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有毒:帝少的心尖宝贝》是一部非常好

发布时间:2018-12-06 10:38

秦笑颜宋临南免费阅读

总裁有毒:帝少的心尖宝贝全文阅读

  《总裁有毒:帝少的心尖宝贝》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繁初所写,主角秦笑颜宋临南。这本小说全文讲述传闻荣家二少不仅是个残废,还长得很丑,秦笑颜成为了他的妻子,结婚两年她从未见过自己的丈夫,后来陷害与商界奇才宋临南发生关系,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就是她的丈夫……
  男人话没说完,秦笑颜气不过,伸手拾起那沓钱朝男人狠狠丢了过去,手指着门边:“滚出去。”
  “看你很不服气?不如咱们报个警?强奸还是嫖娼你说了算。”
  男人笑意深邃,印象中的她还是个温温顺顺的女孩,还没见过她这气急败坏想咬人的模样。
  这次的事也当做是给她一个教训,省得以后还犯蠢。
  秦笑颜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男人说:“报警?我告诉你,我现在打电话叫过老公过来,立马把你撕成两半你信不信?!”
  男人用下巴指了指她床头的包:“手机在包里。”
  秦笑颜扭头,心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包,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我看你昨晚也挺卖力,把老娘伺候得也挺舒服,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赶紧滚蛋!”
  男人拾起西装外套,从里面摸出一张名片,两只手指头夹着一挥,直接飞到了秦笑颜面前:“上面有联系电话,你可以叫你老公上门替你出气,或者保个密……咱们的买卖说不定还可以继续,下次见。”
  “见你个鬼!”秦笑颜拾起名片就要朝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砸过去,余光却看到名片上那个不寻常的名字……

第1章 我老公很凶

  夜色漆黑。

  秦笑颜什么也看不见,能感觉到自己被抬到了陌生的地方,意识尚存,却没有一丝力气。

  很快她被摔到一个柔软的东西上,像是一张床。

  鼻息之中是浓郁的玫瑰花香气,只让她觉得头更加的晕了。

  耳边还能听清不远处出传来的流水声,但是浑身软绵绵的连抬起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她真不该喝那杯饮料……

  “叶姐,妥了。”

  叶槿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红唇挑笑,现在就只等着验收成果了。

  酒店豪华套房内,浴室的玻璃门从里面被推开,男人下半身裹着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米八七的个子,健硕劲瘦的身材,侧脸在浴室昏暗的光线下更加棱角分明,全身上下都彰显着男人的魅力。

  走出浴室,看见大床上被子下的隆起,男人擦拭头发的动作顿了顿,低压的声音道出两个字:“多事。”

  以为是自己的手下多管闲事给他找来的女人,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男人也没多诧异房间里突然出现的女人,只是提高了音调,声音冰冷:“滚出去。”

  下令之后见床上那人依旧不动弹,男人显得有些不耐烦,大步走过去将被子掀开……

  秦笑颜身子蜷缩背对着男人,一头乌黑的长发错落的散在枕头上,身上的裙子也早已凌乱。

  本是诱惑人心的画面,男子却依旧面不改色,走过去一把抓起秦笑颜的手臂,直接将她的身子从床上拽了起来。

  恶语已经到了嘴边,却在看见女人的面容时愣了神,随即皱起眉头,神色狠厉。

  见她的模样应该是被人下了药,男人皱起眉头显得有些不悦。

  伸手抄起床头的玻璃杯,半杯冰凉的水泼在了秦笑颜的脸上。

  秦笑颜难受的拧眉,这才睁开了眼睛,视线聚焦之后看见面前的陌生男子,她神色惶恐,伸手想要推开,手上却使不上劲:“你是谁?!”

  男人眼神里划过一抹失落,一闪而过,看来她的确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语气冰冷回答她:“你躺在我床上,你问我是谁?!”

  秦笑颜张望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脑子慢慢回忆起来是有人给她下药想陷害她!

  于是壮着胆对面前的男人说:“我告诉你!不管是谁指使你的,我劝你现在收手!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她这番话,男人饶有兴趣的勾起了嘴角,却丝毫不受威胁的朝她逼近了。

  “知道自己有老公还出来卖?!这么不守妇道?!”

