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傻小子》是一部非常精彩的都市小说

发布时间:2018-12-05 16:40

乡村傻小子小说

乡村傻小子全文阅读

  《乡村傻小子》是一部非常精彩的都市小说,为网络作者浪子雨杭所写,王小强、张翠花、赵新宏是书中的主要人物。这本书全文讲述王小强是一个傻子,被同村的人陷害偷看张翠花洗澡,被她和她丈夫毒打了一顿,从此失忆改命,一次意外救商人得机缘,踏足商界寻身世之谜,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那个道;“就是,这傻子来了好几年,谁也不认识,赵新宏偏个好心收留,这下惹祸了,要我说,打个半死,扔出村去。”
  很快有那腿脚勤快的跑去把赵新宏找来,也就是收留傻子那家。众人七嘴八舌把个老实巴交的赵新宏好一顿数落。赵新宏有嘴难辨。老脸憋的通红。最后没办法,叹口气道;“赶出去吧,但是别打了,本来就是个傻子。”
  张翠花虽说彪悍,可在乡亲们面前也不好意思,毕竟自己洗澡让个傻子看了。早早躲屋去了,刘老喜一听这乡亲们都知道了。脸面也挂不住。
  抄起棍子照着脑袋狠狠来几下子。把个傻子打昏死过去。担心真出了人命这才罢手。招呼几个乡亲抬着傻子就出了村口,远远往地上一扔。
  赵新宏叹口气心说,我也尽心了,看他可怜,养了几年。整天给我惹事,罢了,听天由命去吧。也不再关心,转身走了。
  再说这傻子昏死过去被扔在村口,到了下午下起大雨,傻子让这大雨一浇,竟然清醒过来。呆呆的望着天空,任凭大雨浇,动动胳膊腿。“啊!”忽的大叫一声抱着脑袋在地上直打滚。脑子断断续续像过电影似的出现很多画面,可就是看不清楚。头痛欲裂的抱着头哀嚎。得亏是下大雨路上没人,这要有个人看见,还不吓个半死。

第一章 偷看村长老婆洗澡

  邻水村赵新宏家门口,坐着一个大黑汉子,膀大腰圆,只是看着神情,呆呆傻傻,打量着路过的村民,嘿嘿傻笑。你要问他啥,也不知道回答,只会咧嘴傻笑。但你要说给他好吃的,好玩的,就会傻笑着和你走。

  夏天日天毒,村里人都在家睡午觉,村里几个小伙子,叼着烟,流里流气的走来。“喂!傻子,跟我们走,领你去看好玩的,去不?”其中一个穿红色跨栏背心的小伙子诱惑道。

  “恩!嘿嘿!”嘿嘿傻笑着答应着。站起来跟着就走。几个小伙子带着傻子就去了村西头村长刘老喜家。到了墙根底下。

  “傻子,一会只许看,不许出声啊,要不然就打你。”刚才招呼傻子那人煞有其事的威胁道。

  “嘿嘿!”傻子傻乐着擦擦口水,看着那人不说话,就知道傻乐。

  “行了,别乐了,娘的,老子今天带你来饱饱眼福。”那人不耐烦嘟囔道。

  说着几个人悄悄爬上墙头,就看见院子里葡萄架下面有人在大盆里洗澡,雪白的大屁股,隐约能看见胸前两坨肉。大肥腰,肚子肥胖,靠!原来是村长老婆张翠花在洗澡。这哥几个正在墙头欣赏呢。

  忽然铁蛋感觉有人拽自己脚脖子,低头看去,原来是傻子没爬上来,看见他们都蹲上面看着什么,又记得铁蛋叮嘱自己不许出声,这急的拽铁蛋。铁蛋悄声怕下来,又拍拍另外几人,打个手势,给傻子弄上去。

  傻子一爬上来就往里看。就看见白花花的女人在洗澡,好奇,眼睛盯着一动不动的看。

  就看张翠花洗完要穿衣服了,铁蛋几人打个眼色,齐齐跳下墙头,故意大喊;“傻子看人洗澡了,傻子看人洗澡喽!”一哄就跑了。

  傻子也呆呆的看着呢,正纳闷那人咋穿衣服了。忽的看见那人转过身,三下两下把衣服穿上,腰带还是扎的红绳子。冲着墙头就骂着跑过来;“天杀的小王八蛋,看偷看老娘洗澡,回家看你娘的去。”

  人都跑了。按说这傻子也该跑啊,可他不,还当看景呢。看见张翠花骂人,还冷不丁的“嘿嘿”傻笑着拍手。

  这张翠花可恼了,心说跑了那几个小王八蛋,你个傻小子还在,要不说农村人彪悍,这张翠花个子不高,胖嘟嘟,平时地里的活计都是一个人干,顺手拿起锄头,照着傻子就打,正中前胸,傻子一个仰八叉就掉下墙头。

  这功夫,村长刘老喜也听见自家媳妇叫骂声爬起来,趿拉着拖鞋跑出来一看。俺滴个娘嘞,这败家的婆娘,大白天在院子里洗澡,还不是让人偷看。

  “看什么看,老娘让这傻子偷看了身子去,你还不赶紧给绑起来!”张翠花听见刘老喜跑出来回答嚷道。

  话说这刘老喜也是个怕媳妇的主,没办法,五十多岁的小老头,大了张翠花将近十岁。炕上的本事不行,没事就被这母老虎拿这挤兑自己。

  一听张翠花喊,连忙颠颠找了个绳子把掉落墙头的傻子给绑了起来。要不说这傻子傻呢,也不知道挣扎,除了被锄头打了那一下,再被绑起来,还当是啥好玩的事呢,嘿嘿傻乐。

  刘老喜这个气啊,心说,他娘的,你个傻子偷看了俺婆娘,还笑话俺是咋地,一阵拳打脚踢。临了不解气,又和张翠花驾着傻子给绑葡萄架上。找了根棒子,劈头盖脸好一顿打,打的傻子是头破血流。

  傻子虽然傻,可也知道疼啊,刚开始以为是和他玩,这一顿大棒子下来都见血了,知道害怕了,裂开大嘴就嚎上了。不哭还好点,一哭刘老喜更来气了。心说你还有脸哭。

  叼着根烟,跳着脚的接着打,把个平时对婆娘炕上使不出的本事全撒在傻子身上。这傻子一哭,惊天动地,把个左邻右舍都惊动了。一听是傻子偷看人洗澡,这还了得。

  七嘴八舌数落开。

  “这不行,去把赵新宏找来。”

