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王小嘎林倩赵珊珊小说-都是校贷惹的祸

发布时间:2018-12-06 09:35

王小嘎林倩赵珊珊小说

都是校贷惹的祸全文阅读

  《都是校贷惹的祸》小说的作者是爱吃猫的耗子,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都市小说,都是校贷惹的祸王小嘎林倩赵珊珊是小说中的主人公。因为和去世的哥哥长得有些相似,傻乎乎的王小嘎被嫂子林倩带回了城里,就在嫂子帮他去谈工作的时候,王小嘎被一个女大学生认错人发生了关系,而他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慢慢接触到了校园贷。
  城里的女人这么开放的吗?不等我有任何的反应,她开始脱我的裤子,她的动作很熟练,有种久经操练的感觉,但在她清纯漂亮的面孔上,我却找不到半点风尘味。
  这时,她把我裤子脱了个精光,又开始脱她自己的衣服。她……她要干啥?
  我感觉自己所有活跃的脑细胞都不够用了,但我并没有阻止她继续的意思,因为这个女人确实长得很漂亮。
  水汪汪的大眼睛,柳眉弯弯的样儿,看得我眼发直,整个心都要酥掉了。尤其是她的胸前。大!很大。
  我颤着手,摸了上去。嘶。白白的,软软的。很娇嫩。我从来没摸过这么有味道的东西。
  唔!女人嘴里发出一阵娇哼,就像是催情的情花草,我恨不得跟她来一场更加亲密的运动。“王哥,你的可真大。”女人使劲地夸我,这让我心里得意极了。
  虽然在村里,大家伙都把我当傻子一样看待,但他们哪里知道,去年我从树上摔下来,这毛病早就好了。
  自从那天以后,我发现我的本钱跟磨豆子的驴子一样,看得村里那些个小寡妇眼睛都发直了,要不是来了城里,指不定哪天就会被这些个小寡妇给吃掉。

第1章 飞来的艳遇

  “小嘎,在车里等我。”

  嫂子林倩把车子停在了学校很僻静的地方,然后跟我说了一声,关上了车门,自顾自地走了。

  嫂子的背影,在斜阳下拉得很长,那双修长笔直的腿,还有圆圆的翘臀,看得我心跳陡然加速。

  要是能搂着嫂子睡觉,我做梦都会偷着笑的。

  其实嫂子并不是我亲嫂,是我一个远房堂哥的媳妇。

  前不久,堂哥出了车祸走了,她回乡送葬的时候,见我长得跟堂哥有几分相似,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最重要的是,我在村里所有人眼里,是个傻子。

  嫂子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就把我带到了城里。

  今天嫂子带我来这里,主要怕我在家里闲得慌,所以她托了关系,给我在她上课的大学安排一份门卫的工作。

  嫂子对我真的太好了。

  我深深地为刚才内心的龌龊感到羞耻。

  等待有点漫长,我昏昏欲睡的时候,车门响了一下,接着一阵香风袭来。

  我以为嫂子回来了,可抬眼一看,却看到一个俏皮可爱的女人坐在我的身边,她打量了我一眼,冲着我不停地媚笑着。

  我想问她是干啥的,下一刻,我的嘴就被她堵上了。

  吱吱吱。

  车里发出的异响,让我身体的温度骤然攀升。

  我虽然是个农村娃,但纯情的很,从来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

  在我愣神的片刻,她灵活的香舌撬开了我的牙关,在我的唇舌之间翻江倒海,弄得我心痒不已,小腹一阵邪火猛窜。

  城里的女人这么开放的吗?

  不等我有任何的反应,她开始脱我的裤子,她的动作很熟练,有种久经操练的感觉,但在她清纯漂亮的面孔上,我却找不到半点风尘味。

  这时,她把我裤子脱了个精光,又开始脱她自己的衣服。

  她……她要干啥?

  我感觉自己所有活跃的脑细胞都不够用了,但我并没有阻止她继续的意思,因为这个女人确实长得很漂亮。

  水汪汪的大眼睛,柳眉弯弯的样儿,看得我眼发直,整个心都要酥掉了。

  尤其是她的胸前。

  大!

