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娘子要致富苏小柒白琅-娘子要致富免费

发布时间:2018-12-06 09:35

娘子要致富苏小柒白琅

娘子要致富全文阅读

  娘子要致富小说是由网络作者卖火柴的小红帽倾心打造的一本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苏小柒白琅是小说的主人公。特工冉染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竟然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一个叫苏小柒的小农女。苏小柒被自己的亲二叔骗上山,想要她被野猪吃了,却不想她在山上还救了一个陌生男人···
  其他人一听,会危机到自己家里人的安危,也开始议论纷纷,即使现在知道苏王氏也不是好东西,但是听到她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所以也开始劝阻村长将他们先抓起来保险。
  村长一听,当即皱紧了眉道:“苏家丫头,你也听到了,虽然本村长现在相信你没有偷汉子,但是这男人来历不明,为了我村的安危,还是先将你们收押的好!来人,将他们先抓起来。”
  苏小柒脸色沉了沉,心底也开始范凉,这帮封建的老古董,她真的是无语了。简直就是一群没救的墙头草!
  可她现在寡不敌众啊,想挣脱有点难啊,而且那死男人还昏迷呢,她才将伤口缝合好,这一动弹,要死裂开了就白玩了!
  她正纠结怎么办呢,眼看着三个身高马大的壮汉靠近床边,马上要碰到某男的手臂。
  就见刚才还紧闭双目“昏迷”的某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坐起来身。
  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身边最近的一个壮汉的手腕,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右手突然一辉,一道劲风突然将剩下的二人打飞出去,直直的撞在了墙壁上晕了过去。

第1章 玄衣男人

  “吭吭……”

  冉染用力的捂着头,这声音简直太恼人了,谁把猪赶到她家屋里了!

  她连忙愤怒的睁开眼睛,想看一看是什么东西,可入眼一片陌生的树林却是让她彻底清醒了。

  这什么情况?她的高大上古罗马印花床单哪里去了!还有她的流速窗幔!谁能告诉她这怎么回事!

  还有眼前这个又丑又脏的猪!

  不对啊!猪怎么会有獠牙!擦,现代还允许有野猪吗!

  瞧着眼前对她虎视眈眈的野猪,也来不及多想自己怎么会在这,冉染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爬起来跑,可才一动身子,她就觉得一阵让人眩晕的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

  她低头一看, 身上怎么尽是些大大小小的伤痕?而且也不像是野猪伤的啊,倒像是人为的!

  “谁能告诉本姑娘……这尼玛到底什么情况!”

  “吭吭!“

  与此同时,一声尖锐的“吭吭”声,那不耐烦的野猪已经冲过来了!

  冉染连忙忍着疼痛爬起来就开始撒丫子跑,她可不要做猪饲料!

  可毕竟双腿难敌四脚,没跑多远那野猪就追上了她,肥大的头颅向上一拱,她只觉腰上一痛,身体瞬间就腾空了去,还不等她惊叫出声,已经结结实实的摔倒了地上。

  随即身上一阵散了架的疼痛。

  野猪这次也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当即就甩着蹄子朝她飞奔了过来。

  冉染心下哀嚎,完了完了,这次要死翘翘了,还是变成猪饲料的死翘翘……她下意识的抱住了头,可预期的疼痛却是好半晌都没有传来,她连忙抬头看去。

  只见刚才还嚣张的野猪,此刻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宽厚的脊背上正像自来水似的往地上淌血。

  而在野猪尸体一旁,正站着一个手持长剑身材高大的玄衣男人,脸上赫然带着一个银灰色的面具。

  大侠?

  Cosplay?

  她连忙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面具男的面前,欣喜道:“喂,谢谢你啊!”

  却见面具男根本没理自己,依旧站在那纹丝不动。

  冉染皱了皱眉,伸手就拍在了男人的肩膀上大声道:“喂?这么高冷……”

  冉染傻了,原因是这面具男竟然因为自己的一拍,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喂喂喂,你怎么倒下了?碰瓷啊!我可什么都没做啊喂?”

