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村医不起早王宇李佳-村医不起早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2-05 17:39

村医不起早王宇李佳

村医不起早全文阅读

  主角叫王宇李佳的小说名字是《村医不起早》,又名《村野小神医》,这是由作者二哥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村医不起早全文讲述了主角王宇跟着舅舅学医五年,看他在这里会如何用民间偏方帮村儿里致富,他会如何凭借所学的医术纵横逍遥……
  王宇那坐过奔驰啊,他低头钻到车里, 俩眼珠子就看不过来了。
  瞅瞅这儿好看,瞅瞅哪儿也漂亮。
  王宇倒不是羡慕,而是对老爹那几亩地瞬间有了信心,他张志强能用粮食和草药养小三儿,自己也能让李佳坐上粪叉子车,更何况自个还吃了灵莓果!
  “嗯神医小兄弟,我有病。”张志强突然挠头道。
  “啊?哈我看着也像!”
  王宇差点没笑出来,心想这人真他娘有病,光说自个有病又不说啥病,我要能看出来还用跟老爹种地吗。
  “我这病不好开口,你能用草药治好我的蛇毒,这点小病肯定一眼就能瞧出来!来神医小兄弟,先抽根烟给我瞧瞧,看我这病能治好不?”
  张志强从包里掏出包烟,伸手递给王宇一根时,王宇看他包里药盒上的俩字,瞬间就松了口气笑道,“哈你这那是开不了口呀,分明在试探我的医术!”
  “我看你脸色发黑,皮肤糙的像砂纸,说几句话还出虚汗,这明显就是肾亏的症状,张老板你应该经常是抖两下就缴械吧!”
  王宇话音刚落,张志强就脸上一惊朝他竖起大拇指。
  “神医,小兄弟你真是神了!医院检查老半天才说我羊痿,你看两眼就知道……那我这病能治吗? 眼巴巴看着女人就是弄不成,脚趾头都急的要跳楼!”
  “你这病都不用吃药,这三五年吧别碰女人自个就好了。”王宇憋笑道。
  “啊这不行,小兄弟我还是吃药吧,只要能把病治好别说钱了,你让我做啥事儿都成!”
  王宇见机会来了,跟这王八蛋还客气个啥。
  “钱的事好说,张老板你不是做药材生意吗,能不能帮我搞到点红参?”
  “哎呦红参啊,这可是稀罕药咱本地没有,嗯这样吧我想想办法,一定帮

第1章 舅舅驾崩了

  王宇15岁那年,往女厕所扔炮仗崩了校长屁股。

  学校要开除他。

  他老爹去找校长求情,说山里娃不上学没出路。校长摸摸屁股说,王宇不该把时间浪费在学习上。

  老爹连扯带踹的把他揍到家,第二天就送去水沟村跟舅舅学中医。

  王宇知道舅舅的祖上是御医,也就是以前专门给皇帝看病的,挺擅长用民间偏方治怪病,是个脾气蛮倔的山羊胡老头儿。

  学医头一天,就搬个马扎坐门口问他:“小宇,你为啥想跟我学中医啊。”

  王宇想都没想,抬头就给舅舅说,“挣钱娶媳妇生儿子,给儿子起个名叫王校长,以后不听话就揍校长屁股!”

  平时那么倔一老头儿,被15岁的王宇一句话噎的,半天没反应过来啥意思。但接下来的日子就没意思了,舅舅每天逼他背医书,背的都想再给儿子起个小名叫舅舅了。

  一晃五年时间,眼看就能独立看病抓药,舅舅却在后山采药摔死了。就连从省城带着未婚妻奔丧的表哥,继承药铺没几天也摔到山沟里,找阎王爷办身份证去了。

  给表哥发完丧,整个药铺就剩他自个,还有没过门的表嫂李佳。

  这天半下午,王宇叼个草棒儿蹲在药铺门口叹气,“哎自己给人看病没成手,人家李佳是城里人又没嫁给表哥,我只能给舅舅磕俩头跟老爹修地球了。”

  王宇站起来拍拍屁股,回到院儿里拿纸钱没见到李佳,心想人家可能已经回城里了。

  他穿过树林儿去上坟,想到妹妹半年前左腿突然不能动弹,借村儿里那么多钱没还腿也没看好,现在自己又回家种地,那心情真跟上坟似的。

  舅舅埋在后山悬崖边上,他以前经常来这儿采药,就是地方有点偏平时没啥人来。

  但王宇拎着纸钱来到坟前,看到地上这些东西, 转身就扯直了嗓子骂娘。


  “谁他娘不要脸,在我舅舅坟前弄这事儿,就不怕生出来的孩子没小鸡儿!”

  坟前边的草被压扁了,旁边扔着用过的卫生纸,还有条女人被扯破的丝袜。就算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猜到男人咋样抽着烟躺地上,扯着女人腿上丝袜做那事。

  王宇捡起脚下一个烟头,“还他娘是中华,城里人可真会玩儿,农村人干不出这缺德事。”

  “舅舅你也是,平常那么倔一老头咋就不爬出来,掐不死那王八蛋也得咳嗽两声,吓得他以后提枪就射子弹!”

