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爱你不止两三天李依然孟祁-爱你不止两三

发布时间:2018-12-06 09:35

爱你不止两三天李依然孟祁

爱你不止两三天全文阅读

  女主角叫李依然男主角叫孟祁的小说名字是《爱你不止两三天》,这是一本很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喵咪咪所著。李依然孟祁小说讲述的是结婚四年,爱慕十六年,可在丈夫许家明的眼里,李依然所有的付出都是她一个人的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心灰意冷的李依然决定离开,却发现自己身边竟躺了一个陌生男人!
  回去自然是许家明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偏着头看着脸上带笑的他,心里的阴霾渐渐散去:或许我跟他还能再继续吧。我这么安慰着自己。
  “滴滴——”许家明搁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听到声音,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伸手,接了起来。他这样的忙碌,是我早就已经习惯了的,再加上我跟他的相处中,一直都给足了彼此空间,所以这个电话的事情,我也并不打算过问。
  但是这一次电话那头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我眼睁睁地看着许家明的脸色越来越沉,还是忍不住担心:“怎么了?”
  我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许家明转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一眼意味着什么——紧接着,他就把车停在了路边,微笑道:“公司出了一点事,你先回家,今天晚上不用等我。”
  说完,他在我的额间落下一吻,然后不等我开口,他的身影便被周围的车辆完全的淹没。
  这不是第一次他中途去公司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却是最让我感到慌张的。

第1章 婚变

  夜深了。

  墙上的钟表,随着窗外雨滴滑落的节奏,不断地跳动着。

  我坐在床边,眼睁睁地看着那根长长的分针,在表盘上慢慢走满了两圈。

  ——今天是我跟许家明结婚四周年的纪念日。

  但可笑的是,记得这个日子的,似乎也只有我自己而已:即将凌晨了,除了一条晚上不会回家吃饭的短信外,他什么都没有给我。

  都说两个人相伴得久了,一开始的激情总会慢慢退却。可我知道,我与许家明之间,根本就没有存在过这所谓的激情。

  也许是因为我一开始就太过主动了吧?人们常常说“女追男隔层纱”,只可惜,这一层薄薄的纱,于我却如同间隔着浩瀚山河,让我耗尽整整一十六年,都不能揭开,又何谈一饮这层薄纱背后的蜜酒呢?

  “咔哒”一声,是时针又一次落在12这个位置上,也是那扇沉寂了许久的大门,终于被钥匙打开。

  我缓缓扭动了一下已经有些僵硬的脖子,楼道的灯光随着许家明开门的动作,投进了黑暗的客厅里。我微微眯起了眼睛,下一秒,我周围的整个世界便都亮了起来。

  “你还没睡?怎么不开灯?”

  许家明的声音听起来满是惊讶,我却并不想回答他。

  眨眨眼,我努力让自己适应这陡然来临的强光,最先闯进我视线的,还是那个皱着眉头、看着我的许家明。

  时间是真的很不公平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男人依旧没有一点变化。他依旧那样英俊、挺拔,叫人移不开眼睛。

  就是这一张脸,让我心甘情愿地沉沦在自己的独角戏里,虚构出一幅幅自娱自乐的幸福画面,直到今天。

  隐匿在他眉宇之间的不耐像是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来,惊醒了我的美梦。

  我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试图像往常一样上前,替他脱下外衣、放好手提包,又随口问他:“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公司最近的项目比较棘手,等忙过这一阵就好了!”

  还是这个答案。

  同样的对话,几乎每一天都会发生在我们两个之间。相比起夫妻,我与他更像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合作伙伴。背对着许家明,我的手攥紧了他的衣服,理智告诉我不要自讨苦吃的去问他,可我等了他整整两个小时的委屈,还是不由自主地占据了上风。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不敢抬头,只能死死盯住自己紧紧捏着他衣服一角的手指。而许家明的反应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他迟疑了、他犹豫了……他,沉默了。

  终于,我心里那最后一点期待的火星,也被他亲手给扑掉了。

  结婚四年,我却已经数不清他忘记了多少个在我与他之间这般重要的日子……不,不止是这四年,甚至从更久以前开始,他就从来不会记得这些在我看来,通通都值得纪念的日子。甚至于连这样的场景,我也一丁点都不觉得陌生了。

  但是这真的是不记得吗?

