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妃如此多娇是由作者烟雨芳汀所著的一部

发布时间:2018-12-05 16:39

奸妃如此多娇苏姚

奸妃如此多娇全文阅读

  奸妃如此多娇是由作者烟雨芳汀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古代言情小说,又名《苏心楚袂无双情》,小说奸妃如此多娇全文讲述了女主角苏姚被荣王妃杀了她的家人,将她掳到了此处,之后就是灌药要强行抹掉她的记忆,想让她成为沐凝华的替身,看她会如何崛起,在这京都纵横……
  苏姚眼神猛地一动,快速抬手扯掉身上的外衫,又将衣襟扯乱,而后端坐不动。
  她不知道来的是谁,但不管是谁,只要能闹出点动静来,对她就是有利的!
  “小姐,大公子来看望您了。”赵嬷嬷快步走进来,满脸堆笑的说道。
  苏姚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捂着胸口,不满的怒斥出声:“本以为赵嬷嬷你做事有分寸,却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识礼数,这里是我的闺房,你明知道我这几天养病衣衫不整,竟还不提前通传,反而是这样大咧咧的领着兄长走进来,分明是看我不记得事情,故意磋磨我,你以为我没有了过去的记忆,连基本的礼节都忘了吗?”
  走进门来的沐辞修眉心微动,眼前的少女和他妹妹沐凝华有六七分相似,身形上更加消瘦一些,此时一身雪白的中衣,将她衬托的格外的纤弱,黑色的长发披散身后,肩膀微微的发着颤,一双黑的纯粹的眼眸因为怒色而被点亮,透露着灼灼的华光。
  赵嬷嬷一愣,她不是已经穿好了衣裳,怎么这会儿突然衣衫不整的?
  她心中恼怒,可面上却不敢表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请罪:“请小姐恕罪,奴婢一时间疏忽。”
  苏姚却是没有理会她,而是闪身躲到屏风后面,双手扶着屏风,露出一双怯生生的大眼,脸上因为怒色隐隐透着粉意:“哥……哥哥出去等,等凝华换好衣衫,再请大哥进来喝茶。”
  沐辞修本意想直接告辞,他来不过是想要见苏姚一面,如今人已经见到了,过几天就会送走,没有再过多交涉的必要,可看到那双透露着喜悦和期盼的眼神,他心中不知道为何蓦地一动,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我……出去等。”
  “好,我很快的。”苏姚顿时弯起了眼睛,双眸犹如被蜻蜓轻轻拂过

第1章 掐死你!

  “咚!”

  沉闷的心跳声骤然恢复,雕花帷床上,苏姚骤然睁开眼睛。

  漆黑的眸色深沉如夜,一道道锋锐的冷芒宛若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

  “王妃,您快来瞧,小姐醒了!”一道带着欣喜的声音响起。

  一名华服妇人款步靠近,她身着翠绿烟纱碧霞罗裙,大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跃然而上,发髻高悬,凤凰金钗熠熠生辉:“凝华,你可算是醒了,以后不可胡作非为惹母亲担忧了。”

  凝华?

  苏姚缓缓地转头,略显迟滞的眼神慢慢的落在华服妇人身上。

  冰冷的眼神落下,带着满满透彻骨髓的寒意。

  华服妇人抹着眼泪:“孩儿莫慌,你从马背上掉下摔伤了脑袋,因此一时间不记得过往,这里是荣王府,你是我的女儿,荣王府嫡出的大小姐沐凝华。”

  苏姚缓缓地向着荣王妃伸出手去,这双手纤细修长,只是根根指甲断裂,指腹和掌心带着纵横的伤痕。

  荣王妃眼神含笑,轻轻握住苏姚的手:“你这孩子……”

  话音未落,苏姚猛地用力,一把将荣王妃拉倒,而后骤然翻身,将她死死地压在床上!

  “啊!”周围侍女、嬷嬷乱成一团。

  苏姚死死地掐住荣王妃的脖子,眼中的光芒执拗和癫狂。

  脑海中的记忆不断的翻腾,苏姚剧烈的喘息,眼中的光芒却越发的沉静、肃杀。

  前一刻才找到食物欢天喜地送到她面前的双亲,下一刻就被人一刀刺穿胸口倒在了血泊中,鲜血溅了她满头满脸,视线所及一片血红,滚烫的温度让人窒息。

  她发疯一般的扑上去,却被人勒住脖颈拖在地上,硬生生的看着双亲流血而亡,还有弟弟,她才五岁的弟弟,那么瘦弱的一个孩子,不管他如何惊恐的求饶,最终被摔死在了地上……

  他们杀了她的家人,将她掳到了此处,之后就是灌药要强行抹掉她的记忆!

