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白梓辛囚宠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

发布时间:2018-12-06 09:11

囚宠江陵和白梓辛

江陵白梓辛全文阅读

  江陵白梓辛囚宠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垆月有诗所著。囚宠江陵和白梓辛小说讲述的是她只是喜爱拍照的平凡女孩而已,却因不小心拍下了不该拍的画面,而被江陵的手下抓了回去,还误认为她是对手派过来的替死鬼。白梓辛虽然留下了一命,却被江陵囚禁了!
  这女人的身材虽然比?不上以往他身边的任何一位,但胜在柔软馨香。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个什么都没有做,就挑起了他欲望的女人。
  有趣!江陵的眸子不由得越来越暗。突然,江陵一把抱起梓辛,?把她扔到皮质沙发上,欺身而上。
  背后的冰冷与身前的火热形成鲜明的对比。“放开我,强,奸犯。”梓辛用手捶击着江陵,恐惧袭满她的身?心。
  “你骂上瘾了!”没有人这么骂过他,这女人还真是……他要她付出代价。
  江陵说完快速扯掉梓辛身上的浴巾,抓住她的柔软。
  “混蛋,你……唔……”没等梓辛说完,江陵就含住了梓辛的嘴唇,肆意又霸道,令梓辛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
  眼泪就这么从梓辛的眼角流了出来。似乎感觉到异样,江陵停下了动作,看着眼睛哭红了的梓辛,江陵愣住了。
  几乎一样的眼睛,牵住了江陵内心深处的柔软,勾起了江陵直达心底的思恋。
  相似的眼睛,同样都叫梓辛,只是姓氏的不同。这是天意吗?他没有找到梓辛,老天就把如此相似的她带到了他的身边。

第一章 抓住

  “带上来。”

  “是,先生。”

  少女的眼睛被白布遮住,看不见任何东西。左右两边又被两个大汉架住,只能踉踉跄跄的走着。

  “跪下。”女孩被其中一个人蛮横的按了下去,膝盖处传来一阵一阵的痛。

  “呲~你们是谁?快放了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只不过是在闲暇的日子里来山上拍拍风景照,放松放松一下罢了。怎么就这么倒霉啊!被一群黑衣人打晕抓住了,不由分说就被带到了这个未知的地方。她心里怕极了。

  “我到要看看,你怎么不放过我们。”一声磁性的要命的声音出现在大厅里。女孩虽然看不见,但听这声音的气势,就知道这个人铁定不好惹。

  接着,偌大的厅内想起了一阵阵嘲讽的笑声。

  女孩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

  沙发上,男人手指一动,下面的黑衣人就把女孩眼睛上面的白布取了下来。厅内光线比较暗,女孩缓了一下才看清楚面前沙发上的男人。

  男人两条修长的腿叉开,身体微微前倾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支撑着下巴,冰冷又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标准的东方面孔,齐整的黑色短发,眼睛深邃迷人,轮廓清晰性感,玩世不恭的外表下却又透着一股凌厉之感,让人不敢直视,无端让人害怕。

  女孩虽然害怕,可是还是朝他看去,她不能露怯。再怎么着,气势总不能输太惨吧。但她不知道她微微发抖的手指已经出卖了她。

  男人觉得有趣,明明这么怕死,但那双像是泛着星光的漂亮的眼睛却一直盯着他。从来没有人敢直视他这么久,她是第一个。呵!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位先生,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觉得会有什么误会?”男人看着这个像羊羔的女孩,玩味的问道。

  女孩:……

  我特么怎么知道,我莫名其妙的就被你的人抓到这儿来了,好吗!女孩不禁在心里吐槽到。

  “那得问问你的手下了,我正拍着风景照,突然就被人打晕,然后就到这儿来了。”女孩说完把头转了转,她到现在脖子还酸痛着呢。

  男人看着她的动作道:“我的手下还没有蠢到抓错人的地步。你拍照的时候有没有拍到什么不该拍的东西?”

