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周昕窈郑铭昊全文阅读-周昕窈郑铭昊免

发布时间:2018-12-06 10:10

周昕窈郑铭昊全文阅读

周昕窈郑铭昊全文阅读

  周昕窈郑铭昊小说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名字是《爱你在劫难逃》,由网络作者维念倾心打造。爱你在劫难逃周昕窈郑铭小说讲述的是追随王剑飞多年,付出了所有,最后却被他逼着打掉了肚中的孩子。为了复仇,周昕窈嫁给了土豪郑铭,却没想到自己竟会真的爱上他。可郑铭却说他只是为了报复她的前男友!
  说着伸手取过一杯,一仰头,干了。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我偷偷吞了一口口水,开始为自己刚刚的冲动后悔。可是现在就算知道自己会喝死,我也已经没有了退路。郑铭昊一手挑着空了的酒杯,一手指着桌子上的酒,邪笑着。
  我端起一杯酒,闻了闻,有点刺鼻。屏住呼吸一口闷了下去,瞬间嗓子里火辣辣的。
  “可以啊周昕窈,隐藏的挺深呀,之前我怎么没有发现你酒神的气度呢,那个谁,我们也来,今晚谁缩了,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已经醉的舌头都打结的李曼文,再次叫嚷起来。顾泽易哈哈哈大笑着迎合着她。
  而我一杯下肚,就已经开始感觉天旋地转,全身冒火了。
  这一晚,我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喝了酒的自己又会是一个疯狂的样子,我只记得到喝到最后,郑铭昊不让我喝的时候,我甚至还大叫着喊来侍者,上酒。
  我躺在郑铭昊的怀里,又哭又闹,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失态,却还是歇斯底里的发泄着。
  瘫软的肢体,像条柔软的蛇,缠绕在郑铭昊身上。

第1章 孩子没了

  “嗯,五个月左右了,还没有到必须动刀的地步。”白大褂说着,伸手带上胶皮手套,从旁边的仪器台上取过一颗白色小药丸。

  对我阴沉的笑了笑,一只大手捏着我的下巴,将小药丸塞进我的嘴里,又拿出一瓶矿泉水,狠狠的给我灌下。

  我拼命的摇头想要躲开,可惜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水依然被灌进嘴里,顺着我无法合上的嘴,溢出来。被呛到无法呼吸的我,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看我喝下去之后,白大褂甩开我的下巴,顺势摸上我的胸。

  始终依靠在门边的女人走了过来,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个事后不用处理,让她自生自灭吧,出事我负责。”

  说完女人踩着她的高跟鞋,优雅的转身走了出去,留给我一个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背影。而我眼神迷离间竟然发现这个女人,一个腿长一个腿短,走路一瘸一瘸的。

  真是可笑,这个时候了我竟然还能关心她的腿。

  直到女人走出我的视线,我才开始哀求白大褂,“医生,求求你,留下我的孩子,他已经五个月了,我都能感觉到他在我的肚子里动,求你……”

  我的嗓子嘶哑的厉害,说活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深处。

  白大褂似乎看穿了我心里的想法,拿过桌子上的一瓶酒,喝了一口才说,“你别想了,现在已经无力回天了,你们这些可怜的女人啊,为了钱就什么都肯做……”

  他的话,让我的心再次跌至谷底。而他说的为了钱又是什么意思?自从认识王剑飞以来,我花的都是自己的赚来的钱,每天还在为了王剑飞的业绩,而拼死拼活的做直播。

  而这一切在别人的眼里却成了为了王剑飞的钱。

  多么好笑的一个笑话,周昕窈你真是这天底下最大的一个笑话。

  白大褂继续喝着他的酒,只几分钟他就喝光了那一整瓶,他转过头看着我说,“那个药是很厉害的顺产药,几分钟就能发挥药效,现在谁也救不了他。”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

  已经有微微醉意的白大褂明显愣了一下,而我在看清这个身影时,泪水更是如洪水决堤般汹涌而至。

  这个身影正是我朝思暮想的王飞,我的未婚夫,我肚子里孩子的爹,“剑飞,求你放过我们的……”我嘶哑着声音喊着,希望他能顾念一点骨肉亲情。

  可是,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快速的走到白大褂身边耳语了几句,就转身往外走。

  肚子里突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喘息着再也说不出话。而王剑飞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就脚步不停的走了出去,留给我一个决绝的背影。

