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楚小娴萧逸寒小说-萌宝双骄:腹黑总裁傲娇

发布时间:2018-12-06 10:10

楚小娴萧逸寒小说

萌宝双骄:腹黑总裁傲娇妻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者烟花易冷创作的《萌宝双骄:腹黑总裁傲娇妻》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总裁文,楚小娴萧逸寒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当秦风和楚小环滚了床单之后,楚小娴才发觉自己的婚姻是个笑话。亲生爸爸为了公司,要把她送个一个老男人,而她为了逃跑,惹上了那个叫萧逸寒的男人!
  楚小娴有些庆幸的爬起来,忍着浑身的酸痛穿好衣服,然后发现床头柜上,烟灰缸下面,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串电话号码,旁边是一个“萧”字,应该是昨晚那个男人的姓氏,这是让她联系他的意思。
  楚小娴轻嗤了一声,毫不在意的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离开酒店,回了楚家的别墅。
  从大门口进来,到主屋门口时,楚小娴有些犹豫,她突然不敢进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楚耀天,该怎么问他关于奶奶遗嘱的事。
  可她还没考虑好,屋子里里面就突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女声:“呦!咱们家一向乖乖女的大小姐也学会夜不归宿了?瞧瞧这衣衫不整的,这是去哪儿鬼混了?”
  楚小娴脚下一顿,抬起头来,发现郑诗雅穿着一身黑色吊带低胸连衣裙,正双手抱胸、靠着墙站在门口,一双妩媚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时有轻蔑之色从眼底划过。
  这个女人已经四十好几,快五十岁了了,却保养的很好,看着就像是刚刚三十出头一样。

第1章 捉奸在床

  夏日炎炎,马路两旁的树丛里,时不时的传来一两声蝉鸣。

  楚小娴从机场出来,直接打车回了家。

  她这次是出差提前结束,火急火燎的就赶回来了,为了给老公秦飞一个惊喜,并没有提前告诉他,自然也就没有提前安排车来接。

  “咔嚓!”

  公寓门被打开,楚小娴进来后,发现一楼客厅里没有人,有些纳闷,今天不是工作日啊,秦飞怎么不在家?出去玩了吗?

  她有些泄气,把行李箱随意的往玄关一扔,捏着手机往沙发上一躺,有些犹豫要不要打电话让秦飞回来。

  “嗯……”

  这时,卧室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轻哼,这哼声十分娇媚,身为一个成年人,楚小娴不可能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她猛地站起身来,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心里浮现起不好的预感。

  脚仿佛有千斤重,她缓慢的往卧室走去,越靠近那里,暧昧的女声就越明显,中间还夹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息。

  “阿飞哥,我们这样,好像有点对不起姐姐哎!”

  这道娇媚的女声,楚小娴很熟悉,是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楚小环。

  但是男人的声音她更熟悉,那是和她结婚不到半年的老公秦飞,她自以为深爱着她的伴侣。

  他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和她结婚,我心里的妻子只有你一个人啊,还故意说这种话,怎么了?又吃醋了?”

  说到这里,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暧昧道:“看来是我没有伺候好你,才让你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

  话说完,紧接着就传来女人嗲嗲的娇笑声,一边说着“讨厌”,一边忘情的呻吟。

  楚小娴呆立在门口,只觉得浑身僵硬冰冷,就好像在寒冷的冬日,被人兜头浇了一大盆冰水。

  她实在无法相信,一直深爱着她的丈夫会和她的妹妹搞在一起,楚小环一直和她不对付没错,可秦飞不是一直也很讨厌楚小环的吗?难道他是装的?

  想到两人刚才对话中,秦飞提及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和她结婚”,楚小娴眼中有一抹精光划过。

  看来,真的是装的,而且一装就是两年多,甚至这其中还有别的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在里面。

  只是,当初她和秦飞谈恋爱的时候,是楚小娴自己不愿意发生婚前性行为,而结婚后,却是秦飞主动不碰她,理由是他做完手术身体还没恢复,因为手术是真的,所以她也没有多怀疑,现在想来可真是可笑至极!