  什么沐凝华,她才不是沐凝华!

  她分明叫苏姚!

  就是眼前这些人,就是她们杀害了她的双亲、幼弟!

  “小姐,小姐快松手!”周嬷嬷连声惊呼。

  荣王妃被掐的面色紫红,大张口喘不过气来。

  周嬷嬷连忙上前一把拉住苏姚的手臂,厉喝一声道:“小姐,这是王妃,是你母亲!”

  苏姚手上的伤口崩裂,鲜血一点点的沁出来,她眼神中光芒晃动,剧烈的情绪宛若翻滚的海浪,一下下冲击着仅存的一点理智:

  大仇未报,不能冲动……

  她可以死,但仇不能不报!

  察觉到苏姚手臂的力道放松,周嬷嬷连忙上前,一把将她推开,快速的将荣王妃扶了起来:“王妃,您怎么样?”

  “咳咳……”荣王妃剧烈的咳嗽着,捂着脖颈骤然回头看向苏姚,凌厉的视线宛若刀刃,片刻之后又快速的隐没下去,她转头示意周嬷嬷,“凝华,你是怎么了,对自己的母亲也敢下手?”

  周嬷嬷上前,见到苏姚神色略显呆滞,小心的扣住她的手腕,指尖拂过她的脉门,转头对着荣王妃点点头。

  荣王妃难堪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凝华,你手上的伤口裂开了,先去清理包扎一下,母亲有话和你说。”

  苏姚愣愣的坐在床上,对外面的声音似乎充耳不闻。

  周嬷嬷微微用力捏了一下苏姚的手腕:“小姐,王妃和您说话呢?”

  苏姚抬起眼眸,清透水润的眼眸澄澈见底。

  她望着荣王妃,面上满是一片失措:“母……母亲……”

第2章 配合你表演

  荣王妃神色柔和,转头叮嘱一旁的下人:“嗯,赵嬷嬷,帮小姐清理一下伤口。”

  “是。”

  荣王妃带着周嬷嬷去了外间,柔和的神色骤然冰冷下来,压低声音道:“不是灌了药,让她失去记忆了吗?”

  周嬷嬷连忙躬身回禀:“王妃息怒,药已经起作用了,只是记忆有些错乱,所以才会一时失控,是奴婢的罪过。”

  “算了,盯好了她,那张脸万不能有事。”

  荣王妃视线如刀,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如果不是需要她这个替身,她必定将这个乡下丫头活剐了!

  等赵嬷嬷帮着苏姚换好了药,荣王妃才含笑走进来。

  苏姚正坐在床边打量手上的纱布,听到脚步声微微抬起眼眸,深沉的眸光刹那间变得清透无比、不谙世事,全然没有了方才偏执、癫狂模样,乖巧的让人心怜。

  “母亲,是我不好,刚刚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间控制不住自己……”苏姚一边说着,一边咬着唇,委屈掉下泪来。

  荣王妃坐到床边,伸手将她揽住,语带心疼道:“你失去了记忆,将我看成了陌生人,一时间心中防备才有所失礼,无碍的。你是我最疼爱的女儿,如今又要远离王府前往京都,母亲心疼还来不及,又怎么舍得怪你。”

  “离开王府,去京都?”苏姚微微眨动着眼睛,手指拉住荣王妃的衣袖,指尖轻颤,透露着一片不安。

  “是啊,皇上已经下旨,宣召各宗室子女入京,你有伤未愈,母亲本想多留你一些时日,可……圣命难违……”

  “母亲,可我什么不懂,又什么都不记得……”苏姚惶恐不安。

  “还有十日的时间,母亲会让赵嬷嬷教导你规矩,而且,你的二弟也会一起去,你们两人,也算是有个照应。”荣王妃满脸不舍,眼眶都泛红了。

  难怪要掳她来,原来是替真正的沐凝华入京!

  荣王妃抬手帮苏姚整理发丝:“凝华,母亲知道你苦,可为了整个荣王府,这一步你必须要走,只能委屈你了。”

  简直可笑,荣王府与她何干?

