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沐锦兮莫胤庭全文阅读-报告莫少,我和你重

发布时间:2018-12-06 10:33

沐锦兮莫胤庭全文阅读

报告莫少,我和你重生了全文阅读

  报告莫少,我和你重生了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沐锦兮莫胤庭,这是由网络作者白露蒹创作的一本现代重生总裁文,非常的好看。沐锦兮莫胤庭小说的主要内容是沐锦兮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于是她决定要把美人莫少抱回来!可是结婚后夜夜吃不消的人却是她了···
  她不能让上一世的悲剧再次发生在莫胤庭的身上。一旦自己和莫胤庭结婚了,沐枫和苏稀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沐锦兮想也不想的拒绝着:“不行,我不能和你结婚。”她的话,让莫胤庭脸色一下子阴沉到了极致。不能!
  莫胤庭勾唇冷笑出声:“不能?不要忘了,现在可是你有求于我,沐锦兮,想要我帮你,可以,我就只有这么一个要求,嫁给我,成为我的人,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被人欺负。”
  “相反的,不嫁给我,你于我来说,就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我为什么要花费那么多的精力去帮助一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一番话说的毫不留情面,字字句句都十分的扎心。
  沐锦兮的脸色微微一变,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话语反驳,小脸上浮现一抹尴尬,随后是苦涩。
  微微咬着下唇,沐锦兮再次迎视着莫胤庭的目光已经平静,轻声说着:“既然这样的话,莫少就将刚刚我的话,当成一句笑话吧,抱歉,让你见笑了。”

第1章 重生了

  沐锦兮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深长的噩梦,梦中是她失败又残破不堪的一生。

  那梦,就像潮水一样朝着她扑面而来,那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西面八方的涌来,直接将她淹没。

  “啊……”

  沐锦兮猛然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像是濒临绝望的鱼儿,大口呼吸着,她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身躯忍不住微微颤抖着,脸色苍白的可怕。

  过了不知道多久,沐锦兮才缓缓的回过神来。

  她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熟悉的摆设:淡蓝色的窗帘,在徐徐微风下飞舞着,乳白色的桌椅,空气中还飘散着淡淡的玫瑰香味。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竟然是那么的熟悉。

  墙壁上那高高挂着的画像,让沐锦兮忍不住泛红了眼眶。

  那是她母亲陆言的自画像,自己十六岁生日的时候,父亲沐枫亲自作画装裱送给她的,当时沐锦兮还爱不释手的抱在了怀里。

  这房间,分明就是她生活在沐家的屋子。

  熟悉的摆设刺痛了沐锦兮的双眼,她一把从床上跳了下来,赤裸着双脚冲到了梳妆台前,当看到镜子里自己那一张稚气未嫩的小脸,沐锦兮只觉得自己恍如隔世。

  她,又活过来了吗?

  颤抖着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庞,沐锦兮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不敢相信的光芒。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刚做的那个梦,那么的真实,真实的让她心痛。

  甚至于,沐锦兮现在都产生了一场错觉,好像她真的只是做了一场漫长的噩梦,梦中的情景,都是现实中不曾发生过的。

  只是为何,她的心,竟然还会这般的疼痛?

  就在沐锦兮沉浸在思绪中无法自拔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随后房门被轻轻的推开。

  “姐,你在吗?”一道娇柔的嗓音传来。

  沐锦兮转过身,一眼就对上了门口眯着双眼微笑的女孩。

  那是她的妹妹沐瑾欢!

  曾经亲昵的称呼差点脱口而出,沐锦兮硬生生的止住,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沐瑾欢,一身白裙的她在光线的照耀下,如同天使下凡一样的纯洁。

  纯洁吗?

  不,一点都不纯洁!

  甚至阴狠无比!

  她可以一口一声亲密的唤着自己姐姐,也可以在她转身的瞬间,在她的杯子里下着毒药。

  这么狠毒的女孩,怎么可能是天使呢?