  “你放开我!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男人却直接欺身而上,带着怒意。

  她奋力的嘶喊着:“滚开!滚开!我老公很凶会杀人的!你要是敢碰我!我保证你活着走不出这个房门!”

  男人咬牙切齿的回应说:“是吗?我这个人就喜欢找刺激。”

  语毕,以唇堵住了她吵嚷的嘴……

第2章 不如咱们报个警

  同一酒店另一个房间里,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叶槿勾起嘴角,接通电话,“王总,还满意吗?”

  那头却是破口大骂:“满什么意?!我他妈都快炸了,你说送来的女人呢?!”

  叶槿脸色一变,“半个小时前就送您房间了啊?”

  “跑了??”

  “不可能啊,药效持续好几个小时啊。”

  “他妈你养的一帮什么蠢货?是不是送错房间了?!”

  叶槿心里咯噔一声,脸色已不再淡定……

  酒店豪华套房内,女士衣衫凌乱的躺在大床底下的地毯上。

  当男人知道秦笑颜是第一次的时候,知晓自己先前对她产生了误会。

  窗外夜色静好,屋内却是翻雨覆雨,久久不能停息……

  黎明时分,天色微亮,秦笑颜动了动身子,因为身上的疼痛皱紧了眉头。

  “醒了?”

  听见男人的声音,秦笑颜骤然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弹坐而起,用被子紧紧捂着身子,满是警惕的看着站在床边整理衬衣袖口的男人。

  “需要打电话叫你老公过来接你吗?”

  秦笑颜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眼底满是恨意,直接就抄起床头的烟灰缸朝男人丢了过去,“畜生!”

  男人神色淡然的站在没动,烟灰缸直接从他身侧砸到了背后的墙上,稀碎。

  “你的行价多少?我给你双倍吧,毕竟是第一次。”

  “滚!滚出去!”秦笑颜恨不得把面前这个男人千刀万剐。

  面对秦笑颜的愤怒,男人似乎装作看不见,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走过去,放在了床边,说:“我是直接可以走,还是在这等你老公来收拾我?或者……”

  男人话没说完,秦笑颜气不过,伸手拾起那沓钱朝男人狠狠丢了过去,手指着门边:“滚出去。”

  “看你很不服气?不如咱们报个警?强奸还是嫖娼你说了算。”

  男人笑意深邃,印象中的她还是个温温顺顺的女孩,还没见过她这气急败坏想咬人的模样。

  这次的事也当做是给她一个教训,省得以后还犯蠢。

  秦笑颜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男人说:“报警?我告诉你,我现在打电话叫过老公过来,立马把你撕成两半你信不信?!”

  男人用下巴指了指她床头的包:“手机在包里。”

  秦笑颜扭头,心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包,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我看你昨晚也挺卖力,把老娘伺候得也挺舒服,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赶紧滚蛋!”

  男人拾起西装外套,从里面摸出一张名片,两只手指头夹着一挥,直接飞到了秦笑颜面前:“上面有联系电话,你可以叫你老公上门替你出气,或者保个密……咱们的买卖说不定还可以继续,下次见。”

  “见你个鬼!”秦笑颜拾起名片就要朝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砸过去,余光却看到名片上那个不寻常的名字……

第3章 龌蹉小人

  “见你个鬼!”秦笑颜拾起名片就要朝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砸过去,余光却看到名片上那个不寻常的名字……

  --------------------------------

  宋临南?!

  刚才那男人是宋临南?!