  苏姚望着荣王妃,压抑不住的恨意流淌出来,瞬间在她的心口腐蚀了一个大洞,冷风呼呼的灌进来,将她的五脏六腑冻结,可心中再恨,她却不能表露一分:“……我都听母亲的。”

  “乖孩子。”荣王妃面上带笑,“剩下的这几日你就安心的休养,想要什么、想吃什么都尽管吩咐赵嬷嬷,母亲盼着你开开心心的才好。”

  “多谢母亲。”苏姚似乎开心了些,微微转头靠在荣王妃身上。

  荣王妃眉心蓦然一动,似乎有些反感,却又很快舒展眉心,抬手抚着她的长发,含笑说道:“这爱撒娇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

  “女儿家的性子,自然是像娘亲的。”

  荣王妃语气亲昵,可一双眼神却冷得可怕,她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却不知道倚靠在她肩膀上的苏姚,目光冷冷的盯着她的脖颈看了好一会儿。

  苏姚垂下眼眸,纤长的睫羽轻轻的颤了颤:终有一日,她会亲手扭断这些凶手的脖子!

第3章 真假嫡小姐

  演完了一出母女情深的戏码,荣王妃带着人心满意足的离开。

  苏姚坐在床上,脑海中思绪翻腾。

  她本生活在现代,从孤儿院长大,凭借着出色的容貌,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好不容易捧到了影后的奖杯,只是还没等她高兴,就被那个男人以爱的名义杀死了。

  穿越之后,她成为了玉集村的普通女孩,本觉得了无生趣,却意外的遇到了疼爱她入骨的双亲。

  当时她浑身高烧不止,双亲背着她走了十几里的山路到城中求医,在雪地里跪了一个时辰,磕破了脑袋敲开了医馆的大门……

  之后家乡遭逢大难,她只好随着双亲逃离,逃难中双亲宁可吃干草根也要将最后一点吃的留给她和弟弟,和那些穷凶极恶的人牙子拼命也要将她保下来留住……

  她追追寻寻了那么久的亲情,突兀的摆在了她的面前,她已经伸出手,准备将其牢牢抓住,却不料眨眼间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见苏姚不做声,被调迁过来伺候她的赵嬷嬷心中有些发慌:“小姐,您没事吧?”

  苏姚回神,缓缓地抬起头,乖巧的摇了摇,苍白小巧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委屈之意:“嬷嬷,我有些手疼,没事。”

  对上苏姚的视线,赵嬷嬷心中感叹。

  她的这双眼眸灵秀天成,一道优美的弧度过后,眼尾微微的上扬,瞳仁黑的透彻,宛若一片浓重的夜色,可偏生又透露出几分亮芒,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灵动媚色,此时懵懵懂懂、带着雾裟裟的水光,仿佛一眼就能看到了人的心坎里。

  这个苏姚的眼睛,竟是比真正的大小姐还要灵秀几分……

  “小姐忍耐一下,过两天就能好了。”

  “嗯,嬷嬷,我想休息了,你也早些回去歇着。”

  “是。”

  等到房中寂静无声,苏姚下床。

  冬日,哪怕是点了火盆,依旧遮挡不住四周侵来的寒意,她赤裸的脚刚刚触地,就感觉脚下发软身体,她应该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苏姚抿着唇一点点走到梳妆台前,铜镜光滑如水,映照着她单薄的身影。

  她抬手抚上自己精致无双的眉眼,心中一抹暗光流淌。

  爹娘、弟弟,多谢你们在天之灵保佑,我仍然记得之前的事情,你们放心,我不会再如之前那般冲动,我会一个个的,将杀害你们的凶手送下去,给你们磕头赔罪!

  另一侧的观霞院,侍女泠鸢给真正的沐凝华端上了茶点:“小姐,有了人替您入京涉险,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沐凝华重新拾起书卷,嫣红的唇角轻轻地扬了扬:“给父亲和大哥做的护手可送过去了?”

  “回禀小姐,已经送去了,王爷称赞小姐有孝心,大公子也很是高兴。”

  “那就好。”

  她是荣王府的大小姐,只需要温婉大方、体贴双亲就够了,至于卖命的事情,自然由旁人代劳。

  荣王妃下足了本钱,苏姚身体恢复的很快。

  只是她每次想要出这处院子,都被赵嬷嬷以休养身体的借口拦住。

  她坐在铜镜前,一点点的梳理乌黑的发丝。

  必须要想办法走出去,她对荣王府了解的太少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算是要报仇,也只能是有心无力。

  正想着,门口有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有两道,其中一道很熟悉,是赵嬷嬷,而另外一道,声音沉稳,落地很轻……

第4章 戏精本精

  苏姚眼神猛地一动,快速抬手扯掉身上的外衫,又将衣襟扯乱,而后端坐不动。

  她不知道来的是谁,但不管是谁,只要能闹出点动静来,对她就是有利的!