  女孩心里打了一个寒颤,道:“什么是不该拍的?”

  男人忽而把身体向后靠着沙发垫,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慵懒又迷人。他慢慢道:“就是……死人。”

  这句话就如同一道雷,把女孩劈的外焦里嫩。女孩苍白着脸色,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和他的手下,清一色的黑色西装,莫非……女孩像是明白了什么,忙说道:“没,没看见,我什么都没有拍到。我,我就只是来拍风景照而已。”

  男人不想和她多说什么,直接让手下把她的相机拿了过来,一张一张翻看着。这相机里面确实有很多风景照,还有一些是她的独照。

  突然,男人停了下来,眼神阴鸷的看着女孩。女孩心里一个哆嗦,坏了坏了,不会真的这么衰吧!真的拍到了?

  “你还说你没有拍到,那这是什么?”男人从沙发上走到女孩面前,把相机里的照片放大给她看。只见远景的一棵大树上,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人被吊着,几个黑色西装的男人在旁边看着,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像是枪……女孩看到这张照片,脸色更白了。她道:“我不是故意的,我……”

  “那就是有意的。”男人打断她的话,“说,谁派你来的?是唐家那些老东西?”

  “真没人派我来,真的只是不小心拍到的。”她第一次觉得语言是这么的苍白无力。

  突然,女孩太阳穴上抵着一把枪,她不由得瞪大了眼珠。

  “你再不说,我可就要开枪了。”男人像是从地狱来的修罗一般,带着肃杀,像是要送她下地狱。

  “别杀我,杀了我,警察会抓你的。”女孩心里害怕极了却又恨恨的看着男人说道。

  “我要处置你,警察又能奈我何。”男人看着女孩,眼睛眯了眯,邪肆又狂妄。

  “不,这中间有问题。”女孩急忙说道,没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吧。

  男人没有搭理她,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

  女孩转着的眼睛停了下来,吞了吞口水道:“你想啊!为什么我会这么巧在这里拍到了你犯罪的画面?”

  女孩忐忑说完自己心里的疑问看着男人,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有些话不要全部托出来,留点余地,后面的就抛给对方自己想象,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晋江,带人快速封锁这座山的所有出口。或许她只是一个替罪羊。”男人看了看手表快速吩咐下去。

  “是,先生。”接着那个叫晋江的人就带着十几个黑衣人出去了。

  男人转头,那如黑曜石般神秘的眼睛就这么朝女孩看去。女孩一愣,心底突然生出了一股莫名害怕的凉意。

  “你,你想干什么?”

  “你最好不要骗我。”

  女孩:……

  我就是给你一个疑问,后面的都是你自己猜的。我怎么骗你了。

  不过想归想,女孩还是不敢说出来。她现在最主要的是赶快想一个法子该怎么逃出去。

  女孩自顾自的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已经被男人看了过去。

  男人看着女孩那双漂亮的不像话的眼睛,突然就想到了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她的眼睛和她的真像。他心底不由得一软,但他没打算放过她。他得去查查,如果真的是被唐家那些人派来的,那他不介意直接送他们下地狱。

  过了大概一刻钟,晋江就带着人回来了。他附在男人耳边说了什么。

  “果然是唐家那些人。那个拍照的你自行处理了,记得做干净点。”男人眼神阴鸷的转着食指上的狼头戒指,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的,先生。那那个女孩怎么处理?”

