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席欢之陆让小说-蜜宠甜妻:陆少求放过免费

发布时间:2018-12-06 10:10

席欢之陆让小说

蜜宠甜妻:陆少求放过全文阅读

  蜜宠甜妻:陆少求放过小说的作者是银光,此书的主要人物是席欢之陆让,又名娇宠:原来你是这样的陆医生。小说讲述的是席欢之有个外姓的便宜哥哥,她只是想借势抱个大腿,活的更有滋有味而已,没想到啊,作孽的……后来把哥哥变成了老公大人。什么便宜哥哥,那简直就是一衣冠楚楚的斯文败类。
  云景市,十月,初秋微凉,又刚下过一场雨,外面空气有点潮湿。
  南华医院住院部五楼,病床旁的桌上搁着一束鲜艳的康乃馨,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与花香混合,竟出奇的好闻。
  不过,病床上的女孩,就算身上负伤,也人比花娇。
  她的长相极其明艳美丽,却清高不留俗,一双杏眼大而清澈,像被雨水洗礼过得寒潭,干净纯粹。
  席欢之缓缓抬起手。她的手生的也非常好看,肤色白皙,手指修长纤细,指甲透着健康的粉色。

第一章 叫爸爸

  云景市,十月,初秋微凉,又刚下过一场雨,外面空气有点潮湿。

  南华医院住院部五楼,病床旁的桌上搁着一束鲜艳的康乃馨,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与花香混合,竟出奇的好闻。

  不过,病床上的女孩,就算身上负伤,也人比花娇。

  她的长相极其明艳美丽,却清高不留俗,一双杏眼大而清澈,像被雨水洗礼过得寒潭,干净纯粹。

  席欢之缓缓抬起手。她的手生的也非常好看,肤色白皙,手指修长纤细,指甲透着健康的粉色。

  这时,耳边传来别的声音,柔柔浅浅的,是副好嗓子,只是,口气趾高气昂。

  是白容容。

  “欢之,这笔钱给你,就当做我买下你那首歌的版权。你也别跟我闹,反正你又赢不了我。”

  她继道,“其实,像你这样不敢站上舞台唱歌,在娱乐圈又没金主捧你,你是很难有什么出路的,倒不如你就替我写歌吧,我赚了钱,可以分你点儿。”

  “怎样,你要不要考虑我的建议?要是肯答应,以后我出了专辑,可以考虑在一首歌上附属上你的名字。”

  说完,白容容把一笔看起来挺厚实的钱搁在旁边桌上。

  她长得也不错,只是就算化了妆,在席欢之面前,也黯然失色。

  话落好会儿,没听到席欢之任何回应,白容容不禁皱眉,这女人该不会是被车撞坏脑子了吧?

  目光落过去,只见席欢之在盯着自己的手看,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白容容立刻有点恼,“席欢之,对你来说,这是不可错失的机会,我也不想对你做的太绝。毕竟,我们还是同学不是吗。”

  嗓子是挺好听,可是太聒噪。刚醒来脑壳在疼,很多事理不清,席欢之觉得厌烦,有了小情绪。

  “闭嘴。”

  闻言,白容容脸上闪过错愕,旋即,她失笑,“席欢之,你果然是脑子摔坏了,居然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混了?”

  又隔几秒,“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白容容更怒几分,不料床上的人根本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她脑子里闪过许许多多陌生的,破碎的画面,走马花灯般,眼花缭乱。重新归于沉寂之后,席欢之吁了口气。

  这具身体,果然不是自己的。

  原主也叫席欢之,跟自己同名同姓。只不过,两个人的性子当真是南辕北辙,八竿子打不着边。

  原主懦弱胆小,被欺负了只会憋着忍着,明明家里就有背景却不肯加以利用。

  母亲二嫁的又如何?自己外姓又如何?

