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奇谋诡事舒逸沐七儿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8:31

小说奇谋诡事是花生小编在掌中云淘来的一本男频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墨绿青苔,其讲述了舒逸沐七儿的爱恋故事,目前连载中,奇谋诡事精彩节选:再看看这上边根本就没有邮戳或者快递的标志,他问那保安东西是谁送来的,保安说他也没留意,大概一个小时前吧,因为来了两辆车,他出去招呼,回到传达室就看到这东西放在传达室的桌子上了。

奇谋诡事

推荐指数:8分

《奇谋诡事》在线阅读全文

奇谋诡事第14章 乌江片片鱼

下班的时候凌力被传达室的保安给叫住了:“凌队,这有你的一份邮件。”

保安把一个牛皮纸袋递给凌力,凌力看了一眼,上面写着:雷州市局刑警大队凌力收,内详。

凌力皱起了眉头,他知道一般这样写着内详的估计都详不了。

他掂了掂,里面像是一本杂志。

再看看这上边根本就没有邮戳或者快递的标志,他问那保安东西是谁送来的,保安说他也没留意,大概一个小时前吧,因为来了两辆车,他出去招呼,回到传达室就看到这东西放在传达室的桌子上了。

凌力撕开纸袋,里面果然是一本杂志。

“《中华外科学研究》?这是不是弄错了?”凌力像是在自言自语。

此刻刘小露也走了过来:“给这儿发什么楞啊?”她拍了下凌力的肩膀:“晚上有事吗?没事我请你吃饭,我知道市南路开了一家‘片片鱼’,听说味道不错。”

凌力翻了个白眼:“和你一起吃饭?我看你还是饶了我吧,哪次吃饭你给我留过好胃口的?你总在吃饭的时候普及解剖学知识我可受不了。”

刘小露笑了:“瞧你那点出息。”

这里刘小露看清了凌力手里拿着的那本杂志,她一把夺了过去:“咦,你什么时候对医学感兴趣了?凌力,你不会是想和我抢饭碗吧?”她随手就翻了起来,凌力说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他估计很可能是弄错了。

“没错,凌力,你快看!”刘小露已经发现了那篇论文:“你看看这儿!”纤纤玉指指着那论文标题下方的那三个名字:曾诚、傅承远、叶倾城。

凌力楞住了。

“看来还真是有心人啊!现在我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刘小露轻声说道,凌力瞟了她一眼:“你是说傅承远很可能就不是自杀?”

刘小露摇了摇头:“不,他一定是自杀,只是他的自杀并非他自己所愿吧,他之所以选择那样的自杀方式,或许真就与那个传说有关,他希望自己的魂魄不散,他是想看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凌力眯缝着眼睛:“他是不甘心,他想看那些逼死他的人的下场?”

“孺子可教!”刘小露搭上了凌力的肩膀:“看来今晚这顿饭得你请了。”

凌力问她为什么,刘小露说道:“因为你一定会对最后一个人感到好奇,而我呢,正好对他很熟悉。”

“叶倾城?”

刘小露点了点头。

市南路的“乌江片片鱼”火锅的生意很火,别看已经是五月底了,可是来吃火锅的人仍旧是络绎不绝。

今天刘小露破天荒的没有在吃饭的时候给凌力普及解剖学的知识。

因为今天的话题是叶倾城。

“说起来叶倾城也算是我的师父之一,你也知道,我最早并不是学法医的,我的专业是心外科,法医半路出家。从学校毕业之后我曾经在市一医的心外科实习,当时我的实习老师就是叶倾城。记得那个时候他好像刚退休不久吧,是市一医把他返聘回去的,说起他来可是比曾诚还要厉害的角色,他是我国心外科的权威专家,不过我只跟了他两个月就调到了局里,接着就到省里去参加了法医培训。”

凌力把涮好的鱼片夹了两块放到刘小露的碗里,刘小露吃了一块:“对了,那个傅承远下午我也查了一下,他在调到卫生局之前是市二医的外科主任,我就觉得奇了怪了,他们三个人,一个在一医,一个在二医,另一个在医学院,怎么就会合著了这样的一篇论文呢?”

凌力想了想:“他们都是外科专家,在雷州也都小有名气,估计平日的关系应该不错,可能什么时候就聊到了他们都感兴趣的一个课题,通过三人的临床经验合著这样一篇论文也不足为奇吧?”

刘小露却摇了摇头:“你是外行,你看不明白,刚才我已经把那篇文章看了一遍,就那些东西,傅承远怎么样我不好说,可是无论是曾诚还是叶倾城,他们完全有能力自己完成的。”

“也就是说,无论是曾诚还是叶倾城都没必要与其他人来合伙弄这么一篇文章,对吧?”刘小露确实是这个意思。

凌力淡淡地说:“这篇文章是五年前发表的,小露,你说你下午查过傅承远,那么你知道傅承远是什么时候调到卫生局去的么?”

刘小露笑了:“好你个凌力,一下子就想到了点子上,傅承远是一零年三月调到卫生局的,刚才我就在想,这篇文章会不会就是傅承远的一个跳板,能够和叶倾城一起合著一篇论文在国内大型的外科杂志上发表,傅承远的身价自然也就提高了,傅承远很可能就是因为这篇论文而从市二医调去了卫生局。”

凌力没有再说什么,可他也没闲着,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一切与曾诚的死、傅承远的自杀有没有必然的联系。那本杂志又是谁送来的?除了警方,还有人在关注着曾诚的案子,那么又是什么人呢?

清水河畔那栋老旧的别墅里,镇南方和小惠也在吃着晚饭。

“南方,这么说来这个叶倾城我们也得留心一下喽?”

小惠放下了碗,拿起餐巾纸轻轻擦着嘴,镇南方说道:“这事让警方去查吧,曾诚死了,傅承远自杀了,叶倾城是不是与这事情有关联警方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小惠叹了口气:“这个‘小鹰’也太狡猾了,竟然带着我们晃悠了一圈,什么都没做就回了酒店。”镇南方笑了:“我倒不这么认为,他去了东湖,到了湖滨小区的门口,谁能担保他不是想去见傅承远的,只是他并不知道傅承远已经自杀了。”

小惠望了南方一眼:“照你这么说,他应该是用了什么方式向傅承远发出了约见的信号,可是他却不知道傅承远已经死了。傅承远没出现,那现在他估计应该已经知道傅承远出事了,照你的推测,他下一个接触的目标应该就是叶倾城了?”

镇南方没有说话,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回答。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