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雪慕容墨小说名是什么?女主叫纳兰雪

发布时间:2018-12-06 10:08

纳兰雪慕容墨在线阅读

相思风过无痕全文阅读

  纳兰雪慕容墨小说名是什么?女主叫纳兰雪男主叫慕容墨的小说名字是《相思风过无痕》,这是一本极好看的古代虐恋小说,雪未央是此书的作者,此书又名《一剪春心相思错》。纳兰雪深爱着慕容墨,甚至为了慕容墨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可是在慕容墨眼中纳兰雪就是一个背叛了他的贱人,他不仅要在她脸上刻一个贱字,还要弄掉她的孩子。
  慕容墨眼看着纳兰雪义无反顾的走在炭火上,心头悄然涌起一丝异样,不过当想到她是为了慕容谨才走上去的时候,顿时又觉得他这样做根本不算什么,等到纳兰雪走到了长长炭火的尽头,他冷冷又道:“纳兰雪,你再走回来。”
  纳兰雪只好转身,一双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行尸走肉般的重新又走了回来,终于离开炭火的时候,身子摇摇欲坠,“皇上,你放过阿谨好不好?”
  “好呀,今个就暂时放过他,明个你继续走炭火,什么时候他肯交出兵符,朕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游戏。”“慕容墨,你不是人。”慕容谨恨恨的喊到。
  “慕容谨,你才不是人,从你抢了我慕容墨的女人开始,你在朕的眼里就是蓄生了,慕容谨,朕就看看你的兵符还能留多久?”
  “慕容墨,你不得好死。”来人抬走了慕容谨,可那口铡刀和炭炉还留在原地,那是在警告纳兰雪,明天这样的游戏还会再玩一次。
  纳兰雪浑身颤抖着,如果可以,她真想变一个兵符出来交给慕容墨,可她连那个兵符长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第1章 你这么贱

  “说,兵符在哪里?”慕容墨狠狠揪起纳兰雪额前的碎发,露出她饱满白皙的额头。

  一缕发丝飘落,带起点点的血意,纳兰雪头皮发麻,痛得全身都是冷汗,迎上慕容墨深冷的目光,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了,“我……我不知道……”

  “朕再问你一次,兵符到底在哪里?”慕容墨指尖漫不经心的拂过纳兰雪柔嫩的肌肤,唇角全都是冷笑。

  “皇上,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纳兰雪挣扎了一下,想要避开慕容墨的手指,可她动不了,她双手双脚被固定在四个铁环中再吊在半空,此时,只能任由他对她为所欲为。

  “真的不说?”慕容墨唇角微勾,俊美的容颜凑近了纳兰雪的耳鼓,一抹她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男性气息拂在她的耳际,她浑身一颤,时光仿佛就回到了从前,他是那样的爱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纳兰雪满眼都是泪意的看着眼前这个她爱了很多年的男人,她若真有兵符,又岂会不给他?

  “来人,拿银针上来。”慕容墨一声厉喝,眸光随意的将纳兰雪从上扫到下,再从下扫到上,最后视线停留在纳兰雪高耸的腹部上,“纳兰雪,你若不交,朕就先处罚你,然后就是……”

  眼看着慕容墨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腹部,纳兰雪慌了,“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什么?朕记得你每次说不要的时候,都是恨不得让男人刺穿你,纳兰雪,你这么贱,多少男人也满足不了你吧,朕就赐给你一个‘贱’字在这里,如何?”他说着,拿过了一旁宫女呈上来的长针,毫不怜惜的狠狠的扎在纳兰雪的额头正中。

  顿时,一滴血珠沿着纳兰雪的额头滚落,流到唇角,一片鲜红。

  纳兰雪疼的浑身全是冷汗,她咬牙解释道:“慕容墨,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我就快要生了,等我生了,你对我做什么都行。”

  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无所谓生死了,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慕容墨长指狠狠抬起纳兰雪的下颌,冷冷的道:“你休想,拿不到兵符,朕不会放过你这个贱妇。”

  他说着,手里的长针缓缓拔起,再慢慢落下,然后,就象是绣花一样的一针一针的扎下去,血沿着额头一滴一滴滚落,纳兰雪原本精致无双的一张小脸上已经红鲜鲜一片了。

  那如万箭穿心般的痛从额头传到四肢百骸,她觉得她要死了。

  可她不能死。

  她肚子里还有面前这个男人的骨肉,“慕容墨,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我的?”慕容墨就象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你天天与慕容谨睡在一起,还敢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朕的?

