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网络作者李伊人倾心著作的《爱似阳光,深

发布时间:2018-12-06 09:11

苏晓阳陆晨宇全文阅读

爱似阳光,深情不悔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者李伊人倾心著作的《爱似阳光,深情不悔》现已完结,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苏晓阳陆晨宇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全文讲述的是一场车祸,苏晓阳莫名成为了自己的妹妹苏晓青,被当成一个精神病,日日看着她的爱人陆晨宇和妹妹在一起。受尽折磨的她恨不得他们去死,可当他真的死了,她又后悔了···
  “我跟你说过,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一定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
  陆晨宇穿着古驰定制版西装,笔挺的外套将他挺拔的身材裁剪而出,更衬得他英俊非凡,潇洒倜傥。他还是跟从前一样,周身凝聚着睥睨天下的霸气与尊贵,让人无法直视。
  可是他此时的声音冰冷得像是南极的冰霜,毫无感情,寒气逼人。一下子让我周身浸入寒潭般冰冷。
  此时的我形容枯槁,巴掌大的小脸惨白一片,嘴唇也因为长期营养失衡而干裂起来,身上穿着精神病院的病服,上面还沾着腥红的血,我一下子抓住他的手,死死地攥着,焦急道:“晨宇,我知道你很难相信这一切,可我真的是苏晓阳,我是你的晓阳,是你的sunshine啊……”
  陆晨宇冷峻的面上浮现出一丝不耐与厌恶,他狠狠地甩开我的手,冷厉道:“苏晓青,不要再耍什么花招了,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恶心!”
  我一个踉跄没站稳,重重地摔在别墅前面的地上,手肘磕到地上的石头,剧烈的疼痛让我一下子湿了眼眶,我忍着剧痛,泪眼朦胧地看着他,说:“晨宇,你真的认不出来我是谁吗?”

第1章 逃出精神病院才是惨的开始

  “我跟你说过,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一定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

  陆晨宇穿着古驰定制版西装,笔挺的外套将他挺拔的身材裁剪而出,更衬得他英俊非凡,潇洒倜傥。他还是跟从前一样,周身凝聚着睥睨天下的霸气与尊贵,让人无法直视。

  可是他此时的声音冰冷得像是南极的冰霜,毫无感情,寒气逼人。一下子让我周身浸入寒潭般冰冷。

  此时的我形容枯槁,巴掌大的小脸惨白一片,嘴唇也因为长期营养失衡而干裂起来,身上穿着精神病院的病服,上面还沾着腥红的血,我一下子抓住他的手,死死地攥着,焦急道:“晨宇,我知道你很难相信这一切,可我真的是苏晓阳,我是你的晓阳,是你的sunshine啊……”

  陆晨宇冷峻的面上浮现出一丝不耐与厌恶,他狠狠地甩开我的手,冷厉道:“苏晓青,不要再耍什么花招了,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恶心!”

  我一个踉跄没站稳,重重地摔在别墅前面的地上,手肘磕到地上的石头,剧烈的疼痛让我一下子湿了眼眶,我忍着剧痛,泪眼朦胧地看着他,说:“晨宇,你真的认不出来我是谁吗?”

  半年前,我出了车祸,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精神病院里,当时我失忆,不记得任何事,每天都在和精神不正常的女人接触,她们有些有暴力倾向,几乎天天把我打得遍体鳞伤。

  终于,有一次,有个疯女人按着我的头使劲往墙上撞,头破血流,经过治疗后,醒过来我就记起了一切。

  我是苏晓阳,有一个深爱自己的丈夫陆晨宇。

  可是让人崩溃的是,我的脸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的妹妹,苏晓青。

  陆晨宇嘴角一勾,嫌恶地睥睨着我,随后冷冷一笑,抬起右手用力捏着我的脸颊,狠狠说道:“你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你是苏晓青,是害我妹妹成为植物人的凶手!”

