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顾绾绾蒋司桓全文阅读-余生再也没有甜

发布时间:2018-12-05 17:03

顾绾绾蒋司桓全文阅读

余生再也没有甜全文阅读

  顾绾绾和蒋司桓是现代言情小说《余生再也没有甜》中的主要人物,此书为网络作家柠炎炎最新完结之作,全文讲述的是蒋司桓是顾绾绾深爱的男人,可在她父母去世不到一周,蒋司桓就带着另一个女人在她父母的卧室缠绵,甚至蒋司桓还将她父母的墓迁移到了一个荒山野岭,直到最后顾绾绾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蒋司桓设下的局。
  破碎的光影冷蔑的照在石碑上几个爬满沾着尘土和碎叶的大字上:顾怀安与安秀宁之墓,孝女,顾绾绾。
  “怎么会!不可能……”顾绾绾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挂满了泪水的脸庞此刻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她的父母三天前刚刚在锦园下葬,怎么会被移到这个荒芜遍野的深山里!
  她赤身果体的跪在墓前,布满虐痕的背还抵在男人的肩膀上,冷冽的风如寒刃般打到她身上,她却感觉不到冷。
  身后的男人动作未止,顾绾绾浑身抖如筛糠,他居然在她父母的坟前强暴了她!
  她被握住的双手深陷进泥土里,简直无地自容,她恨不得将自己埋到地下去!“是你做的?你为什么要这么狠!”顾绾绾抑制不住的哭喊着。
  “为什么?” 蒋司桓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冷笑出声。这样的笑是顾绾绾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夹杂的着沁凉的寒风,刻薄入骨。
  他按住女人的腰,又是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你的父亲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么?你不是爱我已经爱到可以不要父母了,怎么现在反倒埋怨起来了?”

第1章 墓前羞辱

  浓重的乌云追着皎洁的明月,只有几缕惨淡的光圈交杂着斑驳的树影,张扬舞爪般的印在女人潮红不堪的脸颊上。

  “不,不要,蒋司桓!你出去……”

  “混蛋,你要发泄找江雪柔去,反正……你跟她早就搞在一起了!”

  昨天,她刚刚撞破跟她交往五年的男友蒋司桓和她最好的闺蜜江雪柔鬼混,而且就在她刚过世不到一个星期的父母所住的主卧大床上。

  愤懑至极的她,当时就决定分手,她一向自尊心极强,眼里怎么可能容得下这么大的背叛。

  可是一个小时前,她被蒋司桓强行带到这远离市区的深山里。

  她跪在地上,整个人匍匐在冰冷的墙上,因为身后男人不断索取,她的脸被水泥墙壁上的小石粒磨的生疼。

  “要我出去?”蒋司桓狠狠的抓住她的头发,月光下英俊的面容更添加了几分邪魅, 声线残忍入骨:“十天前,你不是还穿着制服诱惑我,嗯? ”

  顾绾绾又羞又急,越是反抗就被压制的更厉害。

  她整个人被撞得几乎支离破碎,:“蒋司桓……,我已经跟你分手了,你滚……”

  然,身后的男人却用一次次更加有力的攻击,回应着她的抗议……忽然,他捏住顾绾绾的下巴,猛的将顾绾绾整个人往后一拉,冷漠的声线在她耳畔扬起:“看清楚,在这里是不是特别的刺激?”

  破碎的光影冷蔑的照在石碑上几个爬满沾着尘土和碎叶的大字上:顾怀安与安秀宁之墓,孝女,顾绾绾。

  “怎么会!不可能……”顾绾绾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挂满了泪水的脸庞此刻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她的父母三天前刚刚在锦园下葬,怎么会被移到这个荒芜遍野的深山里!

  她赤身果体的跪在墓前,布满虐痕的背还抵在男人的肩膀上,冷冽的风如寒刃般打到她身上,她却感觉不到冷。

  身后的男人动作未止,顾绾绾浑身抖如筛糠,他居然在她父母的坟前强暴了她!

  她被握住的双手深陷进泥土里,简直无地自容,她恨不得将自己埋到地下去!

  “是你做的?你为什么要这么狠!”顾绾绾抑制不住的哭喊着。

  “为什么?” 蒋司桓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冷笑出声。

  这样的笑是顾绾绾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夹杂的着沁凉的寒风,刻薄入骨。

  他按住女人的腰,又是一轮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你的父亲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么?你不是爱我已经爱到可以不要父母了,怎么现在反倒埋怨起来了?”

