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赵强赵玉小说-暗魅免费阅读 by八月

发布时间:2018-12-06 09:01

赵强赵玉小说

暗魅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赵强赵玉红姐小说的名字是《暗魅》,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精彩的都市小说,小说又名《夜色撩人》,八月是此书的作者。赵强和赵玉是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弟,自从父亲去世以后家里的一切都归了赵玉,而赵强则被赶出家门无奈之下去做了一名鸭子,红姐是带他入门的人也是给了他很多帮助的人。
  她终于有了一丝笑脸,同时还有些娇羞。能让客户满意,肯定是最高兴的事了。按摩完了以后,女人就去洗澡了,我在床上有些摩拳擦掌的。
  等到她回来,我只感觉我们我们俩越来越心意相通。我只穿着一条内裤,当我们双双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来,我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她的眼睛眨了眨,好像撒娇似的说:“不要了,我们就这么休息一会吧。”她的语气很温柔,感觉瞬间拉进了我们俩的距离,我能感受到她语气中对我的依赖。
  不过我也没有骄傲自大,无非就是逢场作戏罢了,我只不过是个男公关,只要大家都开心就好了。
  她的信任,也只不过是为了放松。我笑了笑,想通了以后,把她搂入怀中。可是我却感觉到她在抽泣,我把等关了,摸了摸她的头,她才娓娓道来。
  “我很难过,就是因为喝多了才被骗,迷迷糊糊的被朋友玷污了,甚至,还有他的朋友,他家里有钱有势,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悲哀又无助,此刻我理解了这种感觉,一个原本纯洁的女孩被玷污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自古红颜多薄命,过份的美丽,身边总会伴随着渴望和垂涎的目光。
  我也她感到惋惜,因为我们都有背包的遭遇,可现实所迫,我们不得不低头。我想我理解了她的忧愁,甚至是一种近乎与绝望的情感。

第一章 被赶出家门

  打开房门,我看到两个衣着暴露的人,在沙发上纠缠在一起,那个女人沉重的的喘息着,一双纤细嫩白的手,不停的在男人赤裸、健硕的胸膛上抚摸着。

  女人上身白色衬衫的扣子全都解开,露出里面粉色的文胸,和大片雪白的胸部,下身穿着的齐臀短裤,隐隐的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裤。

  对于这个场景,我有些血脉喷张。

  我叫赵强,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姐姐赵玉,可是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在我很小的时候,赵玉的母亲就带着她嫁了过来。

  从小赵玉就是个早熟的女孩,喜欢穿短裙,总是和男生在一起玩,特别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到男生总会闪个不停。

  总有男人对她神魂颠倒,她身旁的男人自然也换个不停,她特别开放,甚至在我面前,有时候都只穿着内衣。

  她出落的越来越水灵,发育的前凸后翘,也一直看不起,我这个一心只知道学习的傻弟弟。

  我帮她买过避孕套,在她带男生回家的时候自觉的去图书馆,甚至帮她洗过带着男人液体的内衣。

  我以为她就是年轻喜欢玩,没想到在父母去世的头七,她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我家算是殷实,父母在一起经商,有一个小公司,就是家里的这个小别墅,也得值个上百万吧。

  可是一夜之间,父母出了车祸,去世了。

  之前他们贷了一笔款,刚把钱用在运转上,他们就出事了,债务硬生生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父债子还,这很正常,为了还这些钱,我甚至去借了高利贷,我不能让父母走了,还欠着别人的。

  钱越借越多,让我喘不过气来,每天催债的人都要打爆了我的电话。

  今天是父母的头七,本来想和赵玉商量一下,把房子卖了还债,可没想到让我撞到了这一幕。

  “赵玉,你太过分了吧,今天可是父母的头七啊!”我手指颤抖着骂着赵玉。

  赵玉坐了起来,脸上还挂着微笑,衬衫已经挂到了她的肩膀上,她却丝毫的不在乎。

  她点了一支烟,吐了口烟圈,轻佻的看着我:“轮不到你在这和我指手画脚的。”

  赵玉光着脚,从茶几上面拿出来一堆白纸,甩到了我的身上。

  “什么都没有钱好啊。”说着,她放声大笑了起来。

  捡起了白纸,刚到上面的内容,我瞪大了眼睛,因为激动身体止不住的颤栗着。

  这是父母的遗嘱,他们所有的存款,包括这栋我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房子,都归了赵玉。

  “现在,请你从我的家里滚出去。”赵玉厉声道。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推了我两下,因为父母离世的伤心过度,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快滚吧,赶紧去想办法还钱吧,小心那些放高利贷的,把你手脚砍下去喂狗!”赵玉冷着眼睛看着我。

  “小崽子,你他妈聋了啊!”那男人拽着我的领子,把我拖出了房门,紧接着,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我拿着父母的遗嘱,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赵玉,你这个贱女人,你这个白眼狼!

