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秦书香慕凉全集-形婚在上:慕少消停点免费

发布时间:2018-12-05 17:03

秦书香慕凉全集

形婚在上:慕少消停点全文阅读

  秦书香慕凉免费阅读哪里有?慕凉秦书香小说的名字是《形婚在上:慕少消停点》,又名《清风吹散的约定》、《一遇慕少误终生》,由网络作者安离桥所著。慕凉和秦书香免费阅读讲述的是她只是为了躲避婚姻,找了一个男人形婚,谁想却是自己落入了慕凉的手心!
  秦书香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在慕凉的旁边小心地吃着饭,偷偷地瞧了慕凉的爷爷一眼,还真是一个严肃的老头子啊,看来并不是那么好糊弄。
  到了晚上,秦书香真的知道什么叫不好糊弄了,慕凉和秦书香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慕老爷子不放心地在门外安排了一个保姆……听墙脚。
  秦书香坐在沙发上,有些尴尬地望向慕凉,虽然说他是个gay,但是怎么也是个男人啊,和他共处一室会不会有些奇怪了点。
  慕凉皱着眉头,坐在床上显然有些无奈,似乎在思考什么一般,冲秦书香招了招手。
  秦书香疑惑地走到他面前。“你来叫,今天给你双倍的工资。”慕凉声音清冷地在秦书香的耳边小声说道。
  秦书香的脸一下子红得像是煮熟了的虾子,当然知道慕凉让她叫什么了,可是这么羞耻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秦书香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做不到,慕凉眉头微皱。“张妈,好好给我看紧了。”门外传来慕老爷子的声音,秦书香额头黑线。
  “你不叫,爷爷会起疑心的。”“可是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我要怎么叫。”秦书香一脸不愿意。

第1章 签订形婚合同

  骆山饭店的包厢里面,秦书香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眼睛紧盯着手机微博上发现的“重金求妻”的广告。

  她一定是中邪了,才会鬼使神差地拨打了这个电话。

  可是,上面写着的形婚要求和条件,还有每天两千元的报酬都深深地吸引着她。

  如果广告是真的,她就可以找个愿意形婚的男人躲避家里父母的催婚,说不定还能得到一笔钱作为自己的创业资金。

  仅仅比约定的时间多等了十分钟而已,秦书香却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然而,就在挣扎着要不要就此逃跑的时候,包厢门被人拉开,秦书香抬眼望去,瞬间发愣。

  没想到却是个身上穿着高定西服,年龄大概二十七八左右,身材颀长,五官深邃,长相十分俊美的男人。

  “有事耽搁了一会儿,这是合同,没问题的话,你就在上面签字吧。”男人一进来坐在秦书香的对面,清冷的眼神扫了秦书香一眼,便递给秦书香两份合同。

  秦书香诧异地,这人什么都不问,就直接让自己签合同,会不会太着急了一点?

  “因为事情紧急,这两天只有你看到广告联系我,我对你没有什么要求,只要一切按照合同上办就好。”男人看出了秦书香的疑惑,语气冰冷地解释道。

  秦书香默默地点了点头,大概是因为这广告太像骗局了,所以几乎没人相信吧,自己也是逼急了才会想要试一试,不过看眼前这男人的谈吐和气质却并不像是骗子,如果这男人想要形婚,那秦书香脑海里面冒出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这男人是gay。

  合同要求十分简单,而甲方那里落着这个男人好看的签名:慕凉。

  “你好,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发这样的广告吗?”秦书香犹豫地问道,还是想要再确认一番。

  “爷爷病重,想要让我结婚,如果对合同上面的条件没有异议,就请签字吧。”慕凉语气清冷,表情严肃,不似说谎的模样,而合同只是写明了对方对自己支付多少报酬,并没有提及什么违约金,对秦书香来说,签了也不会造成损失。

  笔尖落在纸上,秦书香咬了咬牙,签名签得十分干脆。

  慕凉拿起自己那份合同收好,脸色缓和了不少。

  秦书香拿起合同放进包里,刚有些茫然想问接下来自己是不是可以回去了的时候,慕凉的手机电话却响了起来。

  “爷爷。”