  “蒋司桓……你个畜生!”顾绾绾咬着唇,心脏痛到窒息,羞愧至极的她狠狠的咬住了唇,再也发出去一点声音,只有沁着血的泪如一道道凌厉的刀痕,阵阵流淌!

  这样的羞辱……

  她该怎么面对黄泉之下的父母!

  她从没有在蒋司桓的面前哭,可是现在所有的委屈,愤怒, 仇恨,疼痛,都如潮水一般入侵她的四肢百骸。

  被压抑着的哽咽呜鸣凄厉无比,在这样的四下无人的寒夜里,显得如鬼魅般哀恸,悲痛……父亲早就告诉过她,蒋司桓的父亲曾是他商场上的手下败将,最后因为破产跳楼身亡,可是她还是向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的爱上了蒋司桓,甚至为了他搬出了家里,跟父母反目。

  可没想到,蒋司桓居然狠到挖了她父母的坟,还要这样羞辱她!

  她的哭喊声最终被一波波的粗重暧昧声浪淹没过。

  风驰电掣之际,顾绾绾的全身已经痛到麻木,蒋司桓餍足的从她身上抽身离开,优雅的穿好衣服,转眼又是绅士潇洒的做派,完全不顾像破布娃娃一般趴在泥地的女人。

  离开之前,蒋司桓蹲下身子,像怕她听不清一般,似笑非笑的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三天后,我和雪柔会在希尔草原举行婚礼。”

第2章 报警

  顾绾绾依旧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被泪水模糊的双眼看起来没有任何波澜,蒋司桓的脚步声渐渐走远。

  他步步轻快,她却秒秒钝痛。

  直到天空的第一道霞光破晓而出,顾绾绾才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勉强穿上已经撕扯的根本不能蔽体衣服走下山去。

  可这时突然一帮人冲了出来,他们拿着长枪短炮般的摄像机和话筒将顾绾绾团团围住,数不清的镁光灯在她布满青紫痕迹的身体上闪烁个不停。

  “顾小姐,听说你父母的骨灰盒因为支付给锦园的支票跳票,所以被移出锦园,无处安葬所以被葬在这里?”

  “顾小姐,你这是刚跟男人办完事么?就在父母坟前做这种事,你真的有那么急不可耐么?不怕你父母在天之灵不得安息么?”

  “这个男人是谁呢?顾家破产以后,你是不是怕你过不上以前挥金如土的千金小姐生活,所以提前找好了金主,这个人是谁?是他提出到这里找刺激,还是你提出的呢?”

  刺激?

  这两个字是深深的触动了顾绾绾的神经,就在刚才蒋司桓也这样说过!

  她终于抬起来头,满脸狼藉的面容狰狞般暴怒,大声反驳道:“我没有金主,我的父母是被人陷害,才会被移置到这里!”

  然而,她的反驳只遭到了那些记者更加猛烈的攻势。

  “那顾小姐刚才跟你发生关系的男人是谁呢?他怎么把你搞成这个样子!”

  “刚才你下来的时候,双腿都在打颤,你们是做了一整晚么?”

  “是你自愿的还是强迫,应该是自愿的吧,不然谁会知道你父母的安葬地……”

  不管顾绾绾如何反驳,记者的攻势总是能够凶猛过她百倍,越是解释就越是说不清,最后顾绾绾终于恍惚在分不清的闪光灯中失去了意识。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里,守在她身边的是她的从小到大的好友夏小然。

  “绾绾,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你都昏迷了两天两夜了!”

  “两天两夜?”顾绾绾看着白茫茫的天花板,呆呆的呓语,她放身侧的双手忽然握紧。

  这时,病房的电视机突然传来主持人喜庆的报幕声:明天,蒋司桓先生与江雪柔小姐的婚礼将在本台全程直播,大家千万不要错过,据悉他们的婚礼耗资一千万,会是江城百年来最盛大空前,全城瞩目的……”

  “啪”一声,电视机被夏小然关掉。

  她回到病床前,抱歉道:“对不起, 绾绾,刚才你没有醒,我只是随便打开电视机看看。”

  顾绾绾缓缓的呼吸着,眼眸呆滞,鼻间的氧气何时变得这么稀薄。

  刚才她醒来的时候,原本还有一丝庆幸,以为前几天发生的一切翻天覆地的变化,只不过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恶梦,可刚才传来的声音,像一个契着利爪的巴掌狠狠的打了她的脸。

  他们真的要结婚……

  不是梦,这都不是梦!

