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是南泽明若欢的小说by盐水泡苹果《愿

发布时间:2018-12-05 18:31

愿执君手度今朝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南泽明若欢,此书正处于已完结,本站极力推荐阅读:“那你想我的女儿怎样?换做她受尽委屈,遭人嘲讽陷害,你也会有如此反应吗?”许雾怒声道,嘲讽的看着明昊鹏。又是这样的眼神,蔑视,不屑,宛如看垃圾的眼神。明昊鹏气血上涌,眼前一阵阵发黑,“明若欢到底是不是我的——”“你住嘴!”许雾双目赤红,情绪激动的厉声吼道,明昊鹏被许雾吓了一跳,悻悻的住了嘴。

愿执君手度今朝

推荐指数:8分

《愿执君手度今朝》在线阅读全文

愿执君手度今朝第十四章 找上门

明若烟的一场闹剧终究过去,众夫人只觉得看了一场热闹,至于会不会影响到明若烟今后在贵女圈中的地位,这就不是明若欢担心的了。

明若欢在宴席上饮了几杯果子酒便有些昏沉的感觉了,甩了甩脑袋,明若欢偷偷出了宴会,找了一处清净地,坐了下来。

以她现在的力量对上顾瑾寒绝没有胜算,所以她只能在短时间内丰满自己的羽翼,若是能够收拾了明若烟自然最好。

明若欢低垂的眸子一片晦涩,小手撑着脑袋,双腿随意的向前伸着,温府寿宴不久之后,崇德帝就要为众皇子进行选妃了。

她一定要把她的东西从明若烟手里拿回来,如此青姨娘才有可能露出马脚,到那时掌家权她也会替许雾拿回来。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明若欢动了动小鼻子,一股熟悉的香味飘进了鼻中,明若欢淡淡的笑着,待来人走到她身后时,方含笑开口,“烟儿是不是很想把我推下去?”

明若烟心中一惊,迅速收回伸出去的双手,干笑道:“姐姐真是爱开玩笑,烟儿怎么会那么对待姐姐?”是的,她只是在心中想了想,这里地处偏僻,无人经过,就算推了明若欢,也没有人知道是自己干的,但是,明若欢居然发觉了。

明若欢自许国公府回来之后,变得愈发的机警,愈发的不好对付了,今日若不是有他和岚郡主,明若烟眸中划过一起怨毒,狠狠的咬了咬唇。

“是吗?”回眸看了明若烟一眼,明若欢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了明若烟唇上,唇上的牙印如此明显,很恨她吧?“烟儿很会利用人心,姐姐自愧不如。”

明若烟身子一僵,明若欢明显是开始防备自己了,早知道就应该听姨娘的话,彻底解决她!“姐姐,烟儿只是……”

明若烟挥了挥小手,复又转过了身子,“你怎么样,姐姐没兴趣知道,这次回去之后,烟儿还要辛苦一点收拾好姐姐的东西,过两日姐姐会亲自来找你?”

明若欢站起身,抚了抚身上的褶皱,翘了翘嘴角,从明若烟身前离开了。

明若烟静静望着明若欢走出自己的视线,狠狠地一跺脚,也转身离开了。

待到宴会结束,明若欢告别温老夫人等人,带着一下午乖乖跟在自己身后的明若烟和许雾出了温府,将要上马车时,明若欢被颜菁叫住了。“颜菁姐姐,怎么了?”

颜箐伸手将额前的碎发拨到耳后,明眸含着淡淡的笑,“哥哥要带我去松山打猎,欢儿,你也一起?”

颜轩吗?这一世终于要见到他。

明若欢一阵恍惚,犹豫了片刻后在颜菁希冀的目光下点头浅笑,“好。”

颜菁得到了答案,又听自家丫鬟在叫自己的便和明若欢约好了时间,提着裙摆离开了。

上了马车,许雾问明若欢颜菁叫她所为何事,明若欢瞥了一眼明若烟,朝着许雾眨了眨眼睛,随口几句糊弄了过去。

到了明府,明若欢先将许雾送去了韶光院,随后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此刻,明若欢沐浴过后,正梳理着自己的一头湿发,今日从温府回来后,她就有些心不在焉,倒不是为了明若烟的事情,而是为了——颜轩。

自己就要见到他了,明若欢注视着镜中的自己,眼前一阵恍惚,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一定可以保护他们的。

“小姐。”如意挑了帘子,急忙从外间跑进来,额头上尽是细密的汗珠。

明若欢皱了皱眉,透过镜子看向如意,“何事?怎么如此慌张。”

“小姐,老爷和青姨娘带着一群下人去了夫人那里。”如意有些慌乱,她方才无意间看到了一脸怒容的明昊鹏和哭哭啼啼的青姨娘,朝着韶光院的方向走去了,她有些担心夫人。

“啪——”

明若欢手里的梳子被狠狠剁在梳妆台上,她冷笑着起身,随意的挽了头发,“如意,你去听雨轩照顾好辰辰,我去娘亲那里。”

“可是,小姐——”看着明若欢这幅样子,如意很是担心,小姐未如此激动过,此刻的她,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带着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狠绝。

明若欢没有再理会如意,脚下生风,急忙赶往韶光院,娘亲,不要有事!

此时,韶光院。

明昊鹏一挥手又打碎了一个精致的花瓶,满脸的铁青,怒气冲冲的瞪视着许雾,“许雾,烟儿好歹也是我明家的女儿,你怎能让她受如此委屈!”

地上散落着各种瓷器的碎片,明昊鹏带来的下人围住了韶光院,却没有人敢闯进来,显然明昊鹏也不敢对许雾太过分。

青姨娘站在明昊鹏身边,捏着手绢哭的不能自己,脸上妆容都花了,“扑通”一声跪下来,青姨娘泪眼朦胧的看向许雾,“夫人,你要怨就怨妾身,烟儿是无辜的。”

许雾冷眼瞧着,突然笑了笑,“你们只看到明若烟受了委屈,可有看到我的欢儿孤苦无依,可笑,太可笑了。”

“若欢到底毫发无伤!”明昊鹏丝毫没有觉得心虚,他只要一想到明若烟惨白委屈的小脸,心下便疼痛不已。

那个孩子明明是自己受尽了委屈,还要反过来安慰他,劝解他,相比于明若欢,他更能在明若烟这里体会到作为一个父亲的感觉。

“那你想我的女儿怎样?换做她受尽委屈,遭人嘲讽陷害,你也会有如此反应吗?”许雾怒声道,嘲讽的看着明昊鹏。

又是这样的眼神,蔑视,不屑,宛如看垃圾的眼神。明昊鹏气血上涌,眼前一阵阵发黑,“明若欢到底是不是我的——”

“你住嘴!”许雾双目赤红,情绪激动的厉声吼道,明昊鹏被许雾吓了一跳,悻悻的住了嘴。

青姨娘眉头一跳,莫非还有什么隐情是她不知道的?

许雾捏着拳头,身子发颤,显然气的不轻,“明昊鹏,不要忘了你今日的地位是谁带给你的。”威胁也好,以权压人也罢,为了自己的孩子,她可以不顾一切。

“你——”高高扬起的巴掌堪堪停在许雾面前,明昊鹏喘着粗气,目光好像要吃了许雾一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