  给舅舅烧过纸钱,王宇弯身捏着地上东西,来到悬崖边扔下去。

  扭头看着还是新土的坟头,王宇鼻子一酸心想知道是谁干的,要能饶了他就心甘情愿种一辈子地。

  王宇转身想离开时,突然听脚下咔嚓声脆响,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脚下一空,踩着断裂的石头往下坠落,伴随着耳边呼呼的风声,脸蛋子猛疼就啥也不知道了。

  ……

  “王宇,王宇你能听见吗?呜呜……王宇你快醒醒啊,千万别放手抓紧了……”

  王宇迷迷糊糊,听有人带着哭腔喊自己,睁开眼看下面那老深的山沟,瞬间就噗腾着心脏忙抱紧手里东西。

  他这才意识到自个没摔下去,正趴在一个涯壁长出来的树上。

  “舅舅你不是人,不吓唬那狗男女净欺负我,以后不来给你上坟了。”

  “王宇你没摔傻吧,你舅舅都死了当然不是人了,别着急你离我只有两三米,我这就想办法救你上来。”

  再次听到熟悉的声音,王宇抱紧树身子扭头朝上看,见李佳正着急脱着身上的白色连衣裙,惊讶的他差点没摔下去。

  “李佳你,你不是已经回城里了吗,咋又跑到这儿来了!”

  王宇这个时候看见李佳,心里那是说不出的高兴。见她手里正撕着连衣裙绑在一起,浑身只剩下白色內衣,俩眼珠子都想跑出去。

  “坏蛋都啥时候了还不老实,快把头扭过去不许乱看!”

  王宇尴尬啊了声忙扭头,感觉自个随树身子在半空中晃荡,当时就吓得快尿出来了。但他趴在树上想着饱满的白色內衣,顿时浑身热乎乎的。

  “哎王宇啊王宇,活该舅舅让你摔下来!”

  他心里正嘀咕着,抬头看树身子上绕着个藤条,藤条上还有个像是草莓,又比草莓大很多的野果子,心想吃不成“肉包子”,先吃个草莓过过瘾也行。

  王宇探头闻了闻挺香,也没多想伸手摘下来塞到嘴里……

  他刚把野果子咽下去,王宇就猛啊的声惨叫出来,瞬间觉着正有股东西在身体里乱窜,难受的几次都要掉下去,把上面做绳子的李佳吓坏了。

  王宇也听不清李佳喊的是啥,就感觉自个浑身难受的要命,等这种难受劲儿突然戛然而止,顺着李佳续下来的裙子爬上来,竟感觉连喘气都舒坦了许多,全身用不完的力气。

  心里正疑惑着刚才咋回事,看李佳身上只剩下饱满的內衣,忙脱下自个短袖给她穿上,心想舅舅别再把我踹下去喽。

  其实王宇也就是贫,不想接受舅舅死的现实罢了。

  这时李佳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王宇你,你刚才是不是吃了个像草莓样的东西?”

  “嗯是挺像草莓的,你刚才看见了?”

  “你真吃了像草莓一样的东西?”李佳脸上突然兴奋。

  “呵呵太好了,那你以后就能让普通中药有成倍的药效,好像找到合适的中药,还能让庄稼和家禽快点长大,具体的我也记不清楚,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王宇当时就给李佳说蒙了,心想让中药增加药效还多少靠点谱,但让家禽和庄稼快点长大……总不能像人一样给它们灌药汤子吧,这庄稼也没嘴呀。

  李佳从地上拿起本书,“呢,你看过这个就明白了。”

  王宇这才注意到,旁边地上一直放着本书,应该是李佳带来的。

  “这是啥东西?”王宇没接她手上的书,看这书表面泛黄有些年头了。

  “你舅舅祖上传下来的医书,你是伯父唯一的徒弟,这本书应该归你。我翻到书去门口药铺找你,听人说见你拎着纸钱往这边来了,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掉下去,不信你看看书里头几页,上面就写着呢。”

  听李佳说到这儿,王宇伸手夺过她手里医书,翻开一看……顿时说不出话来。

  因为书上画的果子,跟他刚才吃的竟然一模一样,而且旁边竖着写的几行字,就是李佳刚才说的那些话,还说自个吃的东西叫灵莓果。

  王宇再往后翻,里间全是些民间偏方。既然医书里的灵莓果都这么神奇,那这些偏方也很厉害!

  但王宇翻到最后一页,也没找到他想看的东西。

  这时李佳问他找什么呢,王宇低头翻着医书,“这上面没说使用方法,总不能地上拔根草就能救人吧。”

第2章 大快人心

  “书上没说我也不知道,只能你自己慢慢摸索,我先回家了!”

  看李佳飘着长头发下山,王宇撒腿追上去,心想今天这事虽然诡异了点,但能发现并吃掉灵莓果,应该是舅舅的在天之灵吧。

  王宇看她穿自个短袖刚好盖住大腿,有种不一样的美,心里就一阵羡慕嫉妒恨,“李佳多好的一个女孩子,表哥你就是没福,要隔我给阎王爷送送礼也得多活几年。”

  可能是因为吃了灵莓果的缘故,来到村儿里李佳累的直喘气,但他自个却一点不觉着累反倒很精神。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

  李佳突然停下脚步,伸手扯他胳膊哎了声,“王宇你看,咱家药铺门口……好像有辆车。”

  “啊?哪儿呢我瞅瞅!”