  不,不是的。

  如果他愿意,他可以记得世界上一切的数字,所谓的遗忘,也不过是他的不在意罢了。我的问题不过是对他的一点儿提示,很快,他就能想起来我要的那个答案,然后……低声下气地来哄我。

  是的,就是这样没错。因为没过一会儿,我就感到了一个还带着外面的冷气的怀抱,从背后将我轻轻拥住了,带着磁性的低醇嗓音在我的耳畔撩拨着我的理智:

  “对不起,依然,我这段时间真的太忙了,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之后,我一定给你补上怎么样?”

  如果按照过去,我这个时候就应该顺势窝在许家明的怀抱里,忍下心里所有的不甘,大度地原谅他,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顺带再把他口口声声的“补上”全都抛之脑后。

  但我今天不想这么做了。

  原来原谅的次数太多了,那个总是去原谅的人,也会感到厌烦的。

  “补上?给我?”我嗤笑一声,使劲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对着这张代表了我过去十六年所有美好的面庞,却恨不得一个巴掌扇到他的脸上去!在他的心里,这一天分明只属于我李依然一个人而已,跟他许家明是从头到尾、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不需要你这个单方面的‘补上’!许家明,你要是真的有本事,让时间回到昨天啊!如果时间不能倒流,那你就算是什么补偿!”

  我胸口这么多年因为许家明而积攒下来的委屈,终于在这个瞬间被引燃、又爆发殆尽。我几乎是嘶吼着说完了这一段话,而想来许家明也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我吧,他呆滞了一瞬,又连忙伸手过来想要把我拥在怀中。

  也难为他,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记得,在我生气的时候最能哄我开心的方式了。

  “别哭啊,依然……是我说错了,这是我们俩的日子,我以后每一年都不会缺席了好不好?依然,别哭。”

  我在许家明的提醒下,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眼泪已经糊了满脸,可是听见他语气里的疲倦,我还是忍不住打掉了他向我伸来的手,再一把抹掉了脸上的泪水:“你累了,早些休息吧。”

  我听到自己这么说,冷静到可怕,仿佛刚刚那个歇斯底里的,是另一个附着在我身上的人。就连我的四肢都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带着我走进卧室,关门落锁。

  光明再次被隔绝在我的世界之外。

  我浑身无力地摔倒在床铺上,心里一个声音在轻轻地说着:

  再见了,许家明。

第2章 唯一正确的事

  窗外的阳光顺着窗棂,争先恐后地闯进了屋子里。我皱起眉头,长长地吐出了胸口的浊气。

  昨天晚上我几乎是一夜未眠,过去跟许家明在一起的记忆不断涌进我的脑海里,像是翻开了一本印满了他这十六年来一举一动的影集,校园里青涩的他、打球时阳光的他、工作时认真的他……甚至每个夜晚,睡在我身边,无比安然的他。

  当然,还有永远在他身边的,另一个女孩。

  我忍着心头的绞痛,强撑着爬了起来。刚刚打开房门,一阵好闻的饭菜香气,便扑面而来。许家明正站在门口,微笑地看着我:“我正想叫你起床呢。快去洗漱吧,今天做了你最喜欢的鸡蛋卷。”

  他一边说,一边炫耀似的,把盛着鸡蛋卷的白瓷盘子,举到了我面前。

  如果没有昨天晚上的事,这或许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清晨。

  可是现在的我一点胃口都没有。

  我咬咬唇:“你自己吃吧,我要迟到了。”

  扔下了这句话,我就从门与许家明的身体的间隙之间挤了出去,却一点都不敢去看他脸上的表情。

  这个早晨,我几乎是从家里逃走的。我生怕自己多留一秒,就会再一次陷进那个名叫“许家明”的深渊之中,穷尽一生无法自拔。可当我急急忙忙到达办公室的时候,看见桌边的镜子碎片时,只剩下了满心的悲哀与讽刺。

  那是我昨天急着回家为结婚纪念日准备,而打碎、又来不及清扫的。

  索性距离开始工作还有一点时间,我蹲下来,开始一点点把这些碎渣捡起,扔进纸篓里。

  “李经理!”