  他的双眸蓄满了憎恨与厌恶,冰冷的剜视着我,里面一丝感情和动容也没有。

  他没有认出我。

  我和苏晓青虽然不是亲姐妹,可是声音却很像,几乎就是一个人。现在容貌变了,光听声音,是认不出来的。

  可是,陆晨宇和我相爱了十年,十年的相处,他怎么会认不出来我呢?

  有好几次,我在精神病院被折磨得快要死掉了,我都没有放弃,擦干了头上的血和脸上的泪,仍旧找机会逃出去。因为我知道,如果陆晨宇知道,他知道我受这些苦,一定会难受极了。

  他一定会一眼就认出我来,只要看一眼就会知道,我是苏晓阳,是他的苏晓阳……此时此刻,我依旧还是不死心,试了几次,才跪着爬过去,颤颤巍巍地握住他的手,哭着说:“晨宇,我真的是苏晓阳,你相信我,你仔细看看我的眼睛,看看我……”

  “啪”得一声!

  我祈求的声音戛然而止,左脸火辣辣的一疼,然后脑袋嗡的一下,身子撞在地上。

  只听到陆晨宇怒吼道:“别碰我!苏晓青,别以为我会放过你,再耍花招!我就把你送精神病院去!让你一辈子都出不来!”

  我的心像是被堵住了,被一块巨石压着,透不过气来。他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一下一下反复刺到我的心口,直到血肉模糊,我的嘴唇哆嗦着,眼泪混着嘴角的血一起流下去。

  在精神病院被打破头那次,我在医院病房醒过来,头痛欲裂,那时我记起来了陆晨宇,我知道,他一定会把我从黑暗中救出去。他会一眼就认出我来,拉着我的手,永远都不放开。

  可是他现在说要亲手将我送进精神病院,推进那个黑暗的地狱里!

  疼,好疼,疼得只想去死……

  我明明就是苏晓阳,就站在他面前,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认不出我来呢?

  “我不是苏晓青!我是苏晓阳!”

  我撕心裂肺地吼着!

  “晨宇,你在跟谁说话?我的肚子有些不舒服,你带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这两天月事迟了,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

  娇柔的声音里透着些甜美,一个打扮清丽的女人从别墅里走了出来,顺着她曳地的淡紫色长裙向上看,那女人姣好额容貌便映入眼帘。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我的身子狠狠地一震!这个女人,她的脸,分明就是我的!

第2章 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你说,说啊……”

  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我拼尽全力站了起来抓住她的肩膀,声嘶力竭地喊了出来。

  几乎是瞬间的功夫,我纤细的身子被陆晨宇一把扯过,接着被摔在墙上。我没有力气继续站着,顺着墙面一点点滑坐在地上。

  陆晨宇面露愠色,一双清冽的眸子里透着憎恨和愤怒,他似沁着寒冰般的嘴角微微一动,冷厉喝道:“我警告你苏晓青,离晓阳远点!”

  晴天霹雳般的声音传到我的耳畔,那声音像恶魔般缠绕着我的神志,我的脑袋嗡嗡的,身子也虚晃了一下,隔了好久才确定了那个名字。

  他叫她晓阳,这意味着什么?

  陆晨宇将受到惊吓的“苏晓阳”搂在怀里,面上尽是柔情和担忧,声音温柔和煦,他爱怜地看着她,说:“晓阳,你怎么样?她没伤到你吧?”

  “苏晓阳”纤弱的身子在瑟瑟发抖,浓黑的睫毛微微震颤,白皙的面上流露出恐慌和害怕,声音依旧娇柔温婉,说:“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穿成这样来这了?”

  陆晨宇疼惜地将她搂紧了几分,柔声说道:“晓阳,你太善良了,这个时候还在关心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不要理会她的死活,你的身子要紧。”

  他眸中的深情和疼惜狠狠刺痛了我的双眼,他的柔情蜜意,他的温柔爱怜,明明都是属于我的!我才是苏晓阳!

  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心也越来越痛,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凌迟一般,一点一点侵蚀着我的神志,让我痛不欲生。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用尽全力朝他们走去,可刚迈出一步,又支撑不住摔在地上,我泪流满面地看着她,痛心疾首的说:“你不是苏晓阳,我才是,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

  长期的营养不良使我没有过多的力气去喉,说到最后,我只能从嗓子眼里发出微弱的声音,那声音哀婉,被风一吹,就散了。

  “我才是苏晓阳……”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怎么才能证明?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她会冒充我?

