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林清清张小北小说阅读-星愿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6:34

林清清张小北小说阅读

星愿全文阅读

  主人公张小北和林清清的小说名字是《星愿》,此书又名《开光密史》、《破处师》,是网络作家北寻欢为大家带来的一本都市小说。按照村里的习俗,每个新娘出嫁前都要找一个开光师破身去除污秽,而张小北恨荣幸的成为了一个开光师,可他万万没想到他第一个要开光的对象竟是冤家林清清。
  好你个楚雪湘,竟然说我是废话,还嫌我臭!我要跟你不死不休!而这时,楚雪湘竟然将自己的衣裳解开,扔在了床边。
  如此一来,我的表姐楚雪湘就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的眼前了,我的鼻血差点就流了出来。她这是要林清清帮她的节奏吗?
  我心中大声呐喊,不要!把林清清的手拉开,让我来!“咕噜!”看到楚雨湘两腿之间那让人血脉贲张的风光,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谁?”楚雪湘听到了我吞口水的咕噜声,马上停了下来,抬头朝窗外望来。
  我一惊,想躲避,但窗帘在里面捆着,外面又没有多余的空间,我根本无处可躲,只能硬着头皮朝楚雪湘挥了挥手。
  “表……表姐,晚上好。”我强笑着向她们打招呼。
  “啊!”楚雪湘看到我,吓了一跳,顿然从林清清身上坐了起来,叫道:“你这混蛋,怎么在窗外?你在偷看我们?”她的脸上满是愤懑。
  林清清也从情欲中回过神来,看到我时,呀地一声赶紧用双手捂着前胸。“张小北?你……你竟然偷窥!你这个变态!”林清清生气地叫道,同时眼中显出一丝娇羞之色。

第1章 新娘

  我所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很贫穷很落后的偏远山区。我们村自古就有一个习俗,新娘洞房花烛夜不能见红,否则会给丈夫带来血光之灾。因此,新娘出嫁前必须先由别人帮破瓜,俗称开光。

  但并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能给新娘开光的,村中只能选出一个合适的人专门给新娘开光,这个人被称为开光师。

  但历代以来,每个开光师的寿命都不会很长,因为给新娘开光多了,就会霉气缠身,通常只活了四十来岁就会因为各种无法预测的意外死去。因此,几乎没有人愿意做开光师。

  愿意做开光师的,都是那种穷困潦倒,无法自力更生的人,别无选择的情况,才会做这个职业。因为做了开光师,村中每家每户都集资供养他,为的就是让他以后也能给自己的媳妇开光。而且每次给新娘开光,都能得到新娘的一个红包。

  我从小就没有父母,七岁就成了孤儿,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在我十八岁那一年,村中那个开光师得了一种怪病,突然死了。

  村中不能一日无开光师,各大族老都找上了我,让我继承开光师这个职业。说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该轮到我报答父老乡亲的时候了。

  我很不想做,但如果我不做,就会被逐出村庄,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最后不得不答应该下来。反正像我这样的穷人,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吧。不如有生之年,为村里做一些贡献,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而且,就算我不做开光师,村里的姑娘也不可能会有人嫁给我的,与其做一辈子光棍,还不如做个开光师,也能尝尝女人的滋味。

  在村中的大祠堂里举行了隆重的仪式之后,我正式成为了开光师。在我正式成为开光师的第七天,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来了。

  村中最大户的陈姓人家有人要结婚了。新郎叫陈继文,而新娘是我们村中公认的三朵村花之一的林清清。

  林清清比我大两岁,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不过她从小也很凶,老是欺负我,非常讨厌我,因为我没有父母,就跟乞丐儿差不多。有一次因为我偷了她家菜地里的一根黄瓜吃,不幸被她发现了,被她逮个正着。我被她按在菜地里,暴揍了一顿,揍得鼻青目肿,嘴巴都流血了。最过分的是,她居然扒下了我的裤子,非常狠毒地用那根黄瓜往我屁股里弄……说来都泪,那一次直接给我的童年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从那以后,我都很怕她,每次看到她,我都会跑,都不敢多看了她一眼。每次遇到她,我都避而远之。

  但偏偏天意弄人,没想到我成为开光师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给她破瓜开光!特么的这就尴尬了!