  很大。

  我颤着手,摸了上去。

  嘶。

  白白的,软软的。

  很娇嫩。

  我从来没摸过这么有味道的东西。

  唔!

  女人嘴里发出一阵娇哼,就像是催情的情花草,我恨不得跟她来一场更加亲密的运动。

  “王哥,你的可真大。”

  女人使劲地夸我,这让我心里得意极了。

  虽然在村里,大家伙都把我当傻子一样看待,但他们哪里知道,去年我从树上摔下来,这毛病早就好了。

  自从那天以后,我发现我的本钱跟磨豆子的驴子一样,看得村里那些个小寡妇眼睛都发直了,要不是来了城里,指不定哪天就会被这些个小寡妇给吃掉。

  “那你要不要试试?”

  我嘿嘿笑着。

  女人点了点头,俏脸飞起一朵红霞,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体上……真他妈的,舒服。

  这一刻,我仿佛感觉自己飞上了云端深处。

  吱嘎吱嘎。

  车子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第2章 毫无征兆

  我毫无征兆地变成了男人。

  更夸张地是,躺在我身边的女人,我完全不认识。

  想着刚才车里发生的一幕幕。

  这种感觉,刺激极了。

  难怪在村里,老乡们都喜欢领着自家婆娘到田里去弄,这种滋味,尝过之后,都会深深地迷恋上的。

  “王哥。我的功夫还不错吧?”

  女人娇滴滴地说道。

  “那个,我们认识吗?”

  很明显,她认错人了,虽然我也姓王,但绝不是她所说的那个王哥,我知道这一刻纸终究包不住火了,所以我打算摊牌。

  “王哥,你可真逗。我是赵珊珊啊,来的时候,不是提前给你说了吗?”

  女人愣了愣,接着咯咯娇笑道,说话间,她故意拿身体朝我胸口挤了挤。

  说实话,虽然她错认了人,但我对她的身体,已经有了浓浓的兴趣,也更期待还有下一次。

  所以,我立刻改变了主意,打算套套她的话。

  “哦,是你啊!说吧,什么事?”

  “那个,王哥,我……我这个月家里还没打生活费那,我的那笔钱,可不可以缓一个月?还有,我想再去买个包包,之前跟你说好的,只要你满意,可以再给我三千块的额度。王哥,你就帮帮忙,下个月我连本带息一起还你。”

  “嗯?!”

  我立刻明白她是在搞校园贷。

  这两年,校园贷新闻里报道的可不少,我之前一直不明白那些放贷的人图啥,但现在明白了。

  我脑子飞快地转动着。

  虽然嫂子把我领到了城里,但我总不能事事都依靠她吧?貌似校园贷也能挣钱,这让我有些心动了。

  可是,三千块的本金从哪里找呢?

  左思右想,我决定待会跟嫂子借点钱,等那啥门卫的工资发了,我再还给她。想到这,我顿时有了主意。

  “可以!但是,我换了个新的微信号,你得重新走一遍手续。”

  “好吧!”

  赵珊珊没有怀疑我的话。

  我掏出嫂子给我买的新手机,把她的微信添加后,她俏脸微微一红,说道:“王哥,麻烦您坐到前排去,我再给你拍一张果照。”

  果照?

  我瞬间明白了,原来这种放贷,还有这种手续?

  我点了点头,坐到了前排。

  她把身体横躺着,摆出玉体横陈的样儿,拿着自个手机拍了起来,接着我的手机叮咚一响。

  我打开一看,差点鼻血都飚射出来。

  照片虽然朦朦胧胧的,但不可否认,拍的很有艺术气息,尤其是她的身体充满了青春气息,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很带劲。

  “好了,你先回去吧!待会我把钱打你微信上。”

  我生怕她看出我是个冒牌货,决定先把她赶下车。

  “谢谢王哥哦。”

  赵珊珊一脸惊喜,美滋滋地下了车,眨眼消失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外。

  我却低头盘算着,待会怎么跟嫂子林倩借钱的事,其实我内心有点担心,嫂子拒绝我,到时候赵珊珊这样的美女,自然会离我远去。

  我低头又看了她的照片,心里一片火热,不由暗下了决心,为了以后的生活,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要迎难而上。

第3章 嫂子不舒服

  嫂子回来的时候,怪怪的。

  她的脸红红的,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

  “嫂子,你咋了?”