  “臭小子,你要是再不结婚,你就是不孝,我们慕家怎么生了你这个不孝的孙儿,我告诉你,你要是……”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老人家的怒吼声,安静的包厢里面,连秦书香都能听到一些只言片语。

  “爷爷,让人准备好晚餐,我现在带她回来。”慕凉突然回到。

  电话里面突然一阵沉默,随即爆发出更加惊讶地声音:“真的?你小子要是骗我,我就打断你的腿。”

  慕凉吹了吹额前的碎发,望了秦书香一眼。

  “报酬从今天开始算,跟我走。”慕凉说完便走在前面,秦书香跟在了后面。

  两人上了一辆黑色路虎车,秦书香手机刷新微博,发现那广告已经被删除,还真是一个小心谨慎的男人啊。

  车子缓缓停在了上海富人区的一栋白色的豪华别墅旁边,秦书香张大了嘴巴,没想到慕凉居然是个开豪车,住别墅的富家子弟啊。

  “脑子放灵活一点。”慕凉解下安全带嘱咐道。

  “放心吧,我脑子又不笨。”秦书香点了点头,赶紧下了车。

  一路跟在慕凉的身后,两人进了别墅,别墅里面的欧式化装修让秦书香看花了眼。

  “这就是你的未婚妻?”威严的声音响起,秦书香赶紧收好自己的目光,望向那位老人,虽说头发花白,然而身姿挺拔,表情正严肃地望向自己,眼里泛着精明地光。

  “是的,爷爷。”慕凉点了点头。

  “休想随便带个女人糊弄我。”慕海表情十分地威严,目光灼灼地烧在秦书香的身上,让秦书香浑身都不自在。

  “爷爷,我和慕凉已经打算结婚了,我爸妈也知道这件事情的。”秦书香笑容有些尴尬地说道。

  “是的,明天就去领证。”慕凉点头。

  慕老爷子脸色缓和不少。

  “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别拘束,吃饭。”慕老爷子望着秦书香说道。

  秦书香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在慕凉的旁边小心地吃着饭,偷偷地瞧了慕凉的爷爷一眼,还真是一个严肃的老头子啊,看来并不是那么好糊弄。

  到了晚上,秦书香真的知道什么叫不好糊弄了,慕凉和秦书香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慕老爷子不放心地在门外安排了一个保姆……听墙脚。

  秦书香坐在沙发上,有些尴尬地望向慕凉,虽然说他是个gay,但是怎么也是个男人啊,和他共处一室会不会有些奇怪了点。

  慕凉皱着眉头,坐在床上显然有些无奈,似乎在思考什么一般,冲秦书香招了招手。

  秦书香疑惑地走到他面前。

  “你来叫,今天给你双倍的工资。”慕凉声音清冷地在秦书香的耳边小声说道。

  秦书香的脸一下子红得像是煮熟了的虾子,当然知道慕凉让她叫什么了,可是这么羞耻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秦书香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做不到,慕凉眉头微皱。

  “张妈,好好给我看紧了。”门外传来慕老爷子的声音,秦书香额头黑线。

  “你不叫,爷爷会起疑心的。”

  “可是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我要怎么叫。”秦书香一脸不愿意。

  “那没办法了,我就稍微不客气了。”慕凉说完,还没有等秦书香反应过来,瞬间被压在了床上,秦书香大叫一声。

  “你……”秦书香刚想吼慕凉,却被慕凉用手捂住了嘴巴。

  “你不会叫,我只好帮你了。”慕凉皱眉,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

  秦书香没想到这人看起来挺正经的,现在这么扑倒自己是要做什么?这人不是gay么,还是说,自己真的是遇到了陷阱?