  说真的,我到现在都有些怕她。虽然长大后的她出落得水灵灵的,像一个温柔的淑女,但是小时候她留给我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了。

  不过,接到这个任务,我心中还是有些狂喜的,老天开眼啊,老子终于可以报当年的一插之仇了!当年她用黄瓜捅我后面,今日我就用男人的武器捅她前面!

  在她和陈继文洞房花烛夜的前一天,她被媒婆送到了我家,让我来给她破瓜。

  那晚她是穿着新娘装来到我家的,这是风俗规定。她本来就长得漂亮,再加上穿上了新娘装,并且化了妆,就更加娇艳动人了。

  媒婆将林清清送到我家之后,交待了一下注意事宜,就走了。

  媒婆一走,破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林清清了。

  第一次给别人的新娘开光,而且是这么漂亮,这么令我畏惧的女人,我感到压力山大,因为我一点经验也没有啊!

  看着身材高挑,亭亭玉立,娇艳动人的林清清,我心口怦怦直跳,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

  “那个,清清姐,你今晚好漂亮啊!”为了给自己压惊,我只好先跟林清清聊聊天,放松放松紧张的心情。

  “张小北,你的床怎么这么脏啊!”林清清看了看我的床,不禁皱起了鼻子。

  我的名字就叫张小北。在这时候,她依然很强势,第一句就揭我的短。

  “因为我穷啊,有张睡就已经很不错了。”我面红耳赤地说道。

  “真是没想到啊,你会成为我们村的开光师,真是便宜你了。”林清清说道。

  “我也不想,但是没办法,为了混口饭吃。”我说道。

  “你说,我们村这个风俗是不是太过迷信啊,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给你搞。”林清清一点也不给我面子。

  “这个风俗是自古以来就在我们村留传下来的,你别忘了,早几年那个读多了点书,有些文化的李青山,就是因为不相信这个风俗,不肯让他的新娘李玉莲给那个开光师破瓜,结果在他结婚当晚就暴死在床上,现在李玉莲都变成寡妇好多年了。”我担心林清清会重蹈覆辙,所以不得不提醒她。

  这件事村人皆知,林清清当然也知道。自从这件事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再以身犯险,拿自己性命来开玩笑了。

  林清清听了我的话之后,估计也是不想一结婚就成寡妇了,红着脸说道:“那就赶紧开始吧,早点办完让我早点离开你这个狗窝,我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最紧张,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还是来了。既然成为了开光师,这一关我迟早都是要经历的。而林清清既然要嫁人,也是必须要经过这一关的。

  “好……好的。你先把……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因为紧张,说话都不利索了。

  “嗯。”林清清应了一声,然后她的脸瞬间红透了,低着头解自己的衣扣。

  不得不说,林清清害羞的样子真的非常迷人,我一下子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

  林清清解衣服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由此可以判断,她肯定也是非常紧张。毕竟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衣服。

  当林清清将她的衣服一件件除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口舌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那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修长笔直的双腿,前凸后翘,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一点也不含糊,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般。

  我心想,要是我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做老婆,估计我天天都是不愿下床了。

  当林清清将最后一道屏障解除下来时,我的鼻血再也无法自控地流了下来……

第2章 很失败的第一次

  “你的鼻子怎么流血了?”林清清看到了我流鼻血,很惊讶地问道。

  我尴尬极了,急忙找个借口掩饰自己的窘迫:“我今晚吃得太补了,可能上火了,所以就流鼻血了。”

  “屁,像你这种人也能吃得太补,骗鬼去吧。”林清清不屑地说道。

  我就更加尴尬了,扯了两节纸巾将鼻血擦干,然后说道:“别说这些了,你快躺在床上吧。”

