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北烈寒唐西雅小说-你的爱在迁徙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2-05 16:34

北烈寒唐西雅小说

你的爱在迁徙全文阅读

  你的爱在迁徙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北烈寒、唐西雅,是网络作家蓝滢所编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此书的主要内容是唐西雅和北烈寒已经结婚三年了,一直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让唐西雅觉得自由自在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北烈寒突然发情起来,常常强迫她跟他履行夫妻义务,还神神秘秘的转移唐氏财产……
  唐西雅从未真正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面对亲人的生离死别,这种场景她向来只会在电影中见到的,更早的就是小时候爷爷的去世,不过太久了,她已经记不太清了。
  悲悸,哀伤,绝望种种复杂的情感像是一团会燃烧的烈火一样,把她重重包围,几乎快要透不过气来……
  周围人们哭断哀肠,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悲伤,清一色的黑色衣服让本来就肃穆的灵堂更多了几分庄重。
  他们的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可是只有唐西雅,她就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布娃娃一样,瞳孔空洞而又无神,嘴唇干涩发白,毫无血色。

第1章 我不要嫁给他

  唐西雅从未真正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面对亲人的生离死别,这种场景她向来只会在电影中见到的,更早的就是小时候爷爷的去世,不过太久了,她已经记不太清了。

  悲悸,哀伤,绝望种种复杂的情感像是一团会燃烧的烈火一样,把她重重包围,几乎快要透不过气来……

  周围人们哭断哀肠,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悲伤,清一色的黑色衣服让本来就肃穆的灵堂更多了几分庄重。

  他们的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可是只有唐西雅,她就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布娃娃一样,瞳孔空洞而又无神,嘴唇干涩发白,毫无血色。

  哀莫大于心死,这是人世间最大的绝望了吧?

  “姐姐,爸爸真的离开我们了吗?”唐毅然一边开口问道,一边哽咽着颤抖的声音,少年气的一张脸上竟也多了几分憔悴。

  唐西雅只是淡淡的把目光转移到他的身上,鼻腔里似是被堵住了一样的难受,发不出声音。

  良久,她笑了,摸摸唐毅然的头,“嗯,走了。”

  简单的几个字,充满了无奈和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无力感。

  一句话过后,她站起身,整了一下胳膊上的孝带,本就消瘦的小脸更加苍白,好像轻轻一推,她整个人都会倒下去一样。

  唐中庭一去世,打理后事的重担也就落在了李娴静一个人的身上,此刻的她一个人去迎接来来往往吊唁的人,看起来似乎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姑姑二叔,你们来了。”唐西雅上前,尽管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但她还是做出了一个微笑。

  “西雅,照顾好你妈妈和毅然,这个家需要你撑起来,懂吗?”唐二叔拍了拍她的肩膀,长叹了一口气,神情肃然。

  “会的,您们去里面坐吧。”

  作为唐家的长女,即使二叔不说,她自然也会尽到子女的职责的。更何况,现在的她再也不同于往日的潇洒无忧的大小姐了。

  唐母亲切的握住了唐西雅姑姑的手,一双眼睛已经有些通红,“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中庭他走的太突然了,留下我们……”

  “好了,娴静,都会过去的。”姑姑安慰似的说道,然后不明深意的看了一眼身旁胖胖的唐二叔,继而两人一起走向灵堂大厅了。

  李娴静腿脚不方便,长年坐在轮椅上,现在唐中庭一走,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似乎一夜之间萧条了许多,而唐氏集团究竟要何去何从……

  唐西雅说了几句安慰她母亲的话语,之后便让唐毅然把母亲带到灵堂大厅了,接下来的一切都需要这个家庭的重要人员在场。

  在吊唁人员陆陆续续都到场以后,唐中庭生前,委托的律师也已经整装待发的拿出了一个暗黄色的牛皮纸袋,然后特意看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男人。

  唐西雅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周围的亲朋好友显然已经耐不住性子开始议论了,只有她一个人面容肃穆。

  她不要嫁给那个男人,冷酷无情,肃冷倨傲,一双冰冷的眸子似乎容不下任何人,她怎么可能嫁给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的男人!