  门突然被人打开了。我下意识地抬头想要回答,手上却感到一阵刺痛,一抹殷红瞬间便从指尖滴落在了地上那堆碎片上面。

  “李经理,您没事吧!”进来的是我的助理陈珊,她应该是要来送文件的,但看着这一幕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连忙冲过来,利索地从笔筒里翻出一个创口贴,帮我贴了上去:“李婶儿不是每天早上要来打扫么,您怎么自己捡起来了?”

  “没事,”我摇了摇头:“我昨天走的太急,一不小心给打碎了。”

  陈珊忽然笑了:“昨天是您跟您先生的结婚纪念日吧,是不是很开心啊?”

  我正打算看看她送来的东西,冷不丁听到这么一问,差点没让刚刚翻开的文件又从我手里掉下去。

  “原来连你都记得……”

  我小声嘀咕了一句,陈珊并没有听见,所以有些疑惑的问我:“您说什么?”

  我轻咳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

  “没事儿了,你先去忙吧,一会我看完给你!”

  也好在陈珊不是一个刨根问底的个性,她点了点头,又说道:“另外,李经理,总监通知您去顶层开会。”

  开会?

  我猛地想起,公司最近正在谋划着与业内的龙头老大聚力集团进行合作。为了能够顺利接下这个案子,半年前刚刚传出风声的时候,公司已经开始挑选项目小组了。我为了这个项目准备了那么久,在最后也最关键的时候,却差点忘掉了。

  我立刻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急匆匆地把桌上的文件全都抱进了怀里:

  “珊珊,我先带着这些东西上去。那边的柜子里还有一部分关于这次聚力招标的资料,你整理好之后立刻上楼交给我。”

  “好的经理!”

  我已经等不及陈珊给我的回答了,抱着这一沓文件,急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

  诚然,在感情上我并不是一个成功者,但是在工作上,我却从来没有这样手忙脚乱过。过去十六年,我一直都沿着许家明的足迹往前走,为了能够时时刻刻跟在他身边,我选了离家最远的学校、念着我最不喜欢的专业,都仅仅只是因为,他在那里。

  只有在大学毕业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拒绝了许家明代表他的公司向我抛来的橄榄枝,反而凭借自己的能力,成功进入了尼克。

  这或许是我这么多年来,做过的唯一正确的选择了吧。

  只是,这个唯一正确的选择,或许也是我现在唯一一件还能骄傲的事情了。

第3章 委以重任

  等我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我还是迟到了。

  里面的人已经全部就位,只有总监的身边还空着一个位置,也就是我的。

  天知道这些年下来,我为了这个位置付出过多少!在决定了要离开许家明的现在,这个位置或许也就是我唯一还能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了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好意思,各位,我迟到了。”

  我道了声歉,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把文件摊开了放在桌面上。

  “依然,你这次可迟到了两分钟呢,这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啊。”

  一道格外妖娆婉转的声音,从会议室的一角传了出来。我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盯着那话音的源地微笑:“张经理看起来是对自己的策划案胸有成竹了?也不知道你今天会提什么新颖的点子呢。”

  说话的那个女人叫做张薇,她进入公司的时间并不长,业务能力在所有员工里也能只能算得上是垫底,只胜在长了一张风情万种的脸蛋,又有一身不俗的招揽男人的手段,所以哪怕每次开会都会制造不少笑料,还是爬到了与我平起平坐的位置。

  我刚刚那一句话,并没有掩饰我的轻蔑,在座的也有不少听过张薇开会时提出的“异想天开”,她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僵住的同时,周围也都传来了轻轻的笑声。

  我自然懒得理会,也一点都没有兴趣去欣赏她的化妆水平,只是冲着一旁的总监再次说了声对不起:“徐总监,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无碍,偶尔一次可以谅解,既然来了,那就开始吧!”