  纳兰雪,你个卑鄙无耻的贱妇,朕从前待你不薄,你居然背叛了朕,你进宫嫁给慕容谨的时候一定没想到才不过数月他就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变成阶下囚了吧?”

第2章 他身下的玩物

  “不是的,不是你说的这样,我和阿谨……”

  “阿谨?你叫得好亲热呀,果然是‘伉俪情深’,不如,就让朕亲身体验一下你和你的阿谨是如何的伉俪情深吧。”嘲讽的说完这句,慕容墨转头,“带慕容谨。”

  很快的,慕容谨就被带了进来。

  纳兰雪看着满身是血淹淹一息的慕容谨,瞪大了眼睛,“你……你对阿谨做了什么?”

  “你该问的是朕要做什么,而不是朕做了什么!”慕容墨冷笑一声,俯首看着她满是鲜血的小脸,一丝快意涌上心头。

  这个女人,勾上他却是为了慕容谨,还为了慕容谨偷了他的兵符,想想就让他觉得厌恶觉得恶心。

  这样的贱妇他给她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告诉朕,兵符在哪里?”

  “皇上,我真的没拿你的兵符,阿谨也没有。”

  “是吗?”慕容墨冷笑着转过了身,徐徐走向慕容谨。

  “慕容墨,你不要动他,他真的没有拿你的兵符!”看着慕容墨的一举一动,纳兰雪慌了,算计他的人从来都不是她和慕容谨,她要怎么说他才相信呢。

  慕容墨丝毫不理会纳兰雪,一脚踩在慕容谨的胸口,冷冷的道:“慕容谨,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吧,兵符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慕容谨,倘若你把兵符交还给朕,朕便答应给你留个全尸,否则,朕不止是要把你撕了喂狗,还会在你面前玩弄你最最心爱的皇后。”慕容墨说着的时候,目光徐徐的掠过纳兰雪,仿佛她就要是他身下的玩物了。

  慕容谨气若游丝的低喃着,“慕容墨,你放了阿雪,她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慕容墨落在慕容谨胸口的黑底云靴狠狠一碾,“说,兵符在哪里?“

  “我……我真的不知道。”慕容谨一口鲜血喷出口,全身上下已经没一处好地方了,若不是撑着一口气想要再见纳兰雪最后一面,他活不到现在。

  “还不肯说?呵,那就休怪朕玩弄你心爱的皇后了。”慕容墨说着,转身便朝着吊在半空中呈大字形的纳兰雪走去。

  “嘶啦……嘶啦……”布帛开裂的声音,纳兰雪的衣裙转眼间就成了碎片,片片落地。

  “慕容墨,你会后悔的。”慕容谨双目如赤,挣扎着想要起来去拦住慕容墨,可起了又起,手筋脚筋全被挑断的他根本起不来。

  慕容墨长指漫不经心的捻过纳兰雪的腿间,再慢慢的递到了她的鼻间,低低笑道:“这上面都是你的味道,纳兰雪,你真贱。”

  “慕容墨,你不要这样,不要……”纳兰雪一脸惊惧的看着眼前的慕容墨,她那么的爱他,他却要如此的对她,当着这么多太监宫女甚至是慕容谨的面要玩弄她羞辱她,这让她情以何堪呢?

  他怎么可以当着慕容谨的面如此的霸占她的身体呢?

  慕容墨却没听见般似的,就在纳兰雪的惊惧中,狠狠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第3章 如兽般的索要

  一边飞动,一边一把揪起她的长发,让她只能被迫的仰起头来看着他。

  “纳兰雪,看着我,我就要你亲眼看看朕是怎么玩弄你,而你又是怎么在朕的身下欢叫的。”

  慕容墨这样一说,纳兰雪突然间就发觉身体里悄然而起的异样。

  血液里就仿佛有小虫子在游走在叫嚣一样,让她就想要靠近身前的这个男人。

  “嗯……”她下意识的一声吟叫,迎来的是慕容墨更深的挺入,还有,慕容谨的抱头撞地。

  “你……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这么的渴望慕容墨呢,还是这样屈辱的当着人前,她身体里的反应完全不受她自己的控制了。

  感受到慕容墨凶狠的进入,她就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快要散架了,不可以,这样子下去,她的孩子就会……