  我有些奇怪地问道。

  “没,没什么。”

  嫂子的嗓子沙哑沙哑的,再看她眼眶红红的,眼角还残留了一丝丝的泪痕,我觉得她刚才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但嫂子不说,我也不方便问。

  “小嘎,你的事成了!明天就能来上班。”

  嫂子的语气里没有一丝地惊喜,这让我心猛地往下沉,难道……嫂子被谁给欺负了?

  “嗯!谢谢嫂子。”

  我点了点头,虽然跟嫂子接触时间不久,但她是个很内敛的人,她不想说的事,怎么也问不出来。

  我决定利用以后的时间,好好调查一番。

  “对了,嫂子,你……你能借我点钱吗?我,我有用。”

  我装成傻子一样,憨憨地笑着。

  “要多少?”

  “三千!”

  我有点脸红,三千块对我来说,算得上一笔巨款了。

  嫂子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我会要这么多钱,但她转眼看了我一眼,“小嘎,你拿这么多钱有啥用?”

  “嫂子,俺有用,过段时间一定还你。”

  我没办法解释,要是嫂子知道我拿着去放贷的,一定不会同意。

  让我欣慰的是嫂子仅仅是盯着我看了几秒钟,便说:“钱,嫂子可以给你,但是你不能去做坏事。”

  闻言,我忙不迭的点点头,心道我这放贷也算是解客户燃眉之急,还算是做好事呢。

  当然,这话我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

  见我点头,嫂子泛起潮红的脸颊努力露出一丝微笑,没多说什么,像是有什么急事一般,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刚上车,嫂子就不自觉的哼了一声,那声音仿佛蚀骨的蛊虫一般,挠的我心痒难忍。

  察觉到嫂子越发的不对劲,我关心的问道:“嫂子,你真没事?”

  嫂子咬着那诱人的樱桃小嘴,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佯装镇定的摇摇头道:“没事,小嘎,嫂子可能是昨晚上没有睡好,有些不舒服,你开车载嫂子回去吧!”

  闻言,我点点头,启动车子。

  不过让我越来越觉得讶异的是,嫂子在路上一直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嫂子不舒服,但看到嫂子那媚眼如丝的模样,我却否决了之前的想法。

  心中暗暗想道:“嫂子这该不是发春了吧。”

  毕竟我哥跟嫂子新婚燕尔,现在我哥突然就走了,留下嫂子一个人难免寂寞。

  我不动声色的竖耳听着嫂子口中发出的小声呢喃,只觉得小腹上有团火在烧,再加上车内刚刚发生过的旖旎一幕,把我的思绪又拉回了刚才,脑海中满是白花花软绵绵的馋人东西。

  想起那种从未尝试过的滋味,百爪挠心般让我握着方向盘的手愈发用力。

  还好嫂子家离学校不太远,回到小区把车停好之后,顾不得其他,嫂子就拿上包匆匆上了楼,脸色也越发红润起来,仿佛熟透的樱桃一般。

  我连忙跟了上去,站在家门口,只看到一道倩影倏然间进了卧室,随手带上了门。

  紧接着,似乎是压抑太久之后的释放,纵然房间隔音良好,但嫂子那仿佛仙乐般的呻吟声仍旧从门内传来。

  “嗯—啊—”