  她拥有一副好嗓子,又有才华美貌,天生就是做歌手混娱乐圈的料。但居然畏惧舞台,灯光。一上场就头晕眼花,严重还会导致休克……

  实在可惜。

  席欢之思绪千回百转,突然,头发被扯的隐隐作疼。

  白容容拽住她的头发,见席欢之目光终于看过来,沉沉道,“我在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反应过来,席欢之神情偏淡,只道,“松手。”

  在医院病床睡一觉醒来,胆子倒是肥了不少。白容容跟着冷笑,抬高下巴,挑衅道:“我就不松,你能拿我怎么样。”

  闻言,席欢之忽是笑了。那抹笑意直达眼底,深深的,像只诡计多端,又贼皮的小狐狸。

  缓缓,手握住白容容揪住自己头发的那边手。

  “没怎样……打的你叫爸爸而已。”她启唇。

  病房的门是半开的,里头有什么声音会走漏出去。

  先是有什么东西摔碎在地上,发出kuang的一声巨响。而后,女人的痛吟,和支离破碎的愤怒叫骂。

  再接着,是个听起来慵懒又慢条斯理的嗓音,

  “叫爸爸吗。”

  “不!”白容容不可能朝自己向来看不起的人低头求饶。

  “噢?”

  走廊外,走来一群医生护士。其中,带头的医生长相十分引人注目。

  走廊的窗倒映他的轮廓,深邃的眉眼,看不到半点深处的情绪。鼻梁高挺,架着银色链条的眼镜,像一座雾气缭绕的远山,绝尘拔俗,清傲孤冷。

  跟在他身旁是个长相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是个医生助理,手机突然响起,他边走边接起电话,接完,开始跟前面的男人汇报。

  “陆医生,病人家属又给你送花了,现在在你办公室门口守着不肯离开,说非要你亲自收了花才肯走。”

  陆让还没说什么,一名护士先一步开口询问,“还是那位李小姐?”

  “嗯。”

  护士翻白眼,“杨助理,你第一天在陆医生身边干活啊,陆医生从不收花。不过,那个杨小姐还挺执着难缠的啊,这都半个多月了吧,每天都来医院报到。”

  最重要一点是,居然肖想上了陆医生这样的神人。

  既然是神人,当然只适合他们这种凡人来膜拜。

  所以才不好解决嘛,杨助理有点难为的,“陆……”

  “让她等。”

  淡淡懒懒的音色并无情绪。

  “好的。”

  这时,陆让忽然站住脚步,望向了一侧的病房。

第二章 哥哥

  身后跟着的医生护士眼里闪过疑惑,不过很快发现旁侧病房传出来的吵闹声。

  陆让走上前,将半开的病房门推开。抬眸,目光深邃,毫无波澜的一扫而过。

  病床边的地板上,吊水的支架,红色大钞洒一地,穿着白色病服的女孩高贵的像个白天鹅。

  她从容自若的坐在另一个女孩背上,一边手里把玩着一朵康乃馨,笑的漫不经心,另一边手拽住身下人的头发,微低头,唇翕动着。

  听不清说什么,但白容容气的放声尖叫,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从来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么受辱过。辱她的,还是席欢之,真是做梦都想不到。

  门突然叩叩两声响,席欢之下意识抬头看过去。

  只见门外站有一群医生护士。看到带头的那位优雅成熟的男人,她不由恍惚两秒。

  emmm……要不要这么凑巧。

  大家一时都没说话,跟在陆让旁侧的护士看到里面狼藉一地的情况,出声说,“医院里是禁止打架斗殴的,你们有什么话好好说,还有……”

  护士紧随看了看门口贴着的病人入住资料,“席小姐,你身体有恙,爱惜自己的身体为重。”

  护士说完话,席欢之反应过来,态度转变很快。

  “护士姐姐说的对,可是她真的好过分的。”席欢眉眼微微低垂,口吻带着几分委屈的控诉。紧随,她声音温软的解释,“其实,我不想压着她,就是怕她动手打我才这样做。”

  然后眸光有意无意的落陆让身上。

  只不过,陆让神色太淡,也未曾多看她。

  做护士的向来对弱小向来关怀心软,而且从刚才她们的对话,明显来看病的女人气势更嚣张。

  不禁,护士语气放柔些,“不用担心,既然你是我院的病人,我们就有职责保护你。”

  白容容从没想过席欢之有朝一日这么会演戏,愣住。

  这事,护士已经亲自走过去把席欢之给拉起来护在身后,对白容容说道,“小姐,你再闹下去,我喊保安了。”