  “在我去世以后,请务必将唐氏集团交由北烈寒打理,并且由我的哥哥唐子杰作为辅助……”律师一字一句的宣读着她父亲的遗嘱。

  底下瞬间一片哗然!

  “为什么中庭会把这么大的集团交给一个陌生人,你看他那个样子,抱着一张脸,跟谁欠了他一千万似的。”

  “中庭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理由,欸,只是想起来总觉得怪怪的,虽然唐子杰一年年也回不来几次,但让他做这个有名无实的董事长,也好过交给北烈寒手里。”

  唐二叔一脸思索状,似乎对于这一切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就在所有人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候,律师故意咳嗽了两声,然后又继续读了起来,“把我的女儿唐西雅嫁给北烈寒,二人以后共同打理唐氏……”

  果然最不想听到的还是来了,唐西雅手倏然攥紧,指关节因为用力而有些微微泛白……

  “西雅,你爸爸他……”李娴静坐在轮椅上,一双手搭在双腿上,眼神尽是充满心疼的无奈。

  即使是她的母亲,也十分不理解自己父亲的这个决定。

  唐西雅深呼吸一口气,一张俏丽的小脸看不出喜怒哀乐,“妈,我不想嫁给他,我不想……”

  “姐,你不要离开我和妈妈,我不想你离开我们……”唐毅然猛地拉住了她的手,焦急的说道,好像下一秒她就会离开一样。

  “毅然,放心,我会照顾好你和妈妈的。爸爸虽然不在了,但还有我啊。”

  随后,宣读遗嘱的程序已经完毕,北烈寒和唐西雅的距离不远不近,两个人互相对视了几秒钟,唐西雅只想逃避。

  这个男人有着完美的五官,只是乍一看,眉眼之间尽显冷漠,她向来讨厌安排的婚姻,更何况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

  下一秒,她上前,眸子里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和挑衅,抬起头看着面前高出她一头的男人,“你别指望我会嫁给你,不可能。”

  她把声音压的极低,眼睛狠狠的看着他。

  深厚的李娴静一脸担忧的望着两人,只是坐在轮椅上的他却是什么都做不了,她不喜欢北烈寒,总觉得这个男人太过于自我,难以捉摸。

  只是她的喜不喜欢不重要,因为唐中听已经把他们女儿的一生都给计划好了。

  “唐小姐,有什么话我们以后再说,我想现在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讨论你我的婚姻大事,伯父的葬礼最要紧,不是吗?”他不怒反笑,墨色的眸子深邃的如一潭湖水。

  “北烈寒,我不会嫁给你的。”

  在亲戚的热烈讨论下,唐西雅再也坐不住了,不管他有多么的不理解自己的父亲,都要先处理好手头上的事情。

  良久,姜正浩也来了,在看到他之后唐西雅的一颗心似乎得到了慰藉。

  姜正浩看了她和母亲一眼之后,便去为自己的父亲上了一炷香。

第2章 逃离这个枷锁

  灵堂里,所有人都看着这个一言不发却默默上香的男人。

  “伯母,节哀顺变。”他来到了李娴静的面前,面容平静的说道。

  然后又拍了拍唐毅然的肩膀,“长大了,要照顾好妈妈和姐姐,知道吗?”

  唐西雅看着这个笑容明亮的大男孩,好像在他的世界里,美好的只有阳光……

  忽然,唐西雅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了,母亲的脸,亲戚不明深意的笑和无止境的议论,以及北烈寒的话似乎一瞬间向她袭来。

  她的世界,仿佛变得清静了。

  “西雅,来,这是北烈寒哥哥。”记忆中,再次出现了父亲熟悉的声音,他在冲自己开心的招手。

  唐西雅怯怯的站在书房门前,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又充满好奇的打量着站在父亲身边的男人。