  “小姐,大公子来看望您了。”赵嬷嬷快步走进来,满脸堆笑的说道。

  苏姚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捂着胸口,不满的怒斥出声:“本以为赵嬷嬷你做事有分寸,却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识礼数,这里是我的闺房,你明知道我这几天养病衣衫不整,竟还不提前通传,反而是这样大咧咧的领着兄长走进来,分明是看我不记得事情,故意磋磨我,你以为我没有了过去的记忆,连基本的礼节都忘了吗?”

  走进门来的沐辞修眉心微动,眼前的少女和他妹妹沐凝华有六七分相似,身形上更加消瘦一些,此时一身雪白的中衣,将她衬托的格外的纤弱,黑色的长发披散身后,肩膀微微的发着颤,一双黑的纯粹的眼眸因为怒色而被点亮,透露着灼灼的华光。

  赵嬷嬷一愣,她不是已经穿好了衣裳,怎么这会儿突然衣衫不整的?

  她心中恼怒,可面上却不敢表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请罪:“请小姐恕罪,奴婢一时间疏忽。”

  苏姚却是没有理会她,而是闪身躲到屏风后面,双手扶着屏风,露出一双怯生生的大眼,脸上因为怒色隐隐透着粉意:“哥……哥哥出去等,等凝华换好衣衫,再请大哥进来喝茶。”

  沐辞修本意想直接告辞,他来不过是想要见苏姚一面,如今人已经见到了,过几天就会送走,没有再过多交涉的必要,可看到那双透露着喜悦和期盼的眼神,他心中不知道为何蓦地一动,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我……出去等。”

  “好,我很快的。”苏姚顿时弯起了眼睛,双眸犹如被蜻蜓轻轻拂过的湖面,泛起点点喜悦的涟漪。

  沐辞修站在门口,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心,有些后悔的想着他不应该答应留下来,如此一想,转头吩咐一旁的赵嬷嬷:“告诉小姐,就说我有事先走了,你……”

  话音未落,就听到房间门被砰地一声打开,沐辞修诧异的转过头去,正对上一双惊惶无措的眼神:“哥哥,你……你不是说要等我吗?怎么这就要走了……”

  她换衣衫匆忙,身上的衣服并未收拾整齐,甚至连绣鞋都没有来得及提上,此时双手绞着衣袖,眼神微微的颤动着,让人看一眼就没来由的感觉心软。

  沐辞修一时间语塞,那双眼睛太过纯粹和清透,透过那双眼眸轻易的就能够读懂她的内心。

  苏姚径直开口:“有了这次的事情,我以后再不敢随意闯祸了,听大夫说,这一次凶险的很,若是我伤得再重一些,恐怕就无法再见到哥哥了。”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拉着沐辞修的衣袖向里走,她脚步轻快,一路上叽叽喳喳不停的说着这几日病中发生的事情:

  “哥哥,大夫开的药太苦了,我本想着如果能够配些蜜饯一起吃就好了,可是赵嬷嬷说,吃太甜的东西对我身体恢复不利,所以只能捏着鼻子往下灌,还有这两天能够开窗户了,你猜我在窗边发现了什么,一只冻死的小蝴蝶,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落在窗边的,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冻死了,要是早知道,我就开窗户放它进来……”

  听着苏姚轻快的语气,沐辞修低头看了看紧紧抓着他衣袖的手,心中微微的泛起了涟漪,赵嬷嬷之所以不给她拿蜜饯,不是甜得东西对她身体不好,而是根本没有将她当回事,自然不会精心照顾。

  这处院子本是荒废着的,定下了李代桃僵的计划之后,临时着人收拾了出来,许多地方并未精心修整装扮,甚至打扫房间的下人也没有用心,所以才会让她在窗棱处发现冻死的蝴蝶……

  苏姚见沐辞修一直没有回应,不由得松开攥着他衣袖的手指,微微垂下眼眸,面上带着失落之色:

  “哥哥,听我说这些是不是很没有意思?我不记得过往,也不知道哥哥你有什么喜好,甚至就连哥哥的名字都是从赵嬷嬷口中得知的……”

  看着她这副模样,沐辞修眉心皱得更紧。

  没想到母亲口中乡下出身、毫无教养的丫头,竟然是这般讨巧灵动的模样……

第5章 借机发难

  苏姚竭力扮演着一个脑海中毫无记忆,却仍旧努力亲近兄长的妹妹模样,小心翼翼的传达自己单纯、无害且忐忑不安的气息。

  沐辞修指尖微微的动了动,冷漠的神色缓和了一些:“你说的事情很有趣,我在余霞山那边有一处温泉庄子,虽然现在已经入冬,但那里气候湿润温暖,时不时的也能够看到蝴蝶飞舞,你若是喜欢,我就让人捉一些来,给你养在暖笼中,让你可以时时观看。”

  成了!