  想到秦飞以往表现出的那份温柔深情的样子,楚小娴就恶心的想吐,有这份演技,不去混娱乐圈可真是可惜了他。

  深吸一口气,做好了面对辣眼睛场面的准备,楚小娴猛地抬脚踹开了卧室的门。

  巨大的声响,让秦飞和楚小环都是吓了一跳,秦飞赶紧从楚小环身上下来,顺手拉过床单盖在自己和楚小环身上,然后眼神凌厉的看向门口:“什么人?”

  “你说是什么人?”楚小娴冷笑,双手抱胸站在门口,不肯在往前一步,因为她觉得脏。

  一看到是她,秦飞顿时愣住了,楚小环的尖叫声也停下来了,只不过不同于秦飞略微的不自在,她显得很是洋洋得意。

  “小娴,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出差吗?”秦飞神情本有些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看着楚小娴时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楚小娴嗤笑一声,道:“我不回来,岂不是就看不到这出好戏了?”

  说着,她鄙夷厌恶的眼神,从秦飞身上移到了楚小环身上。

  她毫不掩饰自己对楚小环厌恶和排斥,明明是她妈妈郑诗雅带来的拖油瓶,却三番四次的挑拨他们一家人的关系,楚小娴和爸爸楚耀天关系如此差,全都拜她们母女所赐。

  楚小环看清是楚小娴后,也不尖叫了,反而把脑袋靠在秦飞肩膀上,得意洋洋的对着楚小娴笑了一下,恶意满满的说道:“哎呀姐姐,真不好意思,睡了你老公。”

  话是这么说,可不管她的语气还是表情,都没有一丁点的不好意思,并且紧接着又说道:“听阿飞哥说,你们结婚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有碰过你呢,唉,看来还是妹妹我更有魅力,你说呢姐姐?”

  楚小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像是想看看她所说的魅力到底在哪里,末了,她摇摇头:“抱歉,没看出来。”

  楚小环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她一向自持美貌,最讨厌别人说她丑,当即就黑了脸。

  楚小娴却懒得再理会她,转头看向秦飞,问出了心里的疑惑:“秦飞,你到底为什么要刻意接近我?为什么和我结婚?你的目的是什么?”

  顿了一下,她道:“说实话!”

  秦飞闻言勾了勾唇,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楚小娴,道:“你可能不知道,你奶奶去世前立下遗嘱,把她名下所有财产都给了你。”

  楚小娴闻言大惊,半年前奶奶去世,爸爸拿出来的那份遗嘱可不是这样的,那份遗嘱只给了她一些微不足道的金钱,除此之外,再无其它,难道……心里浮现出不好的预感,她不愿意深想。

  可秦飞把她的神色看了个一清二楚,讥笑着说道:“你猜的没错,那份遗嘱被楚伯父换过了,你当初看的那份是伪造的,我追求你和你结婚,也是为了那份财产,毕竟楚奶奶留给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任何人看了都眼馋。而实际上,我和小环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只是瞒着你罢了,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楚奶奶刚好病危了,立了那份遗嘱,于是我转而追求你,向你求婚,终于赶在楚奶奶去世前领了证。”

  说到这里,他轻笑了一下:“我也没想到你那么好追。”

  楚小娴一怔,只觉得恶心的不行,认识秦飞之前,她从未谈过恋爱,在她的观念里,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一辈子的事,当时秦飞对她处处温柔体贴,奶奶又病危,要看着她结了婚才能放下心。

  为了奶奶,也因为秦楚两家一直有来往,和秦飞认识的早,觉得他可以托付,所以才那么容易答应了他的求婚,却原来这都是一场算计!

第2章 酒吧

  楚小娴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飞,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在崩塌,她哑着嗓子问:“所以,你是为了钱,才故意接近我,故意表现的很爱我?”