  那个道;“就是,这傻子来了好几年,谁也不认识,赵新宏偏个好心收留,这下惹祸了,要我说,打个半死,扔出村去。”

  很快有那腿脚勤快的跑去把赵新宏找来,也就是收留傻子那家。众人七嘴八舌把个老实巴交的赵新宏好一顿数落。赵新宏有嘴难辨。老脸憋的通红。最后没办法,叹口气道;“赶出去吧,但是别打了,本来就是个傻子。”

  张翠花虽说彪悍,可在乡亲们面前也不好意思,毕竟自己洗澡让个傻子看了。早早躲屋去了,刘老喜一听这乡亲们都知道了。脸面也挂不住。

  抄起棍子照着脑袋狠狠来几下子。把个傻子打昏死过去。担心真出了人命这才罢手。招呼几个乡亲抬着傻子就出了村口,远远往地上一扔。

  赵新宏叹口气心说,我也尽心了,看他可怜,养了几年。整天给我惹事,罢了,听天由命去吧。也不再关心,转身走了。

  再说这傻子昏死过去被扔在村口,到了下午下起大雨,傻子让这大雨一浇,竟然清醒过来。呆呆的望着天空,任凭大雨浇,动动胳膊腿。“啊!”忽的大叫一声抱着脑袋在地上直打滚。脑子断断续续像过电影似的出现很多画面,可就是看不清楚。头痛欲裂的抱着头哀嚎。得亏是下大雨路上没人,这要有个人看见,还不吓个半死。

  哀嚎了好一阵,渐渐平息下来。呆呆的坐在地上。不知道想些什么。隐约感觉自己身上发生了许多事。可就是记不起来。只记得自己好像叫王小强。至于家是哪里的,为什么到了这,一点也想不起。

  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快,没一会雨过天晴。王小强还在发呆。努力回想着……

  叮铃一声自行车铃铛声响把王小强惊醒。转头望去。只见一少女穿着碎花连衣裙,头扎马尾。正向这边骑过来。

  “你个傻子,咋在这坐着,看身上弄的,脸上又是怎么回事?”少女到了近前细眉微皱的说道。

  王小强看着眼前细眉大眼的美女冲自己说话,心道,她是谁?为什么这么说我?难道认识我?

  想到这赶紧爬起来问道;“你是谁?你认识我?”

  那姑娘心道,这个臭傻子,还不认识我了,在我家白吃白住好几年,竟然把我都忘了,看来是傻毛病又严重了。

  瞪眼怒骂道;“赶紧起来跟我回家,看你浑身造的,像驴打滚似得。回去又得辛苦我娘给你洗,我爹也真是的,干嘛捡你个傻子回家养着,滥好人一个。”

  说完推着自行车前面走。王小强一听,这意思,是这姑娘家照顾了自己几年,可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呢。为了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决定跟着姑娘走。自己这大男人,还能怕个姑娘害了自己不成。一声不吭的跟着走。

  那姑娘前面推车走着,还不忘嘴里数落着王小强。王小强仔细听着,大概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自己五年前不知道怎么流落到这个村子,是姑娘的爹好心收留自己。给吃给住好几年。自己傻乎乎的,天天惹是生非,村里为这事没少难为这姑娘家里。

  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自己来到这时候,已经神志不清,呆呆傻傻了。现在自己应该是好了,可是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的身世,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都困扰着王小强。

  跟着这姑娘回到家,姑娘支好自行车冲屋里就喊;“爹,娘!我回来了。”

  “闺女回来了,今儿放假了?”屋里有人听见声音出来答道。姑娘一看来人蹦跳着跑过去拽着手摇晃。一脸的雀跃。

  王小强抬眼一看,出来这人是个中年男子,四方脸,戴付眼镜,身穿中山装,像个知识分子。就在他打量赵新宏的时候。赵新宏也看见了他。

  “回来了!”赵新宏脸上不自然的笑笑招呼道。

  “爹,这个傻子,也不知道自己一个人怎么就跑村口去了。我回来正好碰见,你看看他身上造的。脸上也全是青肿,指不定又热啥祸了,我给叫回来了。”姑娘摇着赵新宏的胳膊说道。

  王小强冲着赵新宏咧嘴笑了下,也不说话。

  “行了,回来了就好,可不敢再出去惹祸了,村里人都容不下你,再出去,我护不住你了,也管不了了。”赵新宏叹口气道。

  “晓茹啊,你带他回来没碰见别人吧。”赵新宏又问女儿。

  “没有啊,一个人没碰见,怎么了爹?”晓茹不解的问道。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你娘里屋睡觉呢,一会起来给你做饭吃。回屋歇着吧。”赵新宏对女儿说道。

  又指了指院子里一个仓房对王小强说;“你也回屋呆着去,一会晓茹娘起来,你把衣服都脱了,给洗洗。”

  王小强也不答话,转身回屋,听见身后赵新宏一声叹气。

  王小强进屋看见这原来是个仓房,农村人存放粮食和工具的地方。靠里面用木板支的一个床,上面凌乱的被子,地上还散落着几件破旧的衣服。不用说,自己这几年就是住这地方。躺在床上双眼着棚顶。

  依照目前的情况看,自己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感觉自己骨子里与这生活格格不入。赵新宏一家是好心收留自己,看这样子,他家生活也不富裕。村子里的人并不欢迎自己。那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报答赵新宏一家。然后慢慢寻找自己身上的秘密……

  

第二章 山中救人

  胡思乱想了一夜,早上天不亮王小强就爬起来,打水洗漱了一番,在仓房里拿着把镰刀,就出门了,既然要报答人家,那就帮着干点活先,上山去砍点柴禾。出了村子不远处就是大青山,依稀记得以前自己来过几次帮着赵新宏抗柴。

  自己体格大,胳膊粗腿壮的。还没到晌午,就割了十几捆柴。正躺在柴禾上打盹呢。突然听见“啊!”的一声,有人叫喊。忙跳起来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穿登山服的人正甩着自己的手,不停的叫喊。王小强也奇怪,为什么自己一看见那衣服就知道叫登山服。