  面对如此美丽动人的林清清,我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林清清也知道自己今晚必须要经过这一关,所以就依言躺在了我的床上,轻轻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我。

  我也开始紧张地脱自己的衣服。

  脱完了衣服之后,我就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爬上了床。

  林清清感觉到我来了,她的身体都在颤抖,将双腿夹得很紧。我看得出来,她很紧张,甚至可以说是害怕。

  没想到以前对我这么凶的一个女人,现在在我面前终于也会有害怕的时候了。

  “清清姐,你放松一点啊,你把腿夹得这么紧,我咋整啊?”我一点经验也没有,一时间竟无从下手。

  “你爱咋整就咋整,要是把我弄痛了,我要你好看!”林清清不但没有将腿放开,还狠狠地警告了我。

  “……”我满头黑线,尼妹啊,第一次做这种事,哪有不痛的啊!

  听到林清清这样的警告,我就更加不知怎么下手了。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做完了让我走人。”林清清又羞又怒地说道。

  “哦……那我来了……”我说完,就鼓起勇气,爬在了林清清的身上。

  林清清的身体很香,那是一种女孩子特有的体香,闻到这么好闻的香气,我的热血瞬间就沸腾了起来。因为师出有名,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在她身上肆意地蹂躏。

  “你磨磨蹭蹭干什么,赶紧直奔主题!”林清清可能是受不了我的蹂躏了,只想早点完事走人了。

  我不敢再磨蹭了,只好服从命令,奔入主题。

  不过,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一点经验也没有,而且林清清一点也不配合,一直将腿夹得那么紧,而我又由于太紧张,折腾了很久,居然连门都找不着。

  林清清可能是被我折腾得有些受不了了,终于将腿分开了一些,可是我刚刚将她的双腿扛起来,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我却忍不住门前谢恩了!

  “嗯……”即使是门前谢恩,林清清还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当然,我也是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比舒爽的畅快,即使没有得其门而入。

  结束了之后,林清清张开了双眼,问道:“这样就完事了?”

  “是的。”我窘迫到了极点。

  “赶紧拿纸巾来给我擦干净!”林清清命令道。

  我不敢违抗她,只好拿过纸巾帮她擦拭。

  擦完之后,林清清夺过我手中的纸巾看了一下,没发现有血,然后坐起来又看了一下床单,依然没有发现传说中的那一片落红,便问道:“怎么没有见红啊?”

  “我刚才好像还没有成功给你破瓜。”我无比尴尬地说道。

  “你怎么搞的啊,搞了这么久都没有成功。”林清清责怪道。

  “我第一次做开光师,没有经验啊!等下我们再重新来一次吧!”我解释道。

  “你的床一股子馊味,太难受了,我不想跟你再搞了,刚才搞过一次应该算破过瓜的了,我要走了。”林清清说完,就下床将她的衣服穿了起来。

  我一向都怕林清清,见到她不让我重新再来一次,我也不敢强求她,只能对她说道:“你不让我搞,但我有言在先,如果你丈夫出了什么事,可不要怪我啊!”

  “呸呸呸!给我闭上你的乌鸦嘴,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林清清恼怒地说道。

  我顿时不敢再乱说什么了。

  接着,林清清又补充了一句:“你小小年纪就做开光师,要死也是你死,你就等死吧你!”

  我大汗。

  林清清穿好衣服,甩下一个红包,就直接走了。

  林清清走了之后,我打开她的红包,里面是两百块钱,出手也算大方。

  我觉得这个职业其实也挺好的,不但可以睡女人,还有红包拿。虽然会折寿,但至少也活得精彩。如果一辈子都没睡过女人,活一百岁又有何用?

  我躺在床上,闻着林清清残留在床上的香气,回味着刚才的情形,热血又沸腾了起来。

  但现在已经人去床空,我只能独自叹息,唉,刚才太窝囊了,怎么就没搞进去啊!当年的一怼之仇,还是没能报啊!