  “绾绾, 你先别想那么多,安心休息,外面那些记者我已经叫人挡住了,他们不会来骚扰你,我先去给你招呼吃的。”

  夏小然离开后,顾绾绾眼角的一滴泪,才从顺着脸颊滑落下去。

  她猛的深呼吸一口气,抬眼看向床头柜上的手机………… ……

  翌日,晴空万里,洗涤后的天空蓝得清澈无比,白云像柔软的棉花糖,灿烂澄亮的光照在绿意盎然的希尔草原上,叫人温暖心动。

  顾绾绾坐在病床上,唇角勾勒出诡异的笑意,静静的看着电视机前播放的盛世婚礼。

  夏小然几次想阻止她看下去,可顾绾绾却坚持非要看。

  直到电视画面中,原本热闹的婚礼,突然被几个警察强行闯入。

第3章 我是畜生,你是什么

  “蒋司桓先生,我们是公安刑警,有人报警说你跟三天前的一宗强奸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协查。”

  一瞬间,原来氛围喜庆的婚礼被打乱,画面中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精彩无比,就连一向冷漠蒋司桓,黑色的瞳孔中也划过了惊愕。

  直播中的婚礼,被意外打断,蒋司桓权利再大,也不能在几亿观众面前不配合,只能被警察带走。

  花容失色的江雪柔又哭又闹,口口声声说是有人蓄意破坏她的婚礼。

  这副小家子气的模样,惹得网友对她纷纷侧目吐槽:居然妨碍警察叔叔办案,这女人也太上不了台面了。

  吃瓜群众看到的欢乐,顾绾绾以为自己也该看的解恨,可是眼泪还是无声的流了满脸。

  那婚纱白的晃眼,希尔草坪的绿地刺得她心痛,那本来是蒋司桓许诺给她的结婚圣地。

  夜晚,好不容易进入梦乡的顾绾绾突然感到窒息,她的脖子仿佛是被人狠狠的勒住,她疼得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一双嗜血般的鹰隼。

  那双黑瞳狠狠的瞪着她,散发着无尽的杀意和怒火,仿佛是要将她拆吞入腹一般。

  “顾绾绾,你居然敢报警,你真是太小看你了!”男人的手掌一个用力,就将她整个人从病床上扯了下来。

  顾绾绾被抵在墙上,她的手胡乱的在男人手背上挥舞,眼前的蒋司桓她陌生到害怕,她丝毫不怀疑他会真的杀了她,可她不想死,不想死……“你放……放开……我……畜……畜生……”

  她的脸因为缺氧而涨得通红,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她却仍然挣扎着,只是一双眼睛还是充满恨意的瞪着他。

  她感觉到呼吸越来越无力,眼前的那张桀骜暴躁的脸也越来越模糊。

  眼前一黑,正当她以为她的生命真的要终结在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手中的时候,蒋司桓手中的力气忽然一松,她便像蒲叶一样顺着墙壁滑了下去。

  顾绾绾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过了好久才渐渐的找到了呼吸。

  然,她还没来得及找回自己的神志,就又被蒋司桓拉起直接扔到了床上,他的大手不客气的覆上她,如凌迟般折磨着她:“我是畜生,那你是什么?你忘了你是怎么在畜生身下欲仙欲死,高潮跌宕的?”

  “无耻!”顾绾绾气急,强忍着胸口的疼痛,抬起手用尽全力给了他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打下去之后, 顾绾绾的恐惧也驱散了不少,这些天所有的情绪都一下涌上了心头,这是她付出一切也要爱的男人,她为了他不惜众叛亲离,失去梦想。

  最后,她凭什么还是被抛弃和背叛。

  顾绾绾推开停滞在她胸口的那只手,一下抓住了男人的衣领,一双布满了红霞的眼睛逼视着他:“蒋司桓,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就因为上一辈的那些我恩怨纠葛么?你说过的,会放下那些仇恨的,为什么说变就变!”

