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为夏欢郑斌小说的名字是《交换我的

发布时间:2018-12-06 09:11

夏欢郑斌全文阅读

交换我的爱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夏欢郑斌小说的名字是《交换我的爱》,此书又名《代罪》,是网络作家逝无伤为大家带来的已完结都市小说。夏欢是郑斌的嫂子,在哥哥意外进去之后,郑斌担起了照顾嫂子的责任,可谁知在嫂子醉酒之后郑斌发现夏欢喜欢的另有其人,为了维护哥哥的尊严,郑斌决定拿下夏欢。
  她也许是喝多了,趴在我身边给我脱衣服的时候有些不利索,我只甩开了衣服,而她要给我脱裤子的时候,直接没有力气往下拉了!
  我穿的是中裤,但是由于早已滚烫如钢铁,直接卡住了,她拉了一下之后没有任何的办法,我看着无语,一把将她扶着放下!
  “唔,好热,陈平哥,你快点要我好不好?”她含糊娇声说完,闭着眼着眼睛吐着舌头,还双手手舞足蹈的做着在夜场酒吧跳舞的动作。
  我拉掉了自己的裤子直接光溜溜的趴在了表嫂夏欢的身上,我知道她喝多了正是发酒疯的时候,所以还是我来吧!
  我不管她是不是我表嫂了,因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饭怒的时候失去了理智的约束,已经不能考虑长远和整体的利益了!
  忧时勿纵酒,怒时勿作札,你夏欢没有把我表哥当回事,还要利用我,让我代替表哥去犯罪,那我何必把你当回事?
  现在都到床上亲也亲了摸也摸了,衣服也脱了,我干嘛还要委屈自己?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这么刺激的事情,我这样一个血气方刚的的瓜娃子不可能退缩的。

第1章 醉酒的表嫂

  表嫂夏欢今晚穿得十分的暴露,黑色皮衣里是件低胸的打底衫,露出大片雪白,高傲的挺立着。紧身的包臀短裙完全无法遮掩她的翘臀,高跟鞋被她随意脱在门口,浑身酒气的她进门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不仅仅身材好,还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五官比手机上经常看到的网红还精致,随便涂点化妆品,看起来就更加惊艳了。

  自从表哥进了监狱之后,她白天上班晚上喝酒,性情大变。表哥酗酒撞死人进了监狱判了七年,临走之前他嘱托我一定要照看好表嫂,不能让她受了委屈!

  “郑斌,滚过来!帮我脱袜子。”

  “来了,嫂子。” 她在家对我指手画脚惯了,我也不敢生气,寄人篱下,连工作都没有,这种气可没少受。

  我唯唯诺诺的凑到跟前,此时涂着口红的夏欢更加妖娆了,眼神从她腿上扫过的时候,心中难免一阵燥热。

  小心翼翼的从她大腿上慢慢褪下黑色的丝袜,露出她那匀称性感的美腿,一直褪到那双白皙小脚丫子上,慢慢将袜子脱了下去。

  表嫂的脚丫子很好看,白白嫩嫩的,还涂上了油光发凉的指甲油,看起来很可爱很性感。

  那光滑细腻的触感让我的呼吸都重了几分,最关键是,我跪在地板上给她脱袜子,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那短裙深处,匆匆瞥了一眼没敢多看,是蕾丝的。

  夏欢随手提起自己的名牌包就砸在了我的脸上,“愣着干嘛,扶我去房间!”

  这些天她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平时早中餐都做饭给她吃,就连她的衣服内衣裤都是我洗的!现在她喝醉了还是如此。

  我真的是羞怒交集,用手过去搂着她,触碰到她紧致滑腻的小蛮腰的时候,心思却也有些晃动了。

  她十分的苗条,身材很好,是有马甲线的性感女人,那身子搂着的时候软软的,柔弱无骨,十分的有感觉。

  她身上散发着一种体香和香水混合的味道,还有葡萄酒的香味,这让我闻起来有些沁人心脾,身体的火热又加重了不少。

  夏欢是独生女,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爸妈都在国外。表哥来他们家当上门女婿,说好了生了孩子就把父母从国外接回来。可是表哥连碰都没有碰过这个女人就进去了......

