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只系其逢怨春风》(易擎墨凌潇潇)小说

发布时间:2018-12-05 18:10

已完结小说只系其逢怨春风是著名作家花隐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易擎墨凌潇潇,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只系其逢怨春风精选篇章:“我告诉你,我们只是契约的关系,两年一到就离婚,你不要对我有什么非分的想法,本姑奶奶对做轮椅的男人,没——兴——趣!”凌潇潇凶狠的说道。

只系其逢怨春风

推荐指数:8分

《只系其逢怨春风》在线阅读全文

只系其逢怨春风第十章 凌家人的虚伪

易擎墨勾唇微笑,“现在色诱的人,貌似是你才对。”

如墨的眼眸戏虐的扫过凌潇潇那一览无遗的胸口。

“流氓!”凌潇潇快速后退,捂住胸口的春光,这才发现此刻浑身湿透的她,当真是近乎全裸了。

“我告诉你,我们只是契约的关系,两年一到就离婚,你不要对我有什么非分的想法,本姑奶奶对做轮椅的男人,没——兴——趣!”凌潇潇凶狠的说道。

易擎墨却一副高深莫测的含着笑:“契约吗?貌似我们并没有签过任何的书面文书,到确实是领了合法的结婚证。”

“无耻!”凌潇潇气极,“你究竟想怎么样?”

她并不认为易擎墨这样的男人,会真的想要她做妻子,顶多不过是下半身的一时冲动罢了,毕竟他们实在没有任何可以成为爱情的条件。

可是凌潇潇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感情,叫做一见钟情。

易擎墨虽算不上对凌潇潇一见钟情,却也是确实对她产生了好感,所以一向喜欢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的他,就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看中的猎物有任何的偏差,所以从一开始,凌潇潇变已经步入了易擎墨的陷阱之中。

“乖乖听话就好。”易擎墨笑的意味深长:“床头左侧的柜子里,有我拟好的契约书。”

凌潇潇拧着眉,“我凭什么听你的。”

“你没的选择,不是吗?”易擎墨依旧淡淡笑着。

凌潇潇气的牙龈都在发痛,冷哼道:“大不了鱼死网破就是了。”

“无所谓,如果你热心岳凌倒闭的话。”易擎墨很轻易的抓住了凌潇潇的弱点。

年幼丧母的凌潇潇,对母亲也好,对外公也好,都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爱意,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守着岳凌,为此甚至不惜装疯卖傻混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让父亲和继母放松警惕,让她在二十岁的时候,可以趁机接手岳凌集团。

“我知道了。”凌潇潇咬牙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忍着满腔的怒火签完易擎墨制定的不平等条约,她真的是杀了他的心都有了,面上却还是不得不咬牙忍着。

特别是当她看易擎墨在没有她的情况下,洗的清清爽爽,并换好了睡衣从浴室出来时,越发气的牙痒痒的,这货就是故意的。

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凌潇潇努力让自己不和他计较,抱着一双棉被到旁边的小沙发上,准备窝一晚的时候,该死的苗晴晚却突然敲门闯了进来。

“你们这是干嘛?准备分房睡吗?”苗晴晚严肃道。

虽然她看不上凌潇潇,想着法的希望她出丑,可也不想两人才结婚就闹矛盾,比起那个背后有整个周家的周筠筠,她到是宁愿受点凌潇潇的野蛮气。

“太热了,我把被子抱到这边而已。”凌潇潇皮笑肉不笑道。

“那就叫人将沙发和被子都搬出去好了,也省的碍事。”苗晴晚笑的更是大气。

不过片刻的功夫,佣人就将房间内多余的沙发和多余的被子毯子全部收走,这下子,凌潇潇却是不得不和易擎墨同床共枕了。

苗晴晚离开后,凌潇潇有些挫败的坐在易擎墨的床上,第一次意识到她曾以为的小聪明,对付凌家的几个人还行,对付易家,价值就是跳梁小丑,根本求不值一提。

“行了,睡觉吧!”易擎墨表现的很是平淡。

凌潇潇想着那不平等条约中,虽然限制了她许多事情,却还是有她说的那条,禁止亲密行为的,看了一眼冰冷的地板,到底还是选择了上床睡觉。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床,特别是床上那个陌生的男人,让凌潇潇不由得身体紧绷,可是昨夜就没有睡好的身体,却不由得疲惫了下来,竟是在胡思乱想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清晨的阳光散在脸上,微微有些痒,凌潇潇揉了揉眼睛,醒来有片刻的蒙圈,才反应过来,她已经是易家的儿媳妇了。

没有狗血偶像剧早上的尴尬,她一个人霸占着一张床,而易擎墨早已经坐在轮椅上,在窗前拿着电脑,处理工作。

清晨的晨光撒在易擎墨的身上,泛着淡淡的光晕,让凌潇潇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柔和的身影,却难得的温暖,带着陌生的亲切感。

两人依旧是保持着尴尬的沉默,一直到出了卧室的门,才各自戴上一个伪装的面具,露出一副新婚燕尔的甜蜜模样。

易家没有集体吃早餐的习惯,所以两个人随意吃了一点,因为要三天回门,就直接出了易家,由司机送到了凌家的大门口。

凌潇潇一边推着易擎墨往家走,一边暗暗威胁道:“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易擎墨眼底含笑,淡淡道:“放心,你想要岳凌,我也想要易氏,我们会合作愉快的。”

轻松的语气,让凌潇潇有些质疑昨夜的事情,不过是她一个人的幻觉。

可不管怎么样,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这个契约了,再这样任由父亲挥霍下去,岳凌集团就真的毁了。

进入凌家,凌雨恒这个凌潇潇同父异母的弟弟不在,倒是凌启山和张嘉兰一副伉俪情深的模样,和凌雨薇这各张嘉兰带过来的女儿站在一起,也一点没有违和的感觉,一家三口,很是温馨的模样。

“易总和潇潇回来了,快到这边坐。”张嘉兰殷勤的招呼道。

凌启山那张白净的脸上却明显有些阴郁,因为易家的资金,至今还没有到位,而岳凌集团的资金链已经彻底的断掉,好几个货款等着结算,易家再不资助,只怕岳凌家下个星期就会被那些货商们告上法庭了。

所以不过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凌启山就将话题转到了两家的商业合作上。

“哦?易氏有要和岳凌集团合作吗?请问是易氏的那家公司呢?”易擎墨皱着眉,一副很惊讶的模样。

凌启山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有些不悦瞪了一眼张嘉兰,不该如此着急将凌潇潇嫁过去,导致易家有了翻脸不认人的机会。

“易总真会开玩笑,潇潇嫁给你了,我们岳凌集团自然是要和易天集团进行合作了。”凌启山尴尬的应道。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