  白容容瞬时气笑,“搞清楚状况了吗,是她先打的我,看到我的脸没,她扇的!”她指了指自己肿的老高的一边脸。

  “你不欺负我,我打你干什么呀,你以为就你疼呀,我手也很痛的。”席欢之摊开手心,一片红,看起来确实挺触目惊心的。

  护士没听信白容容的言辞,看席欢之手一眼,小姑娘真是细皮嫩肉的,“好像有些肿了,待会我给你处理一下。”

  “姐姐真好,么么哒。”席欢之感动的比个心心。

  护士很受用,保护欲爆棚,顺溜的回,“么么哒。”

  白容容从没受过谁的脸色,遇到这种情况,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正要开口...

  一抹清冷徐徐的嗓音在此时响起,“王护士,报警。”

  王护士懵了下,反应过来,赶紧道,“好的,陆医生。”

  闻声,白容容扭头,看着前方身材挺拔如竹的男人,身穿白大褂,稳重清润,气势不凡。

  听到姓陆,猛然间,她想起这里是南华医院,陆氏集团的地盘。

  这陆氏,可是云景市的土皇帝,名门望族,不止有钱,还有权。

  紧随,目光瞥到男人胸口前的胸牌,那是工作证,上面写有对方名字。

  神经脑外科——陆让。

  南华医院称陆让的,只有陆家那位太子爷。

  白容容心又颤了颤。

  陆让看起来清俊斯文,实则那双深邃黑眸看着你时,视线居然不敢同他直视。

  那眼底散发的冰寒宛如前方是万丈深渊,一旦不甚失落,必死无疑。

  眼见那护士真要打电话,白容容急了,正好有个电话进来解救了她于水火之中,她赶紧离开病房。

  走前,她还道:“席欢之,今天算你走运。”

  席欢之对她的话嗤之以鼻。

  这种女人就只能欺负欺负原主这样的小白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受了伤就自己躲起来舔伤口,像自己这么刚野放荡不羁的小仙女,再惹我……

  呵,不弄死你。

  一旁尾随的其他医生护士看这小姑娘的样子心里叹,陆医生最不喜别人在医院闹。

  南华医院之所以威名远播,全年医闹最少的医院,不是因为陆氏,而是因为陆让。

  他不高兴,能让你掉层皮,要是生气,你完了。

  与此同时,陆让抬眸看她,“怎么回事?”

  语气淡淡的,几乎不含任何情绪,宛如冬日下的冰泉,清冷,透彻,凉入心扉,却积威不已,让人不敢在他面前玩任何心思。

  霎时间,众人都抖了抖。

  席欢之眼睫微颤,放在身后的双手手指交缠。思绪片刻,她舔了舔干燥的唇,嗓音温温软软喊:“哥哥。”

第二章 哥哥

  身后跟着的医生护士眼里闪过疑惑,不过很快发现旁侧病房传出来的吵闹声。

  陆让走上前,将半开的病房门推开。抬眸,目光深邃,毫无波澜的一扫而过。

  病床边的地板上,吊水的支架,红色大钞洒一地,穿着白色病服的女孩高贵的像个白天鹅。

  她从容自若的坐在另一个女孩背上,一边手里把玩着一朵康乃馨,笑的漫不经心,另一边手拽住身下人的头发,微低头,唇翕动着。

  听不清说什么,但白容容气的放声尖叫,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从来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么受辱过。辱她的,还是席欢之,真是做梦都想不到。

  门突然叩叩两声响,席欢之下意识抬头看过去。

  只见门外站有一群医生护士。看到带头的那位优雅成熟的男人,她不由恍惚两秒。

  emmm……要不要这么凑巧。

  大家一时都没说话,跟在陆让旁侧的护士看到里面狼藉一地的情况,出声说,“医院里是禁止打架斗殴的,你们有什么话好好说,还有……”

  护士紧随看了看门口贴着的病人入住资料,“席小姐,你身体有恙,爱惜自己的身体为重。”

