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妻控我有老公别撩我最新章节已经出来

发布时间:2018-12-06 10:38

洛呈林惋惜全文阅读

独家妻控:我有老公别撩我全文阅读

  独家妻控我有老公别撩我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独家妻控我有老公别撩我全文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红裳如我,小说独家妻控我有老公别撩我全文讲述了女主角林惋惜被未婚夫卖给了债主,送到了洛呈床上,他们会有怎样的火花呢?
  “不是你难道是我吗?我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吗?我女儿一直都是吃你的奶,现在中了毒,不是你还是谁?”陆依依染着红指甲的手指着林惋惜,一顿劈头盖脸的指责。
  林惋惜辩驳,“这个孩子只吃我一个人的奶水,所以我更不会下毒,因为一旦毒发,立刻就会怀疑到我。况且要是真的是我下毒我早跑了,还会等着陆小姐你来抓吗?”
  陆依依生气的道,“真是伶牙俐齿啊,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招了。都给我进来。”她对着门外喊了一声,立刻就从门外进来四个保镖,把林惋惜围住。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是嘴硬,我就让他们,打到你说为止。”
  林惋惜仰着头,一脸坚定,“我说过了不是我,但是陆小姐我要提醒你,你这是滥用私行,是违法的。”
  陆依依冷笑一声,“那我就让你看看,到底会不会违法,给我狠狠地打!”
  雨点般的拳头朝着林惋惜身上落下去,一时之间,她感觉哪里都是痛的,那些人的拳头又重又狠,看样子是真的把她往死里打。
  可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被打也是没做过。
  林惋惜就是有这口硬气在。
  林惋惜世界陷入一片天昏地暗之中,连病房内有人进来都不知道,她只听到了一声‘住手’!
  声音不大,却很有震慑力。
  那些人立刻就住了手,乖乖退到了一边,喊了声,“少爷。”
  是,洛呈?
  趴在地上林惋惜抬起沉重的眼皮,依稀看到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风衣,戴着墨镜,却依旧能够感到他面容紧绷,气势凌冽。
  他的手也很白,手指很长,垂在风衣的侧边,随意自然。
  陆依依见到洛呈,哭着跑过去,指着林惋惜告状,“阿呈

第1章 结婚,还债

  凌晨三点多,曼希尔的总统套房,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暧昧,双人大床上,男人粗壮的手臂将女人娇柔的身躯拢在怀中。

  薄凉的唇吻过女人的每一寸肌肤。

  洛呈虽然看不到女人的样貌,却感受得到,这女人的身体,柔软娇嫩的像清晨的露珠一样。

  他的手指从女人平坦的腹部一路向上,感受着她身体的微微战栗。

  轻柔的抚过女人的眉心,在那里细细描绘着,一枚小小的爱心,他猜测,是这女人为了讨好他,特意装扮的眉饰。

  做足了前戏,他占有了她。

  女人的身体令他着迷,细细密密的温暖如同云层一样将他包裹,足以他抛弃所有的理智,疯狂的,毫不怜香惜玉汲取着那份带着娇羞的温柔。

  “痛……”

  这是洛呈第一次听到女人发出声音,痛苦中带着几分期许,还有幸福,似乎是盼望已久的事情。

  从未迁就过旁人的洛呈,竟因为一抹声音,放柔了自己的动作。

  一夜迷乱——

  远处的海平面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洛呈已经将衣服穿好,走出了这奢华的酒店。

  清晨的空气还有几分凉意,将他的面容,衬的更加多了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墨色的眸望着远方,找不到焦点。