  秦飞点了点头,语气颇为遗憾:“没错,婚姻关系续存期间获得的遗产是夫妻共同财产,本来想着慢慢转移的,现在被你发现了,离婚也只能分一半。”

  闻言,楚小娴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楚小环则在秦飞怀里娇笑着,道:“阿飞哥的就是我的,姐姐,你那个短命鬼奶奶的财产,可就有一半变成我的了。”

  “贱人!”楚小娴双眼通红,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

  秦家和楚家一样,都是a市名流,秦飞虽然是秦家人,但只是成年后认回来的私生子,一直不受待见。

  以前她还觉得父母的恩怨和他无关,现在发现自己真是天真,秦飞和他那个情妇妈妈果然是一路货色,都是为了金钱不择手段的人。

  看来,奶奶留给她的东西当真不少,不然秦飞也不会放下身段做这种事,她爸爸楚耀天也不会瞒着她伪造遗嘱,所有的感情在利益面前竟是如此脆弱。

  想到过去那段日子里,貌似恩爱的一幕幕,楚小娴就胃里翻腾起一阵阵恶心,她猛地举起门口桌子上的花瓶,狠狠砸向秦飞。

  只听“嘭”的一声,秦飞脑袋血流如注,随后花瓶落到地上,摔成碎片。

  楚小娴出了一口恶气,二话不说,拉起行李箱就往外跑,怕晚了被那对奸夫淫妇报复。

  跑出公寓下楼梯的时候,听到了楚小环的尖叫声和咒骂声。

  楚小娴不禁冷笑,秦飞为了利益,能隐瞒和楚小环的恋爱关系,对自己百般讨好,千般算计,最后真相揭开时再残忍抛弃。

  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的男人,谁知道日后会不会为了利益,也这样对待楚小环?可笑楚小环竟然看不透,那她就等着那一天看好戏。

  楚小娴跑出小区,打车去了市中区,找了个酒店住下。

  刚把行李放下,就接到了好朋友林珊珊的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出来聚聚。

  林珊珊是楚小娴十几年的朋友,感情很好,当初对她和秦飞结婚一事,就不是很赞同,声称秦飞不是好东西,没想到还真被她给说准了。

  也因此,楚小娴不敢告诉林珊珊她和秦飞之间的事,毕竟林珊珊是个暴脾气,她怕她没忍住去找秦飞和楚小环麻烦,到头来反倒被他们欺负,便推说过两天,又互相关心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她一个人坐在阳台上,久久未动。

  突然得知她生活在一个又一个谎言里,就连爸爸楚耀天都在算计她,说不难过是假的。

  只是她不愿让那对狗男女看了笑话,只有自己独处时,才露出伤心迷茫的神色。

  也因此,她没有回楚家,没有告诉楚耀天她出差回来了,就那么定定的坐着,一直坐到了晚上。

  夜晚,华灯初上,灯火迷离时,楚小娴终于出了酒店。

  她没有胃口吃东西,就那么漫无意识的走着,最后走到了有名的酒吧一条街,她轻笑一下,随便选了一间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间名叫“夜色”的酒吧里,男男女女皆穿着性感,风情无限,但脸上都戴着华丽的面具,今晚的主题是假面。

  楚小娴从门口的侍者手里接过一张小巧精致的孔雀面具,戴在脸上,走向吧台。

  她走的太快,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匆匆说了句“对不起”就走掉了。

  被撞到的男人却是停下了本要离开的脚步,转头目光幽深的看着她的背影。

  “萧总?”