  难道?

  我的心里萌生出一个想法,我的脸变成了苏晓青,难道,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

  我抬眼看着仍旧被陆晨宇抱着的女人,张开嘴试了几次,才发出声音来,说:“你是晓青是不是?是你!是你把我的脸变成这样对不对!”

  苏晓青之前一直暗恋陆晨宇,之前为了得到他,甚至不惜耍手段害我,可是却在机缘巧合下错害了陆晨宇的妹妹,害她被强奸。他妹妹忍受不了屈辱而自杀,虽然被抢救过来了,却成了植物人。

  如果是苏晓青做的,那么这一切都能解释通了。

  我泪眼婆娑地看着陆晨宇,像是在看最后一根稻草般,说:“晨宇,她才是晓青,是她,是她布了这个局,她要害我,是她,一定是她。你要相信,我才是晓阳啊……”

  陆晨宇眉宇间浮现出一丝疑虑,却稍纵即逝。

  因为他怀里的“苏晓阳”忽然情绪失控,痛苦难忍,她的声音凄婉动人,让人听了都心疼:“晨宇,晓青她这是怎么了?她为什么一直说自己才是晓阳啊?她难道是想取代我?”

  陆晨宇低头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吻,怜惜地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下一秒,他将视线调转到我的身上,眸光里只剩下冰冷和鄙夷,他说:“看来你是真的疯了,竟然妄想自己是心地善良的晓阳,你配吗?”

  他冰冷的话像拳头一般,一拳一拳砸到我的心头,撕碎了我最后的防线!痛!痛不欲生。

  可更残忍的还在后面!

  “保安,这个女人看样子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给我把她送回去!她衣服上应该有地址。”

  不咸不淡的语气,像是在处理一件货物,毫无感情。

  说完,他就抱着“苏晓阳”离开了这里,不一会儿就走远了。

  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视线越来越模糊,然后一口气没提起来,眼前一黑,便晕死过去。

第3章 重新回到地狱

  “认命吧,你是逃不出去的,有人特意关照过,让你一辈子都被关在这里。放心,再过些时候,就算你没病,也会变成神经病的。”

  负责我的护士满面油光,她浑浊的眼睛里冒着精光,肥胖的身体贴着我,一面把我的手绑起来,一面对外说:“病人有自残倾向,为了防止她自杀,除了吃饭,其余时间都要将手绑起来!”

  胸腔中积聚的郁结之气终于翻涌上来,我拼了命地挣扎着,额头上的青筋都有些凸起,我费力地将梗在喉咙里的话喊出来:“放开我,我没有病,不要把我绑起来,我要出去……”

  我不要回到这个地狱般的地方,四周都是冰冷的,屋子里还有个随时病发的中年妇女。她说的对,再待下去,没病也会变成神经病。

  我已经快被逼疯了……

  肥胖护士将我绑在病床上,然后弯下腰拍拍我的脸颊,残忍地说:“怪只怪你惹了不该得罪的人,别再挣扎了,你躲不掉的。”

  说完,她便扭着自己的肥臀出去了。

  病房门关上的一瞬间,我听见了旁边病床上女人苏醒的声音,那是一种很痛苦的呻吟声。

  我的心咯噔一声!

  那女人人到中年的时候,老公出轨,他老公为了离婚,偷偷给她吃药,让她的神经系统紊乱,越来越神经质,最后被诊断为神经病。她在这里病情越来越严重,后来不知怎么,就被安排跟我一个病房。

  她见到我后情绪失控,常常把我当成她老公的情人,对我百般虐待。

  我蜷缩着身子,将自己藏在被子里,身子在不断地打着冷颤。我害怕极了,心跳加快,恐惧和不安充斥着我的神经。

  突然,蒙在我身上的被子掀开了,我惊恐地看着站在我床头的女人,她面色发黄,眼圈很黑,头发也很乱,看到我时,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说:“狐狸精,狐狸精,为什么你就是要勾引我老公呢?我要把你的头发都剪掉!看你还勾引人!”