  我心乱如麻,鬼使神差的走到嫂子卧室门前,悄然把耳朵附在门上,卧室内的靡靡之音越发清晰,无比销魂,让我欲罢不能。

  一想到平日里端庄淑贤的嫂子正在卧室内做那事,我的想象力都有些不够用了,双眼有些赤红,强忍着发出粗重的喘气。

  脑补出嫂子脱光后那苗条的身姿,如一条美女蛇般缠绕到我身上纠缠的情景,不知不觉,身下高高的昂起,紧绷感让我有些难受,下意识的把手伸了进去,缓解着那压抑的邪火。

  随着耳边不断传来的美妙声音,我那本来就很吓人的东西又增大了些,这种感觉让我异常刺激。

  道德上的禁忌以及欲望的魔鬼仿佛在我心头扎根发芽一般,让我几欲把持不住。

  然而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却没有发现卧室内的声音随着一声嘹亮的深呼,那动听的声音早已嘎然而止。

  取而代之的是亦步亦趋的脚步声,以及啪嗒一声的锁扣开门声。

第4章 朦胧的诱惑

  深褐色的卧室门缓缓打开,而我仍旧沉浸在想象中,直到有所察觉时,香汗淋漓的嫂子突兀的出现在我眼前。

  那张我穷尽所有想象的娇美面孔,正伫立在我眼前,怔怔的盯着我,脸上有一丝不协调的红潮。

  这一刻,我方才如梦初醒般迅速的把手收了回来,但随着我的动作,嫂子的目光虽缓慢,却骤然落在我身下高高的隆起之上。

  那惊鸿一瞥的景象让嫂子仿佛看到了什么让她震惊的事情,惊讶的张大了小嘴。

  短暂的慌乱中我生出急智,镇定下来,装作一副憨傻的模样对嫂子说:“嫂子,俺刚才听到你的声音觉得有点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浑身燥热,情不自禁的就想撒尿。”

  说话间,我一直都在暗暗观察着嫂子。

  这场表演是我的本色出演,要知道之前我在村子里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就算后来突然不傻了,也还是继续装成傻子,村里的人也没有发觉。

  不出我的所料,凭借我完美的演出,嫂子终于也镇定下来,松了口气,仿佛在说:“对啊,我忘记小嘎是个傻子了!”

  见到嫂子捂着胸口一副放心了的表情,我寻思着做戏做全套,于是继续装成傻乎乎的模样,憨憨的问:“嫂子你刚才在干什么啊,是不是也难受的厉害啊!”

  在我们家乡,难受就是病了的意思,作为我们村的媳妇,嫂子自然也明白我在说些什么。

  越是如此,嫂子越发放心下来,毫不避讳的把目光放到我身下撑的高高的小帐篷上面,口中喃喃道:“好大啊……”

  我只是装成傻子,又不是真傻,听到嫂子这样说,我顿时又有些想入非非,寻思着我哥那活肯定没我的大,要不然嫂子肯定不会如此震惊。

  心中有一种难言的成就感,颇为受用。

  紧接着,听到我问话的嫂子抬起头望向我,眸子中亮起一些难言的神采,有些欣慰的说道:“小嘎长大了,也懂事了,知道关心嫂子,嫂子很高兴。”

  我心头暗暗窃笑,不知道嫂子指的长大了是哪一方面。

  “嫂子对俺这么好,俺当然也要对嫂子好!”

  凭着我憨厚的外表,再加上嫂子刚刚丧夫,此时正是心中缺少关怀的时候,听到这话,身子竟有些颤抖,望向我的目光中也越发欣慰和欢喜。

  然而随即嫂子便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在想什么,望向我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陌生,仿佛要吃了我一般。

  嫂子咬着牙,迟疑道:“小嘎对嫂子真好,嫂子的确是生病了,小嘎想帮嫂子治病吗?”

  我听的出来嫂子最后在治病上那厚重的读音,原本觉得被嫂子撞破,有些尴尬可惜,但此时听到这话却犹如天籁一般。

  我继续一副憨傻的模样,忙不迭的开口说:“当然想,只要能治好嫂子的病,嫂子让俺干什么都行!”