  别墅里,赵玉和男人放荡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了出来,既大声又糜烂,好像是在嘲笑我。

  我虽然读的是一本大学,可我还没有毕业,我去哪弄那么多钱啊!

  赵玉说的对,如果我再还不上钱,估计真的要被高利贷打断腿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是个女人的声音:“赵强,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可欠了我不少钱,当鸭子不委屈你。!”

  这个人叫做红姐,借高利贷的时候,我也借了她几万块钱,最近一直在勾搭我做鸭子,我突然这是天意,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

  我苦笑了一声:“好啊,我答应你,去哪找你。”

  在我记忆里,鸭子是很让人唾弃的职业。

  反正我也是一无所有了,听说当鸭子挺赚钱,为了活下去,我只能这样了。

  我握紧了拳头,最后看了眼曾经的家,我要把属于我的夺回来!

  红姐给了我个地址,是个叫绒花美容会所地方。

  等我站在会所的门口,手心出了不少汗,这里门脸看起来就金碧辉煌的,进出的人也都开着高档的车,应该挺赚钱的。

  说明了来意,一个梳着背头男人带我来到办公室。

  他应该也是鸭子吧,只见他满身肌肉,身材健壮,我又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身躯,有些没自信。

  就在我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的时候,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首先入眼的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皮裤下面套着黑色的丝袜,充满了神秘的诱惑,黑色的蕾丝边低胸装,也包裹不住她的波涛汹涌,胸前的两个白球随着她的步伐一颠颠的,好像随时都会跳出来似的。

  我咽了口口水,这等尤物恐怕是个男人都会欲罢不能。

  她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妖娆的身姿缓缓坐在了老板椅上,她就是红姐。

  红姐性感的红唇微微一笑:“以前有经验吗?”

  “没,没有,不过我相信可以做好的!”我有些尴尬,吞吞吐吐的说,目光却从红姐的胸口移不开。

  红姐轻笑了一下,纤细的手指对我勾了勾,我走到桌子前面,她上下的打量了我一圈,特别是在下面,目光还特意停留了一下。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不过我对自己还是挺满意的,在学校期间我就经常跑步,身高也有一米八。

  至于长相,我爸和后妈长的都不差,我自认为也是挺帅的。

  红姐婉转的眼眸盈盈秋水的看着我,让我不敢和她对视。

  她也站了起来,稍稍弯下腰,手肘放在桌子上,那丰满的事业线顿时暴露在我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我的肾上腺素极速升高,下面突然有了反应。

  我弓了弓身子,有些尴尬。

  她缓缓走了出来,藕臂搭在我的肩膀上,附在我的耳边,风情万种的说:“能不能做这行,你说了不算,要看你的本事。”

第二章 给他个机会

  今天就要开始了吗?变成别人口中卑贱,吃软饭的男人,也许一辈子都直不起腰来。

  事已至此,我也没办法回头了,只好重重的点了点头,无论如何我都要活下去!

  红姐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刚才那个带我来的肌肉男进来了。

  他就是阿杰,我对他印象还不错,总是一副笑脸。

  阿杰也是个很爽快的人,挠了挠头:“红姐,我看着小子是个雏啊,能行吗?”

  红姐挑了挑眉:“给他个机会!”

  红姐又坐到了椅子上面,一副高贵冷艳的模样。

  “这是阿杰,这里的领班,行以后就跟着他,不行就滚蛋!”

  说着,红姐不耐烦的对我们挥了挥手。

  杰哥对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出去。

  “杰哥,我叫程乐。”出来以后,我笑着说。

  站在厕所门口,杰哥发了我跟烟,皱着眉头看着我,我还以为他对我不满意呢,他问:“进了这行可不能后悔了,你想好了?”