  突然间,身下一股热流伴着她小腹的剧痛让她猛然间惊醒,“慕容墨,你起开,我……我……”说着话的时候,脚间的血正一滴滴的滴向地板,她胎动了。

  这绝对是被慕容墨折腾的。

  快要生了的她根本禁不起慕容墨如兽般没有任何怜惜的索要。

  慕容墨也感觉到了纳兰雪身下的粘腻,却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又是一轮更加凶猛的进攻,“纳兰雪,你刚刚叫得那么欢,恨不得全天下的男人都玩弄你是不是?。”

  “慕容墨,我肚子疼,你快……快出去。”纳兰雪奋力的挣扎着,腹部的痛意越来越强烈,可这男人还是不放过她。

  “拿不到兵符,朕是不会放过你的。”慕容墨说着,再用力一进,鲜红的血快速滴落,染红了汉白玉的玉石地板,纳兰雪昏死了过去。

  半个时辰后,纳兰雪痛醒了。

  腹部的痛,额头的痛,两重的剧痛,她如何不醒。

  吃力的睁开双眼,一个打扮的妩媚动人的女子正举着一面铜镜停在纳兰雪的眼前,“姐姐,看看你美吗?”

  “骆离烟,是不是你偷了慕容墨的兵符?”只看了一眼,纳兰雪就闭上了眼睛,镜子里的她额头上一个大大的红色的‘贱’字,那是慕容墨亲自刺的字。

  她何曾贱了?她全都是为他。

  感受了一下腹部,虽然还疼着,可是孩子还在,她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是我偷的又怎么样?阿墨还是爱我宠我,还是对你不屑一顾,甚至还赐了你这么一个‘贱’字,你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脏女人。”

  “可他还是要了我,他心里还是有我的,骆离烟,他早晚会知道是你偷的兵符,到时候,生不如死的就是你。”纳兰雪咬牙切齿的瞪着骆离烟,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她想杀这个女人一千一万遍。

  “纳兰雪,你给我闭嘴,阿墨说了,你就象是妓馆里的娼妓,尤其是在让他上你的时候,叫得更象是娼妓,你不知道他有多恶心你多厌恶你。”

  “是不是你让人在我的饮食里放了什么?”纳兰雪想起之前她身体里的异样,一定是着了骆离烟的道,否则,她不会那么渴望男人的。

  想到自己之前在宫女太监和慕容谨前那样的欢叫,一张小脸已经涨红了。

第4章 纳兰雪,你该死

  “是又怎么样?就算你现在去向皇上告状,他也不会相信你的。”骆离烟冷笑着说完,手就落向了纳兰雪的腹部,突然间一个用力,狠狠的压了下去,“纳兰雪,带着你的杂种一起去死。”

  “嘶……”纳兰雪低嘶了一声,“骆离烟,你要是杀了阿墨的孩子,你会遭报应的。”

  “还敢叫阿墨,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骆离烟又压了一下纳兰雪隆起的腹部,忽然,就站了起来。

  一双原本充满狠戾的眼睛突然间变得柔和了起来,一手端过床头桌上的一碗药,柔声道:“姐姐,这是太医开的药,吃了你额头上的红肿就会慢慢消退了,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能保住了,姐姐,吃药。”

  纳兰雪正怔愣中,忽而,骆离烟一下子捉住了她的手臂,然后,身子便往后仰去。

  “哐啷”一声,先是药碗落地的声音,随即,一道玄黑色的身影如箭一般的射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抱住了就要倒在地上的骆离烟,“烟儿,怎么回事?”

  “我……我正喂姐姐吃药,可她……她居然……”骆离烟小手一指纳兰雪,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样子。

  慕容墨打横一抱,就将骆离烟抱在了怀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躺在床上的纳兰雪,“你这个贱妇,朕放过你,你居然敢害朕的烟儿和皇儿,纳兰雪,你该死。”

  “皇儿?骆离烟怀了你的孩子?”纳兰雪眸色一凛,没想到这样快骆离烟就有了慕容墨的孩子。

  “是,烟儿是朕的皇后,自然是怀了朕的孩子。”慕容墨宠爱的抱着骆离烟坐到了软榻上,轻抚着她的小腹,“烟然,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骆离烟乖巧的靠着慕容墨,“幸好皇上来得及时,烟儿只是受了惊吓,没有不舒服。”

  纳兰雪只觉得心口一片刺痛,那是比腹部比额头的痛更痛百倍千倍万倍的痛,什么也比不上慕容墨宠爱骆离烟带给她的痛。

  “皇上,是骆离烟拿了兵符,你不要被她蒙骗了,皇上,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纳兰雪急切的脱口而出,只想叫醒慕容墨。