  身旁挺着啤酒肚的合伙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是一个身材苗条纤细的女人,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和高跟鞋,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卷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光看背影,确实是个美人,顿时惊艳的赞叹了一声。

  被称为“萧总”的男人勾了勾唇,转了个方向,又向原本的座位走去,只是目光一直紧盯着楚小娴。

  那合伙人摸不准他什么意思,要说看上了吧,可什么动作也没有,要说没点意思吧,却又在那儿看着不走了,合伙人有些发懵,但是这尊大神脾气不好,他也不敢多问,只好默默地跟上去。

  另一边,楚小娴也顺顺当当的走到了吧台。

  “晚上好,美丽的女士,来点什么?”年轻帅气的男酒保吹了个口哨,笑着问道。

  楚小娴眨了眨眼没说话,兀自端起吧台上调制好的,鲜血般艳红的酒一饮而尽,豪爽的姿态引得周围一片叫好。

  一杯酒下肚,她瞬间面色酡红,眼神也变得迷离,却把空酒杯推给酒保:“再来一杯!”

  酒保有些诧异,撩了一下刘海,狭长的凤眼里露出了一丝戏虐的笑:“怎么,失恋了?”

  他说着,却是给楚小娴倒了一杯橙汁:“小姑娘喝太多酒可不好!”

  楚小娴瞪了他一眼:“别废话,要酒,麻利点!”

  酒保耸耸肩,无奈的给她调了一杯度数比较小的酒。

  楚小娴一口一口的品着酒,想要短暂的遗忘掉一切。

  过了很久之后,记不清喝了多少杯,她打了个酒嗝,扶着吧台起身,谢绝了酒保想叫人送她回去的好意,歪歪扭扭的向外走去。

  走了两步,却突然碰到了一个坚硬、却散发着热度的东西。

  楚小娴意识已经差不多模糊了,条件反射的摸了摸,好像是一堵墙。

  这时,突听耳畔传来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小姐,你是在占我便宜么?”

  楚小娴疑惑这墙怎么会说话,纳闷的移开了手,抬眼看去,却看到一张吸血鬼面具,面具中透出的眼睛漆黑如墨,正笑意点点的看着她。

  从楚小娴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浅淡的、紧闭着的薄唇,唇形十分美好,让人不禁想吻上去尝尝味道。

  这男人身材十分高大,穿着做工考究的黑色西装,肩宽腿长,腰部线条流畅。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神秘感和禁欲系。

  当然,以楚小娴现在的神智,是不可能看这么清、想这么多的,她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很不错。

  楚小娴想到了秦飞和楚小环赤身裸体的样子,心里泛起一阵恶心,于是她半眯起眼睛笑的像只狐狸,伸出胳膊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在他耳畔呵气如兰:“这位先生,介不介意劫个色?”

第3章 初夜没了

  那男人一阵错愕,他一向对女色兴趣不大,自制力更是十分好,然而这次却突然被这个陌生女人挑起了兴趣,他一向不会委屈自己,当下便反手搂住了楚小娴的腰,把她按向自己怀里,让两人的身体贴的更加紧密。

  “乐意至极!”他说道,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楚小娴听到了满意的回答,勾唇一笑,拉着男人就往外走。

  可惜她早就醉的意识不清了,没走就差点跌倒在了地上,最后还是那男人一把把她拦腰抱起,出了酒吧。

  在他们身后,酒吧里看到了这一幕的人全都起哄的吹起了口哨,露出了暧昧的笑。

  在这里,两人出去,去了哪里,去干什么,不说也知道,这是属于年轻男女的迷醉夜晚。

  且说楚小娴和那男人出了酒吧后,就直奔酒店。

  楚小娴是意识不清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男人却是清醒的很,竟也没拒绝。

  进了酒店,开了房,一进房间,两人就迫不及待的纠缠在了一起,暧昧的喘息交织,地板上衣服散了一地,天花板上水晶吊灯摇曳出迷醉的光。

  一夜缠绵。

  第二天,早晨,天光微亮,暖暖的阳光从落地窗里照了进来,楚小娴揉了揉眼睛,低低的嘟囔了一句,睁开了双眼。

  她看看天花板,再转动眼睛看看四周,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哪里。

  然后当她的视线扫过地上散落的衣服时,昨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楚小娴愣在了当场。

  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初夜没了?

