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小说是由网络作者李伊人

发布时间:2018-12-06 09:11

阮孟冬周凯风全文阅读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全文阅读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小说是由网络作者李伊人创作的一本非常虐心的现代言情小说,阮孟冬周凯风是小说的男女主角。小说讲述的是为了和周凯风在一起,阮孟冬抛弃了自己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却成为了他的囚徒,被他肆意折磨。伤透了心的阮孟冬绝望离开,可周凯风却又来挽回这段爱情了···
  我的心猛地一颤,狠狠地被刺痛了,可我面上却笑的明媚,嘴角咧开,像小时候妈妈说的那样,难受的时候要笑,一定要笑,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是啊,我早就该死了……如果没有弟弟,我早就该死了……我一无所有,早就该死了。
  周凯风曾经是我的全世界,我爱他,默默爱了将近十年,我曾以为,他是最阳光最温暖的男子,该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女子。他善良,温暖,乐于助人。我也跟着他的脚步,一点一点使自己变得更美好,这么多年,只为了离他更近一点。
  后来,苏菁出现了,他们要订婚了,我虽然难过的要死,哭了整整几夜,也只能打碎了牙齿,裹着血和泪往肚子里咽,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可是在最后,却被看成是杀害苏菁的凶手。
  我忍了三年,就算在当初被周凯风硬来破了处子之身,父母全都死了的时候都没有爆发,可是我现在忍不住了,口中嘶吼着:“周凯风,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我没有害死苏菁!她的死跟我没有关系!就算你一辈子这样羞辱我,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如果你真这样恨我,那就杀了我!”

第1章 电梯间的春光

  “她就是我跟你提到的,总裁身边的高级秘书,看她走路那个骚样,昨天的衣服都没换,一定又是去签脱了裤子的合同了。”

  “崔莹姐,别看我是新来的,阮孟冬的大名L城谁不知道啊?高级秘书?我呸,不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呵。”

  我穿了一身香槟色套裙,贴身的剪裁完美地展现了自己还算婀娜的身材。我的腿本来就长,穿上细高跟鞋衬托的露出来的肌肤白嫩光滑,饱满透亮。来公司之前,我精心化了妆,掩饰一下面上的疲惫,还特意用了亮色的口红润了唇。我的嘴唇微微上扬,正是印证了大厦同事们的流言: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我目不斜视,像是从未听到,或者早已司空见惯,一点也不在意了。只是进入电梯的一瞬间,我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怎么?知道难受了?”

  冰冷刺骨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粗重的喘息响彻在耳畔,温热的气息扑到我的脖颈上,惹得我浑身一震,身子一个激灵打了个颤儿。

  这是总裁专用电梯,我刚才到底在想什么?就连周凯风早在电梯里都没看到!

  我调整了心下复杂的情绪,立即勾起脸上的笑,嘴角微微一动,隐藏住眸中的深情和忧思,然后转身对他嫣然一笑,将手里的合同递给他说:“周总,合同签好了,您看看。”

  周凯风的瞳孔骤然紧锁,眸中登时聚集着雷霆之怒,眼底却尽是调笑与嘲讽,他冷俊一笑,冷哼道:“到底是出了名的交际花,看来昨天晚上,你牺牲不小。”忽然,他的声音徒然增大,视线落我身上的某处,突然嘲讽道,“堂堂阮家的千金小姐,原来竟是个肮脏龌龊的玩应......”

  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我看到了自己胸前的红痕,那是昨天不小心撞到桌角落下的。从他的表情来看,我知道他是误会了,但我并不想去解释。

  不怒不哭,不喜不悲,这些年来,我早已习惯他的羞辱,他越这样,我笑的就越明媚。登时,我慢慢勾起手臂,将身子贴向他伟岸的身躯,故意勾引他:“周总说笑了,他们哪能跟您比,哪有您雄姿英发......”

  说着,我纤细的指尖慢慢向下滑,还没到小腹,就被周凯风一把抓住,翻身将我按在电梯里,随后,他按了hold健,电梯停了却没打开。

  “撕拉”一下裂锦的声音响起,胸前的雪白立即露出。

  毫无前戏,干涩的进入。

  周凯风很粗暴,没有一丝怜惜之情。结束之后,他将浑身无力的我扔到地上,像是在扔一件无关紧要的物件,并且冷声说道:“今天这么主动发贱,还真是你一贯的作风啊!”