  好半天都没见男人有任何反应,冉染犹豫的蹲下了身,开始认真的打量眼前的男人,刚才只顾着逃命了,也没顾上穿着的问题。

  现在她才反应过来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冉染来回的瞧着男人的衣袍,又傻傻的低头瞧着自己的衣裳,和自己布满薄茧的双手,脑袋嗡的一下子。

  一个惊人且诡异的念头在脑海里炸裂开来。

  “老娘不会是……穿越了吧!”

  冉染咬牙切齿的背着身后的男人行走在连个人影都看不见的深山老林里。

  直到她累的想骂娘才找到了一个能安置的山洞。

  她气喘吁吁的将男人放在地上忍不住抱怨道:“要不是你救了老娘,我才不会管你!呼瞧着挺瘦。丫的还真重……”

  瞧着男人流血的腰侧,冉染蹲下了身,顿了许久才将手伸向男人的衣领道:“呐,我可不是要占你便宜,我就是想给你检查下伤口……嘿身材不错啊!手感也一级棒……咳咳伤口有点大……”

  冉染扶额,暗叹自己怎么总跑偏。

  手下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含糊的帮他整理着伤口边上的污血。

  说是处理倒不如说是简单的帮他包扎了下,谁让眼前什么也没有,能不能活命就看他造化了。

  冉染瘫坐在一旁瞧着他脸上银灰色的面具,开始沉思起来。

  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去哪,记忆也没有,自己是谁……这样想着,冉染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

  瞧着面具男的目光也变得贼亮。

  若是她将这个面具男救活,以后以恩人的身份赖着他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主意!瞧着他穿的这衣裳料子滑溜溜的,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能穿的起的。

  这样想着,某女开始贼贼的笑起来,瞧着面具男的目光也变得热切起来,当即坐起身缓缓的靠近面具男。

  素手也抚上了男人的银灰色面具:“嗯……本姑娘怎么说也算是你的恩人了,所以恩人瞧一瞧你的样子也不为过吧,免得以后恩人找不到你对不?”

  当冉染刚要碰到他的面具边缘时,只见刚才还紧闭双目的男人,突然就睁开了双眼,一把抓住了冉染的素手。

  一阵疼痛传来,还不等冉染挣扎,整个人已经被这个该死的男人推开了,冉染一时间站不住脚,竟是生生的摔倒在了地上。

  脑袋也重重的磕在了身后的石头上,后脑顿时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冉染眼前一黑,她以为自己是要晕过去了,却发现此时脑袋里突然闪现出一幕幕陌生的画面。

  她下意识的抱紧了头,过了好半晌那股钝痛才慢慢的消失,而冉染的眸子里,也印满了 不可置信的光芒。

  因为就在刚刚,她竟然继承了这具身体所有的记忆!

  冉染揉着仍然在嗡嗡作响的头,狠狠的看着刚才的始作俑者:“喂!你要死啊!老娘救了你你还恩将仇……”

  冉染现在简直抓狂了,因为刚才还狠狠将她扔开的死男人,竟然又晕过去了!

  “死男人!敢摔老娘!”