第2章 等待换来背叛

  被慕凉压在床上的秦书香思绪凌乱,完全挣扎不开,突然感觉到肩膀上疼痛,秦书香大声尖叫了起来,张妈在外面听着抖了抖。

  这男人居然掐自己的肉……

  秦书香痛得眼睛一下红了,泪光闪闪地望着慕凉。

  又一次掐到了秦书香的胳膊上。

  “你轻一点,痛死了。”秦书香不满地大叫到。

  外面的张妈脸上带着笑容,听到里面的叫声此起彼伏的,已经脑补了无数旖旎地画面了,虽然叫得有些惨烈,那证明他们家的二少爷显然是不太懂怜香惜玉了,不过,只要肯碰女人就好,毕竟他们的二少爷可是据说在富豪圈子里面已经被默认为gay了,现在的话,老爷应该不会担心了。

  张妈一脸兴奋地走了,慕凉看着门口的影子没有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翻身坐在床上。

  秦书香撇着嘴,委屈巴巴地望着自己身上被掐红了的地方。

  “这个……这个算工伤吧?”秦书香指着自己手臂不满地问道。

  “嗯,算,今天三陪工资。”

  “那就好,痛死我了。”秦书香不满地嘟啷着。

  “对了,有一个要求必须注意,就是不准对我有非分之想。”慕凉突然认真地望着秦书香说道。

  “放心吧,我有喜欢的人。”秦书香有些无语,而且,她有病才会对gay有非分之想。

  “去地上打地铺吧。”慕凉示意秦书香。

  秦书香点了点头,毕竟是别人的房间,难道自己还要叫嚣着睡床不成?

  然而,第二天秦书香和慕凉便被早早地叫起床,慕老爷子已经安排好车,让两人直接去领结婚证。

  当秦书香和慕凉走出民政局的时候,秦书香的脑子里还是混乱的,望着手中的大红本子,是啊,她就这样结婚了,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可以逃避父母的催婚,可以继续等着那个叫她等着自己的男人,秦书香的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但终究是觉得这样的婚姻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慕凉领完证给秦书香吩咐了几句就走了,秦书香找了一个露天咖啡厅坐下来休息,结婚了始终心情有些复杂,但是她相信亦远回国后一定会理解她为什么这样做的吧。

  想到这里,秦书香自信地笑着喝着咖啡,脑海里经不住幻想要是现在和自己结婚的人就是亦远,那他们两人会去怎样庆祝?

  然而,就在秦书香嘴角笑容越来越浓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她愣住,抬头诧异地望去,却见一个男人坐在那里,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思思念念了六年的陈亦远。

  不是一直在美国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身边还有一个长相清纯的女人,两人说说笑笑的。

  她被背叛了?不……不会,她怎么可能会被背叛,亦远性格善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而且两人似乎也没有多亲密的举动。

  抑制住自己的心情,秦书香带着僵硬的笑容走向那桌子,望着陈亦远轻声问道:“亦远,你回来了?”

  陈亦远脸上的笑容一僵,望向秦书香的眼神带着一丝闪躲,语气微颤,“书香,你怎么在这里?”

  “她是你的朋友吗?你回来怎么没有联系我啊,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吗?”秦书香笑着问道,紧攥着衣服的手指却微微颤抖。

  “你好,我是阿远的女朋友,阿远,没想到这么巧,才回国不久就能在街头碰见你的朋友。”那女人温柔地笑了笑,站起来摆着手友好地冲秦书香说道。

  秦书香的眼眶一下子红了,有些不可思议地望向陈亦远。

  女朋友?

  “书香,我也是想早点告诉你的。”陈亦远咬了咬牙不敢直视秦书香的眼睛。

  秦书香的心像是轰蹋了一般,好似有一个惊雷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不是说,让我等你吗?”秦书香可笑地望向陈亦远。

  “书香,你听我说……”

  “还想要说什么?明明说好四年就回来,我等了你整整六年,每次在电话里都说让我等你,现在却告诉我你有女朋友了?陈亦远,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渣。”秦书香怒吼一声,强忍着眼泪打断了陈亦远的话。

  “书香,是我对不起你,是我的错,我也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知知她身体弱,需要我的照顾,我不能离开她。”陈亦远搂着严知知的肩膀表情痛苦地说道。

  秦书香看着两人依偎的模样,讽刺至极。

  身体弱需要他的照顾,他便留在了她的身边,而自己苦苦等待那么多年,难道是因为自己身体太健康才等不到他回来?多么讽刺的理由啊。

  “陈亦远,你真恶心。”秦书香咬着唇,红着眼眶低骂。

  “书香,我知道你很难过,都是我对不起你。”