  我一咬牙,本来我就是个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了,点了点头。

  杰哥吐了口烟:“今天有个大活,那娘们特别有钱,就是不好伺候,做不做看你。”

  我不假思索的同意了,既然能赚钱,为什么不多赚点呢。

  杰哥又告诉我会所的一些价格和规定,基本就是听话,客人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能中途离开之类,除了上床,顾客的一切要求都得听从,听的我面红耳赤的。

  不仅要放弃自己的尊严,还要伺候别人,如果钱到位,还必须和一些年老色衰的老女人上床。

  最变态的,是让她们的心里,生理都得到最大的满足。

  我接的单,属于会所最高的规格,2888的按摩套餐,我能提成800块钱。

  说着,杰哥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把她伺候舒服了,小费什么的肯定不会吝啬你,不过有一点可说好了,这位主可不好伺候,你可别把咱大主顾给得罪了。”

  我明白杰哥的意思,这也是对我的考验,不行的话我真的会被扫地出门的。

  我也想好了,无论对方提什么过份的要求,我照做就是了。

  然后,杰哥带我去休息室给我换上了白衬衫,牛仔裤。

  我本来就是学生,一打扮上还真的有那么几分校草的感觉。

  杰哥告诉我,那女人就喜欢吃嫩草,自己年老色衰了,还喜欢祸害别人。

  说着,杰哥摇了摇头,女人就是这样,喜欢帅哥,或者喜欢杰哥这样的猛男。

  “记住,千万记得我说的。”杰哥把我送到了门口,叮嘱道。

  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只见床上躺着一个用白单盖住的女人,我进来,她懒散的说:“怎么这么慢,你们这些贱男人,不给你们钱吗!”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是一个皮肤泛黄,身材肥胖的老女人,看起来得有四十多岁了。

  “看什么,你有资格抬头吗,给我跪着按摩。”

  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好像还很满意,坐了起来,胸已经下垂了,好像两个婆布袋子似的挂在胸前。

  看到我无动于衷,她突然站了起来,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你懂不懂规矩,快给我跪下!”

  我的脸火辣辣的疼,这女人的却是有些变态啊,不仅心灵受着屈辱,还要饱受身体的摧残,这两种,哪一个都不好受。

  我心里明白,我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阔少爷了,只是一个出来卖的鸭子。

  我赔着笑脸:“您好女士,需要现在为您按摩吗?”

  女人冷笑了一声,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着:“装什么装,有钱让你们做什么不都可以吗,老娘有钱,今晚你就是我的奴隶!”

  女人说的这么直白,让我有种在闪光灯下曝光的感觉,尊严被狠狠的践踏,整个人也抬不起来头。

  话虽这么说,可我看到她满是横肉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有种抗拒的感觉。

  “你不会还是个青瓜蛋子吧。”女人看我的眼神中,有种兴奋,吐着红口红的嘴,咧的大大的。

  “把衣服脱了!”她的目光如炬。

  “我……”我的脸红的像猴屁股,虽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可身体还是动不了。

  按理说,顾客是有权利提出这些要求的,来之前杰哥也是特意嘱咐过我,要听客人的。

  看我不动,她愈加兴奋,好像我的羞愧触动了她某个点,像野兽一般对着我冲来。

  她疯狂的撕开了我的衬衫扣子,扣子一颗颗的崩开,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然后,她强抓住我的手,在她干枯油腻的身体上来回抚摸。

  而她干燥的手,不停的在我的腹肌来回的徘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发出难闻的气味。

  此刻我的上身完全的赤裸,难道这的要和她做那事吗?一个大我二十多岁的老女人,我有些抗拒,可有无可奈何。

  这一单,我可以得到八百多,没有这些钱,高利贷会把我腿打断,那时候我就更赚不到钱了。

  放弃了男人的傲骨,也没有了脸面。

  她兴奋叫着,那声音就在我的耳边,然后她呻吟着说:“摸我,摸我那里。”

  我的手颤颤巍巍的放在她的胸口,揉起了她那干瘪的双胸,她不停的催促我,整个人的身体也开始发烫。

  我不肯去看她那泛黄的皮肤,闭上眼睛。

  突然,她的手引导着我向她的小腹而去,那里是她的干枯地带而去。

  我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抽回了手。

  我想起来,在后面有专门给女性准备的玩具,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想去拿。

  “我帮您,去拿那个东西。”我咬了咬呀,说道。

  她一把把我推了出去,骂了一句,从包里拿出来一叠钱扔到床上。

  “这里是两千块钱。”她坐了下来,伸出她那又粗又肥脚:“给我舔,这些钱就都是你的!”