  如果说一开始沐锦兮还怀疑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沉长的噩梦,在见到沐瑾欢的这一瞬间,前世的记忆回笼,如同一张张沾了毒的藤蔓将她紧紧的包围着。

  沐锦兮早在被至亲和至爱的人亲手送入监狱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在监狱内孤独终生的准备。

  却没想到,老天有眼,竟然让自己重生了!

  前世,她伤害了莫胤庭,甚至一步一个血印的在监狱中顽强的生存着,被人暗杀之后,她重生了。

  “姐,你怎么了?莫家的那位少爷已经来了,爸爸让我跟你说一声,打扮漂亮一点。”沐瑾欢笑着走到沐锦兮的面前。

  当她在自己眼前站定的时候,沐锦兮强忍着心中熊熊燃烧的怒气,声音带着一丝的冷意:“我知道了。”

  沐瑾欢口中的莫家少爷,看来就是莫少庭了。

  那个自己爱到了骨子里的男人,到头来,却将她亲手送入了监狱,甚至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杀死自己。

  “我马上下去。”沐锦兮深吸了口气,将沐瑾欢推了出去,不等她反应过来,猛地关上了房门。

  那门板,差一点就砸在沐瑾欢的脸上,气的她扭曲着神色,恶狠狠的瞪着,没有丝毫刚刚温柔如水的模样。

  沐锦兮在她离开之后,立刻冷下了脸色,自己重生回到了和莫少庭相亲的这一天。

  她不能让前世的悲剧再次重演。

  和莫少庭的相亲,甚至两人的相爱,都是那个男人和所谓的父亲设计好的,为的就是让她嫁给莫胤庭,一步一步的帮着莫少庭从莫胤庭的手中夺过莫家。

  沐锦兮永远也忘不了,当自己为了莫少庭害的莫胤庭残废,甚至一无所有的时候,就是这个男人亲手将自己送入了监狱,买通了监狱里的死刑犯,好几次对自己下了死手。

  如果不是沐锦兮最终狠下心来,最后以暴戾的手段在监狱称王,只怕,她早就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修罗场里被五马分尸了。

  莫少庭,这一世我重新为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她必须脱离沐家的掌控。

  沐锦兮的脑海里第一个人就想到了莫胤庭那张冷漠的脸庞,目前为止,只有他能够带着自己离开沐家。

  紧了紧双手,沐锦兮眼神坚定,在心中暗暗的下了决定。

  “锦兮,你好了吗?”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沐枫的呼唤声,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沐锦兮知道,自己不能让沐枫如愿。

  看了一眼打开的窗户,沐锦兮走到窗边看了一眼,她的房间正下方正好是一片草坪,一层楼的高度就算是跳下去也摔不死人。

  在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已经爬上窗户的沐锦兮眼一闭,纵身一跃,直接就跳了下去。

  “沐锦兮。”

  身后传来沐枫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引来了楼下的苏稀羽和沐瑾欢,还有莫少庭,三人急匆匆的上楼,只见沐枫脸色铁青,俯趴在窗户上怒吼着。

  沐锦兮双手抱着头,在草坪上滚落了几圈,顾不上什么,快速的起身,朝着围墙的方向冲去。

  听着背后沐枫那气急败坏的喊叫声,沐锦兮勾唇冷冷的笑着。

  寻着记忆中的方向,沐锦兮很快就找到了小时候自己贪玩经常爬墙逃出去的那个大石头,踩着石头翻上墙头,转过头,看了一眼窗口聚集的几个人,笑着朝他们挥了挥手,说了一声再见,然后纵身一跃,跳下了墙。

  好巧不巧,沐锦兮落入了一道温暖的怀抱中。

  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漆黑锐利的双眸,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如同潭水一般,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

  沐锦兮忘了动作,任由男人抱着自己,就这样呆愣的看着他。

  莫胤庭!

  在看到莫胤庭那深沉幽深的目光时,沐锦兮的心中一阵酸涩,鼻头一酸,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第2章 谈一笔交易

  真的是他吗?