  顾绾绾刚才那一巴掌打得有凶有急,蒋司桓没反应过来才挨了一下,现在他的表情更加阴鹜诡谲。

  “我说变就变?”蒋司桓轻笑,冷冷的拍着她苍白的脸:“我从来就没有变过, 恩怨纠葛?”

  蒋司桓的语气突然加重:“你看到过我的父亲从十楼跳下来身体摔得四分五裂的样子么?你知道我的母亲现在还住在精神病院,你见过每天用石灰洗十几遍澡,只要有人靠近她,她就会吓得失控尖叫的模样么?”

第4章 怀孕

  顾绾绾呆住,短暂的失神。

  父辈的恩怨她不清楚,父亲跟她说只是商场的利益竞争,没想到蒋司桓的父亲蒋东华受不了打击跳了楼。

  “这些跟我父母有什么关系,商业竞争不可避免,你也常说的!”顾绾绾反驳道。

  她的声线强硬,可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但只有她知道,此刻她的心颤巍如秋风中的落叶。

  蒋司桓捏着她的下巴,眼底是冷漠的嘲讽:“商业竞争?你是真蠢还是装傻,当初我的父亲和顾怀安一起合作, 我的父亲破产,你父亲却因为那次危机一跃成为当时的龙头企业!”

  “再说了,如果真的像你父亲说的那样,正常的竞争,他为什么不让我跟你来往,为了逼你分手,停掉了你所有的卡,把作为唯一女儿的你,送去国外!”

  蒋司桓字字诛心,势必要刺醒她的无知。

  顾绾绾怔住,竟然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在蒋司桓之前,她也交过几个男朋友,父亲虽然也不满意,可也没有像对蒋司桓那样强烈的反对,甚至说笑让她多认识几个人,长长见识也好,可当他知道蒋司桓这个名字开始,就一反常态的反对,不让她出门,不给她零花钱,甚至要送她去国外。

  可是那天她还是偷偷的从机场跑了,头也不回的去找蒋司桓,甚至有两年的时间都没有见自己的父母。

  再见父母是因为前段时间,顾氏传出财务危机的消息,蒋司桓劝她回去看看,甚至还好心的提出想要了解的一下顾氏目前的状况,他或许有办法让顾氏渡过难关。

  可她偷偷的将父亲电脑的机密文件传给蒋司桓之后,还没等到蒋司桓的答复,就传出了顾氏破产的消息。

  顾绾绾撑不住瘫坐在地上,前因后果越想就越是觉得惊悚和恐惧,盛满晶莹的眼睛里写满悲伤,呆滞的看着发亮的大理石地板,眼泪都忘了流。

  可蒋司桓却没有就这么放过她,他站在那里,如帝王般冷冷的鄙夷着地上如蝼蚁般的女人:“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既然这样,你就到精神病院里好好的赎罪吧?”

  “精神病院?”顾绾绾抬头,惊愕的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去那里,赎什么罪?”

  蒋司桓缓缓的蹲下身子,眼中的决然让人冷入心扉:“谁都知道顾大小姐因为受不了父母双亡和家道中落的打击,精神失常和男人在父母的坟前厮混,那里当然才是你的归宿!”

  “那个男人是你,是你强迫我的!”顾绾绾眸中划过讽刺,恐惧却让她的声音里带着清晰的颤意。

  蒋司桓不理她的话,英俊的面容又冷漠了几分:“顾怀安都死了,我还有什么可玩的, 我母亲所受的折磨,可惜这两个老东西尝不到了,当然就由你去赎罪!”

  “蒋司桓……”顾绾绾看着她, 眼中的不可置信渐渐被深不可测的绝望代替,最终问出了那个最愚蠢最卑微的问题:“ 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你跟我在一起,也只是为了报仇?”