  想起自己刚才没能彻底完成任务,林清清就走了,我真的很担心她的丈夫会出事。如果真出了事,我也难逃罪责。

  但是林清清不让搞,我也没办法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一夜,我闻着林清清残留的香味,睡得很甜。

  第二天是林清清和陈继文大婚的日子,大摆宴席,非常风光。大户人家办喜事,就是不一样。

  我作为给林清清破瓜的开光师,当然也有份去喝喜酒,而且是不用封红包的那种。说白了,就是可以免费去吃一顿,而且他们还要敬我如上宾,和贵宾坐在一起吃饭。

  晚上宴席开始的时候,和我一桌吃饭的还有我的表姐楚雪湘。

  我的表姐楚雪湘也是三大村花之一,她跟林清清同年,而且她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林清清结婚,她当然也会到场祝贺。

  虽然楚雪湘是我表姐,但是她也跟林清清一样,从小就看不起我。我父母刚去世的那段时间,姨妈曾经将我接到她家里住,可是我表姐非常讨厌我,动不动就对发脾气,甚至打我。

  我受不了这种气,就离开了姨妈家,宁愿做乞丐,也不想被她欺负。

  现在我跟楚雪湘同一桌吃饭,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像仇人一般。

  这时,媒婆王婶说道:“小北啊,下个月你表姐也要嫁人了,到时候你还得给你表姐开光啊!”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如听到晴天霹雳,手中的筷子都掉了下来。尼玛啊,敢不敢不要这么捉弄人啊!

  给表姐开光,卧槽,给我一百个胆,我都不敢啊!

  我连想,都不敢想象那画面!

  “王婶,你先别说这些,说不定这个人都活不到下个月呢!”楚雪湘红着脸说道。她的话跟林清清一样毒,真是天生一对好闺蜜啊!

  “湘湘,这大喜的日子,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王婶急忙说道。

第3章 新郎之死

  接下来,新郎和新娘出来逐桌地敬酒,首先敬了他们双方父母的那一桌,然后就到我们这一桌贵宾桌了。

  今天的林清清红晕满脸,非常的光彩照人,新郎也是满脸红光,春风得意。用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来形容这对新人,一点也不过。

  看到陈继文能够娶到林清清这么漂亮迷人的媳妇,我心中其实是有些羡慕妒忌恨的。但是没办法,谁叫人家有钱,自己穷,还沦为了开光师,这辈子就别想娶媳妇了。

  想到这些,我心中不禁一阵怅惘。

  一共摆了四十多酒席,每一桌都敬了一遍酒之后,陈继文已经醉得东倒西歪,路都走不稳了。

  众亲友只能将陈继文和林清清送入洞房。

  看到陈继续和林清清被送入了洞房,想到接下来他们要发生的事,我心中又是一阵懊悔。昨晚自己本来是有机会捷足先登,好好享受林清清这样的美人的,可是自己不争气,能怪谁呢?

  不过,我也是有些做贼心虚的,因为没有成功给林清清破瓜,如果陈继文在洞房花烛夜见了红,会不会出事啊?

  第二天一大早,从陈继文家传来一阵长长的鞭炮声,接而,我就听人说,陈继文死了。

  那声鞭炮,是报丧炮。

  我一下愣住了。首先想到的是,我没有给林清清成功开光,因此,给陈继文带来了血光之灾!

  村里大部分人去了陈继文家,给他办丧事。

  我想知道是什么情况,也跟着去了。

  陈家一片哀嚎,昨天是喜事,今天就成丧事,任谁看了都会感觉唏嘘。

  不少人在议论陈继文的死。

  据林清清讲,昨晚陈继文喝了很多的酒,进了洞房后,一头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本来是甜甜蜜蜜的洞房花烛夜,林清清却“独守”了空房。

  今天一早,林清清起床,发现陈继文还躺在床上,便去叫他起来,谁知怎么叫陈继文都没有反应。最后感到不对劲,才发现陈继文的身体已经僵硬了,早不知死了多久了!

