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墨少轻宠小逃妻墨天绝云薇薇小说在哪看

发布时间:2018-12-06 10:31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墨少轻宠小逃妻,墨少轻宠小逃妻小说是作者妖妖灼舞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墨天绝云薇薇,墨天绝云薇薇小说精彩片段:云熙儿的表情变化几不可查,穆连尘根本捕捉不到,但,冷笑了一声,穆连尘还是斩钉截铁地道,“云熙儿,别装了,当时除了你,谁还能觑准时间对云薇薇下手?也只有你有这个动机会这么做。”

墨少轻宠小逃妻

推荐指数:8分

《墨少轻宠小逃妻》在线阅读全文

墨少轻宠小逃妻第54章这是墨总送你的

云熙儿眼眸一瞠,被穆连尘的诘问吓了一跳,他怎么会知道云薇薇遭袭了,难道他抛下婚礼,是为了去救云薇薇那个贱人?!

云熙儿心头恼恨,但很快就镇静下来,假装惊讶又担忧地问,“连尘,你说什么,姐姐遭袭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熙儿的表情变化几不可查,穆连尘根本捕捉不到,但,冷笑了一声,穆连尘还是斩钉截铁地道,“云熙儿,别装了,当时除了你,谁还能觑准时间对云薇薇下手?也只有你有这个动机会这么做。”

“可我真的没有做。”

云熙儿表情无辜,嗓音更是委屈,“连尘,昨晚是我们的婚礼,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在那种时候去给自己找麻烦?我知道你心里还有姐姐,可我这些年从不争、从不抢,心甘情愿地当你的情妇,这些难道还不够你看到我的真心吗?你为什么要将我想得那么坏?”

穆连尘看着她不变的神色,眉头紧拧,难道真是自己想错了?

云熙儿再接再厉,又说,“连尘,你也知道的,姐姐这阵子跟了墨少,可墨家这种豪门,怎么可能接受姐姐?谁都知道墨家和韩家是要联姻的,姐姐出事,搞不好是韩家搞的鬼呢?”

单就这一点,确实可能。尤其穆连尘想到了在卡地亚品牌店的那次,那个故意摔在香水柜上的女人,应该就是韩家千金韩诗雅吧。

那女人骄横,那次又被墨天绝当众羞辱,颜面尽失,她若是想找云薇薇麻烦,确实极有可能。

“不是你做的最好。”穆连尘眼神中带着警告。

云熙儿乖乖巧巧,“连尘我爱你,我从未奢望自己能嫁给你,但我现在真的能成为你的妻子,我已经很知足了,我不可能去嫉恨姐姐半分的,你放心好了。”

穆连尘面上的怀疑终于散去,扯了扯领带,就朝着楼梯走。

翁美凤赶忙出声,“连尘,你等等,你昨晚走了,这婚礼没举行完,要不,我们再找个时间补办一场?”

“妈!”云熙儿有些恼地瞪了翁美凤一眼,娇嗔说,“婚礼没关系,反正我和连尘已经领证了,连尘累了,让他上楼休息吧。”

翁美凤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急了,立即换上一张脸,笑呵呵地说,“唉瞧我,这不爱女心切嘛,但既然熙儿不在意,我这个当妈的自然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了,连尘你快去休息吧,明早你们不是还要去度蜜月吗,玩得开心点啊。”

穆连尘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云熙儿又乖巧地走向沙发那头的邱夫人,细声细气地说,“妈,既然连尘回来了,那我们就都放心了,时间也很晚了,您看您要不要今晚就住这?”

邱夫人看着云熙儿一副贤惠又识大体的模样,优雅的面庞牵起一抹和煦的笑,“熙儿你若真能如自己所说,不嫉不恨地呆在连尘身边,那我这个做妈的,自然也是通情达理不会来干涉你们什么的。但是……”

语气里的警意倏尔一提,邱夫人嘴角弧度微冷,“你该知道,我视薇薇如亲生女儿,那是再贴心的媳妇都比不了的地位,也幸好,薇薇今天应该没出什么事,如若不然,你此刻也不会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唤我一声妈,你明白我的意思?”