  沐锦兮眨了眨双眼,甚至不敢相信,自己重生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人会是莫胤庭,那个自己注定要亏欠一生的男人。

  脑海里,不禁再次浮现了莫胤庭浑身是血倒在血泊中的样子,沐锦兮心情沉重的压抑。

  两人的距离如此的相近,近到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沐锦兮猛然发现自己被莫胤庭抱在怀中,他身上的味道,就和前世一样,足以让她安心。

  越想越觉得心酸,沐锦兮怀着沉重的心情莫胤庭的怀中逃了出来,抬头凝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眼眶微微泛红。

  她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跟眼前的莫胤庭诉说 。

  她想说,她错了,她后悔了。

  她想回答那一个还未能回答他的问题。

  她想大声的说,莫胤庭,我爱你,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

  可是……

  千言万语,在见到莫胤庭的这一瞬间,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她只能这样静静的凝望着他,眼神中似有千言万语想要对他诉说。

  莫胤庭深沉的目光正好对上了沐锦兮炽热的眼神,冷峻的脸上划过一抹神色,稍纵即逝。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沐锦兮甚至能够听到自己急速跳动的心跳声。

  莫胤庭沉沉的目光紧紧的落在沐锦兮的身上,幽深而绵长。

  气氛显得有些微妙。

  沐锦兮和莫胤庭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就这样凝望着彼此。

  如果不是此时身后再次传来了沐枫那煞风景的怒吼声,估计两人就要这样彼此看到地老天荒了。

  沐锦兮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沐枫追出来的身影,小手一把拉住了莫胤庭的大手,喊了一声:“跑。”

  然后拉着莫胤庭疯狂的奔跑着。

  身后飘荡着沐枫的怒喊声,飘散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沐锦兮只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确定沐枫和苏稀羽不会追上来她之后,她喘着气,停下了脚步:“不……不行了。”

  她一口气都要喘不上来了。

  松开了莫胤庭的大手,沐锦兮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的呼吸着。

  莫胤庭望着被甩开的掌心,心里升起了一股失落的感觉,看着沐锦兮难受的样子,他高大的身子走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部,为她顺着气。

  几乎就在莫胤庭的大手搭上她的那一瞬间,沐锦兮的身躯就一阵僵硬。

  她难受的呼吸着,最后索性咳了起来,一下子,连眼泪都跟着出来了,泪流满面。

  心,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了!

  莫胤庭一直默默的陪在沐锦兮的身边,拍打着她的背部。

  许久之后,沐锦兮才慢慢的平复好自己的情绪,直起身子,泪眼朦胧的凝望着身边的男人,泪水再次顺着脸颊滑落。

  转过头,吸了吸鼻子,擦拭着脸颊上的泪水,沐锦兮再次面对着莫胤庭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沐锦兮故作轻松的语调开口说着:“感觉自己刚刚就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啊,那滋味,太难受了。”

  莫胤庭没有言语,只是深沉着目光,静静的打量着她脸颊上未干的泪痕,然后伸手擦拭着她的泪痕,声音冷沉:“是吗?”

  难受到她哭的这么伤心吗?

  沐锦兮错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依然是冷沉的目光,却似乎带着一丝自己看不懂的情绪在里面。

  那一眼,让沐锦兮忘记了所有的动作。

  他……

  莫胤庭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堪堪的收回了自己的大手,双手插在裤兜里,转身就要离开。

  “莫胤庭。”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沐锦兮心下一阵恐慌,好像他下一秒就会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不见一样,那轻柔的嗓音里带着急切的味道。

  莫胤庭高大的身躯微微一怔,声音微微沙哑:“你认识我?”

  “……”

  沐锦兮瞬间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刚刚一着急,自己竟然就这样叫出了莫胤庭的名字。

  怎么办?

  要怎么跟他解释?

  难道要自己和莫胤庭说,我前世是自己的妻子,所以我对你很熟悉吗?