第三章 让你做这里的顶级

  她亢奋的大叫,看着床上红彤彤的百元大钞,的却很吸引我,可是面对自己最后的人格,我涨红了脸。

  我缓缓走了过去,可就是跪不下去,这时候她又被惹怒了,站了起来。

  好像是我刚才的抚摸给她带来感觉了,她并没有为难我,而是开始扒我的裤子。

  她一脸受不了的模样,整个人靠在我的身上,把我压倒在床。

  牛仔裤被她扒了下来,她还不停的叫喊着:“快,伺候我!”

  然后,开始要我的手去摸她那干枯的黑草。

  她也太疯狂了,我感受到她的饥渴,同时也有点恐惧,此刻我也只剩下了一条内裤。

  她粗糙的手,就在我的脸上抚摸着,不停的拽着我的手,向她的下面而去。

  我浑身都在颤抖,真是女人猛如虎啊,可是为了那些钱,为了我能留下来,我不得不这么做了。

  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急中生智把她按在床上,开始用润滑油涂抹她的身体,也让自己做好准备。

  每一次的碰到她的身体,她都会沉重的喘息着,身体兴奋的颤抖着,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她肥胖的双腿突然夹住了我的胳膊,用力的在扭动着,发出大叫,好像杀猪一般。

  她的身上被润滑油涂的油腻,说是按摩,可我也无从下手了。

  我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女人的腥味,胳膊上也沾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液体。

  她不时的招呼我上去,眼中是那么的迫不及待。

  我们两个纠缠着,我把润滑油涂在她的每一寸皮肤,随着深入,她开始躁动。

  她叫的越来越大声,也用力夹着我的手臂。

  最后,她的双腿猛的一蹬,我知道,我成功了一半。

  她深吸一口气,突然坐了起来,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她的需求的却很高,估计今天晚上我就要榨干。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话说的真是一点没错。

  看她这个样子,估计我明天能不能起来都是问题。

  她开始要脱我的内裤,表达她的需求。

  我也认命了,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给这么一个丑女人,还真是不甘心啊。

  我对她真是一点兴趣没有,不过她显然还在兴头上,把我的内裤扒到了一半。

  她的手来到了我的下面,用力的揉摁了起来,最后我惊讶的发现,我硬不起来了。

  也许是紧张,也许是对他的厌恶,任凭她怎么兴风作浪,我的弟弟都无动于衷。

  她越来越着急,最后猛地坐了下来,脸上全都是怨气和欲求不满。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一脚把我踹下了床,我重重的摔在地板上,也没有心灵的伤害来的直接。

  “他妈阳痿还学人家人家出来卖,看在刚才还不错的份上不和你一般见识,真是白长了一张小白脸。”

  女人唾弃的说我,指着我的鼻子数落我,女人光着怒气冲冲的走进了浴室,直到她走出了包间的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床上地两千元钱,我这单应该是做成了,可我却感觉到莫大的屈辱,最终还是拿起了那些钱。

  我需要用这些钱还钱,当一个男人放弃尊严的时候,就是他走出绝境的时候。

  我这样安慰自己,我如此的卑躬屈膝,出卖自己,我一定可以渡过难关的。

  半晌,我穿好残破的衣服走出了休息室,刚才摔下床,让我的胳膊有些疼,脸上也有几道刚开始留下的指印。

  杰哥在休息室等我,看到我,他很关切的走了过来:“你,还好吧?”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也松了口气:“那娘们虽然有点不高兴,但也没说什么,你第一次做已经很好了,你成功了!”