  “堂哥怎么无端端就死了呢?一定是你对他做了什么!”一个人指着林清清大声说道。

  那人叫陈继秦,是陈继文的堂弟。长得牛高马大,经常光着膀子,背后纹着一条龙,听说专门在外面给人看赌场、收债款,下手非常狠,村里人都对他敬而远之。

  林清清泪流满面,哭喊道:“我没有对继文做什么。我嫁给了他,怎么会害他?”

  陈继秦冷笑了一声,“那为什么堂哥死了?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哼!”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我看了,都感到一阵心惊。

  林清清也是吓得花容失色。突然,她似乎想到什么,急声叫道:“是张小北!都怪张小北!”

  我心一沉,林清清到底是要“出卖”我了!

  趁没人注意到我,我准备离开。不料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后肩,狠狠一拉,就将我拉到了林清清的面前。

  “想走?把事料理清楚了先!”陈继秦重重地踢了我一脚,叫林清清把话说清楚。

  林清清指着我说:“是他没有给我破瓜,所以继文才死的!”

  人群顿然一阵哗然。

  陈继文的父母更是勃然大怒,扑上来对我便是狠狠一巴掌,质问我为什么不给林清清破瓜。

  我只得将当时的情况如实说了。

  “原来是个没用的废物!”陈继秦神色怪异地看了看我和林清清,说道,“这小子拿了红包不破瓜,导致堂哥结婚当晚就死了,得给堂哥陪葬!”

  我大惊失色,忙给自己辩解,当初我是没有成功,但是,我本还想来一次的。第一次不成,第二次一定成。但是林清清没给我机会。

  “既然这样,那就你俩都给我儿子陪葬!”陈继文的父亲陈满光愤愤地说道。

  于是,陈家的人将我和林清清关了起来。

  门从外面一锁上,林清清就对我一阵拳打脚踢,“都怪你,没用的废物,害我也要给继文陪葬!都怪你,你这个废物!”

  我自知理亏,双手抱着头躲在墙角任林清清打骂。

  打了很久林清清才停下来,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竟然哭了起来。

  “呜呜……我不想死。我还这么年轻,还没有活够,甚至还没有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我不想死!”

  我看了看她,想安慰她,但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一脸阴笑地对林清清说:“谁叫你和这废物没有破瓜?你这是活该!不过,如果你想在死前尝尝女人的滋味,这个,我可以帮你。”

  “给女人破处,我最拿手了!”

第4章 坠崖

  我抬头一看,见是陈继秦。回想起他刚才的话,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林清清也立马站起身,警惕地望着陈继秦问:“你……你什么意思?”

  陈继文正色道:“你刚才不是说还没尝过做女人的滋味吗?这个我可以帮你。”

  “帮我?”林清清一怔,想了想,明白了陈继文的意思,叫道:“我才不要你帮呢。想睡我,没门!”

  “你让我睡一次,说不定我可以说服我伯伯,把你给放了。”陈继文说道。

  “真的?”林清清眼睛一亮,显然她也不想死。

  “当然是真的。”陈继文的眼中闪着邪光,一步一步朝林清清靠近。

  我心里倍感失落,林清清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要被陈继文睡,简直是好花被猪拱啊。她的第一次本该是属于我的,谁知道我没得到,陈继文也没得到,反倒是陈继秦占了便宜。

  陈继秦轻蔑地朝我看了一眼,说道:“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他说着就要去脱林清清的裤子。

  林清清突然推开陈继秦朝门口跑去。

  “操!”陈继秦干骂了一声,被林清清推得坐倒在地。待他爬起来时,林清清已跑出了门外。

  “臭婊子,你给我站住!”陈继秦叫骂着追了出去。

  我愣了一下,见门口没人,也赶紧跑了出去。

  谁知刚到门口就被人发现了。

  “张小北,你怎么出来了?”那人问。

  “我……我上厕所。”我说着就朝毛厕的方向快步走去。

  走了没多远,就听见后头有人叫道:“张小北,你给我回来!”