  “爸爸,这是哪位叔叔?”她跨进门,小手指着男人问道。

  只见自己父亲立马笑了,“这是北烈寒哥哥,不是叔叔。”说罢拉着她的手来到了男孩面前。

  那是唐西雅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小男孩,紫色的的瞳孔,黑色的短发,眼睛里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倔强,虽然只比她大了五岁,但是有种少年老成。

  良久,她的记忆画面中都只有这一幕,再之后,北烈寒出国留学,她和他最近的距离也只是小时候两人在书房里的对视。

  “西雅,你醒醒,妈妈在身边呢。”

  耳边依稀出现了一道声音,在一点一点的将她从那个虚无缥缈的世界里拉扯回来……

  突然,身体猛地往下一坠,仿佛整个人从高处掉落下来一样。

  她睁开双眼,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此刻的她额头上已经渗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

  “妈,我梦见爸爸了……”她从床上坐起,回想起梦里的场景,心中不禁一阵怅然若失。

  李娴静用手帕擦去了她的汗,“西雅,你吃点东西吧,我让下人熬了点粥。”

  说罢把桌子上的碗勺递给了她,唐西雅愣了一下,继而接了过来,“好,我吃。”她笑笑,不想让自己的母亲再替她担心。

  “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和妈妈说,你先吃饭,我去看看毅然。”

  “好,妈妈。”说罢抱了一下自己的母亲,然后看着她坐在轮椅上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外。

  她盯着手机屏幕,心里面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

  她要逃离这个枷锁。

  如果嫁给了北烈寒,那就意味着她可能会在余生的后悔中度过,她不愿意更不会让自己的人生陷入这样一种境地当中。

  她按下那一串熟悉的熟悉,“嘟嘟”两声之后电话那头出现了久违的声音。

  “正浩哥,你能……我想让你带我走,好吗?婚礼在后天举行,我不能嫁给他!”她握着手机,每一句说的都是那么用力。

  殊不知这却是姜正浩求之不得的。

  “好,西雅,我带你走。只要你开心,什么都可以。”姜正浩几乎想都没想的就答应道了。

  唐西雅面露喜色,他刚想要再开扣的时候,姜正浩又继续说话了,“十点钟,我在老地方等你,你想办法出来,可以吗?”

  “好,我知道。”

  挂断了电话,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想腿脚不便的母亲和尚未初中毕业的弟弟,心里不禁一阵愧疚感。

  究竟要有多大的决心,才能狠下心来做出这样的决定?

  夜色正浓,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唐西雅就非常顺利的从家里掏出来了。

  眼下她站在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地方,四下寻找着姜正浩所说的出租车,这是他派来接自己过去蓝山咖啡馆的车。

  忽然,一个男人对自己吹了一声口哨,她意会,然后快步上前。

  男人的脸在夜色下看不清,只淡淡说了一声,“唐小姐,请上车。”便再也没有下文了。

  她打开车门,想也没想的坐了上去。

  “蓝山咖啡馆,正浩在哪里等我。”她迫不及待的说道,其实在这一刻她的心里还是在犹豫。

  男人没有回答她,继而就引擎轰鸣了。

  唐西雅一开始还觉得这个夜晚却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有些奇怪,随后心情就平静了许多,只是当透过车玻璃看着面前的别墅时,心里还是有些难以割舍。

  妈妈,毅然,等我,我会回来再和你们相见的。

  也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她思绪万千,手心也因为紧张而有些出汗了。

  或许这是她这么大以来做过的最疯狂的一个决定了吧,她甚至不惜违背父亲的遗愿,只求能得到他的理解,毕竟她是真的不想嫁给那个男人。

  随后车子被开动,就在刚要驶出去的时候,她忽然在不远处的路灯下看到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庞,是姜正浩!