  我点点头,将手中的资料整理好放在了他的面前,将此前准备好的构想、计划,全都一一向徐总监和其他同事道出。

  在这一刻,我完全刨除了感情上面所有纷杂的事情,这或许也是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喜欢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的原因吧——毕竟,我的家庭已经不能给我安全感了。

  等到会议结束时,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

  到底是筹备了很长时间的企划,关乎全公司下半年业绩,更不要说这个案子可以决定尼克在今年能否成为迎安市的巨头企业,被这样认真对待,也显然情有可原。

  “李依然,你留一下,剩下的人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散会了!”

  徐总监话音刚落,周围人的目光就“唰”的一下,全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其中最明显的那个,除了张薇又还有谁?

  其实这样的嫉妒,放在谁身上都是能够理解的。与聚力合作,是多大的荣耀啊!不但公司能够更上一层楼,就是最后完成了这个合作的团队,在业内也可以名声大噪了。

  我挺直了背脊,努力让自己不去在意那些如芒在背的目光。徐总监却直到所有人都走了出去,连门都被带上了,才开口说话:

  “这次与聚力的合作,对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我相信你应该很清楚吧?”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

  “那么,我今天把你留下来的意义,你应该也清楚了。这个时候,公司上下,能让我真正放心把这个案子交待下去负责的,也只有你一个了。早些时候我也与上面沟通过,他们对我的决定是赞成的。”

  听到这样的话,我也抑制不住地开心了起来。徐总监也算是公司里的老人了,在行业里也很有话语权,他这番话中透露出来的意思,更让我充满了兴奋与干劲:“请总监放心,我和我的团队,一定会交出一份让公司满意的设计的!”

  “我相信你。”徐总监虽然这么说着,脸上的担忧却一点都没有少:“但是想要与聚力合作的,可不只是我们尼克一家。臣非你应该听说过吧?”

  何止是听说过。

  臣非一直以来就是尼克的对头,在此之前,我已经在好几个合作案上与臣非打过擂台,只不过互有输赢罢了。

  “这一次他们为了拿下聚力的合作,特意高薪从海外聘请了一个设计师回来。”

  徐总监深吸了一口气:“那个设计师手里,有聚力的把柄。”

第4章 拯救

  直到我走出会议室的时候,耳边还回荡着徐总监刚刚说过的那番话。

  “放心,那个设计师虽然再过两天就要回国,但是他到现在都没有答应臣非的要求。”

  “没有答应?为什么,难道臣非的出价不够吗?”

  徐总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又拍了拍我的肩膀:“不是。”

  他说完了这句话,也没有再多解释的意思,反而又与我谈了谈后续的安排,等到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手表上的指针已经指向八点了。看着窗外完全暗下来的天空,原本压在我心底的那些东西,一点一点地又都泛了出来。

  “经理,你还没走啊?”

  陈珊推门走了进来。

  我有点惊讶:“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下班?”

  陈珊微微一笑,把手里的热咖啡递给我:“刚买的。看来是我运气不错,您还没走。”

  咖啡的热气从手心一点点传递到我心中。看着手里泛着浓香的杯子,我终于露出了今天最真诚的微笑。

  “谢谢。”

  “李经理,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不开心,但是我还是希望您打起精神来。公司需要您,我们也需要您!”陈珊的这句安慰,好歹叫我沉郁了一天的心情变得好了不少。

  我欣慰地弯起了嘴角,冲她举了举手里的咖啡杯:“我没事。”

  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全黑了。整个停车场也只剩下我的车,孤零零的停在那里。我加快脚步,靠近了我的车,赫然发现,后门竟然是开着的!

  我悚然一惊,下意识地向四周看了看。门口保安大哥的值班室的灯光,又让我稍稍放下了心,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将车门打开了。

  尽管有些心理准备,可是在我看见里面的人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家明!”

  大概是被我的惊呼惊醒,许佳明缓缓睁开了眼睛,揉了一把脸,坐了起来:“想在你车里等你下班,没想到等着等着竟然睡着了。”他一边说,一边下车向我走来:“你今天下班真晚。”

  我慢慢地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怎么过来了?”

  许家明看着我惊讶的样子,苦笑了一声,然后缓缓上前,伸手环住我的肩膀,把我纳入怀中:“依然,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保证再也不犯了,好吗?”

  这是他第一次向我服软。

  我的眼泪一瞬间涌了上来:“你……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过来的?”