  “纳兰雪,你是为了保住慕容谨的孩子才故意这样说的吧?放心,拿不到兵符,朕会将你们一家三口一个一个的送到地狱里的,来人,把纳兰雪给我架到院子里。”

  “是,皇上。”

  两个嬷嬷不由分说,架起了腿间全都是血的纳兰雪就推搡到了殿外。

  院子里,慕容谨虚弱的躺在草地上,身侧就是一把铡刀,铡刀正对着他的腰部。

  而在慕容谨的正前方,此时一个炭炉正熊熊的燃烧着。

  “阿谨,你怎么样?”纳兰雪用力的一挣,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挣开了两个嬷嬷冲向了慕容谨,是她连累了慕容谨。

  “纳兰雪,你再往前一步,你信不信朕立刻就把慕容谨腰斩了。”慕容墨抱着骆离烟走到门前,舒服的靠在一张藤椅上。

  一听到‘腰斩’两个字,纳兰雪立刻止步,她无法想象还活着的人被铡刀一下子铡成两段的画面,没了下半身,却还留着一口气,那岂不是要活活痛死?

第5章 你不是人

  看到她乖乖的站住,慕容墨这才满意了,“来人,把火炉里的火炭全都倒出来,从这里一直倒到院墙边。”

  几个太监立刻小心翼翼的将火炉里烧得红红的炭取出来,然后,就从慕容墨的身前开始一直扬到院墙那里。

  纳兰雪望着那红通通的炭火,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慕容墨,你又要做什么?”

  慕容墨漫不经心的冷笑道:“朕要你从这炭火上面走过去,否则,朕立刻把慕容谨腰斩了。”

  “阿雪,不要。”那边,慕容谨气若游丝的道。

  纳兰雪咬了咬唇,手抚向自己的小腹,腿间越来越粘腻的感觉。

  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动得厉害,连孩子都在心疼她这个娘亲了吧。

  她是有多失败,她孩子亲生的父亲现在居然要弄死她弄死他们的孩子,还有她的恩人慕容谨。

  不,她做不到慕容墨那样的无情。

  他可以忘记他们曾经的深爱,她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忘记。

  微一闭眼,她缓缓抬步。

  光着的脚丫白皙如玉,轻轻踏上炭火的时候,耳中是‘嘶啦嘶啦’的响声,白皙很快就变成一片炭黑,长长的炭火铺就的路她就那么一步步的走过去。

  院子里瞬间安静。

  只有炭火烤熟她肌肉的声音。

  慕容谨闭上了眼睛,两手死死的抓着草坪。

  骆离烟得意的看着这样的纳兰雪,纳兰雪必须死,只要纳兰雪死了,就没人知道慕容墨的兵符其实是她偷的了。

  慕容墨眼看着纳兰雪义无反顾的走在炭火上,心头悄然涌起一丝异样,不过当想到她是为了慕容谨才走上去的时候,顿时又觉得他这样做根本不算什么,等到纳兰雪走到了长长炭火的尽头,他冷冷又道:“纳兰雪,你再走回来。”

  纳兰雪只好转身,一双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行尸走肉般的重新又走了回来,终于离开炭火的时候,身子摇摇欲坠,“皇上,你放过阿谨好不好?”

  “好呀,今个就暂时放过他,明个你继续走炭火,什么时候他肯交出兵符,朕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游戏。”

  “慕容墨,你不是人。”慕容谨恨恨的喊到。

  “慕容谨,你才不是人,从你抢了我慕容墨的女人开始,你在朕的眼里就是蓄生了,慕容谨,朕就看看你的兵符还能留多久?”

  “慕容墨,你不得好死。”

  来人抬走了慕容谨,可那口铡刀和炭炉还留在原地,那是在警告纳兰雪,明天这样的游戏还会再玩一次。

  纳兰雪浑身颤抖着,如果可以,她真想变一个兵符出来交给慕容墨,可她连那个兵符长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过来,跪下。”慕容墨瞟了一眼纳兰雪额头上的那个‘贱’字,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居然就闪过了他与她从前一起的恩爱,那时,他们那样的相爱,直到他被偷了兵符,被慕容谨的人追杀,从此,他与她也走到了陌路。

  纳兰雪只得移前两步,吃力的跪了下去。

  身下的草丛立刻染上了血红,脚间还在流血,孩子还动的厉害,只要还在动,她就稍稍的安心些。

  “你之前吓着烟儿了,烟儿害喜以来总是腿酸,你就给烟儿捶捶腿吧。”慕容墨淡冷的命令着纳兰雪。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