  我不知道这样痛了多久,被绑住的手脚磨的血肉模糊,失去知觉,汗水浸湿了身上的单薄的睡衣。

  ……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了病房里。

  “哎,老公你看,那个女人醒了。”

  有个男的回应道,“是啊,漂亮的女人,不好命哦。”

  “哼,本来还觉得她挺可怜的,但说不定是勾引了谁家男人呢,被打了胎扔在这里,也真是活该。”

  我重新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理会他们说的话。

  可是,那天的事情一直在我脑海里不断的盘旋,为什么王剑飞会因为那个瘸腿女人的一句话,就那么肯定的认为孩子不是他的,甚至不问我一句,就任凭那个女人对着我的肚子下狠手。而且他们一闯进家里,王剑飞就开始到处翻找。不到一分钟就能从卧室的衣柜里,把所谓的奸夫捉了出来。

  而奸夫李贺更是配合着演的一手好戏,现在仔细想来,真是一场有预谋的证据确凿啊。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走过来推了推我的肩膀。我睁开眼看见一个护士,手里端着一份饭菜,她没有说话,看见我醒了,就把饭菜放在我病床上的桌子上,转身走了出去。

  我愣愣的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完全没有胃口。可是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吃,我都要吃,因为我要活着。

  只是这病房还有这饭菜是谁给我安排的,难道是王剑飞良心未泯?怎么可能,他连自己的孩子都能下得了手,又怎会在事后在乎我的死活。

  ……

  半个多月后,我终于能下床活动,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看了眼身上的病号服就走出了病房。

  刚走出门口,我又退了回来,看着隔壁床上躺着的孕妇,露出灿烂的笑容,“一个总是偷偷窥视别的女人的男人,早晚会出轨的,然后一脚踹了你这个黄脸婆。”

  看着那个一脸震惊的女人,我转身走了出去。片刻后,女人的咆哮声贯穿了整个病房走廊,已经走进电梯里我都还能够听见。

  走出医院大门,我看着外面的绿荫大道,却不知自己要何去何从。

  一辆出租车吱嘎一声停在我的面前,司机透过车窗问我去哪。

  我下意识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神经病。”司机师傅骂了一声后,一脚油门,便消失在我眼前。

  我呆愣了片刻之后,就开始后悔,这个医院建立在郊区,刚才能出现出粗车已经是奇迹,如今已是后悔晚矣。

  我恼怒的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看着空荡荡的马路,选了一个方向后,开始徒步前行。

  可惜我高估了自己的体力,没走出多远的距离,我的双腿就已经像是灌了铅般沉重的难以前移。

  下腹部的痛楚不断袭来,让我在这夏日里冷汗淋漓。我喘着粗气,瘫倒在路边。

  不断有车从我的身边经过,却没有一个肯停下来的。甚至有一辆出租车,在开到附近的时候,看到我之后突然加速,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带起的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卷起的尘土呛得的我直咳嗽。

  “我靠,我有这么可怕吗?你急着去投胎啊。”一阵咳嗽之后,腹部的痛感越来越强烈,暴躁的让我忍不住骂道。

  休息片刻之后,我站起身继续往前走。

  就这样,走走停停的不知过了多久,每次在我坚持不下去,快要失去意志的时候,腹部的痛楚就会加剧,好像在提醒我,不能死,千万不能死。

  正当我盯着茫茫前路,就要绝望崩溃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宾利。这条路是去往医院的必经之路,有豪车并不奇怪,只是这豪车现在停在我面前,是要好心的搭我一程吗?

  我看着车后窗缓缓的落下,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看着我笑笑说道,“上来,载你一程。”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高挺的鼻梁,厚厚的嘴唇,一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我看着他的墨镜,有些后怕,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他该不会那个女人派来抓我回去的吧。想到这里,我心中的怒火猛地升起,“滚,回去告诉你的主子,他会不得好死的!”

