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入梦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

发布时间:2018-12-05 17:39

聂影陈婉小说

鬼夫入梦全文阅读

  鬼夫入梦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灵异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聂影陈婉,此书的作者是莲雾小七。鬼夫入梦小说讲述了聂影在上大学后遇到了好闺蜜陈婉。原本以为这是上天对她唯一的垂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经常做一个相同的梦——冰冷无情的送殡队伍、诡异奢华的棺椁、还有漫天飞舞的纸钱……这个梦,重复再重复,却从未找到过答案。直到她在梦境中看见了棺椁中的尸体,心痛如绞……
  冰天雪地的旷野上,一望无际。
  无数圆形的纸钱,漫天飞舞。
  远远的,是一队披麻戴孝的人马,举着白幡,面无表情地向我走来。
  整个天地,都是灰白色的,包括那些模糊不清的面容。
  送葬队伍越行越近了,他们麻木冰冷的脸渐渐地在我的眼前清晰起来,没有哀嚎、没有哭泣,甚至没有一丁点该有的悲伤。

第1章 噩梦缠绕(上)

  冰天雪地的旷野上,一望无际。

  无数圆形的纸钱,漫天飞舞。

  远远的,是一队披麻戴孝的人马,举着白幡,面无表情地向我走来。

  整个天地,都是灰白色的,包括那些模糊不清的面容。

  送葬队伍越行越近了,他们麻木冰冷的脸渐渐地在我的眼前清晰起来,没有哀嚎、没有哭泣,甚至没有一丁点该有的悲伤。

  这样的诡异、惊悚,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去形容。

  尽管这样的情景已经在我眼前出现了无数次,而我也从一开始的惊涛拍浪,到现在的镇定自若。

  但,随着二十四人抬的雕龙棺椁的缓缓靠近,我的心依旧一点点地变得疼痛和苍凉。

  本以为,这一次也是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很快便过去。

  而我也会在这悲凉的荒芜之中,慢慢的变得麻木和,早已习惯了的冷眼旁观。

  因为我深知,对于屡次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古怪又无从解释的现象,我必须学会习以为常。

  可是,这一次,我却想错了。

  因为,眼看要经过我身边的棺椁,竟然是打开的,里面躺着一个人——

  当它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心中的痛楚莫名地加剧,如同刀扎一般,似乎还能闻到血淋淋的味道。

  我耐不住好奇看过去,却发现,他竟是面目全非!!

  我一颤,全身忍不住地发抖,就连手脚也陡然变得冰冷。

  这么远,明明看不清楚的,为什么我会知道,里面的这个人,会是面目全非呢?

  他是谁,是谁??

  队伍走远,我不由自主地追过去,可是双脚却像是灌了铅,怎么也拔不动——

  别走,你是谁,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拽住,痛得难以复加。

  我不停地挣扎、呐喊,可是,没有人停下来,更没有人理我。

  “影儿,醒醒,醒醒……”

  耳边的呼唤,让我猛地睁开眼睛,周围漫天飞舞的荒芜雪白随之消失,舍友陈婉吓得有些惨白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怎么了?”用手背抹了抹额头的冷汗,我故作镇定地咽了咽口水。

  我知道我又做梦了,而且是这几年来无数次做的同一个梦。唯一不同的是,今夜,我看到了棺椁中的人,哦,不,准确来说,应该说是尸体。

  陈婉很是担忧地看着我,“你不停的挣扎,但是我听不清楚你说什么。影儿,你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

  “嗯。”我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掀开被子,赤脚走下床。

  宿舍的窗外,夜色如墨,已是三更半夜。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猛地灌了下去,良久才平静下来。

  但脑海里,依旧是那漫天灰色的画面,棺椁里的人影,挥之不去。

  “影儿……”陈婉披了外衣走了过来,欲言又止。

  我转过身,等她开口。

  “那个,我听我妈妈说她认识一个得道法师,在我们江洲那一带民间特别有名,这眼看就要毕业了,没什么课,要不我们去看看?”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婉,没用的,让阿姨不必费心了。”

  这么几年来,我不是没有找人问过,道士、法师、高僧……甚至心理医生,我都看过不少了,可是,没有人能真正地帮我摆脱。

  那些所谓的道士高僧,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或许是我前世放不下的一段执念;

  而医生更是离谱,说我或许是电视剧看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呵呵,反正没用!