  冉染站起身就泄愤的踢了他一脚,不过话说回来,她现在能想起原身的记忆,也多亏了这个死男人。

  她抿了抿嘴,就不跟这个死小子计较了,不过她现在既然已经恢复记忆了,也该回去看一看了……而且这个面具男还得需要止血的药和干净的水。

  “喂,不管你听不听得见,要是不想死就在原地等老娘!”说完,冉染便转身便大步离去。

  冉染擦着额头上的细汗,顺着记忆里的路向村子的方向走着。

  开始她还以为这身体是上山砍柴什么的不小心被野猪害死了,所以才让她摊上这么个狗血的奇遇。

第2章 我是苏小柒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

  因为记忆里,原身根本就是被自己的亲二叔给骗到山上故意喂野兽的。

  原身本名苏小柒,居住在山下的谷成村里。

  因为在十岁那年,父母都因为上山打猎被熊瞎子害死了,所以这些年一直与八岁的弟弟苏城跟着二叔一家生活。

  不过说是与亲戚一起生活,倒不如说是在亲戚家做免费的杂工了。

  那个苏家的老二苏福,当初收养他们姐弟,完全是因为苏父夫妻生前给他们留下的地契和房屋。

  村长倒是好样的,怕他们姐弟吃亏,所以只将地契交给苏福,而房契却是在苏小柒这里,承诺待到苏小柒出嫁之后,才将剩下的房契交给他们。

  这些年他们姐弟二人在苏福家根本就是活的连猪狗都不如。

  起早贪黑的给他们干活,还经常吃不饱饭。

  那个苏福虽然是她们姐弟的二叔,却是村里出了名的软蛋,没主见,还自私自利。

  平日只听媳妇苏王氏的,而那苏王氏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夫妻二人和女儿苏小柔简直就是一家子自私自利的奇葩。

  这次苏小柒之所以会死,完全是因为苏父在她儿时给定下的一门村里姓李的亲事。

  那李家的大儿子就是苏小柒的未婚夫,因为今年年初考上了秀才,在村子里自是有了光,就连村长对他都变得客客气气。

  而二叔家的苏小柔也开始对这个李泽轩起了思春的意思,平日里对苏小柒更是嫉妒发恨,没事对着苏福就是一顿哭闹。

  而苏王氏为了女儿的幸福,也开始打了歪主意,就想着让苏小柔到时候代替苏小柒嫁给李泽轩,于是便跟苏福夜里商量着把苏小柒给卖掉。

  而这件事恰巧让苏小柒偷听了正着,慌乱见打翻了院子里的陶罐,被苏福夫妻俩发现。

  那黑心肠的苏王氏就撺掇着苏福将苏小柒给绑了起来,偷偷的扔在了山上,让苏小柒自生自灭。

  其实就是堂而皇之的将她仍在山上喂野兽。

  谁知绳索被原身挣扎开来,但还是没有躲过野猪的攻击,一命归西了。

  冉染秋水般的眸子暗了暗,要是这样想来,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二叔和二婶,她现在应该在她舒服的大房子里喝茶派任务才对!

  所以不管是为了苏小柒也好,或者是为了她自己也好,这个仇,她都得报!

  而且苏城还在他们手里。

  既然自己现在继承了这具身体,那她就是苏小柒。

  这样想着,苏小柒的面色冷了几分。

  当苏小柒顺着记忆的路回到二叔家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蹲在院门口。

  走近一看是在洗菜,小脑袋还时不时的抬头张望着。

  当看见她的声影时,立马欣喜的站起了身喊道:“姐姐!”

  说完已经向她扑了过来。

  苏小柒一愣,在回神时,怀里已经多了颗小脑袋,她下意识的低头。

  正巧对上一双范红的清澈大眼。

  许是原身与小家伙的血亲关系,苏小柒竟觉得心下一动,瞧着苏城的目光也怜爱的不像话。

  “姐姐……你去哪里了,二婶说……说你不要城儿了,说姐姐再也不会回来了……呜呜城儿不信,所以在这里等姐姐……一直等!城儿就知道姐姐一定会回来!姐姐不是不要城儿了对吗?”

  瞧着小家伙哭红的双眼,苏小柒只觉心里一阵阵揪着疼。

  “城儿怎么会坐在门口?”

  小家伙胡乱的擦着眼泪,委屈的哽咽道:“城儿坐在这等了姐姐一天一夜了,可是二婶让城儿干活洗菜,城儿又想等着姐姐,就把所有的活都搬到大门口做完,城儿终于等道姐姐了!”

  “你在这等了一天一夜!傻孩子晚上那么冷生病怎么办!”

  苏城见姐姐生气了,连忙紧张的抓住她的衣袖又要哭出来:“城儿错了,姐姐别生气,姐姐不会真的不要城儿了……”

  苏小柒只觉得鼻子一阵一阵的反酸,眼眶都忍不住热了起来,一把将这个依赖她的孩子抱紧了怀里。

  她从小就是个孤儿,所有的记忆都是在组织里度过的,爬上管理层也是靠的一身无情无义的手段,可眼下,这个小家伙,却是让她真正的感受到血缘关系的牵绊和……温暖。

  这种感觉真的是不自觉散发出的,只需一眼,真的就会觉得自己以后不再是一个人了。

  “城儿乖,姐姐怎么会不要你呢,姐姐只是有事所以回来的晚了些,以后姐姐绝对不会丢下城儿的!”

