼视着她,语调成冰,“你要是敢对她做什么,我一定让你百倍千倍的偿还!”

  他早就恨透了她这幅清冷自持的样子,好像任何时候都不能撼动她分毫,明明心思恶毒,装什么清雅脱俗的白莲花?

  这样的她,他分分钟都恨不得把她撕碎!

  辛晴幽幽望着他,虽然心中抽痛,却没有对他的威胁作出半分回应,而是说:“我上班快迟到了,要一起去公司看看吗?”

  就像一拳砸在棉花上,沈暮年窝火不已。

  他掐住她肩膀的手一再收紧,辛晴觉得,兴许他再使出一分力道,她的骨头就会碎掉,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开了她,将她狠狠一推,嫌恶的道:“没兴趣!”

  话落转身欲走。

  辛晴却道:“今早老爷子突然问起我们的情况,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回答?”

  沈暮年回头死死盯着她,“你什么意思?”

  辛晴轻笑,“演戏演足,既然你答应陪我一年,那就跟我做一对恩爱夫妻,也省得老爷子成天疑心你和柯以柔,你也知道老爷子的脾气,要是让他知道柯以柔怀孕……”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