  王宇把注意力从她身上收回来,朝自家门口看过去,还真有辆黑色小轿车,他仔细瞅了眼车标道,“村儿里没粪叉子车,可能你们城里人出来玩迷路了。”

  “粪叉子车?呵呵奔驰的标志,有那么像粪叉子吗。”

  李佳捂嘴笑着走上前去,王宇忽然咯噔下,心想这粪叉子该不会是……接李佳回家的吧。

  也不知道为啥,王宇一想到李佳要回城,心里就像倒了五味瓶。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李佳敲着车窗问。

  “你是这药铺的大夫?干什么吃的开着药铺却没人,我男朋友要有个三长两短饶不了你们!”

  王宇见开门下车的女人挺横,跟她身上穿的衣服一样不要脸,当时就想发火儿。

  但出于大夫的本能,他还是克制了下来几步跑上前,推开李佳探头往车里看,“哎呦我去,你爹这腿伤的不轻啊,看着像是被蛇咬了……”

  王宇话没说完,旁边的妖艳女人就不乐意了,甩过身前头发嚷道,“你这大夫什么眼神儿,他啥就是我爹了这是我男朋友,快给我爹……啊呸呸呸,快给病人看病呀!”

  “人家刚都说男朋友了,你咋还说是人家爹呀。”王宇瞅眼旁边女人,也小声看李佳道,“我听见了,就是故意气她个小三儿,谁让她刚才对你那么横。”

  “咳咳,你这病我看不了,快回城里找血清吧。”

  其实王宇也想试试手,毕竟才刚吃过灵莓果,正愁不知道该咋用呢。但这老男人是真给蛇咬了,人命关天的事他不敢马虎。

  这时车上男人哎呦着坐起来,也感觉自个女人刚才说话太冲,掏出根烟就讨好王宇。

  “小兄弟帮帮忙,这娘们儿她不会开车,劳您抽根烟想办法吧!”

  “这位大爷我抽了烟,也救不了你……你是在后山坟头跟前被咬的?”王宇看他递过来的是中华,脸色瞬间冷下来问道。

  男人疑惑着嗯了声说是的时候,王宇当时就攥紧了拳头。

  “你要想治也不是没办法,就是得受点罪,要不怕疼就进来吧。”

  王宇掏出钥匙就开门进药铺,急的李佳在后面追进来,“王宇你疯了,被毒蛇咬了只能用血清救命。”

  “ 这王八蛋死不了,要死早死了。知道我是怎么掉下去的吗,就因为这俩狗男女在舅舅坟头跟前做那事儿,正发愁找不到人呢倒自己找上门了。”

  话音刚落老男人瘸着腿进来,旁边女人根本就没管他。

  王宇回屋找根纳鞋底的针,抓着老男人的腿就可劲儿扎了下去,瞬间嗷的一声老男人就跟杀猪似的喊疼!

  “疼就对了,总比没命强忍住喽,想要活命就得疼!”

  王宇抬头看他的汗珠子,心想这会知道疼了,当初在我舅舅坟前做缺德事,就没想过我也心疼!

  他一针针扎的老男人直接软在地上,连杀猪声都叫不出来时,王宇这才把黑血挤了出来。

  随手把针撂到一边,“先等会儿,我去给你弄点药敷上。”

  王宇来到院儿里,看猪圈旁边有几棵蒺藜狗,上面还沾不少猪粪心想就它了。

  随手摘下来十几个回到药铺,才发现刚才把手弄破了,弄得蒺藜狗上都是血。

  王宇也没在意,胡乱捣碎后就猛按在他腿上。

  蒺藜狗浑身是刺儿,老男人一嗓子没喊完脸色瞬变看他,“哎,怎么不疼了?”

  老男人试着站起来,敷腿上的蒺藜狗掉了下来,他红肿的伤口竟然瞬间消肿了!他可劲儿夸着王宇是神医,掏出几十张毛爷爷放桌上,搂着旁边女人开车滚蛋了。

  “我去,这是几个意思?咋给他看好了!”

  王宇正疑惑着,李佳伸手碰他胳膊,“你找到用灵莓果的方法了?”

  “我倒是想,这蒺藜狗虽然也是中药,但药效是名目清凉的作用不可能治蛇毒,我这也正纳闷儿呢。”

  李佳当时没吭声,手托下巴的样子很迷人。

  这时,李佳突然惊讶道。

  “哎呀我知道了,这就是你用灵莓果的方法!肯定是你的血提高了蒺藜狗清凉的药效,才把蛇毒给解了。”

  王宇啊了声说不会吧,但仔细一想要把清凉的药效提高几十倍,还真有可能祛毒消肿。可这种不靠谱的解释,王宇还是有点不相信。

  舅舅坟头前的仇是报了,但王宇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老男人,却让他找到了发家致富的方法。

  “嗯这样我再试一下,咱家那猪后腿不是瘸了吗。”

  王宇顿时有些激动,不相信自己血配合中药能治病是太匪夷所思,但要真是这样可就爽歪歪了。

  他从药柜里找了些生肌的草药,弄几滴血参进去熬成水,哗啦啦倒进自家猪槽子,顺便也往猪圈旁边的蒺藜狗上倒了些。

  “笨蛋,你想试试有没有催生作用,好用在庄稼上吧。但你用热水还不给烫死啊。”

  王宇一愣猛拍大腿,“哎呦我去,把这事儿给忘了哈哈。咱先睡吧明天看看效果再说,我的血要真有这好处,那我妹妹的腿就有救了!”