  “在哪里,快把车子开到正浩哥哥的旁边。”唐西雅指着路灯下的人影,激动的说道。

  很快的,出租车在姜正浩的面前停下,她看到姜正浩在冲自己挥手,继而敲了敲车窗户。

  “上车,正浩哥。”她打开车门,一张脸总算是有些表情了。

  就在姜正浩刚上车之后,车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无比奇怪的一幕。

  面前出现了十几辆黑色悍马越野车,几乎一瞬间从各个方向驶过来,然后默契般的将出租车包围。

  唐西雅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心里面咯噔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她喃喃道,心里面却已经猜到了最坏的可能。

  “姜先生,现在应该怎么办?这群人似乎有意盯住我们了,我们走不出去了……”司机男人也有些为难,回头看了它一眼。

  姜正浩眉心微蹙,他之所以提前过来,为的就是不想唐西雅临时改变决定,既然如此,面前十几辆黑色悍马越野车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浩哥,怎么办……”唐西雅突然来了一句,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不要怕,有我在呢,我下去看看,让他们让出一条道。”姜正浩天真的说道。

  下一秒,唐西雅猛地握住他的手,然后摇了摇头。

第3章 为了弟弟和妈妈

  西雅紧张得脸色发白,抓住姜正浩的手,姜正浩忙回握住她的手,拍拍她的手背,暗示她不要紧张。

  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么多黑色大家伙,出租车师傅直接蒙圈,吓得手脚颤抖,开了这么多年的出租车,第一次被十几辆悍马这样,像保护国家领导人似得包围着,这是要干啥呢?他们都是高级好车,不会要抢自己的破出租车吧?他额头冷汗直流,手指颤抖着握紧方向盘。

  和出租车对头停着的第一辆车,车门打开,慢慢下来一个带着一身冰寒的修长身影,他一身黑衣,如紫曜石般的紫眸深不可测,紧闭的嘴唇透着浓浓的寒气,迈开长腿,如暗夜撒旦般带着冷酷的阴寒走向出租车。

  其他每一辆车里下来五位穿黑衣的保镖,他们都是健硕高大的身材,黑压压的一片,气势强悍的向出租车围拢。

  西雅顿时觉得四周的空气急剧下降,寒冷得呼吸困难,脊背发凉,手脚不自觉的颤抖。

  “正浩哥哥,快逃!”她快速打开车门准备逃走,他长腿几步走到车门前方,她吓得立刻缩回去,要关上车门。

  北烈寒手臂一挡,抓住车门。

  “下来!”

  他冰冷的字眼如同裹着冰块挤出的,西雅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向里面缩了缩,靠近姜正浩一些,正浩忙拉着她的手。

  “下来!”

  他又重复一遍,语气比刚才更冷,冻到极致,那修长的腿,踩在车门处,将车门大敞开。

  “做!做什么?我又不认识你!”西雅声音颤抖,碰碰正浩,“正浩哥哥,报警!”

  姜正浩刚拿出手机,他那边车门被保镖打开,手机被保镖快速夺走。

  “你们干什么?”文质彬彬的正浩,在高大铁塔似的保镖面前,仿佛以卵击石一般不堪一击。

  西雅转头看正浩的空档,手臂被北烈寒抓住,他轻轻一用力,西雅纤柔的身体,在车里被拉出来,她挣扎,“放开我,你个坏人,放开我!”

  “放开她!你们放开她!”姜正浩要下车搭救西雅,出租车门被保镖随后关上,死死的挡住,任他在里面激烈拍打车窗无济于事。

  北烈寒抱起如兔子般扑腾挣扎的西雅,转头吩咐,“陈阵,给姜丙清打电话,如果还想要手脚齐全的儿子,二十分钟之内出现,让他把儿子领回去。”

  “是!先生!”保镖队长恭敬回答。

  “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不准欺负正浩哥哥!”西雅着急,是她连累了正浩哥哥。

  北烈寒没有回答她,身体周围的阴寒之气更浓烈,透着一丝诡异的阴森。

  他抱着西雅,大踏步走向悍马,把她扔进车子,用力关上车门,自己上了驾驶座,快速倒车,调头,离去。

  北堡,据说富可敌州,里面的每一件物品都是极尽精美,这里有着豪华宽广的大床,有着最舒服的卧室,都是天工巧夺。

  还说,有无数的女人想住进这个神秘的城堡。

  今日疯狂说,各大报刊,电视台新闻,滚动播出,明天,在白色城堡有一个盛大的婚礼要举行。

  此时,西雅被囚禁在城堡主宅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外站着两排面色机警的黑衣保镖。