  我大惊,撒腿便跑。

  后面立即有好几个人追了上来。

  这时候是上午,村子里有很多人,要是他们围堵我,我绝对逃不了。见后面来追我的人越来越近,我径直朝村子后山跑去。

  这些年我经常在山上打猎捡蘑菇摘野果,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后山了,我自信一旦到了山上,他们就别想再抓到我。

  果然,我一头钻进山里后,那些人就停了下来,然后转头回去了。

  我准备在山上呆两三天,待陈继文下葬后再回去。

  突然,从山上传来一道叫骂声,我仔细一听,像是林清清的声音。

  我略一犹豫,悄悄朝声音所发出的地方潜去。

  待近了,我惊讶地发现,陈继秦竟然将林清清压在了地上。

  “放开我!你敢这样对我,我可是你嫂子!”林清清说道。

  “嘿嘿,你不是没跟我堂哥洞房吗?算什么嫂子?你跟我好,我可以保你不死。”陈继秦边说边要去脱林清清的裤子。

  “我死也不跟你好!”林清清不断挣扎。但是,她被陈继秦压得死死地,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

  “既然你想死,不如在死前让我爽一回。”陈继秦猥琐地说道。

  突然,林清清一眼瞅见了我,立即叫道:“张小北,救我!”

  陈继秦回头一看,见是我,哼道:“你这废物也出来了?”

  我镇了镇,说道:“你放了林清清。”

  陈继秦依然将林清清压得死死地。“林清清我睡定了!你他妈的赶紧走开,不然,抓你回去,明天就给我堂哥陪葬!”

  “别走!”林清清立马哭了,梨花带雨,“张小北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要是走了,我恨你一辈子!”

  “他哪算是男人?他若是男人,你俩就不会给我堂哥陪葬了。”陈继秦边说边又去扯林清清的裤子,对我完全熟视无睹。

  陈继秦说得对,如果成功地给林清清开光,我俩都不会死。

  但是,眼睁睁看着陈继秦强了林清清,我做不到。

  我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朝陈继秦冲了过去。

  陈继秦已经将林清清的裤头拉了下去,露出里面浅红色的蕾丝边内内。他喘着粗气,下手更粗鲁了,完全没想到我已到了他身后。

  我举起石头朝着陈继秦的后脑勺狠狠打了下去。

  “靠!”陈继文一声怪叫,回头朝我瞪来。我举起石头再次朝他打去,陈继文后一个驴打滚避了过去,骂道:“狗日的,敢打我,老子宰了你!”

  我自知不是陈继秦的对手,见他爬了起来,扬起石头朝他砸了过去,喊道:“林清清快跑!”

  陈继秦摸了摸后脑勺,一手的鲜血。他怒目圆瞪,气势汹汹朝我扑了过来。

  我撒腿便朝山上跑。

  “狗日的,有种别跑!”陈继文边骂边追。

  我吃百家饭长大,家境太过贫穷,对于陈继秦这种地痞我有一种强烈的畏惧感。刚才用石头砸他,也是出于男人的本能英雄救美,事后才觉得这是多么地鲁莽。

  见陈继秦紧追不舍,我慌不择路,最后竟然来到了一座悬崖边。

  这座悬崖叫九死崖,崖壁陡峭,深不见底。听村里人讲,崖下面是沼泽,没人敢下去。因为沼泽会有沼气冲上来,有些鸟在空中飞着飞着就会突然朝崖下坠去。

  这时后无退路,陈继秦已追了上来,我顿然心如死灰。

  “敢坏我好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宰了你,老子再去搞林清清。”陈继秦冲上来,一脚踢在我的腹部。

  只感觉小腹一阵剧痛,我朝后退了七八步。突然脚下踩空,身子陡然朝下栽去。一股奇强的气息扑鼻而来,我只感觉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等我再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半已经陷入了沼泽当中,我想要求救,可是却如鲠在喉,沼泽的气息压迫着我的胸膛,使我的声音久久发不出来!

  我一时陷入绝望当中,我知道,就算自己能够喊出声音来,这死亡之地又怎么会有人路过呢?

  就算真的有人路过,谁又会救我?