  怪不得叫她报警,怎么吓唬都唬不住。

  这个男人是一个神秘的存在,长相俊美,才智过人,被外界传得像个神仙一样。

  长得再帅,也不过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禽兽,趁人之危的龌龊小人。

  秦笑颜从床上下来,看着白色床单上那抹刺眼的红,心和脑子更乱了。

  她说她有老公这话不是骗人的,她确确实实结婚两年了,只是从结婚至今,她都没见过自己老公长什么样子。

  名声倒是很好听,荣家二少奶奶,然而全城人都知道,荣家二少不是一个正常人。

  有人说他天生残疾,有人说他面相吓人奇丑无比,当初她嫁过去的时候都已经想象到美女与野兽的画面了,然而奇怪的是,至始至终她都没见过自己的老公。

  有时候她都在想,这个人到底存不存在。

  但无论如何,荣家当年花钱救她父亲的公司于水火之中,不管她的丈夫如何,她既然嫁了,就该忠诚于这段婚姻。

  可如今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心虚、自责、懊悔还有憎恨……

  裙子有撕裂的痕迹,但勉强能穿,走之前还是将散落在地上的钱捡了起来,跟谁赌气都行,但不能跟钱过意不去。

  忍着身子的疼痛走出酒店,打了个车直接回了住所。

  一回家就洗澡,用力的搓着自己的身子,好像这样就能洗去身上的屈辱。

  “嗡嗡”铃声伴随着手机的震动响起,是管家打来催促她的。

  今天是荣家祭祖的日子,她作为荣家二少奶奶,自然不能缺席。

  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身的淤青,她挑了一件黑色长裙遮掩。

  荣家是一个人丁兴旺的家族,荣氏企业几乎遍布全国各地,在整个军政商界都有一定的地位。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家庭隐藏得矛盾也不少,私下的尔虞我诈堪比宫斗戏。

  荣宅坐落在郊外,别墅群占地面积近千平米,秦笑颜抵达的时候,荣家老老少少几乎都在。

  碍于她荣家二少奶奶的身份,台面上那些人还是多多少少会给她一些面子。

  “笑颜,全家人都等你了,怎么来得这么晚?”叶槿第一个走上前来跟她打招呼,视线上下打量着秦笑颜,似乎想从她身上发现什么端倪,奈何秦笑颜长裙捂得太严实。

  秦笑颜笑意深邃的看着叶槿,“还不是多亏了大嫂昨晚的美意。”

  叶槿勾着红唇,贴近秦笑颜在她耳旁说:“算你运气好让你给逃了,不然你以为你今天还有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秦笑颜默了默,心想,难道宋临南不在叶槿的计划之内?叶槿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也对,叶槿想毁她,不至于给她找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

  “真是可惜,现在大嫂的狐狸尾巴露在外面晃呀晃,以后还想背地使阴招,恐怕是没机会了。”

  “哼,你跟我玩还嫩了点,让你滚出荣家只是迟早的事。”

  “大嫂门都还没过就这么嚣张了,说起来今天是荣家祭祖的日子,你好像还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吧。”秦笑颜说完,不顾叶槿发青的脸,踩着高跟鞋从她跟前走开。

第4章 你卖我买

  叶槿是荣家大少爷荣世远的未婚妻,两个人也算是青梅竹马指腹为婚,只是直到现在,荣世远也没娶她,对她似乎也没什么感情,一直都是叶槿一个人跳独角戏。

  荣世远对秦笑颜这个弟媳妇一直都挺照顾的,但并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种照顾,只是在荣家偶尔会帮她说两句话。

  而叶槿却对此产生了不满,恐怕也是担心荣世远对秦笑颜产生其他情愫,所以这才设计想将秦笑颜赶出荣家。

  秦笑颜走进内堂时,远远看见一个人,顿时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宋临南?!他怎么会在这里?!

  出于心虚,担心宋临南会不会将昨晚的事说出去,偷偷摸摸的绕到一根柱子后头,听见荣世远和他的谈话。

  聊得似乎是投资方面的事,秦笑颜松了一口气,或许他并不知道她是荣家的媳妇。

  “一回国就来拜访,不知道今日是祭祖的日子,多有冒犯。”

  “宋先生客气了,倘若不赶时间,不如先到外面坐一坐,一起吃个午饭。”

  宋临南说话的时候,视线就在四处望,随即就锁定在他斜前方的一根柱子后头,便说:“好啊。”

  荣世远顺着宋临南的目光也看向了那个方向,立马叫道:“笑笑?”

