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作者浅若夏汐的小说-嫡女谋略腹黑王爷

发布时间:2018-12-05 18:10

傅子墨黎景芝的小说是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是浅若夏汐作者的古言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小说精彩阅读:所以就从第二本开始看,“姨娘我这还有不少的地方是不懂得,现在这么晚了还要麻烦姨娘,还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也没办法。这么多年都没有查账,指不定里边就有什么腌臜的事情不是?”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

推荐指数:8分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在线阅读全文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第七章 理亏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指不定她还在挑点小毛病来念叨。

刘姨娘来见黎景芝,都已经到了晚上,她刚刚用过晚膳,正准备要入睡。

她姗姗来迟,一边还说着,“最近有些头疼,下午嗜睡,醒来才看到小姐说要见我,这不刚用过晚膳就匆匆来了。”

不就是拿了她的中馈,现在就开始耍脾气了。

不过黎景芝也不生气,只是指了指这天。

“姨娘要是再不来啊,指不定这天都亮了。我都能够睡一觉再醒来。”

她可不想跟刘姨娘絮叨,直接让人取来了账本,之前一年是母亲在管着。后来殁了就一直是让刘姨娘管。

所以就从第二本开始看,“姨娘我这还有不少的地方是不懂得,现在这么晚了还要麻烦姨娘,还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也没办法。这么多年都没有查账,指不定里边就有什么腌臜的事情不是?”

林姨娘讪笑,“可不是。小姐能够看的懂吗?看不懂没关系,我这一点点的来教你。”

她当初学管账,那也是学了一整个月,就是为了让府里的下人都听话。也费不少功夫,如今能够让府里都有自己的亲信自然不容易。

“这个倒是不用,我只是有些地方不明白,譬如购入银碳不过一旦,所花费的银子不过二两,怎么这账本上写的是白银三百两,这是用银子烧着来取暖吗?还还有这购入人参两根,花费新钱不过二百两,你上边添账写的是二千两……”

每一个地方,她都知道物价如何,还有一些错的离谱的。

她一一指出来,让刘姨娘的面上一阵的青红皂白,看着黎景芝。

刘姨娘表现的极为愤慨,“这到底是谁给我报的数,这些下人每年采买居然夸高了这么多的价格,真是让府里亏了不少银子啊!”

痛心疾首的模样让黎景芝觉得好笑,可不是在贼喊捉贼?

其实她这几天还得忙活一个小聚会,让整个府里热闹一下,天下皆知她要做二皇妃,那么前世她所知道的那些个名媛妇人都可以利用起来。

现在当然要处理好这些账目,能够让黎振刮目相看。还有刘姨娘的真面目,自然得被拆穿。

“哦?刘姨娘说话可就好笑了,你之前不是一直管教下人有方?爹爹还要我跟你好好学学呢,这不还没开始学,你就已经让下人出了这么大的错,这些年,你又是在做什么。”

无非就是在拉拢人心还有挥霍无度?

其实她都明白,揣着明白装糊涂,可不是她的作风。

刘姨娘看房里就他们二人,也知道了黎景芝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只问着。

“其实妾哪里有胆子做这些事情,只是你也知道我素来胆小,不知道是怎么就被利用率了,只怪我昏庸无能。”

刘姨娘可不想把自己的钱花哪里去了都要供出来,心里自然也会觉得堵的慌。

要是这种查出账目,黎景芝还不处罚,那可不是她的性子,她一边看着账本。这些年她花的钱可不少。

“都闻刘姨娘的亲弟弟是个赌徒,逢赌必输,从未赢过。可是每次赌桌上的钱啊,可就是来源滚滚,不知道姨娘知道吗?他这钱是从哪里来的?”

要是没有调查干净刘姨娘,她怎么可能会轻易出手。

刘姨娘一次次的轻敌,这就是个错误的选择。

现在一下子被揭穿。她登时跪在地上,两眼无神。

头脑发昏,想到了黎振发怒,岂不是要一把剑就把她刺穿,如何疼?怎么做夫人?