  苏小柒的目光落在了门口的大木盆上,松开了苏城,瞧着小家伙泡的泛白起皮的手,眸色一阵阵的范冷。

  这孩子都在外面等了一天一夜,那一家子奇葩竟然还让他干这么多的活!

  “城儿,姐姐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以后只有我们两个,城儿也再也不用干活洗菜了好不好?”

  “好!姐姐在哪城儿在哪!”

  瞧着小家伙无条件相信自己的模样,苏小柒怜爱的摸了摸他的头,拉着他便向屋子里走去。

  “啊!娘爹鬼啊!”

  “吵死了!”

  苏小柒不悦的看向出来倒泔水的苏小柔一副鬼喊鬼叫的样子,拉着苏城轻巧的躲过了已经泼出来的泔水。

  那苏小柔却是因为太过震惊,而脚下一软瘫软在了地上。

  苏小柒冷笑:“怎么妹妹也知道亏心事做多了所以腿软?”

  说完也不看一眼她是什么表情,便拉着苏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推门时却意外的与在自己屋子里的苏王氏来了个四目相对。

  不出意外的,又是一阵刺耳的尖叫。

  “啊!当家的救命!那个扫把星的鬼魂回来了!啊!”

  苏小柒不耐的掏了掏耳朵,看向苏王氏身后同样震惊的苏福,在看屋子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东西。

  星子般的眸子闪过了然,语气冷淡的讽刺道:“鬼?怕是二叔二婶心里有鬼吧!怎么?这是在我屋里找东西呐?正好我大难不死回来了,那二老不妨说一说这是在找什么,兴许啊,小柒还能告诉你们在哪!”

第3章 骂语

  苏王氏一听她是人不是鬼,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但眼里仍是掩藏不住的慌乱,语气却是变得硬了不少:“找……找什么?我们只是……只是以为你死了。所以收拾下你的东西而已!”被说中心思的夫妻俩,心下一阵恼火,本来以为这个死丫头已经归西了,没想到命这么大,在那满是野兽的山上呆了一天一夜竟然还能活着回来!

  苏王氏皱紧了三角眼,平日里对她逆来顺受惯了的苏小柒,今日敢这么阴阳怪气的和自己说话,还真是反了她了。

  于是也顾不得想苏小柒为何与往事不同,只是心里的火气一阵阵的往上冒,当即大口骂道:“小贱人!找房契怎么了?老娘供你们姐弟吃喝这么多年,理应拿回点报酬!况且你生死未卜,房契留给这个小屁孩有什么用!”“长辈?原来二叔也知道你们是我的长辈啊,那我倒是要问一问,有哪个长辈会因为一己私欲,对自己的晚辈又打又骂,眼下还为了自己那不知羞耻思了春的女儿致自己的亲侄女于死地!举头三尺有神明啊,二叔二婶,难道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苏王氏闻言脸色越来越难看,恼羞成怒道:“你个小贱人!胡说八道什么!我看是在山里被精怪附了身去!看老娘不打你的你现出原形!”

  说着还真就撸起袖子要上来打她。

  苏小柒面上闪过浓浓的不屑,手下快速的将苏城抱了起来,侧身躲过了苏王氏扑过来的肥硕身影。

  抬脚用力的踢在了苏王氏的大屁股上。苏王氏一个脚步不稳,直接栽倒在了地上,苏福见自己的媳妇吃亏了,心下虽然震惊苏小柒竟然敢还手,但还是没忘记抄起一旁的扫帚向她打来,嘴里骂道:“你个不孝女!看老子不替你爹教训你!”

  “你还没资格提我爹!”

  苏小柒呵斥,抬起左手稳稳的接住了落下来的扫帚杆,抬脚踹在了苏福的命根子上,疼的他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哀嚎。

  苏王氏见此,已经傻眼了,怎么也想不通,平日里胆小怯懦的苏小柒会做出眼前的举动。

  直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张嘴嚎道:“你个遭瘟的小贱蹄子!竟然敢打老娘!你就不怕天打雷劈你!你个混账狼崽子!白眼狼,赶紧给老娘滚出我们家!”