  透过窗帘缝隙,可以看到楼下花园里,站着几排巍然不动的保镖。

  西雅如同困兽一样,光着脚在房间地毯上走来走去,手机被没收,和正浩哥哥联系不上,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肚子饿得“咕咕”叫,想想一天多没有吃饭,刚刚女仆第n次推着餐车进来,别那么有志气,多少吃点好了,她的小脸皱得像包子,极力忍住胃部不适。

  房门慢慢打开,西雅以为又是餐车进来,忙转头看去。

  “雅雅!”妈妈轻声开口。

  “姐姐!”毅然回身关上房门。

  “妈妈!”西雅忙扑向门口,“你们怎么来了?”

  唐毅然推着轮椅上李娴静,十五岁的他,虽然个子长的高高的,可是脸上稚气未脱,轮廓还未张开的少年模样,他静静的站在妈妈身后,目光中有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在压抑着。

  “来看看我的雅雅。”李娴静满面温和,目光慈爱。

  西雅亲昵的蹲下来,拉着妈妈的手,一晚没见面,妈妈好像瘦了 很多。西雅有些心疼,心里暗暗自责自己的不懂事。

  妈妈抬手,慈爱的抚弄她柔顺的长发,“雅雅成大姑娘了!”

  是的,已经十八岁,时间过得好快,西雅勾起唇角,“人家都上大学了,当然是大姑娘,”

  妈妈停顿了一下,慈爱的目光中,带着些许忧愁,“现在妈妈的年龄最大,听妈妈的话好吗?”

  “嗯!”西雅点头,别说现在,她始终很听妈妈的话!

  “毅然才十五岁,还未成年,为了弟弟和没用的妈妈,委屈你了!”

  看着少年的弟弟和无助的妈妈,一种由心底升起的哀恸,涌上鼻腔,西雅用力抿唇,极力控制眼眶里的泪水不要掉下来,她说不出话,忙摇头。

  但是,泪水,还是顺着脸颊,不可控制的流下,她坚强的挺起脊背,用力眨眼睛,想让妈妈和弟弟看到自己的坚强勇敢,可是眼泪不听自己指挥,依然任性的奔涌而出……

  她趴进妈妈怀里,无声的颤抖肩膀,让肆意的泪水,打湿妈妈的衣服。

  沉默的唐毅然,扶着轮椅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力气大的骨节泛白。

  李娴静手指微颤,轻轻梳理着女儿的长发,动作一下又一下的重复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抚平她内心的忧伤。

  “雅雅,如果真的不喜欢,”李娴静迟疑,“咬牙坚持几年,等你弟弟长大,在唐家能够独挡一面的时候,按照你爸爸的遗嘱,毅然接手总裁职务,那时候再离开好吗?”她停下几秒,平稳的声音又响起,“到时候,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最后这句话,像一剂强心针,给西雅黑暗的心中点燃一盏启明灯,给了她亮光和希望,她肩膀停止颤抖。

  西雅抬头,带着泪痕的双眼希冀的看着妈妈,“真的可以吗?”

  李娴静慈爱的点头。

  她胡乱擦了一把眼泪,歪着头专心的想了一下,紧皱的眉头松开,坚毅的点头,“好的,妈妈!”

第4章 签署协议

  为了弟弟,为了夺回唐家财产,她愿意牺牲几年的时间,陪在这个阴森猥琐的老男人身边,直到弟弟羽翼渐丰,能力强大,到时候,他们母子三人,就不用惧怕任何人,他们可以自由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李娴静捧起女儿的小脸,轻轻的擦拭她未干的泪迹,“既然这样,我们第一步先做什么?”

  做什么?她不知道!

  西雅茫然,难道是杀掉北烈寒,这样做触犯法律的!