第2章 噩梦缠绕(下)

  就连我自己也觉得,或许真的是一种巧合,巧合到连续几年都做同样的一个梦,梦中都是毫无意义的送葬队伍。

  而这真的仅仅是个梦,除了睡觉的时候,并没有对我生活带来任何的影响。

  陈婉皱着眉,不死心地劝道,“甭管有没有用,就当陪我回家玩玩呗,免得我妈老是念叨你。”

  “可是,我近排还有面试……”虽然我有些心动,但想着这几份不错的工作,我又有些为难。

  不过,按照今晚的梦境来看,能见到棺椁里的尸体应该算是这几年来的一个新进展,不该不放在心上。

  只是我,还没做好,迎接下一次梦境的准备。

  若是陈婉不在,我不知自己还能不能从梦中走出来?

  陈婉躺回了自己的床上,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一份工作而已,我们这个学期长,离校招还早着呢。就这么说定了,这个周末去我家。”

  我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只是关了灯,重新爬上了床,没有再说话。

  说真的,我已经不害怕了,剩下的只有堆积得越来越多,却无法解开的疑惑和不解——

  或许,我真的需要去寻找答案,才能摆脱这样无休止的纠缠。

  “影儿,按理说我们这样的大学生应该是无神论者,但你的情况,我实在不放心。”黑暗中,传来陈婉坚定又温暖的声音,“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你找到答案的。”

  “谢谢……”不知为何,我眼睛有点温热。

  “嗨,客气什么,大家都是好姐妹,真是的……”

  在陈婉含糊的轻喃声中,夜再一次沉睡了过去。

  而我,后半夜,却再无法强迫自己入眠。

  一直睁着眼到天明,我的心情才逐渐恢复过来。

  今天没课,陈婉学生会还有事情没忙完,早早便出去了。

  我自然不想一个人在宿舍闷着,便收拾了一下去了图书馆。

  “聂影!”

  我回过头,熟悉的校园小道,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向我跑过来,近了才认出,那是隔壁班的梁子彦。

  他阳光帅气,家庭条件也不错,在我们专业算是很受欢迎的白马王子。

  只是,我几乎没有和他打过交道,准确来说,大学四年,除了身边的几个朋友,我基本很少和别人有过太多的接触。

  “早。”等他到了跟前,我才微笑着打了声招呼,问道:“有事吗?”

  “呃呃……”他腼腆地挠挠头,似乎有些紧张地递过一份资料,“听说你也收到了腾云集团的面试通知,咱们专业就我们两个过了,这是我昨晚整理出来的笔试试题,你可以看看……”

  看着他手中白纸黑字写得清楚细致的笔记,我不由得一怔。

  半晌才反应过来,想到昨晚和陈婉的约定,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拒绝,“谢谢,但是……我决定不参加了,你加油。”

  “为什么?”没想到他突然变得有些激动,音量也提高了许多。

  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想做太多的解释,“有事。”

  说完,转身进了图书馆。

  “聂影,你……”他似乎不死心,急躁地追了过来,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臂,“有什么事不可以推后一些?毕竟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你知道多少人简历都没筛选过,而你……”

  我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对不起,这是我的事情。”

  说着,挣脱了他的手,我快速离开。

  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实在没有心情和别人解释其中缘由,更没有精力去准备一个充分的面试。

  所以,没什么好惋惜的。

第3章 自杀(上)

  当晚,不出所料,我又一次进入了那个梦境之中。

  这一次,我看得更清楚了,偌大的棺椁里躺着的是一个男子,身穿铁甲——

  而棺椁的上面,似乎还飘荡着一个白色的影子,太模糊了,只能隐隐看到人形。

  我觉得那应该是个鬼魂之类的东西,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

  本应该害怕的我,却不由自主地靠近、靠近……

  可是,就在我走到那送葬的队伍之中,快要触碰到那木棺的时候,突然一股猛力将我硬生生的扯了回来。

  “影儿,快醒醒,醒醒,男生宿舍那边,有人自杀了……”

  刺眼的灯光,让我瞳孔紧缩,半天才反应过来,心脏猛地一震,我紧张地坐起来,“自杀?谁?”

  “二班的梁子彦,这个时间还有很多人没睡,刚跳下去就被人发现了。”陈婉说得胆战心惊,苍白的双唇抖个不停。

  “什么?是他?”