  看这意思是发生什么事了,王小强拎着镰刀就往那跑。那人听见动静抬头一看,吓一跳。好一个黑大汉,只见来人身高一米九多,膀大腰圆。皮肤透着健康的小麦色。手里拎着镰刀,铜铃般的大眼正瞪着自己。

  “你!你!你要干什么?”穿登山装中年人吓的后退几步问道。

  “大叔,你被毒蛇咬了,我们这山上的毒蛇可厉害,再不抓紧施救,你就没命了。”王小强顾不上中年人的问题,盯着他右手已经发黑的红肿处说道。

  说完跑过去,一把抓住那手,用嘴给吸毒,中年人看见不是坏人,也就放心了。不过被一个大黑汉抓着手用嘴过吸,场面说不出的怪异。就看这大黑汉很快把毒血吸的由黑变红,转身跑开,进了林子里没一会抓了一把青草,用嘴嚼烂敷在伤口处。王小强在做这些的时候都是自然而然的,吸毒,找草药,自己也纳闷怎么会懂,其实他想不起来的是赵新宏当年领他来的时候,也被蛇咬过,这些都是赵新宏做过的。

  中年人看着王小强忙活完了,微笑着问道;“小伙子,你为什么要救我?”

  王小强头也不抬的说道;“这是大山,被毒蛇咬了,如果不抓紧救治,命就会没了,这附近就我看见了,能见死不救?”

  中年人听见王小强回答的毫不在意。心里顿时一惊,看着眼前这个黑脸大小伙子。心道,好一个能见死不救的反问,这应该是附近村子里的人,看着穿着,衣服还打着补丁,明显有些不合身,衣服小了,家境应该一般,而且是那种没念过几天书的人,能说出这番话了。不简单啊。

  中间人看手上的肿逐渐消退,也不急着走,就地坐了下来道;“小伙子,来,你也坐,我问你,你是这附近村里的么?经常上山么?”

  王小强心道,这人还真奇怪,问我这些干什么。看着这人穿着打扮,应该是个城里人,谈吐不凡,不是一般人,说话脸上带着微笑,不经意间的问话让人有种不得不回答的怪异,就好像一个下级遇到上级问话般。

  “对,我经常来砍柴。”王小强答道。

  中年人笑了笑道;“小伙子,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这样吧,为了感谢你救我,你需要什么?或者是钱,我都可以给你。”

  王小强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心道,还真是城里来的人,张嘴就钱。脸一拉,站起来说道;“我不要你的钱,救你是因为我不能看着一个在死在自己面前。至于我叫什么,以后我们也不会有交集,相逢何必曾相识呢?”说完就要走。

  中年人赶紧站起来拉住他的手笑道;“小兄弟,我道歉,我说错话了,你别见怪,那我就说句谢谢了。”

  “谢谢就不用了,只是这山上虫蛇比较多,您以后小心点,没事别上山。城里人娇贵。”王小强没好气的的说道。

  “哈哈!小兄弟还生气呢,不应是个小气的人吧。鄙人周自强,来自滨江市,这是我的名片,你先别急着走,我有些事想你打听。”周自强拉着王小强的手递过名片说道。

  说着又拿起一块脚下的石头递给王小强问道;“小兄弟既然经常上山,那看看可认识这石头,这附近这样的石头多么?”

  王小强有些疑惑的接过石头看了看,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破石头么,青色的石头中间带点黄,这样的石头见多了,真搞不明白这城里人是不是闲的,没事进山就问这破石头,恩?不对,他既然这么问就有一定的原因,先看看再说。

  “我不认识这石头,但这样的石头倒是有。”王小强看着周自强答道。

  “噢?”周自强心中一喜。心道,看来传闻不假,这附近真有人发现松花奇石“紫袍带玉”了

  “小兄弟,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么?还有,你家住在哪?我的名片你收好,我过几天再来找你商量点事,赚钱的事。希望你别推辞。”周自强诚恳道。

  王小强有些疑惑,赚钱你找我干什么,但隐隐觉得可能和这石头有关,不动声色道;“我叫王小强,住邻水村,离这不远。你找我的话到村里赵新宏家就行。”

  “好的,小兄弟,今天就不耽搁了,改日必定登门拜访。”说完就下山了。

  王小强等着人走远,把镰刀往腰里一别,也去找了几块石头。塞进柴禾里背着回村。来回几趟十几捆都背回来。

  赵晓茹瞪着大眼奇怪的看着王小强问道;“傻子,你不声不响的跑出去一上午,就是去砍柴了?知道干活了?”

  王小强嘿嘿一笑不说话的洗脸去了。赵新宏也没想到王小强出去一上午弄回来这么多柴禾,心里感叹这傻小子终于开窍了,知道干活了。赶紧招呼晓茹母亲给弄饭。王小强一声不吭的吃饭。自己一个人吃了两大碗饭。吃完也不说话,就回自己屋里拿着石头琢磨。

  赵新宏疑惑的看着他进屋。对晓茹母亲道;“这孩子有点奇怪,怎么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是啊,是啊,昨天我领他回来,就感觉他笑的不一样,不像以前没事总傻呵呵的,平时不说话,你说话吧,他就笑一下,感觉能听懂咱说的啥呢!”晓茹也奇怪道。

  “莫不是这孩子想起点啥了?”晓茹母亲跟着说道。

  一连三天,王小强都是天不亮就进山砍柴,顺便找几块石头回来研究。但就是没研究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石头。

  晓茹一家也不打扰他,只要不惹祸,爱干嘛干嘛,随他去。这一天小强看看院子里堆的柴禾够多了,就没进山,在自己屋子里琢磨着石头的事,又拿起周自强给的名片,心说,这人是不是骗我啊,咋还不来找我。

  正想着呢,就听见院子里有人喊:“老赵在家么”

  接着听见赵新宏出来开门道;“刘村长啊,屋里请。”

  就听见几个人进了院子,王小强趴门一看,进来几个人,前面是村长刘老喜,后面跟着的果然是那个叫周自强的,只是今天穿着西装,一派大老板的样子,后面跟着个大肚子男人,夹个包。看着也是个领导模样。

  “刘村长啊,这是?”赵新宏疑惑的看着进来的这几个人问刘老喜。

  “老赵啊,你不认识?这位城里来的周老板说是找你啊,这个是咱们镇里领导,许镇长。”刘老喜介绍道。

  赵新宏心说找我?我一个都不认识啊。这时候看见仓房的门开了,王小强站在门口。只见那个大老板模样的人一脸惊喜。“你还真在这里啊,小兄弟,不对,应该叫王小强,你已经告诉我名字了。哈哈!”