  “难过?我有什么难道的,像你这种渣男,看着就恶心。”秦书香冷哼一声,一个响亮地巴掌打在了陈亦远的脸上,转身只留给陈亦远一个越来越远的背影。

  她那么相信他,她死死等着他,母亲说陈亦远不靠谱,让她别等了,她不信,然而事实证明,自己的确是眼瞎。

  陈亦远望着秦书香的背影,眼神复杂,有想要去追秦书香的冲动,却被严知知拉住了他的手臂,低着头靠着他,不要他去追。

  秦书香一路咬着唇忍着眼泪进了附近的酒吧。

  昏暗的光打在秦书香的脸上,酒吧的音乐哀伤得好似全世界都失恋了一般,秦书香拿着酒瓶子就着瓶口喝了一瓶又一瓶,眼泪混着酒流进了肚子里面,连神经都开始麻木起来。

  “陈亦远,你这个混蛋!”秦书香生气地一扔,那瓶子直接被丢在了地上。

  感觉胃里十分难受,秦书香觉得该回去了,身体踉跄地扶着墙走着,然而却无意间推到了一扇门,整个人跌了进去,眼前是男人的鞋子,然而想要爬起来走的,却浑身无力。

  慕凉皱眉,望着眼前这个跌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呵~又是来勾引自己的?慕凉冷笑,脸上带着嘲意,脚尖踢了踢秦书香的大腿,示意她出去。

  “踢我做什么?有病啊。”秦书香不满地哼哼一声,抬起头怒视着慕凉,眼睛红得跟一只兔子似得。

  慕凉微愣,竟没想到这人便是秦书香。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就是来喝酒的,刚才不小心摔了进来。”秦书香说完打了一个重重的酒嗝。

  慕凉嫌弃地皱眉,看向秦书香的眼神显得不善。

第3章 不做备胎

  原本打算扔这女人在包厢里,然而想起爷爷吩咐过都得带着这女人回家住的事情,慕凉压住自己的怒气,头疼地看了秦书香一眼,皱着眉头还是把她带回了家。

  慕凉毫不客气地把秦书香扔在了床上,刚想出房间,张妈便堵在了房门口。

  “二少爷,这是老爷让人给你熬的滋补汤。”

  慕凉皱眉喝完汤,然而张妈拿着碗却不走。

  “二少爷,老爷不让你离开这个房间,老爷是想早点抱孙子。”张妈直白地说道。

  慕凉烦躁地吹着额前的碎发,重重地关掉了门,不情愿地坐在房间的沙发上。

  张妈望着那被乘汤见底的碗,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这可是老爷吩咐的大补汤,看来很快二少爷就会有孩子了。

  秦书香难受地在床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睡下。

  慕凉脸上带着愠色,这女人醉酒也就罢了,还霸占了自己的床,总不能让他一晚上便坐在沙发上看着她那副蠢模样吧,当初不应该如此草率签合同的。

  感觉身体有些热,慕凉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漏出精壮的上身,拿起一床被子把秦书香裹成粽子一般推到了旁边,这才上床躺下。

  一个轻微的哭泣声响了起来,秦书香滚到慕凉的身边,伸出手臂便死死抱住了慕凉的腰,头靠在慕凉的胸前小声地嘟囔。

  “亦远,为什么,我那样等着你,为什么换来的是你的背叛?”

  慕凉皱眉,被这女人认成其他男人感到十分不爽。

  想要推开秦书香的手,却被抱得更紧,这女人的力气居然如此之大。

  “亦远,我不甘心,不甘心,你明明说过娶我的,明明让我等你的,我到底是哪一点不好,哪一点不好?”秦书香说着胡话,整个人越来越过分,竟然是欺压在了慕凉的身上,双腿紧紧锁着慕凉的腰,凌乱的头发扫在慕凉的身上,痒痒的,一双兔子眼睛委屈地望着慕凉。

  “秦书香,别发酒疯。”慕凉声音低沉,刚想要把她推开,秦书香低头便在慕凉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我就发酒疯怎么了,亦远,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心口好痛。”秦书香温热的泪落在慕凉的唇上,咸甜的滋味在慕凉的嘴里化开。

  慕凉浑身开始燥热起来,喉头动了动,竟是觉得嘴里异常干燥,是这女人的原因,还是因为那补汤?

