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少年韶华乘风周元唐乐乐小说在哪看-《

发布时间:2018-12-06 10:31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少年韶华乘风,少年韶华乘风小说是作者徐灿守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周元唐乐乐,周元唐乐乐小说精彩片段:沈悦被送到了校医室接受初步检查,打发走了苍蝇一样的记者,校医室里只剩下沈悦和校医姐姐童晓依,刚刚面对记者的镜头一言不发甚至皱着眉头的沈悦终于在这会儿舒展的眉眼,还大咧咧毫不客气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

少年韶华乘风

推荐指数:8分

《少年韶华乘风》在线阅读全文

少年韶华乘风第五章 高三二班

因为张建国的晕倒和沈悦的跳楼事件,开学第一天的清早亚林高中着实热闹了一番,只是,再大的热闹对于高中生来说也不过是短暂的野趣,瞧过,笑过,一晃眼也就过去了,校园很快又恢复了平日安静又忙碌的模样,似乎之前的惊心动魄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沈悦被送到了校医室接受初步检查,打发走了苍蝇一样的记者,校医室里只剩下沈悦和校医姐姐童晓依,刚刚面对记者的镜头一言不发甚至皱着眉头的沈悦终于在这会儿舒展的眉眼,还大咧咧毫不客气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

“终于都走了,世界安静了,真是群聒噪又没哟营养的人呢……晓依姐,你说在她们眼中我是不是神经病一样?不过在我的眼中,他们更像,嘻嘻。”

一群陌生人的突然闯入,风卷残云,喧嚣纷杂,努力了许久确认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毫无留恋地收起镜头和笑容,拍屁股走人,却留下了许多让童晓依瞧不过眼的痕迹,有些洁癖的童晓依有些迫不及待地清除着那些让人浑身不自在的痕迹。

忙碌了半天终于搞定,看着整洁如新的桌椅板凳,童晓依终于大大舒了一口气。她瞧了眼躺在床上悠然自得的沈悦,略带不满地轻叹:“在我看来,他们是神经病,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打算胡闹到什么时候?”童晓依坐到床边的椅子上,轻轻敲了敲沈悦洁白的脑门儿,“看看你,没事儿人似的!”

沈悦嘿嘿一笑,搂住童晓依的一只胳膊:“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这里和天台了,感觉自在,舒服。”

一听天台童晓依就气儿不打一处来:“你还敢提天台,告诉你啊,以后不许再上去了,赶明儿非跟学校反映一下把门儿堵上不可!对了,药有没有准时在吃?”

“吃着呢……只是,看起来不大见效呢。”赖在童晓依的胳膊上,沈悦像是一个刷着赖皮的小孩儿,童晓依叹口气,看着沈悦,满眼心疼:“药,不能停啊……”

俩人说着话听到有人敲门,一个男声。

“报告!”

“你在这里躺一下,上午的课就不去了,我过去看看。”童晓依起身,没想到沈悦也跟着起身,“你起来干嘛?不是让你躺着吗?这会儿又着急去上课了?”沈悦笑着指了指门口的方向:“我知道是谁,烦他!”

沈悦猜的没错,门外站着的正是徐景安。

从天台上看到沈悦后,虽然知道她安然无恙,也知道这大概又是她的一次胡闹,但仍然心里放心不下,于是借口肚子疼在校医室外蹲守了半天,好不容易把记者们熬走了,这才走过去敲门。

门开了,没想到沈悦从里面走了出来,目无表情,擦身而过,童晓依在里面问他:“什么情况,进来说。”徐景安看了看逐渐走远的沈悦,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艰难地堆起笑容:“那个,那个……刚刚肚子疼,现在好啦,就不麻烦您啦,我先走啦!”说完扭头就去追沈悦,童晓依愣了一下,明白过来,笑着摇摇头。

“正是青春正好的年华啊……”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有些黯然,“可惜这孩子……”

学校的会议室里张天文正面临着一个难题。

之前他急中生智,将周元称之为学校的老师,并且是当着记者镜头说的,这相当于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可是,真的就这样接纳一个没有任何教学经历的人来当老师?张天文心里是蛮不情愿的。