  和夏欢相处这些日子,我发现她有时候冷冰冰的,脾气还比较火爆,心情好的时候可能和才跟我聊几句。

  这时候夏欢一边往房间里面走,一边含糊其辞的说着醉话。说守活寡什么的。

  夏欢一边骂着一边在我的搀扶下进了她的卧室。

  好不容易才把她搀扶到了床边上,只是看着表嫂倒在床上的那一刻,我瞬间凌乱了!

  她原本穿着的低胸装,这时候倒在床上之后,领口开得有点大,我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大半个白腻的酥峰和深深的沟壑……表嫂倒在床上的时候还轻轻的娇吟了一声,这让我一阵神经都绷紧了,这种声音真的好像是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而这时候已经则腾出了一身汗,被她这一阵娇吟,腹地之下的火热就更加的火热了!

  表嫂的酒劲似乎越来越大了,此时像是个怨妇一样发疯似的在骂着我表哥,旁若无人的开始扯掉自己的衣服,皮夹克被扔到地上,露出平坦的小腹。

  “嫂子...别!”

  在我震惊之中,嫂子竟然已经扯开了自己的内衣带子,蹭的一声,两团雪白弹了出来,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

第2章 酒兴大发

  二十二年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就这一下看到我都直接愣在原地!

  我强忍着腹下的火热,我给她打开了窗户透气,看也没有敢多看,转身逃也似的出了房间。

  回到客厅之后依旧无法平静,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表嫂的身体,但从未想过高高在上的嫂子会在我面前这般。鬼使神差的,我拿起嫂子扔在沙发上的丝袜闻了一下,有一股清新的体味和淡淡的香水味。

  可是就在我把手伸进裤子那一刹那,表嫂的喊声十分突兀的从房间里传来:“嗯...给我。”

  听着她温柔的呢喃声,我心头一阵颤抖,难道表嫂还有什么需求不成?

  从门缝里看见她紧闭着双眼,满脸通红,身子不断扭动着,胸口颤动,手竟然放在了自己大腿深处。

  我心跳加速,是醒着的还是没醒?

  随着动作的加大,嫂子把短裙脱了,那条蕾丝内内也脱了,褪到小腿根部。

  只可惜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红唇轻启,嘴里呓语听不大清楚,断断续续听出来点,应该是叫了谁的名字,说爱他,想要,痒难受之类的。

  知道她根本就没清醒,我胆子也大了起来,小声喊了句嫂子,见她没动静后我直接进了房间。房间里一股酒味混着女性特有的气味,嫂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听着她不断发出诱人的声音,让我浑身燥热难耐。

  近距离观察了嫂子的身体,连她身下的床单都被画上了诱人的地图。

  然而还不等我做什么,表嫂的手突然将我拉倒在了床上,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柔软的地方。

  “陈平哥…”

  我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神色一愣,不是表哥的名字?陈平这家伙是个企业家,还是挺有名气的财经新闻报道的坐客专家。

  对方有才华有地位有金钱,样貌年轻帅气,言谈举止风度翩翩,确实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女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男人。

  我心里头默念着她的话语,顿时我替表哥感觉到脑袋上绿油油的了。

  我带着愤怒,表嫂竟然在想着别的男人,我好想代替表哥惩罚她!他就算进了监狱也不忘让我暂时先照看夏欢,不让她伤心。

  我本以为她这阵子整天喝酒是因为表哥而伤心,却不想是在外面勾搭野男人,连喝多做出这种事情都是在想着别的男人。

  性格很直的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夏欢迷离着眼睛看着我,似乎是酒劲上来了,更加的动情!

  “我和我爸爸妈妈说了,他们让我重新找对象,我不可能等这个废物出监狱了才要孩子的……陈平哥,我和他还没有做过……”

  她嘴上无意识的说着,此时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那个市电视财经频道上那个企业家陈平了!

  就在我正走神这会儿 ,一只细腻滑嫩的小手竟然从我的裤头探了进去,一把握住那处。

  “好烫...想...”

  喝醉的表嫂对着我耳根直喘气,抓住我的小手竟然动了起来…

第3章 表嫂的指责

  我这时候且羞且怒且畏惧,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表嫂会摸我,我也不曾想自己会和她倒在一张床上!

  而且更过分的是她直接起身了,将她娇柔的身体全部压在我的身上,我一阵紧张,紧张中也带着慌乱,慌乱中带着火热,火热中是一种无法控制自己!