  妹妹18岁花一样的年龄,因为没钱看病只能躺床上,他这做哥的总觉着内疚。

  王宇回屋睡觉前, 把老男人留下的几千块钱交给李佳,还开玩笑说从今天开始,她就是药铺的老板娘了。

  其实王宇是想试探李佳,是不是还要回城里去。如果李佳还要回城,那肯定就不会接这钱了。

  但让王宇没想到的是,李佳竟害羞着伸手打他,“坏小子别胡说,你现在是药铺的老板,我要是老板娘……那咱俩成啥关系了。”

  这天晚上王宇多半宿没睡,因为李佳把钱接了过去,还在医书里找到了治妹妹腿的偏方。

  “现在就等明天了,要是猪腿能好,那我妹妹就有救!”王宇合上医书,躺床上没多会就睡着了。

  他正睡的迷糊,忽然就听屋门哐当被推开,王宇心里有事没睡死觉,折身下床看李佳跑进来,“是不是猪腿好了?”

  “不只是猪腿,你快跟我来看看,有想不到的好事儿!”

  王宇心里猛高兴,正要问啥好事的时候,李佳伸手拉他往院儿里跑。

  李佳的手很软,但王宇来到猪圈边却惊呆了。

第3章 小有收获

  “哎呦我去,这蒺藜狗咋长这么大,比普通的都大好几倍!”

  “猪呢,猪腿好了吗。”王宇探头就往猪圈里看。

  “我刚看过还是有点瘸,但比昨天好多了。让普通草药发生奇迹的方法,真就是你身上的血!”

  李佳这话不假,王宇虽然还跟做梦似的,但事实在这摆着呢。

  接下来俩人一商量,就收拾东西回家给妹妹看病。

  其实王宇一开始,没想到李佳会跟自己回家,毕竟村里人都知道自己跟着舅舅学医,现在带着个城里的大姑娘回家,难免让人说闲话。

  李佳不但不在乎,路过村口小商店还买了些礼物,一路跟自个说说笑笑的往家走,弄得王宇觉着跟衣锦还乡似的。

  从水沟村到他家不太远,穿过一条山沟就看见了自家院墙。

  这时李佳拉住王宇,“哎你吃灵莓果的事,可千万别给你爸妈说,弄不好他们还以为你精神病呢。”

  被李佳一提醒王宇心想也是,自个到现在还不敢相信,更别提老爹老妈了。

  扭头对李佳说了声好,王宇望着自家三间破房子,再想想人家李佳在城里住着,这差距……

  王宇推开他家木栅栏门,就看见老妈在鸡窝旁边捡鸡蛋。

  “老妈我回来了!”

  “小宇?哎呦你身边这姑娘呵呵,来姑娘快进屋坐!”

  老妈看见李佳就把王宇撂在了一边, 笑盈盈的拉住李佳往屋里走,他心想老妈还是误会了。

  幸亏李佳性格开朗,跟老妈有说有笑的聊着家常进屋时,还回头冲他鬼鬼的一笑,弄得王宇心里美滋滋的。

  堂屋门口,李佳坐小凳子上跟老妈聊家常。王宇没见到老爹跟妹妹,就问他俩去哪儿了。

  “哦你爹啊,他带你妹妹去种豆子了。”

  “我妹妹她腿好了?”王宇一惊看老妈。

  老妈瞬间抹泪,看眼旁边的李佳说,“那有钱给她看病啊,镇上大夫说得去县上做手术,跟村里借那点钱还不够买药的。是你爹给你妹妹做了个轮椅,带她下地去散散心。”

  老妈的一番话,说的王宇心酸。

  这时李佳扯扯王宇衣服,从小凳子上站起来轻声道,“王宇要不,咱还是带小花去县城看病吧,我向爸妈要钱给小花看病。”

  王宇笑了笑没吭声,扭头看老妈。

  “老妈我,我这几年跟舅舅学了点本事,应该有办法治好妹妹的腿。李佳你先在家待会儿,我下地去看看妹妹。”

  “我不,我也要跟你去!”