  秦笑颜背脊一僵,磨磨蹭蹭的从柱子背后走了出来,很心虚的看了宋临南一眼,却见他脸上挂着笑容,见到她的时候似乎也并没有感到意外。

  “这是世骞的妻子。”荣世远说着,又对秦笑颜说,“这位是宋临南先生。

  荣世远说完,眼神有些复杂得观察了一下两个的表情。

  宋临南含笑看着秦笑颜,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你好。”

  秦笑颜是真不想和他再有任何接触,但出于礼貌,还是伸出手,只是轻轻握了一下宋临南的指尖,匆忙说了句“你好”就松开。

  “笑笑你带宋先生去外面坐一会吧,听说宋先生对服装设计也有研究,你们可以聊聊。”

  秦笑颜急忙就说:“大哥,姑妈刚刚叫我过去帮忙。”

  “没事,这么多人忙得过来,你陪陪宋先生。”

  荣世远说完,就转身去到另一边跟下属交代事情,留秦笑颜一个人尴尬的杵在宋临南面前。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听到宋临南这句话,秦笑颜就忍不住怼了一句:“什么没想到?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还没消气?你卖我买的事情,有什么可气的?钱没给够?”

  “谁卖了?!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你说昨晚那事,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会发生什么?”

  宋临南语气轻淡,秦笑颜却听得出他话里的威胁。

  一边领着他往外厅走一边压低声音对他说:“我告诉你,你别耍什么花样,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本事不大,语气不小。”

  秦笑颜扭头狠狠的瞪他一眼,看在周围人多,没跟他计较。

  把他带到外厅,秦笑颜转身就要走,宋临南却说:“你大哥不是让你陪陪我?”

第5章 叫荣夫人

  秦笑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说:“宋先生知道什么叫得寸进尺吗?”

  显然,他不知道。

  “不麻烦的话,笑笑可以帮我倒一杯水吗?”

  “不准叫我笑笑!”

  他含笑看着她说:“这名字挺可爱的,只是好像不太适合你。”

  秦笑颜也不知道这位神仙是谁派来的,她只想快点把他送走。

  从路过的服务生哪里取了一杯饮料,有些用力的放在了宋临南面前的桌子上。

  宋临南只是瞄了一眼,并未将果汁端起来喝,反倒问秦笑颜:“不知宋某可否有幸见一见你丈夫?”

  秦笑颜觉得这男人不只是面相好,脸皮也挺厚的。

  “我丈夫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见的。”

  “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我应该当面给他道个歉。”

  看着宋临南脸不红心不跳的,秦笑颜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厚颜无耻,弯腰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对他说:“你少在这跟我阴阳怪气的!家里的保安我还是使唤得动的,不想被抬出去就给我闭嘴!”

  宋临南反而把身子朝她的方向凑了凑,吓得秦笑颜急忙挪开了身子,听见他声音轻缓,说:“我觉得你对我的态度应该柔和一点,毕竟只有讨好我,我才会替你保密,你觉得呢?”

  秦笑颜憋着一肚子气,偏偏自己还理亏。

  这件事要是说出去的话,没人会管她是不是被人陷害是不是自愿,只有说她不守妇道,背叛自己的婚姻在外面乱搞。

  “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凡事都讲求一个合作,只要你让我满意了,我也不会去做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你到底想干嘛?”

  宋临南用下巴点了点自己对面的位置,说:“坐下吧,鞋子那么高不累吗?这里眼睛这么多,我也不能把你这么样,就只是想跟你单纯的聊聊天。”

  秦笑颜不情不愿的在他对面坐下,“说吧,你是想要钱还是什么?”

  “笑笑你这话说得我就不乐意听了,我……”

  “我说了不准叫我笑笑!麻烦你放尊重点,叫荣夫人。”

  她强调的不是她在荣家的地位,而是强调她是有夫之妇的身份。

  “荣夫人,我听说,荣家二少爷荣世骞身患残疾,似乎没有某些方面的能力,所以你昨晚……”

  “胡说!我老公比你厉害多了!”

  “哦?那床单上的血怎么解释?”

  秦笑颜气不过,直接说:“修复的!修复的可以吗?!”

  听她这回答,宋临南忍不住笑了,这女人越逗越有意思。

  “那今天荣家祭祖,你老公怎么也没出现?真的长得见不得人?”

  “要你管?!我老公比你帅一千倍一万倍!”

  “那我就好奇了,你昨晚怎么就往我床上爬了?”

  “鬼才往你床上爬!自己使了什么下三滥手段自己心里清楚!”

  秦笑颜觉得自己好久被人惹得这么生气了,可以说这辈子都没有。

  她现在只希望这件事快点过去,风浪赶紧平息下来,继续过她安稳的小日子。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