  就在我陷入昏迷之前,突然间眼前一亮,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在沼泽的最边缘,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池塘当中的清水一望见底,仿佛与世隔绝一样,和我现在所深陷的这个沼泽有着天壤之别。

  更让我跌破眼睛的是,此刻在这溪水当中,居然有一个女人一丝不挂的在水里进行洗浴!

  那女人和我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正对着我。

  女人亭亭玉立,身姿妙曼;皮肤白净,面若桃花。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裸体美女,那挺拔的双峰,犹如两只玉桃,充溢节诱惑力。晶莹剔透的滴滴湖水,随着那吹弹可破般的胸脯缓缓地流淌到腰间……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犹如九天仙女下凡!

  这一刻,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死之前看到了的幻觉,本能之下,我捡起旁边的一块石子,顺着女人的方向丢了过去。

  女人在这一瞬间抬起头来,和我四目相对。

  就在这刹那之间,原本在洗澡的女人,突然间从溪水当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瞠目结舌。

  下一刻,那女人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此刻身在沼泽当中,可见这儿可不是人能站的地方。可那女人的芊芊玉足,站在沼泽的表面之上,丝毫没有下陷。

  近在咫尺,一股迷人的清香扑鼻而来。

  我抬起头,正面对着一双如玉的双腿,以及神秘的丛林……

第5章 契约

  女人用冷冰冰的眼光看着我,紧接着女人手中突然间出现一把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武器,对着我的喉咙刺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幻,是死前的幻觉。

  却没想到,女人的武器到达我喉咙一寸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女人用稍微诧异的眼光盯着我,邪魅的一笑,“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没想到穷山恶水中居然有如此天赋之人,你是平凡之人,看了我的裸体,本应杀你灭口,但如今看你有着上天的天赋,我饶你不死。你我结下契约,我来满足你未完成的心愿。”

  我只当眼前一切不过是幻觉,伸出了自己的手,咬破了中指,按照女人的话,将中指的血液点在了女人的额头之上。那双手所触之处,深深感觉到女人皮肤的滑嫩如水,仿佛一切并非是梦。

  按照女人的话做好契约之后,女人问:“你有什么心愿?”

  我只是弱弱的说了一句:“我希望变得强大,要有很多钱,不要再受人欺负。”

  女人说:“你的要求太多了,只能一个。”

  我想,反正我穷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那就让我变得强大吧。”

  “如你所愿。”女人说完,摇身一变,成为一道白光飞入我的额头中。我浑身一振,像是被电流击过,刹那间眼前白花花一片。

  良久,我的眼睛渐渐恢复平静。

  那女人不见了,而我,依然还在沼泽中。

  难道刚才做了个梦?

  我费力地从沼泽中爬了出来,见身上很脏,决定去池塘里洗一洗。

  池塘很深,清澈见底。我忍不住喝了一口,甘冽清甜。

  没想到这儿的水这么好喝,我喝得肚子鼓了起来这才罢休。又将身体和衣服洗净后,这才想到怎么上去。

  抬头一望,悬崖陡峭,犹如刀削,并且壁立万仞,高耸入云。

  这可怎么上去啊?我犯难了。

  “你没去试过,怎么知道上不上得去呢?”耳朵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

  我四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人。

  “你是谁?”我忙问。

  女人说:“我叫清水仙子,在你身体里。你现在爬上去。”

  清水仙子?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位仙女?他怎么在我身体里了呢?

  “你不用想太多了,这事我以后会跟你解释。此地不宜久留,你快上去吧。”清水仙子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传来。

  我狐疑地来到峭壁下,尝试着往上攀。谁知这一攀,我就爬出了三四米。接而,我像是一只壁虎,飞快地朝上攀去,如履平地,不多大功夫,竟然爬到了崖顶。

  果然变强了!

  我兴奋不已。

  狗日的张继秦,我再也不会怕你了!