  李佳突然拉住王宇胳膊噘嘴,从兜里掏出几千块钱给他老妈,“伯母这是王宇昨天给人看病赚的,你先收起来给小花买药吧。”

  老妈抬头看王宇,激动的手都在颤抖, 要知道农村人一年的收成也才大几千。

  老妈毕竟是过来人,当时就打圆场说她在家做饭,让李佳跟王宇喊老爹回家吃饭。

  眼下正是中午,村儿里好多人都在地里干活。

  王宇将近一米八的个头,衣服虽然旧了点但人帅气呀,旁边跟着有说有笑的李佳,她又穿一身农村很少见的白色连衣裙,脑袋后面还晃着马尾往地里走,可是没少让村里人羡慕。

  来到自家地头儿,妹妹小花看到王宇特别高兴,李佳还把自己的头花摘下来,戴在了妹妹小花头上。

  但王宇看妹妹在轮椅上坐着,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儿。

  这时王宇老爹听见地头的声音,拎着大豆种子过来,“臭小子,咋让人家姑娘下地了。走咱回家吃饭去,改天再点豆子。”

  王宇老爹跟他老妈一样,没问李佳是谁就先心疼了起来, 旁边种苞米的李叔给老爹开玩笑,说儿媳妇回家高兴的都顾不上庄稼了。

  李佳听到儿媳妇仨字,刷的下脸红躲到王宇身子后边,王宇正想给李叔解释,附近干农活的村儿里人也跟着起哄。

  毕竟李佳的气质和穿衣打扮,一看就是城里人。平时农村娶个媳妇都难,现在自个身边竟跟着个城里姑娘,要没人开玩笑才怪呢。

  “爹现在天还早,咱还是把豆子点上吧。李佳你先陪会儿小花!”

  “嗯行,伯父你们先去忙吧,不用管我!”

  其实王宇想点完豆子,也是有他自个的想法。昨天用开水弄了生肌的药,蒺藜狗早晨都长成那样,眼下地头的猪尾巴草(中药名是板蓝根)生肌效果更好,王宇就想着试一下。

  随手拔掉几颗猪尾巴草,偷偷弄破手指把血挤出来,掺在水里把豆子拌匀种到地里,这才推着妹妹的轮椅回家。

  回家的路上,李佳偷偷问王宇,“哎你想让豆子跟蒺藜狗一样快点长大?”

  “家里情况你也看见了,我是想快点帮家里挣点钱,也不知道管不管用。”王宇扭头看李佳道。

  李佳本想再提自己出钱,给王宇妹妹看病的事儿,但王宇刚婉拒了自己就没好意思说,不过这倒让她挺欣赏王宇的男人志气。

  趁吃饭的机会,王宇从侧面说李佳是表哥没过门的未婚妻,只是临时有点事还没回城,让家人知道李佳跟自己没那关系。

  王宇也想被误会李佳是自个女朋友,但毕竟不是啊。

  李佳低头吃饭没吭声,小花坏笑着捅捅她,“哎李佳姐,未婚妻就是说还没结婚,别的男孩子还能追你对吗?”

  “坏丫头别乱说,姐姐不喜欢你了哈!”李佳瞬间脸红偷看王宇,弄的王宇差点没呛着。

  吃过午饭李佳跟小花聊天,王宇就到附近山上找草药。这偏方是王宇昨天晚上,从舅舅祖传医书上弄到的,里面一共有6味药。

  前6味草药是穿心莲、三七、当归、黄芪和金银花,王宇在山上随便晃悠一圈儿,很容易就找到了。

  为了到家不必要的解释,王宇直接在山上就把草药洗干净,弄破手指沾上了自己的血。说起来也挺不可思议的,原本稀松平常的几味草药沾上他的血,瞬间就透着一股灵气儿。

  就是最后一味药红参,也是最重要的一味药让王宇犯愁了,红参的主要作用就是大补元气,复脉固脱,益气摄血。

  红参这种药不怎么常见,以前也只是听舅舅提起过,想在山上挖到就更难了,王宇转悠到天黑也没找到。

  王宇抱着这5味药回到家,李佳正跟老妈在门口等的着急,见他人回来李佳当时就高兴哭了。

  被李佳陪着吃完饭,王宇就开始捯饬起来。

  虽然比偏方里少了一味药,但王宇还是决定先给妹妹试一下,看妹妹在轮椅上他实在是心疼。

  为了保险起见,王宇没敢让妹妹喝这些药,而是用大锅熬药给妹妹泡腿,想着就算不对症也没啥太大影响。

  李佳陪他在厨房熬了好一会儿,王宇才提着一桶黄汤子,来到堂屋西间给妹妹把腿泡上。

  三人正聊着天,外面突然哗哗下起了雨。

  这时李佳伸手捋着头发,噘嘴来到他跟前道,“王宇,你送我回家吧!”

第4章 去镇上卖豆子

  王宇这小子也够坏的,为了不让人家李佳回去,愣是蹲在妹妹床边守了一夜。

  用他自个的话说,是要观察妹妹用药的效果,外面正下着雨李佳也不敢自己回去,就这样坐小马扎上跟他聊了一宿。

  眼看着天都亮了,王宇看妹妹的腿还没反应,就开始坐不住了。

  正想再问小花的时候,就听到老爹在院儿里压低声音嚷。

  “孩儿他娘,孩儿他娘快别做饭了,跟我到地里烧香去,真是活见鬼了……”

  王宇一怔心想这是咋了,忙跑出屋看老爹两腿泥巴,身上汗衫都湿透了。

  “爹你干啥去了,咋成这样了。”,老爹探头往屋里看了眼,抽口旱烟问他道,“人家姑娘呢?”