  楚小娴试着动了动身体,顿时一阵酸痛传来,并且床单一抹红色鲜艳无比,楚小娴痛的倒吸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欲哭无泪。

  她不就是撞破了秦飞出轨自己的妹妹楚小环,一时受不了去酒吧买醉,怎么就把自己的初夜给整没了呢?

  摸了一把脸上,幸好面具还在,对方遵守着只玩乐,不透露真实身份的假面游戏规则,没有私自取下来,这样万一以后见了,也不至于太尴尬。

  楚小娴有些庆幸的爬起来,忍着浑身的酸痛穿好衣服,然后发现床头柜上,烟灰缸下面,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串电话号码,旁边是一个“萧”字,应该是昨晚那个男人的姓氏,这是让她联系他的意思。

  楚小娴轻嗤了一声,毫不在意的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离开酒店,回了楚家的别墅。

  从大门口进来,到主屋门口时,楚小娴有些犹豫,她突然不敢进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楚耀天,该怎么问他关于奶奶遗嘱的事。

  可她还没考虑好,屋子里里面就突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女声:“呦!咱们家一向乖乖女的大小姐也学会夜不归宿了?瞧瞧这衣衫不整的,这是去哪儿鬼混了?”

  楚小娴脚下一顿,抬起头来,发现郑诗雅穿着一身黑色吊带低胸连衣裙,正双手抱胸、靠着墙站在门口,一双妩媚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时有轻蔑之色从眼底划过。

  这个女人已经四十好几,快五十岁了了,却保养的很好,看着就像是刚刚三十出头一样。

  更厉害的却是她的手腕,不仅哄着楚耀天给她和前夫生的女儿楚小环冠了楚姓,还让楚耀天对楚小环比楚小娴这个亲生女儿都要好,不知道的人还都以为他们是亲生父女。

  当然,这一切楚小娴眼里看来却十分可恨。

  楚小娴妈妈在她七岁时去世,不到一年时间,楚耀天就娶了郑诗雅,还因为善待她们母女,得了个好男人的称呼。

  可这母女俩,一直把楚小娴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她从小到大可没少因她们而受苦。

  “这就不劳郑姨你关心了,你有这空闲时间,还是去好好管管你那宝贝女儿吧,别一天到晚就知道勾引别人老公,我都替她丢人!”楚小娴冷冷看着她,毫不客气的反击。

  “小娴,你怎么跟你郑姨说话呢?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

  屋子里突然传来楚耀天的声音,他把刚才的一幕看了个一清二楚,却二话不说就责骂楚小娴。

  楚小娴握紧了拳头,眼眶有些发红,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次不管事实是怎样,爸爸教训的总是她,她在这个家里,就好像是寄人篱下的外人一样,本以为已经习惯,可没想到还是会心痛。

  “爸爸,我要跟你谈谈奶奶遗嘱的事情。”楚小娴叫了楚耀天一声,一边说一边拐过玄关,往客厅走。

  视野开阔之后,发现客厅里不仅坐着楚耀天,秦飞和楚小环也在,秦飞头上绑着绷带,和楚小环很亲密的坐在一起,两人的手还交叠着放着。

  楚小娴猛地意识到什么,不可置信的看向楚耀天,声音都有些嘶哑:“爸爸,你知道楚小环和秦飞……”

  “咳!”话没说完,就被楚耀天打断了,“小娴,爸爸知道你受委屈了,但是小环毕竟是你妹妹,你让让她不行么?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怎么不满也……也发生了不是么。”

  话落,跟着走进来的郑诗雅就迫不及待的附和了一句。

  楚小娴却沉默了下来,像是不认识一样,久久的打量着楚耀天,直把他看得有些尴尬时,才从嘴里低低的吐出一句话来:“我妈只生了我一个,我没有妹妹。”

  “你……”楚耀天不满的皱眉,正要训斥。

  楚小娴突然醒悟过来,冷笑一声,不等楚耀天说完,就打断了他:“爸爸,他们的事你其实早就知道的吧?”