  这么荒谬的事情,不要说莫胤庭不相信,如果不是她亲身经历了,只怕也不会相信的。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莫胤庭转过身,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等待着她的回答。

  那灼灼的目光,让沐锦兮头皮一阵发麻。

  “莫家大少,谁能不认识呢?倒是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围墙外呢?”沐锦兮笑着询问着。

  这一次,轮到莫胤庭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难不成要他告诉她,自己站在围墙外,只是为了看她一眼吗?

  莫胤庭冷峻的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清了清嗓音,故作不在意的回答着:“正好路过。”

  这个理由……

  似乎有些难以让人信服啊。

  不过沐锦兮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她的脑海里在品盘算着另外一件事情。

  眨了眨双眼,沐锦兮对着莫胤庭小声的询问着:“那个,莫大少,我有个事情想和你商谈一下,可以吗?”

  毕竟,自己重生后第一次和莫胤庭见面,加上他此刻对自己的态度好像也太冷淡了,反而让沐锦兮的心里更加的没底了。

  “什么事?”莫胤庭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那小心翼翼的神色,让他皱着眉头,他看起来有那么吓人啊?

  还是说,她第一次见到自己就如此的惧怕他?

  在莫胤庭略微不悦的目光下,沐锦兮咽了咽口水:“我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咬着唇,沐锦兮还是说出口了。

  莫胤庭微微挑眉,似乎对她的话很有兴趣:“交易?你不妨说说,是什么交易吧。”

  他的话才说完,沐锦兮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

  她在思索着自己要怎么开口,想来这一世的自己和莫胤庭根本就是不认识的,自己有什么理由要他那样帮助自己?

  “怎么?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吗?”莫胤庭再次出声:“那就等你想好了在来找我吧。”

  说着,他就要离开。

第3章 抱歉

  沐锦兮见状,着急的对着他说着:“我想请求莫大少你帮助我脱离沐家的掌控。”

  一着急,沐锦兮想也没想的就将自己内心里的想法如实告诉了他。

  莫胤庭心下一沉:“理由?”

  什么?

  沐锦兮有点反应不过来,抬头,不解的看着莫胤庭。

  “为什么找上我帮忙,还有,为什么要脱离沐家的掌控。”莫胤庭不厌其烦的询问着。

  沐锦兮再次沉默了。

  沐锦兮才沉默,让莫胤庭的脸色越发的冷沉。

  就这么难以开口吗?

  莫胤庭冷冷的勾唇,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眼前的女人,他在等待着,等着她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过了很久之后,沐锦兮才深深的吸了口气,迎视着莫胤庭的目光,说着:“因为沐家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必须离开,而放眼整个A市,只有莫少你能够帮助我脱离沐家的掌控。”

  没有人知道,沐锦兮的心中也怀揣着梦想,她想像自己的母亲陆言一样,成为一名人尽皆知的大明星。

  却因为沐枫的自私,而硬生生的将她的梦想扼杀了。

  莫胤庭注视着她,沉沉的询问着:“你在沐家过的不好?”

  身为沐家大小姐,外界也传言着沐枫和苏稀羽这个后妈对沐锦兮有多么的宠爱,甚至为了女儿的身体,让她休学在家,特意聘请了家庭教师一对一指导。

  难道,传言和现实有所出入?

  沐锦兮耸了耸肩,笑看着莫胤庭:“好,好得很,就是因为太好了,我才更要离开了。”

  莫胤庭又怎么会听不出来沐锦兮话语中的意思,眸光闪过一抹暗沉。

  沐锦兮紧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等待着他的回答。

  许久之后,莫胤庭才缓缓的开口:“我从不做亏本生意,你要我帮助你,你的诚意呢?”

  这话,是变相答应了吗?

  沐锦兮雀跃的看着莫胤庭,清灵的眼神中满是喜悦的色彩。

  “莫少,实话和你说吧,我并没有任何的筹码可以跟你谈这笔交易,不过……”沐锦兮紧张的看着莫胤庭:“只要你能够帮助我脱离沐家,以后我有成就了,我一定会报答莫少的恩情,我沐锦兮说到做到。”

  一番话,沐锦兮说的铿锵有力,以此来表示自己的决心。

  莫胤庭轻笑着:“沐小姐这是要我做长远投资吗?”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但是莫胤庭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看着沐锦兮的眼神也如同之前一样,冰冷无比。

  沐锦兮被他这样看着,头皮一阵发麻,低着头,小声的回答着:“莫少要这样认为也可以,你放心,我一定会证明你对我的投资是最明智的选择。”

  沐锦兮再次保证着。

  莫胤庭笑了笑:“可惜,我不做没有任何回报的投资,也不做长远的打算。”

  沐锦兮抬头错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所以,这是在拒绝自己吗?