  “哦你说李佳啊,她跟小花在屋里还没醒呢,让我老妈去烧香这咋回事。”

  “咋回事儿?你看看这里面是啥东西,我种了一辈子地还没见过这稀罕事。”

  老爹扭身掀开小三轮上盖的花塑料布,王宇看金灿灿的豆子装了一三轮,每粒豆子都有沙枣般大小,又大又黄看着都景人。

  王宇高兴之余又犯了嘀咕,这该咋跟老爹解释呀,总不能说自个吃了灵莓果吧,只是他真没想到一夜之间庄稼就成熟了,豆子还这么大。

  “咳咳那个老爹,你就因为这事要去地里烧香?”

  “臭小子这事还小啊,你啥时候见过这么大个豆子,昨天才埋豆种今天就腰深的庄稼,幸亏我到地里去排水,这要被村里人看见那还得了,庄稼全让我收了待会再去种上。”

  老爹说完就又催着老妈去烧香,王宇忙哎了声说等等,心想先糊弄过去再说。

  “嗯老爹是这样,前天我给一农科院的老头看病,人家给我了点新研制出来的化肥,昨天点豆子的时候就给用上了,我估计就是那化肥的事儿。”

  王宇说完自个都不信,老爹听的也是一愣一愣,眼看着耳巴子就要伸出来。

  幸好李佳从屋里跑了出来,“王宇小花,小花她脚趾头能动了!”

  小花从得了这种怪病,左腿就不能动弹,现在脚趾头能动了,就说明昨天的药起了作用。

  “昨天药里少了味重要的红参,我妹妹脚趾头就能动了,这要把红参再用上……”

  王宇想到这儿,就准备去镇上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买到这种稀罕草药。

  他刚把自个想法说出来,老爹就嚷着让他顺道儿把豆子卖掉,省的被邻居看见说闲话。

  于是王宇就骑着小三轮,哼着小曲儿带李佳到镇上买红参,顺便找个地方把豆子给卖了。

  中午10点来到镇上,王宇没着急买红参,先找粮食收购点卖豆子。也幸亏这一小三轮豆子,要不然他都没钱买红参,总不能让人家李佳花钱吧。

  在镇上晃悠了一圈儿,他在十字街拐角找到个粮食收购点,王宇看这粮店挺大心想就这儿吧。

  李佳跟王宇下车进店,看店的是个30多岁的女人,正坐门口嗑瓜子儿一看就是老板娘。

  “喂老板娘,刚下来的豆子多少钱一斤?”

  “豆子?还刚下来的……臭小子你诓谁呢,你要有新豆子俺就给你10块钱一斤。”

  王宇心头一乐扭头看李佳,也没多说直接掀开小三轮上的塑料布 ,老板娘的眼珠子当时就要掉出来了,撂下瓜子儿抓一把豆子抬头看王宇。

  “大兄弟,恁这是大豆还是大枣?还有吗,有多少我收多少!”

  “哈暂时就这么多,刚才可是你说要是新豆子,就给我10块钱一斤这没错儿吧。”

  其实王宇也就这么一说,眼下大豆价格是1块7毛钱左右,谁也不会给自个10块钱一斤,但老板娘当时就一拍大腿道。

  “10块就10,谁让俺刚才说了呢!但大兄弟你以后要还有这豆子,可得先紧着卖给俺。”

  都没等王宇说话,老板娘打了个电话就招呼伙计过称付钱,一小三轮豆子376斤不到4000多块钱,老板娘直接凑了个整,吐口唾沫数40张毛爷爷递给王宇。

  “我去,老爹种季儿庄稼也才卖这数,老板娘缺心眼儿吧,管她呢给钱不要才缺心眼。”

  王宇心里嘀咕着接过4000块钱,店里伙计还在咂吧嘴儿,“这豆子是喂奶长大的吧……”

  李佳在旁边没吭声,心里却暗自为王宇高兴,种大豆的时候她就在旁边,才一晚上功夫就卖了4000块钱,一个月下来岂不是好多钱。

  王宇骑小三轮上,正要喊李佳上车去买红参,扭头见春梅从粮铺楼上下来了。

  “咦春梅嫂子,你也来卖粮……我去,春梅嫂子你这是咋了?”

  春梅是王宇表哥的媳妇儿,平时跟堂哥在村里收草药,当初人家还主动送去1000块钱给妹妹治病,王宇这时见她委屈的抹泪,自个哪能跟李佳走呀。

  “春梅嫂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王宇跳下小三轮儿跟李佳回到粮铺,春梅看眼李佳就捂着嘴哭。

  “王宇兄弟俺给人骗了,这老板当初说高价收野生草药,现在价钱低不说还欠钱不给,今天过来要钱还把俺给骂了……”

  “这都他娘的啥王八蛋,春梅嫂子你等着我上去给你要!”

  都没等春梅说完,王宇抬脚就要上楼,完全不顾李佳的劝阻还有老板娘解释。

  王宇刚踩上台阶,“ 我草臭种地的,在我粮铺装什么大尾巴狼。”

  “装你大爷,种地的怎么了你不是吃粮食长大的?”王宇抬手就扇这胖子一个耳光,瞬间就把李佳她们给惊呆了。

  王宇本来没想动手,但听到“臭种地的”就瞬间火儿大,看胖男人憋红了眼还想还手,他擦身闪楼道上面对准胖子屁股,抬腿就是一脚……

  “当官的都说是农民的儿子,你算什么东西,没你爹妈种地你想吃屎都没地儿!”