  男人睨了晋江一眼道:“把她带回去。”

  “是,先生。”

第二章 进入狼窝

  宏远大楼最顶层

  总裁办公室内

  “先生,唐家已经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晋江抱着一叠资料向江陵报告着。

  “唐家那些老狐狸给我送了这么一份大礼,我当然要还回去。一点经济危机还不够,明天一早我要看到唐氏被宏远收购的新闻。”江陵玩转着一只黑色钢笔,漫不经心却又杀伐果断的说道。话语轻飘,丝毫没有把唐氏放在眼里。把收购一个大公司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一样。不过这也显示了江陵的身份地位和权势手段有多么硬。

  “好的,先生。我这就吩咐下去。”晋江说完就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另一个属下进来了,“先生,柳小姐已经在等着你了。”

  ……………………

  鑫悦大酒店最豪华的总统套房内正上演着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

  女人裸,露着雪白的身躯,跨坐在男人身上缓缓律动着,娇喘声此起彼伏。而反观男人,却闭着眼,一脸清明,无一丝情欲。身上的黑色衬衫整整齐齐,没有一点凌乱,仿佛置身事外一样,和女人赤身形成鲜明的对比。

  只听见女人娇声响起:“江总,下一部电影里面有没有心儿的角色嘛?”

  “呵!看你表现。”

  “江总,人家可是很努力的!”女人随即软着嗓子娇媚道。

  柳如心看着面前男人那张妖冶帅气的脸,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这男人简直帅的不像话,比那些油头大腹的男人不知好上千千万万倍。关键他还有滔天权势,呼风唤雨。她只是一个一二线的明星,若自己好好抓住他,影后的位置还怕自己拿不到吗!

  这样想着,柳如心更加卖力起来。

  过了一会儿,“江总,这样怎么样呢!”

  “你还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江陵突然睁开深邃迷离的眼睛,用他那修长的手指,捏住柳如心光洁的下巴说道,语气是那样不善,仿佛下一秒就要喷涌而出。

  柳如心看着这样的男人,心里一阵害怕,她也是心急,所以才这么说,现在她都后悔死了。

  所以柳如心急忙说道:“是,江总,我说错话了,您别生气了。”说完柳如心使出浑身解数来迎合面前的男人。

  可是江陵却不满足于此,他一个翻身,把女人压在了身下,掐着她的腰,狠狠动作起来。

  “啊~江总……嗯~您轻点……”

  一室春光。

  …………………………

  话说白梓辛从那一天被江陵带回去,就一直被关在暗室里。她心里那个焦急啊!这几天她在这个暗室里找了好久,都没见着一个机关。白梓辛不由得气馁的坐在角落里,暗自神伤。

  ‘哐嘡~’暗室的门被打开了。

  “是要放我出去了吗?”白梓辛抬起头看着晋江忐忑不安的问道。

  “把她带出去。”晋江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

  白梓辛突然感到一股不好的异样浮上心头,她摆摆手道:“如果你们不打算放了我,那我就在这儿待着,我觉着这里也挺好的。”说完她一屁股坐在暗室内的凳子上。

  晋江朝着其他几个黑衣人使了一个眼色,接着白梓辛就被强行带了出去。

  “喂!放开我……”

第三章 囚禁

  梓辛被带到了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

  还没有等梓辛弄清楚对方的用意,门‘砰’的一声就被落锁关上了。

  反应过来的梓辛急忙跑过去,拉扯着门把,:“喂!你们什么意思啊?快放我出去。”

  奈何外面没有一个人回应,而这锁又是密码锁,除非你知道密码,不然不可能出的去。梓辛只好放弃,转过身,默默打量起这间房间。

  房间很大,主色调主要以黑白为主,中央沙发是黑色皮质的,?显示出了主人冷冽干练的一面。

  梓辛朝四周看了一会儿,来到落地窗前往外一看,无尽的夜色伴着清冷的月光,微风簌簌吹动着屋外无尽延绵生长的高大的树木。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囚笼,压的梓辛透不过气来?。

  梓辛打了一会儿呆,揉了揉发酸的眼睛,转身走向浴室。这么些天,她一个澡也没有洗,不舒服极了。

  其他的事就先放一边,现在还是把自己收拾干净吧!?