  “开车。”他开口,薄唇微凉。

  车子开动的那一刻,洛呈的头微转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笑。

  种子已经种下,十个月后,他会回来收取应该属于他的东西。

  远处的太阳逐渐上升,大地一片明亮,透过那轻薄的纱幔的,不再是柔和的月光,而是温暖刺眼的日光。

  林惋惜有了醒意,第一个动作便是蹙眉,身体很疼,像被撕裂一般。但很快的,她的嘴角就浮现出了一丝餍足的笑容,昨晚的缠绵和温柔,都让她对昨日刚刚结婚的丈夫爱的更深。

  缓了缓身子,林惋惜一个翻身,纤长的白臂落在另一半床上。

  她以为自己能够拥抱到丈夫那孔武有力的身躯,却落在了已经冰冷的床上。

  她睁开了眼睛,果然,眼前的房间,已经没有了杜奕衡的存在,只有昨晚残存的暧昧气息。

  林惋惜充满爱意的抚摸着他躺过的另一边床,忍着疼从床上坐起来。

  昨天,是她和杜奕衡结婚的日子,赶了个时髦,婚房设在了酒店,还是本市最好的酒店,最豪华的房间。

  杜奕衡说,本来该陪你度蜜月的,但公司有事,我只能请一天假,结婚第一天就要上班不能陪你我很难过,所以我特意订了本市最好的酒店套房,算作补偿。

  洗过澡的林惋惜站在窗前,看着床上那一朵鲜红的花,低头羞涩一笑,她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新婚之夜,把最重要的东西送给最爱的人。

  从酒店出来,她打车回他们的新房。

  房子在市中心,是用林惋惜的积蓄付的全款,周围朋友都说她傻,应该让男方来付才是。

  她才不管,反正她爱的就是这个虽然现在很穷,但是充满了上进心的男人。

  回到公寓,刚一进楼道,就被冒失的管理员撞了个满怀,“15楼的林惋惜?”

  “是我。”

  管理员满脸急色,“你可算回来了,快上去看看吧,你家来了一大群人,闹着要砸你家的房子呢。楼下楼下的邻居都投诉了,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对了,那一群人凶神恶煞的,可不好惹,你小心点。”

  林惋惜第一反应是给杜奕衡打电话,打了几个接不通,自己先跑上了楼。

  看到的一幕,差点让她气炸。

  四五个大男人拿着锤子,高尔夫球杆,已经把他们家的门砸开,旁边的墙上,用黑色的涂鸦颜料写了:欠债还钱四个大字。

  林惋惜刚出电梯,立刻就有一个眼尖的男人指着她喊道,“这不是那小子的女朋友吗?别让她跑了,快抓住。”

  林惋惜还没来得及跑就被抓住,带到了一个凶神恶煞,满脸横肉的男人面前。

  那男人看到林惋惜,笑容一下子变得猥琐起来,“那小子还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呢?真是艳福不浅啊,嗨,美女,你男朋友,把这房子抵押给我们了,知道吗?”

  抵押给他们?

  “你们是什么人,亦衡怎么可能把房子抵押给你们,这可是我们的新房。”林惋惜扭动着想要挣脱开,却差点被那两个人扭得脱了臼。

  “新房?我知道,昨天是你们的结婚的日子吗。不过美女,你知道为什么那小子要和你结婚吗?”

第2章 天堂,地狱

  那男人哈哈一笑,说出了一个残忍的真相,“他欠了我们公司一大笔钱,自己还不起,和你一结婚,个人债务就变成双方共同债务。他抵押了这套房子,还欠我们两百万,剩下的,你要是不还,我就只能把你卖掉了。”

  “你在撒谎!”林惋惜咬牙切齿的说到。

  她不相信他们的话,杜奕衡爱她才会娶她,怎么可能是因为想让她分担债务?况且杜奕衡向来上进正直,怎么可能欠这么大笔高利贷!

  “给她看看。”

  那男人给她看得,是杜奕衡亲笔签字协议书,他欠了一千两百万。

  ——

  嘭!

  身后的防盗门被关上,意味着林惋惜和这套房子再没有关系,她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从进电梯到下楼,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

  短短半个小时,她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而这一切,竟是因为她结婚还不到一天的丈夫。

  幸福,到此结束。

  那是她深爱的男人,她为了他,不顾周围朋友的劝阻,用爸爸留下的遗产,买了这套房子,还没来得及住,就被他抵押还了债。

  而她,林惋惜,居然不知道杜奕衡是什么时候,欠了这么大一笔钱。

  昨晚温存时,她说,温柔一些,她有些怕。他就温柔了下来,还在她额间轻落下的吻,那么温柔,当时林惋惜甜的都不知所措了。

  现在却痛到麻木。

  短短二十四个小时,林惋惜体验了从天堂落入地狱的感觉。

  她打了无数遍杜奕衡的电话,去他工作的地方找他,得到的是,一个月前早已经递交了辞职信,今天早上就没来上班了。

  两个月后——

  市医院,妇产科。

  林惋惜拿着那张化验单子不知所措,手都在抖,“医生,确定,没问题吗?”