  “天打雷劈?我看你们二老该防着点天打雷劈才好!当我稀罕在你们家吗?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收留我只是为了我爹娘当年留下的房地契?正好我们姐弟能趁这个机会早点离开你们这群豺狼虎豹!免得到时候遭天谴殃及了我们姐弟俩!”苏小柒带着弟弟回到了爹娘留下的旧屋,再三叮嘱他除了自己不要胡乱给任何人开门。

  才一个人出了门去。

  苏小柒顺着记忆来到村里的赤脚李大夫家门前,抿了抿唇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银镯子。

  这是苏母生前给她留下的唯一遗物,刚才回去不禁是为了拿房契,一方面也是为了这个东西。但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能筹到钱买药了,山上的 那个死男人再不用止血药怕是就嗝屁了。

  苏小柒叹了口气,要不是那死男人救了她一命,她才懒得管他死活,眼下也只能等以后想办法再拿回来了。

  跟李大夫换了些止血的药,和一小袋米,苏小柒才悄悄的上了山。

  待回到那个山洞的时候,男人依旧像个尸体一样躺在原地。

  苏小柒见他裸露在外的薄唇已经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若不是他胸口微微的起伏,她还真以为这厮已经死了。

  “你可别死啊,我都把我娘留下的遗物拿去给你换药,你要是死了我可就亏大发了,等你好了记得还钱奥……”

  苏小柒一边絮絮叨叨的给他上药,一边瞧着外面的天色,却是没看见男人有些虚弱的睁开了眼,又悄悄的闭上。

  待到天色完全黑了,苏小柒才背着男人下了山,没办法,被村子里那帮老古董看到了指不定又怎么说她呢。

  当她把男人背回家的时候,已经累得要吐血了。

  路上怕被人发现也不敢停下来歇一歇。

  夜里。

  苏小柒安顿好男人,才抱着弟弟回房休息,思考着明天的生活该怎么办,不过眼下没有奇葩亲戚在眼前晃悠,怎么都要好过以前的。

  她一个现代的知识青年,怎么的在古代也不至于混不下去。

  这样胡思乱想着,苏小柒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苏小柒本来觉得离开了二叔家,至少能过个几天的消停日子,但没成想第二天麻烦就找上了门来。

  “苏小柒!你个不检点的贱人还不出来!偷汉子的骚货快出来……”

  一阵尖锐的女声,吵得苏小柒烦躁的用被子捂住了头。

  “姐姐……姐姐你快起来,好像是二婶来了……城儿怕……”

  苏小柒强忍着怒气,抬头揉了揉苏城的头顶:“乖,城儿不怕,姐姐这就出去打发了她。”

  当苏小柒黑着脸开门时,却是愣了一下。

  因为外面站着的不仅仅是苏王氏那个老巫婆,还有村里不少乡亲,为首的还是村长张礼。

  “村长,你看,她出来了!”

  苏小柒看向正一脸轻蔑的苏王氏,恨不得一脱鞋拍死她,嘴上也没什么好语气道:“呦,原来是二婶啊,我还以为是谁家大狼狗没看好跑我家院子来了呢。这怎么一大早就带人来我这观光啊?”

  苏王氏一听她骂自己,当即瞪大了三角眼,张嘴骂道:“你个小贱蹄子敢骂老娘!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狗东西!”

  苏小柒皱眉:“二婶说话可要注意点,小心闪了舌头!我可没指着你鼻子骂你,是某些人自己喜欢对号入座,我又有什么办法,倒是二婶你,身为一个长辈,张口小贱人闭口狗东西的,也不见得有什么教养!”

  “你……”

  “够了!老夫来可不是听你们两个吵架来的!”

  苏王氏刚想继续骂回去,却是被村长呵斥住了嘴,只能不甘心的死瞪着苏小柒,但是一想到今日她来的目的,立马就换成了一副得意的嘴脸道。

第4章 偷男人

  “好,我不跟她一般见识,我听村长的,但是我今儿带着大伙今儿来,可是有重要发现的,那就是这个苏小柒一个未出阁的丫头竟然偷汉子!昨晚上我可是亲眼看见她抱着一个男人进了屋的!一个生活不检点的小浪蹄子生活在我们村,可是要带坏风气的!”