  梁子彦三个字让我大吃一惊,激动地抓住了陈婉的手,不敢置信,“你说,自杀的是梁子彦?他死了?”

  兴许是被吓坏了,陈婉忍不住哭了起来,指着门外,“就在楼下,刚刚才跳下去的,我听到有人喊梁子彦,我不敢去看……”

  这时,我才注意到楼下传来的嘈杂声,和亮起来的应急广场灯,还有隐隐可以听到的救护车警报声。

  是的,现在才十二点刚过,我一向睡得早,但像陈婉这些社交甚广的人,白天忙着各种事情,只有晚上才有空写论文,固然晚睡。

  自杀,为什么要自杀?

  而且,怎么会是他?

  难道,这也是巧合吗?

  我口干舌燥,连心脏也砰砰地跳得异常激烈。

  今日见到他的时候,还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样子,绝不可能想不开的,更不会因为我一句拒绝,便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可是,他真的跳下去了,有可能已经死了。

  我惊悚不安地从床上站起来,却抵挡不住双腿发软,直接坐到了地上。

  “影儿,你怎么了?”陈婉赶紧跑过来将我扶起来,鼓起勇气努力地安慰我,“别怕,我在这里呢,咱们都别怕……”

  随着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挣扎着起来,“小婉,我不信,我必须去看看。”

  谁料,陈婉一把拽住了我,“影儿,你疯了吗?你本来就噩梦连连,还去看着血淋淋的场面……”

  我脑袋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全身颤颤发抖,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不,小婉,你知道吗?今天在图书馆门口,梁子彦突然给我一份他整理好的面试资料,不过我想着和你事先约好了,便没要,会不会是因为我……”

  陈婉瞪大眼睛,对我的话,显然十分的意外,但是她很快便冷静地否定,“影儿,你不要多想,全专业的人都知道他对你有意,献殷勤被拒绝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这不关你的事……”

  我迷茫地摇头,坚持,“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亲眼确认一下。如果是真的,我也该送他一程。”

  可是,陈婉快速横在门口,坚决不给我出去。

  “小婉!”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但不看一眼,我不会安心的,而且我决定了的事情,没人能阻止。

  陈婉明白,所以,僵持之下,她只能妥协,“我陪你下去。”

第4章 自杀(下)

  真的是梁子彦!

  我们下到楼下的时候,救护车刚赶到。

  我看到他那张和上午一样鲜明俊朗的脸,可惜此时,眼睛瞪大,眼球发白,嘴角下流了一地的血,早已没有了气息。

  医护人员抬了单架,杂乱的脚步,挡住了我的视线,眼泪不知何时,汹涌地落了下来,我全身冰冷发抖,几乎无法站立。

  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盖上了白布。

  不知何时,周围的人群纷纷散了下去。

  陈婉将我扶了起来,带着哭腔,“影儿,已经宣布死亡了,咱们回去吧。”

  “小婉,我好怕……”我抱着头,说不出的压抑和难受。

  这么多年来,不管如何惶恐不安,都不曾和别人透露过一个“怕”字,可是今夜,在陈婉的面前,我实在忍不下去了。

  我真的好痛苦,很害怕!

  “影儿,你仅仅是做个梦。至于别的事情只是巧合,都和你无关,别怕,你还有我。明天,明天我们就回家……”

  第二天,陈婉打听到了梁子彦自杀的原因,是因为他家生意破产,父母双双跳楼身亡,消息传来时,他不堪重负,才自寻短见。

  多简单,又多残酷的理由。

  虽然陈婉打听到的这个原因让我放松了不少,但依旧减少不了我心中的内疚。

  那么鲜活的生命!

  如果昨天,我能对他好言相劝一下,或许对他来说也会是这个世上最后一丝温暖,或许就能挽救一条生命……

  可是,我没有。

  是因为我向来冷漠,而且被同一个梦困扰多年,我连自己都救赎不了,何谈温暖别人?

  只是,唯独没想到,这一次错过的,竟是一条生命。

  昏昏沉沉地过了一天,但没想到,就在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去火车站的时候,宿舍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聂影在吗?”