  粗鄙不堪的嘲讽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极力忍住心中的酸涩,控制住眼中的泪,酝酿好情绪,再抬头时,明媚的笑容又浮在脸上,我说:“周总,我听学校的管事说,孟青病了,我想去看看他。”

  周凯风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我,一言不发,眸光冰冷无情,嘴角微微一动,残忍地问:“阮孟冬,孟青他死了吗?”

  原本我还带着些许期盼,可自己唯一的自尊也在他冰冷的注视下一点一点消磨殆尽,眸中的光也一寸一寸熄灭,三年了,已经三年了,为什么他还是不肯放过我!

  这么多年的折磨,还不够吗?

  周凯风突然一把将我拽起来,双手掐着我的脖颈,一字一顿冷厉道:“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你记住,就算他现在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去见最后一面!这都是你的报应!”

第2章 别忘了你的身份

  我气力太小,抵抗不住他威猛的力气,眼中滚出泪珠来,试了几次终于说道:“我说过,苏菁的死与我无关!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现场晕倒!我跟你解释过很多次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周凯风周身散发出化不开的怒气,他靠近我的耳朵,轻声说:“阮孟冬,还不够,这远远不够,我要让你生如不死,每天都活在愧疚当中,这是你的报应,你该笑着承受。”

  我忽然浑身一震,心口的疼一直蔓延到全身,上一次他说出这样的话,弟弟孟青险些被车撞死,这一次,不,忍了这么多年,弟弟千万不能再出事了……父亲被逼跳楼,从三十几层的高楼纵身跃下,就死在我眼前,母亲因为伤心过度心脏病发,公司破产。我从一个千金小姐、商界名媛一下子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衣不蔽体,没有尊严。一无所有,我现在只有孟青了……我只有弟弟了……我深吸一口气,擦干了脸上的泪,再抬头看周凯风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乎又是那个巧笑倩兮的交际花了,我像从前的无数次那样告诉自己,我不疼,一点都不。

  我知道,自己的笑容越是明媚、嫣然,落在周凯风眼里,都会让他觉得刺眼,膈应!他厌恶地看了我一眼。他伸手一推,随手将外套扔在我身上,转身按了电梯,没留下任何话语,走了出去。

  电梯里残落的衣服碎片很让人浮想联翩,我穿好周凯风的外套,又将已经不能穿的衣服拿了出去,一路跟着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好乐迪公司的张总今晚上来,你去好好陪陪,务必促成这次合作。”

  我才刚一进门,就被一叠文件砸到头,来不及揉揉被砸到的地方,就连忙蹲下捡起来,在看到那张熟悉的照片时,我睁大了双眼。据我所知,这个好乐迪的张总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要想从他手里签下合同,不只是被折腾一晚上的事儿。更何况,他为人奸诈,防备心重,身边的保安又那么多,这一次,怕是不能用以往的方法来自救了。

  “怎么?现在还有你阮孟冬签不下来的合同?”

  周凯风嘲讽的语气很是冰冷,眼底的笑带着厌恶,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合同是怎么来的!现在想立牌坊!晚了!”

  我从前签合同,都是事先找一个小姐代替,只要那人跟我穿一样的衣服,那些被周凯风摔在我脸上的所谓的床上的照片,只要不露脸,就能蒙混过关。可是这一次,张总那么狡猾,怕是混不过去。

  “周总,我身体有些不舒服,这一次的合同能不能让别人去。”我带着最后的期盼,把这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开口向他说道。

  周凯风睥睨着我,嘴角凝着一丝笑,说:“签了这合同,我就派人带孟青去医院,你也知道,他心脏不好,万一抢救不及时......”

  还是如此……明明知道结果,我却还是开口求他,得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践踏。

  我的心思百转千回,眼眶中打转的泪好几次都要落了下来,却被我硬收了回去,最后我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嫣然一笑,眸子里闪着勾人的光,说:“好,我去。”

  周凯风冷厉一笑,说:“好,很好,永远别忘了你的身份!今晚好好伺候张总。”

第3章 爱上他是劫难

  身份?我还能有什么身份?在周凯风眼里,我阮孟冬只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我拢了拢微微凌乱的头发,拉了一下西装外套,那上面还沾染了他些许的味道,熟悉又陌生。我轻飘飘的动作就像是拂去了心上带着锥心之疼的阴霾,我不疼,真的一点都不。

  过去那三年的痛苦都一一承受下来了,这一点痛算什么呢?