  用的是疑问句,说出来却是肯定的语气,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要是还看不清楚耀天的态度,那才是真正的眼瞎。

  楚小娴接着问道:“所以,秦飞接近我的目的你是不是也知道?奶奶的遗嘱也是你故意隐瞒伪造的?”

  楚耀天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

  楚小环却替他开了口:“没错,这件事是爸爸默许的,他和阿飞哥约定,离婚分得的财产他们一人一半,奶奶把所有东西都留给了你,光公司的股份就有百分之二十,一小半也很多了,剩下的一小半,等我和阿飞哥结婚了,都是一家人了,也就不用分彼此了。”

第4章 软禁在家

  说完,楚小环撒娇的摇了摇秦飞的胳膊:“是不是啊阿飞哥?”

  秦飞点了点头,看着楚小娴的目光阴沉沉的,颇有些意味深长。

  楚小娴只觉得一头凉水兜头泼了下来,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整个人冷的不知所措。

  她一直都知道楚耀天不喜欢她,可她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竟会串通别人来害她,她是他的亲生骨肉啊,身上留着他的血,他怎么能这样做?怎么能!

  似乎是感受到了楚小娴的情绪,明白她心中所想,楚耀天缓缓地叹了口气,道:“要怪就怪你奶奶把财产都给了你吧,那么多钱,一分都没给我这个做儿子的留,她也真够狠心的。”

  楚小娴闻言不禁冷笑出声,她妈妈尸骨未寒,楚耀天就娶了郑诗雅,纵容郑诗雅母女欺负她,这些奶奶都看在眼里,自然会护着她。

  她明白奶奶的一番苦心,郑诗雅母女有楚耀天百般呵护,而她只有奶奶,等奶奶一走,就再无人心疼,只盼着有钱财傍身,能过的好点。

  再说了,她是奶奶的亲孙女,奶奶的钱自然要留给她,给了楚耀天,不就等于郑诗雅和楚小环了吗?她们母女和奶奶又有什么关系?

  奶奶设想的不错,只可惜,她低估了自己儿子的无耻,这些钱,到底还是会被他们设计夺走大半。婚后才继承的遗产,纵使楚小娴坚决不离婚,秦飞也能合法的动用一部分。

  楚小娴说不清她此时是什么心情,只觉得既悲哀,又有种浓浓的无力感,楚耀天做出这种事,九泉之下的妈妈和奶奶要是知道,得多么难过?

  然而,事实证明,楚小娴悲哀的太早了,她完全低估了楚耀天的无耻,他接下来的一番话,彻底让楚小娴目瞪口呆。

  他说:“小娴,你知道彭宇集团的张总吧?他想请你看场电影,你好好准备一下。”

  楚小娴一愣,随即皱眉:“张总?我跟他又不熟,好端端的,他邀请我干什么?”

  话说完,她猛地意识到楚耀天话里的深意,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爸!你什么意思?”

  楚耀天知道她领会了自己的心思,干便冷冷道:“你也知道,公司最近资金方面有点问题,公司里你也有股份……”

  “所以你就让我去陪那个比你年纪还大的老男人?”楚小娴打断他,语气急促,用一种十分陌生的眼神看着他。

  随后,她的目光从郑诗雅、楚小环、秦飞身上一一划过,见他们都保持了沉默,便立马知晓,在她来之前,他们恐怕已经讨论过这件事情,并且达成了一致了。

  “秦飞,我们现在还没离婚呢,怎么说我还是你名义上的妻子,让自己的老婆去陪别的男人,你就真的双手赞同么?”楚小娴勾了勾唇,讥讽一笑。

  秦飞看了她一眼,眼神冰冷不带一丝感情:“我的妻子只有小环。”

  闻言,楚小环得意的笑了,朝楚小娴翻了个白眼。

  “呵……”楚小娴冷笑两声,身体有些不支的后退两步,扶着楼梯才勉强支撑住,一字一顿道:“我不同意!凭什么你们说,我就要答应?”