  护士说完话,席欢之反应过来,态度转变很快。

  “护士姐姐说的对,可是她真的好过分的。”席欢眉眼微微低垂,口吻带着几分委屈的控诉。紧随,她声音温软的解释,“其实,我不想压着她,就是怕她动手打我才这样做。”

  然后眸光有意无意的落陆让身上。

  只不过,陆让神色太淡,也未曾多看她。

  做护士的向来对弱小向来关怀心软,而且从刚才她们的对话,明显来看病的女人气势更嚣张。

  不禁,护士语气放柔些,“不用担心,既然你是我院的病人,我们就有职责保护你。”

  白容容从没想过席欢之有朝一日这么会演戏,愣住。

  这事,护士已经亲自走过去把席欢之给拉起来护在身后,对白容容说道,“小姐,你再闹下去,我喊保安了。”

  白容容瞬时气笑,“搞清楚状况了吗,是她先打的我,看到我的脸没,她扇的!”她指了指自己肿的老高的一边脸。

  “你不欺负我,我打你干什么呀,你以为就你疼呀,我手也很痛的。”席欢之摊开手心,一片红,看起来确实挺触目惊心的。

  护士没听信白容容的言辞,看席欢之手一眼,小姑娘真是细皮嫩肉的,“好像有些肿了,待会我给你处理一下。”

  “姐姐真好,么么哒。”席欢之感动的比个心心。

  护士很受用,保护欲爆棚,顺溜的回,“么么哒。”

  白容容从没受过谁的脸色,遇到这种情况,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正要开口...

  一抹清冷徐徐的嗓音在此时响起,“王护士,报警。”

  王护士懵了下,反应过来,赶紧道,“好的,陆医生。”

  闻声,白容容扭头,看着前方身材挺拔如竹的男人,身穿白大褂,稳重清润,气势不凡。

  听到姓陆,猛然间,她想起这里是南华医院,陆氏集团的地盘。

  这陆氏,可是云景市的土皇帝,名门望族,不止有钱,还有权。

  紧随,目光瞥到男人胸口前的胸牌,那是工作证,上面写有对方名字。

  神经脑外科——陆让。

  南华医院称陆让的,只有陆家那位太子爷。

  白容容心又颤了颤。

  陆让看起来清俊斯文,实则那双深邃黑眸看着你时,视线居然不敢同他直视。

  那眼底散发的冰寒宛如前方是万丈深渊,一旦不甚失落,必死无疑。

  眼见那护士真要打电话,白容容急了,正好有个电话进来解救了她于水火之中,她赶紧离开病房。

  走前,她还道:“席欢之,今天算你走运。”

  席欢之对她的话嗤之以鼻。

  这种女人就只能欺负欺负原主这样的小白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受了伤就自己躲起来舔伤口,像自己这么刚野放荡不羁的小仙女,再惹我……

  呵,不弄死你。

  一旁尾随的其他医生护士看这小姑娘的样子心里叹,陆医生最不喜别人在医院闹。

  南华医院之所以威名远播,全年医闹最少的医院,不是因为陆氏,而是因为陆让。

  他不高兴,能让你掉层皮,要是生气,你完了。

  与此同时,陆让抬眸看她,“怎么回事?”

  语气淡淡的,几乎不含任何情绪,宛如冬日下的冰泉,清冷,透彻,凉入心扉,却积威不已,让人不敢在他面前玩任何心思。

  霎时间,众人都抖了抖。

  席欢之眼睫微颤,放在身后的双手手指交缠。思绪片刻,她舔了舔干燥的唇,嗓音温温软软喊:“哥哥。”

第三章 迟早让你宠我

  这嗓音,本就天籁,喊哥哥时,又甜又糯。席欢之真是喜欢极这个被上帝亲吻过的嗓音。

  一声哥哥,倒是让陆让打量起她来。

  印象中,这个后来的妹妹,很是怕自己。

  良久,他应了,“恩。”

  得到回应,席欢之纯澈的眼眸更加清亮了。刚才她还有点担心陆让会不认她这个妹妹,而且原主也从没喊过陆让哥哥。

  席欢之赶紧说,“就是她今天还想欺负我,但是没得逞呀。”还不声不响的透露着什么。

  陆让平淡目光不动声色的又扫过去,只说:“你是陆家二小姐,遇到事情,陆家不会不管你。”