  “你摸摸,能感觉到我心痛吗?”秦书香声音沙哑,抓着慕凉的手覆在了自己胸前地柔软上,慕凉浑身一震,眸色愈发深沉。

  “够了,女人你再玩火,别怪我不客气了。”慕凉挣脱开自己的手,语气不满。

  秦书香的泪一滴一滴地掉在慕凉的身上,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拂过慕凉的脸,颤颤巍巍的嘴唇又覆盖在了慕凉的唇上。

  慕凉挑眉,体内的欲望被这女人激起,大手扶住秦书香的腰,整个人占主导位置,把秦书香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然而秦书香却突然毫无动作,睡了过去,做了一个点火却又不灭火的女人。

  慕凉眼神深沉地望了秦书香一眼,最终理智战胜了情yu,并不想和这女人发生关系纠缠不清,起身便去冲了个冷水澡。

  第二天一大早,秦书香只觉得头疼欲裂,坐在床上很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自己身上穿着昨天的衣服,躺在了慕凉的床上,好似有丝记忆是昨晚慕凉把她从酒吧带回来的。

  想到昨天遇见陈亦远的画面,整个人就跟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她还为了他选择形婚来等待他回国,就觉得自己铁定是中邪了。

  电话突然响起,秦书香皱眉,看着那来电显示,心脏募地发疼。

  连续关掉好几次,然而那电话还是响个不停,秦书香犹豫了,接通了电话,她想知道陈亦远找自己还有什么要说的。

  “书香,我在你家附近的广场等你,你来一下,我有话要给你说。”

  “好。”

  秦书香挂掉电话,没想到陈亦远竟然记得自己告诉过他的地址,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又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这才出现在了陈亦远的面前。

  “书香,你来了。”陈亦远望着秦书香脸上带着急切的笑容说道。

  “你想说什么,你说吧。”秦书香冷眼望着他。

  “不如我们找个咖啡馆,我向你慢慢解释吧。”陈亦远说完便想要去牵秦书香的手,秦书香一下子却闪躲开来。

  “就在这里说吧,我待会儿还有事情。”

  “那好吧。”看出秦书香的抗拒,陈亦远有些无奈。

  “书香,你肯来见我,证明心里还是有我的吧?其实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只是知知她性子弱,身体又不好,她一直喜欢我,在美国的时候帮了我不少的忙,所以我不忍心拒绝她,昨天更不好当着她的面同你解释,书香,你等我,我很快就会处理好自己和她的关系。”陈亦远急切地抓住秦书香的手腕,想要拉她进自己的怀里。

  秦书香抗拒地甩开他的手,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陈亦远。

  这人是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陈亦远竟然渣到这样的地步。

  “你要是告诉我因为距离太远,和那女人日久生情,求我原谅的话也就罢了,却说什么爱着我,却不忍心伤害她?陈亦远,你他妈地以为你自己是谁?还想拉着我继续做你的备胎,够了,我受够了,大家以后就当作是不认识吧。”秦书香冷笑,语气十分地嘲讽。

  “书香,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爱的是你,怎么可能把你当做备胎。”陈亦远摇头,表情痛苦,好似自己才是受伤害地那一方似得。

  “够了,你对那什么知知也是这样说的吧,以后别联系我。”秦书香说完转身就走。

  陈亦远望着秦书香的背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原本心情就不好,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秦书香的老妈电话打来了。

  秦书香看到自己老妈的电话就头疼。

  “书香,你再不结婚,我和你爸简直死不瞑目。”电话那头,秦母的声音十分地犀利。

  “对啊,你看你那初中同学,儿子都两三岁了,你再看看你。”秦父也在电话那头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秦书香皱了皱眉头,“爸妈,我昨天就领证了。”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秦书香原本以为父母会责骂自己为什么都没有同他们商量,却不想,二老竟然是十分欢喜。

  “居然有人愿意娶你了,太好了,书香,我和你爸妈三天后会来上海看你,顺便看看我们的女婿,到时候记得来接机。”秦母开心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秦书香无语,她这是有多差,好似嫁不出去似得。她该不会是……充话费送的吧。