  “周总,您说笑了,我怎么会忘了呢?”我笑盈盈的对他说着,脸上没有一丝的落寞和悲伤,靠卖笑和无所谓来伪装自己,我还能好过一些。

  这些年,我清楚的知道,每次周凯风羞辱我时,却没有在我面上看到预料中的痛色,便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他千方百计的折磨我,羞辱我!就是想在我脸上找到悲观和消弭。他特意让我去陪客户,让我签不可能签上的合同,就是想让我痛苦,回来求饶,忏悔我做的坏事。

  我并不知道他会派侦探来跟踪我,当他把那堆香艳的照片摔在我身上羞辱我时,我并没有解释,默认的态度更让他恼怒。

  我知道,他认定我害死了苏菁,他恨不得亲手杀了我。

  他笑了,冰冷异常:“阮孟冬,像你这样的女人,早就该死了……”

  尽管司空见惯,但听见他这样说,我还是痛苦的难以忍受。

  我的心猛地一颤,狠狠地被刺痛了,可我面上却笑的明媚,嘴角咧开,像小时候妈妈说的那样,难受的时候要笑,一定要笑,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是啊,我早就该死了……如果没有弟弟,我早就该死了……我一无所有,早就该死了。

  周凯风曾经是我的全世界,我爱他,默默爱了将近十年,我曾以为,他是最阳光最温暖的男子,该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女子。他善良,温暖,乐于助人。我也跟着他的脚步,一点一点使自己变得更美好,这么多年,只为了离他更近一点。

  后来,苏菁出现了,他们要订婚了,我虽然难过的要死,哭了整整几夜,也只能打碎了牙齿,裹着血和泪往肚子里咽,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可是在最后,却被看成是杀害苏菁的凶手。

  我忍了三年,就算在当初被周凯风硬来破了处子之身,父母全都死了的时候都没有爆发,可是我现在忍不住了,口中嘶吼着:“周凯风,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我没有害死苏菁!她的死跟我没有关系!就算你一辈子这样羞辱我,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如果你真这样恨我,那就杀了我!”

  苏菁从前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把周凯风抢走,她生前得到了他的身,死后还霸着他的心!

  那我又算什么!从始至终都是个笑话吗?

  周凯风瞧见我眸中的痛苦很是兴奋,似乎我越痛苦,他便越高兴,他狠狠地捏着我的脸颊说:“阮孟冬,我警告你,苏菁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吗?你只不过是她身边的一条狗!杀你?便宜了你!”

  我一个踉跄,被推倒在总裁办公桌上,头部正好撞到冰冷的大理石台面上。

  坚硬的撞击使我脑袋一疼,嗡的一下,险些晕倒,视线一转,却看到了桌面上的照片。

  苏菁清纯姣好的容貌依旧,笑的那样甜美。

  “滚!”

  周凯风一把将我拂到地上,怜惜地将苏菁的照片擦了擦,温柔的摸了摸照片才慢慢放下,摆好。转过身来时,又恢复了往日的贵气和平和,他不咸不淡地说:“合同签不上,你弟弟也别想活了。做与不做,看你。”

  走出总裁办公室,我走出了商业大厦,一路受了不少冷艳与闲言碎语。现在整个集团应该都会传扬着我如何如何不要脸,大白天勾引总裁的事儿了。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怕,也不在意,一个婊子,还在意这些闲言碎语吗?

  孟青,一定要好好的,姐姐一定会拼尽全力保全你的。

  夜晚,华灯初上。

  好乐迪高级会所的霓虹闪烁着,我按照约定时间来到指定地点。我穿着深V礼服,为了方便谈事情,我穿得有些性感,丝质的衣料穿在身上,紧密的贴合着我的肌肤。准备好一切后,我才进入约定的包房。

  我坐在包房的沙发上,看着这里面的陈设,悄悄打开手包上的微型摄像设备,才准备妥当,便看到了推门而入的张总。

  他脑满肠肥,色字都写在了脸上,一见到我便两眼冒光,全是色急的模样。

  我站起来虚迎了他一下,刻意和他保持了距离,他也还算规矩,几杯酒下肚,手便不老实起来,开始毛手毛脚的。

  喝了一整瓶人头马后,他就开始借着醉意想要逼我就范,我不敢立即抵抗,便顺着他的意思要与他做游戏:“张总,别急嘛,咱们玩个游戏,你带着布条,如果能抓到我,我就脱一件衣裳,怎么样?”

  我知道,我的声音很柔很轻,再加上故意做出娇媚的音调,风流入骨,一般来说是没有人能够抵抗的住的。

  张总立即答应,还连连在我的手上亲了几下。

  我忍着恶心,面上还要带着笑。

  布条绑好后,我暗暗叫了之前联系好的原本就在好乐迪的小姐进来。那小姐穿了跟我一样的衣服,一下子就被张总抓到。

  我见时机成熟,便对那小姐使了一个颜色。

  我自己没有兴趣看现场春宫图,便转过身去。却听见张总清醒地说:“阮小姐去哪啊?”