  “洒洒洒……”水珠从花洒流下,冲洗着梓辛疲惫的身体。

  洗好之后,梓辛裹着浴巾把自己的脏衣服洗干净挂了起来,才边擦头发边走出浴室。

  “洗好了!”一声充满磁性诱惑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了这空旷的空间里,吓得梓辛擦头发的手一抖,毛巾就这么掉了下去。

  梓辛认得这声音,

  是他——

  “你想干什么?”梓辛双手抱着自己,向沙发处望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我想干什么?”男人邪肆一笑,一把抓住梓辛,把她带到自己的怀里。

  “你放开我。”?

  “放开你,那我怎么吃掉你呢!”江陵紧紧禁锢着梓辛,一边舔舐着梓辛的脖子,一边说道。

  “禽兽,你快放开我。”梓辛奋力抵抗,奈何男人力气太大,她怎么挣都挣脱不了。

  “禽兽?既然你都这么骂我了,如果我不做点什么,还真对不住你。”江陵说完,修长的手指夹起梓辛的一丝头发,玩味的看着梓辛。

  这女人的身材虽然比?不上以往他身边的任何一位,但胜在柔软馨香。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个什么都没有做,就挑起了他欲望的女人。

  有趣!

  江陵的眸子不由得越来越暗。突然,江陵一把抱起梓辛,?把她扔到皮质沙发上,欺身而上。

  背后的冰冷与身前的火热形成鲜明的对比。

  “放开我,强,奸犯。”梓辛用手捶击着江陵,恐惧袭满她的身?心。

  “你骂上瘾了!”

  没有人这么骂过他,这女人还真是……他要她付出代价。

  江陵说完快速扯掉梓辛身上的浴巾,抓住她的柔软。

  “混蛋,你……唔……”没等梓辛说完,江陵就含住了梓辛的嘴唇,肆意又霸道,令梓辛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

  眼泪就这么从梓辛的眼角流了出来。

  似乎感觉到异样,江陵停下了动作,看着眼睛哭红了的梓辛,江陵愣住了。

  几乎一样的眼睛,牵住了江陵内心深处的柔软,勾起了江陵直达心底的思恋。

  相似的眼睛,同样都叫梓辛,只是姓氏的不同。这是天意吗?他没有找到梓辛,老天就把如此相似的她带到了他的身边。

  江陵眼底不由得一暗,在找到梓辛之前,他不会放开她。她是这么多复制品之中最好的最相似的一个。

  梓辛见男人没了动作,挣扎着就要起来。

  “我要离开,放开我。”

  或许是离开这个字眼刺痛了江陵,江陵更加禁锢着梓辛。

  “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女人,你休想离开。”

  不顾梓辛的强烈反抗,江陵脱下自己的黑色浴袍,蛮横的分开梓辛的双腿,一个挺身,将自己送了进去,急切又蛮横。

  “啊……”撕裂般的痛楚蔓延至全身,痛的梓辛不停的发抖。

  “我要告你,我要告你……”梓辛空洞的望向天花板,嘴里只喃喃发出这几个字。

  …………

  夜,还很漫长。

  “不要离开我,梓辛。”在梓辛昏过去的前一瞬,梓辛只听到了这一句,是那样的深情……

第四章 蔷薇花

  第二天一早,梓辛从睡梦中醒来。身体的酸痛和一室的混乱提醒着她,昨晚并不是一个噩梦,而是真实的存在。梓辛朝床的另一边看去,江陵早已不见了。

  而自己的床头柜上则放着早已准备好的一套衣服,连内衣都准备齐全。看着衣服上面的标签,梓辛不禁自嘲的笑了一下。

  在床上停留了一会儿,梓辛准备下床洗漱。

  “呲~”

  腿间传来的疼痛差点让梓辛摔倒在地。幸好梓辛拽自己住了床沿,这个悲剧才没有发生。

  来到浴室,梓辛用力冲洗着自己破败的身体,尽管身体已经被揉搓的红成一片,梓辛也不管,誓要把江陵留在自己身上的味道洗尽。

  可是不管梓辛怎么洗,那种味道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就像咒怨一样,挥之不去。

  大概过了两个钟头,梓辛才停止对自己的折磨。她摸了摸昨晚洗好晾干的衣服,快速穿上,完全忽视了江陵给她准备的衣服。

  穿好了,梓辛来到洗漱台前,正准备刷牙的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湿漉散乱的垂在自己胸前,面色苍白,双眼无神,简直和鬼没什么区别。而自己脖子上那些青红瘀痕,则深深提醒着她,在昨晚她已经沦为了魔鬼的禁脔,她的尊严也已经在昨晚消失的干干净净。