“行了主任,您别琢磨了,再琢磨就太平洋啦!”袁巧巧看出了张天文心里的想法,毫不客气,“人家可是见义勇为的英雄,没准儿过两天还要去市里领奖呢,到时候您到处跟人说,这个老师是您应聘下来的,多有面儿啊!”袁巧巧和白墨这会儿已经知道周元就是早上没来得及碰面的“新来的同事”,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教学水平怎么样,但是他飞身救险的一幕俩人是亲眼见到过的。

“就是,就是,说来说去这也是功劳一件啊。”白墨也跟着搭腔,“这么好的事情不能白白让他溜走啊不是。”张天文又不傻,自然听得出来两个女老师的言外之意,实际上这样的阴阳怪气他可是听了一上午了,只是现在烦恼周元的去处,只是瞪了俩人一眼后便又陷入苦恼。

“就算留下来,现在学校也没有合适的位置啊,高一打基础,高二分文理,都是重要的时候,高三更不用说了,正是……等会儿,高三?”张天文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赶紧,赶紧给,诶,不用,我自己来!”说完他马上掏出电话,看了不明所以的白墨和袁巧巧一眼,又走出了会议室。

袁巧巧撇撇嘴:“鬼鬼祟祟,不知掉又憋着什么坏水儿呢!”

这场讨论的中心人物周元此刻独自一人待在张天文的办公室里,一上午过得实在迷迷糊糊,先是帮助险些迟到的唐乐乐翻墙入院,接着应聘被人毫不犹豫地赶出来,到了天台遇上了言行奇怪的沈悦,几番受惊,可也是在这个奇怪的沈悦的“帮助”下自己居然又重新有了可以当老师的机会。

想到这儿周元不由又想起了之前天台上的一幕。

“我假装跳楼,你关键时刻把我救下来,这样你就是见义勇为,都见义勇为了还不能当老师么?”

话是这么说,但周元完全无法认同如此高危的计划,只是人家沈悦根本不顾他的顾虑,轻飘飘地就站在了天台边缘。计划被迫开始。

周元大气都不敢喘,眼睛死死盯着沈悦,至于她说的所谓的关键时刻是什么时候周元心里完全没有概念,只能见机行事,只是那单薄的身体在高楼边缘摇摇晃晃,周元逐渐忘记了这是一个所谓的计划,那刚刚离开没多久的冷汗再度袭来,心脏也是砰砰乱跳。

周元看到沈悦的表情异常平静却有生机,迎风闭着眼,仿佛沉醉到另一个世界,而楼下逐渐喧嚣,他知道事情这下闹大了,他不知道如何收场,只能盯着沈悦不让她出现意外。

最后的结果看起来是皆大欢喜,但是“救下”沈悦之后周元多次朝着沈悦看去,周元清楚地知道,就在他飞身扑过去的时候沈悦除了一条腿悬空,另一条腿也是已经离开了地面了的!

现在想到此节周元还感觉脑袋嗡嗡地疼,后怕不已。

“什么?让周老师担任高三二班的老师?”打完电话的张天文回来通知了袁巧巧和白墨这个消息,让俩人大吃一惊,她们支持周元留任是一回事,可是高三二班,正是最关键的一年,用菜鸟老师当班主任太冒险了。

“主任,这不太合适吧?”白墨担忧道。

“是太不合适!先不说周老师有没有能力带好高三的班级,单说张老师那关能过得了,他的脾气您又不是没……不知道。”袁巧巧本想说“又不是没有见识过”好在她及时拐了个弯儿,张建国脾气火爆谁都不管着,对于张天文又特别看不上眼,有几次意见冲突一点面子都不给,恨不得就破口大骂了,张天文顾及自己的形象,又顾忌张建国在学校的威望,只能陪着笑脸,实际上心里也是烦他烦得要死。

听到两位女老师的担忧张天文摆摆手:“这事儿你们放心,其实老早之前张老师的家属就跟我闹了,让我给他办理离职,我也想啊,主要是张老师一直坚持我也没有办法,算上今天他这是第三次晕倒了,我刚打了电话,危险期还没有过,也跟家属达成了共识,绝对不能再让张老师辛苦下去啦!”

“这道理没错,让张老师离职我们也是赞成的,只是,毕竟是高三的班级……”

“高三的班级?”张天文险些“哼”了出来,“高三二班是已经成了形的班级,不论谁来,结果都是一样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