  她原本就暴露出来的胸脯这时候整个倒挂在我面前,挤压着我的胸膛,我能看到面前的巨峰在她的挤压下动作下,不断的变形了。

  从来没有这样经历的我,一下子身体仿佛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瘫在床上。

  反抗?真以为她是我表嫂吗?不反抗?任由她对我那个?

  我心里纠结着这个问题,可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欲望,我起身冲了出去,我想帮表哥报仇,但不是通过这种方式。

  虽然我身体上强烈的感官感受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抱住的她的小蛮腰是真的,我亲着她的柔软红唇都是真的,我闻着她魅惑的体香也是是真的……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吵醒了,迷迷糊糊的起来发现是表嫂在门外吵着!

  完了?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开门,郑斌!”表嫂夏欢的声音异常的清冷,和昨晚的她判若两人。

  我听到这个声音原本惺忪的睡眼,我不知道表嫂为什么找我,而且声音很凶。着急的起身穿衣服,然后胆战心惊的过去将门口打开了!

  我看到了头发凌乱面色怒红的夏欢正站在我面前,她手上提着一双黑色丝袜,直接甩在了我的脸上……被女人将丝袜直接甩脸上是一种什么感受?

  我当时一脸懵逼的看着挂在自己脸上的袜子,来不及仔细感受其中的香味,内心中一阵羞耻和慌张的感觉!

  “说,趁着我喝醉你对我做了什么?”夏欢一巴掌就朝我抽了过来。

  “我……”

  “我什么?你看看这上面的东西,一闻着就知道是你的!”夏欢蛮横说着,全力一脚的踢在了我的大腿上,一副惩罚坏人的冲动。

  我当时听到这里就明白了,昨晚上确实半夜起来拿她的丝袜做过坏事,不过好在没发现我在她房间的事。

  “我就是自己忍不住……”我豁出去了,直接交代说道。

  “然后你就用我的丝袜做龌龊的事情?夏欢啊夏欢我是你表嫂好吗?你胆子不小啊!”夏欢激动的又踹我一脚,我连连后退,没有敢反驳的。

  “对不起,我一时冲动,所以……表嫂你要打要罚直接说吧!”我顾不上自己被踹的痛苦,目光还偷瞄了一下她。

  她身上穿上了睡衣,露出了雪白而修长的颈部,一张俏脸看起来有些怒怒红。

  我并不打算将她说的陈平的事情说出来,我只得解释说道:“我还是处……男,所以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表嫂,实在对不起啊!”

  “以后我再发现你敢对我乱想,我就切了你!”夏欢冷冷的威胁道,同时那光着的小脚直接朝我档里踹过来,当然没有非常用力,只是想稍微给我点教训。

  可是这大早上,那种奇特的触感瞬间就让那里有了感觉。

  随后在表嫂一脸震惊中,蹭得一下挺拔而起……

第4章 荒唐的协议

  表嫂又愤又羞,估计恨不得拿菜刀把我剁了,随后丢下一句话愤愤得走了。

  “把丝袜给我扔了,等会儿来客厅跟你商量个事情。”

  等我冷静下来之后,一到客厅吓得腿都软了,此时嫂子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茶几上就摆着一把菜刀,那架势,好像真要把我阉了。

  “过来!”夏欢冷冰冰的呵斥道,“瞧你那怂样,估计给你个女人你都不敢碰,怪不得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没谈女朋友。”

  我被说得脸红,鼓起勇气反驳:“谁说我不敢碰!”

  嫂子冷哼一声,倒也没跟我争论,一脸不屑的说:“郑斌,你表哥还在的时候让我照顾你,我知道你是农村里的孩子,不容易。现在他进去了,你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这有个活,你干不干?”

  我心想表嫂什么时候这么好,之前表哥让我进她公司都不同意,嫌弃我,怎么突然这么好了?“什么活,嫂子你就直说吧。”

  “去睡一个女人。”

  见我楞了半天,嫂子冷笑道:“怎么,不敢了?刚才不是挺有种的嘛?不是处男吗?血气方刚忍不住嘛?呵,这么快就怂啦?”

  嫂子一脸嘲讽得盯着我裤裆看了一眼,说:“刚才还挺有本钱的,看来你也就配偷别人丝袜在背地里做那些龌龊的事情了。这五十万你不想赚,我就找别人了。”

  “什么?五十万??”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睡一个女人,能赚五十万?那...这个女人得有多恶心啊?

  “想什么呢!”