第4章 被下药了

  女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没了,张总阴沉沉的脸上哪有一丝醉意。

  他竟然在装醉!怎么会这样?

  那一杯一杯的酒,张总喝一杯,我喝一杯。我刚才明明瞧出来他的醉意了,可是,如果他没醉,又为什么要装醉呢?

  他将靠在自己身上的小姐推走,转而看向我,似笑非笑地说:“阮小姐好手段,如果不是来这儿之前有人告诉我这个秘密,我今儿险些就让你蒙混过关了。”

  这时,我的双腿开始发软,几乎支撑不住,踉跄了一下,就摔进了张总的怀里。

  这肢体一接触,我的身子便一阵打着颤儿,身体某处仿佛崩塌了一般溃不成军。

  不好!我好像被下了药,什么时候的事情?这么会这样?

  张总双眸中泛着阴鸷的光,里面夹杂着浓厚的情欲,一双大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小姐不知何时溜了出去,诺大的包房里就只剩下我和张总。我欲哭无泪,莫大的羞辱感涌上心头,一直以来,我为了周凯风守身如玉,这么多年除了他,我的身子谁都没碰过。难道今日......

  色急的张总突然拦腰抱起我,将我狠狠地摔在沙发上,开始宽衣解带,抽出腰带将我反手绑起来。

  我羞愤地想要一死了之,可是身体却一丝力气也没有,我拼尽全力想要挣扎,却没有丝毫改变。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清白的身子难道要被他染指吗?

  粉红的灯光笼罩着一室的旖旎春光,裂锦的声音响在耳畔,勾起一丝淫乱景象。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咣当”一声巨响!有人破门而入!随后压在我身上的张总被人大力拽走!那人一拳将他打倒在地,与此同时,一件西装外套盖在了我的身上,阻止我的春光外泄。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张总带来的保镖被打的满地找牙,但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界,很快,就有很多保安冲了进来。

  张总被保安扶着站了起来,龇牙咧嘴地吼了几声,然后吐掉嘴里的血,恶狠狠地说:“哪里来的黄毛小子!敢破坏我的好事!不想活了吧!”

  我视线一转,急忙看向门口,看到了一个面似白玉,目若朗星的男人。

  那男人挽起衣袖,精壮的手臂露出来,衬衫上的蒂芙尼钻石袖扣散发着璀璨的光。听到张总的威胁,他不动声色,俊朗的面上没有一丝惧怕,反而双眸中凝着散不去的怒色,他的身上仿佛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气,睥睨天下般的霸气。

  他嘴角噙着一丝笑,眸子里染着可怕的光,冷厉道:“张国辉!收起你让人恶心的做派!阮小姐的事儿,我管定了!”

  张国辉身躯一颤,连带着脸上的横肉都颤了颤,却还是挺起腰板恐吓着,似乎想要从声音上压过:“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男子不怒反笑,说:“张国辉,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你要得罪的人是谁?别到头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那群保安里不知是谁,认出了他,失声叫道:“沈之衍!他是沈之衍!”

  众人倒吸了一口气,张国辉更是吓得退后几步差点跌倒。

  我睁大了双眼,心中更是惊讶,这个沈之衍我是知道的,在L城叱咤风云的商界精英,他咳嗽一下,整个城市都要震一下的人物,他做事雷厉风行,是个狠角色。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又恰巧救了我?

  正当我冥思苦想时,只听到张国辉谄媚的声音响起,抬头一看,正瞧见他像是换了副嘴脸一样陪笑道:“原来是沈少,失敬失敬,这是误会!绝对是误会!”

  这时沈之衍没有理会他,反而一步一步走向我,靠近我,温柔地将我扶起来,帮我细细擦了脸上的泪痕,声音不似方才那么威严,轻柔了许多:“孟冬,没事了,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他竟然认识我?并且知道我的名字?从前我们阮家虽然与沈之衍有过生意上的往来,但我和他并没有任何交集,他这样唤我的名字,倒像是旧相识了。

  我脑袋迷糊,身子也发软,尚在思虑之中。这时,张国辉突然提高声音,说了一句话,令我的身子猛地一震,浑身像是坠入了冰窖。

  “是,有人故意透露消息给我,将阮小姐雇小姐陪客户的秘密告诉了我,还告诉我要先下手为强,给她下药!”

第5章 这么快就找到靠山了

  我柔若无骨地靠在沈之衍身上,听了这句话,身子猛地一颤!