  “哦。”她垂眸。

  只是陆家,却不是他陆让。

  白容容的事,不用陆家出面,席欢之其实能摆平。但她现在心心念念的,是怎么抱陆让大腿呀。

  这么粗的大腿在面前原主都不知道抱,是不是傻。

  不过这个哥哥一看就知道不好攻略。

  陆让似乎听出她语气里的点点失落,但他不打算深究。

  其他人没想到这病人居然是陆医生的妹妹,眼里闪过惊色。

  “咦,陆医生,陆家不是只有一个千金小姐吗,就是我女神李诗雅啊。”

  整个云景市,稍微了解陆氏的人都清楚知道陆家年轻一辈里全都是带把子的公子哥,李诗雅是众所周知的陆家外姓妹妹,非常受宠,那些女粉丝个个都羡慕她能有这么多优能力非凡的哥哥护着。

  陆让淡着嗓音,“不是。”

  实习医生想八卦,但又不敢多问,只好看向席欢之。

  席欢之朝他莞尔一笑,“我比较低调。”

  同样是外姓的陆家妹妹,席欢之搜索原主的记忆,她们之间,相处也非常一般,甚至可以说如同陌生人。

  “这样……”

  有护士又道,“李诗雅?我看过她演的戏,演技不错,比起其他流量小花好很多。”

  “我女神很优秀的好嘛,除了演戏,还会跳舞唱歌,钢琴还是一流的,简直才艺双全,倾国倾城,吊打那些流量小花。”

  “脑残粉。”

  “我是啊。”

  一时间,脑子里全都是荡着李诗雅的名字,席欢之皱了皱眉,这都什么跟什么,脑子忽是嗡嗡嗡的直响,视线越发模糊,脚下像踩在棉花上,轻飘飘的……

  紧随,她感觉自己被抱起,呼吸里,清冽的味道混着淡淡消毒水味。

  微微抬眸,是那形状弧度漂亮的下巴,陆让啊。

  陆让问:“哪里不舒服?”

  “头晕。”席欢之皱着眉,声音微哑。

  这是典型的车祸轻微脑震荡的后遗症。

  “还有吗?”

  在陆让的问候下,席欢之抬眸,杏眼水亮:“没了。”她接着说:“哥哥,我好像还有点饿。”

  这陆家二小姐同陆医生说话好像有点娇娇的味道?不过陆医生好像不吃这一套。

  陆让冷淡的:“想吃什么同王护士说。”

  根据鉴定,是个性情凉薄的哥哥。

  “好。”席欢之弯下嘴角。

  然后,陆让走的干脆,只有王护士被留下来。

  男人走后,席欢之收回眼神,懒洋洋的闭上,心想,迟早让你心甘情愿的宠着我。

  带那几个实习医生查完房,陆让去洗手间洗手,水声哗啦啦的响,流过那双冷白,指骨修长的双手,白大褂还穿着,身姿颀长清俊,灯光稍暗,衬的人越发清冷出尘。

  回到办公室门口,赫然见到那位还在等他的杨小姐。

  杨小姐见他回来,捧着花的手收紧,心脏砰砰加速,“陆医生…”

  陆让恩了一声,推开门。

  见陆让往里走,杨小姐在原地踌躇几秒,抛去女人的羞涩,跟了进去。

  门半遮半掩,大家目光忍不住好奇,偷偷往里暼,可惜什么都看不见,只隐隐听见杨小姐磕磕巴巴的说着话。

  不会儿,陆医生打断她,“杨小姐,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来医院找我。”

  “陆,陆医生,我……我是在追求你,你看不出来吗。”

  “我的态度应该也很明显,杨小姐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杨小姐咬唇,再接再厉,“陆医生,我真的很喜欢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陆让几乎没有考虑:“杨小姐,麻烦你离开的时候顺便把花带走,这么鲜艳的花扔垃圾桶有点可惜。”

  拒绝,毫不留情。

  “混蛋!”