她一把抓住了黎景芝的衣袖,一边哭着,“小姐,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我刘家不就这么一个弟弟,若是不给他钱,那些讨债人就要把我弟弟的手给剁了,这怎么行……”

其实她也知道从库房里支出的钱真的太多了,迟早都会被黎振发现。

她都已经准备好了嫁祸给黎景芝。

没有想到她居然拿到账本就已经查的那么清楚,简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而她做的群所有事情,黎景芝都一清二楚。

“所以你就拿着我娘的嫁妆去补贴你弟弟?刘姨娘,你也是我们府里的人了,这些年,你管家让府里一切太平是辛苦。可这是拿走这么多钱的理由吗?”

黎景芝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疼,当初自己的娘一口血喷在她的脸上,明明是被毒害死。

刘姨娘竟然买通了大夫跟人说是得了风寒死的。现在还要这样哭喊装可怜?她能够原谅吗?

刘姨娘知道自己这样做根本就没有用,一咬牙,站起身,看着黎景芝直接说道,“小姐这样还是想要我做什么?难不成是想要我这条老命来弥补不成?”

“不不不。刘姨娘怎么能够把我想的这么狠毒,我怎么会这样做呢?”

兔子被逼急了都会咬人,她还想玩跟刘姨娘好好玩,怎么可能会这样轻易把人给玩死了。

她弯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刘姨娘,“其实也简单,当初拿了多少的钱,就给我补回去就行了。你弟弟是花了不少钱,更多你拿了不是要给景夕妹妹做嫁妆的吗?哦,还有她头上带的首饰,那个发簪没有一千两银子是拿不到的。你不是还投资了两个庄家吗?现在也有回本吧,那几家店你给卖了,凑凑,还是能够补上的。”

这么多年的经营一下子被掏空,刘姨娘怎么会甘心,她瘫坐在地上,两眼放空。

可黎景芝对这样的女人不管不顾,自己径直的离开,留下刘姨娘自己一个人思考。

走之前还留下一句话,补上账目,她不会很爹爹多说一句话。补不上,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黎振向来对这对母女没有任何感情,若是再做错事,恐怕就是别想在府里待着了。

她想了想,黎景睿之前一直都放养着,如今年龄大了早就到了要请先生的年龄。

上私塾固然好,但因材施教,还是请先生最为妥当。

想着就出门去见黎景睿,还吩咐了丫鬟拿一些蜜饯出来。

在路上,她就已经想好黎景睿本身就到了进私塾读书的时候。

也有官员都是请私塾进来教导,她想,其实最好的先生都已经被皇上所请,若是黎景睿能够去做伴读,定然学业高升还能够顺带讨好皇帝。

去见了黎景睿,他正在跟嬷嬷一块玩游戏。

还是一些刺绣女红,虽然黎景睿也是个男子,对女红也极为好奇,黎景芝微微皱眉,上前将他的女红扯下,“不可玩这些,你也到了读书的年纪,回头阿姊帮你寻个好先生如何?”

“姐姐怎么无理取闹,我也不过是好奇,再说我还要跟爹爹学武,哪里有空去念书。”

他也不是没见那些个读书摇头晃脑的,哪里好玩?

“目不识丁,才疏学浅,日后定会吃大亏!父亲就是大将军,那好歹千字文都认识,怕不是日后连敌军的投降书都不知道写什么?”

黎景芝也知道自己逼的有点急,但是对于黎景睿,她总觉得是时间不够多。

她要是不在的期间,黎景睿不能够保护自己怎么办?

可偏偏这个弟弟不懂得她的心,一边嘻嘻而笑。

女红就算是被烧了也不心疼,还闹着要跟爹爹去学武。

对于读书,单单听着字面上的意思就已然不愿意去,她深感无奈,或许再过些时候,生点性子,应该就能懂得。

说了几句她也不生气,反而让青梅拿了蜜饯给黎景睿吃。

再坐了一会儿同黎景睿一块扎马步,安慰他表现的很厉害以后就匆忙离开院子,都这般晚了,她想早些休息。

翌日。

丫鬟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府里新贵——黎景芝。

有眼见的人都知道刘姨娘大势已去,如今在府中,黎景芝起来,更是要巴结。

食过早膳,她稍加思索。

既然父亲回来,她就要去找他商量一下被指婚应该如何操办喜事。

但凡圣旨下,为表达皇恩浩荡,都得举办一次小型聚会。

黎振听黎景芝问,微微沉吟,“你年纪渐大,但行事不稳,不如就让刘氏操办……”

话没说完就被黎景芝打断,“我已被皇上指婚,总要表现出实力来,父亲还是让我试试吧?”