  几乎是一瞬间,我的身体重重地被她拽下床,脑袋磕在坚硬的瓷砖上,而手却因为被绑在床沿,手腕被勒紧。我只觉得浑身哪里都疼,而最疼的是她扯着我的头发,使劲儿的拽着,硬生生薅了我一绺头发!

  头皮处传来火燎燎的疼,我听见头顶上传来她痛快的笑声。

  紧接着她拿出一个碎碗片,用锋利的一面剪我的头发。

  我痛苦地挣扎着,可是于事无补,我的身体很虚弱,力气根本不如她,只有任她宰割。

  此时我的头不用看,就知道被她剪得没法看,她抱着我的头发坐在一旁,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嘴里来来去去就那么一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仰着头看着窗外,眼泪早已流干,眼睛干涩红肿,此时我已经放弃,也开始任命。

  我试了几次才转过头看着那个发疯的女人,嘴角一动,明明心里酸涩的不行,却一开口笑了出来,说:“我一直以为他会一眼就认出我,会把我从黑暗的深渊里救出来,可是,我失败了。你手里的瓷片,只要划破我的喉咙,我就解脱了,而你也会解脱……”

  她手里的动作一僵,拿着瓷片的手抖了抖,像是能听懂我说的话似的,慢慢举起右手,那锋利的瓷片离我越来越近。

  我慢慢闭上双眼,轻声说道:“陆晨宇,后会无期,如你所愿,我们再也不会再见了……”

  就这样死去吧,这样阴暗没有明天的生活,我一刻也不想再忍受下去了……

第4章 苏晓青搞的鬼

  “一定要把她救活!我要她活着!”

  一抹熟悉的声音像夜晚的月光一般划破黑暗,直直地透过耳膜撞击在我的心田上。沉稳而有力量,焦急中又带着一丝复杂。

  是他?他这么会在这里?他不是不相信我吗?

  这一定是梦,是了,一定是梦,陆晨宇此时应该在陪那个“苏晓阳”,又怎么会出现在精神病院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昏迷中醒来,慢慢睁开双眼后,我瞧见了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人。他背对着我,挺拔的身姿被冷月的清辉笼罩起来,冷峻的侧脸依旧儒雅,透着光泽。

  他似乎察觉到身后的目光,微微一动,转身凝视着我,深邃的眸子里映着一抹疑虑和复杂,他嘴唇动了动,伸出右手露出掌心里的东西,问:“这串手链,是你的吗?”

  我眼眶睁大,滚烫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哽咽着说:“这手链是咱们两个一起藏的,只有我才知道。”

  结婚两周年时,我和陆晨宇一起设计了一款手链,藏在了时间囊里,埋在海边的石头下,想着等十周年时再拿出来。

  我从精神病院逃出来后,就去挖出了时间囊,把手链取了出来,可是慌乱之下,却把手链的事情忘了,等回过神来时,手链已经丢了。

  陆晨宇凝视着我的双眼,眸子里染上许多疑虑和不安,他有些痛苦地看着我,说:“这太可怕了……怎么会?”

  此时我早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地握住他的手,说:“我才是苏晓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晨宇,我好害怕,带我离开这里,我们回家好不好……”

  陆晨宇慢慢蹲下身体,剑眉紧蹙着,眸子里映着我清丽且苍白的面容,然后伸出右手,想要摸一下我的脸,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抖得不行,他说:“不管怎么样,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我目送着他离开病房,我知道这对于他来说很难接受,他需要将整件事情调查清楚。

  不过好在,他现在心里已经有个疑影了,而他身边那个假的“苏晓阳”也一定会露出破绽。

  没隔多久,房门被推开了。我以为是陆晨宇回来了,可是抬头一看,却看到了堆满诡异的笑的“苏晓阳”。

  她嘴角噙着冷笑,眸子里浮现出一丝阴鸷的光,一步一步走到我的身边,鄙夷地说:“我的好姐姐,没想到你关键时刻还挺聪明的,知道去拿那条手链。”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说:“你果然是苏晓青!”