  “不同意?由不得你!”楚耀天哼一声,突然站起来,“来人,带小姐回房间,明天下午张总过来之前,不准让她出门!”

  话音刚落,门口就冲进来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二话不说,把楚小娴双手反剪,控制住她,不顾她的挣扎,抬着她就上了楼。

  楚小娴被这一系列操作惊的目瞪口呆,直到被抬起来才反应过来,楚耀天这是早有准备,就等着她回来,顿时怒不可遏朝楚耀天喊道:“楚耀天!我是你的女儿,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你这样做对得起奶奶和妈妈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楚耀天冷哼一声:“要么签文件,把你奶奶留给你的东西都交出来,要么去陪张总,你自己选择吧!”

  “我哪一个都不会选择的,你这是非法囚禁,你这是违法行为!”楚小娴朝他大声怒吼,不敢相信他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丝毫不顾念骨肉情分。

  “带上去,手机和所有通讯设备没收。”楚耀天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显然不想再搭理她。

  这时,楚小娴也被保安控制着上了二楼,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楼下客厅里,楚耀天阴沉着脸色,心情明显的不好。

  郑诗雅和楚小环面面相觑,最后由郑诗雅先开口,对着楚耀天赔笑了两句,楚小环紧跟着附和,如此过了一会儿,楚耀天的脸色才渐渐恢复了正常,气氛终于不再尴尬,郑诗雅和楚小环齐齐松了一口气。

  而楼上,楚小娴被关在房间里,身边没有任何可以和外界联络的工具,她不停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心急如焚。

  到了现在,她也不想去思考,把她送给张总,到底是楚耀天自己想出来的主意,还是郑诗雅母女的撺掇,反正事已至此,最主要的是如何想办法逃出去,绝对不能让他们的称心如意。

  可是,要怎么才能出去呢?门口有保安看着,楼下和大门口也有保安,明天下午那位张总就会过来,这么短的时间,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逃出去?

  楚小娴紧紧皱着眉头,脸色十分苍白,手指头无力的蜷缩着。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痉挛,才意识到从昨天下午开始,她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昨天晚上还喝了那么多酒,胃不疼才怪。

  “有人吗?我胃疼,快帮我叫医生!”楚小娴趴在门上,朝外面喊。

  她仔细听了一下,门口有脚步声渐渐远去,应该是去告诉楚耀天了。

  楚小娴放下了心,端起房间里仅有的一杯冷水,稍微喝了一口,捂着肚子靠着门坐了下来。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门口的脚步声去了又来,她并没有等来医生,也没有人给她送点吃的喝的。

  楚小娴此时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她脸白如纸,脸上头上冒出大滴大滴的冷汗,额头上的头发都被打湿了,紧紧贴在脸上。

第5章 逃跑

  “喂!怎么回事?你们……真的要看着我死掉……吗?”她断断续续的说出这句话,声音太小,也不知道门口的人有没有听到,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说第二遍了。

  她又等了很久很久,还是没有人来,楚小娴终于意识到,楚耀天这是在给她教训,逼她答应。

  她想笑,却笑不出声,只有眼泪,从眼眶无声的划落。

  真狠呐,这就是她的父亲,虎毒不食子在他身上,完全不管用,要不是偷偷做过亲子鉴定,她都不相信自己是他的女儿。

  女儿……亲生女儿……楚……

  意识渐渐模糊,楚小娴终于没忍住,生生疼晕了过去,临昏迷前,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因为剧烈的疼痛瞬间又被抛在脑后。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楚小娴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窗户外面一片漆黑,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房间里也是同样的黑,伸手不见五指,楚小娴还维持着昏迷前的姿势,蜷缩着身体倒在门前,胃部那里倒是不痛了,只是空荡荡的,没有力气。