  但是,我坠崖那么久,张继秦早已离开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林清清。

  我急急朝山下跑去。

  快到山脚时,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呻吟。

  我赶紧停下,侧耳一听,像是女人的声音。声音极为痛苦,但痛苦中又夹着一阵怪异的愉悦。

  同时,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啊啊,爽爽爽……不行了,我要谢了……”

  是张继秦的声音!

  难道,他在跟林清清……我暗骂了一声,大步朝那个方向跑去。

  谁知我跑了四五分钟,才看到张继秦从一堆树丛中提着裤子走了出来。

  这么远的距离,我是怎么听到这声音的?

  不过这时我没纠结这个问题,瞪着张继秦怒问:“你把林清清怎么了?”

  张继秦抬头一看到我,呀地一声,见鬼似地大叫,“你……你怎么还活着?你不是坠崖了吗?”

  “林清清呢?”我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怒火中烧。

  张继秦拿起手机,在上面点了一下,女人的呻吟嘎然而止。

  “哼,那臭婊子,不知藏哪了,害得老子自己解决。”

  我这才知道,刚才那女人的呻吟,来自张继秦的手机。这狗日的竟然边看毛片边那个,真他妈的变态。

  不过,也让我松了一口气,林清清没有被他玷辱。

  “都是你,要不是你,我早把林清清给弄了!”张继秦随手捡起地上一根木棍朝我狠狠劈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朝一旁躲闪,瞅着他的腰一脚踢了过去。

  “啊——”张继秦发出一声惨叫,竟然被我踢飞了五六米远,像死猪一样重重砸在地上。

  我吃了一惊,怎么我一脚的威力这么大?

  莫不会将他踢死了吗?

  我赶紧跑过去,不料张继秦突然叫道,“鬼,你他妈的不是人,是鬼!”接而他连滚带爬地朝山下跑去。

  我坠崖不死,又一脚将他踢飞,他误以为我是鬼也不足为奇。

  待张继秦不见影了,我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回村。如果回村,张继文的父母肯定要我陪葬。但不回去,我又在山上吃什么呢?

  不如先摘些野果充饥,待天黑了再回去。

  至于林清清,她应该是回娘家了。

  突然,一声尖叫从山上传来。

  “啊!”

  是林清清的声音!

  声音极为凄厉,像是被人砍了一刀。

  我毫不犹豫朝山上跑去。

  跑着跑着,便听到林清清的呻吟一阵一阵传来,显得非常痛苦。

  当我找到林清清时,发现她坐在一堆草丛中,面色苍白,低声抽泣。我忙上前问:“你怎么了?”

  林清清看到是我,嘴角抽了抽,欲言又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刚才为什么叫?”我又问。

  “我……我要死了。”林清清喃喃道,“我被蛇咬了。”

  原来,林清清担心张继秦会抓到她,就一直躲在草丛中。她听到张继秦在山下发出了一声惨叫,准备从草丛中出来,谁知后臀一痛,被一条黑蛇给咬了。

  这时,林清清面色越来越难看,她紧闭着眼,嘴唇已经发紫,气若游丝,看来中毒极深。

  我蹲了下去,朝林清清臀部看了看,只见裤子外面的血液也变成了黑色。

  “我送你去医院。”我说着就要去抱起林清清。

  林清清推开了我,有气无力地说:“来不及了。我……感觉全身都没力气了。我要死了,呜呜……我不想死,呜呜……”

  “给她将毒吸出来。”耳边突然传来清水仙子的声音。

  “好。”

  我对林清清说:“你躺下,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林清清看了我一眼,没有做声。

  我让林清清扑躺在地上,去脱她的裤子。

  “你——”林清清抓住裤头,“你别乱来。”

  “我只是给你吸毒,没别的意思。”我解释,“要是毒不吸出来,你就会死的。”

  林清清犹豫了片刻,将手移开了。

  我迅速地将林清清外裤脱掉。动作太粗鲁了,导致林清清一直叫停。

  当看到林清清臀部上面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时,我最终将林清清的内裤也扯到了大腿处。

  顿时,林清清臀部以下大腿以上部位赤裸裸打露在我面前。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