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暗魅》(赵强赵玉)小说阅读by八月

发布时间:2018-12-06 11:01

连载中小说暗魅是著名作家八月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赵强赵玉,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现情小说暗魅精选篇章:说着,杰哥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把她伺候舒服了,小费什么的肯定不会吝啬你,不过有一点可说好了,这位主可不好伺候,你可别把咱大主顾给得罪了。”

暗魅

推荐指数:8分

《暗魅》在线阅读全文

暗魅第2章

红姐离的我很近,她温热的呼吸吹在我的脸上,让我的腰有些酥酥麻麻的。

“今天就让阿杰带你上钟,具体怎样,全看你自己了。”

今天就要开始了吗?变成别人口中卑贱,吃软饭的男人,也许一辈子都直不起腰来。

事已至此,我也没办法回头了,只好重重的点了点头,无论如何我都要活下去!

红姐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刚才那个带我来的肌肉男进来了。

他就是阿杰,我对他印象还不错,总是一副笑脸。

阿杰也是个很爽快的人,挠了挠头:“红姐,我看着小子是个雏啊,能行吗?”

红姐挑了挑眉:“给他个机会!”

红姐又坐到了椅子上面,一副高贵冷艳的模样。

“这是阿杰,这里的领班,行以后就跟着他,不行就滚蛋!”

说着,红姐不耐烦的对我们挥了挥手。

杰哥对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出去。

“杰哥,我叫程乐。”出来以后,我笑着说。

站在厕所门口,杰哥发了我跟烟,皱着眉头看着我,我还以为他对我不满意呢,他问:“进了这行可不能后悔了,你想好了?”

我一咬牙,本来我就是个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了,点了点头。

杰哥吐了口烟:“今天有个大活,那娘们特别有钱,就是不好伺候,做不做看你。”

我不假思索的同意了,既然能赚钱,为什么不多赚点呢。

杰哥又告诉我会所的一些价格和规定,基本就是听话,客人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能中途离开之类,除了上床,顾客的一切要求都得听从,听的我面红耳赤的。

不仅要放弃自己的尊严,还要伺候别人,如果钱到位,还必须和一些年老色衰的老女人上床。

最变态的,是让她们的心里,生理都得到最大的满足。

我接的单,属于会所最高的规格,2888的按摩套餐,我能提成800块钱。

说着,杰哥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把她伺候舒服了,小费什么的肯定不会吝啬你,不过有一点可说好了,这位主可不好伺候,你可别把咱大主顾给得罪了。”

我明白杰哥的意思,这也是对我的考验,不行的话我真的会被扫地出门的。

我也想好了,无论对方提什么过份的要求,我照做就是了。

然后,杰哥带我去休息室给我换上了白衬衫,牛仔裤。

我本来就是学生,一打扮上还真的有那么几分校草的感觉。

杰哥告诉我,那女人就喜欢吃嫩草,自己年老色衰了,还喜欢祸害别人。

说着,杰哥摇了摇头,女人就是这样,喜欢帅哥,或者喜欢杰哥这样的猛男。

“记住,千万记得我说的。”杰哥把我送到了门口,叮嘱道。

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只见床上躺着一个用白单盖住的女人,我进来,她懒散的说:“怎么这么慢,你们这些贱男人,不给你们钱吗!”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是一个皮肤泛黄,身材肥胖的老女人,看起来得有四十多岁了。

“看什么,你有资格抬头吗,给我跪着按摩。”

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好像还很满意,坐了起来,胸已经下垂了,好像两个婆布袋子似的挂在胸前。

看到我无动于衷,她突然站了起来,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你懂不懂规矩,快给我跪下!”

我的脸火辣辣的疼,这女人的却是有些变态啊,不仅心灵受着屈辱,还要饱受身体的摧残,这两种,哪一个都不好受。

我心里明白,我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阔少爷了,只是一个出来卖的鸭子。

我赔着笑脸:“您好女士,需要现在为您按摩吗?”

女人冷笑了一声,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着:“装什么装,有钱让你们做什么不都可以吗,老娘有钱,今晚你就是我的奴隶!”

女人说的这么直白,让我有种在闪光灯下曝光的感觉,尊严被狠狠的践踏,整个人也抬不起来头。

话虽这么说,可我看到她满是横肉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有种抗拒的感觉。

“你不会还是个青瓜蛋子吧。”女人看我的眼神中,有种兴奋,吐着红口红的嘴,咧的大大的。

“把衣服脱了!”她的目光如炬。

“我……”我的脸红的像猴屁股,虽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可身体还是动不了。

按理说,顾客是有权利提出这些要求的,来之前杰哥也是特意嘱咐过我,要听客人的。

看我不动,她愈加兴奋,好像我的羞愧触动了她某个点,像野兽一般对着我冲来。

她疯狂的撕开了我的衬衫扣子,扣子一颗颗的崩开,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然后,她强抓住我的手,在她干枯油腻的身体上来回抚摸。

而她干燥的手,不停的在我的腹肌来回的徘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发出难闻的气味。

此刻我的上身完全的赤裸,难道这的要和她做那事吗?一个大我二十多岁的老女人,我有些抗拒,可有无可奈何。

这一单,我可以得到八百多,没有这些钱,高利贷会把我腿打断,那时候我就更赚不到钱了。

放弃了男人的傲骨,也没有了脸面。

她兴奋叫着,那声音就在我的耳边,然后她呻吟着说:“摸我,摸我那里。”

我的手颤颤巍巍的放在她的胸口,揉起了她那干瘪的双胸,她不停的催促我,整个人的身体也开始发烫。

我不肯去看她那泛黄的皮肤,闭上眼睛。

突然,她的手引导着我向她的小腹而去,那里是她的干枯地带而去。

我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抽回了手。

我想起来,在后面有专门给女性准备的玩具,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想去拿。

“我帮您,去拿那个东西。”我咬了咬呀,说道。

她一把把我推了出去,骂了一句,从包里拿出来一叠钱扔到床上。

“这里是两千块钱。”她坐了下来,伸出她那又粗又肥脚:“给我舔,这些钱就都是你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