  被怀疑的医生没好气的说,“当然没问题了,你怀孕了。”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林惋惜感觉自己的天都是黑的,她怀孕了,有了宝宝,该怎么办啊?

  为什么?为什么杜奕衡要这么对她?

  她不知不觉红了眼眶,电话铃声响起才让她回神。

  林惋惜拿起电话,喂了一声。

  电话是闺蜜打来的,她是法院的人,林惋惜早就起诉离婚了,闺蜜应该是来告知结果的。

  果不其然,电话一接通,闺蜜就兴冲冲的说,“小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刚才得到消息,院长会判你们离婚。”

  “我,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林惋惜蹲在地上低低啜泣,她的宝宝,以后要没有爸爸了。

  本该是高兴的事情,她却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伤,甚至不知道这个孩子,该不该留下。

  躲在家里三天没见任何人,第三天的时候,林惋惜出现在了国际机场。

  她想暂别这个伤心的地方,因为她害怕,杜奕衡会来找她要孩子,孩子一旦被他带走,就完了。

  ——

  一年后。

  洛家别苑花草芬芳,景色宜人,最适宜产后疗养,但住在这里的女主人似乎不太会照看自己的孩子,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有十个小时都有孩子的哭声传出来,没办法了,只好从外面找了个奶妈。

  林惋惜有幸从二十个人中间脱颖而出,因为她学历高,性格也很温柔。

  雇主也答应她可以带着自己的儿子,她自然是迫不及待的答应了。

  今天是她上班的第一天,佣人领着她穿过花朵正盛的花园,边走边介绍一些基本情况,“陆小姐是洛家的准少夫人,所以孩子就是洛家的小公主,你可要好好喂养,不能有错知道吗?你的膳食会有专门的营养师调配,就是为了你的奶水充足。”

  林惋惜笑着说了声好,样子乖巧又温柔,像一只柔顺的猫儿一样。

  只是心里好奇,为什么会是准少夫人呢?难道他们还没结婚么,孩子都生下来了。

  疑惑着,怀抱中的小宝宝嘤咛一声开始扭动。

  林惋惜爱惜的晃了晃手臂,“嘟嘟乖,别闹哦!”

  嘟嘟是她在国外九死一生产下的儿子,大名林渡,小名嘟嘟。

  刚生下来时五官丑丑的皱成一团,现在长开了,浓眉大眼,甚是可爱,但唯一的缺陷就是眼中无神。

  佣人笑着瞧了一眼她怀里的孩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蛋,夸奖道,“你的孩子可真漂亮,瞧这睫毛,又长又密。你来这上班,把孩子也带过来。你丈夫也同意?”

  提到那个渣男,林惋惜脸上的笑容稍稍凝固了一下,摇头,“我没有丈夫。”

  佣人有些尴尬,“原来是这样。”又是一个未婚先孕,被男人抛弃的女人。

第3章 保姆,中毒

  “我先带你去把你的孩子放到房间,然后带你去见陆小姐。”

  佣人口中的陆小姐,是陆家的千金小姐陆依依,人长得很漂亮,明眸皓齿,气质高傲,像一只散发着香味的红玫瑰,素雅的装扮也遮不住她自身的傲气和性感。

  她先是把佣人都支出去,围着林惋惜上下打量了一番,道,

  “模样长得倒是不错。但是你要知道你的工作是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最好不要有,不然的话……你该知道城北陆家吧?我已经把你们家的信息掌握的清清楚楚了,要是让我发现你是个狐狸精,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和你的家人在这个城市混不下去。”

  林惋惜抬眸,瞧了陆依依一眼,唇角一勾浅笑,“我的工作是帮助陆小姐喂养孩子,只要陆小姐按时支付给我薪酬,我也不想横生枝节。”

  陆依依哼笑一声,“放心,我陆家还不缺你这几个钱。”

  摇篮中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声音洪亮,甚至有些刺耳,听佣人说,这孩子每次都是这样哭,像很痛苦似的,可偏偏又没什么毛病,所以洛夫人猜测可能是孩子从来不喝母乳的原因,才请了个奶妈。

  陆依依烦死了这孩子的哭声,挥手让林惋惜赶紧过去,“别让他哭了,真是吵死了,一天哭八遍,要人命啊。”

  林惋惜很快就把孩子哄的不哭了,陆依依很满意,佣人把孩子的东西都搬到了她的房间,由她照看。

  一切安顿好后,她给闺蜜打电话报了平安,“这里一切很好,你现在可以放心啦?”