  “咕咕……”她的腹部发出饥饿的叫声,忽然想起,“吃饭!第一件事,吃饭!”吃饱了饭,好有力气和那个冷冰猥琐的卑劣小人战斗!

  “雅雅真聪明!”李娴静慈爱的拍拍她的背,“刚好妈妈也饿了,我们一起去餐厅吃饭。”

  幸亏妈妈来得及时,自己刚好饿得快撑不住。

  偌大的餐厅,周围站着保镖和女仆。

  高档餐桌边,李娴静坐在上首,唐西雅和唐毅然坐在侧边,一排女仆站在他们身后服务。

  桌上摆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都是西雅爱吃的东西。

  李娴静在给西雅夹菜,唐毅然慢慢吃着东西,目光莫测的看着姐姐,西雅快速又不失优雅的用餐,快两天没有吃饭,都没力气和“卑劣”小人战斗了。

  看到西雅终于放下手里的汤勺,李娴静慈爱的用餐巾给她擦擦唇角。

  “呃!”西雅不自觉的打了一个饱嗝,忙用小手捂住嘴,左右看看,没人注意到自己,才放心的放下手。

  “吃饱了吗?”

  “吃饱了,妈妈!”西雅回答完妈妈的话,站起身,满腔斗志的看向站在不远处,头发一丝不苟的光滑,身穿燕尾服的中年男人,他是城堡的管家秦叔,“我要见北烈寒!”

  巨大透明玻璃墙壁的花厅里,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顶幕照进来,洒满花厅的每一个角落。

  吊床,摇椅,软榻,太阳伞等一些休闲设施以外的空隙,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各种名贵花木,奇特雅致的造型很多都是雅雅第一次看见。

  她跟在秦叔身后,压制住心中对周围名贵花草的好奇,一会儿见了那个老男人要怎么说,心理着急的打着腹稿。

  花木掩映深处,一个白色的软椅里,北烈寒面前放着一张小桌,上面摆满文件,他认真审阅文件,签字,放到一边,听到一深一浅的脚步声传来,抬起冷然的眸子,看到唐西雅跟在管家后面,她半低着头,眼睛专心看着前方地面,两只小手绞在一起,充分显露她此时的紧张。

  秦叔停下脚步,专心想事情的西雅忙收住脚,她羞窘的摸摸鼻子,刚刚差点撞到管家身上。

  “先生!夫人来了!”管家恭敬有礼的声音。

  “嗯!”北烈寒面无表情的答应一声。

  夫人?

  哪个夫人?

  难道“卑劣”人的母亲也来了?

  大脑里一个冷冰刻薄的公主后母的形象出现,西雅立刻有些紧张,挺直脊背,不安的挪动脚尖,只想着怎样对付这个坏蛋,还没有做好见他母亲的准备,要是他们母子联手,不知道自己能战胜他们吗?

  管家向北烈寒恭敬的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西雅抬头,看到周围没有“夫人”的身影,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勇敢的直视北烈寒,“北先生,”应该这样称呼吧,“我要和你谈谈!”

  他修长的手指放下签字笔,坐直身体,抬头看她,迎视上他紫曜石般的双目,西雅立刻转移目光,不对视他目光,不是因为害怕他,是怕自己忍不住厌恶鄙视他,对这种夺人家产,抢人女儿的强盗行径,他没少干吧!看看周围这些奢华的设施就知道,他为了敛财,一定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卑鄙之人,不然,别人辛苦一辈子都赚不到多少钱,而他,年纪轻轻,来历不明,竟然有这些庞大的家产。或者,他的这些家产都是贷款投资的,因为背负巨额债务,有一天,这些被银行收回,就像泡沫一样消失了。

  看到她皱着小脸在神游,北烈寒轻启唇角,“有事?”