  苏小柒闻言皱眉,这个老巫婆难不成是看见昨晚上她背那个死男人回来了?

  村长皱眉推开人群,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是寒着脸道:“平日里看你这丫头胆小怯懦的,没想到真的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来!”

  苏小柒一听炸了,凝眉反驳道:“我是脱光了衣裳跟他躺在一起了还是怎么着?村长,你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刚才你们大伙也看见了,我是从旁边的屋子里出来的,头发都没来得及梳,我怎么就不要脸了?”

  她的反驳一时间让村长有些挂不住脸,可是又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那边苏王氏倒是开口了。

  “你们大家可别相信她,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这苏小柒昨个从山上下来的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跟我们说话都不敢大声,现在不仅牙尖嘴利,还出手打了我们呢!我当家的现在都还在家里躺着呢!这个不孝女我看八成是被什么山灵精怪附体了呦!村长您快命人将她抓起来浸猪笼!”

  周围人一听,再一联想苏小柒却是与之前的性格大相径庭,纷纷的开始向门口靠近,生怕她会做出什么伤害人的事情,就连面色都充满了敌意,一副快将苏小柒抓起来的模样。

  苏小柒却是不怒反笑,突然冷冷的看向苏王氏,铿锵有力的说道:“你不说我倒是不想提这一茬,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可眼下是你自己撞上来的,那我们就好好的掰扯掰扯!”

  说着,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突然拉高了自己的袖子,漏出满是伤痕的胳膊道:“我要真是被什么山鬼附身,那第一件事也是先吃了你们全家!我倒是要问一问,二婶和二叔当初为了我家的地契和房契收留我们姐弟,之后对我们又打又骂,让我们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又为了一己私欲,试图将我卖掉,为自己的女儿抢走我的未婚夫,又因我发现了你们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将我强行绑至山上喂狼时,心里又是怎么想的?骨肉血亲啊!你们这么做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我若是再懦弱下去,怕是最后化成灰都不会有人发现我是怎么死的!我之所以变成现在的模样!那不还是败二叔二婶一家所赐!”

  一段话,说的苏小柒赤红了双眼,这个不要脸的毒妇,竟然还想陷害她,那她就成全她!

  让村里这帮老古董都看一看,谁才是真正的老妖怪!

  苏王氏此时已经完全傻在了当场,脸上像是调色盘一样,一会青,一会白的。

  就连刚才还认定是苏小柒错的村长都变了脸色。

  苏王氏平日里尖酸些是全村都知道的事实,但万万没想到,竟然狠毒道想要害人性命的地步。

  就连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众村民,都忍不住脸色复杂的看向苏王氏。

  苏王氏见情势不对,三角眼转了又转,连忙急中生智想将势头扔回苏小柒的身上。

  “她……她胡说八道!你们别信她!咱们大伙是来捉奸的,她竟将话题扯向莫须有的!那男人怎么 解释?这偷汉子可是咱们村里的重罪!”

  苏小柒冷笑:“二婶这转移注话题的功夫还真是了得,那好,我就给大家一个解释!若不是床上的这个男人及时出手相救,我怕是早就被野猪给吃了!二婶,要不是你和二叔将我绑起来仍上山,我也遇不到这个男人了呢!你现在却带人这么多人来我家颠倒黑白,诬陷我偷汉子,又是什么道理?大家要是不信,大可以去看一看这男人身上的伤,救命之恩涌泉相报,我昨日还用我娘传给我的银镯子给他换了止血的药,咱们村的赤脚李大夫就是证人!”

  李大夫刚好也在人群里,因为刚才苏小柒的一番话,也是让他对这个苏王氏有了成见,于是上前说道:“我可以作证,苏家丫头的确来我这换了些伤药,银镯子可以作证。”

  说着还拿出了银镯子。

  苏王氏见村长犹豫,心下开始不安,不甘的说道:“你们怎的变得如此之快,这丫头才是颠倒黑白的人呢!就算这男人不是她偷得汉子,但是大家看他的穿着,那根本不是咱么村里人能穿的起的,瞧他脸上还带着面具,一副见不得人的模样,而且哪个好人家会受那么重的伤?指不定……指不定是哪个山头的土匪呢!难道你们就不怕他醒来,对咱么村的人不利吗!”