  “我还是觉得不妥,你生宝贝的时候本来就伤了身体,现在还去做奶妈,这奶水可都是母亲身体内的血水啊,你不怕自己被掏空吗?”

  林惋惜道,“可我需要钱啊,医生说两年内进行手术,宝贝的眼睛才能恢复到正常水平。超过一年以后,要留下后遗症的。”

  宝贝儿子生下来去做检查的时候,才查到眼睛有问题的。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林惋惜都快要崩溃了,医生说这种病可能是家族遗传,也有可能是怀孕的时候母体太过疲惫造成的。

  杜奕衡没有家族遗传史,而她却在怀着孕的时候一天两份工。

  这是她的错,如果她不能把宝贝儿子的眼睛治好,她会愧疚一辈子的。

  “小惜,没想过去找杜奕衡吗,或许,他可以帮忙。”

  提到杜奕衡,林惋惜只有恨,“这样的男人,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他。”

  骗走了爸爸留给她的所有财产,让她无家可归,在她体内种下了种子,却付不起责任,这样的男人,林惋惜就算是难死,也不会去和他开口。

  挂断了电话,林惋惜给嘟嘟换尿布,小家伙虽然视力不行,可感受到她的手在自己肚肚上略过,立马就伸出自己胖胖的小手攥住了她的手,口中咿咿呀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林惋惜低头在嘟嘟脸上亲了好几下,嘟嘟立刻笑了起来。

  “妈妈一定努力赚钱,让你的眼睛重见光明!”林惋惜抱住了嘟嘟,坚定了心中所想。

  ……

  在洛家别苑的日子,虽然有些忙碌,但和自己在国外比起来,却清闲多了。一月下来,她的体重倒是增长了一些,气色看起来也好了很多。

  洛小公主变的乖巧可人,洛家老夫人来的也勤快,知道这其中有林惋惜的功劳,说要给她涨工资。

  唯有小公主的爸爸,大名鼎鼎的洛氏总裁,洛呈,一次没来过。

  有一次在佣人口中听他们说洛呈多么厉害,纵横商场,南北皆通,像个神人似的,林惋惜的心里,居然有了一些小小的期待,这洛呈,到底是什么人?

  ……

  “小林,出事了!!”

  这一天。林惋惜刚准备给儿子喂奶,佣人突然跑了进来,脸色急切,“小公主进了医院,医生说是中毒,陆小姐让管家立刻带你过去。”

  “中毒?”林惋惜惊诧不已,“这怎么可能呢?”

  今天陆依依带着孩子去洛家主宅看洛家二老,走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三个小时之后,就中毒出事了?林惋惜连宝贝都顾不上,马上跟着管家到了儿童医院。

  一进病房门,陆依依挥手就是两个耳光,“你这个下贱的东西,说,你到底对我女儿做什么了?”

  林惋惜被打得有些懵,心里的火一下子就顶了上来,可看到陆依依红红的眼眶,她理解陆依依是心急,就生生咽下,

  “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毒不是我下的。”

第4章 初见,信任

  “不是你难道是我吗?我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吗?我女儿一直都是吃你的奶,现在中了毒,不是你还是谁?”陆依依染着红指甲的手指着林惋惜,一顿劈头盖脸的指责。

  林惋惜辩驳,“这个孩子只吃我一个人的奶水,所以我更不会下毒,因为一旦毒发,立刻就会怀疑到我。况且要是真的是我下毒我早跑了,还会等着陆小姐你来抓吗?”