  杨小姐红着眼夺门而出。

  瞧见这一幕,医院同事们齐齐唏嘘,但已司空见惯。

  恢复清静,陆让喊助理进来把玫瑰花拿出去,他慵懒的靠着办公椅,摘下银色链条的眼镜,闭目养神。

  刚才那个女人声音有点聒噪,加上睡眠不足,听的人心烦。

  不禁然,脑子里倒是晃过席欢之唤他哥哥的声音。

  甜而不腻,清脆悦耳,倒是副好嗓子。

第四章 站的越高摔得越疼

  席欢之吃饱喝足,睡一觉起来天已黑,夜幕将整座城市笼罩,睁开眼便发现病床旁边坐着一个身穿紫色花纹棋盘的中年女人。

  保养的好,除了身材丰腴些,样子看起来才三十出头,气质温婉贤淑。

  席欢之微微发愣,好会儿才想起眼前的女人是原主母亲江曼,想来住院的消息应该是陆让告知她的。

  她从小就没父母,此时,面对原主的母亲,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江曼,“醒了?”

  声音亦温柔如水。

  良久,席欢之不自在的恩了一声。

  江曼忽是一下子就红了眼,“阿之,你这个样子,妈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

  席欢之还真没面对这种来自母亲的关怀慰问,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所措过后,捋了捋思绪,声音涩涩轻轻的开口,“妈,您别哭啊。”

  不说还好,一说,江曼便哭了,眼泪落下,“阿之,你别跟妈,跟陆家犟了好不好。”

  席欢之整理着原主过去的记忆。原来原主爸爸席承礼去世不足一年,江曼便嫁给陆从南,那时,原主十二岁,不知从哪听来的闲言碎语便以为江曼是婚内出轨,所以一直不能原谅她,也不接受陆家。

  虽然早前原主已经知道是个误会,可过不去心里的坎,还是一直冷着脸。

  席欢之可不是她。

  “妈,对不起。”

  江曼眼泪一下收住。

  她没想到来一趟医院能有此收获,像做梦那般,惊问,“你原谅妈妈了?”

  “其实您也没做错什么,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您也不例外,是我太固执己见了。”席欢之道。

  闻言,良久,江曼终于笑了,她这段婚姻,终于得到女儿的谅解。

  “那你以后要多回来陆家陪陪妈妈。”

  席欢之真是求之不得,只有回去陆家,接近陆让的机会才能多起来。

  她乖巧的:“恩,以后有空我都回去陪您。”

  江曼这次真的放心了,“你先自己呆会,妈妈去问下医生你的情况。”

  席欢之乖巧的点头说好。江曼刚离开,她有电话进来。从桌上搁着的单肩包翻出手机,低头一瞥,来电屏幕闪烁着小舞。

  席欢之摁下接通,那头传来小舞略微沙哑愤怒的声音,“欢之,白容容她盗唱你写的歌上微博热搜了!”

  “现在微博上的人都夸她是才女,她配吗?就一不要脸,只会耍阴谋诡计的绿茶心机婊!”小舞很是愤怒。

  席欢之淡定的很,她微笑:“那很好啊。”

  “你脑子被塞泥巴了是吧?她借着你的才华红了你还拍手叫好!”小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吼,“白容容有多过分,你不知道吗!”

  在华夏卫视与星际音乐公司、Q酷平台联手举办的大学生乐队原创歌唱比赛《声声动听》的节目出来之后,各大高校音乐系的学生蠢蠢欲动,她们也不例外。

  拿冠军的队伍不仅每个人能分到一百万的奖金,还可以和星际音乐签约,以乐队的形式出道。

  于是,她们开始组建乐队,写歌作曲,没日没夜的练习,参加选拔。

  没想到,在选拔赛之际,白容容作为乐队的主唱突然变卦倒戈,去了别的乐队不说,还带走他们乐队的吉他手。

  小舞临时找来两名同学替补上位,磕磕绊绊的过了选拔,进了十强。没想到白容容又偷走席欢之熬了一个星期作出来的心血——《光年》。

  然后在十进七强,冠之以名,取得胜利,一炮而红。眼下,白容容所在的乐队已经成功挤进三强。

  而她们,却止步十强。

  “我知道,她越红,捧的越高,到时咱们揭穿她,她才摔的越疼。你说这算不算很好……”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