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暗魅by八月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6 11:01

这本叫做暗魅的都市爱情小说,是作者八月所写的,赵强、赵玉是这本小说中的主角,讲述了赵强、赵玉的故事,小说内容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暗魅第75章 酒店见:二十万,这数字足以让我动心了,这也完全能够成为我重头再来的资本,可一想又要陪女人睡觉,我这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儿。

暗魅

推荐指数:8分

《暗魅》在线阅读全文

暗魅第75章 酒店见

见我不吭声,她还以为我是不相信,转头就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一把塞进了我手里。

“卡里有二十万,你把我伺候好了,都是你的。”

说完这话,她邪魅一笑,当着我的面就脱光了衣服,然后坐在床上,打开了雪白的双腿,露出了那一片茂密的黑色毛发。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她那里皱皱巴巴的,并不好看,有一丝粘液流出,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恶心。

本来我就兴致不高,一看到这个,我立马就彻底没念头了。

也不知是柳晴还是小萝莉造成的,我总觉得跟她们俩做过之后,我的审美标准严格了很多,以前差不多的女人我都能下得去手,可现在,我竟然有了反胃的感觉。

我捂着肚子,强忍着恶心,扯起一抹笑容,恭敬地说:“姐,您别让我为难,我是带头的,哪能抢底下人的生意,你这样,我可不好做啊。”

这女人脾气也还不错,听到这话没有生气,反而挺理解的点点头。

“姐能体谅你,但你也别不给姐面子。”她玩味的看着我,说:“钱你拿着,明天晚上咱们去酒店,这样总行了吧?”

我十分无奈,苦笑着说:“姐,你这是逼我犯错我啊,您到底看上我哪了?”

“看上你的家伙了。”

秦小姐摸了摸下面的缝隙,有点变态似的笑道:“姐就喜欢大家伙,喜欢那种被涨的感觉!”

说完这话,她就提起了内裤,穿好了衣服后,就把银行卡贴在了我的嘴上。

“我的名片在床上,别忘了明天给我打电话。”

她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不多时,我就听见了关门的声音。

二十万,这数字足以让我动心了,这也完全能够成为我重头再来的资本,可一想又要陪女人睡觉,我这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儿。

的确,我以前就是个鸭子,可我好不容易脱离了这层身份,现在又让我回头,这比打我一顿还要残忍。

我在房间里怔了好久,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后,我心里终于有了答案。

钱,可以再挣,但我好不容易搏回来的尊严,不能再丢。

我转头跑出包厢,赶紧去追秦小姐,可等我下楼一看,哪还有她的影子,就连门口的玛莎拉蒂也都不见了。

叹了口气,想着就只能明天见面再给她,虽然有点麻烦,但这样也能说得清楚。

我回过头,正要去喝点酒,可余光一扫,却看见那两个小老板正扶着不省人事的曲婷往外走呢!

那俩人很恶心,一边往外走,一边还用手摸她的屁股,瞧那猴急的好色样儿,都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办了似的。

看到这个,我立马就急了,赶紧就跑过去拦住了他们俩。

“老板!等一下!”

我咧嘴笑着,挡在门口,假装不知情的问:“呦,我们婷姐这是没少喝啊?真是麻烦两位老总了,还劳烦你们亲自送她回去!”

那俩人本来都准备骂人了,一听到这话,都僵硬的扯起了嘴角。

“啊,没事,反正也顺路,你让开吧,我们还赶时间呢。”一个满脸褶子的男人说。

“行,那你们注意安全。”我笑着,就要让开身子,但马上我就接了一句,问:“对了老总,你们知道我婷姐住在哪吗?”

俩人皱了下眉头,白头佬不耐烦的说:“知道知道,你赶紧滚蛋,没看见我们挺累的啊!”

“是是是,我就是怕你们送错了地方,要不……您二位跟我说说,她家住哪呗?”我咧嘴笑着问。

听到这话,俩人终于爆发了,白头佬用拳头怼了我一下,瞪着眼珠子就喊了起来。

“你TM存心找事儿是吧?你谁啊,这跟你有关系吗?”

“小鸟蛋子,你知道我是谁不?老子想干什么,你TM管一个试试?”褶子男怒骂道。

我后退了两步,强忍着怒意,拍了拍肩膀,抬头笑道:“我是这里的经理,她是我同事,我的确是不敢管二位的事儿,但我们袁总可就不好说了,她可最喜欢曲婷这小丫头,要是她受了欺负,我怕二位也会难办,您们说是不?”

俩人脸色一僵,互相对视了一眼,显然是忌惮袁婉的名头。

我趁热打铁,笑道:“要不这样,您二位去忙,把她交给我处理,回头袁总问我咋回事儿,我就说她不胜酒力,跟您二位毫无关系,如何?”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这俩人也无话可说。

他们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把曲婷推给了我,抻了一下西服,骂咧着从我身边走了出去。

“二位慢走,欢迎再来!”

我笑着喊了一声,也没回头去看,等听到车子启动走远了之后,我才赶紧扶着曲婷往楼上走。

找了一个角落的包厢,我把她放在床上,看她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我又没忍心扔下她不管。

想了下,我就打了盆水,想着先给她擦擦脸,好歹让她清醒一些,可我才刚一伸手,她就一把抱住了我,将我拉到了床上去。

我吓了一跳,绷紧了身子没敢动,这要是被人看见了,那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好热……帮我脱衣服……”

就在这时,曲婷睁开了迷离的双眼,楚楚动人的望着我,口中吐气如兰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只感觉热气扑鼻,夹杂着浓厚的酒精味儿,在身体的摩擦刺激下,我不禁有了一丝反应。

“我出去了你再脱吧。”我小心翼翼的推开她,可这小丫头死活不下去,反倒抱的更紧了一些。

“别走,我好热……”她的嘴唇贴在我的脖子上,声音娇弱迷人的说:“阿远,求你,帮我脱衣服……”

我很是难为情,虽然女人我见多了,但那都是肉体交易,我和曲婷可是连朋友都算不上,最多也就是同事。

你的同事喝多了,你会帮她脱衣服?

如果会,那只能说明你早就对她图谋不轨,现在也只不过是抓住时机而已。

但我跟她不熟,别说来电了,就连电话都没留过一个,真要是做了这种事儿,等她清醒过来我该怎么解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