  握着小强的手哈哈大笑起来,看起来好高兴的样子。赵新宏,刘村长齐齐惊掉一地下巴,竟然是找他?大老远镇长都惊动了,竟然是找这个前几天被自己毒打的傻子?

  晓茹和母亲也出来站在门口愣住了,看这意思。好像是找傻子的。

  只见王小强大大方方的与周自强握手道;“你好,周老板,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天啊,这是那个傻子么?还握手,还你好?要不要这么吓人啊。这是除了许镇长之外所有人的心理。而许镇长看着他们的表情也疑惑。这个人是什么人?为什么周老板大老远在市里专门来找他。

  只看王小强和周自强双方问完好,周自强转身对着许镇长说道;“许镇长,麻烦你了,还陪着我来一趟,找到了,这个就是我和你说的当初在山上救了我的王小强。这小伙子人品不错,我决定在本村投资建个奇石加工厂。王小强就是我在邻水村的代言人,还需要镇里村里大力支持才是啊。”

  这一番话说出来。众人不是吃惊了,那是心跳加快啊。尤其是许镇长,这周自强是什么人啊,那可是滨江市有名的大财主,旗下洗浴,房地产,休闲娱乐。众多实体企业。在省城都是挂的上名的。竟然为了这个人跑这破农村投资办厂,这可是清平镇大事,回去一定抓紧落实,可不能跑了这大财主。

  村长刘老喜只觉的血直往脑子里冲,脸色通红,烟掉地下了也没发觉,只觉嘴里发苦。谁他妈能想到一个傻子流落到咱这,竟然是个深藏不漏的家伙,这要是记仇,还有自己的好么,一句话,人大老板在自己村投资的事就泡汤。心里开始打起了小九九,好歹把这个傻子留住。奶奶滴,赵新宏一家子可捡了个宝。

  王小强咋一听这个消息心里也是一阵激动,但表面不动声色。周自强看着王小强的表情,心里满意,此子不错,宠辱不惊,他日必成大器。

  

第三章 多情的妇女主任

  周自强初步决定投资十万,就由王小强全权负责加工厂事宜,厂子办起来,他再找几个师傅过来,以及负责以后奇石的销路,现在要求把王小强带走,紧急培训几天,对于松花石的知识,王小强毕竟一点不懂。双方谈妥,王小强在众人羡慕加好奇的目光中跟着周自强许镇长一起上车走了。

  直到汽车远去,赵新宏一家还没回过味了。刘老喜又掏出烟来点上,沉思一会对着赵新宏说;“老赵,这傻子,不对,王小强,现在可是咱村招商引资的大金主,可不能亏待了人家”

  赵新宏点点头。只听刘老喜又道;“不是我说你,老赵,你怎么能给人孩子住仓房呢?这样,回头我把村部收拾出一间来,专门给王小强住。”说完也不待人答应,转身背手的走了。得赶紧回去张罗,让王小强回来的时候感受到家的温暖,感受全村的热情,我滴个乖乖,十万块啊。

  “爹,这是咋回事,傻子叫王小强?”等人都走了,晓茹从惊呆中醒悟过来,拉着爹问道。

  赵新宏也是刚反应过来,这事闹的,人孩子在住这么多年,竟然没发现还有这本事。听见女儿问话。说道;“啊?这个?我也是刚知道啊,难怪感觉这几天怪怪的,这么大的事瞒着咱们呢?”

  “他爹,你得想想办法,咱伺候好几年这傻子,不能因为有人来投资,村长就给请了去啊,他可是在咱家住的。”晓茹母亲可不傻,现在谁都知道王小强是个香饽饽,可不能让刘村长给抢了去。

  “哎!咱以前对这孩子也不好,给人住仓房。不过也不用担心,我看这孩子不像个忘恩负义的人。在哪住,还得看这孩子的。”赵新宏叹口气说道。

  不表刘老喜是怎么张罗的,单说王小强随着周自强一路先到了镇里,有许镇长牵头设宴款待周老板一行,一切高规格接待。先打发秘书去镇里最高档的馆子“真味居”订桌,按最好的标准上。周自强本意不想多待,考虑到以后王小强在这,少不了和镇里打交道,互相熟悉下有好处。

  一行人来到“真味居”镇里大小领导早已经站在门口欢迎。秘书还特意把镇政府有名的交际花镇妇女主任韩晓华叫来。

  到底是交际花,一点不打怵,老远看见车来,还没停稳,颠颠扭着水蛇腰就跑过来,亲自打开门道;“呦!周老板,您可来了,全都准备好了,就等您了。”说话声音那叫一个甜,一张小嘴抹的鲜红。镇长悄悄竖起大拇指。

  周自强可是见过世面的,啥样没见过啊,这女的一张嘴,心里就不舒服,但依然面带笑容问道;“你是?”

  许镇长赶紧解释道;“周老板,这是我们镇妇女主任,为人豪爽,一会一定要好好喝一杯。”

  “行了,我的大镇长,就别啰嗦了,可别让大老板站着了,赶紧屋里请?”韩晓华笑着说道。

  “妈呀!这位小哥是?”看见刚下车的王小强,故意手捂嘴惊呼道。

  王小强只是乖乖跟在周自强身后,并不答话,只是暗道,还一个风骚女主任。

  周自强笑呵呵的把王小强拉到前面,挡在韩主任面前介绍道;“这是王小强,我的合伙人、家住邻水村,以后可要多关照哈!”