  经常跟苏王氏在一起的王婶子上前也帮苏王氏说道:“是啊,村长,你看他那样的确不像是一般人,为了咱么村里人的安危,我看还是将他们先抓起来的好。”

  其他人一听,会危机到自己家里人的安危,也开始议论纷纷,即使现在知道苏王氏也不是好东西,但是听到她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所以也开始劝阻村长将他们先抓起来保险。

  村长一听,当即皱紧了眉道:“苏家丫头,你也听到了,虽然本村长现在相信你没有偷汉子,但是这男人来历不明,为了我村的安危,还是先将你们收押的好!来人,将他们先抓起来。”

  苏小柒脸色沉了沉,心底也开始范凉,这帮封建的老古董,她真的是无语了。

  简直就是一群没救的墙头草!

  可她现在寡不敌众啊,想挣脱有点难啊,而且那死男人还昏迷呢,她才将伤口缝合好,这一动弹,要死裂开了就白玩了!

  她正纠结怎么办呢,眼看着三个身高马大的壮汉靠近床边,马上要碰到某男的手臂。

  就见刚才还紧闭双目“昏迷”的某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坐起来身。

  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身边最近的一个壮汉的手腕,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右手突然一辉,一道劲风突然将剩下的二人打飞出去,直直的撞在了墙壁上晕了过去。

第5章 交谈

  而被他抓住手臂的人就没这么幸运了。

  只见他手腕突然一个翻转,一阵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壮汉杀猪似的惨叫,直接就倒在了地上,而他的手腕,已经完全以一种奇怪的形状扭曲着,竟是生生被男人将手骨捏碎了去。

  苏小柒瞪大了双眼,兴奋的勾起了唇角,感情她救得还是一个武林高手啊!

  这下赚大发了!

  而村长和其他的村民已经傻在了当场。

  在没有人敢上前去一步。

  男人带着银灰色面具的脸突然转向了苏小柒的方向,一道冰冷如寒冰的视线,登时让牵制苏小柒的两个男人松开了手,向后退去。

  有些颤抖的腿昭示着他们此刻的害怕。

  苏小柒抱着双臂,突然心情很好的道:“瞧吧,他要真是土匪就这功夫屠村那可是分分钟的事,可他却安静的躺在床上很久,你们要是继续欺人太甚的话,我也是管不了的,毕竟就他这功夫,疯起来要人命。”

  村长闻言,终是回过了神,腿肚子有些不受控制的开始微微颤抖,可他毕竟是一村之长,就算再害怕也要克制。

  他慌忙敛了敛心神开口道:“那个……那个看这位少侠也不像是什么坏人……是我们我们错怪他了……咳咳那个苏家丫头啊,你且好生照顾着这位少侠,下午老夫让二牛来给你们送点鸡汤来荷藕这位少侠补补身子……”

  苏小柒嘲讽的勾了勾嘴角,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啊,刚才还吵着人家是土匪呢,现在就像好人了?

  一群欺软怕硬的软蛋!

  苏小柒瞧着男人若无其事的靠在床边,挑了挑眉,她现在有点怀疑这厮根本就一直是醒着的!

  她转头看向已经惨白了脸的苏王氏,不屑的道:“二婶不是说他是我的奸夫吗,还说他是土匪,要不二婶亲自去问问他本人?”

  苏王氏一听,再也忍不住瘫坐在了地上,完了完了,她招惹了这么个厉害的大人物,捏死她就像是捏死蚂蚁一样简单吧,而且苏小柒又是这男人的救命恩人,要是她记恨自己让这男人帮她报仇,那她岂不是……想到这苏王氏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一股子尿骚味也传了出来,竟是吓得尿裤子了。

  苏小柒嘲讽的勾起了唇角,就着胆子还敢出来挑事,也是够可以的了。

  “也就是说,现在我的罪名被洗脱了呗村长大人?”