  飞羽被他的出声拉回思绪,她暗中捻动一下手指,“我要和你签署一份婚前协议。”

  “什么协议?”他冰冷中有一丝警觉。

  “就是……就是,明天的婚礼要秘密举行,我这么小,还在上学,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结婚。”这样方便离婚以后再嫁,“还有……还有就是,我弟弟长大,你要把唐氏原封不动的交到他手里。”防止他霸者唐家财产不还。

  听她吞吞吐吐的说完,他面无表情,似乎有一丝为难,难道他不想归还唐家财产?要怎样才能说服他呢!

  西雅在绞动脑筋,继续想办法的时候,不期然的听到一声。

  “好!”

  他答应了,她暗中呼出一口气,别的不担心,就担心唐家的财产要是守不住,就对不起天堂里的爸爸了。

  白纸黑字,一共两条,西雅拿着打印好的合同,签上自己的名字,摁上手印。

  看着纸上寥寥数字,总感觉,只有两个条件,太仓促,但是,其他的还没有想到,如果以后想起来,想添加怎么办?

  “北先生!”她又开口,“我得附加一条!”

  “嗯!”他在合同上签署名字,“北烈寒”三个字气势磅礴,苍劲有力。

  “我要添上,协议条例可以后续添加!”

  “为什么要添加这一条?”他不解,在西雅看来,是他不同意的意思。

  “反正就是要添加!”以防万一,等以后想起来再加上。

  西雅感觉,在自己的“凶狠”气势下,他终于妥协,用笔在上面写上第三条,协议条例,可以后续添加。

  合同一式两份,西雅把自己的那一份小心放起来,准备交给妈妈保管。

  北烈寒站起身,“现在,我们要去准备结婚的各种事情。”

  “那个……”她期期艾艾的。

  “有事?”他停下看向她,看到她一脸的纠结。

  “那个……可不可以?结婚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和你妈妈住在一起?”她不想被夫人挑三拣四的欺负。

第5章 讨厌的“夫人”

  北烈寒脸色立刻奇怪起来,冰冷阴森的表情似乎要龟裂,他抬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两声,脸色才恢复平时面无表情的冰冷,点头,“好!”

  看到他想了一会儿才答应,西雅彻底放下心来。

  民政局。

  今天好像来办理结婚离婚手续的人不多,只有他们一对,不到十分钟,两本贴着两个人合影的红本本放在他们面前,这就是两人夫妻关系存在的证据。

  西雅手里紧紧的抓着属于自己的这本,暗中给自己安慰,为了弟弟,坚持住,用不了几年,就来这里换成离婚证!

  婚纱店,西雅木然的任由工作人员在自己身上量尺寸,怔愣的听她们介绍最新款式,大脑里构思着被恶魔掳去的公主过着凄惨的生活,任由自己意识神游天外,反正又不是和自己喜欢的人的结婚,最后婚纱拍板的时候,她随手指了一件,只要是一件婚纱,穿在身上就可以,明天要低调举行婚礼,应该没多少人。

  白色城堡里。

  拍婚纱照的工作人员满眼的惊奇和羡慕。

  为了工作,他们不敢放肆,认真快速的让二位郎才女貌的新人摆好姿势,找好角度,草地上,花丛里,秋千上,大树旁,楼梯上,壁炉边……留下他们无数张美丽的合影。

  城堡的美容室。

  夜晚,西雅被各种事情折腾一天,疲惫得不得了,柔软光滑的身体裹着洁白的浴巾,依靠在飘满花瓣温泉池里,舒服地后仰着头,任由美容师在脸上按摩敷面,她沉沉的进入梦乡。

  两位美容师小心的洗净她脸上面膜,露出西雅白瓷般细嫩的肌肤,灯光照耀下,细小可爱的绒毛清晰可见,两笔如同出自高手画出的黛眉,两排弯翘的长睫毛,如同小扇子一样,在眼睑上投下一排淡淡的阴影,秀挺的鼻梁轻轻的呼吸着,粉红如花瓣的樱唇,不得不说,夫人的皮肤,五官,气质,都是天然最好的,现在,美容整形肆虐的社会,有几个是夫人这种天然美女呢!