  不过父母居然会想来上海,秦书香皱眉,看来得和慕凉商量一下了,请他给自己解围。

第4章 父母要来,可怕

  “不行。”当慕凉听到秦书香的请求时摇头,望向秦书香的眼神冰冷。

  “为什么不行?我们形婚,难道不应该彼此帮忙吗?”秦书香皱眉,没想到这人竟是这么无情。

  “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合同是单方面让你配合我的,你是有领报酬的,而我并不需要配合你。”慕凉看着书,姿态优雅。

  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可是我爸妈来了,却见不到你,我肯定没有好日子过了。”秦书香语气恳求道。

  “这我就管不了,一切按照合同办事。”慕凉说完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秦书香郁闷得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被背叛也就罢了,自己还领了结婚证,现在父母要来,“老公”又不配合,还真是悲催啊。

  如今对于秦书香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大概是要怎么应付自己的爸妈,结婚证上的人是慕凉,她想要随便找个男人来凑数也很难吧。

  慕家的餐桌上,慕老爷子,慕凉,秦书香三人都不发一言地吃饭。

  秦书香咬了咬嘴唇,既然求慕凉没用,那要是慕老爷子呢?

  “爷爷,我有一件事情想求你。”秦书香不自在地看了慕凉一眼,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说道。

  “什么事情?”慕老爷子抬头望向她,神色威严。

  “我父母过两天想来看看我和慕凉,我能带慕凉回我那里见见么?”秦书香小声地问道。

  慕凉手中地筷子顿了顿,脸上带着愠色瞪了秦书香一眼。

  慕老爷子眼神精明地扫了慕凉一眼。

  “好,既然你父母来上海,理当是应该让慕凉见见自己的岳母岳父的,慕凉,你好好表现,别给慕家丢了颜面。”

  听见慕老爷子这么嘱咐慕凉,秦书香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感觉得到慕凉愤恨的目光仍旧瞪在自己身上,秦书香还是抗住压力目不斜视地吃着饭,好似自己什么都没说一般。

  吃完饭,秦书香回到了房间,慕凉紧跟着回了房间,步步逼近秦书香,薄唇带着怒意,不满地说道:“你这女人居然找我爷爷威胁我。”

  “没有到威胁那么严重吧!我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要不,那两天我不要什么报酬,你要是愿意地话,我给你开工资?双倍?”秦书香心虚地笑了笑,冲慕凉比着手指说道。感觉到慕凉浑身都是危险的气息,这男人本就气场强大,如今逼近自己,更是让人呼吸凌乱。

  慕凉眯了眯眼睛,“要是敢有下次,我不会放过你。”说完冷哼一声,直接脱掉上衣去了浴室,不想和秦书香有过多的交谈。

  秦书香这才松了口气,虽然慕凉这么生气,可是总算是答应自己了。

  ……

  父母到的那天,秦书香早早便去接了二老来到了自己的出租屋,一个小小的套一,里面还摆放着做衣服的材料,看起来有些拥挤。

  “人呢?”秦母一到房间,并没有看到半个男人,皱着眉头不满地问道。

  “爸妈,慕凉他应该在加班,待会儿才会回来。”秦书香尴尬地笑了笑,偷偷地望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这人还没有来,该不会是放自己鸽子了吧。

  “那看来咱们未来女婿挺忙的啊。是做什么工作的?”秦父好奇地问道。

  “就是普通工作,爸妈,我出去买点东西,你们随便坐吧。”秦书香心虚地说道,便关上门跑了出去,给慕凉打了个电话,然而却是关机了。

  秦书香无语了,这人要不要如此无情,关键时刻帮帮忙也不行?