  梓辛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的脸颊回血,看起来没有这么苍白。

  “白梓辛,你要振作起来,不就是丢了一次清白吗!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吧。”

  刷好牙齿,吹干了头发。梓辛来到房门口,这一次密码没有上锁,梓辛只轻轻一拉,房门就打开了。

  她缓缓走下楼,她得去找点吃的。吃饱了才有力气逃跑不是吗。现在她从暗室内被放了出来,虽然还是被关着,但是总比暗室要强,她总有办法逃出去的。

  中央楼梯是螺旋式的,扶手上面还缠绕着绯色蔷薇花,华美又梦幻。梓辛慢慢往下走,入眼的就是楼梯口那泡在偌大玻璃瓶内的蔷薇花根,根须分明,梓辛伸手摸了摸蔷薇花,竟然是真的~可是这是屋内,即使采光很好,但毕竟只是屋内,而蔷薇花是喜阳植物,需要大量的阳光,才会开的繁盛。但是梓辛放眼望去,这螺旋式楼梯扶手上的蔷薇花开的花枝招展,一朵朵一簇簇,真真是漂亮极了。

  或许是看到梓辛疑惑的眼神,准备好早餐正要去叫梓辛吃饭的林妈开口道:“白小姐不知道,这蔷薇花可是先生叫植物园的教授专门培养出来的,世界上就只有这么两株,为了在室内养好这两株蔷薇花,先生还专门设计了一个穹顶,便于蔷薇花吸收到更多的阳光。现在还太早,穹顶还没有打开来。”

  “原来是这样啊!真漂亮”梓辛对着林妈笑笑。

  蔷薇花啊!那是她最喜欢的花,绚丽却不招摇。

  真不知道一个大男人,屋子里装修的这么少女干什么。看着这个客厅,倒是和昨晚的房间风格一点也不一样,真是奇怪。

  “白小姐,快来吃早餐,先生出去的时候吩咐了,要我做西式和中式两种早餐,就怕白小姐吃不惯呢!”林妈赶紧带着梓辛来到餐桌边,边说还边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梓辛。

  梓辛看着林妈这个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想偏了。许是实在受不了林妈的眼神,梓辛赶紧坐下来,拿了一杯豆浆喝着。

  “原来白小姐喜欢中式的早餐啊!先生也是呢!那我以后就做中式的早餐。”林妈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梓辛。

  “对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这个林妈还真是一句都离不开那个臭男人。

  “白小姐就叫我林妈就行。那白小姐就先吃着,我先去忙了。”林妈笑着说完,就走了。她得去巡视巡视其他楼的下人打扫工作做的怎么样。

  林妈是这里的老佣人了,从小就服侍江陵。在这里所有人的话江陵都不会听,但是唯独林妈的话江陵会听。

第五章 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吃完早餐,自有佣人来收拾餐桌。

  梓辛百无聊赖,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发着呆。或许是实在过于烦闷,梓辛走出屋子。

  只见屋外除了一小片草坪便是一大片树林,中间的小道刚好能容下两辆小车并排行驶,这条林间小道直直通向前方,仿佛看不到尽头。不得不让梓辛咋舌,这里到底有多大。

  这时候林妈过来了,“白小姐,先生说了除了出去,你可以在这里自由活动。”

  “哦!”梓辛虽然知道那人男人不会放自己出去,但是听到别人这么说,自己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要不,我带你四处逛逛?”林妈见梓辛一副怏怏不乐的样子,开口询问道。

