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神眼寻芳》(夏文斌任楠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7:00

连载中小说神眼寻芳是著名作家夜拌虫鸣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夏文斌任楠楠,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神眼寻芳精选篇章:走出宾馆,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夏文斌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看起来一切倒没自己想的那么凶险,关掉了录音笔,打车直奔夜色酒吧。

神眼寻芳

推荐指数:8分

《神眼寻芳》在线阅读全文

神眼寻芳第2章 异能初现

为了避免玉姐看到自己的窘态,夏文斌侧着身子道:“这里是什么东西?”

“问那么多干什么,我也是看你是个学生不想难为你,这点小事我去送也可以。”

夏文斌虽然很小心,但毕竟是大学生,没什么社会阅历,有些感激的道:“谢谢你,玉姐!”

“你现在就去吧!”玉姐催促着夏文斌。

走出宾馆,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夏文斌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看起来一切倒没自己想的那么凶险,关掉了录音笔,打车直奔夜色酒吧。

因为是下午三点多酒吧没什么人,夏文斌走进酒吧,说要找东哥时,一个满脸横肉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

看到眼前男人凶恶的样子,夏文斌小声的掏出瓶子,道:“东哥,这是玉姐让我给你的!”

“恩!”

见男人接过瓶子,夏文斌转身想走,却被叫住,“等等,帮我去后屋把着点那个女学生。”

夏文斌一脸茫然跟着男人穿过酒吧的暗门,走到后面一个阴暗的房间里。

房间里摆设的很是简单,一张超大的双人床,一台老式的电视机。一个被绑着手脚,嘴里塞着东西的少女正在床上哭泣。

虽然被绑的少女夏文斌并不认识,但看年纪应该和自己的妹妹差不多,都是在十六岁左右。

男人对夏文斌道:“你把着她的身体不要让她乱动,等她喝了这‘荡妇情’后,你就可以走了!”

夏文斌突然明白了,玉姐给自己的小瓶子里装的是春.药,想起一会要发生的事情,看着和自己妹妹年纪差不多少女,夏文斌不自觉的握起了拳头。

东哥看到夏文斌握拳的动作,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东哥,卫生间在哪,我先去方便一下!”夏文斌想着,假装去卫生间给警察打电话,毕竟不能就这么看着少女被人糟蹋不是。

“你先帮我把着她身体,等她喝完了‘荡妇情’后,你再去方便!”

“我有点渴了,我先去喝口水,等我回来的!”见卫生间的理由没成功,夏文斌慌了神竟找了一个更幼稚的理由。

东哥冷笑着,把屋子的门关上在里面反锁,对夏文斌道:“你那点小聪明就别用了,听我的话,你我都好!”

夏文斌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开口道:“你这是犯罪,如果事后这丫头报警的话,我们都得完蛋!”

“他妈的!”东哥直接一个狠狠嘴巴抽到夏文斌的脸上,只打的夏文斌眼冒金星。

被塞住嘴的少女见到夏文斌被倒在地,眼中的希望化作泪水流了出来。

夏文斌晃了晃脑袋,看到被绑的少女看着自己流泪,心中生出无限的英雄气概,道:“除非你打死我,要不我出去就报警!”

东哥先是一愣,接着笑起来,“我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英雄,我到要看看你是真英雄还是狗熊!”东哥说着,像发疯的公牛一样,对着夏文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夏文斌很想还手,但两人的体型相差太大,还手只会惹怒对方。

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被绑女生看自己关切的眼神,夏文斌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人的本性是懦弱的,但有时鼓起勇气坚持到底做一件事,不论是否成功,但至少无愧于心,

在拳打夏文斌几分钟后也许是累了,东哥停了下来,有些惊讶的看着被自己打的遍体鳞伤的夏文斌。本来以为夏文斌会向自己求饶,没想到硬抗着一语不发!

在心里埋怨玉姐的同时,却不得不解决眼下的问题!就这么放了夏文斌肯定不行,可不放能怎么样那?总不能真的杀了这小子吧?

短暂的思索后,一条恶毒的计策便出现在东哥的脑中。

拿着荡妇情,东哥强硬的掰开夏文斌的嘴巴,把小瓶子里的粉色药水全都灌入夏文斌的口中。

夏文斌试着反抗,但东哥直接一拳打在夏文斌的肚子上,让留在口中的液体一下子全都灌入夏文斌的肚子里。

“你干什么?”夏文斌有些无力的怒目东哥,‘荡妇情’下肚,夏文斌马上感觉自己的体温瞬间增加了几度。

“你不是正人君子,想英雄救美么!我到是要看看,你是真英雄还是假君子!”

说着,东哥把遍地鳞伤的夏文斌拽到被绑少女的身边,在浪荡一笑后,东哥把少女的裙子掀起,露出里面纯白色的内.裤,在纯白色的内.裤中间早已泛出湿润的光泽。

见夏文斌看着少女这混杂着汗迹和其它不明液体的纯白色内.裤,东哥笑了:“这就对了!”

说着,东哥双手褪下少女的纯白色内.裤。

虽然以前看过的黄片不少,但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少女裸露的身体却是第一次。

眼前的景象让夏文斌如遭雷击,在下身肿胀的同时,身体已经开始微微的颤抖。

看到夏文斌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东哥道:“小子,你该不会还是个处吧?”

夏文斌绝望闭上双眼,道:“我是绝对不会趁人之危的!”

“哈哈,那你就撑着吧,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说话间,东哥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准备在夏文斌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拍下这一过程。

但是事情并没有像东哥想的那样发展!

作为一个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很成熟且没有任何疾病的少年,尽管在夏文斌的内心对女人的身体有着无比的渴望和好奇,但夏文斌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做出这种不齿的事情。

理智上的坚持和药物带来身体的火热,让夏文斌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架在烧烤炉上正在熏烤的鸽子。

“咚!”不知过了多久,随着气血上涌冲到脑际,夏文斌终于坚持不住眼前一黑,身体瘫软倒地。他不知道,随着他的坚持无论少女还是东哥看向他的眼神都渐渐变化着,尤其是在他昏迷的瞬间,即使是东哥眼中

都闪过一丝诧异。

等夏文斌再次醒来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正在身处医院,从自己的身下传来火灼一般的疼痛。

下意识的夏文斌伸出手往自己的身下摸了摸。

还好,还在!

“你干什么那?”一个女护士碰巧进到病房,走到夏文斌的床前。

“我……”夏文斌话只说出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眼前的女护士竟然只穿着胸衣和内.裤站在自己的面前。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