  两人忍不住发出赞叹,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美容师忙收起偷窥夫人美貌的眼睛,转头看向来人,是先生,他脸色没有表情的冷淡,大概是怕惊扰到熟睡的夫人,轻缓脚步,慢慢走来,如同暗夜王子,深邃的紫眸带着冷清神秘的力量,两个小姑娘不禁看呆了。

  北烈寒不悦停下脚步。

  “秦叔!”他声音不大,却极其森然阴冷,周围空气冷然骤降。

  “先生!”秦叔身影立刻出现在他身后,他低着头,不该看的绝对不会乱看。

  “这两个女人,结算工资,滚出城堡,永不录用!”

  “是!”

  听到主仆之间的对话,两人才知道闯了大祸,她们不该迷恋先生,不该用痴迷的眼神看向先生。

  两人惊吓,立刻匍匐跪下,“先生!对不起!原谅我们这一次!”祈求得到先生原谅,不要离开城堡,她们得到这份工作,是经过层层选拔进来的,这里的工资是外面的六倍,足够她们养活一家老小。

  “再也不敢了!先生!让我们去做打扫的仆人也可以!”只要能留下,做什么都可以。

  北烈寒脸色更加冷刹,轻轻皱眉。

  立刻有两位一身黑衣的女保镖出现,不客气的强制两位惊慌的美容师离开。

  “先生!先……”两人追悔莫及,想做最后挣扎,被女保镖捂上嘴巴。

  秦叔随后离开,几不可查的摇头,这些女人太傻,明知道他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为什么还心存幻想呢!

  美容师最后挣扎的声音,惊醒甜睡中的西雅,她睫毛颤抖,茫然的睁开眼睛,在模糊的目光还没有焦距的时候,专心打量她的北烈寒后退一步,避开和她目光的碰撞,悄悄的退出。

  很快,外面进来两位穿粉色工作服的中年美容师,继续刚才两个美容师的工作。

  “刚刚两位姐姐呢?”西雅纳闷,眯了一小眯,然后就换人了。

  “夫人!”她们停顿一下,“她们有事离开,我……”

  “你叫我什么?”西雅惊叫着截住她的话!坐起身体,睁大眼睛看着她们两个人,在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夫人!”两人忐忑,不知道错在哪里?

  “夫人?”

  偶买咖的,什么鬼称呼?这么难听!她提了提要滑落的浴巾,脸色青红交错,曾经yy的那个尖酸刻薄的形象是自己!这些人,明明自己刚成年,叫夫人!七老八十似得!

  “我叫唐西雅,你们叫我西雅就好!”虽然不太中意这个“雅”的名字,可是也比“夫人”好听。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彼此交流一下眼里的讯息,“夫人!这是先生的意思!”

  北烈寒!那个卑鄙小人,西雅汗毛竖起,他是恐怕自己不死是吧?天天像称呼先古一样称呼自己,就想把自己早早咒死,然后他再找下家……

  唐西雅在温泉里站起身,凹凸有致的曲线毕露,白嫩的肌肤被温泉泡成粉红色,身上贴着零散的玫瑰花瓣,绝美的小脸,像花仙子一样充满灵气,她嘟着和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抬起光滑纤细的美腿上岸,向更衣室走去。

  “夫人!”两个人不知道她为什么起来就走,还没做舒缓神经的精油按摩呢!

  夫人!夫人!!夫人!!!

  像魔音穿耳一样,不想听她们这样称呼自己,她们是北烈寒的人,她想摆脱她们,走得更快。

  西雅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在更衣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管家秦叔,带着刚刚那两个美容师下去,边走边说,“这都是你们的错,一定是哪里让她不高兴,不然,她……”看到西雅出来,他立刻停止不说,礼貌的躬身,“夫人,我带你回房间!”

  “不用!”又是夫人,西雅心里烦躁!转身离开。

  午夜,凉风习习,白色城堡里灯火辉煌,走过花圃,走过草地,走过造型奇怪的长廊,走过玻璃花房,走过长廊,走过游戏房,走过游泳池,走过玻璃花房……完了!迷路了!有的地方她都路过三次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