“你未曾操办过宴席,若是不小心弄砸,再被传出谣言……”

黎景芝眼里的希冀黎振都看见,但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被外边的传言再传的不堪,任何风险都不可冒。

“再?”她装作懵懂不知。

他哑口无言不好解释。

黎景芝莞尔,不像以前天真懵懂,多年不见,在黎振的眼里也长成大姑娘,带着稳重,“这次的事情可以让刘姨娘帮着操办,我没有那么多经验,父亲应该要给我机会。”

她眼里的坚定也让黎振恍然,他最后艰难的点头。

“你若想做就让刘氏帮着,不懂可以问她。”

虽说刘氏平日里心机不少,但这关乎皇家颜面,也不该会不帮。

宴会紧锣密鼓的进行,黎景芝有些不懂的也会问刘姨娘。刘姨娘虽对着黎景芝没什么好脸色,但也积极的帮忙,黎景夕也跟着插一脚进来。

这不,刘姨娘又带着丫鬟过来,端来不少的布匹。

指着五颜六色的布匹道,“大小姐喜欢什么颜色的绸缎,这可要做过新衣裳,姨娘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不如就帮你做件衣裳作为礼物。”

一改往常见她咬牙切齿,现在刘姨娘随和的不像话。

她也面带笑意,如沐春风,两人关系亲如母女,挽着刘姨娘的手一边心疼道,“这怎么好意思麻烦姨娘。父亲回来,姨娘伺候都来不及。还要帮着我做衣衫,不若那件浅紫,看着还行。”

刘姨娘每日给黎振送汤,夜里还贴身伺候着,可不是想吹吹枕边风?

嘴上说着不好意思,还是指着衣裳让刘姨娘做。

被嘲讽一遍,刘姨娘面上的笑维持不住,看自己准备那么久的心血也不可被白费,这也忍下来,“小姐喜欢浅紫,这颜色是好看,回头做好再给小姐送来,景夕之前对小姐有所冒犯可莫要放在心上。”

若说刘姨娘一直眼巴巴的要伺候黎振。

那黎景夕就显得愚昧,竟然不小心把她推下湖,还好黎景琛路过救下。把黎景夕训斥一顿,让她禁足,知道女训上说的礼仪。

这才是刘氏要来的目的,面上讨好一番。

黎景芝的眼睛弯弯,眼里说不尽的笑意,“刘姨娘说的哪里话,景夕妹妹当然是不小心的,这个我知,也不会在父亲面前乱说。”

就是看到了她放的一条小蛇,被吓的慌不择路,这才把站在湖边的她给推下去。

可黎景夕说看到蛇这事却被黎景琛严查,府里清理不善有蛇是大忌,可派了下人寻个遍都没找到蛇。又被黎景琛说是说谎。

她眼死死地盯着黎景芝,可她面色苍白的躺在黎景琛的怀里,“哥哥不要怪妹妹,她肯定是不小心的。”

“求情”之下这才放过了黎景夕。

刘姨娘松一口气,最近黎振忙于上朝与见故友,夜里写折子,都不曾正眼看她一眼。黎景夕闹出事的那个晚上,黎振深深的看她一眼,这才说两句。

眼见有希望,可不能够被黎景芝给搞砸了。

两个人假情假意的寒暄一阵,刘姨娘让丫鬟赶紧收好布匹,匆匆离开。

回去的时候,黎景芝倚着门,对着刘姨娘轻声喊着,“刘姨娘刺绣一向细密,还会江南苏绣呢,这府里还没有谁会,我还想看看姨娘给我做的刺绣是何等精美。”

意思不就明白不让她去请人帮着做?

全程给黎景芝做好一件衣裳,可别把她气的呕血。

刘姨娘急匆匆的步伐一顿,回头对着黎景芝说道,“小姐喜欢,那回头给小姐用苏绣刺两只喜鹊。”

“皇上指婚,哪里是两只喜鹊能表达的,不如百鸟贺喜吧?可就麻烦姨娘了。”

黎景芝不接受刘姨娘的好意,得了便宜还卖乖,距离宴会不过八九日,岂不是要让刘姨娘没日没夜才能够绣好?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