  “这是王老板啊,看着年纪不大,真是年轻有为啊!”韩主任捂嘴娇笑道。

  一行人进了饭店,王小强一看,好家伙,许镇长真下本钱,山珍海味,乌鸡王八,啥都有,满满一桌子,酒都是五粮液,王小强很奇怪,看着这菜,这酒,一阵厌恶,好像自己吃过不少,可偏偏记忆模糊,摇摇头不去想了。

  随着众人入座,许镇长先提杯介绍了一圈干了,依次副镇长,妇女主任,办公室主任,秘书等等,还有一个镇派出所所长李公正。看这意思,全是镇政府工作人员,党委的没看见,估计是党政不合啊。周自强老狐狸般笑着应对着,不时的指点王小强。

  在小强耳边叮嘱道:“许镇长,许仁义,派出所长李公正,办公室主任等,都需要结识,以后这些关系都用的上,今天是给我面子,但我毕竟不可能常来,以后加工厂办起来,就要靠你自己了。”

  乡镇领导喝酒,那是三杯开胃,三杯下肚就开始捉对厮杀了。有人过来给周自强敬酒,周自强一一回应,浅尝即止,但来人可是端杯就干。可见乡镇人的豪爽。王小强可不行,众人见周老板浅尝,不敢说什么。但王小强就不一样了,必须干杯。

  王小强几杯下肚,就觉得胃里开始翻江倒海,头脑发晕,好在天生一张大黑脸,也看不出脸红。周自强笑笑也不阻拦,有心锻炼王小强。

  众人一看这孩子实在,纷纷举杯,韩晓华更是频频倒酒,不时的抛着媚眼,也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还是真被王小强强壮的身躯吸引。王小强总觉的有意无意的,韩晓华在勾引自己。桃花眼含情脉脉的总无意看着自己。

  酒席间周自强借故去卫生间。王小强正低头猛吃菜,不是菜多好吃,实在是胃里太难受。忽然觉的一双脚轻轻撩拨着自己的双腿,一开始吓一跳,抬头正迎着韩晓华那双带水的桃花眼。王小强心道。嘿嘿,看来哥们这大黑脸还是有吸引力的。

  不动声色的手伸出,轻轻一挠那双脚心。看着韩晓华,只见韩晓华双目含情,嘴型轻动,好像是在说,真坏!

  王小强坏笑着捂着那双玉足,不停摩擦把玩。一切做的那么自然,毫不做作,仿佛调情是自己的习惯一样。周自强回来。韩晓华快速抽回双脚。

  王小强也不动神色的端坐。周自强站起来端杯告罪道:“各位领导,鄙人有些事要处理,先行一步。”许镇长等人齐齐站起来道;“这酒还没喝好,怎么要走?”

  周自强微笑道;“实在抱歉,刚才接了个电话,确实有点事,这样,我先走,小强我不方便带,明早再过来接,你们可要给我照看好啊。下次鄙人一定好好答谢各位。”

  众人留不住,镇长大手一挥保证道;“周老板放心忙,小强在这就和在自己家一样,我们一定照顾好。”

  周自强又交代王小强几句。推门走了。

  这一走屋里可就少了拘谨,放开肚子敞开了喝。许镇长,李所长有心结交,单独举杯敬王小强,王小强端的是自然大方,应对自如。几杯下肚,与许镇长,李所长就已经是拍肩搭背,称兄道弟了。许镇长是为了投资。

  李所长是看王小强实在,处事自然大方,有心结交,更主要是看好王小强身后的周老板,要知道李公正今年才33岁,当兵复原,在镇派出所干了七八年,好不容易熬出个所长,眼看没门路,升迁无望,混混噩噩的混日子,这眼见周老板交际广泛,就拿这次找王小强来说,县里直接打电话交代下来的任务。

  李公正多年沉寂的心也活泛起来。心想要是搭上周老板的关系,那自己说不定还能动一动。于是在周老板走后,热情对待王小强。

  一顿酒喝的昏天暗地,一直喝到掌灯十分,王小强只觉的头重脚轻。许镇长特意安排韩晓华给送镇招待所,好好“照顾”趴在耳边含笑叮嘱。韩晓华脸色羞红,娇声骂道;“真混蛋!”在众人哄笑声中扶着王小强走了。

  待众人走后,许镇长和李公正说道;“公正啊!以后多照顾点这小子,也不知道周老板和他是什么关系,县里和我都打招呼让我帮忙找人。这个周自强能量可不小,我听说省城都玩的转。”

  “是,许镇长,我一定办好。”李公正立正答道。这一刻哪看出俩人醉酒了,精明的很,看来真是酒精考验的人民好干部啊。

  再说韩晓华扶着王小强到招待所,忙前忙后,打水擦脸的,好不细心,也没看出喝醉,看来今晚喝醉的就是王小强。

  王小强确实喝醉了,闻着女人的香气,加上韩晓华故意用前胸时不时碰触王小强宽阔的胸膛,王小强只觉胯下一股暖流,自然傲立,韩晓华手不经意间碰触到,顿时惊叫,好大,好有料!手忍不住好奇轻碰。

  王小强那还受的了这熟女的挑逗,一把拉过,翻身压住,不顾韩晓华象征性的挣扎,粗鲁的撕开衣服,双手熟练的揉捏着韩晓华胸前白肉。看样子分明是个欢场老手。没一会韩晓华就受不了,脸色红晕,气喘吁吁。竟是主动脱去王小强的衣裤。

  很快俩人就“坦诚相见”韩晓华主动迎合,翻身坐在王小强身上,王小强只觉胯下被一阵湿润包裹,好些年没有过的感觉。舒服的长出一口气。很快不满的把韩晓华压在身下……

  云收雨歇,王小强鼾声如雷,韩晓华累的身躯娇软。动也不想动,只是觉得这一晚真的快活,比起伺候镇里那帮老家伙,不知道快活多少倍。想着想着,扭头看着熟睡的大黑脸,不觉有些痴了,哎!这个冤家,不知道哪学来的,明明醉了,还这么生猛。就是不知道以后这样疯狂的机会还有没有。韩晓华心中叹气道。

  

第四章 晓茹姐你好美

  第二天醒来王小强感到头疼,口干舌燥,爬起来找水喝,刚想动,胳膊碰触到一阵柔软,顿时惊醒,发现身边躺着镇妇女主妇,我靠!老子竟然醉酒失身?看看熟睡中的韩晓华,浑身赤裸,桃花眼紧闭,说不出的妩媚睡美人。不觉全身燥热,赶紧悄声起身穿衣出门。