  听到杰哥的话,我有些想哭,我成功了,八百块钱也可以拿到了。

  我想起来什么,赶紧把那两千块钱拿出来,放到杰哥面前:“多谢哥哥,教导,这是孝敬你的。”

  杰哥哈哈大笑,推回了我的手:“我知道你用钱,留着吧。”

  接着,他又告诉了我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红姐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吩咐我照顾好你,你可以留下了,红姐很欣赏,让你做这里的顶级,每次都可以2888的单。”

  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看来我的苦没有白痴,又想到今天这种尴尬,下次一定先吃点伟哥。

  不过今天都扒了我一层皮,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可能是发现了我的顾虑,杰哥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般有钱的客人还是挺好伺候的,这个算是难单了,以后有不懂的问我就行了。”

  我心里很感激杰哥,他起身,让我和他走:“去大厅吧,平时没事的时候大家都会在那里。”

  杰哥好像也很高兴,路上还和我说:“顶级可不是谁都能做的,你好好准备,我争取今天再给你拿下一单。”

  我有些感恩戴德,幸亏遇到了杰哥和红姐。

  等我跟着杰哥来到了大厅,里面的沙发上差不多坐了十几个男人,有的梳着背头,也有厚实的韩星发型。

  总之,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打扮的很精神,也都是鸭子。

  进了屋,杰哥拍了拍手,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杰哥看着我,大声的说:“这位是赵强,红姐新找来的顶级,红姐钦点的,是个新人,大家多照顾着点啊。”

  说完,杰哥示意我和大家聊聊,就出去了。

  杰哥走后,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人,带着两个人走了过来。

  看到我,黄毛一脸鄙夷的说:“你就是今天新来的那个雏?本事不小啊。”

  我一脸赔笑:“没有没有,还得各位帮衬。”

  然后,从兜里掏出来五百块钱,黄毛接过钱在手里掂量了两下:“我听说,今天那娘们可是给了你两千,你打发要饭的吗?”

  说着,他把钱甩到了我的脸上。

  “我混了好几年才是个高级,凭什么你小子一来就当顶级。”

第四章 我是技师阿强

  “看到杰哥和红姐的份上,今天就不要你份子钱了,不过你小子下次见到前辈,老实点!”

  孙文对我指指点点的,几个人一脸不屑的看着我,大摇大摆的走了。

  我攥紧了拳头,压住了自己的脾气,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份工作,乃至于放弃了尊严,不能因为这几个瘪三就失去了。

  在这种见不得光的地方,是龙得盘着,是虎也得卧好,这是我成长的第一课。

  这几个人也不会太重伤我,毕竟我们无冤无仇。

  至于以后,走着瞧吧!

  这时候,我听到有人叫我。

  “赵强,你过来一趟,有活了!”

  是杰哥的声音,因为之前的胖女人,我还有些反感。

  但又想到那些催债的高利贷,我狠了狠心,既然做,就要做到最好。

  红姐和杰哥也挺照顾我,这是我的好机会。

  油嘴滑舌,取悦女人,把自己打扮的帅气逼人,这是我下阶段需要做的。

  虽然我现在跪着,但我一定会一步步的站起来的!

  我和杰哥来到了休息室,他心情好像不错,对我坏笑了一下,一拳头捶在了我的胸口:“你小子运气不错啊,来了个年轻貌美的。”

  很漂亮?我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会有美女来找鸭子的啊。

  杰哥对我挑了挑眉:“好好干,咱这会所还没有一号呢,你小子有潜力。”

  我赶紧摇了摇头:“我还是个新手,走的路还远呢。”

  我说的是实话,浮躁是一个人最致命的东西。

  杰哥点了点头,告诉我这女人要的就是新人,比较干净的,最好还是大学生,恰好最近就我一个新来的。

  我心里一阵暖流,知道杰哥这是在帮我,对他深深鞠了一躬。

  既然杰哥相信我,而且那个一号那么难得到,我一定要去试试!

  我要这个场子所有的女人,都为我倾倒。

  杰哥把我送到了包房门口,进去以后,我微笑了一下:“尊贵的客人,我是技师阿强,现在可以为您服务,久等了。”

  一抬头,入眼的是个年轻的面庞。

  杰哥没说谎话,我面前的却是个高质量的美女。

  这个女人五官精致,穿着黑色的连衣短裙,画着淡淡的妆,看起来性感又靓丽。

  一双白腿又长又直,叠放在一起,简直让人移不开目光。

  她虽然面无表情,但眼中有柔情万种。

  身材也是凹凸有致,不肥不瘦,我甚至都怀疑起来,是不是我来找技师的。

  就是放在夜场里面,这样的女人也都是最昂贵的吧,我今天的却是到了。

  看到我,女人眨了眨眼睛,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红酒的味道,她的两颊微红,看起来刚喝过酒,有一种朦胧的醉意。