  村长连忙说道:“是是是,是我们错怪了二位,都是这个苏王氏挑的事,本村长再也不会相信这个毒妇的!”

  说到这还狠狠地踢了一脚苏王氏道:“都怪你个毒妇,还不起来向苏家丫头认错!”

  苏小柒瞧着她一副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厌恶的别过了头,冷冷的道:“行了,我不需要,既然你们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就好,还有某些人以后最好别没事就来找我麻烦,否则什么后果我可不确定!既然已经没事了,大伙就散了吧,寒舍太小,站不下这么多人!”

  众人见此,巴不得立刻就走呢。

  连忙都转身逃冶似的离开,那苏王氏更是连滚带爬的出了院子。

  瞧着众人有些狼狈的身影,苏小柒好笑的眯起了双眼。

  再回头看向男人时,已经变得有些危险。

  那男子看到人群散去后,双目一闭,竟是要躺下去继续睡,似乎看不到苏小柒那含着危险眼神的眸子。

  呵,很好,男人。

  “城儿,你先出去,姐姐有话要跟这位哥哥说。”苏小柒觉得吧,接下来的场面可能有些不利于小孩子成长,而且刚刚的场面可能会把苏城吓得不轻,还是放出去轻松一下。

  苏城看了看姐姐,又看了那男子一眼,乖巧的点了点头。

  待苏城出去后,苏小柒随意拿了把木凳坐下,一副要开高级会议的模样。然而刚一坐下,整个身子突然一歪,苏小柒下意识地以手撑地稳住身子,低首看了看,心头顿时涌出一股子想骂人的冲动。

  是哪个混球把椅子给老娘弄断了一根?!

  椅子算是坐不住了,苏小柒干脆站着与男子进行“亲切友好”的面对面交谈。

  “这位好汉,”苏小柒清了清嗓子,道:“我想我们可能需要对当今状况如何解决进行一次近距离、心与心的交流。”

  男子继续双眸禁闭,仿佛他那上下眼皮沾满了502。

  呵,男人。

  苏小柒捏了捏手指,道:“在进行交流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咳咳,本人苏小柒,十六岁,有一亲弟,苏城,十岁。好汉,到你了。”

  好汉不想说,好汉觉得眼前这个小女子有些吵。那双一直紧闭的眼睛终于施恩般睁开,黝黑深邃的眸子明晃晃的说着“你好烦”。

  苏小柒看懂了他眼神中的嫌弃,秋水剪瞳一眯。

  哦豁,我好心告诉你哦,你这样在现代是找不到女朋友的,你这样的是会注孤生的,你个大猪蹄子!

  “首先,我要感谢你昨日的救命之恩。若是没有你的出手相助,我早就命丧野猪口下,安能有命回来怼七怼八。其次,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典当了我娘留给我的唯一遗物来给你买药救你。虽然救命之恩重若泰山,可亡母遗物亦是千金难换。”

  说罢,苏小柒瞄了瞄男子,虽然一副银面具阻挡了她观察他的神情,但是,俗话说的好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看得到他眼中的神色缓和。

  苏小柒接着说道:“按理来说呢,我只需把药给你,让你能够活下来就行。再善良一点呢,天天一日两餐的给你送过去也就说的过去了,完全没必要把你带回家来。你别瞪我啊,我说的是实情。相必刚刚那群人不着调的话里,你能够听到关于我的基本信息。别说你不知道,我知道你刚刚压根没睡!哼,好心好意救你回来,你若是睡着也就罢了,可你压根没睡!居然让我一个弱女子去应对那群豺狼虎豹,可真是狠心啊,不懂得怜香惜玉,简直是令人发指!”

  眸子一转,满脸谴责。

  面具下的眉头狠狠一跳,忍不住出声讽道:“香在哪儿?玉在哪儿?”

  苏小柒一愣,看到男子嫌弃的眼神后,她低首看了看自己。

  好吧,十六岁了还是瘦若竹竿,浑身上下,“衣衫褴褛”足以概括,的确很难让人怜香惜玉。但,这不是理由!

  深吸一口气,苏小柒皮笑肉不笑的道:“这位好汉,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现在住在我家。”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