  陆依依生气的道,“真是伶牙俐齿啊,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招了。都给我进来。”她对着门外喊了一声,立刻就从门外进来四个保镖,把林惋惜围住。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是嘴硬,我就让他们,打到你说为止。”

  林惋惜仰着头,一脸坚定,“我说过了不是我,但是陆小姐我要提醒你,你这是滥用私行,是违法的。”

  陆依依冷笑一声,“那我就让你看看,到底会不会违法,给我狠狠地打!”

  雨点般的拳头朝着林惋惜身上落下去,一时之间,她感觉哪里都是痛的,那些人的拳头又重又狠,看样子是真的把她往死里打。

  可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被打也是没做过。

  林惋惜就是有这口硬气在。

  林惋惜世界陷入一片天昏地暗之中,连病房内有人进来都不知道,她只听到了一声‘住手’!

  声音不大,却很有震慑力。

  那些人立刻就住了手,乖乖退到了一边,喊了声,“少爷。”

  是,洛呈?

  趴在地上林惋惜抬起沉重的眼皮,依稀看到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风衣,戴着墨镜,却依旧能够感到他面容紧绷,气势凌冽。

  他的手也很白,手指很长,垂在风衣的侧边,随意自然。

  陆依依见到洛呈,哭着跑过去,指着林惋惜告状,“阿呈,就是这个女人,是她害了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严惩她。”

  “陆依依,这就是陆家交给你的规矩!”他的手,重重甩开陆依依伸过来的手,语气中带着几分浅藏的呵斥。

  “阿呈……你这是什么意思?”陆依依脸色一僵。

  洛呈没理她,蹲在地上,风衣蛰地,白皙宽大的手掌身在林惋惜的左侧,林惋惜看到,他的智慧线,贯穿于整只手掌。

  林惋惜没想到,洛呈会亲自将她扶起来,还会给她道歉,“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林惋惜惊呆了,疑问脱口而出,“你相信,我没下毒?”

  “信。”洛呈一个字,带着很重的分量。

  林惋惜觉得浑身的伤痛消散了不少,这才敢看洛呈一眼,墨镜遮面,却遮不住他峻美的容颜,她信了佣人对洛呈的评价,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信自己,但还是道了声,“谢谢。”

  一旁的陆依依暗骂林惋惜是个狐狸精,见第一面就勾引洛呈,不过她知道,一切都是徒劳。

  就算这个女人长的再漂亮,也没用。

  “阿呈,你疯了吗?这个女人,害了我们的孩子。”

  陆依依轻扯着洛呈的衣袖,声音十分无助,眼神却是充满了愤恨,直勾勾的看着林惋惜,丝毫不顾忌,洛呈在场。

  洛呈问她,“你知道这个孩子,中的哪种毒吗?”

  “我担心孩子的安危,还没来得及去问。”陆依依心虚的说道。

  “铅。”这三个字被洛呈说的很清楚。

  陆依依脸色顿变,“铅……”

  “哼!”他轻哼一声,唇角挑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愈发清冷,“以后,少带着孩子去你爸爸的工厂。”

  陆依依脸色煞白,看着洛呈的眼神也有些恐惧,“你,知道什么?”

  洛呈面对陆依依,道,“整个洛家上下,没有含铅物,所以孩子不可能是在洛家中的毒,你一月带着这个孩子回你陆家四五趟,所以只有可能是在陆家。”

  陆依依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尖利,“我们陆家也没有。”

  “那就好好查查,这孩子体内的铅,从何而来。”洛呈从身上拿出手机,作势就要打电话,却被陆依依阻拦住,“别,别查了,我想起来,我妈妈最近染了发,染发剂中含铅,是我的错,我不该带着孩子回家,阿呈,你不要查了。”

  她慌忙撇清关系,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回答漏洞百出,她只知道绝对不能让洛呈查下去,不然会完蛋的。

  洛呈拂开陆依依的手,目光在她身上落了片刻,这才把手机收好。

  “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下一次。陆小姐不在乎脸面,我们洛家,却在意家教。”

第5章 母亲,尊言

  他指的,是打人的事情。

  陆依依说了句,以后再也不会了。

  “林小姐,我会安排医生给你治疗,医药费和损伤费,会最后算到你的薪资中去。”

  林惋惜道了声,“谢谢洛先生。”

  洛呈嗯了一声,从一旁伸出手,他的助理立刻上前把手搭在他的手下去,引着他走。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他看不见吗?