  荒唐,出来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心想真荒唐,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莫名其妙还真这妖艳的少妇给上了,也不去管自己究竟怎么回事了。找到水房胡乱洗把脸,在镇里四处转悠。得多熟悉下。

  很快看看时间早上八点多了,一路走到镇政府,远远看见周自强的车停在院里,赶紧上楼寻找。找到周自强又和许镇长等人告别,许镇长承诺,办加工厂的事镇里一定加紧落实,大力支持,只是希望周老板再有投资一定优先考虑清平镇。

  周自强也笑呵呵回应道一定一定。双方握手告别。下楼刚要上车,就看见韩晓华含笑扭着水蛇腰迎面走来。

  “周老板啊,这么早就要走了,昨天也没陪好您,您可多担待啊?”韩晓华特意加重没陪好的语气,不无哀怨的看了眼王小强,周自强打个哈哈一笑上车,王小强更是尴尬,好在大黑脸看不出脸红,也不应答,只是笑笑赶紧上车走了。

  韩晓华看着远去的汽车,气的一跺脚,心道,这个没良心的小王八蛋,昨晚那么生猛,今天像不认识似得,等着,看你能跑出我的手掌心,还表决心似得握了握双拳。

  周自强人老成精,一看王小强和韩晓华的表情,就知道昨晚一定是发生些故事,含笑拍拍王小强的肩膀,那意思仿佛说,男人不风流,枉为男人一样。王小强表情尴尬。

  周自强带着王小强到了一个很大的奇石加工厂,找人详细的讲解了一些关于送花石的来源,产地,特点等,松花石是东北地区特有的石头,尤以辽宁吉林松花江两岸产量高,色泽,质地上佳。源于清朝康熙见其色彩亮丽,状如送花,赐名松花石,又名送花玉。具有观赏,收藏,制砚等价值,松花砚闻名全国……。

  青色为主,青色中间带黄为紫袍带金,青色中间带绿为紫袍带玉,又有满天星,核桃纹,等等……依其产地不同,特点不同叫法不同等。

  王小强学习了七天,大概了解了一下,而后又找了一些相关书籍准备带回去研究,周自强对他是越来越好奇。问道;“小强,你真的是生长在农村?看你这几天的表现,谈吐,以及接受知识的速度,还有这些书都能看懂。真有点让我刮目相看。”

  王小强无奈的笑笑道;“周叔,说实话,我也不清楚,看书的时候,这些字都认识,而且别人讲解的,我一听就能明白,我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穿越来的。”

  “哈哈,穿越,你还真敢想,不清楚也不要想了,我既然相信你,就百分百相信你,或许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但现在最主要的是回去办厂,赚钱,只要有钱了,什么事情都不是问题。我这几天想了想,我投资,出钱出人,你呢,就算出原料吧,也算入股,咱俩三七分成,你看?”周自强问道。

  王小强心道,这个老狐狸,三七开看着是我赚便宜,但是以后真赚钱了,那差距可就大了,但是没办法,谁叫自己啥也没有呢,人这是为了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要不然,随便找个人都能干,估计给的还少,这就是生意人啊。

  笑了笑道;“行,周叔,您说了算,我没意见。”

  周自强看出王小强的顾虑,微笑道;“小强,人要往远处看,我只是借给你一个跳板,让你跳出农村,现在是市场经济,只要有头脑,就会有发展,我这么做希望你能理解?”……

  王小强听了周自强的话点点头,是啊,自己需要的不就是一个跳板么,以后的路还是要自己走。还是要靠自己。看来这个周老板是真心帮助自己的。

  王小强很快带着周自强找来的两个师傅,回村办厂。

  这一次一回村,感觉大不一样,在村长的带领下,全村老少几乎全到村口迎接。远远望去,欺负过自己的小青年一个个都躲在后面。总叫自己傻子的人一个个面带着灿烂的微笑,只是赵新宏一家明显被人群挤在后面,晓茹姐一个劲冲自己招手。看到这王小强眉头一皱。

  村长刘老喜一看车来了,远远跑过来,亲自打开车门,一张脸像堆满了菊花一样。“小强啊,你可回来了,咱们村老老少少,可都盼着你回来呢,都自发的天天到村口迎着,今天可算把你盼回来了。”

  王小强听着刘老喜的话,一阵厌恶,表情不变道;“是么,那可是辛苦大伙了,那没事都回吧,一会我去找你商量下选地办加工厂的事情。”

  “那好,小强,村部已经给你收拾出来向阳的一间屋子了,被子床都是新的,电视啥的都给你预备了,咱这就过去吧。”刘老喜潺潺笑着说道。

  王小强一听,什么跟什么啊,我就跟你去村部?眉头一挑道;“不用了,我还回赵叔家,住习惯了,既然刘村长这么热情,这两位师傅就过去住吧。”说着转身介绍下车的两位师傅

  两位师傅都是一身蓝色工装,一个个高一个个矮。王小强对着两位师傅道;“刘师傅,张师傅,这是我们村刘村长,你们跟他去住的地方看看,这两天先熟悉下环境,设备拉过来,地方选好,我们就正式开工。”

  又对刘村长说;“刘村长,这个是刘师傅,这个是张师傅。”分别指了指高个和矮个介绍道。

  刘村长热情的带着两位师傅回村部,走了几步回头道;“那个小强,你不用过来,一会我去找你,你刚回来,歇歇。”

  王小强看着众人离去,拿起背包满脸笑容的冲着赵新宏一家走过去。“赵叔,婶,晓茹姐,还麻烦你们跑出来接,我还没好好谢谢你们对我这几年的照顾呢。”

  “小强啊,出息了,看看这精神的,好样的。”赵新宏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就是个老实人。

  反倒不如晓茹母亲说话利索。晓茹母亲赶紧接过话道;“行了,这孩子,跟我们还客气个啥,家里饭菜都做好了,就等你回来,赶紧,家里去。”

  倒是晓茹期期艾艾的不好意思说话了,对于晓茹王小强心里一直心存感激,这姑娘虽然嘴上说自己这那的,但心地好,那天还不嫌弃自己把自己领回家。虽然是无心,不知道自己被村里人赶走,但可见心地善良。王小强挠挠头,忽然冲着赵晓茹扮个鬼脸。晓茹吓的妈呀一声跳道母亲身后。想想不对。

  小嘴一撇哼道;“怎么,臭傻子出去一趟长本事了,敢吓唬我?”