  表嫂不耐烦的说:“她漂亮,跟我比也不差。要不是看在你表哥的份上,我也不会找你去做这件事情。这么跟你说吧,这个女人叫李倩,是陈平的老婆。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好,你只管去做,事成之后,拿上钱滚蛋,免得一天天碍眼。”

  果然,这件事又跟陈平有关,看来表嫂为了这个陈平,真肯下功夫啊,不过好像并不顺利嘛,否则怎么会让我去勾搭陈平老婆呢?

  “到底同不同意,同意的话把保密协议签了!”

  她不过是把我当成自己达成目的的棋子罢了,而表哥跟之后连碰都没碰过她,可能也是她利用的对象,只是表哥出了意外进了监狱,现在轮到我了?

  想了几分钟,我一咬牙,把合同一签,做就做!

  “这就乖了嘛。”表嫂一脸满意的说,似乎心情大好,随后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在我胯下探了探:“下午带你去酒店,你可得好好表现,小处男。”

  被她这么一弄,我瞬间又起来了,她盯着瞧了会儿,满意的点头,“不错,比你表哥有本钱。”

第5章 表嫂的旗袍

  我看着表嫂夏欢扭着小蛮腰走进房间,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始终没有放下。

  我回房躺在床上,总之现在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帮帮夏欢,配合着她的计划!

  还没有到中午夏欢就来喊我了,让我去洗个澡去掉身上的汗味,让自己干净一些,别到时候爬到人家李倩的身上像条臭狗一样被嫌弃!

  而且她还丢给我一套休闲男士西装给我,让我洗了之后穿上去。

  “这是我表哥的吗?”我纳闷的看着,这尺寸似乎和我差不多。

  “你说呢?穿得赶紧好看一点,你的那些运动装就不要传出去约妹子了太土气!”夏欢哼哼说完,傲娇得意的扭着水蛇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看着她扭动的臀部,拿着衣服就进了洗浴室。

  只是,看着浴室衣架上她挂着的内衣服,我又一阵腹下起火了。

  这是昨晚在床上我看到的那一套内衣,打卷着挂在那里。

  也许她并没有把我当她的表弟,因为她从来就没有爱过表哥。

  我提表哥感到不值,同时也因为自己和表哥都成了她随手可以丢弃的棋子而感到不甘心,我在心里默默种下了一个计划!

  我要陪着她玩到底,我就是要看看她到底想怎么玩,除了想爬上陈平的床,还有什么目的,总有一天我要代替表哥把你整得服服帖帖。

  我没有拿她的蕾丝内衣来做什么坏事情,因为昨晚刚丢了一次,今天早上再来一次,那我等下出去面对那个李倩要是心力憔悴的话,岂不是丢脸了?

  我洗澡出来还等了半个小时,她才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只是这一次穿上了一件白色带着梅花点缀的性感旗袍,身上曼妙的曲线让我看得都要流鼻血了!

  原本身材就很好的夏欢加上这一件旗袍之后就更加的美艳动人了,修长的身躯,异常的前凸后翘,窄短的旗袍似乎包裹不住她丰满的峰峦,那紧绷的球状看得人惊心动魄!

  下面的裙摆到了膝盖上,只是旗袍的斜边是开叉的,我能从她走路时候飘摇的下摆,看得她里面那白皙修长的大长腿。

  表嫂还将头发挽了起来,将她修长的颈脖展露了出来,那一张娇媚的瓜子脸看起来更加精致完美了!

  整个人,总体上看起来更有气质了,一种诱人的韵味。乍一看真的仿佛是从旧上海的歌舞团走出来的性感美女,如此的吸引眼球。

  为什么是穿着旗袍?难道陈平喜欢这一口?

  她的目光也烧我身上扫视了一下,然后颇为满意的说道:“还不错,正合身!走吧开车去祁隆商业酒店,李倩已经到了,我要你在陈平哥来之前先在房间等着她!”

  我咽了咽口水,也点了点头,这种被女人支配的感觉很是恼火,火的身下一阵强硬不休!

  对于她来说,这一次是精心筹划的一次“盛会”,可是对于我而言却是一次屈辱的行动。

  因为那个在酒店等着我的李倩,是别人的老婆,我没有见过她,不知她长什么样。

  我很紧张,这就好像是第一次去酒店找小姐一样。我想那个女人既然是陈平的老婆,姿色应该不会太差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