  借酒消愁啊,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美女,背后的故事也一定曲折断肠。

  “你就是那个高材生。”

  女人舔了舔粉嫩的嘴唇,露出了个好看的微笑,

  “是的,为如此美丽的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

  她用纤细的手指按住了我的嘴巴:“我不喜欢油嘴滑舌的人。”

  我有种突然放松的感觉,走到她面前揉了揉她的太阳穴:“喝酒会让头更痛的,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的话,让她愣了一下。

  这也是我内心的实话,虽然以前不和女孩接触,可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去接近了她,这种感觉很奇妙。

  可能是面对美女,我也有点控制不住吧。

  不过我那句话没有丝毫作假的成分,的却是心里所想。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而不是暧昧。

  我对她的态度却不像合作关系,倒像个老友,或者是个很体贴的男朋友。

  我也松开了手,毕竟我也明白,大家只是来找刺激的,干嘛弄的那么认真。

  “来吧。”她站了起来,眉毛微微颤抖着,好像有些激动。

  我的心也嘭嘭直跳,抱住了她,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进入了我的鼻中,让我的某处也有了反应。

  我们俩互相拥抱着,我拉开她的拉链。

  伴随着她重重的呼吸,我的肾上腺素也有些升高。

  她光洁的肌肤,也一点点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闻着她头发的芬芳,手指每触碰到一点她的皮肤,都会有种享受的感觉。

  这么说来,我这次简直是血赚啊。

  这么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哪个男人不会动心,特别是当我的手放在他软软嫩嫩的后背上,整个人酥了一下,下面也涨了起来。

  当她完美无瑕的皮肤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只感觉这是莫大的享受,有那么一瞬间,我都差点沉沦了。

  她的皮肤洁白的好像雪一般,身姿挺拔,皮肤也紧绷绷的,额头上流下了点点的香汗,更加的妩媚动人。

  她温暖的手攀上了我的后背,我能感受到急促的呼吸。

  “吻我。”她轻声的呼唤道。

  我为之一振,这声音充满了诱惑力,如此娇羞的求爱,我实在有点受不了。

  她的声音既有成熟女性的阴柔,还伴随着年轻女孩的青春,让我热血沸腾。

  我吻在她白嫩的脸上,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要融化了,口干舌燥。

  她抓住了我的手臂上微微用力,更让我为之一颤。

  紧接着,冰凉的唇印在了我的嘴上,我们俩热吻了一身,她慢慢起身。

  “帮我按按摩吧,我好累。”

  转过身,我看到她的后背有一些的淤青。

  这么个惹人恋爱女人,是谁舍得伤害她。

  我有些心疼,她躺在按摩床上,我开始给她涂润滑油。

  白色的润滑油涂在她圆润的身体,显得她更加的新鲜,好像一朵沾满露水的玫瑰,等待采摘。

  我开始给她按摩,她也开始放松下来。

  我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经过每一寸的皮肤。

  她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不时的伴随着淡淡的轻吟。

第五章 看来她是要提拔你啊

  特别是看到她享受,又放松的样子,简直任君采摘。

  不过杰哥和我说过,时间很长,基本套餐都是三个小时,前戏要做足,不仅可以度过一些时间,还可以让大家都得到更好的满足。

  时间还长,充分的调动双方的情绪,最后就是舒服到上天的时候。

  如果一次对方得不到满足,并且很愉快的话,再不然已经被技师征服,小费或者包夜什么的,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以这一行,完全是技术和经验的积累。

  话是这么说,可我明显能感觉这女人的难过,虽然比刚来的时候要放松许多,但是整个人还是有种淡淡的伤感。

  虽然我基本没什么感情经历,可我觉得很懂她。

  我现在只想把她揽入怀中,让她忘掉那些不愉快,全心全意的享受这过程。

  我要和她一起度过疯狂,美妙的三小时。

  这么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是很惹人恋爱的。

  恰好她是我喜欢的类型,有些高贵,又不下贱,好像可口的奶油冰激凌,就是没有钱,我也很愿意和她发生那事。

  但是她并没有主动,欣然的接受我对她的爱抚。

  她的呼吸越来越平稳,最后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

  那个样子,就好像有好多烦心事,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也是她来找我的目的吧。

  她终于有了一丝笑脸,同时还有些娇羞。

  能让客户满意,肯定是最高兴的事了。

  按摩完了以后,女人就去洗澡了,我在床上有些摩拳擦掌的。

  等到她回来,我只感觉我们我们俩越来越心意相通。

  我只穿着一条内裤,当我们双双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来,我一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她的眼睛眨了眨,好像撒娇似的说:“不要了,我们就这么休息一会吧。”