  英俊男子的表情一僵,显然被我的吼声吓到了,他伸手摘下墨镜露出一双细长而又明亮的眼睛,眼神在一瞬间变得很锐利,“怎么你认识我?还认识我的主子?”

  我听到他这样的问话,刚刚蓄起的怒气,一下子就泄了下去,“你不是王剑飞和那个女人的手下?”

  英俊男子噗嗤一声笑了,看向我的眼神却像是穿过我的身体,落向远方,“王剑飞算个什么东西。”

  然后,目光又很快的落回到我的脸上,“这条路基本是没有出租车的,不走吗?”

  “你……”我我想问他是谁,可是又觉得直接问好像不太好。

  “我的主播女神,前几天我刚给你刷了二十万的礼物,现在你又说不认识我了?”男子嬉笑着说。

  我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久,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那麻烦你送我去幸福路幸福小区吧。”

  在座位上,我心乱如麻。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顺着公路一直走,可我究竟可以相信他么?他会带我去我说的地方吗?

第2章 他是谁

  男子把身体往另一边挪了挪,坐到了左边的位置。可是还是因为距离太近,他身上有一种香气,若有若无的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低着头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的打量着这个土豪粉丝,好像是有点与众不同。

  男子见我偷看他,对着我笑了笑,问道,“好看吗?”说着居然开始慢慢的脱自己的衣服。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下惨了,他不会是想在车里对我做什么吧。现在的车速起码有80,而且车门也上了锁,跳车是不可能了。而且就算能打开车门,勉强跳出去也会摔个半死不活的吧。

  我假装镇定的看着窗外,心里却是万马奔腾。我把身体往车门靠了靠,尽量避免和他有任何的肢体的接触。

  “把这个穿上吧,你身上的病号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从医院偷跑出来的呢。”男子依旧是那温和的笑意,声音依旧那么沉稳,充满磁性。

  而我却因为自己的胡乱猜测,脸上的温度明显升高,发着燥热的温度。

  低头接过他递给我的衣服,“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故意岔开话题,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却没想到自己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男子显然被我的声音和奇怪的样子吓到了,他诧异的看着我道,“我叫郑铭昊,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了吗?”

  “哦,没有,没有,我叫周昕窈,非常感谢之前你对我的支持。”我有点语无伦次,不过曾经的职业习惯还是让我不忘出口感谢。

  郑铭昊没有回应我,转过头对司机说道,“现在先去商场吧。”

  “喂,我说我幸福小区,你带我去商场干什么!”我大声的嚷道。

  郑铭昊被我突然的大声吓到了,转过头愣愣的看着我,张着嘴却没有说话。

  我也瞪着眼睛看他,就这样时间仿佛停止了,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

  “你不会是想要包养我吧?”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打破了宁静。

  郑铭昊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语出惊人,“女神我可养不起,我还是等女神来养我吧。”说完,郑铭昊就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而前边的司机此时也笑出了声,看他们这个样子,关系应该不一般。

  “郑铭昊,你不会是想把我卖了赚钱吧。”我再次说出一句连我自己都震惊的话语。

  “哦,这样也可以哦,你倒是提醒了我,周昕窈。”郑铭昊的笑意更甚。

  我看着他的样子,恨不得狂扇自己几巴掌,真是蠢到家了。我把身子靠近车门,眼睛盯着窗外,不再和他说话。

  车子驶进市区,路上的行人车子开始多了起来,进入闹市区之后,马路上的车更是多到寸步难行。一辆辆各种颜色的汽车在阳光下发着耀眼的光。

  我眼睛看着窗外,眼睛忽然就湿润了起来。我以为我的眼泪已经在那个下午流干了,心里的悲伤肆意的横冲直闯,让我一度呼吸困难。

  我蜷缩起颤抖的身体,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闭上眼睛,生怕一松懈,就会神经崩溃。

  不知什么时候,一直带着温度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轻轻一用力,我瑟瑟发抖的身体就落进一个温暖的怀里。

  他没有说话,拦着我身体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后背。这次我没有拒绝,窝进他的怀里,开始痛哭,那歇斯底里的样子,好像哭过这一场之后,就不会再有痛苦。