  她的声音很轻,木讷,仿佛还裹挟着一丝丝不甘心。

  当父亲告诉她蒋司桓是蒋东华的儿子的时候,她不是没有想过那个可能,但她还傻乎乎的去找蒋司桓对质,但没等他回答,她就像表达决心一般,抱着他坚定的说道:没关系,我相信一切都是误会,我爱你,我会爱你一辈子,用一生的时间去弥补,上一辈的遗憾对你造成的伤害。

  “是!”男人薄唇微掀, 只有一个字就将她打入了地狱。

  彻底的,将她的一场掏心掏肺的爱恋碎成一场笑话和灾难。

  顾绾绾在精神病院里住了一个月,这段时间她过的浑浑噩噩,不知昼夜,她被关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双手以抱住自己的姿势跟身体绑在一起。

  每天除了三餐和上厕所的时候,她连睡觉都是这样被绑着,接受那些让她渐渐神志不清,意识减弱的治疗。

  慢慢的,她从开始的反抗到后来的无力,到最后的接受。

  当顾绾绾以为她就要死在这个不见天日的时候牢笼里的时候,蒋司桓忽然又出现了,而且将她接回了顾家大宅。

  “你怀孕了,先住在这里。”蒋司桓坐在她的对面,神情依旧高傲的不可一世。

第5章 你脑子是灌了多少地沟油

  顾绾绾本来黯淡无光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她居然怀孕了?

  惊讶之后便是难受,她跟蒋司桓一向做安全措施,除了在父母坟前的那一夜……强烈的屈辱感从她的心头泛起,她看向蒋司桓声音冷漠却带着颤意:“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把这孽种生下来?”

  “孽种?”蒋司桓本来还算缓和的脸忽然凌厉,阴冷的看向她。

  她居然叫他们的孩子孽种?

  相比蒋司桓的怒意,顾绾绾显得冷漠的多:“难道不是么?你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为了你付出了一切,是我瞎了眼,为了救你,这辈子都不能跳舞了,还害了我的父母,你居然还想让我给你生孩子,你脑子是灌了多少地沟油,呸!”

  蒋司桓本来看她怀孕,想好好跟她谈,结果没说两句话,这女人又将他逼得失去耐心,压制不住的恨意又冲破了他理智。

  他倏然站了起来,毫无征兆的捏住了她的受伤的大腿,深邃的黑眸冷冷的觑着她,讽刺之意更甚:“顾绾绾,你出去快活作死断了腿, 这笔账不会想算到我的身上吧?”

  顾绾绾疼的呲了一声,厉声反驳:“什么快活,什么作死?你有没有良心, 要不是我把你从那场大火里拖出来,你早就死了,我的腿也不会……”

  “贱人,你还在撒谎!”蒋司桓忽然掐住她的下巴,眼中盛满了怒火:“你看见火势变大就丢下我逃走了,要不是雪柔救了我,在我身边照顾了我一个月,我真的就被你这副无辜的模样给骗了!”

  “你胡说!”顾绾绾的大声抗议:“你可以恩将仇报,但别颠倒黑白!”

  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容不得蒋司桓指鹿为马,混淆是非。

  当年,她拼死从大火里将昏迷的蒋司桓拖了出来,自己却被突然砸下的柜子伤了大腿,她在医院里躺了两个月,还做了接骨手术,由于受伤太重,她这辈子都不能再跳舞。

  顾绾绾从五岁就开始练舞,最大的梦想就是站在布拉格的圣地亚哥城堡的舞台上,那是全球最权威的舞蹈圣堂,可为了蒋司桓,她的梦想彻底破灭了。

  傻傻的她,怕蒋司桓自责没有告诉他真相,住院治疗的那段时间只说她是出国考试了,还交代了好友江雪柔好好照顾他。

  “我胡说?顾绾绾,要不是那件事,我还真没看出你是个这么恶心虚伪的女人!”蒋司桓用力将她的下巴甩到一边。

  他后退了一步,高大的身影在光影下渐渐变得更大,几乎将顾绾绾的整个身体都笼罩住。

  顾绾绾心痛都无法呼吸,却依旧固执的仰起头,自嘲的笑道:“你不是虚伪,我是眼瞎,救了你这条忘恩负义毒蛇!”

  蒋司桓听得烦躁,冷笑道:“好,你既然不肯承认,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他拿起电话,吩咐道:“你们进来。”

  不到两秒, 房间的门被敲响,江雪柔一脸温婉贤惠的模样走了进来。

  除了江雪柔, 还有跟她后面的夏小然。

  见到夏小然的顾绾绾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波动。

  她救他是不图回报,更不需要这样的对质,这样的场面她觉得可笑,可笑至极。

  尽管如此,她还是保持着镇静:“小然,当初的事情,你都知道,你告诉他吧!”

  顾绾绾咬了咬唇,她告诉自己不在乎,但事实由不得蒋司桓歪曲。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