就像是一股寒气从头逼到脚,云熙儿当下明了,邱夫人早就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可为什么邱夫人刚刚不揭穿?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只是警告她吗?

云熙儿心头慌乱,嘴角的笑意更是僵硬,“妈,您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懂了,我会姐姐和睦相处的,请妈放心。”

“既然你都懂了,那我就不多留了。”邱夫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站起身,说,“对了,明天的蜜月,听说你们打算去法国?可你现在怀孕了,你确定你要千里奔波,累着我的孙子?”

云熙儿面色一僵,赶忙道,“妈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周,明天的蜜月,我和连尘就不去了。”

“嗯,那你休息吧。”邱夫人说着就离开了。

待人一走,翁美凤立即一脸忿忿,“这个老贱人,不就是穆家比我们云家稍微有点钱吗,整天狗眼看人低,还不让我们家熙儿去度蜜月,有她这么当婆婆的吗,真想往她脸上抽两巴掌!”

“你会不会看场合,还不给我少说两句!”云展鹏瞪着眼,低低斥声,“虽然女佣都识相地进了屋,但你不知道隔墙有耳吗!”

翁美凤悻悻地蔫了声。

“你们两个都给我过来!”云展鹏低喝一句,待进了一间客房,才锁门,问,“刚刚连尘说什么薇薇出事了,真的是你们两个做的?”

翁美凤理直气壮,“是由怎么样,那小贱人到现在还迷惑着连尘,我难道不该帮着熙儿收拾收拾她吗?”

云展鹏一脸恨铁不成钢,“你要收拾她,也挑个不引人注意的时间,偏偏选在婚礼上,你是不是觉得别人都是白痴,想不到是你们做的!”

翁美凤不吭声了,云熙儿瘪着唇角,一脸愤愤地晃着云展鹏的手臂,说,“爸,这次是我和妈没考虑周到,可你刚刚也看到了,连尘刚刚还为了那贱人凶我,这口气,我真的咽不下!”

“可现在邱夫人明显偏爱云薇薇,云薇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觉得邱夫人能放过我们?”云展鹏冷冷地问。

云熙儿辨不出话了,可心里头还是忿,“真不知道邱夫人喜欢那贱人什么,还整天对我阴阳怪气的,真是气死我了。”

“总之,我们现在不能动云薇薇,而且,不管怎样,你和连尘现在也结婚了,这之后,你只要稳稳当当地当你的穆家少奶奶就好,明白吗?”

“爸,我知道了。”

“对了。”云展鹏似是想到什么,说,“你刚刚提什么云薇薇跟了墨少,这件事,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墨少,是墨天绝?”

云熙儿不屑地轻嗤,“爸,那不过是我托词罢了,云薇薇前阵子是攀上了墨少,但也就几天的时间,就被墨少甩了。就凭她那贱样,难道还能真的被墨少看上吗?不过就是被墨少玩玩的。”

云展鹏眉头深锁,“可听闻墨少从不近女色,多少女人想要爬上墨少的床都没有成功,如果云薇薇真的攀上了墨少,你确定墨少对她只是玩玩?”

“那当然。”云熙儿肯定地道,“我前阵子还看到那贱人在马路上发传单了,如果她真的得墨少宠,她能去做那种累死人的活?”

云展鹏闻言,紧锁的眉头展开,“她和墨少没什么就好,否则这次的事,如果薇薇向墨少告状,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云熙儿冷笑一声,“爸,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云薇薇那贱人不可能拿下墨少的,而且总有一天,我要这个贱人好看!”

……

翌日一早,云薇薇离开酒店后,就打车去了母亲的医院,仁济精神病院。

“医生,我母亲今天的状况还好么?”云薇薇问。

“一般吧。”医生一如既往地回这三个字。

一般的意思,就是精神状况没有好转,依旧不认得人,依旧有攻击倾向,想要进入病房探病,是不可能。

云薇薇黯然地站在病房门外,透过门上的小窗,开着病床上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