  这才是王小强认识的那个有点泼辣的晓茹姐么。众人哈哈大笑,把个晓茹羞的,直跺脚。一赌气自己走了。王小强跟着赵新宏夫妻往回走。

  一顿简单的饭菜,看出赵新宏夫妇还是有点拘谨,王小强时不时说点笑话,把个气氛搞的活跃起来,没一会就像真正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饭后小强想回屋休息。

  晓茹抢先说道;“小强,今天开始,爹说让你搬过来住,别住仓房了。”

  王小强一愣,看看赵新宏夫妇。笑道;“没事叔,住习惯了,不用这样,你们还像以前一样就好,这样我不习惯。”

  “小强啊,以前叔做的不好,你就别见外了,那仓房哪能住人,听我的,搬过来住,以后办厂子你一定辛苦,住这屋方便。”

  王小强还想推辞,看见晓茹直冲自己使眼色,心中一动,便明白了,这是这对老实夫妇心里过意不去,总想着以前对自己不好,其实没想想,如果没有他们的收留,自己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如果今天自己不答应,赵新宏夫妇一定以为自己生气而不安。

  王小强点头答应,赵新宏高兴了。王小强对晓茹说;“晓茹姐,看你这意思,是不特别想我过来住啊。”

  赵晓茹看着这大黑脸坏笑的样,没由来的脸一红。我靠!不是吧脸红了,看来我这大黑脸还是很受欢迎啊,王小强自我得意的想着。

  看着赵晓茹帮着自己收拾屋子,忙里忙外的,王小强有种错觉,这就是家,晓茹就是自己的妻子,没事逗逗嘴,好不得意。突然冲晓茹说道;“晓茹姐,你好美!”

  晓茹一下就呆住了,半天反应过来,拿着新抱过来的枕头就扔过去。“你这臭傻子,还敢逗你姐了是不?”接着跑过来就追打王小强。王小强一边躲闪一边哈哈大笑。

  半天俩人跑累了,晓茹特严肃的看着王小强问道;“小强,你是不是想起来以前的事了,你不是傻子,你说说你自己呗?”

  王小强也不跑了,坐在椅子上,表情很是低落的说道;“晓茹姐,我也记不清了,我只想起来我叫王小强,具体家是哪的,以前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了。不过上天既然让我来到这里,那我就在这好好干,晓茹姐你放心,你家对我的好,我记心里一辈子,我一定让赵叔过上好日,我一定会借助邻水村干出一番成绩。”

  晓茹呆呆的看着王小强,忽的一阵心疼,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会让一个人变的呆呆傻傻这么些年。忽闪的大眼睛滚落几滴泪。

  王小强抬头看见晓茹的样子,梨花带雨的娇容,洁净如玉盘的脸庞,这一刻,王小强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让眼前这个女人快乐。动情的说道;“晓茹姐,你真美,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

  

第五章 进城送石头

  在镇里村里一路绿灯下,奇石加工厂很快落成,就在村部不远处一块空地,村长动员,全村帮忙,很快建起了围墙,厂房,红砖墙,厂房是城里流行的彩钢瓦房,简易耐用,还隔音。

  正式挂牌为“邻水村奇石加工厂”。在本村找了几个闲散人员,一个月几百块钱,也算是工人了,又发动村民,只要是空闲就进山找石头,回来按大小质地造型等付钱。

  挂牌开业当天,周自强带来一帮人捧场,许镇长也来了,更让小强意外的是妇女主任韩晓华竟然也来了,只不过王小强有意躲避,不曾正面相见而已,每每看见那充满哀怨的桃花眼,王小强心底就忍不住的躁动。好在晓茹姐也在,看着晓茹姐小碎花连衣裙,不施粉黛的清秀面孔,韩晓华的影子就被彻底取代。

  王小强心中直念叨,我可是三好青年,我可不能受你勾引,当然,要是有机会,勾引就勾引吧。谁叫我这么有魅力呢?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首批奇石就加工好了,王小强亲自押车去滨江市送石头,找到周自强,周自强很热情的接待了王小强,首批石头定价都不高,而且不是说卖就卖的,周自强和王小强一块研究石头定价,最后合算第一批石头能卖40万,抛去成本稳赚30多万,但是这是先期定价,周自强自掏腰包先给王小强了十万回厂子运作,等石头卖了,再算。

  王小强手里拿着十万块钱,心里那叫一个高兴,辞别周自强,到了大街上,大手一挥,“走,逛街买衣服去!”对着跟着来的两个本村小青年说道。

  现在王小强可是邻水村的大能人,谁也不敢拿他当傻子,尤其村里年轻人,只要小强哥一招呼,乐的屁颠屁颠的。这不为了这次进城名额,差点大大出手,最后还是刘木匠的儿子,刘元山,谢广发的儿子,铁蛋跟着来了。

  这王小强一说逛街,可给俩人兴奋完了,头一次进城,到处车水马龙,瞅哪哪新鲜,看哪哪好奇。紧跟王小强的步伐,生怕走丢了。

  按说王小强也是第一次来滨江市,手里第一次揣着十万块,应该紧张才是,可王小强一点不打怵,找了家商城进去三人各自挑好衣服,王小强一套运动休闲装,刘元山和铁蛋每人一身西服,这是因为那天看见周老板就是一身西装,相当威风。

  王小强又给赵新宏夫妇各挑选一双皮鞋,一条围巾。最重要的是给赵晓茹挑选了一条波米亚风格连衣裙。三人兴冲冲地又去吃了顿KFC。看看时间还早,就在大街上瞎转悠。

  突然铁蛋拽拽王小强衣服道;“小强哥你看那,怎么好几个人欺负一个女的。”

  王小强顺着铁蛋指的方向一看,娘的,这不是欺负人么,而且还是个美女。“铁蛋,元山!这事怎么办?”王小强语气有些生气的问道。

  “还能咋办,揍他们,俺最看不惯欺负人的。”铁蛋闷声闷气的道,王小强心说,你还看不惯,当初可没少欺负我吧。

  “小强哥,俺都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元山也跟着说道。这还是个乖乖仔呢。

  “那还看什么,跟我冲!”王小强大吼一声带头就冲过去了,铁蛋元山一看小强哥都冲了,跟紧步伐嗷嗷叫着就往过跑。

  “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干什么?”王小强人还没到,先出声,这叫震慑。

  就看三个光头,一身横肉,胳膊纹身不是龙就是虎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人。

  被王小强这一吼,吓一跳,一愣神,看见是三个乡下土鳖管闲事。其中一个瞪着王小强道;“那来的兔崽子,少管闲事,老子‘红馆’办事,你们也敢插言!”