  听到我的话,嫂子冲我笑着,细嫩的小手拂过我的脸颊,口中喃喃道:“真像啊,也许小嘎是上天给我的补偿。”

  说完这话,嫂子仿佛迈过了心中的坎,她巧笑嫣然,伸了伸舌头润舔着有些干燥的红唇。

  我从未见过嫂子这般模样,只觉得头脑发胀,呼吸再次紧迫起来。

  “小嘎,嫂子教你怎么给我治病,你会听话的吧?”嫂子的笑容仿佛春风般,拂过我的脸颊,那混杂着香水味的空气,涌入我的鼻腔。

  “嗯,嫂子让俺干啥俺就干啥!”我面色依旧憨厚,心中却乐开了花,差点没忍住大笑一番。

  我明白了嫂子的想法,虽不确定,但仍猜到了八九分。

  嫂子呵呵一笑,比之刚才更加放松,她牵着我的手进了卧室,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窗台上的窗帘拉的很严实,房间内的暖色调的灯光也有些惹人犯罪,嫂子拉着我坐到床边,循循善诱着,“小嘎,要想给嫂子治病,我们两个都要把衣服脱掉,一件也不许剩哦!”

  这一刻的嫂子就好像一个魔女一样,不自觉得让我沉沦其中。

  “嗯,俺听嫂子的话!”

  我心中清楚,嫂子是因为觉得我是个傻子才会这样对我,要是知道我不傻,肯定羞的无地自容。

  我并不因为这个就觉得嫂子是看不起我,反而有点感谢傻子这个身份,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有一亲芳泽的机会。

  随着我的动作,全身上下的衣物全都脱的一干二净,身下的挺拔在灯光的映衬下格外的显眼,让嫂子的目光彻底停留在上面。

  而我的目光也落在嫂子那如同白雪般的肌肤上。

  纵然嫂子仍旧有些害羞的半掩住胸前和身下的春光,但越是这种朦胧的诱惑越让我欲罢不能。

第5章 到嘴的天鹅肉飞了

  我没有忘乎所以,依旧一副愚钝憨厚的模样傻笑问:“嫂子,你不是让俺帮你治病嘛,怎么治啊?”

  嫂子娇羞的松开半掩着美妙身躯的双手,极为大胆的与我肌肤相触。

  白雪般的胸脯像是松软的面包,压在我的胸膛上。

  我强忍着心头的欲火,任由嫂子水嫩的小手轻轻拂过我的小腹,她的目标赫然是那如龙般的高昂。

  我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双眼。

  仅凭感官,便能体会出那种被两只小手紧握的刺激。

  随着指尖的轻微摩挲,身体不禁颤抖。

  只听到嫂子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真大啊,放进去一定很舒服。”

  她以为我是个傻子,根本不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不知道,我心底早有些迫不及待。

  紧接着,嫂子媚意十足的勾住我的脖子,一把抱着我跌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宛若一条要人命的美女蛇。

  “小嘎,你不是想要帮嫂子治病嘛,只要把你的宝贝放进去,就能帮嫂子治病。”

  嫂子情到浓处,似乎等不及了,根本就没有等我同意,顺势抓住我的坚挺,牵引其朝着那片茂密森林的深处行进。

  我大脑仿佛充血般,满是臆想出来的跟嫂子旖旎的情形。

  这一刻,我再也把持不住,就要顺势做那枪出如龙的绝世高手,但就在这关键的一步刚想迈出之际。

  原本安静到只剩下心跳和呼吸声的卧室内突兀的传来一阵响亮的铃声,让我吓了一跳。

  已经情迷意乱的嫂子仿佛如梦初醒般,忽然间一把推开了我,扯过身旁刚刚脱下的衣物,随意的遮掩住那白皙粉嫩的肌肤。

  紧接着,嫂子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后顿时慌乱起来,对着我急切的说道:“小嘎,你先出去,嫂子有事。”

  一边说着,手上也动作起来,不由分说的拿上我的衣物把我推出了房间。

  随着砰的一声,厚重的房门再次关上。

  我光溜溜的站在门前,有些凌乱,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mmp!