  也对,他和自己素未谋面,凭什么就这样帮助自己?

  沐锦兮的唇角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眼神中的失落一闪而过。

  就在沐锦兮内心被失望占据着的时候,莫胤庭再次出声了:“明天九点半,民政局,带上户口本,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什么?

  沐锦兮震惊的抬着头,看着面前依然面无表情的男人,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民政局,户口本。

  几个字久久的回荡在沐锦兮的脑海里,他这是要自己和他登记结婚吗?

  “怎么?有意见?”莫胤庭微眯着双眸,冰冷的眼神再次充满了不悦。

  她的神情,就这么的不乐意吗?

  沐锦兮在他冷漠的注视下,终于找回了一丝的理智:“你要我和你结婚?”

  苍天啊!

  前世的时候,明明没有这样的剧本,为什么会……沐锦兮才猛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前世的她被安排和莫少庭相亲,那一天并没有莫胤庭的身影。

  所以,这是在自己决心反抗的时候,前世的剧本也跟着产生了变化,一切都脱离了轨道吗?

  “不然呢?”莫胤庭眉头紧蹙,紧紧的盯着沐锦兮。

  这一刻,沐锦兮风中凌乱了。

  这……

  自己应该怎么应对?

  还有,莫胤庭为什么会提出要和自己结婚的要求?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沐锦兮在脑海里回想着从自己重生之后,是不是无意中做了什么,才导致改变了原来的轨道。

  莫胤庭要和自己结婚的讯息,久久的在沐锦兮的脑海里爆炸着,无限循环。

  她不禁再次想到前一世因为自己的原因,发生在莫胤庭身上的所有悲剧。

  心,狠狠一颤!

  她不能让上一世的悲剧再次发生在莫胤庭的身上。

  一旦自己和莫胤庭结婚了,沐枫和苏稀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沐锦兮想也不想的拒绝着:“不行,我不能和你结婚。”

  她的话,让莫胤庭脸色一下子阴沉到了极致。

  不能!

  莫胤庭勾唇冷笑出声:“不能?不要忘了,现在可是你有求于我,沐锦兮,想要我帮你,可以,我就只有这么一个要求,嫁给我,成为我的人,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被人欺负。”

  “相反的,不嫁给我,你于我来说,就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我为什么要花费那么多的精力去帮助一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一番话说的毫不留情面,字字句句都十分的扎心。

  沐锦兮的脸色微微一变,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话语反驳,小脸上浮现一抹尴尬,随后是苦涩。

  微微咬着下唇,沐锦兮再次迎视着莫胤庭的目光已经平静,轻声说着:“既然这样的话,莫少就将刚刚我的话,当成一句笑话吧,抱歉,让你见笑了。”

  笑话?

  沐锦兮的话,终于再次挑起莫胤庭的怒火,看着她的眼神愈发的冰冷,她这是宁愿不要自己的帮助,也不愿意嫁给自己吗?