  不是的这样过了多久,我抽泣的从郑铭昊的怀里抬起头,才发现车已经停了,“已经到了吗?”我的声音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

  郑铭昊摇摇头说,“还没有,我不能扯着嗷嚎大哭的你进去商场吧。”

  “嗷嚎?我哭的有那么惨吗?”听到他这么说,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我知道此刻的我一定笑的很难看,不然郑铭昊的脸也不会扭曲成那个样子。只是,我已经顾那么多了,形象对于此刻的我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张彬,不去商场了,直接回去别墅吧。”郑铭昊转过头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

  张彬答应了一声之后,发动起停靠在路边的车子,开上用尽的马路。

  放向盘轻巧的转动间,车子穿梭在进车流当中。奇怪的是张彬按响的车喇叭,就好像魔音般,响过之后前面的车辆都自动它让开了路。

  经过一个路口时,车子到达时红绿灯正好亮起了红灯,张彬却置若罔闻,很淡然的开了过去。

  我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拥有这个能力会是什么人,看来他之前对王剑飞的不屑,的确是有资本的。

  可是他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帮我,还有他刚刚说的回别墅是怎么回事。

  刚刚那豁出一切去痛哭的勇气,已经烟消云散。我转过头看着郑铭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郑铭昊细长的眼角,轻轻的向上扬起,“现在才这样问,是不是太晚了些。”他的声音很轻很温柔,却足以把我打入深渊,手脚在瞬间冰凉。

  可是现在的我还有什么是能失去的呢,一无所有,那我还怕什么。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还怕纵身一跳吗。

  想到这里我自嘲的笑了笑,“晚吗,我觉得并不晚,我们认识也不过是一个小时而已,也许连一个小时都不到。”

  “呵呵,还挺牙尖嘴利的,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呢。”郑铭昊说着就大笑起来。

  “张彬停车,你下车。”只一瞬间,郑铭昊的脸就过度了两个季节。

  我错愕的看着在路边停稳的车子,又转头看看身边的郑铭昊,他没有任何表情的目视着前方。我想说话,却又不知要说什么。

  犹豫了片刻,我还是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下车前我把身上披着的衣服扔在了座位声,说了声谢谢。

  看着毫不犹豫直接绝尘而去的车子,我真的是要抓狂的节奏。

  “混蛋,混蛋……咳,咳咳……”我狠狠的踹了几脚马路边绿化带的台阶,却因为用力过猛,剧烈的咳嗽起来。

  过了好一会,我才感觉呼吸稍微顺畅了些,还未完全康复的身体,根本经不起我这样暴躁的折腾。

  我站在热闹的街头,茫然的看着这座繁华的城市。身无分文,穿着一身病号服,连证件都没有的我,却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第3章 新的开始

  想要借路人的电话打给朋友来接我,可是却发现我只记得王剑飞和妈妈的电话号码,显然这两个人的电话都是不能打的。

  “笨死了!”我拍了一下脑袋,直接去李曼文的公司找她,不就可以了吗。

  想好后,我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李曼文的公司,在车上和司机解释了下,要到了之后才能付钱。没想到这个司机很痛快的答应了。

  过程无话,很顺利的在楼下就碰到了下楼来吃午饭的李曼文。她一看到我就尖叫了起来,“周昕窈,我还以为你死了呢,都已经报警了。”

  “李曼文,我现在还是个病人,你这是真的想要我死啊。”我被她抓着肩膀摇晃的直翻白眼,头晕眼花的直想吐。

  李曼文这才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些天你到底去了哪里,电话不通,王剑飞那个混蛋直接不接我电话,我找上门他说跟你前男友跑了…”

  “嘘,嘘,你能不能小声点,生怕别人认不出我吗?”李曼文的声音很大,越说越激动,最后我不得不打断她。

  “还有,我身无分文,你先替我把出租车钱付了,然后再去给我买身衣服,我们再慢慢说,可以吗?”说着,我的声音开始哽咽。

  有人说,一生一知己,足以。我想这是对的吧。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妈之外,能真心为我着想的也就只有李曼文。在不久前我还觉得有个人排在她前面,她只能退居第三名,记得当时我还专门打电话嘲笑她是我的“小三”。