  苏姚心头微微放松,面上的笑容骤然灿烂起来:“我喜欢蝴蝶!谢谢哥哥,那你可不许忘记了,不然……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说到最后,她声音微微压低,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小心翼翼的瞧着他的神色,生怕这样显得自己无理取闹。

  沐辞修不由得扬了扬唇角:“不会忘记的。”

  苏姚放松很多,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她说的没什么头绪,东边一句、西边一句的,可配上她清越婉转的声音,愣是让人从中听出不少意趣来。

  沐辞修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时不时的应上一句便能让苏姚开心到极点,等他回过神来,才发觉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凝华,我还有事,这会儿就要先走了,改日再来看你。”

  苏姚乖巧的点头,眼神却是掩饰不住的失落:“好。”

  送走了沐辞修,演好了最后一场戏,苏姚走回房间,眼中的笑意刹那间冷淡下来。

  赵嬷嬷端了汤药过来,动作略重的放在苏姚手边,眼神阴婺的盯着她,语气显得有些不阴不阳:“小姐,时辰到了,该喝药了。”

  苏姚抬眸扫了一眼碗中浓黑的汤药,而后端起药碗猛地对着赵嬷嬷砸了过去。

  赵嬷嬷不防备,被滚烫的汤药浇了一脸,疼得她立刻闭着眼睛高声哀嚎起来。

  苏姚蓦然站起身来,厉声喝道:“刁奴,我找母亲要说法去!”

  赵嬷嬷面皮生疼,她抬手擦了擦眼睛,只觉得一层脸皮都要被烫掉了:“你疯了不成?”

  苏姚根本不理会她,转身拉开门,大步的走了出。

  院子里的下人惊住,纷纷屈膝行礼:“小姐……”

  “母亲呢,去请母亲过来,她再不来,怕是就见不到我这个女儿了!”苏姚身体没力气,走出房门为的就是防止赵嬷嬷狗急跳墙,对她下手,这会儿有外人在,就要找跑腿的了。

  荣王难得抽出时间陪着荣王妃,还没说两句话,外面的奴才便匆忙进来回禀玉笙居这边的情况。

  荣王妃心中暗恨,正想着推脱,却听荣王开了口:“凝华的替身要紧,你去瞧瞧,万不能耽搁了送她入京的日子。”

  “……是。”

  荣王妃带着人赶过来,就看到苏姚衣衫单薄的靠在廊下,哭的满面泪痕,抽噎之声止都止不住。

  看到荣王妃,苏姚直接起身踉跄着扑过去:“母亲,您可算是来了,赵嬷嬷心大了,这样的下人女儿断断不敢用。”

  赵嬷嬷换了一身衣裳跑过来,头发上的药渣还没有清理干净,味道十分难闻,脸上更是被烫的通红一片,她满心委屈的跪地行礼,还未开口,苏姚的指责便铺天盖地的冲了过来。

  “母亲,大哥来探望我,赵嬷嬷明知道我养病衣衫不整,还直接让大哥进来,她安的是什么心思?想要败坏大哥的名声不成?我不过是斥责两句,她竟然给我甩脸色,若不是我躲得及时,那汤药就是泼在我身上!她还做出这番委屈的模样,分明是看我什么都不记得,倚老卖老的欺负我!”

  赵嬷嬷骤然抬头,红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面容一片狰狞扭曲:“小姐,您说话要凭自己的良心……”

  “母亲,您是荣王妃,我是王府大小姐,是她主子,下人对主子说话就是这般态度吗?”苏姚偏转着头,眼神清透纯净,话语却毫不客气。

  赵嬷嬷心中陡然一沉,只觉得有些百口莫辩:“奴婢没有对小姐不敬,只是奴婢也是人……”

  “身为下人就要有当下人的觉悟,你若是觉得委屈,何不求了母亲放你出王府?既当了下人,照顾好主子就是本分,难不成主子训斥你两句,你就要污蔑主子不把你当人看?”

  “不,王妃,奴婢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