  这还是莫胤庭第一次被一个有求于自己的女人给这么明确的拒绝了。

  沐锦兮不是没有察觉到莫胤庭那欲杀人的目光。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想要娶自己,她都不能答应莫胤庭的请求。

  前世的悲剧,如同一张网将她紧紧的包裹住,她无法抽身出来,却也不想看着莫胤庭深陷进去。

  她想要改变属于莫胤庭的命运。

第4章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

  至少,在这一世,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害了莫胤庭,哪怕只能默默的在身后守护着他,她也心满意足了。

  “抱歉。”沐锦兮对着莫胤庭歉意的道着歉。

  莫胤庭目光冰冷,漠然的回了一句:“呵……随你。”

  说完,莫胤庭转身离开这个让自己压抑的地方。

  他生怕自己在待下去,会忍不住心中的冲动,狠狠的教训那个女人。

  直到莫胤庭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沐锦兮紧绷的情绪才渐渐的放松下来,缓缓的蹲下了自己的身子,她伸手紧紧的环抱住了自己的身体,将头深深的埋入膝盖中,咬着唇,无声的哭泣着。

  她的心很痛,痛的难以呼吸。

  沐锦兮并没有发现,不远处,莫胤庭高大的身影并没有走远,只是在一棵榕树下站定,高大的身躯倚靠在树干上。

  那一双深邃幽深的眼眸紧盯着不远处那个蹲在地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目光沉沉,闪烁着不知名的意味。

  等到沐锦兮将心中的难受宣泄完毕的时候,她的眼睛已经红肿不堪,如同核桃一般,此刻的模样,根本无法见人。

  起身,沐锦兮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并没有跑的很远,只是拉着莫胤庭在家附近不远的公园,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没办法回去的。

  沐锦兮来到了公园正中央的喷泉旁,失神的坐在公园的椅子上,脑海里不禁浮现着前世的种种。

  她想到了莫胤庭,心情压抑的难受。

  再想到沐枫,那个自己所为的父亲,以前是她太蠢了,竟然那么轻易的相信了沐枫和莫少庭的话,做出了那么多伤害莫胤庭的事情。

  直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沐锦兮的眼眶不再红肿,她才起身,缓缓的朝着沐家走去。

  找莫胤庭帮忙的计划失败了,她还是必须面对那虚伪至极的一家人,另外寻找应对他们的办法。

  沐锦兮没有发现,在她身后不远的距离,一身影一直默默的陪着她。

  “我回来了。”沐锦兮直接无视了沐枫暴怒的脸色,看了一眼沐瑾欢那幸灾乐祸的神情,从容淡定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沐枫脸色铁青的瞪着一脸平静的沐锦兮,大掌猛地一拍桌面,冲着沐锦兮怒吼着:“你还知道回来?你给我滚出去,有本事你就不要回来。”

  说着,沐枫还抓起了一旁的烟灰缸,朝着沐锦兮就砸了过去。

  沐锦兮见状,不动声色的闪了过去,看着明显被气的不轻的父亲,心里冷冷的笑了一声,脸上却依然没有丝毫的表情,对着沐枫说道:“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当然,她就是故意的。

  沐枫此刻恨不得上前掐死这个逆女。

  她知不知道就因为她一个举动,今天就差点得罪了莫少庭,她差点就坏了自己的好事。

  沐锦兮对上他那暴戾的眼神,心中只觉得好笑。

  他此刻应该恨不得掐死自己吧。

  “锦兮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你这么一跑,你要莫家小少怎么想我们沐家?”一边的苏稀羽脸上带着笑意,说出口的话,却将沐锦兮再次往沐枫的怒气边缘推动。

  沐锦兮看了她一眼,轻轻笑了笑:“苏姨,那莫家小少既然这么好,我倒是觉得瑾欢和他挺般配的,我和他,对不上眼。”

  说完,沐锦兮还别有深意的看了沐瑾欢一眼。

  那一眼,却让原本坐在一边看热闹的沐瑾欢神色一慌,不解的看着她。

  难道,自己和莫少庭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

  所以才会紧要关头逃跑?

  不能啊!