  她自嘲一笑,看来,楚耀天是铁了心给她教训了,也不怕她病的太厉害,突发某种急性的胃病,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而死去。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楚小娴就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心道:“可不是么?我死了,奶奶留下的东西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了。”

  话说完,她就打了个寒颤,却不肯把这个想法从心里剔除,事到如今,她对楚耀天的道德底线,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

  只是,眼前最要紧的,还是怎么逃出去。

  楚小娴深吸了一口气,控制着自己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地把那杯冷水喝完,然后脸贴在门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门外一片静悄悄,好久之后,才有踱步声传来,楚小娴仔细分辨了一下,判断出外面只有一个保安。

  她又轻手轻脚的挪到窗前,谨慎的朝下面看了一下,果然发现楼下有一个保安。

  白天的时候,不管是门口还是楼下,都有至少两个保安,想来是觉得她一个女人,还是生了病的女人,又是大晚上的,翻不出来什么花,就减少了人员,甚至他们心里可能觉得,一个保安都是多余的,房间门从外面一锁就万事大吉了。

  楚小娴讽刺的勾了勾唇,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又仔细观察了很久,最终发现,保安们每隔两小时换一次班,换班时是他们警惕性最低的时候。

  楚小娴心里有了主意,她挪回床前,把床单、窗帘、几件结实的衣服按顺序绑成一条绳子,一头牢牢系在窗户底下的暖气管上,一头拿在自己手里。

  做完这些,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趴在床上好长时间从缓过来。

  然后她缓缓地计算着时间,没有表,她便凭着感觉心算,终于,两个小时过去了,保安换班的时候到了。

  楚小娴看到楼下那个模糊的保安人影,没等要换班的保安来,就先行离开了。

  她在心里记着数,数到十下,确定那个保安走远了以后,才把布料绳子从窗口垂了下去,爬上窗台,手抓着绳子,脚蹬着墙,小心翼翼的往下滑。

  “嘭!”

  突然一声响,是落地时,不小心摔倒了发出声音,楚小娴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来不及多想,她就地一滚,滚到了旁边的冬青树丛里,然后二话不说,就往前跑。

  大门那里有保安,肯定不能去,别墅四周有高高的围墙,也出不去,楚小娴本意是想从后门离开,但是现在惊动了保安,那里肯定会被人看守,也行不通了。

  远处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楚小娴知道,那是听到动静去而复返的保安,他马上就会过来,紧接着发现那跟床单和窗帘、衣服做的绳子,就会发现楚小娴不见了,从而惊动所有人,到时候别墅里所有灯一亮,所有人出动,她必将无处可逃。

  她只能抓住这么一点点时间,趁保安还没有过来时,赶紧从这一片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再做打算。

  可是,去哪里呢?去哪里才能不被发现?去哪里才能安然逃出去?

  楚小娴紧紧咬住嘴唇,因为太用力,嘴唇都被咬破了,渗出了血丝,她却恍然未觉,整个人都处于紧绷状态。

  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她想到了别墅的西南方,靠近围墙的地方,那里有一个湖泊,里面养着荷花和锦鲤,楚家别墅买来时,就已经存在了。

  但是没有人知道,湖底有条自然冲刷出来的暗道,湖水从里面蜿蜒而过,连接着两百米外穿市而过的一条河的河底,形成了一条底下暗河。

  楚小娴也是小时候顽皮,趁佣人不注意,偷偷潜到湖底玩耍,无意中发现的,顺着暗河游出来,发现到了那条河里。

  楚小娴小心翼翼的来到湖边,因为这里是楚家自己的内湖,平时也会在湖里游泳,所以这里是有游泳设备的,包括潜水服!

  “噗通!”套好潜水服之后,楚小娴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楚家别墅。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