  胖男人顺着楼梯滚下去抱头喊疼,那老板娘看着凶神恶煞,但蹲胖男人旁边抬头望几眼竟没吭声,这倒让王宇挺纳闷儿。

  李佳和春梅跑过来,看王宇没什么事就要拉他离开。

  这时,粮铺门口嘎吱停了辆黑色轿车,用王宇的话说就是粪叉子奔驰。

  王宇看到这粪叉子,当时就觉着有些眼熟,正想问李佳的时候……看见车上下来的男人,李佳扭头就拉他胳膊道,“王宇你看,这不是那天被蛇咬的人吗。”

  被李佳一提醒,王宇也瞬间认出了他,心想咋又碰见这家伙了。

  老男人瞄眼地上俩人也猜出来个七八,呵斥着胖子去给他们倒水,就满脸赔笑的跟王宇握手。

  “哎呦神医小兄弟,敢情来我粮铺卖豆子的就是你啊,哈哈真是太有缘分了,我还正想改天再去找你呢。”

  “哈神医不敢当,那天也就是凑巧了。”

  王宇跟他握着手,才明白这对夫妻只是看店的,眼前的这男人才是粮铺老板,心想这下春梅嫂子的钱有着落了。

  不过王宇也挺纳闷儿,他咋进门就知道自己来卖豆子。

  胖子怯怯的倒了三杯水,老男人伸手抓把豆子两眼放光,说自个有好几个店铺,粮食和中药材生意都做,以后这种豆子有多少他要多少,要是量大上门收货都成。

  王宇笑了笑没搭腔,心想这老家伙后面肯定憋着话呢。

  果不其然。

  王宇才刚才想到这儿,老男人就介绍着自个说他叫张志强,笑盈盈的拉王宇到一边。

  “那个神医小兄弟,哥哥我有个事儿想求你……哎呀这事儿不好开口,小兄弟咱到车上聊!”

  张志强扭头看眼李佳,就拉着王宇往粪叉子车跟前走。

第5章 春风拂面

  王宇那坐过奔驰啊,他低头钻到车里, 俩眼珠子就看不过来了。

  瞅瞅这儿好看,瞅瞅哪儿也漂亮。

  王宇倒不是羡慕,而是对老爹那几亩地瞬间有了信心,他张志强能用粮食和草药养小三儿,自己也能让李佳坐上粪叉子车,更何况自个还吃了灵莓果!

  “嗯神医小兄弟,我有病。”张志强突然挠头道。

  “啊?哈我看着也像!”

  王宇差点没笑出来,心想这人真他娘有病,光说自个有病又不说啥病,我要能看出来还用跟老爹种地吗。

  “我这病不好开口,你能用草药治好我的蛇毒,这点小病肯定一眼就能瞧出来!来神医小兄弟,先抽根烟给我瞧瞧,看我这病能治好不?”

  张志强从包里掏出包烟,伸手递给王宇一根时,王宇看他包里药盒上的俩字,瞬间就松了口气笑道,“哈你这那是开不了口呀,分明在试探我的医术!”

  “我看你脸色发黑,皮肤糙的像砂纸,说几句话还出虚汗,这明显就是肾亏的症状,张老板你应该经常是抖两下就缴械吧!”

  王宇话音刚落,张志强就脸上一惊朝他竖起大拇指。

  “神医,小兄弟你真是神了!医院检查老半天才说我羊痿,你看两眼就知道……那我这病能治吗? 眼巴巴看着女人就是弄不成,脚趾头都急的要跳楼!”

  “你这病都不用吃药,这三五年吧别碰女人自个就好了。”王宇憋笑道。

  “啊这不行,小兄弟我还是吃药吧,只要能把病治好别说钱了,你让我做啥事儿都成!”

  王宇见机会来了,跟这王八蛋还客气个啥。

  “钱的事好说,张老板你不是做药材生意吗,能不能帮我搞到点红参?”

  “哎呦红参啊,这可是稀罕药咱本地没有,嗯这样吧我想想办法,一定帮你把红参给搞到,小兄弟那治我病的药……”

  “药的事儿放心,我这两天就给你弄出来!”

  王宇等的就是这句话,眼下没弄到红参是有点失望,但也在他意料之中,毕竟红参太少还太贵,就算自个能找到也不一定能买的起。

  两人从车里出来,王宇连装逼带打脸的给春梅嫂子要来欠款,三人这才骑着小三轮往家赶。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王宇就算不用问也清楚,张志强进门便知道自个卖豆子,是看店的老板娘给他打电话出气,谁知道张志强羊痿……竟把他俩的脸给打了。

  眼下正是上午头上,太阳跟个大火球似的,热的知了在树上喊救命。

  王宇骑着小三轮,在两边都是树的小路上迎面吹着凉风,听李佳跟春梅嫂子在后面聊天,他开始有点喜欢做个小农民了。

  等王宇把张志强的事给她俩说过以后,李佳和春梅在小三轮兜子里乐坏了。

  “哎王宇兄弟,货款的事多亏了你,回到家俺就好好谢谢你。”春梅感激道。

  “哈行春梅嫂子,那回头把你家那老母鸡杀两只,我去找俺哥喝酒去!”