  我闻声抬头,看到门口站了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孩,有点脸熟,但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

  “是你?有什么事?”陈婉一鄂,显然已经认出他,语气不大友好。

  但是他看起来心情沉重,似乎并不在意陈婉的态度,利索地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张写满了字的东西,递了进来,“我们在整理子彦遗物的时候,发现了这个。”

  果然是梁子彦寝室的。

  我没有动,只是疑惑地看向了他手中举起来的纸。

  一时之间,不单是我,连陈婉也呆住了。

  因为,上面竟然密密麻麻的用红色钢笔写的全是,聂影、聂影、聂影……

  整整一页A4纸,几乎被染红,没有一点缝隙。

  见我们目瞪口呆,那人又将纸张翻了过来,背面则全是,血咒、血咒,血、血……

  我认得他的字,和昨天早上看到的那份资料的笔迹一模一样。

  只是,这里的笔锋苍劲有力,几乎破纸而出,不难看出书写者当时带着极度的愤怒和仇恨!

  我一凛,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全身汗毛竖了起来,就连血液也开始翻滚。

  什么意思?

  写我的名字,或者可以理解。

  但是血咒——

  “江猛左,你发什么神经,拿这破东西来这里吓人?走,出去……”陈婉眼疾手快,一把夺过那张纸,愤怒地撕得粉碎。

  “不是,陈婉,我并无恶意,只想问问聂影……”

  砰!那人还来不及解释,陈婉便重重地关上了门。

  我瞬间软瘫在了地上,捂着心脏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第5章 我不难过吗?(上)

  不知过了多久,眼看夜幕降临,离火车的发车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但是,我一直没办法平静下来,就连话也说不出来。

  陈婉不停地安慰我,可是作用并不大。

  那张满是红字的纸,一直在我眼前盘旋。

  聂影、血咒、血——

  就如同某种暗示和线索一般,明明毫无逻辑,但我却总觉得其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个问题,我能想到,那以陈婉的聪明,必定也能感觉到了。

  但她一再的否定,甚至怒骂江猛左多事,也只是怕我一下子接受不了太多诡异的变数而崩溃罢了。

  这么多离奇的巧合,即便是作为旁观者的她,看起来,也会觉得心惊吧?

  我能理解她,作为朋友,她是为了保护我。

  只是人命关天,我不能说服自己去坦然漠视。

  如果说之前梁子彦自杀的理由是因为家庭原因,那么,现在这张写满我的名字和“血咒”笔迹的出现,我已经无办法强迫自己相信,这也是个巧合。

  或者说,他的死仅仅是个意外。

  不知为什么,我有种错觉,这个“血咒”会不会和我长达四年来的梦境有关?

  而梁子彦是不是因为知道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所以才被以自杀的方式去掩盖?

  如果真的如同我所想,那这一切,是有什么人或者是事物,在背后操纵着,不想让我知道某些真相,又不能让一些相关的人给我引导?

  这里面,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故事,又是怎么样的一个阴谋值得有人花费精力在我一个毫无背景、势力甚至身价的孤儿身上?

  我要知道答案!

  我想我应该有权利知道答案的——

  即便有人法力无边可以操控我的梦境。

  但每次看到那个棺椁从我身边经过时候,那种心碎和痛楚的感觉,我相信不是谁,都可以轻易左右的。

  或者现在,我的梦境,便是最好的入口——

  “几点了,还来得及吗?”我突然开口,才发现喉咙像火烧一般,沙哑的厉害。

  昏暗的房内,陈婉一鄂,显然没料到我会突然发问。

  紧接,她兴奋地站了起来,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有半小时发车,来得及,我们现在就走?”

  一路飞奔到了火车站,连支水都没来得及买,就火急火燎的挤上了火车,幸好在最后一刻赶上了。

  站在车厢里的那一刻,我心底轻松了不少。

  因为从京都到南边的江洲小城,只有一趟车,赶不上,就得等到明天。

  我不想再等,哪怕是一日和一夜。

  既然决定了要寻找答案,那便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在漫长的等待和惶恐之中。

  “我的位置在前面,麻烦让我过去一下……”

  就在我和陈婉坐下不过一会,过道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看了过去。

  “江猛左,怎么又是你?”陈婉怒目而起,挡在他的面前。

  “嗨,陈婉,这么巧?聂影也在?”他似乎浑不在意陈婉的态度,侧头瞄了我一眼,又正儿八经地看了看手中的票,故作惊喜地挤了进来,“我也正好在你们座位旁边啊,真巧。”

  额!搞得好像,我们真的是偶遇一般。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