  怪不得他会在屋子里还带着墨镜,扶她的时候,伸出的手也有些偏差,真是好可怜。

  “林惋惜,你好手段!”陆依依含恨的声音响起,目光犀利的看着林惋惜,“你上班第一天我和你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林惋惜当然记得,虽然话没有明说,但意思就是,让她不要对洛呈心存不该有的想法。

  可她什么都没做。

  “陆小姐,你太敏感了,今天是我和洛先生第一次见面。”

  陆依依道,“你以为洛呈是什么人,会随随便便扶一个女人吗?”

  “那是因为,我不仅被他的未婚妻冤枉,还被打了,他身为你的未婚夫,这是在替你解决麻烦。”

  林惋惜并不是好欺负的人,之前被打不还手是因为孩子在她的照顾下出了事。

  现在既然证明和她无关,她不用心存愧疚,自然可以理直气壮。

  “林惋惜,你不想干了吗,竟然敢和我这么说话?”陆依依又开始用她染着指甲油的手指着林惋惜。

  林惋惜睥了她一眼,“今天的事闹成这样,我再干下去只能是自讨苦吃。陆小姐既然怀疑我对你的未婚夫有不轨之心,现在该轮到我来怀疑陆小姐会趁机对我儿子下手,给我教训,所以这份工作,我不能再做了。”

  陆依依指着林惋惜骂,“你血口喷人!”

  “是不是血口喷人,陆小姐心中有数。”林惋惜当即反驳。

  陆依依被气的没话说,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全部的现金,拍在林惋惜的胸膛前,“拿着钱,滚蛋!剩下的钱,我会打到你的卡里。”

  林惋惜看了一眼落在手中的钱,冷笑一声,“还是,全部打在卡里吧。”

  随手,将那一沓钱,扔在了床上,林惋惜转身,潇洒离开。

  从洛家别苑出来的时候,林惋惜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看着怀里的孩子,她的宝宝多可爱的,粉红的脸蛋像两块粉色的玉石一样,可是眼睛却……

  林惋惜疼惜的亲了亲他的额头,“嘟嘟,妈妈是不是做错了?”

  嘟嘟自然没办法回答她。

  “小林,小林等一下。”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林惋惜停下脚步,看着从别苑急急跑来的小周,问道,“怎么了,小周?”

  小周喘着气说道,“我刚才看到你哭了,小林,你别生气,陆依依那个女人是一个爬床的女人,还没嫁进洛家呢就嚣张,牛气什么啊?”

  小周在林惋惜没回来之前因为做错事情被罚了,心里对陆依依十分不满。

  她知道林惋惜也受了气,所以希望林惋惜能和自己一起骂陆依依,这样她也能出出气。

  但林惋惜不傻,况且该说的她已经当着陆依依的面说过了,绝不会背后议论人。

  她笑了笑,“我得走了,还约了朋友。”

  “我是来告诉你,少爷今天回来了,在二楼呢,你应该把陆依依平时的恶行告诉少爷,反正少爷也不待见她,而且你知道吗,我听有的年头久的佣人说,陆依依的孩子并不是少爷的,所以少爷才会这么冷淡呢。”

  孩子,不是洛呈的?

  林惋惜的目光不自觉的望着二楼,虽然不知道洛呈在哪个房间里,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林惋惜可以感觉到,洛呈就像冰山上的雪一样,容不得沾染半点污秽,这样高冷桀骜的男人,怎么会养不是自己的孩子?

  一定是佣人嚼舌根了。

  怀中的嘟嘟有些不适应外面的阳光,在林惋惜的怀中不安分起来,她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现在真得走了,拜拜。”

  她向前走着,却没发觉,有一双眼眸落在她身上,深沉而静远。

  这道目光的主人是洛呈,书房内的他,摘下了墨镜,一双眸子虽无焦距,但依稀能看见窗外的人影,灰蒙蒙的。

  左手掌,轻搭在窗台上,被风吹动的窗纱,轻扫过指腹,那一丝柔软的触感,将他的记忆,拉回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在他的床上娇喘的女人,拥有比嫩豆腐还要娇嫩的肌肤,比果冻还要有弹性,他总想试试口感,所以在那肌肤下,留下一个又一个牙印。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