  她大骂我忘恩负义,见色忘友……

  世间的事情真的好奇妙,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等待你的是惊喜还是惊吓。

  “李曼文,恭喜你,又荣登老二了。”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努力的压下心底翻涌起来的烦躁,尽量把话说得轻松。

  李曼文愣了愣,拉着我的胳膊说,“走了,老子今天下午旷工了,去给你新衣服,看你穿的像个乞丐似得。”

  和李曼文去买完衣服,又一起去吃了午饭。吃饭的时候,我像是个饿死鬼投胎一样吃的狼吞虎咽,李曼文坐在对面手里挑着一根烟,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吃完后,我打了个饱嗝,满足的抚摸着肚子。抬头看着李曼文询问的眼神,我把这几天所发生的一切,简单的的说了一遍。

  平淡的语气,像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妈的,我去找他们算账。”李曼文双手啪的一声落在桌子上,猛地一下子站起来,撞到了她坐的椅子,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她这一连贯的动作声响,让餐厅用餐的其他人纷纷看了过来。

  我害怕再出什么意外,赶紧拉着她结账走人。

  “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管我接不接受,都已经无法挽回了。现在能先陪我回去行李,搬去你家吗,我没地住,李曼文你要不要养我啊。”我摇着李曼文的手臂,撒着娇说。

  “滚蛋,你以为我是你的那些脑残粉丝啊,撒个娇卖个萌,就傻了吧唧的猛给你刷礼物啊。”李曼文显然还没有消气,以她的脾气,不是我硬拉着,她定是会跑到王飞那里去打闹一场的。

  不过被她这么一说,我就想到了郑铭昊,他得是多脑残啊,一下给我刷了二十万。

  我拖着李曼文回到原来住的地方,因为没有钥匙。我只好找来保安和物管谎称钥匙被我弄丢了,毕竟在这里住了近一年,进进出出的都认识,确认了身份就让物管撬开了门。

  屋内一片狼藉,像是糟了窃。

  我默默的走进卧室,床上的被子,化妆柜上的化妆品,衣柜里的衣服……被扔到满地都是。看样子,那天我晕过去以后,那个瘸腿女人让人翻砸了这里。

  “真TM的混蛋,周昕窈你什么时候,这样任人宰割了,在大学时里的手段呢!”李曼文的暴吼声响彻在整个屋子。

  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当年那个好色的校长威逼利诱的想要上我,最后被我一膝盖顶爆了他的根。后果就是,我被勒令退学。

  “他们人多,我没防备!”除了这么说,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当时自己的状态,真的动起手来,我不一定就打不过那个女人,可是我却像是吓傻了般的毫无还手之力。

  是因为和那个女人的关系,还是因为李贺也参与其中,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想清楚。

  “……”李曼文瞪了我一眼,没有在说话。

  我蹲在地上开始收拾东西,心里酸涩的要命。

  “捡什么捡,拿上你的证件,其他的都不要了,我们全部再买新的。”李曼文一把扯掉我手里的衣服,扔在了地上。

  我想想也对,只找出了身份证件和银行卡,想要找手机,可惜翻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也没有找到。

  索性都不要了,全部买新的吧。反正手机里全是自己和王飞的照片,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走的时候,我连门都没关,反正门锁已经坏了,里面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谁愿意要就全部拿走吧。

  走下楼,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现在起,我要做我自己了。

  我搬到了李曼文那超大的单身公寓,李曼文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可是她不愿意和家里人一起住,大学毕业后,就自己买了套二百多平的房子,过起了自己的单身生活。

  休息了几天后,我又在李曼文的介绍下,找到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

  说实话,我虽然没有文凭,但至少长得还可以。而且这一年多的直播生涯,还有跟着王飞参加的大大小小的应酬,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

  三个月后,我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做的如鱼得水,工作之余还报了自考学校,我知道想要在这个社会上立足,还是要有一些好看的包装才行。