  沈之衍似乎察觉到我身子的异常,他抬眼看了看张国辉,轻描淡写地说:“带着你的人出去!这件事我会一查到底!绝不会放过背后的人!”

  张国辉好像拿到特赦令一般,逃走似的离开了。包房内就只剩下我和沈之衍。

  沈之衍清澈的眸子映着我有些惊慌失措的面容,我似乎从他的瞳孔中瞧见了自己狼狈的模样,他倒是不在意,对我温柔一笑,轻轻说:“孟冬,你没事吧?”

  我的身上虽然还是无力,但药性最激烈的部分已经熬过去了,现在也没那么难受,只是心里酸涩得厉害。难道这一次是周凯风透露了我的秘密?他早已经知道了我是如何签合同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

  他就这么想羞辱我!让我这么被人糟蹋?

  我的心仿佛被人用利刃反复刺入,鲜血淋淋,酸涩感聚集在心头,压迫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此时的我不必照镜子就知道,头发凌乱,脸色苍白,那些往日的痛苦一股脑涌上心头,万分疼痛之下,便晕了过去。

  “阮孟冬,血债血偿,我要让你好好尝尝失去至亲的痛苦!”

  “你害死苏菁!我要一直折磨你!至死方休!”

  “你弟弟有心脏病,你最好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否则......”

  “啊!”

  深夜,我从噩梦中惊醒,满脸泪痕,心口发疼。我坐起身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在医院。

  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我如鲠在喉,痛苦万分。

  “醒了?”

  冰冷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感情。

  周凯风讳莫如深,冷峻的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双眸积聚着熊熊怒火,他嘴角噙着冷笑,一下子扑到床上,将我压在病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阮孟冬,你就那么贱!这么快就找到靠山了?你还真是人尽可夫,只要是个男人,你就能张开腿!”

  嘲讽的语气和言语上的伤害加在我身上,我忍住眼泪和酸涩感,并不反抗,说:“是,我就是这么贱,周总说得对。”

  和缓没有起伏的声音似乎让周凯风很不满意,他峻冷的面上带着寒冰般的冷气,眸光中迸发出嫉妒的神色!

  我怔楞了一分,而后就恢复了往常见他的表情。他怎么了?怒火中烧,嫉妒?他到底是怎么了?

  “阮孟冬!我说过!就算我玩够了!你也不可能离开我!你不配得到爱!你不配!这辈子,你都要在痛苦中度过!”

  “你以为凭你的姿色,就能得到沈之衍的青睐?你记住,你永远都得不到幸福!”

  突如其来的侵略,攻池掠地,没有任何的感情,他更像是在宣泄心中的不满和身体的欲望!

  病床很有节奏地在响着,吱嘎吱嘎。我很谄媚地配合,更加妩媚,更加温存。我不疼,一点都不。

  尽管这样不断地告诉自己,自己说着不疼,就好像真的不疼了一样。

  可是!他既然知道我签合同的秘密,他表面上不说,背地里又使手段撕碎我最后的自尊!难道真的要折磨死我,让我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婊子,他才会高兴吗?

  宣泄之后的周凯风依旧居高临下的瞧着我,眸子里全是嘲讽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的笑,说:“婉转承欢,阮孟冬,你还真是喂不饱啊!”

  明显诋毁我的话像一把利剑刺入我的胸膛,心中的酸涩感更加强烈,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泪水。

  我以为我不疼,不难过,可是在这个时候,看着他满脸的厌恶,我真的有些受不了。好疼,好疼……此时此刻我明明想要对他笑一笑,可是眼泪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的手试了几次,终于抚上他俊朗的面容,嘴唇哆嗦了几下,终于说到:“周凯风,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

  十年了,我爱了他十年,这一句话憋在我心里已经有十年了……我没有像从前那样装作不疼的样子,装作没心没肺,仿佛我骨子里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可是!我是真的爱他啊!这世上谁都可以骂我,可就是他周凯风不行!

  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那是隐藏在心底十年的爱,视线撞在一起,我的眼睛一酸,眼角就滚出热泪来。

  我从未在周凯风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那一瞬间,我瞧见他双眸中有什么一下子轰然倒塌,眸光也不似从前那般憎恨,反而有一抹柔和的光。

  那是恍然如梦,是怜惜……

  不知为何,周凯风刚毅的面容柔和了一分,抬手想要拭去我脸上的泪,指尖即将碰到时,病房门外响起了儒雅而清澈的声音。

  “孟冬?你醒了吗?我买了粥,喝一点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