  如果说滨江市本地人听见‘红馆’二字,都会远远躲开,敬而远之。这可是本地最有名气的黑帮,手下小弟超过五百,各个能打能拼,只因老大背后有人,在滨江市开赌场,放高利贷,收保护费,无恶不作。

  “大哥救我!”那女的一看有人站出来,连忙爬起来躲在王小强后面哭泣着说道。

  王小强一看这姑娘,哭的脸上妆都花了,一头大波浪卷发,高挑身材,傲人前胸,短裙丝袜,高跟鞋,很是漂亮的说。

  这么漂亮的姑娘也欺负,管什么你堂的,遇见我就一个平趟。“我不管你们是谁,欺负人就不行,有本事冲我来。”

  “就是,欺负人一个姑娘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冲我们来。”铁蛋元山也跟着叫嚣。

  可把那三个光头气着了,这哪来的土鳖,也甭废话了,奔着三人就过来,王小强大体格往前一站,瞄准当先一人,抬起大脚正踹前胸。一下给领头的踹了个仰八叉。

  另外两人也是嚣张惯了的,根本不知道后退。很快战到一处。王小强护着那女的,左右跟着哼哈二将。丝毫不落下风。挥舞着大拳头,拳拳到肉,仗着自己身大力强,根本不后退。

  这三个倒霉蛋,平时欺负人一报‘红馆’谁也不敢呲毛,今天遇到王小强几人可吃了亏了。没几下就被打倒在地。抱头弓腰的站不起来。

  根本没过瘾的王小强三人又挨个踹了几脚,带着姑娘扬长而去。

  “谢谢大哥,要不今天我就完了?”姑娘在身后说道。

  “没事,姑娘,遇到俺们,不能不管,你家在哪?我们送你回去。”王小强对姑娘说道。

  姑娘说了一个地址,离着不远,几人一起走。还没过路口,就听后面有人道;“大哥,就这几个小子。”

  王小强回头一看,我滴个妈。“跑!”冲几人喊一声甩开膀子就跑,不怕不行啊,后来乌泱泱来了一大帮人,手持短棍砍刀的。这是奔着自己来的,一时好心,惹祸了,这不跑是傻蛋。

  三男一女慌不择路的猛跑。

  “站住,王八蛋,有能耐别跑!”后来叫骂声不断。没跑多一会,王小强这大体格就受不了了,累的呼哧带喘的。再看那姑娘穿高跟鞋,跑起来像鸭子拐似得,“哎呦!”一声,就看脚下一歪,脚扭了。

  王小强这个来气啊,娘的,还能被你们吓死。拉起姑娘,喊住跑的最快的刘元山吩咐道;“带着姑娘找个地方躲起来。”心说我也不管了,回身迎敌。

  他这一站住,后面追的齐齐愣了一下,这大黑汉子莫不要和我们群殴?脑子有毛病?

  “小强哥,坚持住,等我回来!铁蛋,保护好小强哥!”刘元山还不忘叮嘱一声。背起姑娘快速离去。

  “元山,怕不?”王小强问道。

  “不,不怕!”刘元山看着对面几十口子人哆嗦道。

  “不怕你特么哆嗦什么?”王小强不满道,自己心里也没底,这好几十人啊,咋打。跑也跑不动了。

  “啊!”王小强大吼一声主动迎上去,铁蛋紧随其后,冲入人群,王小强大拳头瞅准一人,一拳下去,就是一个熊猫眼。俩人仗着先声夺人之势,竟然穿透人群,只是后背挨了几棒子。反正也跑不动了,转身继续,这刚才这伙人一愣神的功夫被打倒好几个。

  这下反应过来,拎着砍刀棒子齐齐大喊,围住俩人一顿棍子砍刀下去。王小强起初还能还手,没几下后背,胳膊大腿都挨了好几刀,脑袋被棍子砸的晕晕乎乎的。就看铁蛋被打倒,一把刀冲着铁蛋脸就砍。“啊!铁蛋!小心!”王小强一看急眼了,大喊一声往前一扑就趴在铁蛋头上。

  “噗嗤!”王小强后背一疼,砍刀入肉,心说,完了,王小强啊王小强,让你逞能,今天算交代这了。正在想着呢,忽然感觉人群一乱。王小强翻身一看。好家伙,不知道哪来的一伙人,全是黑夹克,手里一水一米多长的铸铁自来水管。

  就看当先一人,年岁不大,板寸的头皮,面白身瘦,动作敏捷,样子和很有韩星范,领着一群人追打着‘红馆’的人。刚才打自己还威风八面的‘红馆’众人没一会就招架不住,四散而逃。这伙黑夹克分头紧追不舍。

  真他娘的帅,王小强暗道一声。爬起来问铁蛋;“死没?”

  铁蛋也爬起来道;“没事,俺皮厚着呢,嘶!”疼的一咧嘴道“娘的,这帮龟孙,用刀砍的我胳膊疼。”

  “哈哈!好样的铁蛋,没给哥丢人,走着!”王小强强笑道。

  “小强哥,你身上?”铁蛋看着王小强胳膊腿衣服都被血浸透了。

  “没事,我这大体格,嘶!”疼的王小强也是一咧嘴。

  “小强哥,小强哥!”远处刘元山气喘吁吁的往这边跑着叫喊道。

  “没事,没死,瞎叫什么。”王小强不满的冲刘元山喊道。“对了,那姑娘呢!”

  “我放在前面胡同了,不放心你,你看看,你这身上,这帮人咋这么狠,看看给你砍的。”刘元山眼圈通红的说道。

  “你可别哭,我这不没事么。走,去找那姑娘,找个医院包扎下,啥事没有。”王小强硬气的答道。

  奶奶滴,等着,这仇老子很快回来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