  沐瑾欢很确定自己和莫少庭的事情做的很隐蔽,沐锦兮这个愚蠢的女人不可能知道的。

  苏稀羽的心也跟着沐锦兮这一段话提了起来,随后笑了笑,说着:“锦兮,你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瑾欢还小,再说了,瑾欢现在一门心思都在事业上,小小年纪谈什么恋爱,影响她的公众形象。”

  “倒是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些年来又一直待在家中,我看那莫少庭也不嫌弃你,你要是和他能成了,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苏稀羽笑眯眯的说着。

  言语中满是对沐锦兮的嫌弃,也在提醒着身边的丈夫,人家莫少庭看中的就是沐锦兮,他也不要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沐锦兮皮笑肉不笑扯唇:“苏姨,我是真心觉得瑾欢和莫少庭很般配,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瑾欢虽然初入娱乐圈,莫少庭虽然在莫家也举足轻重,正好两人在一起,还能制造一些噱头,两全其美的办法,多好啊。”

  苏稀羽瞬间语塞了。

  只因为沐锦兮这一番话,自己根本无从挑刺,明面上,这话就是为了沐瑾欢好,她怎么反驳?

  沐瑾欢眼看着母亲被堵的无话可说,将目光落在了沐锦兮的身上,她怎么觉得,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沐锦兮,好像变了。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

  “姐姐,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人家莫小少爷看上的人是你,并非我,下次姐姐不要在说这样的话,万一莫小少爷生气了,咱们也承担不起莫家的怒火啊。”沐瑾欢笑了笑。

  沐锦兮但笑不语。

  沐枫冷哼了一声:“沐锦兮,我告诉你,没有下一次,你明天给我到莫家去赔罪,你真是要气死我。”

  听到沐枫的话,沐锦兮想也不想的拒绝着:“我不要。”

  她此生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莫少庭,那个让自己恶心作呕的男人。

  “你说什么?”沐枫一把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怒瞪着沐锦兮:“你再说一遍?沐锦兮,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昨天可是你自己答应了要和莫少庭相亲的,你现在这样撂摊子放人家鸽子,你故意的。”

  沐锦兮耸了耸肩:“第一,我昨天并没有答应相亲的请求,这一切,都是你和苏姨自顾自的做主决定的,第二,我有自主权,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说着,沐锦兮不在看客厅中呆愣的三人,转身就要朝着楼上走去。

第5章 困扰

  她已经说的这么直白了,这三个人要是听不懂,自己也没有办法。

  沐锦兮就是在用行动告诉眼前自己这个所谓的父亲,她不会在乖乖的听从他的任何的安排和摆布。

  眼看着沐锦兮就要上楼,沐枫暴跳如雷:“逆女,你给我站住。”

  沐锦兮又怎么可能乖乖听话,直接无视了。

  沐枫见状,怀着满身怒火的朝着沐锦兮的方向冲了过去。

  “沐锦兮,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沐锦兮听到他的话,脚步微微一顿,转过头,蹙着眉头,看向了一下子就冲到自己面前满怀怒火的沐枫,冷冷的勾唇。

  没有他这个父亲吗?

  正是因为她的眼里太有这个父亲的存在了,才导致了莫胤庭的惨败人生,还有上辈子自己的惨死。

  现在,她反倒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沐枫这个父亲,免得祸害自己的一生。

  沐锦兮的反应落在沐枫的眼里,直觉她的眼里就是没有自己这个父亲的存在。

  沐枫脸色一冷,抬手就朝着沐锦兮的脸颊招呼而去。

  眼看着那一巴掌就要朝着沐锦兮打去,沐锦兮微眯着双眼,抬起手正准备反抗的时候,沐枫的那一巴掌却没有入预期中落下。

  沐锦兮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视线一下子就被站在沐枫身后的男人给吸引了。

  只见莫胤庭冷沉着脸色,宽厚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沐枫那朝着沐锦兮扇去的手,目光阴沉到了极致。

  “哪个王八……啊……”

  不等沐枫将谩骂的话语说完,手腕上就传来了一道尖锐的痛楚,让沐枫忍不住一阵哀嚎痛呼着。

  “阿枫。”

  “爸爸。”

  苏稀羽和沐瑾欢同时冲到了沐枫的身边,正准备发火骂人的时候,却在看到来人是莫胤庭之后,硬生生的将话头止住了。

  莫胤庭。

  他怎么会……

  沐瑾欢转过头,不解的看着苏稀羽,怎么也没有想到,莫胤庭竟然会出现在他们家中。

  苏稀羽也是一脸懵的状态。

  沐枫顾不上手腕上的痛楚,惊恐的看着一身冷意的莫胤庭:“莫……莫少。”

  莫胤庭从兜里拿出了手帕轻轻擦拭着大手,他的动作,让沐枫的脸色顺便就变得十分的难看,他这是在嫌弃自己脏吗?