  一身职业装的我,不再是摄像头前那万人娇宠的女主播,没了那份表面上的那份娇气,多了份骨子里的硬气。而王飞和那个瘸腿女人像是消失了般,再也没有出现。

  日子好像开始阳光起来,吹过来的风都带着暖洋洋的气息。

第4章 一场另类的遇见

  10月10日,李曼文的生日,一大帮人去吃饭,唱K,一直闹到近凌晨还是不肯散去。不喝酒的我还是被李曼文的朋友给灌了两杯。

  烟雾缭绕的包间,让本就眩晕的我,更加喘不过气,趁着李曼文上洗手间的空档,我起身上了楼上天台。

  空荡荡的天台上很干净,深秋的夜已经有了些许凉意,我用力的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周昕窈?!”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让我不由得全身一颤。

  回过头,就看见王剑飞立在天台的门口,身边站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妖艳女人,她挽着王剑飞的手臂,半依偎在他的身上。

  “剑飞,她是谁?”女人娇滴滴的说着,身体更加贴近了王剑飞。

  我冷眼看着这对不速之客,在凌晨的时间,王剑飞不回家,带着的也不是上次那个自称他未婚妻的瘸腿女人,难道这是他的新欢?

  “昕窈,你怎么在这里?”王剑飞的语气里,说不出是关心还是质问,或者还掺杂着其他的什么情绪。

  对于他这样的问话,我不置可否,笑了笑说,“王剑飞,我又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不能再这里我应该在哪里,幸福小区吗?”

  “她到底是谁,幸福小区又是怎么回事!”女人扯着王剑飞的胳膊用力的摇着。

  “昕窈,你过的还好吗?”

  两个人的声音叠在一起,在这冷飕飕的天台上,有着别样的诡异。

  我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起来,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再次遇见王剑飞的情景,该用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表情,却从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番场景。

  看着他身边的妖艳女人,我竟然没有一丝的波动。从那一天开始我和他就已经是路归路桥归桥,除了内心深切的恨意,就再无瓜葛。

  “周昕窈,我就知道你他妈的躲在了在这里。”李曼文的人还没有出现,她高分贝的声音已经袭了上来。

  我还没有来的及回答,李曼文就跌跌撞撞的出现在了王剑飞的身后,身边还有一个没有见过的男人扶着她。

  李曼文醉眼朦胧的看着王剑飞,“呦,我没看错吧,这他妈的是谁啊!”说着抬起一脚就踹了过去。

  可是她喝的已经有了醉意,还没等她踹过去,王剑飞已经躲开。而李曼文因用力过猛一下子重心不稳,扯着她身边的男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我怕李曼文受伤,马上跑过去推开站在边上的王剑飞,“王剑飞,如果没什么事,麻烦你先带着你的新欢离开,不要在这里碍眼。”

  “哎,不准走,周昕窈他就是个乌龟王八蛋,今天让老娘碰上了就别想走!”李曼文坐在地上,边吼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你们才是乌龟王八蛋!”妖艳女人说着,猛地推了我一把。

  站立不稳的我,跌倒在了李曼文和那个男人的身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体已经由着惯力越过楼梯口的安全门向着楼梯滚落下去。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我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一双手臂捞起,落进了一个结实的怀里。似曾相识的温暖气息,一样不冷不热的清淡语气,“你为什么每次都能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

  我仰起头,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你,你……”

  楼道内的灯光有些昏暗,他的脸隐在阴暗里,看不出喜怒。

  “好滑稽的一场大戏,王剑飞,我的女人岂是你能动的起的!”比起对我说话时的清淡语气,此时郑铭昊的言语中却透着一份沉重的压迫感。

  “你的女人!你是……”王剑飞的声音里充满愤怒,可是在他看到郑铭昊时,声音一下子停住,我明显的看到他咽了一口唾沫。

  郑铭昊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转过头对着还倒在地上李曼文和那个男人说道,“顾泽易,你他妈的还能爬起来吗?能爬的动就快点爬,老子不会管你的。”

  对他们说完,又低下头看着我说,“走,我们回家,不管他们。”声音瞬间温柔。

  我咬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任凭郑铭昊抱着下了楼,走出KTV门口时,我才想起我的包包还放在包间里。刚喊住郑铭昊,就看见顾泽易扶着李曼文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顾泽易手里还拿着李曼文的衣服和我们两个人的包。

  “周昕窈,你给我站住,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最大,你今天要陪我,休想跟男人跑了。”李曼文已经醉的七七八八,说话都已经口齿不清,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了几遍才说完整。

  不过,我很庆幸,她来的很是时候,不然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现在的这个尴尬局面,难道真的要跟郑铭昊回家不成?