  她的神情泰然自若,一点都没有东窗事发的紧张,反而眸子里透着诡异的光。

  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苏晓青忽然冷笑一下,弯腰靠近我,然后身体一用力,将我从病床上拽起来,然后忽然松手,整个人向后撞去,口中还惊恐地喊着:“不要啊!救命!”

  她的头狠狠地撞在了墙上,瞬间流了很多血,与此同时,陆晨宇推门而入,看到的正好是我狠狠地把她推到的样子。

  苏晓青虚弱地倒在地上,头上的血流到了白皙的脸颊上,她目光凄婉地看着陆晨宇,轻声说道:“你不要相信她,她曾经在我身上安装过窃听器,咱们之间的私密话,她都知道。就在刚刚,她知道我怀孕的事,恼羞成怒,说要立刻杀了我……”

  苏晓青的声音哀婉柔和,如泣如诉,让人听着十分揪心:“晨宇,那条手链是我的,你怎么可以给晓青呢?她的为人你是最清楚的,你千万不要上当啊,她就是想要拆散我们。”

第5章 被逼跳楼

  苏晓青的声音娇柔虚弱,那话就像是一把刀,一字一字扎在我的心头!一时间,愤怒,嫉恨和无助一齐涌向头顶,再慢慢向下凝结成眼中的泪,我痴痴地凝视着陆晨宇,说:“晨宇,她说的不是真的”

  千言万语哽在喉咙,说完之后我便再也发不出声音,只是嘴唇打着颤,期盼着他能够相信。

  陆晨宇眼眸中的光一寸一寸地消失殆尽,最后看我时,只剩下嘲讽和厌恶,他冷酷无情地说:“苏晓青,从前是我小觑了你,没想到你不仅是蛇蝎心肠,更是丧心病狂!”

  他残忍的话和冰冷的眼神彻底击碎了我的希望。他选择相信被他抱在怀里的女人。

  可是,我才是他的妻子!我才是真正的苏晓阳,为什么!

  为什么我要替苏晓青忍受最爱的人的憎恨和厌恶!

  为什么她可以颠倒黑白,把一切罪责和这么推到我身上!

  “苏晓青,你会遭报应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声嘶力竭地喊出了这句话,声音凄厉,透着绝望。

  喊完之后,我再也难以忍受身体的疼痛,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时,发现自己依旧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四周漆黑一片,周围静的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突然,细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响起,紧跟着,我的后腰被尖锐的东西用力一踢,疼痛感加深,我不禁哀鸣出声。

  “我的好姐姐,受了这么多折磨,你还是不死心啊?”苏晓青阴鸷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在黑暗中更加显得阴森。

  她冰凉的手指碰到我的脸颊,然后狠狠捏着,说:“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可惜,被你弄成这副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的。”

  在她的手碰到我的脸时,我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发抖,浑身上下都打着冷颤,我提起一口气,奋力地说:“你已经达到了目的,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你还想怎么样?”

  苏晓青咯咯一笑,附身贴着我的耳朵,声音异常冰冷,一字一顿道:“我要你去死!”

  “只要你还活着,就一直是个定时炸弹,这次如果不是我提前得到消息,知道晨宇捡到了那条手链来找你,及时赶到,现在想想,我还在后怕呢!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安心啊!”

  苏晓青诡异的笑声响彻在这病房里。

  借着月色,我转头费力地看着她,异常平静道:“苏晓青,我不会放弃的,我要活着,一直活着,我要等着真相大白的一天,我要看着你生不如死!”

  苏晓青气急,似乎没有想到我现在还有生存的斗志,她一把揪住我的头发,狠狠地拽着,威胁道:“苏晓阳,如果你不死,你妈就得死!你妈可是有严重的心脏病,以我的手段,你还怕她不能去和你爸爸团聚吗?”

  我的心猛地一颤!

  我妈!她竟然用我妈威胁我!

  “苏晓阳,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一切就都解脱了,反正你现在也生不如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