  心中暗骂一声:“什么时候来电话不成,非要关键时候来,特么的别让我知道电话那头的是谁,要不然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

  我明白,到嘴边的天鹅肉就这样飞了,没准嫂子现在也早已清醒过来,恐怕会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

  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就这样一去不复返,早知道老子说什么也要装傻充愣先办事再说。

  我耳朵附在门上,隐约听到了一句男人的声音,可声音太小,具体实在没有听清,不免暗暗揣测起来。

  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哥死了,会不会嫂子耐不住寂寞在外面有人了?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便入了神,还没等想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就听到卧室内的锁扣再次扣动。

  吧嗒。

  门开了,嫂子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好整以暇,早已穿戴好衣服。

  只不过那眉眼间残留的一抹春意,却是隐藏不住。

  这也让明白,刚才和嫂子那片刻的旖旎情形并不是在做梦!

  还不待我开口,嫂子便说,“小嘎,嫂子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你要是饿了厨房里有菜,你自己做点吃的,我可能很晚才回来。”

  闻言,我望向嫂子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犹疑,刚才大胆的想法再次在我的脑海中酝酿开来。

  难不成嫂子这是要去见电话里的那个男人?

  当然,这些我只敢在心里想想。

  除了这一次之外,印象中的嫂子一直都是端庄淑贤的模样,不像是那种人。

  我不敢再妄加揣测,万一要是猜错了,说出来会让嫂子难过。

  点点头,我的思绪飘的很远,直到嫂子早已走后好几分钟,我才反应过来,忘记提醒嫂子那三千块钱的事了。

  正懊恼之际,嫂子送我的智能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打开一看原来是早先加的赵珊珊微信发来的消息。

  “王哥,在吗?”后面还附带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紧接着,似乎看我没回复,又发来一条消息,问我什么时候把钱给她。

  我本来就因为被那通电话打断了和嫂子暧昧而烦闷不堪,又懊恼于自己忘记在嫂子离开前提醒她借钱的事,看着一副催命阎王似的赵珊珊问我要钱,心头顿时一股无名火起。

  “急什么急,妈的,我会差你那三千块钱吗,答应借给你自然会转给你的,我现在忙的很,别再吵了,等我忙完就转给你!”

  这股怨气更像是对那通电话的不怠,只不过赵珊珊此时恰好撞到了枪口上。

  其实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要知道赵珊珊可是水灵灵的漂亮妹子,要是吓到她了,以后不跟我约了怎么办?

  “王哥,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不起,那您先忙,我不打扰您了。”

  果然,身为尚在读书的女大学生,先入为主的情况下把我当成社会放贷人,见我生气的吼她,顿时被吓到了,发来的语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搞得我好像是欺负良家妇女的恶霸似的。

  这女人的哭啊,果然对男人来讲是无法抵挡的大杀器。

  当然,这仅仅对我这种知道怜香惜玉的男人来说,要是真的社会人,可能根本就不会心疼,甚至还有可能变本加厉的恐吓威胁,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跟他们相比,我可是有操守多了。

  我顿时好声好气的回复了一句:“唉,你别害怕,我这边遇到点事,心情不好,说话可能重了一点,你别在意。”

  顿了顿,我又发过去一条语音,“另外,那三千块钱我一会儿就给转过去。”

  没过多久,赵珊珊再次发来一条消息,带着可怜巴巴的表情,“嗯,那王哥您先忙。”

  看着这条消息,我久久无语,想着要是嫂子很晚才回来,就只能拖到明天再给她把钱打过去了。

  正自我安慰着,却没想到这时候微信内再次传来一声提示音,却不是消息,而是嫂子给我转的钱到账了。

  嫂子把钱转过来了,我没怎么犹豫就把刚到手还没暖热乎儿的钱给赵珊珊打了过去。

  我心中清楚,这样的校花级美女,只有舍得放长线才能钓到大鱼。

  果然,见我很快就给她转了账,赵珊珊顿时开心的在微信上感谢我,还发了一连串的亲亲表情,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