  “好好好,你最大行了吧。”说着我就挣扎着要从郑铭昊怀里下来,他没有过多的坚持,就放我下来,只是手还一直握着我的手臂,好像我会跑了一样。

  “那我们就走起,换个场子继续狂欢!”李曼文的声音大到,连站在远处的保安都纷纷转头望这边看了过来。

  一直扶着他的顾泽易大笑着说,“够野,我喜欢,铭昊比你的妞强多了,哈哈哈……”

  “滚蛋!”郑铭昊的脸再次恢复那种看不出喜怒的样子。

  顾泽易继续笑着,完全不在意郑铭昊的样子,他从衣兜里掏出车钥匙,对郑铭昊说,“一辆?还是分开走?”

  郑铭昊没说话,直接拉着我向着他停在不远处的车走了过去,身后顾泽易的声音传来,老地方。

  然后就听见李曼文的声音后果了,‘我不用你抱,我他妈的自己会走,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我回头就看见李曼文已经被顾泽易扛在了肩上,我有点担心想回去,却被郑铭昊给拦着了,“放心,她死不了。”

  我被郑铭昊扯着上了车,他没有说话,等我们坐稳后,司机张彬就直接开车出发了,看来他们之间已经很默契。

  郑铭昊的手一直握着我的手臂,不松不紧,力道正好。我侧过头看他,发现他也正在盯着我,我快速的低下头,尽量把身体靠车门。

  发现我的小动作,郑铭昊的身体黏了过来,趴在我耳朵吹了口气,“怎么,怕了!”

第5章 混乱的一夜

  我又把身体往车门缩了缩,直到紧贴在车门上,再无退路。就在我想着要不要推开他的时候,他却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很温柔的笑了笑。

  我一时怔在哪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说实话,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街灯透过车窗照射进来,闪过他的脸,那眼眸的深沉里带着一丝温情,让人在不自觉间陷了进去。

  “我就这么好看吗?”

  我不置可否,他的确很好看。我偏过头看着车窗外,霓虹灯闪烁,炫彩的颜色润染了夜色。

  车子开了很长时间才停下来,我一下车就愣住了,这里看起来不像是KTV,也不像酒吧,反而像是一个私人会所。

  我站在车前没有动,郑铭昊站在我身后,阴阳怪气的说,“怎么吓到了,玩不起了?”

  “谁玩不起了,今晚谁怂谁就是孙子!”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虽然回答的很豪迈,其实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但我还是硬撑着,骨子里有种骄傲的东西在作祟,我看了郑铭昊一眼,转过身仰着头向着会所的门口走去,像个英勇冲锋的战士。

  “噗,嗤……”身后的郑铭昊一下子大笑起来。我知道他在笑什么,此刻我的样子一定可笑极了。

  我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他,继续大步的向前走去。

  门口的两个保安,看看我又看看我身后笑的不知所以的郑铭昊,眼神里有着不可置信的怀疑,只是这眼神里的怀疑到底是什么,我说不清楚,也无从说起。

  “小姐,请您留步,等一下郑先生。”其中一个保安,笑着对我说,然后两个人还一起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我歉意的笑笑,回头看着还在原地大笑着的郑铭昊。街灯下的他褪去了身上的厉色,像个顽皮的孩子。我甚至有那么一刻的恍惚。这个男人隐藏起他的本性,戴着多重面具,而面具下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忘乎所以的大笑过了。

  郑铭昊走过来的时候,大门里也正走出一个穿着低胸礼服的美女,她对郑铭昊讨好的笑笑,“郑先生,您来了,老房间怎么样?”边说着边把身体往郑铭昊的身上靠了过去,而剜向我的眼神,却是那么的不懈。