  沐锦兮也被他的突然出现震惊到了,眨了眨双眼,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眼前的男人。

  他……

  莫胤庭冷冷的收回自己漠然的视线,缓缓的走到沐锦兮的身边,大手一伸,揽着她的肩膀,将她扯到了自己的怀中,在沐锦兮想要挣脱的时候,手上微微用了一些力道,警告她配合自己。

  沐锦兮见状,乖巧的任由他揽着自己。

  闻着那专属于他的气息,沐锦兮鼻子一酸,心中再起涌起了酸楚。

  “什么时候,我的女人,是别人想打就能够轻易打的?”莫胤庭冰冷的视线直直的射在了沐枫的身上,带着严重的警告意味。

  沐枫和苏稀羽都被莫胤庭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最让两人吃惊的是,莫胤庭竟然公然搂着沐锦兮,说她是自己的女人。

  这……

  沐锦兮什么时候和莫胤庭搞在一起的?

  沐瑾欢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画面,怎么会这样?

  她敢确定,沐锦兮这个女人自从休学在家之后,就一直被他们以各种理由留在了家中,根本没有可能和莫胤庭见面,她什么时候成了莫胤庭的女人了?

  不要说他们三个人,就连身为当事人的沐锦兮都被莫胤庭这一番话给吓到了。

  他疯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莫胤庭拥着自己霸道扬言自己是他女人的时候,沐锦兮的心里更加的酸涩了,泪水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微微侧过头,将自己埋入了莫胤庭的怀中,沐锦兮不愿意将自己的脆弱在沐枫他们的面前展现出来。

  莫胤庭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以为她是被沐枫他们的态度给伤到了,目色更加的阴沉了:“锦兮是我的女人,下次再动手之前,最好想清楚,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对她动手。”

  沐枫脸色铁青,红着脖子,脸上却带着憋屈的笑意:“莫少,你看你说的什么玩笑,锦兮是我的女儿,我这个做父亲的,教训一下自己做错事的女儿,难道还不可以吗?”

  “哦?”莫胤庭微微挑眉:“偏偏我这个人最护短,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欺负我所在乎的,奉劝沐先生一句,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遇见,后果可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毕竟……”莫胤庭故意拉长了尾音,随后低下眼眸,看着躲在自己怀中暗自伤神的女人,语出惊人:“我可不希望以后自己的妻子在娘家处处受到排挤。”

  一句话,让沐枫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这……

  莫胤庭这话中的意思,莫非是以后他要娶的人就是沐锦兮这个臭丫头。

  这个消息,震击着在场所有人的内心。

  沐锦兮吓得从莫胤庭的怀中抬起头来,吃惊的看着他:“莫胤庭,你……”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莫胤庭丝毫不在意,不等沐锦兮把话说完,漠然开口:“既然锦兮在这个家里这么不受待见,人我带走了。”

  说完,不给沐锦兮反应的机会,莫胤庭拥着她就离开了沐家。

  只留下沐枫和苏稀羽呆愣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

  莫胤庭直接将沐锦兮带回了自己的公寓内。

  如今,再次走进这里,望着里面熟悉又陌生的摆设,沐锦兮竟然产生了恍若隔世的感觉。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莫胤庭在沐锦兮的面前坐下,目不转睛的凝望着她。

  他的话,让沐锦兮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张口询问着:“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女人?莫胤庭,我说过,我不能嫁给你,你当着他们的面这样解释我们两人的关系,会让我很困扰,你知道吗?”

  莫胤庭眉头紧拧,目光深沉:“你说我给你带来困扰了?”

  沐锦兮不是没有察觉到莫胤庭的怒火,甚至他的目光让她有了一丝的害怕。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