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温情毒爱难逃离小说在线阅读-温情毒爱难

发布时间:2018-12-05 17:01

最近很多书友在找书看,小编推荐这本《温情毒爱难逃离》,这本由麦芽糖著写的小说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呢,在本站点击阅读这本小说吧。温情毒爱难逃离第12章 煎熬的夜。进总裁办的早晨,程若曦有些精神恍惚。打了卡,程若曦坐在位置上有些呆。

温情毒爱难逃离

推荐指数:8分

《温情毒爱难逃离》在线阅读全文

温情毒爱难逃离第12章 煎熬的夜

黎昕进来的时候看到程若曦这个样子,关心的问:“身子不舒服吗?”

程若曦尽管摇头但是却掩盖不了她一脸的憔悴。她的眼睛很肿,明显是哭过的样子。

对此,黎昕感到不忍。

“他欺负你了?”

程若曦又一次摇了摇头。

尽管她否认,黎昕也清楚。

“走吧,今天要去参加白驹公司。”

提到工作,程若曦将事先准备好的文件全部都塞进了公文包里面。

白驹公司是一家快速物流公司,每天输送的快件数以千计。程若曦听黎昕说过要和白驹工作合作,今后方圆公司的各项物流方面输送就会有所加强。但是确切的事宜没有商定,黎昕也曾光临过白驹公司。这是临时带着程若曦参加,倒是让程若曦开拓了眼界。

程若曦之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物流商品用机器直接分类管理各个省或者城市,还有机器人负责大货物的运送之类。

走完参观的流程已经是下午。

黎昕带着程若曦进了一家西餐厅。程若曦看不懂那些英文,只能让黎昕帮忙。

“其实冷氏也想要争取和白驹公司合作。”

“白驹公司的物流方面的确很出众,冷氏想和他们取得合作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本来是一同安排冷氏和我们公司明天来参观的。”

握着刀叉的手一愣,程若曦努力在脸上弯起了一个笑容。

“谢谢。”

程若曦懂得黎昕的意思。明天要是两个公司的一起来参观,那么她和冷恕一定会撞面。到时候,冷恕就会知道她在方圆公司上班的事情。

“你想隐瞒我就会帮你。”

“嗯。”

程若曦动容的点点头。

用餐结束之后,程若曦和黎昕肩膀肩的朝着楼下走去。就在拐角的一刻,程若曦竟然和冷恕狭路相逢。

他带着特助和一众员工。随后,在冷恕的脚步停下来之后。特助领着员工上了楼。

冷冷的看着程若曦和黎昕,冷恕的眼神中划过一抹连他自己都没能察觉的情绪。

挑着眉,冷恕面无表情的说道:“她只是个破鞋。”

程若曦的眼眶中徘徊着屈辱的泪水,死死的咬着下嘴唇。她真没想到,冷恕竟然可以用这么恶毒的字眼来形容她。

黎昕神情严肃,用手将摇摇欲坠的程若曦呵护在了怀里。

“对我来说她不是。”

这一幕更让冷恕觉得刺眼,更加毫不留情的讥讽:“那可真是遗憾。”

随后,冷恕迈着步子从程若曦的身边走开。

“抱歉,是我的疏忽。”

眉目间是对程若曦的不忍,黎昕再一次和她愧疚的道歉。

程若曦不停的摇摆着头,说道:“不是你的错。”

来自冷恕这样的侮辱,程若曦已不是一次两次。就算没有黎昕,冷恕说的话也只是会不同而已。憋着泪,程若曦出了西餐厅。

回到方圆已经是下班时间,程若曦打了卡就离开了方圆。黎昕坚持要送程若曦回去,无奈之下程若曦便妥协了。冷家门口,程若曦意外的发现冷恕今天提前回来了。

他的车子冷漠的和他人一个颜色。

保姆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基于没有胃口程若曦就直接上了楼。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直到深夜,这晚,她拒绝和冷恕同一个房间睡觉。

“少奶奶。”

十点。

程若曦看着时钟的时候保姆敲了敲门。

“我今晚想在客房休息。”

“少奶奶,这是冷老的命令。”

这就意味着,程若曦再也不情愿也要进去。厌恶,抗拒,挣扎中程若曦还是进了冷恕的卧房。

高大的身影黑压压的拉长在地面上,冷恕站在窗边。在听到她的脚步声后稍稍侧过头,冷恕看到程若曦的时候皱起了眉头。

白天的话还记忆犹新,程若曦无视的走过冷恕身边。这一刻,冷恕一把拽住了程若曦。

“为黎昕工作,是否打算哪一天窃取冷氏的机密?”

开口,那条毒舌便刺的她心脏发疼。程若曦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一字一句的说道:“冷恕,我虽然在方圆工作。但是我凭着我的能力……”

“爬上黎昕的床?”

“无耻!”

程若曦生气的吼道:“别把我想的和你一样混蛋!”

冷恕一声冷笑捏的程若曦的手腕更紧。

“混蛋!”

咬着牙,冷恕重复着程若曦说的话。眼神转瞬间变得阴鸷,程若曦感到冷恕强大的气场不禁往后踉跄的退了几步。

“冷恕,你不要碰我!”

来自程若曦的拒绝,以及白天她心甘情愿的被黎昕护着。无名的火焰燃烧在冷恕的脑子里,一时间被吞去了理智。扣住程若曦的脑袋,他的吻不由分说的压上来。好粗暴的动作,暴栗比前几次让程若曦觉得更加痛苦。那力道在她的唇上啃噬,碾磨着两瓣粉嫩的唇,血的味道渐渐在口腔中泛滥开来。长驱而入的舌霸道的缠着她往后退缩的小舌,允吸着,毫不留情的掠夺。她哭了起来,却激不起这个那人的半分怜惜。

好久,当程若曦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才被这个男人松开。模糊的泪眼中能看到冷恕那张没有人类情感的脸,她失声苦笑。

冷恕毫不留情的撕开了程若曦身上的衣物,雪白的身子瞬间乍现在灯光昏暗的空气中。程若曦还想护住自己的身体怎敌得过冷恕的力道,被压在冷恕的身下,那身体已经成为了这个男人的玩偶。对她进行残暴的对待,在她的尖叫声中堵住了她的声音。唇带过的每一处都留下了深深的牙齿印,成片成片,夜色中的血光触目惊心。

接着,这个男人拖着她的腰身进入。没有半分怜惜,那种痛苦,撕心裂肺。她的身体如颓死的蝴蝶不停的颤抖着,她哭,她悲,这男人悉数明白却在血与泪上侵夺。

没有一夜,对程若曦来说不是一分煎熬。夜尽天明,程若曦才半死不活的被他扔到了沙发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