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作者夜拌虫鸣的小说-神眼寻芳夏文斌任

发布时间:2018-12-05 17:00

夏文斌任楠楠的小说是神眼寻芳,是夜拌虫鸣作者的现情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神眼寻芳小说精彩阅读:看着公交车里穿着校服的高中生情侣忘情的亲吻,夏文斌忍不住舔了舔舌头,在心里骂道:“靠!就算要亲热不能去找个旅店宾馆,非得在大庭广众之下亲热?小小年纪就这么浪荡,长大了也一定是淫娃、色.魔!”

神眼寻芳

推荐指数:8分

《神眼寻芳》在线阅读全文

神眼寻芳第1章 解决麻烦

午后一点,烈日炎炎,正值一天中最高的温度,除非必不得以,大都数人都选择呆在家里不出门。

一个外形俊朗,年纪在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正盯着在自己身前等着公交车到来的少妇后背看!

气候的炎热加上身体的燥热,让夏文斌感觉自己就像是要爆发的火山。

‘滋!’公交车刚刚停稳,排队上车的人就鱼贯而入。

因为夏文斌站在队伍中比较靠后的位置,上车后也只是最后一座有位置了。

车内空调带来的凉爽,让夏文斌觉得自己像是铁匠铺里被高温淬火的宝剑,一瞬间放在水里完全冷却,心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爽。

公安车发动,坐在夏文斌前面一对高中生摸样的情侣因为车身惯性身体微微前倾,同时小男生的手有意无意的碰到了身边小女友的胸部。

女学生先是脸色菲红了一下,接着竟半转身体,在小男友的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这个吻引起了小男生更大的欲望,尽管公交车里的人不少,小男生却开始肆无忌惮和小女友亲热起来。

看着公交车里穿着校服的高中生情侣忘情的亲吻,夏文斌忍不住舔了舔舌头,在心里骂道:“靠!就算要亲热不能去找个旅店宾馆,非得在大庭广众之下亲热?小小年纪就这么浪荡,长大了也一定是淫娃、色.魔!”

当然除了公德心之外,身为单身狗的夏文斌更多的还是羡慕嫉妒恨。

到了‘衡田’站点,夏文斌下了公交车,脑袋里却不时还在想着刚才公交车里,高中情侣边摸边亲的激情。

看了看手表,夏文斌走进一家高级商务宾馆。

前台的女服务员身材丰满长的也不错,而且还穿着要命的黑色女仆装,尽管夏文斌想保持一份平常心,但心跳却不可抑制的加速跳了起来。

“先生订房么?”

“不了,我来找人!”

“好的,有需要您叫我!”前台服务员友好的冲夏文斌笑笑。

在上电梯的时候,夏文斌脑中想着,前台这个黑色女仆装的服务员是不是里面也穿得这么劲爆?自己要是能有双透视眼看一看就好了,人都说肤白下必黑,不知道黑色女仆装的服务员是不是个小黑鲍?

‘叮!’

电梯停在九楼,夏文斌走出电梯,来到九零九的房间门口深吸了口气后,轻轻的敲了敲房门。

“进,门没锁!”在客房里,传来一个娇滴滴女人的声音。

虽然没有见到人,但只是听到这样娇柔的声音,夏文斌还是身下有了反应。

走进房间,一个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端坐在床上,女人留着披肩的长发散开着,上身穿米白色的洋装,一条黑色的包裹裙下是穿着黑色丝袜长长的玉腿。

女人大眼,淡眉,微微上翘的嘴唇上涂着蓝色的唇膏,看起来就像是蓝色妖姬的花朵,美丽而又带有一种莫名的妖艳。

“干什么,你不是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想来一炮吧?”女人看到夏文斌直勾勾的样子,‘呵呵’的笑了起来。

“玉姐,你真能开玩笑!”夏文斌说着走到床边,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打现金放在床边。

被叫‘玉姐’的女人用眼睛打量了一下现金的厚度,“钱数应该不对吧?”

“玉姐,我就是一个大三的学生,再多的钱我也没有!我知道我妹妹裸贷就借了你们小额贷款公司三千块钱。”

“话可不能这么说呀!你认为你妹妹借三千还五千就算多的了?”说着,玉姐微微的翘了翘腿,脸上的表情比较严肃。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就这么多钱,要不还不齐的钱我肉偿得了!”

玉姐‘呵呵’的笑了笑,“就算要肉偿也是你妹妹,而不是你!天底下哪里有你想的那种好事。”

“我妹妹才上高一不懂事,要不也不会因为要买新手机就敢裸贷借钱了,还借的是高利贷,弄到现在五千我是真没有!如果我要和我父母说这件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们报警解决。”夏文斌说话柔中带刚,希望可以把这事情解决。

玉姐想了想,道:“要不这样,你帮我办件事,剩下的钱就算了!”

“可以,不过你得把我妹妹裸贷的照片都删除了,还有借款的字据给我!”夏文斌想了想,自己好像没什么选择。

“电子版照片我现在就可以删除,字据么,你帮我办完事我就在你面撕了!你要不要监督下我删照片的过程?”

想到自己妹妹一时冲动拍了那样的照片,夏文斌叹了口气回绝道:“我不想看我妹妹那样的照片,你删吧,我相信你!”

“好!”玉姐掏出手机点了一阵,是不是删除夏文斌也不清楚。

不过在来见玉姐之前,夏文斌已经做了准备买了录音笔,如果以后真的后续玉姐不认账,只能报警解决了!当然那只是最后一种办法,夏文斌不到万不得已不准备采用,毕竟这帮小额贷款公司的人知道自己妹妹的高中和班级,如果事后有什么报复就不好了。警察虽然有用,但也不可能时时保护一个人。

“都删完了,没有备份,你可以放心!”玉姐说着,用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

“恩!你要我做什么事?”虽然玉姐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但还是让单身的夏文斌感觉自己喉咙间好像有团火焰要喷涌而出,急忙把目光移到另一边,尽量不去打量玉姐的身姿。

“你去夜色酒吧,把这个交给一个叫‘东哥’的男人。”玉姐说着,掏出一瓶眼药水大小的瓶子交到夏文斌的手里,瓶子里装的是淡粉色的液体。

虽然只是手指间短暂的接触,但夏文斌在接触到玉姐那柔软的肌肤后,下身的帐篷支却悄悄支了起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