  许家明低笑了几声,略微放开了我一点,凝视着我点头:“我怕你今天晚上再跟我分房睡!”

  ——其实,在看见他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又一次没出息地原谅了他。

  回去自然是许家明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偏着头看着脸上带笑的他,心里的阴霾渐渐散去:或许我跟他还能再继续吧。我这么安慰着自己。

  “滴滴——”

  许家明搁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听到声音,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伸手,接了起来。他这样的忙碌,是我早就已经习惯了的,再加上我跟他的相处中,一直都给足了彼此空间,所以这个电话的事情,我也并不打算过问。

  但是这一次电话那头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我眼睁睁地看着许家明的脸色越来越沉,还是忍不住担心:

  “怎么了?”

  我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许家明转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一眼意味着什么——紧接着,他就把车停在了路边,微笑道:“公司出了一点事,你先回家,今天晚上不用等我。”

  说完,他在我的额间落下一吻,然后不等我开口,他的身影便被周围的车辆完全的淹没。

  这不是第一次他中途去公司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却是最让我感到慌张的。

  直到他的背影完完全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我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视线,看着身边再一次空下去的位置,叹出了一口气。

  许家明不在了,我要开车回家,当然得从副驾驶换到驾驶座上去。可是就在我想打开车门的时候,却看见他的手机还搁在原处,似乎是他接完电话之后顺手放上去的。

  “怎么连手机都忘了!”

  他刚刚离开不久,我现在开车掉头回去,应该还能追得上去。说干就干,我捡起手机就要往自己的包里揣,谁知道就在我刚刚伸出了手的时候,原本还一片漆黑的屏幕,忽然亮了起来。

  我发誓我并不是故意去看上面的内容的,但是那个出现在手机屏上的三个大字吸走了我全部的神智,当我回过神来,许家明的手机已经被我捧在了手里,而那一条信息也毫不掩饰地出现在了我面前:

  “明天晚上八点我回迎安,你一定要记得来接我哦!

  ——薛杉杉”

第5章 希望破灭

  当钥匙插入锁孔时,我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转动它,当听见锁心出传来“咔嚓”的声音时,我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使不上劲来推开折扇代表我们曾经的大门了。

  我深吸一口气颤抖的伸出手来,拼尽全身的力气才堪堪推开,当那一阵熟悉的味道传到我的鼻尖时,我却感到一阵的酸涩,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如此的抗拒这个家的一切。

  将手中的东西全部都扔在了沙发上之后,我便直接将自己关在了卧室里,睁着眼睛倒在了床上。

  大床上除了蜷缩的我之外,只剩下徐家明那个把我打醒的手机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原本熄灭的屏幕忽然再一次亮了起来。

  刺眼的亮光和柔和的铃声一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我猛地向后躲去,把自己埋进枕头里,直到身边的动静停下来,我才渐渐松开了原本紧握着的拳头。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听见外面传来的开门声。那声音本来轻巧,现在在我听来却犹如野虎猛兽般叫我恐惧,而就在卧室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原本紧绷在脑袋里面的最后一根弦“砰”的一声,断开了。

  “依然,我还以为你睡了!”

  许家明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就在他靠近的那一瞬间,我赶忙向相反的方向闪躲,动作又急又快。

  许家明注意到我的动作之后眉头瞬间便皱了起来。

  “依然你怎么了?”

  说着他伸出手来想要拉我,只听“啪”的一声,我狠狠打掉了他的手!许家明惊讶地看着我,他似乎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薛杉杉回来了!”

  我抬起头看向他,抢在他前面说出了这句话。

  许家明整个身体抖了一下,脸色变得雪白。我讽刺地弯起了嘴角,随手就把他的手机扔进了他的怀里。

  “我没有要偷看,只是她给你发短信我不小心看见了!”

  说完这些话我便转身下床,许家明见状立刻上前从后面一把将我搂在怀中。

  “依然,你听我解释!一切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听到这话我轻哼一声,然后使劲的将他环在我腰间的手生生的掰开,转身看向他,可是眼底却慢慢的都是嘲讽。

  “好,我听你解释,你说啊!”