  “喝酒是小事,嫂子我啊要送你个大礼嘞。”春梅看眼李佳笑着,王宇也乐呵着没把这事往心里搁。

  这时李佳眉头紧皱,伸手拍着王宇肩膀道,“王宇我问你个事,你确定张志强是……那病吗?”

  李佳守着春梅,不好意思说王宇只会看感冒发烧,虽然有灵莓果是药到病除,但病症不对再好的药也能吃坏人。

  王宇自然明白李佳的意思,他蹬着小三轮扭头看李佳一笑。

  “放心吧错不了,我看见张志强包里有盒肾宝,连他自己也承认是这种病,回到家就给他弄药去,还指望着他给小花弄红参呢。”

  “哦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嗯等回到家我给你说个事儿。”

  王宇正想扭头问李佳啥事,春梅笑着接上了话茬,“哎呦看你俩这亲密的,有啥事不能当着嫂子面说,不会也想用那啥神油吧呵呵!”

  春梅捂着嘴笑, 李佳顿时害羞的不敢抬头,农村就是这风俗,嫂子能随便跟小叔子开玩笑。

  王宇脸上虽然尴尬,但心里却美滋滋的,开始期待回家后李佳要跟自个说啥事。

  接下来的山路,李佳坐小三轮上只剩下了害羞,虽然明知道春梅是在开玩笑,但她这心里却像藏了只小鹿乱撞个不停。

  “王宇你个笨蛋,人家都跟你回家了,到现在也不问我为什么留下来,你要不问我怎么给你说啊。”

  李佳抬头捋着头发,偷瞄一眼王宇的后背,心里嘀咕着自个的小心事。

  而李佳的这个小动作,却是被对面的春梅看在眼里,从春梅脸上的窃笑,显然她也误会了李佳不回城里的初衷。

  半个多小时后,王宇把春梅嫂子送到家门口,这才哼着小曲儿骑车回自个家。

  嘎吱声踩住不太灵的刹车,跳下来扶李佳从三轮上下来时,王宇才发现李佳手里提着好几个纸袋子。

  “李佳,你这是……”

  “哦你刚才跟张老板谈事 ,我顺便在镇上给小花买了几件衣服,你看漂亮吗!”

  王宇看李佳掏出件白色连衣裙,在她自个身上比划着,小花轱辘着轮椅从屋里出来了,看见给自己买的裙子张嘴就喊嫂子。

  李佳害羞的跟妹妹在院里打闹,王宇往嘴里扒拉几口饭,给李佳说了声就扛起锄头下地干活。

  来到自家地头儿上,老爹果然像早晨说的那样,又在地里重新点豆子。

  王宇低头看脚下的豆茬,心想这次不能再催生庄稼了,得想个办法让村儿里人接受这事,弄不好再把老爹给吓神经喽。

  于是王宇就一边干活,一边想着让人接受催生庄稼的事。

  但干到日头儿下山,这办法也没能想出来,他心里正着急的时候,忽然听到路边有人喊自个名字。

  “哎,王宇! ”

  “春生?哈哈你啥时候回村儿的!”

  王宇扭头看是春生,撂下锄头就往地头儿跑。

  春生是村长家的儿子,跟王宇从小一起光着屁股玩儿到大,当初往女厕所扔炮仗还有他的份儿,就是人家老爹是村长,校长就直接拿他王宇开了刀。

  王宇看春生旁边站个女孩子,一看就知道是春生的对象。因为这女孩子脸色潮红,脖子上还有几个“草莓”印,一看就知道刚在地里做完那事儿。

  “我去,你小子这两年在外面混的不错吧,看样子是回来准备结婚呀!”

  王宇瞄眼春生旁边的女孩子,虽然还算漂亮,但和李佳根本没法比。

  这时,春生拉住女孩子的手,脸上得意的那叫王宇一个羡慕。

  “啥混的好不好啊, 还不是给人家打工,要不是哈哈……要不是我女朋友怀孕,怎么着也得等到过年结婚。”

  “我去,春生你小子行啊,没结婚就先把人家给哈哈,没事儿没事儿,现在咱村儿年轻人都这样,哎你俩这是干啥好事去了。”

  王宇看春生的女朋友害羞,就故意逗他俩,弄得春生红着脸岔求饶道,“哥啊,你就给我留点面子吧,这不是没结婚在家不方便吗。”

  “哎对了宇哥,我爹说明天有农业专家来推广化肥,只要去听课就能免费领化肥,别忘了回头给你老爹说一声,那个我先回了改天一起去抓鱼。”

  春生跟她女朋友离开后,王宇眼前一亮就乐了。

  “我去正打瞌睡呢,就有人送来个枕头,这下能光明正大催生庄稼了!”

  但王宇怎么也没想到,他生命中的第二个女孩子……就要出现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