  “好吧!那麻烦林妈了。”梓辛说道。反正自己已经被禁锢,无法出去,但是总不能闷着自己吧!再说了,这里这么大,而且还这么漂亮,不逛白不逛。能住在这种地方,且布置的这么豪华,那个男人非富即贵,正好她这么一个小穷比可以参观参观富人生活的世界。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这里呢总面积有521万平方米……”林妈边走边给梓辛介绍。

  “什么?”梓辛瞪大了眼睛,这里有521万平方米,居然这么大。果然富人的世界她们难以企及,更何况这里是帝都,即使不是中心地段,那也是寸土寸金好吧。

  “怎么了,白小姐?”林妈以为梓辛出了什么问题,忙问道。她是先生第一个带进这里的女人,自然有不同的意义。而且梓辛长得漂亮,待人又礼貌,林妈也喜欢她。

  “哦!没什么没什么,只是这里真大啊!”梓辛急忙摆手道。

  “白小姐不知道,大不算什么,现在只要有钱,再大的地方也能买到,这里啊主要在于布置的用心。”

  “什么意思?”梓辛疑惑不解,怎个用心?

  “基本所有的房屋别墅都由设计师设计,那些人只要拖家带口住进去就行了,可是这里不同。这里的每一处都是由先生自己用心设计,这里的每一砖每一瓦都也是先生自己挑选的。你说用不用心!哈哈。”林妈一说到先生嘴都合不拢,还真是……梓辛不以为意。

  不一会儿,她们来到了蔷薇园,现在正是盛夏,蔷薇花开的正好,蔷薇园里花团锦簇,蝴蝶翩飞。微风袭来,醉人的花香仿佛一颗个个跳舞的小精灵,飘荡在这空间里,沁人心脾。

  梓辛不由得被这美景惊呆了,真的很美。梓辛闭上眼,张开双手迎着微风,迎着花香,嘴角带着微笑。或许蔷薇是自己最喜欢的花,梓辛突然对这里有一股莫名的道不清的熟悉感。

  “喜欢吗?”一声清冷却又异常温柔的声音从梓辛背后传来,吓得梓辛赶紧睁开眼转过身来。

  林妈早已不知去向。

  梓辛看着来人,眼神里多了一丝戒备,毕竟他是把她禁锢起来的始作俑者。可是看着今天的他,梓辛有点捉不着头脑,因为男人正用一种很温柔很宠溺的眼神望着自己。可对于看见过男人杀人的梓辛,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种凉嗖嗖的感觉。

  似乎想打破这种可怕的氛围,梓辛开口道,

  “这里很美。”梓辛没有说喜欢,毕竟喜欢又能怎样。

  “梓辛,过来。”男人继续温柔道。

  “什,什么?”梓辛更加不淡定了,他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居然这么温柔,这么深情。原本打算不理男人的梓辛,看着男人这个样子,就像是受了蛊惑一般,梓辛慢慢走了过去。

  此刻的他真像……

  可是,

  “先生,车已经准备好了。”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这美丽的画面,是晋江。

  江陵迅速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个温柔的他只是一个梦影。

  “咳咳~”被蛊惑的梓辛心里升起一股小尴尬。

  “跟我走。”温柔的声音被冷冽的声音取代,从江陵口中传出。

  “去哪儿?”

  “带你去买一些生活品。”

  梓辛本来已经迈出的脚又退了回去。她真的不想被困在这里。

  江陵看着她的动作,蹙了蹙眉。“怎么?你好像没有一点做我女人的自觉。我告诉你,你只能是我的女人。没我的允许,你休想活着走出去。”说完,江陵伸手粗鲁的把梓辛拉到自己身边,大步走了出去。梓辛只能加快速度才能跟上,不至于摔倒。

  “臭男人~”梓辛不禁小声嘀咕了一句。

  “怎么!骂我?”男人看着被自己牵着踉踉跄跄走路的梓辛,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没!我哪儿敢啊!”梓辛无奈,不过她不会坐以待毙,自己总会找到方法逃出去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