  郑铭昊此时已经恢复了他冷傲的面孔,他没有说话亦没有推脱,任由她挎着自己胳膊,走了进去。我跟在他们身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双手不由自主的扯着衣角,拧来拧去。

  富丽堂皇的房间里,有着我从没见过见过的奢华,灯盏琉璃转换间闪着耀眼的色彩。

  郑铭昊和低胸礼服美女走进去后,直径走到了那宽大到可以当床的沙发上坐下。他们面前的大理石茶几上摆着一排我认不出名字的酒。

  还没等我从这个阵势里跳出来,门口已经传来了李曼文的吵闹声。我转过身看着和顾泽易勾肩搭背走进来的李曼文,没想到一个路程的时间,他们已经打得这么火热。

  顾泽易一进来就看着沙发上的两个人嚷道,“玫瑰,今晚铭昊的口位很重,自带熟女,今晚没你啥事,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看到被称作玫瑰的低胸礼服美女,脸色变了变,身体更加贴近郑铭昊,用她那对硕大的胸蹭着他的胳膊,作出撒娇的样子。

  可惜,郑铭昊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直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看。

  蹭来一会,见郑铭昊没有理她,玫瑰嘟着嘴不甘心的起身离开,走过我身边时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笑笑,对着她比了一个中指的手势。

  这是李曼文的专用手势,此刻我却神使鬼差的用了。看着玫瑰变绿的脸,我更得意的笑了起来。故意扭着胯,姿势妖娆的走到郑铭昊身边坐下。

  我自认为自己长得还可以,不然也不会去做主播。只是从小的教育,让曾经的我只想安分守己的做个贤妻良母。可惜现在,一切都变了,变得面目全非。

  “周昕窈,和小妹妹斗,有意思吗?”郑铭昊边说着,边伸过手很自然的揽住我的肩膀。

  “很有意思!”我没有挣脱,任由他揽着。

  “那就玩点有意思的。”郑铭昊笑的很阴险,他对着门口招了招手。

  片刻间,走进来的两个侍者,就把酒摆满了桌子,下层大杯,上层小杯。我虽然不会喝酒,但是我却知道这是什么玩法,深水炸弹。

  然后,我就很可笑的想起了电影‘摆渡人’里的高尔夫九洞。

  李曼文和顾泽易两个人凑了过来,嘭的一声坐到沙发上,“怎么玩,什么规矩?”李曼文的声音本来就大嗓门,现在酒精上头的她更是不管不顾的每个女人形象。

  “简单粗暴,直接喝,两对两,周昕窈你选谁?”郑铭昊抽回抱着我的手,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我当然懂他的意思,选谁?选他吗?显然是不行的。选李曼文吗?她已经醉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吧。

  郑铭昊悠闲自得的继续抽着烟,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谁也不选,和你单挑。”

  郑铭昊楞了一下,显然他没想到我会这样说。当然我也没想到,不过看这个阵势,今晚已经是不死不休的节奏,那么我就只能豁出去的拼死一搏。

  “有意思,那么开始吧,走一个!”郑铭昊淡淡的说道。说着伸手取过一杯,一仰头,干了。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我偷偷吞了一口口水,开始为自己刚刚的冲动后悔。可是现在就算知道自己会喝死,我也已经没有了退路。郑铭昊一手挑着空了的酒杯,一手指着桌子上的酒,邪笑着。

  我端起一杯酒,闻了闻,有点刺鼻。屏住呼吸一口闷了下去,瞬间嗓子里火辣辣的。

  “可以啊周昕窈,隐藏的挺深呀,之前我怎么没有发现你酒神的气度呢,那个谁,我们也来,今晚谁缩了,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已经醉的舌头都打结的李曼文,再次叫嚷起来。顾泽易哈哈哈大笑着迎合着她。

  而我一杯下肚,就已经开始感觉天旋地转,全身冒火了。

  这一晚,我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喝了酒的自己又会是一个疯狂的样子,我只记得到喝到最后,郑铭昊不让我喝的时候,我甚至还大叫着喊来侍者,上酒。

  我躺在郑铭昊的怀里,又哭又闹,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失态,却还是歇斯底里的发泄着。

  瘫软的肢体,像条柔软的蛇,缠绕在郑铭昊身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