  一路到了小区楼下小卖部,这才看见一个穿着衬衫,身材挺拔的男人正站在楼下,表情凝重地皱着眉头,踟蹰不前的模样。

  这不就是慕凉么。

  秦书香松了一口气,走到他的面前晃了晃手,有些无语地吐槽,“你表情这么凝重做什么,我爸妈又不会吃了你。”

  慕凉皱眉,眼神清冷地望了秦书香一眼,看来还在生秦书香的气。

  “怎么住在这么拥挤的地方,手机没电了,不好找,迷路了。”

  “不好意思啊,因为不是有钱人,只能租这里的房子。”秦书香随口答道,明显能听出慕凉口中的怨气。

  “以你的智商来说,想要赚钱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理解。”慕凉望了秦书香一眼,眼神十分地认真,然而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好听了。

  秦书香额头黑线,不想和这人浪费口舌,赶紧在前面带路,领着他回去。

  一打开门,慕凉站在那里礼貌地向秦父秦母问好。

  秦母当即和秦父面面相觑,又再仔细看了看结婚证上面的照片,没想到这孩子居然比照片上还要顺眼。

  不过这么优秀的孩子,竟然看上他们那死心眼的女儿,秦母有些担忧,小声地在秦父地耳边问道:“书香爹,这孩子不会是眼神不大好吧?”

  原本空间就小,秦母的话清清楚楚地落到了秦书香和慕凉的耳朵里。

  慕凉挑眉,望向秦书香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秦书香紧皱着眉头不满地望向秦母,到底自己是有多差啊……当真是亲妈啊。

  四人坐在一起,秦母问了不少慕凉的信息,越问越满意,当即和秦父两人眉开眼笑,望向秦书香的眼神总有一种“丫头,你赚到了”的即视感。

  秦书香无奈地在旁边陪笑,不过慕凉在自己父母面前的良好表现让秦书香也松了口气。

  “爸妈,天色不早了,让慕凉先回去吧,今晚他在这里住不了。”秦书香看了一眼时间笑着说道。

  “哪里住不了了,我和你爸在客厅将就一晚上,你和小慕在房间里面睡,新婚夫妻,没啥不好意思的。”秦母以为秦书香是害羞,笑得咯咯地说道。

  秦书香无语地张大了嘴巴,不是吧,要她和慕凉一个房间睡?她这房间,放下一张床后,当真是连打地铺的空间都没有……秦书香尴尬地望向慕凉,只见他看了一眼秦书香的房间,嘴角默默抽搐着,眼神不满地瞪了秦书香一眼。

第5章 尴尬同床

  一米二的单人床,秦书香此刻才觉得简直是小到令人发指。

  她和慕凉两个人平躺着还不得不肩膀挨着肩膀,秦书香觉得气氛尴尬极了,虽然慕凉不算是正常的男人,可是自己却是个没有这种经验的正常女人啊。

  “不好意思,委屈你了,早知道,我床就买大一点的。”秦书香尴尬地望着天花板,不敢去看慕凉那张带着愠色地脸。

  “买大一点的,这屋子也装不下,好歹是个女人,屋子却如此凌乱。”慕凉冷眼望着周围,房间里面居然还有一台缝纫机。

  “这不是乱,而是我的工作室。”秦书香心虚地否认道。

  慕凉冷嗤,有些嫌恶地往外面移动了几下,而这动作敲好被秦书香看到。

  听说gay特别不喜欢碰女人,说起来,这次的确是难为慕凉了,不过睡不着的秦书香却心生好奇,眼睛望向慕凉,这才小声地问道。

  “你是不是特别讨厌与女人亲近啊?”

  “嗯。”慕凉点头,只觉太烦躁,干脆支起身子点了一只烟,动作优雅地吸了一口。

  “那你是攻还是受啊?”

  慕凉拿烟的手指抖了抖,深沉的眼眸望向秦书香,半眯着眼睛。

  “你这表情是问我怎么看出来的?哎呀,很明显啊,你浑身都有那种气质啊,其实性取向不同没什么的,现在时代这么开放了,很正常。”秦书香以为慕凉是疑惑自己怎么知道了他的秘密,有些嘚瑟地笑了笑说道。

  笑容十分地刺眼,慕凉薄唇微勾,冷笑一声,手掌一下子拍在了秦书香的脸上。

  “别废话,快睡。”

  “好好好,你也不要不好意思,我睡就是了。”秦书香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翻身睡了过去。