  她的语气很温柔,感觉瞬间拉进了我们俩的距离,我能感受到她语气中对我的依赖。

  不过我也没有骄傲自大,无非就是逢场作戏罢了,我只不过是个男公关,只要大家都开心就好了。

  她的信任,也只不过是为了放松。

  我笑了笑,想通了以后,把她搂入怀中。

  可是我却感觉到她在抽泣,我把等关了,摸了摸她的头,她才娓娓道来。

  “我很难过,就是因为喝多了才被骗,迷迷糊糊的被朋友玷污了,甚至,还有他的朋友,他家里有钱有势,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悲哀又无助,此刻我理解了这种感觉,一个原本纯洁的女孩被玷污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自古红颜多薄命,过份的美丽,身边总会伴随着渴望和垂涎的目光。

  我也她感到惋惜,因为我们都有背包的遭遇,可现实所迫,我们不得不低头。

  我想我理解了她的忧愁,甚至是一种近乎与绝望的情感。

  贞洁,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没什么比这个还重要的了吧。

  她的心一定像死灰一般,无法倾诉,也无力改变。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有静静的抱着她。

  她的嗓音有些沙哑:“他说过会一直对我好,我也把他当做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他的承诺就他妈是放屁,真是太可笑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告诉她日子总得继续下去,甚至和她说了我当男公关的过程。

  每个人的生活都不易,在过程中都会遇到几个人人渣,可是受过伤害之后,还是要勇敢的站起来。

  “好好活下去。”我看着她的眼睛,对她点了点头。

  她害羞的转过头去:“谢谢你,我媳一度以为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是人渣,但我能感觉到你眼中的真诚。”

  她擦干眼泪,开始收拾东西,在床上放了一千块钱,然后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离开了。

  “我的名字叫林月,谢谢你的陪伴,阿强。”

  说完,他走了出去。

  望着这个被伤的很深的女人,我在祈祷,但愿她日后的道路一帆风顺。

  我拿起钱,但却高兴不起来。

  林月的伤感好像也感染了我一般,出了包房,杰哥问我怎么不高兴。

  我摇了摇头,杰哥叹了口气:“这一行,不能掺杂太多情感进去,杰哥是过来人,这样只会让你伤的太深。”

  我也没说什么,不过是有心无力罢了,不过按照这样下去,还高利贷并不是不可能。

  杰哥让我和他去休息室,这次特意把门锁了起来:“天快黑了,本来生意会更好,不过红姐另有安排,让你收拾收拾一早就去找她。”

  然后,杰哥给我看了个地址。

  红姐,可是这里的老板啊,她让我出去干嘛?毕竟我什么都不懂,还是有点懵。

  杰哥看我这样,沉思了一下,不过肯定很多事不能说出来。

  “红姐可能是想考验你一下,再给你电大生意,别看这两单也不错,其实说破天也不算什么,看来她是要提拔你啊。”

  杰哥一脸羡慕的说,不过我不在乎这个那个的,有钱赚就好了。

  再看已经凌晨了,这么急,这单生意看起来又不太好做啊。

  这种捧我,对我的压力也太大了吧。

  杰哥走以后,我准备在休息室对付一晚上,必须休息好了,否则明天再硬不起来那我真的要下岗了。

  杰哥贴心的给我订的员工餐,我才发现我半天没有吃饭了,给我送饭来的是一个小妹子。

  我早就饿坏了,小妹子送完饭没有走,不过我也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直到她发出一声轻笑,我才停下了动作。

  “你的事我听了,原来是个富二代啊。”

  妹子上下打量着我,我对她微微一笑,她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没想到这么早就混在这种地方了。

  “你可别瞎想,我就是公司的前台罢了。”妹子白了我一眼。

  “听说你要住宿舍,不过我看你也不像什么坏人,也不知道最后一间房子就在我们姐妹隔壁吧。”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