  许家明听到我的话脸色顿时柔和了下来,但是他刚想开口的时候,却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眉头再一次的皱了起来。

  “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但是依然你相信我,一切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听到他的话我彻底的绝望了,我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转过了身去。

  “许家明,我们算了吧!”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我那不争气的眼泪瞬间便又纵横在了脸上,只有我知道说出这几字来说,我鼓了多大的勇气。

  “当初是那你先闯进来的!”

  许久我才听到了许家明冰冷的回应,我眼睛里面的泪水瞬间戛然而止了,我愣愣的转回身盯着眼前的人,嘴角却牵扯出了一丝极度嘲讽的微笑。

  “所以呢,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是么?”

  许家明紧紧的咬着牙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握着我肩膀的手却愈发的收紧了些。

  “所以我现在知道自己错了,我想改不行么,许家明我求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可以么,你站在我面前就相当于在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我过去的失败!”

  “对于你来说,选择了我就这么失败么?”

  许家明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眼睛里面的血丝都要溢出眼眶外区,我承认自己从未见到过他这般的模样,可是我却也不再愿意去多想些什么了!

  “你放手吧!”

  “如果我说不呢!”

  我不明白为何到现在许家明也不愿意利索的放我走人,还是说他真的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在继续下去的必要。

  我们两人就这样在客厅对峙着,或许是感到我的态度没有那么激烈了,许家明才缓缓的松开了紧握在我肩膀上面的手掌。

  “依然,这件事情我迟早会跟你解释清楚的,但是现在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我没有说话,昨晚一夜没睡的疲惫感在听完这句话之后猛的袭了上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便伸手使劲的将眼前的男人推了出去。

  “我累了,想去睡一觉!”

  扔下这句话我直接关上门将自己反锁在了房间里面,我现在根本不愿意再听到他说任何话,或许我真的天生就是一个懦夫吧!

  原本以为不可能睡着的我在刚刚一挨近被子的那一瞬间便混了过去,但是我却很是感谢老天爷,甚至觉得自己昨天一晚没睡是个明确的选择,起码现在我可以短暂的逃避一小会儿!

  “家明哥,如果我三十岁的时候还没有娶我的话,那我就跟定你了!”

  “我们家依然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没有人要呢!”

  就这样我这整个人处于半梦半醒之中许久,当整开眼睛的瞬间我还依旧分不清自己现在是在梦中还是现实!

  直到外面传来走路的声音我才渐渐的清醒了过来,这一觉睡得实在是太累了,我缓缓的坐起了身子来却不知道现在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只是周围的一片漆黑能让我知道我应该没有睡太久。

  “依然醒了么?”

  这时门口突然闯进一抹强烈的光束,我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而与此同时我能感到自己身边的床位下陷了。

  “出来吃饭吧!”

  许家明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温柔,刚才的一切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仿佛我只是简单的睡了一个觉而已。

  我没有说话,而是直接下床走进了洗手间里,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我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哀叹声,但是这一声却依旧荡不起我的一丝涟漪了!

  再一次坐在餐桌前,周围的一切一点都没有变化,就连我们之间的位置也丝毫没有改变,他依旧是一副温柔似水的模样坐在我的对面,但是一切却好像都变了,变得我不愿意去想之前的样子!

  “多吃点,都是你爱吃的,今天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说着许家明便拿起筷子来将桌上的菜一样一点的夹在了我的盘子里面。

  我低头扫视了一眼这桌上的菜,的确都是我爱吃的。

  “你最近工作的时候注意一些身体,你......”

  “我们离婚吧!”

  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关系,在我这句话一出口之后许家明原本拿勺子的手猛的便僵住了,我将手中的筷子放在了盘子旁边。

  “我觉得或许从一开始我们之间就错了,一直是我一厢情愿的喜欢你,我们能结婚也算是我钻了空子,我明白的已经够晚了,所以现在纠正应该也算是亡羊补牢了。”

  说完我便站起了身来。

  “李怡然!”

  许家明的声音冷的有些可怕,只听哗啦啦的一声,他将手中的勺子直接扔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面,瓷器碰撞的声音真的是又好听却又让人揪心。

  “我说过当初是你先闯进来的,所以不会是你想走就可以走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