  慕凉一支烟还没有抽完,就听见了均匀地呼吸声,带着一点微鼾,不得不说,这女人的入睡速度也是不一般的快啊。

  轻轻捻熄烟头,慕凉躺下身,然而一个温暖的身子一下子凑到了自己的身边,双手双脚缠着自己,活像是被一个大活人绑架了一般。

  慕凉无语地瞪了秦书香一眼。

  越来越后悔当初没有再斟酌一番做决定,可是也就这女人这么无脑,敢拨打他那傻瓜秘书发的微博广告。

  一大早,秦书香醒来的时候,就看见慕凉没有好脸色地瞪着自己,眼睛里面带着红血色,一看便是一夜未眠的模样。

  秦书香有些尴尬地移开自己的手脚,斜眼望着自己在他胸口流的口水浸湿了衣衫的地方,赶紧用手擦了擦,佯装咳嗽了两声,就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模样爬起了床,几乎是用逃走地速度躲进了厕所。

  慕凉深呼吸一口气,脱掉身上的衣衫,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暴躁,无奈地吹着额前的碎发,想要爆发,却只见门口一张殷切的笑脸望着自己。

  “母亲大人好。”慕凉点头说道。

  “好好好,孩子,快起来吃早饭吧。”秦母笑得花枝乱颤地说道。

  慕凉礼貌地笑着,却因为没有多余的衣服,犹豫再三要不要继续穿上这件口水浸湿了一大片的衣服,但是嫌恶的表情太明显,终究是手指一扬,那衣服被扔在了地上。

  秦书香洗簌完,拿起一件白色衬衣到慕凉的面前。

  “你换上这个吧,这是我平时做睡衣穿的长款衬衫,你穿上应该刚好合适。”秦书香笑得尴尬,毕竟把人家衣服弄脏地最酷祸首是自己。

  慕凉皱眉接过那件衣服,低头嗅了嗅,竟然还带着一丝这女人身上的气息,不满地问道:“没洗?”

  “就……就穿了一次而已。”秦书香的脸有些红,的确她一个长期在家开网店的女人,是没有那么爱好收拾。

  “shit,秦书香,你还是不是女人?”慕凉低声咒骂,无奈只有穿上那衣服,的确刚好,只是这女人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好似笼罩了自己一般,整个人都不舒服。

  “哎呀,你不也不是男人么,你可以把我当兄弟啊。”秦书香冲慕凉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就快速跑去客厅坐好等待开放了。

  “……”慕凉愣在那里,脸色越来越黑,最后怒极反笑,硬是强压了心里的怒火。

  吃完早饭,慕凉便一副彬彬有礼地模样以公司周末要加班为理由遁走了,秦书香看他那副迫不及待逃走的模样,愣是忍不住有点想笑。

  “书香,慕凉这孩子长得好,有礼貌,又尊重长辈,你可是要好好把握哦,夫妻之间,不要太较真了,要相互包容,相互理解,就像我跟你爸一样,知道了吗?”秦母望着秦书香感叹地说道。

  “对对对,都是我包容你妈。”秦父嘚瑟地说道,还不忘在秦书香的面前秀一把恩爱。

  “好,你们放心吧。”秦书香点了点头,知晓父母说这些,大概是要回去了。

  “什么时候生孩子啊?”秦母突然望着秦书香暧昧地问道。

  “……”

  秦书香当真觉得命苦,前段时间逼着自己结婚,如今结婚了,就开始逼着要孩子了。

  “我们才刚结婚,孩子地事情,顺其自然吧。”秦书香打着哈哈,笑容尴尬。

  秦母和秦父又交代了几句,这才说准备回老家了,不耽搁秦书香工作了,秦书香赶紧把二老送到了机场,当告别的时候,内心还是觉得不舍,痴痴地望着二老的背影,直到消失了,这才叹了一口气回家了。

  秦书香网上看着网页,浏览着服装秀场的最新信息,QQ却弹了出来,是和男友三亚度假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地何心唯,也是自己大学时期最好的闺蜜。

  “书香,在不在?”

  “嗯,什么事情啊,三亚回来啦?”

  “回来了,今天我接到林雨柔的电话了,说是要组织同学会,让我叫上你。”

  “她又想做什么?”

  秦书香看到林雨柔地名字挑了挑眉,有些晦气的模样。

  “听说现在已经在在外企升职了,组织同学会炫耀呗,还能干啥,到时候你还是来一趟吧,毕竟是同学聚会。”

  秦书香这边答应了,只是好奇这林雨柔又想弄什么幺蛾子。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